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是谁捡到我的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是谁捡到我的心目录  下一页

是谁捡到我的心 第七章 作者:陈毓华

  要说银翼对昨日鲁莽的行为曾心存一丝歉疚的话,那丝微乎其微的不安也被官凝燕连串的后续动作给粉碎个精光。

  起先,她远远地看着他,像研究一个不知有害或无害的东西。确定他根本没把她放在目中,不服输的个性令她以骚扰激怒他为乐,而且不定时地出没,成功地引起银翼高度的注意。

  银翼大感头痛。

  他自由惯了,哪受得了被人前人后跟来跟去的拘束感,而且还是个明目张胆的女人,在摆脱不掉的情况下,他的脾气愈来愈差,像不定时的地雷,只要一个不小心,随时有引爆的可能。

  安东尼是何等精明的人物,他把银翼的苦恼全看在眼中,觉得新鲜,既不排解也不揽事,他摆明是假装视而不见,乐观其成。

  银翼万万没想到他的游戏之吻不仅没吓跑官凝燕,反而替自己招来甩不掉的麻烦。

  “你烦是不烦?”一向沉敛的银翼终于爆发了有生以来最大的怒火。

  他们站在原宿表参道的樟木树顶上,两人遥遥相望,底下是汹涌的人潮和林立的服饰店、咖啡店。餐厅,许多打扮入时的青年男女倘佯其中,丝毫没人注意到高峭的树尖上居然立着一男一女。

  “不烦,挺有趣的。”她还以为只有神仙才会腾云驾雾高来高去的,没想到这冷峻的男人也造诣深厚。

  她有许久没遇到看对眼的男人,日子乏味得紧,这两天是她到人间以来最开心的时候了。

  “我就不信甩不掉你。”银翼从来没想过会遇上一个跟他不相上下的少女,她动作诡谲,几乎跟幽灵一样,要不是他功夫练得够扎实,非丑态毕露不可。

  因此,在厌恶之外,他不禁对她升起一缕激赏。

  “我是仙,你是凡人,想赢我,下辈子,或下下下辈子看有没有可能。”官凝燕一开心,忘了隐藏自己的身份,洋洋得意起来——终于也杀了他一点锐气。

  “你说什么?”他就觉得古怪,她那身打扮和深不可测的草上飞功夫实在不近情理,原来是这层缘故。

  “我什么都没说。”她死鸭子嘴硬,想拗回原点。

  凡人要听到她自暴身份不是一阵狂笑就是打死不承认,怎么他的反应跟人家不一样?

  他对牛鬼蛇神不会有偏见吧?去他的偏见!难道干神仙这行见不得人?

  “人鬼殊途,我不管你是什么,总而言之我们各走各的人间路和黄泉道,别再来烦我,否则,休怪我对你不客气。”飒飒作响的衣裤和坚定卓绝的口吻,没人敢不相信他的话。

  “我是仙,你懂不懂,白痴!”官凝燕跺脚,一时树摇身倾,危险环生。

  “我不管你是鬼是妖,话已撂下,再让我见到你,杀无赦!”狠话说完,银翼已转身不见。

  官凝燕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只见眼眶盈泪,鼻子微红,一下稀里哗啦地哭了起来。

  “银翼是笨蛋……是神仙又不是我的错……”

  官凝燕的哭声感染了表参道两旁的樟树,一时树叶沙沙作响,像被飓风吹起来一样——

  T_T

  温室以近乎奇迹的速度盖好了,三个臭皮匠果然胜过诸葛亮,爱起哄又爱热闹的牧师“喧宾夺主”地宣布要来一次庆功宴,诗人不愿泼大家冷水,只好不情愿地躲在墙角以消极的方法抗议。

  半杯龙舌兰下肚,一阵晕和闷涨由胸口袭向双眼,他只觉眼前一片黑雾,身体差点因承受不住剧痛的袭击而倒地。

  该死!他那感官性季节昏厥症又发作了。

  明明夏天都已经过了,难不成是——

  忙里忙外的泷宫恋被诗人不正常的神态给吓到,连忙丢下客人跑了过来。

  “羿郎?”

  诗人拼命吸气却答不出一句话来,他眼前一片墨黑,下一秒已摔倒在地板上,失去了意识。

  “羿郎——”泷宫恋失了方寸。

  “别碰他!”安东尼急如星火赶来切诊诗人的脉。“他的气很短,要立刻送医院。”

  “怎么会这样?”牧师一脸苍白,比诗人的脸色还难看。

  安东尼扬眉瞅了泷宫恋一眼,沉重地道:“你要有心理准备——”

  紧抱住诗人的她毫无意识地接收安东尼那坦白得近乎残忍的眼光,无力地摇头:“不,不会的!”

  远远站在一旁的嫣儿并没有表现出仓皇失措或嚎陶大哭的小孩情绪,她很快接受了事实,而且趁着大人正忙成一团时闪身走出门,霎时失去了踪影。

  没人看见她失踪,有个最不可能的人却挑这节骨眼走进屋。

  他和一伙要送诗人去急救的人碰个正着。

  “你来做什么?”牧师气急败坏地斥责挡路的渡边圭吾。

  他寥落的表情在见到泷宫恋六神无主的脆弱时,有了猝然的转变:“救人如救火,我的车在外头。”

  “不用你猫哭耗子。”牧师峻拒。

  “在日本你没有推荐函是找不到一流医师的。”如果可以,他并不想救让自己成为情场失意的情敌,可他受不了泷宫恋那哀伤的模样。

  “就听他的。”安东尼镇定地下了指示。

  “我不会感谢你的。”牧师嘴硬。

  “我需要感谢我的人也不是你。”他直视泷宫恋,却黯然地发现她一颗心全系在昏迷的诗人身上,根本一眼也没瞧过他。

  他心碎,转身走出门口,屋外泊着他的日产车。

  将诗人送上车,一行人匆匆往医院赶去。

  ☆            ☆            ☆

  安静的病房。

  所有的相关人员全被主治医师请到病房外,因为事态严重。

  一道盈盈光束辐射出一大一小的人来。

  “糟糕!来迟了,这下要坏事了。”轻探诗人的鼻息,官凝燕柳眉微结。

  “不会吧,那嫣儿不就没爹了?不,没了爹,嫣儿也不存在了。”嫣儿哭丧着脸,不复往昔精灵古怪的模样。

  “别急!”官凝燕来回踱步,“让我想想看,怎么办才好。”

  嫣儿果然识大体地闭嘴,黑白分明的大眼瞬也不瞬地跟着官凝燕来来去去,只盼她的祖奶奶能想出两全其美的法子来。

  她面色凝重:“要救他,我没那能耐,为一劳永逸,只好把他送回栖霞山,或许太白师弟有办法。”

  “可是我娘——”

  “火烧屁股了,救人要紧,有空再回来知会她。”

  嫣儿伤感地瞅了她爹一眼:“我知道了。”

  她小小年纪却是识大体得很。

  “对你老娘有点信心吧,她并不如外表那么弱不禁风,否则怎么会生出你这千百个心眼的怪小孩来。”

  “事不宜迟,嫣儿信得过祖奶奶。”

  “那就好,快走!”只见官凝燕纤手朝空一扬,清辉如雾顿时笼罩整个房间,等辉芒消失,房间又恢复了空无一人的状态。

  泷宫恋和牧师一行人进来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

  “羿郎!”望着空空如也的白色病床,她大叫一声,旋即因为承受不住而昏厥了过去。

  ☆            ☆            ☆

  烟锁雾重的栖霞山。

  元始洞。

  圆形石室内只见一巨大金鼎炼丹炉袅袅升烟,壁上凿了数不清的坑洞全放着一叠叠的书册,循着石阶斜上穿过月洞门,又是另一个石洞,洞顶有偌大一个孔,隐隐的光线从孔洞中吸照过来,整个石室像彩色流动的宝石光芒照射一般。

  石床前站着面色调异的三个人。

  “如何?他会不会死?”官凝燕最是沉不住气,频频膘向三绺山羊胡的道人。

  太白金星放开诗人的手腕,吟哦道:“死不了的,只是他气数已尽,最坏的结果是被打回原形。”

  “那不比死还惨?”官凝燕心一沉。

  “天数已定,万难更改。”仙风道骨的他长叹而起,“千年前他来求我借气化形,我遂了他的愿,倾百年的功力帮只剩魂魄的他重塑为人;这千年来他奔波劳碌,没有好好爱惜难得的人形,人体原就是一具臭皮囊,被他使用那么久,岂有不败坏的。”

  “你这牛鼻子老道,早千百年前就知道的事你现在才说,你根本坏心眼加没天良。”官凝燕不谅解太白金星的藏私。

  太白金星有口难言,对这老爱鸡蛋里挑骨头的师姐,他只好小心翼翼地辩白:“天机不可泄漏,天命难违。”

  “别跟我打官腔,什么天命?凡事不外律法人情,就算死马当活马医你也得想办法让楼羿起死回生,否则我就拆了你‘元治洞’的招牌。”她万里迢迢把人送来,可不是为了听这坏消息的。

  “师姐,你这是存心刁难人。”师姐出马,他这师弟就非鸡飞狗跳不可,他上辈子究竟欠了她什么?

  “别忘了你不是人,是法术高强的活神仙。”她不知是褒或贬地冲着他叫,师姐的威严十足。

  “是、是、是。”太白金星忍气吞声。她连这点小事都能拿来做文章,他真要不帮这忙,一把老骨头肯定会被拆得支离破碎,可要帮了,天条……唉,做人难、做神仙更难。

  可是要拿天律的可怕和官凝燕相比,他宁可选择前者,被天罚不过降职削爵,反正他是化外人,去了一官半职倒落得轻松,要是得罪他诡计多端的师姐,他就永无宁日了——

  他内心还在激战着,下颔已经传来头皮发麻的刺疼:“哎唷唷,好痛!”

  太白金星怎能不跳脚,因为他那三绺媲美银雪的胡须正落在官凝燕手中,她一抽一放地把玩,可痛煞他了。

  那山羊须可是他的命根子哩!

  “你这白胡子看起来好玩得紧,不如把它剪下来送我,咦……剪刀呢,没剪刀,不如——用拔的。”她动作奇快,两只不安分的手已经试探性地拔下几根白须。

  “好师姐,你饶了我吧,我顶上无毛全靠这胡子充场面,你要把它拔光了,叫我怎么出去见人?”士可杀,胡子,拔不得也。

  “那你是答应让楼羿活过来了?”到底谁是谁的徒弟啊!

  “我实在有为难的地方,”他语声甫落,官凝燕已不由分说又是一阵撕扯,扯得太白金星什么威严风度全没了,“求求你祖奶奶,你总得给我机会把话说完,我真的有苦衷。”

  “说。”现在的她可不是飘逸出尘的仙子,而是不择手段的夜叉女。

  太白金星毫无自尊地压低身子,惟恐自己的美髯再受任何损伤:“你也知道楼羿的原形是只比翼鸟,他以千年的修行化为人身……”

  “别重复一些说过的话,我要听有建设性的,懂吗?”官凝燕不悦地皱眉,作势又要扯须。

  太白金星苦着一张能挤出胆汁的脸:“事有前因后果,总要从头讲才合乎常理。”

  “等你讲完,那小子早就一命呜呼到阴曹地府报到去了,你还是少说话、多做事。”

  “是、是,”胡子在人手,不得不低头,“重点是,若要他再世为人,必须有人肯牺牲千年的道行再助他一臂之力;另外,他的身躯已经僵化,必须浸泡北天山的紫色多年毒液草,当然啦,也不是只有一种药草就行……总归一句话,复杂就对了。”说不唠叨,一个不小心又滔滔如长江大河,在官凝燕的白眼伺候下才止息。

  “这么麻烦,九转还魂丹无效吗?”她把歪主意打到太上老君身上。

  太上老君以炼丹闻名,他身边的丹药多如牛毛,官凝燕自然第一个想到他。

  太白金星连自己的宝贝胡子都忘了顾,一颗头甩得差点掉地:“师姐,千万不可,别怪师弟我没事先通知你,根据你天庭气色看来,最近有劫数在等着你,不可不注意,千千万万打消偷丹药的主意,不可不可。”

  “我知道。”她的道行虽没太白金星高深,自己倒也有自知之明;至于劫数,仙人九九年有一小劫,九九九年有生死大劫,她并不在乎,那不过是惯常的劫数,顶多遇劫的日子里多小心几分就好。

  官凝燕丝毫不放在心上。

  “那就好。”太白金星指着饱受摧残的胡子,示意她放手。

  官凝燕全部的心绪都集中在如何让楼羿起死回生上头,手一松,放了惨遭无妄之灾的胡子一马。

  太白金星如获至宝,差点喜极而泣。

  官凝燕不再搭理太白金星,兀自找了张凳子坐,陷入苦思里。

  ☆            ☆            ☆

  诗人的失踪宛如在赤蛇组织中丢下一颗比核爆更可怕的威力炸弹。

  安东尼发动遍布全世界能动用的力量组成陆海空搜索网,实施地毯式的寻找,几天下来,仍无所斩获。

  安东尼将指挥所设立在泷宫恋的屋子,接着,在海岛的雷神、香港的国师,只除了远赴他国联络不到的快手,赤色响尾蛇的精英几乎全数集合了。

  众人在客厅坐困愁城,这是赤蛇组织成立后从来没发生过的事。

  有人主张对医院提出追诉,有的人建议将追踪点放至偏僻的北美洲,大家正僵持不下时,拢宫恋踏出了许多日来不曾未出的房门。

  她像株被狂风扫过的梨树,不吃不睡令她神情憔悴,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在这团紊乱里,没有人以为她承受得住这刺激。自从昏倒后,由泷宫家赶来的天香百合接管了照顾泷宫恋的责任,这也令不善和自己妻子以外女人相处的赤蛇精英们大大松了口气。

  倒是渡边圭吾,他在这非常时期表现了最佳的风度,他默默守在流泪的泷宫恋身边,给她精神上的支持,虽然泷宫恋根本不睬他。

  此时,所有参与议事的人全抬起头,看着梳洗打扮过的泷宫恋。

  一套米色轻磅牛仔服饰,足蹬走远路的布鞋,登山背包、登山帽,一身要出远门的轻便打扮。

  照顾她的天香百合和渡边圭吾束手无策地站在一旁,他们脸上那显然已经放弃的表情是说服不了后的无奈神色。

  她未语泪先流,眼底却涌流着美丽的坚韧:“我决定自己去找羿郎。”

  反对的声浪排山倒海而来,在座的人全扬着不赞同的眼光。

  相信就是三岁小孩也会投一票反对的。就凭泷宫恋娉娉婷婷的弱柳姿态,别说离家一天,就半个小时都有迷路之虞。

  她的纤质被这票男人归为不宜受风吹雨打之流,没人敢答应让她出门。

  “如果我继续待在这里,我会死。”她的语中带着轻颤。

  这屋子的每样东西都充满着他们共同的记忆,睹物思人,太痛苦了,与其漫无止境地等待一个不知道的结果,不如自己起身去找。

  是她该回应楼羿感情的时候了,虽然天老爷选择了一种最差劲的方式,可也因为这样,她才真正完全明白自己的心。

  没有楼羿的日子她一天都活不下去,他的遽然消失像两颗倚偎的灵魂被硬生生剥离,她在滴血,那痛,锥心刺骨,失去他,她的生命也没有了意义。

  他曾寻她千载,那么,这回换她来,她一定要找到他,就算最后一口气终息,矢志不改。

  “你不能走!楼羿不在,你就是我的责任。”牧师走了出来,肃穆的脸一片迷乱。

  “我不要再变成任何人的责任,你们都是好人,别让我这样微不足道的女子拖累了你们,我不想再做任何人的负累,让我做我自己,决定我要走的方向,是苦是累都让我自己承担,求求你们。”她双掌贴膝,美丽的秀发因为弯曲的幅度而直泻到地。

  她真心诚意地请求。

  屋内一片岑寂,就连光影也踮着脚溜过窗棂,头都不敢探。

  泷宫恋在郑重表白后仍得不到回应,她不气馁,这样的反应早在她意料中。

  一把剪刀不知何时握在她纤纤素手中,众人见状都是一凛。

  “别想不开!”

  “别轻举妄动!”

  所有的声音更加强了她的决心,只见银光一闪,在大家的惊呼叹息声中,泷宫恋那头美如丝缎的长发顿时成了无主黑瀑,以绝断的姿势落了一地。

  惋惜、不解都不足以描绘男人们的心情,缕缕的叹息声几乎可以衔接成一列火车那么长。

  三千青丝一断,表示她难以扭转的决心。

  “多谢照顾!”深深一揖到地,她背起行囊,抬头挺胸,走进阳光里,她稳稳跨出寻夫第一步。

  ☆      ☆      ☆

  长途飞机在炙热的晴空飞抵北京机场。

  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泷宫恋意外地受到热烈的欢迎照顾。

  她每到一处,包括饭店、餐厅、火车、飞机都有人替她打点好一切,就等着她的到来。

  即使不向柜台人员打听谁替她安排了这一切,泷宫恋也可以想象得到该是她大伯,也就是牧师的主意。

  她无从想象赤色响尾蛇组织的力量竟是如此无远弗届。

  离开日本,头一站她就选择了中国,诗人那浓浓的书卷气还有一起失踪的官凝燕,甚至她的“女儿”都是中国人,理所当然地,她便朝着东方走。

  她不想永远做温室里的花,那许多特意的安排只会让她更留恋有人照顾的日子,她需要的是独立的磨练,那样才能有信心走向未来漫漫的旅程。

  在拒绝饭店的接机后,她搭上计程车离开热闹滚滚的机场。

  而她在失去行踪和拒绝旅店的行为,很快便传达到日本。

  牧师接到传真后,怅然一叹:“真不该委任那些猪头的,一群办事不力的人。”他一头乌云,一堆接踵而来的事搞得一向脾气平和的他焦头烂额,负面情绪正在逐步升高中。

  泷宫恋要出一丁点事,他只好提头见自己的弟弟去。

  安东尼瞥了躁性已起的牧师一眼,沉声道:“有许多事是天注定,半点不由人的,尽了力就好,不要太苛求自己。”

  “那女孩,出乎我意外地独立,我真小看她了。”安东尼的话有股神奇的安抚作用,牧师的浮躁被压抑了下来。

  “真是多事之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快手的事还没解决,诗人也出事!”专程由香港飞来的国师一吁三叹。

  “组织很久没那么热闹过,而且,我也很庆幸你们很有伙伴兄弟情。”愈来愈见人昧的安东尼露出神秘的微笑。

  “艾曼狄帕玛先生!”讶色浮在众人脸上。

  隔山观虎斗,袖手旁观的意味太浓了。他们从来抓不到这少年领袖的想法,这回也是一头露水。

  安东尼笑得更灿烂了,他低头看了下表,而后昂然起身。

  “吃饭时间到了,我该回去,要不然若襄会找人的。”

  乱无头绪的事连线头都还摸不着,主事者却要安之若素地打退堂鼓,一群男子汉都露出了被吓到的神色。

  “少爷!”银翼忍不住喊了声。

  安东尼碧绿的瞳眸迅速滑过一抹兴味。

  所谓“引蛇出洞”,他目标中冬眠的蛇终于也吭声了。

  他扬睫示意银翼发话。

  银翼的勇气在接收到安东尼深奥若海的眼光时告罄:“我想……大家都走不开……不如属下……属下愿意负起保护泷宫小姐的责任,护送她找到楼先生为止。”

  安东尼噙起顽皮的笑:“我记得你是我的私人侍卫,什么时候变成楼羿的?就算要你守护别人,那个‘别人’也该是若襄而不是泷宫小姐,不是吗?”

  他轻易堵住银翼本就笨拙的口舌,只见银翼猛眨眼,恨不得替自己的嘴巴缝上拉链。

  的确没错,他找了一个天下最差劲的借口。

  安东尼调皮的幅度变大,嘴角堂皇地露出洁白的牙:“如果你把‘保护’泷宫小姐当做私事处理就不需要经过我的同意,我无话可说。”

  “少爷,你的意思是——”他不敢妄自去猜测主人的心意。

  “我记得你很久没放假了。”安东尼言尽于此。

  银翼想了一会儿才猛然抬头:“谢谢少爷!”他腼腆地低下头,没想到居然一下子就被瞧破心思。

  “快去!没追到人,不许回来。”这下他真的可以放心回去吃饭了。

  不管银翼要追的是泷宫恋或另有其人,安东尼明白的是,这忠心耿耿、没情没绪的保镖也开了窍。

  春天原来是会传染的——

  屋里,剩下从头到尾都没搞懂的牧师和国师。

  “他们主仆俩打的是什么哑谜?”国师摩挲着干净的下巴,瞪着几乎是“跳”出去的银翼。

  “那家伙除非有任务才会走得那么匆忙,我打认识他起,没见过为了女人可以走那么快的。”牧师喃喃自语。

  “莫非,这其中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正在进行?”两人看似在对话,其实是自言自语。

  “女人?”

  “不可能!”牧师一口否定,“他是枯木,枯木要是逢春天,就要下糖果雨了。”

  国师可不像他那么笃定,天下没什么不可能的事,他们这些兄弟伙伴一个个在短期间都坠入情网,成为感情的俘虏,一堆信誓旦旦拒婚的人都走进婚姻的牢笼中,硕果仅存的他们两人还是别太铁齿的好。

  栽进爱河,他敬谢不敏,因为他是道地的旱鸭子,还是免了吧!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