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怡君 > 浪子戏月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浪子戏月目录  下一页

浪子戏月 第八章 作者:怡君

  绛月满心欢喜的等着东方清,但显然他的心情不是很好,无法与她同乐。

  东方清进门一见到她,便黑着一张脸拽着她往红月阁走去,脚步快得让绛月必须用小跑步才追得上他。

  “看样子你很不高兴哦!”进了红月阁,绛月总算被放开了,不过她还真怀念刚才被他的大掌握住的感觉。

  “你是故意的?”他为她担心了一整天,找了她一整天,心情怎么也无法愉快;而绛月愉快的笑容看在他眼里,更是加的刺眼。

  绛月扭着自己的袖子,“没有啊!我本来是想去找你的,可是我跑出了醉星楼才想起我根本不知道你住哪。然后我在街上遇见了小缃,两人就决定去好好的玩一天。我怎么知道你们会这么大惊小怪。”

  “我们能不大惊小怪吗?外头正有人放话要劫你的色,你不担心,我们可害怕极了!一点都不用头脑的笨女人。”东方清虽然没有提高音量,不过严厉的语调也够骇人的了。

  “你在生气吗?”绛月觉得自己好可怜,不过就是出门玩玩而已,姨娘骂,连他都骂。

  “我怎么能不生气?现在外头有多少人要抢你。你倒大胆,一点都不怕。你不知道我们在替你担心吗?”

  “你也为我担心?”绛月只听她想听的话。

  “是!”东方清终于忍受不住,放声大吼。把绛月吓了好大一跳。

  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都消他的火,只有一脸无辜的。歪头看他。以她的经验,她知道碰上这种情况只要装无辜就成了。

  东方清见她这模样,也拿她没辙。他无奈的坐下,“你找我有什么事?”。

  是啊!和小缃玩了一整天,她真的忘了那件事了,现在要她开口,她真是说不出来呢!

  “就是……就是……”她难为情的搔搔头,不知道当初哪来的冲动。

  “瞧你吐吐的,平时的尖牙利嘴到哪丢了?”东方清突然觉得这样的她好有趣,气也消了。

  “姨娘说你不喜欢我,会那样对我只是因为你不希望我受伤,是真的吗?”绛月不确定地看着他,只希望得到的是否定的答案。

  该来的总是会来。东方清感叹的想着。他不希望伤害绛月,所以只能回绝她的好意:“我很喜欢你,可是有太多的原因不由我放下所有去爱你。因为我不希你爱上我这个胸无大志的男人,我不适合你。”

  绛月满心的相待在得不到他的回应后,立刻崩解了。

  “我不信……”

  “你很骄傲,所以受不了有人不为你着迷。”东方清不得不这么打击她。“我说了,我很喜欢你,如果你不是佟绛月,而我不是东方清的话,或许我们有在一起的可能,但是现在,我只能辜负你了。”

  “胡说!”绛月气如游丝的语。

  东方清无言的瞅着她,不想再刺激地。

  “你为什么要这样狠心的伤害我?难道是我玩弄了太多的男人,你是老天爷派来惩罚我的呢?”绛月脚步踉跄的跌坐在床上,一脸的脆弱。

  “承认吧!我只是需要全天下男人的庞爱,放过我一人又如何?”东方清越来越觉得她对他的感情不只是当初想像的肤浅,但他又怎能在心中还有小蝶的阴影时,接受另外一个女人?

  “不对!不对!”绛月激动的摇头。“刚开始,我的确只把你当作一个征服的对象,但是现在不是了。我喜欢你,真的。”

  “我曾经娶过一名女子,虽然她已经不在了,但我到现在都无法忘怀她。”东方清抬眼看着绛月的脸,整个心为她揪紧。“对不起,我早该告诉你的。”

  “出去。”绛月别开脸不愿再看他。她又再次被他伤害了。“绛月,别这样……”东方清试着安慰她。

  “出去!”绛月抓住发上的簪子,泪流满面的指着自己胸口,“我再也不要见到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

  东方清对她激烈的行为并非无计可施,但他知道再与她对下去,仍旧不会有好结果的。

  “我可以先离开,但是往后你还是会见到我,因为我要确定你的安全。”说完,东方清便静静的离开了。

  房里只剩绛月一人,发簪从她手中滑落,她失魂落魄的跌坐回床上,伤透了心,也失了自尊。

  倏地,她冷笑起来。如果她连个死去的人都斗不过,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呢?她还怕没人爱吗?东方清算什么?她根本不屑他,她根本不需要他!但是……为什么她的眼泪还是停不了……

  她好恨!好恨哪……

  ☆☆☆

  “如何?”大伙见东方清出现都围上前去问。比东方清晚回来的姚苍鹰也关心的看着他深锁的眉头。

  东方清重重叹了口气,“抱歉,姨娘,我以为可以让她释怀,可是只是让状况变得更糟糕。”

  “怎么啦?”

  “她威胁我,如果我不滚出她的房间,她就要自杀。”东方清不了解为什么自己一碰上女人就乱了脚步。

  众人一听他的回答,都忍不住大叹一声。

  “哎哟!这可怎么办才好?”莫兰花着急的跳脚,“你明知道她高傲任性,还这么刺激她!她要是有个什么,我这老女人该怎么办才好哟!”说完,她急忙唤着众人陪她到红月阁查看绛月的情况。

  姚苍鹰则是不赞同的直瞪着他,“你又拒纳她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绛月姐姐貌美又有气质,全天下多少男人想见她一面都无法如愿,没想到你还不知道惜福?”缃月气坏了。

  东方清面对众人的责难,也只能以苦笑作答。

  “绛月姐姐到底哪里不好,让你这样对她?”缃月仍就不放过的直逼问他。

  “是因为小蝶吗?”姚苍鹰见东方清阴沉的脸色,也不忍再苛责他了。“你能永远都停留在对她的回忆里,她根本不值得。现在有个这么好的女人,你为什么不试着放下小蝶……喂!你去哪?”他对着东方清的背影大喊。

  “什么小蝶?他有其他的女人?”缃月也不甘寂寞的吵闹着。

  “烦哪?”姚苍鹰不耐烦的扫了她一眼。

  “你说嘛!他既然已经有了女人,为什么还要来括惹绛月姐姐?那女人是谁?”缃月卷这袖子,准备要去找人了。

  “她死了。”姚苍鹰冷冷地抛下一句话后,快步离开了醉星楼。

  “死了?”缃月张大了嘴,被这句话堵得措手不及。

  如果是寻常人,她无话可说,但是绛月姐姐的对手是个不在人世的人,恐怕就真的是束手无策了。谁争得过死人呢?

  ☆☆☆

  “姨娘……”绛月一见莫兰花到来,噙着泪水扑进她怀中,哭的让人心酸。

  莫兰花抱着她,也为她感到伤心。这次这孩子真的摔疼了。“别哭,为男人落泪不值得。男人只会伤你的心,不要他们也罢。”

  “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找到了让我心动的男人,他却不要我?难道我就比不过一个没有生命的人吗?我好不甘心!”要是她早知道东方清一点都不喜欢她,她才不要喜欢上他?

  绛月的泪水把莫兰花的衣襟都沾湿了。莫兰花不断的责怪自己不该让东方清如此接近绛月,但感情这等事,哪是说挡就能挡的?管他是王公贵族还是贩夫走卒,爱上了,只有大叹造化弄人。“绛月,我的傻丫头,天下男人何其多,你又何必非他不可?只要你愿意,能将你风风光光迎进门者大有人在啊!”

  “我只喜欢他!我知道我顽固、骄傲、刁蛮不讲理,可是我只是要一个爱我的男人啊!”难道这真是她的现世报?老天爷为了她玩弄男人而惩罚她?

  绛月突然莫名的破涕为笑,笑的好凄惨,笑的好狂放,笑的莫兰花心惊不已。

  “绛月……”她从没见过她如此模样。只怪“情”这个字太伤人。

  绛月脸上挂着怪异的笑容,胡乱的抹掉脸上奔流的泪水。

  “姨娘说的对,天下男人何其多,东方清算哪根葱?我,苏州花魁佟绛月还会去在意这样没眼光的男人吗?就算他再回头,爬着来见我,我都对他不屑一顾。”她说的极为怨恨,眼中的寒霜连带冰冻了她一颗沸腾的心。

  她退开莫兰花的怀抱,扭曲的脸反射出她内心的千疮百孔。“我才不要男人,我只要他们的钱!我要将他们统统踩在脚下,我佟绛月不要男人也能活得开心?”

  莫兰花盯着她,知道现在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因为她对自己身分的自卑感太沉重了。只要她这次看开了,往后一切她都云淡风轻,怕只怕绛月撑不过这关。

  她又何尝没走过这遭,又何尝不是被刺得浑身是伤?于是她选择自己一个人,不让男人掌控她的心。

  “能这样就好了。”莫兰花怜惜的看着她。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绛月捂住自己的眼,不想看见其他人怜悯的眼光。

  “我没有这个意思。”莫兰花急忙说。

  “你有!”绛月疯狂的喊着。“不但你这样,外头的每一个人都这样想!想我这自以为是、倔傲自大的女人终于得到报应了!”

  “不是的?”莫兰花也用同样的音量回应。

  “出去。”绛月突然沉下了脸。好像所有的怨气已经散尽,她像是没有了生气,连眼都沉滞了。

  “绛月,你可别……”莫兰花恐怕她又想做傻事。

  绛月冷冷一笑。“放心,我不会寻短见的。上回已经傻过一回,我还会再为那男人做傻事吗?姨娘你放心,我只是累了,想休息了。”

  “我陪你吧!”

  “不用。”绛月虚弱的跌坐在床边,“我不想有人在我身边,今夜我想独处。”

  “我不放心你啊!”莫兰花抬起她憔悴不堪的脸孔,忧心的说。

  “我保证不会寻短。”她轻轻叹了口气,“姨娘,出去吧。”

  莫兰花在她的坚持之下,也只能默默的退出去。

  只剩她一个人了。

  绛月虚脱的躺在床上,她的灵魂已经飞离她的体,让她忘却伤痛;只是泪,依旧无止尽的落个不停……

  ☆☆☆

  虽然“佟绛月”这个名字早就红遍花街,但如今才真正的让人天天挂在嘴边,争相讨论。

  对莫兰花而言,醉星楼的收入增加她应该要感到欢喜才是,但如果这是因为绛月牺牲色相而招来的钱财,她宁愿不要。

  以往,绛月对客人一向不屑三顾,而今她一改以往冷淡的态度,对所有的客人承欢献媚,让众人都有宾至如归之感;大伙在窃喜之下,不免也奇怪佟绛月的态度为何有如此大的转变。

  莫兰花说不动绛月,缃月也没办法,而东方清连她的面都见不到,更别说劝她了;至于那姚苍鹰更是因为追回珠宝期限将至而急得跳脚,哪有心情理会这档事?

  “姨娘。”夜幕低垂之时,东方清又出现在醉星楼。

  “你又来啦!不是叫你不用来吗?绛月不会见你的。”莫兰花见他又出现,也不忍再苛责他,毕竟他每天都会来,即使绛月从不见他,他还是不死心。虽然他伤了绛月,但她知道,他也不好受的。

  “如果非要如此,我出钱。”他不想让绛月觉得她是妓女,但他非要见到她的面不可,外头的传言让他为她忧心不已。

  “可是她交代了,你就算花再多银子,她都不见你。”莫兰花一脸抱歉的看着。

  “姨娘,帮我。”他从没求过人,但是为了绛月他愿意低头,因为是他欠她的。

  “你既然这样在乎她,当初又何必一口回绝她呢?现在成了这种局面,绛月说不定有老死都不再和你见面的打算。”她了解绛月,知道绛月的顽固。而东方清也是个顽固的人,两个顽固至极的人缠在一起,碰撞出的火花可把周遭的人也伤了。

  “我只是不想见她因为我而毁了。”

  “哼!傲慢。”莫兰花听了他的话,发出一阵冷笑。“你以为你对她这么重要吗?你以为绛月性情大变是因为你吗?既然你已经拒绝了她,又何必再来?你这样简直就是在她的伤口上出盐!”

  “姨娘。”东方清舍弃了男人的尊严,拉下身段哀求莫兰花。

  莫兰花被他这么一说,也不好再为准他了;只是她这个中间人好难做啊!待会绛月肯定会怪他。“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大爷功夫高强,要是你硬闯,谁拦得住你呢?你是尊敬我这姨娘吧?”

  “是啊!姨娘说的是。”东方清一听,知道莫兰花心软了,连忙再加把劲。

  莫兰花挥挥手中的丝巾,“免了,马屁精。赶紧想想要怎么对付她吧!她在二楼红厢房。”

  “谢谢姨娘。”东方清双手一拱,莫兰花还来不及回话呢,他人已经上了二楼。

  东方清推开红厢房的房门,蹙紧了眉头望着房内的混乱,他还可以听见里头的嘻笑声。他摇摇头往内室走去,恰巧接住了笑闹着从里头奔出来的红衣女子。

  “是你!”绛月差点被东方清吓得梗住了气。她实在没想到他竟然还敢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是谁啊?”从里头追出来的寻芳容一见到东方清,脸上马上大变:“是你?”

  东方清也认出了跟前衣衫不整的男子就是当初害得绛月落水的赵方贵。

  “你连他都见?”他抬头看看房间四周,“保镖呢?”

  “没有保镖。”绛月一转身,神情妩媚的飞出他的怀抱。“赵爷说要帮我赎身呢!是不是啊,赵爷。”她对赵方贵眨眨眼,这般狐媚之姿马上迷得赵方贵像只贪吃糖的小狗,对绛月言听计从。

  “是啊是啊!我早想迎绛月进门了。我马上去找姨娘帮你赎身。”赵方贵在兴奋之中并没有发觉他们两人之间诡谲的气氛。

  “你敢去我就杀了你!”东方清全身迸出杀气,他巴不得一掌劈死跟前的男人。

  绛月见状竟咯咯笑了起来;她斜靠在墙边,身上的薄纱早在刚才与赵方贵的嬉戏中滑落,露出了如白藕般的手臂。“哟!咱们东方清大爷可说话了。你不去想念那逝去的心上人,到这儿来拈花惹草做什么?”

  赵方贵终于发现状况不对劲了。“喂!他不就是上次的那个人?”

  “谁啊?我不知道哇!”绛月装傻的走上前,亲热的挽住赵方贵。“赵爷,别理他,咱们玩咱们的。”

  “你是故意让我内疚吗?”东方清阴沉的脸有着暴风雨欲来的态势。

  “内疚?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情会让你感到内疚的。”

  绛月撇开脸不愿再看他,“出去,我不要看到你。”

  “绛月已经说了,她不要看到你,你赶快给我滚出去。”赵方贵乘机在绛月面别表现一下自己的男子气概。

  他再也受不了了!

  东方清一个箭步上前把赵方贵扯离绛月,然后拖着他往门口走去,在他杀猪似的叫声中,把他丢了出去。

  虽然情况火爆,绛月还是忍俊不住的抿嘴浅笑。

  “很好笑吗?你以为我是为了让你开心而来?绛月,别再堕落下去了,不要。”他好为她现在的模样心疼。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要求我?”绛月杏眼一瞪,盛满怨恨的眼控诉着他对她造成的伤害。

  “别让我痛苦。”东方清就快要哀求她了。两年了,他发觉女人并没有因为时间流逝而变,她们依旧难而得理不饶人。

  “痛苦?那你给我的痛苦呢?告诉我你到底要什么,拿走之后赶快离开,我不要再见到你……”她嘶吼到最后,只剩残破的呜咽。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好好的过日子,不然我无法安心的离开!”东方清抓住绛月的肩,用力的摇晃她。

  “你要走了?”绛月被他的话震得无法动弹。他说他要走了?

  东方清黯然地点点头,“我发现我再待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所以我选择离开。”

  “你要去哪?”

  “天下之大,总有我容身的地方吧。”头一次,东方清竟然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茫然了。他就这么一直没有目的的流浪下去吗?

  “逃避吗?”绛月冷冷一笑,“你以为什么事只要逃避就行了吗?你那过去的妻子如此,你以为对我也可以如此?难道你要逃一辈子?哼,我看你也不过是一介懦夫罢了?”

  东方清简直不敢相信如此苛刻的话竟是从她的樱唇说出的。但这一切又能怪谁?如果他心中没有小蝶的阴影,就不会有这一切了。

  抛开小蝶吗?他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懦弱,因为他办不到。

  她真的心了。

  绛月的嘴角有着无奈的微笑。“你走吧!忘了我,我也会忘了你。你只要记得你的小蝶就够了,靠着对她的回忆过一生吧!”

  “你恨我?”

  绛月默默望着他许久后,才微微的摇摇头,“不,一切起因都在我。如果我没有自作多情,如果我不是自心做祟,你也不会被我的怒火烧到了。”

  东方清轻轻抬起她的下巴,“你没有自作多情,从来没有。”

  “但是你不能爱我。”她的笑比哭泣还苦。

  “对不起。如果没有小蝶,我会爱你的。”

  绛月又再次摇头,“我不做第二选择。”

  东方清对她的傲气感到不可思议。“你还是这么高傲。”

  “这就是我。高傲是我的本性,放浪是我的本质,苏州花魁之名,舍我其谁?”连她自己都感到悲哀,她已经预见到自己未来的日子了。

  “别说这种话!你不是这种人。”东方清用手指点住她的樱唇。

  绛月默默移开他的手指,仰起脸闭上星眸等待着他。

  就当作是临别的最后一吻吧!

  东方清忍着心头的阵阵痛楚,捧着她的脸,冰冷的唇怜惜的在她唇上流连,舌尖挑开了她的唇,与她的缠绵;他手上湿湿热热的是她的泪吗?

  “你走吧!”绛月含泪推开他,全身战栗的走向门口。打开门,莫兰花正一脸了然的望着她。

  “姨娘,他要离开了,请你唤下一位客人上来吧!”

  “绛月……”

  “你走吧!”绛月抹掉眼泪,回首望着他。“希望你终有一天能够忘怀过去。”

  在这一刻,东方清不想走了。

  绛月知道他的心思,她甚至知道可以用两个字让他留下,但她不要。

  她不要一个不是自愿留下的男人。她绝对不开口留人。

  东方清再次深深的看她一眼,才黯然离开。结束了,这苏州就像一座梦中之城,而她也像梦中的仙子,永远都不可能属于他。

  莫兰花领着一名衣着华丽的男子上楼来,与东方清在楼梯口相遇。她看着东方清惨然的脸,瞩咐道:“等我,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东方清考虑片刻后点点头。

  莫兰花领着这位出手大力的客人进房后,又急,走过来。“东方清,她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伤人的话?”

  东方清苦笑着没有回答。

  莫兰花重重叹了口气。“绛月本性不是如此的,她是被我和其他男人宠坏了。你为什么不能给她一点时间改变?”

  “姨娘,你知道的,因为我心中还有一个人在,我没有办法接受绛月;而且这样对她也不公平。”

  莫兰花气得直扭手中的丝巾。“那人已经死了可你还活着,绛月也在等着你啊!告诉你,如果你真走了,过两年后你再回来,绛月一定还在痴痴等着你!”

  东方清一向有条理的思绪乱成一团,“她人已经死了,而我还活着;但我这些日子不也只是行尸走肉?”

  “先别走,留下来把自己的思绪整理楚吧!”或许她只替绛月着想是太自私了,但这两个年轻人两情相悦,又何苦为了一个已经不在世上的人而天涯相隔?

  东方清只是笑笑。

  “啊!救命!”红厢房里突然传来绛月的尖叫声。

  东方清率先冲进房里,但房里哪还有绛月的身影?

  “绛月呢?”莫兰花跟着进来。

  “姨娘,你刚带上来的客人是谁?”莫非又是赵方贵搞的鬼?

  “我不知道啊!他只是奉上大笔银子,然后又很有耐心的等,我也忘了房里没有保镖陪绛月。”

  不等莫兰花说完,心急如焚的东方清像箭一般从敞开的窗户飞窜而出。

  难道是那放话要取绛月清白的采花贼劫走了她?

  老天!希望不是!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