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真心不换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真心不换目录  下一页

真心不换 第六章 作者:陈毓华

  “这位大哥,你这样说就错得离谱了,我的人生一片锦绣,投胎?还没想过哩!”

  “狗屎!不给你一点教训当我们是阿里不达的货色!”被雪洛奎一激,壮汉气得忘了此行的目的。

  “哎,又是要死不活,又是臭烘烘的东西,你们出口成‘脏’的习惯不好,侮辱了绅士的优稚。”啧啧,他用小指挖着耳朵,这些人真是脏得可以。要带他们洗嘴,他没那闲功夫,可是看了又碍眼,吱,找麻烦的家伙。

  一支德制的MP-5冲锋枪赫然从杀手的身后亮出来。

  “哇,很厉害喔!”雪洛奎低喊。

  “MP-5”冲锋枪是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冲锋枪,也是世界所有恐怖份子的最爱,看起来对方的来头不小。

  “嘿嘿,你还有点眼光嘛。老子就不相信你不怕!”沾沾自喜的神色跃上不速之客的丑脸,

  “笨!”笑容还来不及消失,大头就挨了同伴一记。

  “你看不出来人家是笑你呆。”黑发男子低喝道。真会被这个大笨瓜气死,放着重要任务不管只知耍嘴皮子。

  “如果你们需要时间处理家务事,我不介意暂时出借房子。”雪洛奎继续挖耳朵,他对别人的家务事没兴趣。

  “慢着,你就是雪洛奎先生吧,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黑发男子直言不讳。

  “不客气,不借。”

  雪洛奎断然地拒绝,他的单刀直入使得黑发男人不由得一愣。

  “先生,请不要逼我们做出对您不敬的事。”黑发男施加压力的手段非常高竿,不同于前面那个直肠子的杀手,他对雪洛奎的忌讳显而易见。

  “你客气了!”雪洛奎提高了警觉,能知道他是谁的人不多,这些人的来路可疑得很。“你们这会儿不是硬闯民宅了?我可没答应让你们进来。”

  “先生,要是不能完成任务,我们无法对上头交代……”

  “所以,你们准备硬来?”雪洛奎替他接话。

  “这是逼不得已的手段!”

  “嗯,看起来你们的配备还满齐全的。”手枪、猎枪、自卫性步枪。足够干掉一个城市。

  “呃……还好啦!”

  “慢着--”雪洛奎看着众人再看看面色发青的心茧,他们把她吓坏了。“把话说清楚,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来?”

  要他出拳打人总要给个理由。他的拳头很珍贵,这些人的肉看起来油腻腻的,会弄脏他的手。“我们只是要这位小姐交出一样东西来。”

  黑发男子并未全盘托出实情。

  “你身上有他们要的东西?”他问向一头雾水的心茧。“你拿了人家的东西吗?”

  “没有。”心茧答得斩钉截铁。

  “真的?”

  “骗你他会死!”气死人,竟不相信她的人格。

  “嗯。”雪洛奎扭头对三个人道:

  “你们都听见了,小姐冰清玉洁不可能拿你们的东西。”

  “你就那么相信她?”

  “当然!她是我未来的老婆,不信她信谁?!”雪洛奎无辜地耸肩。

  “废话少说,贱人,把端木枫寄给你的东西交出来,免得我动手搜。”

  他猥琐的口气让雪洛奎怒从心生。

  “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数到三,滚得快算你运气好,不走的人就别怪我不客气。”

  “大家上!”不信邪的人决定硬碰硬。

  “小茧,你乖,等我一下。”他反身安抚心上人。

  “他们有枪。”心茧抓住他的袖子不安地说。

  “我不会让不识相的人伤到你。”他向她保证。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节骨眼她担心的是他呀。

  “别说那么多了,先乖乖待在一旁等我。”把她安置在最远的角落,他起身准备打发这些人。

  雪洛奎倏地往-旁掠开,把所有的风险掉转到不可能伤害到心茧的方向。

  狂乱的枪声大响,雪白的墙壁立刻多了坑坑洞洞的枪弹,可是,在子弹扫射中雪洛奎撩起自己的风衣,挥去不长眼的子弹,同时间从风衣里掏出银光似的弹丸洒向众人,闷哼声此起彼落,端枪的手骨应声折断了。

  他动作优美敏捷地来到心茧身处的角落,搂住轻盈的她,冲出打开的落地窗,直往外头飞奔而去。

  随手,他扔了一个不知名的东西进屋。

  他不屑打架这样暴力的行为,但是他们逼他动手。

  “我们在下掉……”心茧连话都说得颠颠倒倒。

  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成自由落体正往下掉时,她真想尖叫,可是全身凝结的血液使她连尖叫也使不出力,眼看两人就要变成-堆肉酱……

  “把眼睛闭上。”他又偷了个香,满足了心茧紧抱住他的感觉后,洛奎瞄了瞄地面跟他们的距离,按下腰际的一颗按钮。

  心茧明显地感觉自己身体下降的遭度渐缓,强大的气流不再压迫她的心脏,不过,她还是没勇气睁开眼睛看看雪洛奎胸膛以外的东西。

  老天!她捡回一条小命。

  “我是很喜欢你用力抱住我的感觉,但是,你确定还要一直抱下去吗?”调侃又带幽默的声音传入心茧的耳里。

  “我的头还晕。”她用眼角偷瞄落地的状况,羞死人了,本来安静少人的社区突然挤满了蚂蚁般的人群。

  雪洛奎发笑,因为她为了让自己不碰着地,坚决整个人挂在雪洛奎身上,两只光着的脚丫子还晃呀晃的,荡出几许旖旎的春光。

  为了顾及她的颜面,他体贴地抱着她退到人少的角落。

  “警铃一直在响,你们看冒出浓烟的是不是楼A?”篷头垢面的妇人穿着睡衣就跑出来凑热闹。

  “警察还没来。”

  “应该先叫消防大队。”

  邻居们七嘴八舌地交换意见。这场奇怪的浓烟替生活单调贫乏的小社区带来一点色彩,因为冒烟的不是自家,大家看热闹看得很爽,不过窝在雪洛奎怀里的郁心茧可不这么想了。

  “我的房子!”她惨叫。

  “嘘,上警局作笔录很麻烦的。”她挣扎着想要离开他的胸膛。

  “烧的是我的房子耶!”她心痛无比。可恶!她还有十年的房贷。

  “谁说它烧起来?”他不过在离开之前留下个小小礼物给屋里的那群匪徒。不过,这颗他自己研发出来的迷魂弹,效果似乎大了点,有空应该稍稍改良一下。

  他从不杀人,但,教训是一定要的。

  “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思。”她真香,偷亲的滋味好得不得了,再来一次--得分。

  果然,这招转移了心茧的注意力。

  在电影里永远迟到的警车来了,呜哩呜哩的警笛声分开了围观的民众。

  “先离开再说。”雪洛奎飞身纵跳,以汽油桶当掩护,神鬼不知地离开现场。

  一个晚上折腾下来,先是惊吓,中场还来了一段高空弹跳,这样还不过瘾,片尾曲是她的屋子报销,接二连三的惨剧,放眼天下,谁能比郁心茧还惨?

  别人一生都不可能碰见的事,她一手包了。

  凄惨到极至她反而麻痹。

  “你要带我到哪儿去?”坐上他的敞篷车很舒服,紧张的心绪获得了缓解。

  “一个好地方。”一个他想去却抽不出时间去的地方。“我看你累坏了,闭眼休息一下。

  “我不累。”她的声音虚弱,像倦极了的猫。

  “乖。”

  “嗯……好吧。”她的眼睛又酸又乏,这几天忘了点药水,也许休息下真的有好处。

  雪洛奎按下电动钮,车项天窗半开,茫茫的月光还有微风串成催眠曲,把心茧包裹着,哄着她睡着了。

  朦胧中她感觉自己来到一个很熟悉的地方,垂柳依依,梧桐夹岸,流水声声声入耳,就连空气也被酒香浸透了。恍惚中她感觉自己被人从车座抱起,深浓的好空气扑面而来,撩开了她的眼睫。“河堤?”她惊呼,精神-下就回来了。

  雪洛奎把她放在乘凉的镂花铁椅上,替她密密拉紧了外衣。

  “你是怎么晓得低堤的?”她愕然地问道,眼光抛向清澈的塞纳河。

  塞纳河发源自阿尔卑斯山的金山山隘,它穿过巴黎东方的大酒区和第一座桥,来到巴黎左岸,在巴黎的第八大学后面分成了高堤跟低堤。高堤是汽车路,低堤是散步的行人道。

  多年前,还是“野兽合唱团”的雪洛奎总会带着郁心茧从长长的堤走回修道院,那段日子短得跟烟花-样,却是他生命最辉煌的记忆。

  “我……不知道有多久没来了。”野狼是不可能带她到这里来的,至于她自己……生命中跟低堤有关的回忆,似乎因为某段环节松了而断了联系。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再来这里。真的不知道。

  “你喜欢这里的风景?”雪洛奎不再强求恢复她的记忆,只敢渴望她能记起少年时的吉光片羽。

  跟雪洛奎的眼光一衔接,心茧发慌地撇过头去。

  “不要读取我的心事,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他眼底的试探那么明显,她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别逼她!

  “我不会逼你……”他的叹息化成一道空气中的白烟,逐渐消逝。

  “送我回去。”她需要安静,在没有这个男人的地方。

  雪洛奎看了她许久,抱起她走回车子。

  “你用不着……”她不是雪人天一亮就融化,需要他这么呵护着。

  “自从我见到你,你就不停的拒绝,我不是洪水猛兽,你的眼镜不好,这样抱你我并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懂吗?”

  雪洛奎声音中的失落浓烈得像瓶苦酒,心茧避开他的视线,不再答话。

  说什么都是错。

  “眼睛不好应该看医生。”

  “没这种闲钱。”她答得干脆。

  “我有。”

  “那跟我没关系。”她不想困在自己的自卑里打转,狼狈地转移话题。“开口闭口说自己有钱的人,通常都是穷光蛋-个。”

  “我是没有带钱出来的习惯。”雪洛奎有点不自在。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需要钱,别说钱,他身上一张货币卡也没有。经年累月待在研究所的他,哪用得着那些纸钞硬币,赤蛇总部里什么都有,所谓的钱币对他一点用也没有。

  但是,安东尼有得是钱,堆积如山。

  所以,他负责花钱,安东尼负责付账。职责划分得很清楚。

  “别绕着我的眼睛打转,我不想提。”对别人的钱她没兴趣,至于眼睛……她早就不抱希望,瞎,恐怕只是早晚的事。

  夜半,两人回到小公寓。

  果不其然,不速之客以强盗破坏罪被带走,完好无缺的公寓只留下警察的书面通知书,请屋主拨冗明天到警局一趟云云。

  “我明明看见整间屋子都起火了。”就连消防车也出动,为什么她的屋子仍是临出门前的样子?心茧还以为回来面对的会是一间泡水的房子。

  “迷魂弹的效果只有几秒,目的只是让暴徒、对手昏迷,可能是我改良的时候烟硝粉放太多,夸张了效果。”效果大抵差强人意。第一次算实习,下次,保证会更精良。

  “我对你很好奇耶,到底你靠什么维生的?”该死!才发誓不去探询有关雪洛奎的-切,嘴巴却又管不住了。

  “你知道我从意大利来的。”问得太突然,他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自己的身分。“你不会是贩卖军火的商人吧?”

  迷魂弹,那种玩意儿不是普通人该有的!她的心一团迷糊,就像加了太多水的面团,不止粘手,还甩不掉。她就知道不能问,一问就想知道更多有关他的一切。

  “我啊,负责发明改良制造一整小玩艺儿。”她不知道最好,因为他发明跟改良的全是精密的科技卫星,至于制造军事武器,对人类有帮助的医学制药也涉猎,唯一坚持的就是不作杀伤力惊人的生化武器。

  “是那种身穿白袍,每天神经兮兮的科学家?”心茧有了开玩笑的心情,幸好他不是令人闻名丧胆的黑手党。

  “你啊,影碟看太多了,满脑子的幻想。”

  “这是市井小民的小小娱乐,不算罪恶吧?!”

  “当然。”他不喜欢她做太过劳动的事。“家里有影碟吗?”

  心茧正对破掉的门发着愁,以至于漫不经心地敷衍。“我记得有块迪士尼的狮子王。”

  “那我们来看吧。”他兴致勃勃。

  “现在?”半夜三更的,更何况还有一堆事没解决。“我宁可先把门修理好。”缺了一扇大门的屋子,又不是样品屋谁都欢迎参观。

  “偶尔让空气流通对身体好。”

  “修门!”他该听她的。

  “我奔波了一天,你忍心要我在大半夜里作苦工?”

  说的也是,别说一个大男人,她也累得头昏眼花,没门就没门吧!

  “乖女孩,来这里坐。”原先沙发上的焦块被他用椅垫遮盖住,把完好的地方让给心茧坐。

  一碰到柔软弹性的沙发,谁都忍不住窝了进去。

  “我不要再看狮子王。”那块片子是之钱为了安抚初离家的NONO用的,她陪着,足足看了N遍,直要反胃,别叫她看,不要不要……

  “那就闭上眼休息吧!”雪洛奎自然地搂住她触感极佳的小蛮腰,这次,她没有反弹,她累得不想跟他争那些有的没的,一切,等睡饱了再说。

  几束调皮的光芒刺的着心茧的眼皮,她翻身,只鸵鸟了数分钟,朝阳的光亮又爱抚上她的眼皮,没法子,醒来吧!

  伸长的手足却在伸展间碰到不该在她床上出现的肌肤触感,她慢慢揭开眼皮……妈妈咪啊,一头在阳光中奔放的金红发顶在她的脊椎下方,两人侧睡的姿势暖昧地跟某种体位一样,他是怎么摸上她的床的?

  她猛然拉开身上的床单--还好,衣服是穿着的。

  “别走!”他含糊的嗓子,还伸出一只不安分的手抓着她。

  心茧用枕头丢他。“别装睡,你给我起来!”可恶的家伙,她要宰了他。

  自从遇见他以后,不知不觉温吞的个性越见火爆,老修女教她的好教养全丢一旁长霉菌了。

  “哎哟,痛!”雪洛奎吃痛地爬起来,可是闪动金黄色的睫毛还赖皮地半合闭着,那模样就跟-个惹人疼惜的孩子一样。

  心茧被他的清纯给吸引。

  “我们说好你睡外面的沙发,为什么上我的床?”这点肯定要追究。不管现在的世界已经开放到哪种程度,她的身体由她自己做主。

  “因为我累了嘛,外头又这么冷。”他的声音撒娇得很。

  一直以来,撒娇都是女孩子的权利,可是,他一个大男人撒起娇来,居然激发了她的母性。“累就累用不着抓我的手,放开。”

  刚起床时硬下的心肠立即消失大半,唉,她真是没原则的人!

  “我放开,可是你要多陪我一下。” 

  有多久,他一直是一个人,心灵的干渴已经到了唇焦舌敞的地步,她的身子那么温软,开启了他年少时的记忆,他饥渴得想要她。

  心茧怀疑他是不是清醒过来了,要不然,他讨价还价的口气就跟吃定她时没两样?她是自找麻烦!

  “不行!”不容置疑的话才说出,她的身体旋即被-双健壮的手臂压迫着躺回床上。

  雪洛奎睁开的眼睛哪还有半丝惺松,他的眸子明亮清湛,深邃迷人,心茧有一瞬间以为自己望进了他的灵魂深处,谜样的深情蛊惑着她。

  没有她的允诺,雪洛奎是不会轻举妄动的,她是他的宝,爱她逾于自己的生命,他又岂会因为私欲而残害她的身体。

  不过,禁欲的男人总应该得到一些补偿吧,他发出魁力四射的男性笑容,然后,吻上那两片娇艳如水中玫瑰的唇瓣。

  雪洛奎不知道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居然薄脆得不堪-试。

  她的唇香甜如深秋的浓蜜,初尝意犹未尽,天晓得他只想浅尝就止而已。

  “住……口。”被困在雪洛奎双臂中的她轻哼,对他的贴近和吻不安却难以抗拒。

  刚才醒过来时,因为紧张,视而不见他赤裸健美的胸膛,但现在被他压迫在下方,抬眼一看,竟令她不由得怦然心动。

  心茧因为意乱情迷,心跳加速,使得烧烫的粉颊更加瑰丽,她真该死,居然对一个未经同意就夺走她初吻的男人流口水。

  “你好甜……”雪洛奎火热的唇贴着她的,丝毫没有撤退的意思。他一路往下吻去,大手罩向她贲起的胸口。

  心茧倒抽一口气,他的唇居然……居然停在她被掀开衣服的身上。

  恍若五雷轰顶,脑子一片凝白,虽然被他温热的唇吻去了思绪,欲望在滚烫的血液里狂流奔窜……但是,这样是不对的!

  她紧咬着嘴唇,无助的眼泪夺眶而出。

  雪洛奎听到她的啜泣,继而又看见她的菱唇赫然淌着血丝,连忙抬起他的身体,把她拉进怀里。

  “对不起!”他用唇轻抚她唇口的伤痕。

  “不要碰我,你走开啦!”她呜咽。

  是自己引狼入室,但可怕的不是他,而是她竟然也享受那样的温存,她厌恶自己的不忠。

  她是个跟别人有婚约的女人,纵使,婚约是为了免去其他的干扰而因此协议的,可是约定就是约定,指戒闪烁的亮光像是提醒她的背叛,心茧潸然泪下了。

  “别再哭了,拜托!”他的自尊严重受创。他碰她,居然把她惹哭,他就这么不讨人喜欢吗?

  “你走,走得越远越好!”想到自己被他吸引,甚至沉溺其中,她羞愤直想一头撞死算了。

  别的男人遇上这种情况都怎么做?雪洛奎挫败地踱着步。

  他该死的这么没行情!

  “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样?”

  “大色狼,你给我滚得远远的,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这是你说的。”他可也是有自尊的,因为对象是她,所以被放在脚下踩,他也忍了。但是,一而再再而三,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忍。

  “我们扯平了,请你立刻离开我的视线!”哭过的她眼珠晶光璀璨,那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比什么时候都美。

  他是该恼羞成怒的,可是看见她眼中净是让人心疼的泪水,雪洛奎只是磨着牙,从牙缝进出怒语:

  “为什么选择忘记我?为什么把我忘得一干二净?!”

  他最后仅剩的人生希望也完了。

  她……不要他!

  穿上衣裤,他神色冷谟地拿了车钥匙往外走。

  他在说什么?她听不懂。

  心茧看着他冷若冰霜的走出去,她咬着唇,叫自己不许留他。只要她一心软,往后将会是无法收拾的场面。

  砰然关上的房门震落她在眼眶打转的泪珠,情难枕……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