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是谁捡到我的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是谁捡到我的心目录  下一页

是谁捡到我的心 第五章 作者:陈毓华

  他大白天见鬼了,而且不只一只。

  渡边圭吾全身戒备地瞪着眼前脚不沾地的鬼——她只闪着近乎童稚的笑容也不睬人,仿佛她手上的苹果才是重要的。

  她看起来不具威胁性,渡边把注意力放在“大”鬼的身上。

  “你到底是什么妖孽!”不见钢丝,不见起重机,她身上没半点机关可识破,这灵气逼人的女子怎么看也不像在故弄玄虚、唬弄人。

  官凝燕的眼光有些嫌恶,当他是来搅局的讨厌鬼,她的爱恨分明,喜欢跟讨厌是简单的二分法。她好不容易交了新朋友,双方还在促进情感交流中呢!他却打断了她们,难怪她心情恶劣:“你骂我是妖孽?臭男人!你脑袋装馊水,眼睛糊蛤肉了?我官凝燕一身正气,姿色也不差,你竟把我跟那种半调子玩艺相比!”

  没长眼的男人,空有好相貌却没品味!

  她是仙,神仙耶!

  “非妖即怪!我不管你是什么,让开就对了!”他要见泷宫恋的心比若金石,谁都别想阻止他。

  区区小妖小道不足畏惧。

  打算给他一个下马威的官凝燕没料到渡边圭吾一副万夫莫敌的气概,这一来更是大大侮辱了她的“仙格”:“既然你非要说我是妖,那就让你见识一下妖怪的力量吧!”

  她五指忽张,一团电光似的气体在掌心中回绕凝聚着,十分骇人。

  “师姑,不可造次!”在紧要关头,楼羿一家三口出现了。

  他们步履盈捷,脉脉的情意在眼中相互交会,就连下阶梯的相互扶持也见存乎一心的关怀。

  渡边圭吾瞳中骤然燃起的火炬全然寂灭。

  他算什么?是来争取自己的爱或做那棒打鸳鸯的刽子手?

  她无情于他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残酷的认知令他站在灼热的太阳下却全身冷如冰棍。

  “渡边大哥。”泷宫恋怯怯地喊。

  他双瞳如电扫射她全身。

  她不一样了,盈盈散发的风情不是小女孩该有的,眼睫眉梢染的是春日的媚,他怒极攻心,自己守护多年的花被摘了,被一个只认识不到几天的男人。

  情何以堪,他只觉眼前一片黑暗。

  真正的伤心是欲哭无泪的,他目光凄怆,声音狂厉:“贱人!”

  闻言,泷宫恋脸色一片苍白,像被一把利剑穿心而过,瞬间,成了石雕。

  “砰啷!”电光石火间,诗人的拳头已喂上渡边圭吾的下巴,霎时,他整个人飞了出去。

  所有的人俱是惊呼,泷宫恋掩嘴,回过神来的眼泛满屈辱的泪,她拼命地眨眼不让它掉下。

  渡边圭吾缓缓站起,阴鸷的脸是心痛、是笔墨难以言喻的仇恨。

  他轻描淡写地拭掉嘴角的血丝,忽地,喉咙发出狂嗥的怒吼,如箭矢的身子奋然冲向诗人。

  渡边圭吾的拳化成了铁,锻成钢,拳拳预置敌人于死地。

  诗人的心中没有仇恨,他一心只为护卫楚楚可怜的泷宫恋,他绝不允许那种不堪的字眼加诸在她身上。

  夹在台风眼中,所有的人都成了没嘴葫芦。

  两道突如其来的人影跃进战场,分开了厮杀的两人。

  两人一样狼狈。

  渡边圭吾挣开劝架人的钳制,想啃人骨头的凶猛目光又炽又猛,活像受伤的野兽。

  他嘶哑地喊:“要我死心,除非这个世界没有我渡边圭吾这个人,否则我会永远横在你们之中,做你们的肉中刺、眼中钉。”

  感情易放难收,更何况他耕耘了这许多年,要他割舍,情何以堪。

  他那双被痛苦灼伤的眼眸震撼了在场的人。

  泷宫恋低回地自语:“不值得的。”

  诗人占有地圈住她,眼中一片深情:“我劝你趁早死心,不管你使出什么手段,我将不惜一切驱逐你,直到你不再来骚扰我们为止。”

  爱情原是要不惜一切的,没了她,世界只是一片废墟。

  在失去泷宫恋的那段日子里,他之所以还活着,是坚信有一天能与她朝暮相守,现在,没有人能从他身边夺走她了,没有人。

  渡边圭吾狂乱地笑着,已失去平常的犀利霸气,只剩苦涩:“你以为只有你爱她,你以为只有你的感情最纯粹?我有心有泪,心会痛泪会流,为什么她只看到你的心,却看不到我的……又为什么你一出现,她就选择了你,而不是呵护她一路过来的我……为何不是我?”

  骄傲如他,说出这番话来实是伤心已极。

  明知道她心已属,强烈的感情却执着不肯成全他们,如果说付出万般心血终究只能黯然走出她的生命,他只怕做不到。

  “我把名下的产业全部给你,求你把恋还我,我不要一个人过日子,也不能!”他神色悲凉,几乎是抛弃自尊地呐喊。

  诗人冷心,不发一语地峻拒。

  他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言词缓和渡边圭吾的心,他为情痛,那煎熬,他也曾身受过,渡边的要求,他无能为力。对渡边,他只有深深的遗憾。

  渡边圭吾脸色倏变,什么冷静、自持全不翼而飞,他也要他尝尝丧失自尊的苦涩,语气因而尖酸刻薄起来:“你以为凭你一个穷光蛋就能养活恋吗?少做春秋大梦了。”。

  金钱挂帅的世界,没有钱什么都不必谈,就连爱情也能廉售,他凭什么一副大无畏又沉浸幸福的神态?他嫉妒,嫉妒得快发疯了。

  诗人不受抨击影响,维持着一贯的淡然:“我有健全的四肢,只要肯工作何愁没饭吃?至于金钱,够用就好,我相信恋,她爱上的是真实的我,没有华丽外表、强悍财势,因为我就是我,除此之外她再找不到别人了。”

  他充满信心,只因为他知道他们是属性相同的人。

  两情相悦并不需要过多的金钱做装饰,锦上添花对他们来说完全没必要。

  甘于平凡、平淡有时也是种无上的幸福。

  渡边圭吾见他顽固得难以沟通,遂转向泷宫恋。

  她眼中蕴藏无限骄傲。

  她骄傲,因为楼羿知她,惜她。

  她明白自己的选择已经令她和渡边成为陌路人,他自视甚高,自小就站得比别人直,她的倒戈肯定会造成他的屈辱。

  “你宁可陪他吃苦受罪也不要我?”渡边圭吾语声微弱,表情深沉。

  “是。”她知道再多的言语也粉饰不了他心中的悲愤。

  “好。”他咬着牙吐出这个字,心痛如绞。

  失去所爱的情绪在心灵蛰伏太久了,泷宫恋的答案变成最直接的导火线。渡边圭吾爆发了。

  渡边露出可怖的笑:“士可杀不可辱,我以武士的荣誉向他挑战,一星期后的今天,体育场,不见不散。”指着诗人,他一脸玉石俱焚。

  如果真的注定要失去她,就让自己保留最后一分可怜的自尊吧!

  “我接受。”诗人允诺。

  “羿郎!”泷宫恋轻呼,显然不赞成他的决定。

  “没事的。”诗人微微含笑,眉宇之际一片清明。两人双手交握,那温暖的感觉传达了他的决心。

  渡边圭吾瞅了两人一眼后,黯然离去。

  除了走开,在他们之间他已使不上任何力气了。

  “在伤口上洒盐巴或许痛楚难当,但这是惟一让他断念的方法。”诗人静静地说道。

  “说得好!”清脆的鼓掌声响起。

  “哥!艾曼狄帕玛先生、夫人。”诗人朝一直充当观众及旁观者的男子打着招呼。

  那两人不是旁人,是一向在梵蒂冈活跃的牧师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安东尼·艾曼狄帕玛,赤色响尾蛇的少年首领。

  安东尼惊世骇俗的美貌和牧师的潇洒自若,令丧气的泷宫恋打起精神。

  惊艳过后,诗人恢复一贯的从容。

  “我们到里面再谈吧!”

  “你还真笃定。”知弟莫若兄,牧师笑嘻嘻地盯着诗人较以前更有精神的脸。

  他想一切该归功于他弟弟身边的温婉女子吧。

  “来者是客,请进。”他的口气中大部分是喜悦。

  安东尼牵起坐得远远的赛若襄,口气温柔:“上次在阿优厄耶岛你见过他的,还记得吗?”

  赛若襄的自闭症虽不若以前严重,但不爱跟人亲近的个性仍在,这次她会自动跑到陌生的环境来令他心喜,这表示她又朝正常人的途径迈前了一步。

  “记得。”她轻轻瞅了诗人一眼,细小的身子仍习惯藏在安东尼身后,“不过,若襄喜欢神仙姐姐。”

  安东尼看似无言的瞳扫过官凝燕和眨巴大眼的娃儿,最后落回官凝燕身上。

  能让赛若襄另眼相待的人通常有特别之处,他十分相信她这份微妙的直觉。

  “我们有事要商量——”他沉吟。

  “若襄会乖乖在这里等阿东的。”她把还舍不得丢掉的苹果核晃了晃,“神仙姐姐要教若襄种苹果,以后阿东就有很多很多香苹果吃了。”

  “好,记得别在太阳下晒太久。”安东尼信任地点头。

  他的言辞平淡,宁静无波的眼也看不出任何腻人的感情,可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他对赛若襄的敬重,也只有身为赤蛇组织的伙伴才知道他们的天才少年当家只倾心于这个看起来一点派头和威严都没有的小夫人,且用情之深连他们都要自叹弗如。

  “我也想留在这里和大家认识认识。”泷宫恋望向诗人,提出请求。

  她看得出来,这些异常优秀的男人们有话要说。

  “娘,我也要。”人小不显眼的嫣儿猛地抱住泷宫恋的脚,标准的无尾熊式强迫跟班法。

  泷宫恋抱起她,等待诗人的回应。

  诗人情不自禁地抚过她柔腻的颊:“等我,我去去就来。”

  泷宫恋俏脸一红,低首应允。

  于是男内女外分成两堆,各自活动起来。

  ☆        ☆        ☆

  仿佛在比赛耐性般,谁都没开口,两双眼睛只忙着端看诗人熟练地沏茶、热杯,然后清茶的味道由舒展的茶叶中释放,令人精神不由一振。

  安东尼的冷静、牧师的端正、诗人的内敛,是赤色组织里最寡言的三人,三人凑在一起,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茶过三巡。

  “真好。”诗人满足地放下陶杯,打开话匣子。

  “没头没脑的,说什么?”牧师在他面前总是自然端起做哥哥的样子。

  “你们来了,真好。”诗人就连唇边的笑也是静默的,感情的流动那么飘忽,但却是他最人性化的表现了。

  他对人极其淡漠孤僻,能当着他们的面坦承这份兄弟伙伴之情殊是不易。

  牧师不太能接受地眨眼:“哎,怎么和事先想的不一样,我还以为我们这一出现会惹得你暴跳如雷,要不至少也没好脸色。”牧师没想到诗人除了和颜悦色之外还外加给茶喝,他身为大哥至今,这才享受到弟弟一点“人性化”的对待哩!

  唉!真要天下红雨了。

  “这几年辛苦你了。”诗人静静地行了个标准的日本礼。

  牧师惊得差点跳起来:“就算转性也不要一百八十度的吓人,我心脏不好。”

  怎么一开始就是顶高帽子,接下来岂不要被泰山压顶了?

  “往后爸妈和一切都拜托了。”诗人沉静如恒地把后续话给说完。

  他们两兄弟志趣不同,惟一不谋而合的地方就是对继承家业兴趣缺缺,诗人经年累月流浪在外,家人拿他没办法,能遥控的只有身为长子的牧师,所以也就演变成他身兼数职、蜡烛两头烧的情况。

  他老远从意大利来,目的之一就是为了逮回陷他于水深火热的弟弟。

  牧师脸色微变:“你胡说什么!”那语调、那表情宛如在交代后事或遗言,令他浑身不舒服,“那份产业我替你撑了多年,为的就是要等你安定下来后跟我回去,也好让爸妈安心。”

  “我是要定下来了,只是我不回去,也回不去了。”

  “别净讲些阴阳怪气的话。”

  他是来这人,不是来揽责任的。

  “那些财产对我没有意义,它们全是你的。”诗人一针见血。

  “我说是你的就是你的。”放眼天下只见兄弟阅墙争财产,可没见过互相推倭放弃的。

  “别气,你也知道我早晚会脱离那个家。”他一直拖到今日全是因为情深义重的牧师。

  多年前他在沙漠受到匪盗的攻击,是牧师施以援手救了他,两人惺惺相惜结成弟兄,牧师的父母也对他视如己出,诗人也因缘际会进了赤色响尾蛇组织,一直到今天。

  牧师不由分说地揪住诗人的衣领,神情激动。

  这样的他,诗人鲜少见到,他印象中的大哥温文儒雅,明澈清亮得仿佛一抹缥缈的云,他是那种看到了悲苦仍是相信生命甜美而对生活认真端正的人。

  所以,他很自然地走上牧师传道解惑的路途。

  “没良心少脾肺的混蛋,谁答应你拍拍屁股说走就走的?是我对你不好,还是谁亏待了你,你居然敢——”什么镇定和理智全都飞走了,牧师已不像牧师。

  “你太执着了,纵使兄弟的情分尽了,不管以后你会变成什么样子,在茫茫的人海中我也能一眼认出你。”诗人一直努力控制波动的情绪。

  “你到底是有情或无情,冷血或热血?老实说我真搞不懂,可是,不管你说什么我绝不答应让你脱离我们家。”

  诗人眼中攀爬着挣扎的笑,很苦。

  因为他知道终这一生都不会再见到牧师了,既然缘尽又何必留着情根,不如自来自去地散了,只需要偶尔在心的角落惦起,就可以了。

  “我只是把这件事告诉你,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没关系。”虽然被牧师偌大的力气揪得喘不过气,诗人仍微笑以待,仿佛说的是别人家的事。

  “王八蛋!”铁拳挥出。

  诗人躲也不躲,硬生生地挨了他结实的一拳。

  “没关系,如果打我可以消除你心中的不平,我可以让你打到气消为止。”

  牧师猛然放开他,一拳打在几上,然后怒气冲天地走掉了。

  “激将法是下策,你应该把一切事情告诉他。”安东尼把一切看进眼里,字字珠玑地表示了他的不赞同。

  “太残忍了,他会受不住的。”诗人目光扫过牧师方才经过的门口,阴郁地说道。

  “你以为长痛不如短痛比较好?”安东尼是天才,凡事只要有个蛛丝马迹,他通常能推断出百分之九十的事实来,聪颖得骇人。

  “你都知道?”诗人难掩心悸,他什么人都没说呵。

  “不全,七七八八。”

  赤色响尾蛇组织是个奇特的组织,它介于黑和白之间,属灰色的,基于天涯海角四位族长都是性情中人,培养出的接班人安东尼个性又古怪,因此组织的方针并不若正常公司那样一板一眼、条理分明。他们吸收的精英干部也没规矩可循,最主要的是要让甄选员看对眼,所谓的对眼自当有一堆严苛条件,但多年来,除了诗人之外没人能依循这条件成为赤蛇的一员。

  诗人能被破格擢拔,安东尼对他的认知自然在某一种程度之上。

  “你真——”诗人不相信人的才智竟能聪慧到这种程度。

  “可怕吗?”安东尼笑笑。

  “组织里有任何你不知道的事吗?”诗人忍不住要问。

  “你以为呢?”很漂亮的太极拳。

  诗人忽然笑起来,那漂亮的笑容带点潇洒和清朗:“你让我明白老天爷是偏心的,而你就是神偏心所产生的那个人。”

  “好幽默,我喜欢。”他摩挲下巴做出一副老成的模样。

  他饶是一本正经的噱样更逗笑了诗人。

  “现在,可以把真正的理由告诉我了?”安东尼的唇角还残余着笑,下句话却已导入正题。

  诗人心篱已除,他了解地盯着眼前的天才当家。顿了下:“我有苦衷。”

  “那更应该摊开来讲。”

  诗人眼光由炽转暗:“时间,我的时间不够了,只剩一个月。”

  “我不懂。”安东尼蹙了下眉。

  “我,只有一个月好活了。”话已出,诗人反而平静了。

  安东尼一震,手中的杯子溅出了水:“怎么会——”

  “这世界没有那种不需要代价的幸福。”

  安东尼还未从震撼中回过神来。

  “请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我大哥,我不要他伤心。”割情断义为的是怕他最敬爱的人悲痛,所以他宁可负人。

  “我会帮你请全世界所有知名的医生来看你,先别灰心。”他回过神,最先涌进脑袋的就是这主意。

  诗人露出和善的笑:“没用的,那是我找到恋的代价,我已比旁人多活了很久,虽然我只能和她相处少少的时间,但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找到恋是上苍给他最后的礼物,只是时间那么短——

  “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能活到现在已经是法外施恩了。”

  他并没有刻意对安东尼保留自己的过去,只要他问,诗人绝对言无不尽。

  “太不公平了,苍天捉弄人。”安东尼从不将任何过错归咎神鬼,可现在他才明白天老爷的确没对谁公平过。

  “总而言之顺其自然罢了。”诗人打算结束这场低调的谈话。

  他在里头待太久了,心中极挂念泷宫恋。

  “慢着,泷宫小姐知道你的情况吗?”安东尼睿智的年轻眼睛并不准备放弃。

  诗人放松的肌肉又紧绷了:“不知道。”

  “放心,别紧张,我不是多舌的人,不会告诉她的。”他晓得诗人在担心什么。

  “你会问这个,其中必有古怪。”安东尼是不废话的,他所说的每个字都有他想获得的资讯,关于这点诗人非常清楚。

  安东尼露出神秘的微笑:“你以为当你生命结束时,泷宫小姐还会留恋这个没有你的世界?或者你根本没想到这点?你找到她,你心安了,她呢?你要她用一生的悲苦来咀嚼跟你金风玉露的一段缘分。这样公平吗?你,究竟是爱她或害她?好好斟酌吧!”

  诗人认真听他数落,心中是满满的苦。

  有苦说不出才是苦。

  他挤出一朵失魂落魄的苦笑:“我何尝不想和她厮守永远?没找到她之前我曾想不要再孤单一人,希望有人陪我同哭同笑,不再背负寂寞奔走天涯。然后,我找到了恋,你知道那种狂喜吗?第一次和她牵手的时候我就想,即使这么跟她手牵手地走到天涯,我永远都不会厌倦的,因为我找了她整整一千年,那种次次受伤、每每希望落空的苦楚,我想总可以不必再忍受了,谁知道,上天对我的试炼还没结束,我厌了,也倦了,假如我和恋今生只有三十个晨昏月落的时间,那么就三十天吧。”他语气充满萧索。

  今生无缘,只有等待来世了。

  “你当初要找泷宫小姐的雄心壮志何在?你非找到她不可,不就是为了要给她幸福,如今,你向命运屈服了,难道这就是你给她的幸福?”安东尼也站了起来,他义正辞严,神俊的丰采中自有股慑人的气势。”

  “你错了。”诗人摇头。

  “哦?”

  “我不过换另外一种方式抗争我的命运。”他消极地说。

  “自欺欺人。”

  诗人沉默了很久,然后点头:“或许吧!”

  茫茫天意谁明白?他不愿多作解释,眺向屋外的红情绿意,他岑寂了下去。

  生命的火焰将熄,他真甘心如此宿命地放弃?一

  薄薄的天光在他削瘦的背打上虎纹般的光影,摇摆不定,就像此刻诗人的心。。

  而在玄关处,一名娇俏如幽兰的女孩不知屹站了多久,她只知道时间冗长得足够她听清两个男人说话的内容。

  泷宫恋手心惊出一掌的汗,心情从云端跌进地狱,而且还在急速下坠之中。

  如果他不在了,她会变成什么样子?她不敢想像,因为她害怕。

  “谁?”尽管心绪处在极端混乱下,诗人仍嗅觉出一丝异样。

  泷宫恋六神无主的,正想硬着头皮出来自首,但比她更快的愉悦声音替她解了围。

  “爹,是嫣儿啦!”此娃儿趴在窗台上,身子一荡一荡的,胖胖的短腿正一上一下地摆动,一副好不快乐的样子。

  诗人脸上的阴霾轻了些:“又顽皮了。”

  嫣儿撒娇地钻进房间,蹦人他怀里:“才不呢,人家是来邀爹爹一块去逛街,娘也一起去呢!”

  诗人无可选择地抱起她圆润的身体:“的确该替你打理一些普通的衣服,这身打扮太引人注目了。”

  “那么爹是答应一块去了。”

  “嗯。”

  “好棒、好棒!”她迫不及待地要出发。

  诗人睨向安东尼。

  他拈花微笑:“暂时,我不会让你摆脱我和牧师,我们会再见面的。”

  诗人报以了若一笑:“你们,不到黄河心不死。”

  嫣儿可听不懂大人艰深的谈话,她不知人间疾苦地拍手:“太好了,这下我可以天天找若襄姐姐玩去了。”

  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孩子,脑袋里当然只有吃喝玩乐这等事,其余,就算天塌下来也跟她没关系。

  诗人沉默,等于是默许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