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真心不换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真心不换目录  下一页

真心不换 第五章 作者:陈毓华

  “像这种暴力家庭事件可以向法庭申请保护的,为什么但娜不作?”从但娜家出来,雪洛奎不明白的低语。

  “法律有什么用,它是有钱人用来保护自己的避难所,却是穷苦人家苦难的开始。”她看大多了,法律从来只偏向富人,正义也是需要金钱去买才会实现的啊。

  “你很偏激。”

  “那是因为先生您不曾在贫民区生活过,我从小在这里长大,什么样的人间惨剧没发生过,你不是这里的人不会了解的。”

  雪洛奎差点说出自己的过去。

  “我跟你的看法不一样,我以为公道自在人心,世界上还是有不畏强权愿意为平民百姓争公理的律师,,你等着瞧好了。”

  他说得理直气壮,心茧几乎要相信他了。

  似乎天大的事一到他眼中任何困难都不见了,他的大气魄很容易扭转别人的想法。

  抱着一肚子疑问回到公寓,不过,命运玩得正起劲,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一开公寓的门,心茧愕然地看着眼前的紊乱景象--

  到底……她是招谁惹谁了?才度过一场灾难,现在家里竟遭人闯空门?!

  “我真不想让你以为我跟狗是室友。”狗住狗窝,她的窝……比废墟还像废墟。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她连哭都哭不出来。

  “幽默感还在,不错!你很坚强。”上来疗伤的雪洛奎很快环视了一周。

  “我第一次不喜欢自己的眼晴。”

  平常不争气,这节骨眼又看得太清楚。

  雪洛奎满载智彗的眼睛充满欣赏,她没有哭哭啼啼,遇见困境还能坦然面对,放眼现在有几个女子能像她这样?至少,在他认识的人里是少之又少。

  “先看缺少了什么,我打电话请警察来作笔录。”低着头,他朝着手上的通讯器按下内键,三两句解决了问题,又按下一组号码,拨通后低声交代了几句话。

  话讲完,心茧也从卧室出来了。

  她素净的脸上尽是迷惑。

  “乱七八糟,可是什么都没缺。”就连她最宝贝的储金簿也乖乖躺在衣橱的最下层。

  “那就不可能是闯空门的小偷。”

  “既然什么都没损失就算了。”她很息事宁人的。

  “作社工很容易得罪人。”他只是揣测。

  “不可能,住在这个社区的都是十几年的老邻居,我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不会有谁忍心伤害我的。”这点,她深信不疑。

  “我建议我们先把屋子恢复原状,警察那方面由我来说。”什么时候变成了“我们”?

  “嗯。”她慢慢扶起一把椅子。

  雪洛奎把她按坐在椅子上。“你在这里坐着,打扫的事交给我来。”

  整理家务难不倒他的,在意大利虽然有专人打点他的生活,但从小被磨出来的技能可不是说忘就忘的。

  “不必麻烦,这些事我自己来没问题。”他竟把她当成禁不起风吹雨打的温室花朵,有够气人的。

  “听话。”他深敛的霸气浮现出来。

  “这是我的家,该听话的人是你,先生。”她不爱受人摆布。

  虽然被看似温驯的猫爪刮了下,雪洛奎仍不改主意--

  “适度的依赖会让你的人生更快乐,我都张开胳臂自告奋勇了,你还游移不定,只是打扫一间屋子没什么了不起的。”

  “好吧--”她清清喉咙道:

  “如果你喜欢做我也没话说。”

  “这样才乖。”

  “乖乖乖,我又不是小孩子,乖不乖你管不着!”她咕哝,对他的强行介入充满百分百的不满。

  忽地,她放在裙褶的手落下一阵五彩缤纷的斑澜糖雨,有颗心球状的巧克力跳进她柔软的掌心。“好多巧克力!”

  “慢慢吃,喜欢吗?”他多此一问,瞧她大眼里闪烁的亮光他就该知道答案。

  “是酒糖。”巧克力的夹心是樱桃酒的口味。

  她吃了一颗就不动了。

  “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是闲人。”这小女人还真多疑。

  “那巧克力呢?”她已经有很多年不沾这种甜腻的东西,可是在他身边吃,却感到理所当然得不得了,真是奇怪了。

  “咖啡的回礼。”

  “死心眼。”她笑开了。

  “谢谢你中肯的评语。”多年来,他夜以继日地关在赤蛇总部的研究室,开发所能想到的一切尖端科技武器,为的是壮大赤蛇在军事地位的领导位置,他不懂得哄女人开心,不屑交际应酬,他的命是安东尼救回来的,他只要对安东尼一人负责就行。压下年轻时的鸿图大志,他留在只有金属的无生命世界里。

  现在,他不了,命运在兜转一大圈以后,又让他遇见了她,所以,他会留下来,再也不走了……

  送走善尽职责的警察后,两人分工合作地将满目疮痍的屋子收拾了一下。

  “我们去采购吧,你的冰箱被变态狂搜得一片稀烂,很多食物都不能吃了。”

  不过……究竟是什么原因竟让对方连冰箱也不放过?

  他很快扫除一闪而过的思绪,回到眼前的问题。

  重点是,他想在这里住下,日常用品是少不了的,幸好他的电脑跟重要物件搁在敞篷车里,不用回巴黎赤蛇分部去拿,这省了他很多麻烦。

  “这种事我自己去就行,不用劳驾你。”他的意思……不会是想住下来吧?!别开玩笑了,她怎么可能跟这个危险男人同住在一起。

  “我不怕麻烦,因为我也要吃。”

  “对喔,我知道有家店的简餐很不错,我请客,算我答谢你的帮忙好了。”只不过大风雪的,谁会开门做生意?

  “你的推荐肯定不赖,但是,我要留下来,以后有的是时间去吃。”她居然拐着弯赶他走,不过看来功力还不够,一眼即被识破。

  “我反对。”她没有跟男人同居的嗜好。

  “你看起来很坚决。”

  她点头。这么一来,他应该要知难而退了吧?!

  “我的坚持跟你一样无可转圈。”雪洛奎笑得贼。

  “你……”

  “好了!”他用力拍手。“天色不早了,外面冰天雪地的,我是不想你冒雪出门,只是这里改变太大,要你带路,下次,我就能自己去买东西了。”

  干么,难不成他想长期抗战,还有下次?

  “你一点都不清楚巴黎的大气,这种会降霜下冰雹的天气,脚丫子踩进雪就拔不起来,车了绑上防滑链都无效的恶劣气候,你想出门?我保证你一出门口就会被直直吹到大西洋去。”她托起下巴盯着一片白的窗外,刚才忙着收拾东西不觉得冷,到心定下,刺骨的寒意才从脚尖传上四肢。

  雪洛奎脱下自己的风衣给她披上。“暖炉呢?”

  “坏了,送修中。”就那么凑巧。

  “公寓通用的暖气?”不会也报销吧?看见心茧就是这样的表情他什么都没说,转进厨房拿出工具箱,往外走。

  “哎,别出去,会得重感冒的。”公寓不大,顶多拖着棉被把一天熬过去,他不会想去修理坏掉八百年的暖气输送管路吧?!天气坏成这样,出门就跟送死没两样。

  她追到门口立刻打了个喷嚏。

  “进去!”雪洛奎把她当成棉花屑,塞回屋里头。

  过了十几分钟,心茧都快以为他挂在外面时,雪洛奎红通着脸进来了。

  “修好了。”

  阵阵暖意果然从通风孔中传送进来。

  “我泡了姜茶你趁热喝。”不暖暖肚皮,她的屋于里将有冻尸骨。

  “要是有香喷喷的饭莱吃就更完美了。”他一天没吃过半样东西。

  这人真是三句不离吃。不过,她也好像很久没吃东西了,从早上忙到刚才,别说食物,连杯水都忘了要补充。

  雪洛奎看向手中精致的手表,普通时候它是一只实用的钻表,非常时期,小小的体积包罗着赤蛇的庞大通讯网路跟通讯器。

  “十、九、八……四、三、二……”他看向门口,诡异的敲门声适时响起来。

  门外,一个送货员模样的人捧着密封的箱子,必恭必敬地对国师鞠躬。“先生,您要的东西给您送来了。”

  “放着就可以走了。”

  来得匆忙去得也匆忙,进货人来去只有几秒种时间。他跟雪洛奎的对话引起心茧极度的好奇心,是怎样的快递公司在暴风雪的天气也送货?太神奇了,人为钱真可以做到这种不要命的地步,匪夷所思。

  “我们的肚子不用挟饿了,开饭吧!”打开的箱子里只要是说得出名堂的食物都有,比中国的满汉全席还齐全。

  “你怎么办到的?”她对他有点佩服了。

  “手机创造出来的小小魔法而已,不足挂齿。”捧起新鲜嫩绿的蔬菜,雪洛奎调皮地露齿。

  手机?肯定不是这么简单,他搞不好拥有通天遁地的本领。她暗忖着雪洛奎的身家来历,肯定大有来头。

  雪洛奎从厨房出来就看见心茧一个人摇头晃脑的可爱模样,他忍不住摸摸她的头。

  “想不通就不要钻牛角尖,想破头我会心疼的。”

  他有多少年不曾跟女人调笑了?心茧是他少年熟悉的女子,一阵相处,过去的感觉慢慢回到他脑子里,他从最初的不自然,到逐渐得心应手。

  “你……到底是谁?”她的喃喃自语想得出神,就连最不愿意被人家碰触的头,被摩挲了一大圈也没反应。

  他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混着刀铲的声音--

  “我啊……被你捡回来的落难神仙罗……”呃,好玩!

  心茧发现自己十几年来洁身自爱的形象,统统被丢到屋外的排水沟里。

  其他的不谈,就拿吃饭这件事来说,她尽地主之谊,煎炒烹煮十八般武艺,都搬出来伺侯这个赖在她家的男人,沙发也克尽它作为沙发的本分送他一夜好眠。一早,风雪无声,有那么一丁点骨气、教养的人,不是应该客气的告辞道再见吗?

  她端着早餐的咖啡出来,就看见他敏捷地从他的“床”跳起来,顺便用他还没刮的胡渣“啵”了她好大-下。

  “谢谢你,我正需要这个,嗯,好喝,不过,如果换成紫苏梅饭团就一百分了。”

  他居然还有批评指教呢!

  咦,紫苏梅饭团?

  “你知道我的拿手菜?”紫苏梅饭团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可是,那是她小时候唯一拿得出台面的东西……她想着,一把利剑般的淬光把她清明的脑子剖成两半,她的头狂痛起来。

  咖啡杯从她手中翻倒,热烫的咖啡全泼洒在雪洛奎的身上。

  “喂!”他整个跳起来。就算不愿意也用不着以这么激烈的手段拒绝吧。

  弯下身抖着水渍,他赫然发现心茧苍白的脸色和抱头弯腰痛苦的模样。

  “心茧!”他担心地叫唤。

  没反应。

  该死!他冲前抱住她抖动的瘦削臂膀。

  “我……过去了。”她扬起故作坚强的脸蛋,不让外人看见她脆弱的一面。

  “是我不好,我不会再跟你要求无理的东西了。”他慌张地表示。

  成年后的他从来不曾为谁紧张慌乱过,这几天心乱的纪录足足抵得过在意大利那几年的分了。

  “你的口味很特别,偏爱日本料理。”还抖着的声音泄露了她的心情。

  “我年少的时候有人常捏给我吃。”不管他怎么明示暗示都没用。唉!

  “我很糟糕,有很多事都记不住。”她神色飘忽地道。在她的内心其实是自责的,责备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这种情况不能急,要慢慢来。”

  “你真好。”

  “我的好可是有特定人选的,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到我的善意。”他已经说得很白了,不知她听懂他的弦外之音了没?

  “外面的雪停了。”

  “你有铲雪机吗?”他瞄瞄外头。嗯,是小了。唉,他又叹气。显然……心茧小姐压根不懂……

  “市府会派铲雪车出来清理市容,不用我们担心。”平民小百姓在缴税后的一点小福利。不过,他问这个又为什么?

  “就当饭前热身运动好了。”他伸腰,打算替自己找些舒展筋骨的工作来做。这里没有健身房,往返市区浪费时间,再加上他不想离开她,这是唯一的方法了。

  “你想做什么?喂!”她完全不懂他脑子里复杂的逻辑。

  “只是敦亲睦邻一下,别舍不得我,我一下就回来吃午餐。对了!我很好养,只要双份培根蛋卷就行了,另外,请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喂来喂去的,太生疏了。”他一边穿鞋子,一边交代了一串事。

  一堆乱七八糟的吩咐,到底,他把她当成什么?胸口蓄积的怒气正威胁着要撑爆心茧二十几年来的好教养。

  雪洛奎敏捷地闪过她扔来的拖鞋,会心地露齿一笑,“你很久不打篮球了喔,命中率真低。”

  这--个--混--球!

  “女孩子别乱磨牙,牙齿磨平了不能看。”临出门他凉凉丢下-颗未爆弹,然后挂着得意的笑容转身离去。

  心茧怒火狂燃,想吃饭?哼!她会好好煮一顿闭门羹请他吃个饱的!

  “亲爱的,我回来了。”把皮手套一放,雪洛奎直奔厨房,在门槛处他就闻到食物的香味。从来,食物于他只是维持生理机能的充填物,没有特别喜好,没有厌恶坚持,总部的厨子准备什么他就吃什么。

  “你……怎么进来的?”见雪洛奎不按门铃开门直入,手里还大包小包提着不知道打哪儿来的瓶瓶罐罐,好象回自己家-般的自在。

  “就这样进来啊。”他迳自端过心茧跟前的沙拉,张口就吃,虽然不是他要的培根蛋卷,也不在意,他说过他不挑食的。

  她明明落了锁的!他怎可能进得来呢?

  这男人是吃定她只有接受的分,要不然就是完全无视她心中的感受……

  她无奈地转身,就知道他没那么容易打发。

  “别这样啦,只不过吃你一盘沙拉。”

  “唉!”放下从柜子拿出来的东西,她呕气地扭开水龙头清洗碗盘。

  “紫苏梅饭团--”雪洛奎的嬉皮笑脸不见了。

  “闭嘴!”她为自己的心软正矛盾着,不想听到出自他嘴巴的任何一句话。

  雪洛奎默默地拿起一颗饭团,雪白晶莹的米饭,还有新鲜的海苔味,让他热泪盈眶他一口接-口地咬,郑重地吃完那个对他有着无比意义的饭团。

  偷瞄雪洛奎吃饭团的模样,心茧震撼不已。

  她气自己这么好骗,不过,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绝对!

  她仅此一次的保证,不只是空头支票,还是废票。

  接下来的晚饭、消夜,虽然不是她掌厨,可是挑莱、切莱哪样少得了她。原因在于他一个大男人这煮莱先别挑剔了,连烧壶水也差点烧掉她一片墙,找个罐头汤,撞翻她收藏多年的葡萄酒,要是任他继续胡搞瞎搞,她省吃俭用买来的小公寓准会毁在他手中。

  赶他走,她是不奢望了。一把落了三道锁的门他都轻轻松松地破坏,哎,就算拿刀拿枪怕也轰不走了,更悲惨的是心茧知道自己硬不下心肠,就算多混几年她一辈子也当不成狠角色。

  她打算睁一眼闭一眼,也许等哪天他想通了就会像当初突然出现一样,也会倏地消失无踪。要她操心的事太多,如果把全副精力放在他身上,绝不是个好方法。

  就顺其自然吧!

  “你究竟是从哪儿来的?”什么时候他已从另一张沙发坐到她对面?见他堆满一脸的微笑,让她放弃了手中的晚报。

  “你终于注意到我了。”紧迫盯人果然效果不错。

  “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别再兜圈子,我的脑细胞跟不上你复杂的逻辑,要我理你就老实点。”

  “谁绕圈子,人家一向很老实。”

  心茧重新拿起她的晚报,发誓不再跟他多扯-句言不及义的话。

  “不要不理我啦,我从意大利来的啦!”他安静不了几分钟。

  心茧头痛极了,请神容易送神难,当初他那高贵的气质全被狗咬失了吗?才几天就变成一块牛皮糖……

  “拿开你的手!”他竟然趁她-时失神,握起她的手来。

  雪洛奎瞪着自己被驱逐的手。“谁叫你不理我。”

  为什么她会有那种感觉,觉得他存心调戏?

  “无聊有我提供的电视,不然,你手提电脑带着好看吗?连线找乐子去。”

  “它们都没有你好看。”

  “你把我当成动物园的猴子看?”真的会给他气死。

  “是你心虚自己说的。”他推得-干二净。

  气血往上冲,她正想站起来和他理论之时,他竟然揽住她的腰。作势要她噤声。“我们有客人来了,别出声喔!”他实在忍不住这个天送的机会,就在她沐浴过后的鬓边吸了口香味。

  淡淡的熏衣草加佛手柑,真好闻!

  “你怎么知道……”骗人!莫非他练了功夫,在几公尺外就能清楚地听见人声、脚步声?!

  “我装了人体感应器。”把戏说穿不值几个钱。“他们的体温很高,表示情绪紧张,这幢楼就住我们一家,总不可能迷路迷到这里来。”

  他的话才说完,喷枪的烧白铁门发出的嘶嘶声和臭气传来,而青蓝色的火焰透过门缝窜了进来。

  “看来有人想把我们当乳猪烤了。”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她一个安分守已的小老百姓,银行数字从来没有超过千位数,竟找上她行抢?!

  “等他们进来,我会问清楚的。”雪洛奎神色自若,镇静地道。要被人抢起码也该知道自己窝藏了什么价值连城的好东西,是吧?

  门已被破开,三名骠悍壮硕的男子大摇大摆地进来。

  “啧啧,好身材,每一个都适合顶替马场的摔角位置。”都火烧眉毛了,他还是气定神闲,只是将心茧护在身后,谁都不许碰她一下。

  “小妞,你知道我们是谁?”肌肉男睥睨地虚晃一招,烧烫的喷枪随地就丢,沙发立即被烧了个破洞。

  从没碰过恶犬吠人的心茧很想昏倒了事,可是昏倒真的能吗,她吞吞口水,看来是不行了。

  雪洛奎泛出一抹临危不乱的淡笑。“居然有人连自己是谁都不明白,别丢人现眼了。”谈笑用兵是他的看家本领,虽然大将帐前没有一兵一卒,退敌一、二法倒还难不倒他。

  “你是谁,不相干的人快闪,想在女朋友面前逞英雄,先秤秤自己有几斤几两才出头吧。”

  “不相干?NO、NO……我跟这位淑女相干极了。”他皮皮的笑,不着痕迹地把事情揽上身。

  “自找死路!”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