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真心不换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真心不换目录  下一页

真心不换 第二章 作者:陈毓华

  下课时间。

  “野兽”三人组是校园很显著的目标,虽然他们从未亲口承认自己是“野兽”团员,但沸沸扬扬的传闻早已人尽皆知。这三个人的俊男组合实在令人赏心悦目,他们走过的地方必定伴随女生为之疯狂的尖叫,为了想多看他们几眼还有人远从其他学校转来圣若望,追星族也紧咬不放过地镇守在学校门口狩猎他们的行踪。 

  狼跟枫偶尔会不忍地对这些追星族说上几句话,雪洛奎可不然,只要见到人马上转头走开,有人不信邪上前跟他搭讪,他只是拿双如雾的眼瞅着看,不硬不冰,却教人使不上力,一肚子话只能原封不动吞回。

  要是以为他的漠然能浇灭这群追星族的如火热情,那可错了,雪洛奎的冷漠让这些一头热的女生越发迷恋,而且到了疯狂的地步。

  果然,他们三人行才步出校门就被团团围住。

  “签名,拜托,雪洛奎!”

  “我也是!我也要!”

  “各位,可以借一步说活?”从人群中争出一头汗湿的人来,他大手-扬,分开了距离。

  这中年男人身着极具品味的笔挺西装,看来颇具来头。

  “不借。”野狼没好气地拒绝。

  “哈哈,爽人快语,我是TML集团的原正人,这是我的名片。”他递上的名片质料极好,上头只简单的印着头衔跟名字。

  “原正人。”枫咀嚼。

  “我是不介意在这里谈,但是,这件事攸关各位的未来,我觉得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比较好。”原正人身上有股让人信服的亲切感。

  “TML!我想到了,你是当今最红的‘颓废合唱二人组’的经纪人。”枫睁大眼,指着原正人说。“还有超音速。绿色桔子都是从你手上推出来的歌手。”

  爱看影剧杂志跟娱乐新闻的他懂得可多了,“颓废二人组”忽男忽女的唱腔起初受到英国保守派的抵毁,直到遇上素有“推动摇篮手”之称的原正人,他将两人改造后送上美国的歌坛,“颓废二人组”一炮而红,因此奠定原正人在英国的经纪人地位。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原正人不骄傲。

  他不卑不亢的态度消除了三人原先的敌意。

  “有事你就直说吧,我们晚上还要赶场。”野狼退让了一步。

  “喂,咱们那个吸血鬼经纪人不是吩咐过,不准私下跟任何一家公司接触,要受罚的耶。”枫踢了狼一脚。

  “原来是这样--”原正人一笑。‘难怪很多有意找‘野兽’合作的公司都接到不明恐吓信。

  想红、想名利双收的小牌艺人不知凡几,随便一抓比蚂蚁都多,了是能让唱片公司、集团主动想栽培的新星却寥寥无几,野兽,是特例中的特例。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狼主导了谈话的方向。他看向不言不语的雪洛奎,他只是聆听仍是-脸的安然。

  “我看过你们在PUB演唱的情况,非常有潜力,我想培育你们,将来你们会是辛辣的后起之秀。”换言之,“野兽”赢得他的欣赏,他想栽培这三个人。 

  “对不起,我没兴趣!”雪洛奎听到这里,终于表达他的最初跟最后的意见。

  说完,他不疾不徐地转身离开。

  野狼可惜的抓了抓下巴追上雪洛奎。

  “这么好的机会平白放弃可惜啊。”

  “我只说我一个人不参加。”雪明白地指出。

  “什么意思?”天上掉下来的好运他居然不要,不行!

  “你们值得更好的。”他有他的打算。

  他对娱乐圈没有特别的野心,会涉足进来为的是想让郁心茧赶快能过好日子,他的朋友不一样,端木枫的嗓子是天籁、野狼有型的外表适合往戏剧发展,他心中有张规划的图可以将他们两人送上更高的顶端,所以说,现在送上门的幸运并不见得就是最好的。

  “我不懂。”

  “只是一张名片,不能代表什么。”

  “别讲话讲-半,我受不了大号上一半就要穿裤子的感觉。”野狼的形容是够粗俗了。

  雪洛奎停下了脚步,他不在乎说的话是不是会传进原正人的耳朵。

  “兄弟,娱乐圈最多的就是陷阱,说一套做一套的人最多,我们还不急着把自己推销出去,要沉住气,稍安勿躁。”

  “可是,原正人的名声在英国是品质保证,这送上门的钱竟然不赚,我不知道你在怕什么?”雪洛奎的胆怯让他不悦。

  两人低声的争执着,不远处的原正人听入耳里是心下一凛,可更多的佩服就像潮水滔滔涌进他的心底。

  这个老谋深算的少年人,真是后生可畏!!年少轻狂又有个性,他对雪洛奎从掉以轻心到刮目相看只有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那种相见恨晚还有遇见奇葩的占有欲排山倒海的扑倒了他。

  本就想把“野兽”签下来,可是雪洛奎的细心更激发他不惜一搏的心理。 

  太精采了,未来,他将不计一切争取到“野兽”,而且将是绝对的占有!!

  “野兽”三人即将被收养的消息很快地传遍整个修道院。

  听到消息的郁心茧来不及向院长证实消息,风也似的冲进男生东院。

  “小宝贝,你冲这么快干什么啊?”正在保养心爱座车的野狼一把拦下郁心茧。

  她喘着气,眼神不定,着急心乱的情绪全都摆在小小的脸蛋上。

  “雪哥哥呢?我要找他。”她觑向东院的楼梯口。

  “他不在。”

  原正人约他-起到三人原本的经纪公司去谈判,依照吸血鬼的难缠程度,一时片刻恐怕是回不来的。

  听见野狼的回答,她的眼泪立刻冲进明媚天真的眼里。心里的委屈跟不明所以的慌乱,随着滴滴答答的透明水珠落下来。

  “那,不要下雨啊。”他一向对女生的眼泪没辙,拿起擦车的抹布就要往郁心茧的脸上擦去。

  “狼哥哥,你跟雪哥哥还有枫哥哥都要被人收养了?”她拉住野狼的衣袖,抽噎的声音楚楚可怜。

  野狼丢掉抹布改用其实也干净不了多少的手拭去她的眼泪。

  “对,你的消息真灵通。”提到这件事野狼眉飞色舞起来。经过他一路的争取,使得原本执意不肯的雪洛奎还是让步了。

  “那表示收养的手续一办好,你们就都要走了?”都走了--那代表她会孤零零的被撇下……她不要!仓皇失措的泪滑落她粉嫩的颊。

  “你别哭,我看到你哭整个心都乱了,什么也说不出来啊。”他是喜欢郁心茧的,虽然他一向粗心却也舍不得见她哭。

  “你们不要走,我不要你们走……”为什么小孩子就没有决定自己未来的权利?为什么?她要的只是跟大伙一起,这样的要求会太过分吗?

  野狼把郁心茧拉到秋千上坐下,然后蹲下面对那张他喜爱的巴掌大面孔。

  他绞尽脑汁的想,在脑子炸开以前终于蹦出一个主意--

  “不如……我去叫那个日本人也一起收养你。”

  “才不要,没有人会要女生的。”通常到修道院领养孤儿的夫妻要的都是男孩,除非没有人选才会退而求其次的收养女生,更何况她什么都不会,谁要一个累赘?

  “那怎么办?”野狼也傻眼了,毕竟她说的是事实。“了不起我把你藏在行李箱里一起带走!”

  “真的?”郁心茧睁起希望的眼睛,这个办法似乎行得通。

  天真的她压根没想到这更是不可能的事。

  她把野狼的衣服扯紧,小脸仰望的景象,看在刚从外面回来的雪洛奎眼中,胸中那把平衡的尺顿时丢掉了。他重重的让脚步发出声响,向两人走去。

  郁心茧蓦然抬头,这-抬撞上野狼低垂的头,她吃痛地叫出声。

  她捂着撞痛的头,眼巴巴地看着雪洛奎走近。

  每次都这样,她就是没有办法在她心爱的雪哥哥面前表现出最完美的一面,她好差劲喔。

  怔怔看着雪洛奎没有表情的脸,空气一下结冰了。

  野狼嘴角扬起一抹不以为然的笑。粗枝大叶的他不是没神经,对感情,他敏感得很。

  在很早很早以前,甚至在雪洛奎发现郁心茧对他的感情之前,他已经喜欢这个羞答答的小女生了。

  他熟悉她的生活作息,知道她的喜好。

  酷爱安静的她绝少跟院里的孩子玩,总是一个人坐在大树下发呆,她漂亮的脸蛋老爱望着晴空,就像一个天使般的安琪儿。

  可是,很快他也发现安琪儿的眼光总是随着一身白衣的雪洛奎转,他的初恋顿时变成苦涩的暗恋。

  “雪哥哥……”郁心茧发现自己满脸的鼻涕眼泪,喔,她一定丑得不能见人了。她用力的想擦掉脸上多余的东西。

  雪洛奎僵直地站着,他……真想打掉野狼放在郁心茧肩膀上的手。

  “小宝贝不要哭,你的眼泪烫熟了狼哥哥的心肝肺,我好舍不得啊!”野狼假装没听见他背后的脚步声,扮起鬼脸盼能逗得美人一笑。

  “不要再叫她宝贝!”雪洛奎压低声音地低吼,语气里透着警告的意味。

  呵呵,晴空万里的天居然打了道闷雷。

  谁理他!

  “离开她,不要碰她。”雪洛奎大步走近,他以为郁心茧脸上的泪是野狼惹出来的祸。

  这下连闪电都劈来了!哼!他可不是被吓人的。要胁--门都没有!“注意你说话的口气!”野狼心情也呕,慈眉善目不起来。

  “我说,不许你再叫她宝贝!”雪洛奎重申一次。

  野狼慢慢地站起来。“我就是要这么叫,你想怎样?”

  他挑衅地睨嘲着斯文的雪洛奎,不料-记拳头毫无预警地打歪丁他的脸。

  有几秒钟野狼的眼睛是呆滞的,他尚未从惊愕中回过神来。

  天杀的!他最恨人家打他的脸。

  一回神,他飞快地反扑,别人打他一拳他拼死也要回报对方七、八拳,该死!该死!他本来就长得不怎么样了,雪洛奎竟敢专挑他的脸蛋打,可恶!

  打架是没有章法可讲的,打赢是最终目标,所以,就算两人平时再成熟懂事,也还是半个孩子,拳拳见肉,没有保留的打个你死我活了。

  “你们不要打架!不要……不要打!”这是郁心茧怎么也想不到的噩梦,她想调停又无从下手,只能慌乱无措地在一旁出声制止。

  花盆倒了,小树也遭了殃,郁心茧持紧拳头不知道该怎么介入他们。

  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像麻花卷在一起的两入竟向她倒来,可怕的撞击力使她小小的身子跌倒在地,头撞上花圃的红砖。

  “小茧!”雪洛奎发出吼叫,撞开蛇缠的野狼。

  野狼见状也松手,两个人不分前后地探视受波及的郁心茧。

  “小茧!”雪洛奎抱起她,心疼地看着撞击的地方。

  “我……呕!”郁心茧极力表现出没事的样子,可惜,头颅的刺痛让她产生一阵又一阵的晕眩,她开始想吐。

  “深呼吸,慢慢地……”雪洛奎把她放在椅子上,随即蹲下来审视她苍白的小脸,心中全是自责。

  “要不要看医生?”野狼也着急了。

  “我休息一下就可以了。”郁心茧的眼前一片黑暗,一说话立即让她有呕吐的感觉,她的脸色更难看了。

  “不要逞强,还是送医比较好。”雪洛奎被深深的自责啃噬,要不是他意气用事也不会害得她受伤。

  “雪哥哥,你不要担心,小茧的身体健康,只是摔了一跤。可能哪个地方跌破皮,不要紧的。”刚才她的眼前一阵模糊,也就一阵子而已。

  她痛成这副惨状还不忘安慰他,雪洛奎心中一阵激荡,抱着她直奔修道院的医疗室。

  次日。

  夜晚的“疯马”依旧灯红酒绿,人头钻动,能容纳十几人的舞池甚至挤进上百人,为的,就是这场“野兽”的告别演出。

  原正人为了“野兽”,不惜巨资聘请最强的律师跟吸血鬼周旋,台面上的动作频频,台面下也以他监护人的身分终止了“野兽”跟经纪公司的不平等条约,他要重新打造一个气势磅礴的“野兽合唱团”,为此,他跟恶名昭彰的恶棍公司卯上了。

  他没有花太多时间便漂亮地打赢了这场胜仗,所以才有“野兽”的这场告别演出。

  超水准的演出,就要离别的激情让这场本来就允满昂扬气氛的劲歌热舞达到最High的顶点,鲜花彩带、金粉口哨淹没整个舞台,安可曲后三个人接受原正人的意见从后门的巷子撤离。

  修道院的打斗疙瘩还存在野狼的心里,表演结束他拉着枫先走,落单的雪洛奎也不以为忤,个性耿直的野狼能在工作时配合着不闹脾气,算是给他天大的面子了,他又怎能要求他不当一回事的嬉笑怒骂。

  郁心茧在他们两人心中的地位太重要了,重要到割伤了手足之情。

  雪洛奎将迷哥迷姐送来的巧克力收进背包里,他不由自主地又想起郁心茧。他担心她脑子里的肿块,还有那些擦伤。

  希望这些香甜可口的巧克力,能消除她被强制留在修道院不能出来的闷气。还有,他一定要告诉她他的歉疚……他恍惚地想着。

  穿过幽暗的地下室,爬上生锈的铁梯,破烂的铁门外就是酒店放置垃圾和丢弃醉酒闹事的客人的巷子。

  一开后门,昏黄的灯光投射进他的眼瞳中。当他眯眼的-瞬间,许多晃动长影兜头朝着他劈下来,他下意识地用胳臂去挡,这一挡,

  木棍打中骨头的声音立刻穿透寂静的巷子,雪洛奎隐约瞧见打他的那根木棍拗成两段,然后飞散开去,可以想见来人根本打算置他于死地!

  接着,更多的木棒击上他的肚子、胸口、头部还有背……熊腰虎背的大汉残忍地拳打脚踢,他的背包飞了,掉在满是污水的地上,环扣松开,里面的巧克力一股脑全散了出来……雪洛奎眨着眼前的红雾,想去抓那些巧克力,孰料,一把亮晃晃的刀子就这样朝着他伸出的胳臂挥去,血如泉涌,喷出的鲜血模糊了他最后的视线。

  “不堪一击的小子。”恍惚中,雪洛奎听见对方恶质放肆的笑声。

  “想拿鼓棒,小鬼,下地狱打给撒旦听吧!”有人用鞋底在他背上擦拭脏污。

  “可以回去交差了。”确定他一点反应也没有,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痞子撒腿闪人了。

  杂巡的脚步声渐去渐远。

  巷子又恢复了安静,血腥的味道引来了老鼠的觊觎,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感觉得到生命从他身上流失的速度,就在他失去意识的前-刻,他听见一个优雅专制的童稚声音在发号施令--

  “安东尼少爷请不要弄脏您的手,这人来路不明,还是不要惹麻烦的好。”

  “麻烦可是我的最爱,带走!”

  “是的!少爷!”

  然后呢?然后……没有然后了……雪洛奎失去了意识。



  九年后--

  “你还不舒服?”旗鉴级BMWZ8银色敞篷跑车银弹般的穿过大巴黎雪洛巾,驾驶的年轻男子偏着头问向他旁边的高瘦男人。

  “哼!”白衣白裤的男人有张特别白净的脸孔,深遂如雾般的眸子闪着洞悉一切的智慧光芒,火中带金的发由后脑勺打层次而下服贴在脸庞,深幽的表情正在克制着什么。负责开车的俊美男子有张巧夺天工的脸,无瑕的五官,就算绝世美人也比不上他的气质,黑光灿烂的头发在阳光下进放出耀眼的色泽,路人一见莫不错愕,以为看见了神仙中的天使。

  “这么多年,那场噩梦也该结束了。”安东尼·艾曼狄帕玛把眼光调回车水马龙的车道,云淡风清地说道。

  “你指的是晕机吗?那得感谢你给我的噩梦!”雪洛奎克服了搭机的不适感,取起墨镜带上。

  “你挺会记仇的,这一记,十年有了吧!”安东尼了然地陪他打哈哈。他今天的心情太好,好得不想介意雪洛奎以下犯上的话。

  婚后的安东尼被心爱的妻子慢慢撕去一向冷漠的面具,荒凉的心里慢慢挤进夫妻兄弟的感情,他开始有了人的味道,不再只是希腊神话中美丽却无情的浮雕。

  “别得寸进尺。我会答应来这里,是看在你老婆的面子上。不管九年前发生了什么事,都过去了,我没有请你帮我再回忆童年。”

  国师雪洛奎口气不佳地回道。回忆是最无用的东西,只会教人堕落(缺字)。

  “我不过是把被人打成烂泥还剩一口气的你送上协和机,没想到你会怕飞机怕到现在,真好玩!要知道当时若不争取时效.你就活不成了。”

  要他安静开车恐怕不容易,安东尼心情颇佳地捉弄“赤色响尾蛇”的国师--雪洛奎。

  “下次,你让别人捏成烂泥时记得通知我,我会将你妥当的打包,再送你上快捷的!”

  “我好怕喔!”安东尼笑得粲然。

  “变态!”如果可以,他希望安东尼不要笑,他的笑有倾城倾国的效果,可更多时候他的笑让人打从心底发凉。

  “谢谢你的赞美。”安东尼毫不在乎。

  “别把车子开进水沟去,拜托!”雪洛奎呻吟。开车的人一点也不小心,他就知道跟安东尼出门是错误的抉择。

  唉,上错贼车!

  “嗯,开车的确是件好玩的事!”安东尼眯起眼享受东风刮在脸上感觉。身为赤色响尾蛇集团的最高总裁,开车自然不必劳动到他的双手,今天屈就当起司机,居然还被嫌弃,真是好心没好报。

  “你中毒太深啦!”自从安东尼·艾曼狄帕玛娶了赛若襄当妻子以后,绝冷的性子丕变,变得爱捉弄人,而他的捉弄绝大多数只是为了博取老婆笑,雪洛奎相信要是哪天那个天真的赛若襄要安东尼焚城,他也会做的。

  难以想象赤蛇总部片甲不留的样子。

  “别说若襄坏话,我会翻脸的。”想起赛若襄,安东尼完美的嘴唇情不自禁往上飘。

  “我哪敢,我还想留着脖子吃晚宴呢。”爱其所爱,雪洛奎绝不会笨得跟赤蛇的死会头子争吵这种事。

  “大巴黎的市长准备颁给你荣誉市民的荣耀,古往今来只有你一个人喔!”他就是用这个理由把雪洛奎骗上飞机的,当然,上机前大伙轮流灌了他好几瓶烈酒,要不然让他搭飞机比登天更困难。

  “我不稀罕!”

  要不是受骗上当,他怎会来?!

  没错!狡猾奸诈的安东尼搬出他心爱的赛若襄当说客,她娇憨的表情、柔情的攻势让绝少离开总部的他登上深恶痛绝的飞机,展开这不仁道的旅程。

  他真不应该答应的!

  “我稀罕啊!”安东尼继续和他抬杠。

  雪洛奎气结。“平常要你说话你惜言如金,我头痛得想安静你却说个没完,乌鸦都比你可爱!我警告你,你再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我就下车。”雪洛奎受够这唯一知道他过往的“救命恩人”的戏谑。

  发飚了……终于……旅途无聊,斗嘴消遣,安东尼对这游戏颇感满意。

  不过他还是耸肩闭嘴了。

  终于得到安静,雪洛奎拿眼瞧着飞掠而去的风景。

  似曾相识的景色,一半陌生一半熟识。

  留在意大利九年,他从少年变成一成年男子,时光只是一眨眼啊……

  看见雪洛奎陷入沉思的表情,安东尼眸间泛出无人能理解的笑意。

  他就爱国师这种真实没有防备的神色,他的灵魂因为离乡背井而覆盖了层层的保护色,每回见面他总是穿着体面、安静肃然,眼神中老是逞着一股倦意,一副对人情世事毫无参与的欲望的模样。

  九年前他救回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雪洛奎,将他训练成优秀绝伦的赚钱高手,他露出野心的图腾,雪洛奎也用他的金头脑颠覆了意大利长期以来的商场势力。不到九年的光阴,“赤蛇”打下半壁江山,势力横跨雅德里亚海直到南斯拉夫、希腊、奥地利。几年前他们把目标指向法国,此行就是要来验收成果的。

  整个大巴黎市的繁荣,就是雪洛奎几年来成绩斐然的结果。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