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怡君 > 浪子戏月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浪子戏月目录  下一页

浪子戏月 第七章 作者:怡君

  “姨娘,他不要我。”绛月委屈的嘟着嘴。

  “这是好事。”莫兰花不得不承认,她真是松了好大一口气。

  昨晚东方清留在绛月房里,她还以为绛月会破了身呢!没想到东方清倒是个好汉子,没有趁势而为,占了绛月。

  “他是嫌弃我吗?为什么他不肯要我?”绛月语带哽咽的说。今早起床东方清和衣躺在她身边,见她醒了,他便马上起身告退,回避她的态度好像她是毒蛇猛兽。她觉得受伤了。

  莫兰花支着下巴凝望她。

  绛月发现姨娘在看她,总算发觉自己的失言失态。

  “我真的想把自己给个我喜欢的人,免得到头来心一冷,给了一个只冲着我的名声而来的男人。”

  “那又有什么不好?至少不会为了那个人伤心落泪,更不会时时为他牵肠挂肚。”莫兰花不想她为个男人这么伤。毕竟爱人是要开开心心的,不是吗?

  “姨娘,你的话反复无常用!”绛月责难的望着她。

  “啧,我只不过是多提供你几个意见而已。你自己说,昨晚我有赶东方清走吗?我只是不想看你为情伤罢了。”莫兰花想了想,还是决定把和东方清的谈话告诉她,以免绛月一时被冲昏头。“可是他告诉我,你们之间只是因为一场战争啊!”

  “如果……”绛月双手托着下巴,望着窗外的美景离了神,“如果一个男人的心中已经有了终身都忘不掉的爱人,他是不是就无法再接受另外一个女人?我看得出东方清是想要我的,甚至有几次我知道他就要行动了,可是总有什么事阻止了他,好讨厌哪!”

  莫兰花听了她的话,差点气得昏厥过去。这是个女孩儿该说的话吗?这孩子大概没把她的话听进去吧!

  “绛月,你知不知道你就像个花痴似的,就巴不得东方清要了你。天下多少男人,你偏偏要他?人家怎么想的你有没有问清楚啊!”莫兰花实在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教出这么个感情白痴。

  绛月嘟着小嘴。仍旧沉溺于自己的思绪中,“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要我?”

  “因为他已经看出你不过是个小花痴!”莫兰花气不过,重重放下茶杯,伸手推了绛月的额头一下。

  绛月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姨娘,好说歹说我也是苏州花魁啊!多少男人都拜倒在我的裙下,为什么他就是不肯臣服于我呢?难道是我玩弄了太多的男人,这是老天爷给我的报应?”

  莫兰花深思的盯着她,“你究竟是真的喜欢他,还是因为寂寞?还是因为他是第一个没有被你迷得团团转的男人,你一口气咽不下,才会对他这么专注?你也知道,吃不到的,永远最吸引人。”

  绛月被说中了心事,无言的望着莫兰花。

  莫兰花静静的等着她自己吸收这份冲击。可怜的孩子,她连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或许……刚开始我只觉得他这个人很有趣,后来是被他不对我有兴趣的反应吸引了,再来……”绛月对自己苦笑,“我这看遍天下男人丑态的女人,竟然被他吸引、无可自拔。我喜欢他微笑的样子,我喜欢他为我心急的样子,我喜欢他被我的表白逼得一脸失措,我甚至还喜欢他想要我,却又不愿意的挣扎模样。姨娘,我是不是疯了?”

  莫兰花看着她,最后还是忍不住说了,“绛月,我和东方清谈过,他说你会对他有意思,不过只是因为你们之间的游戏让你有了错觉。他说他绝对不会对你有兴趣的,我看你还是早点死了心吧!”

  绛月吃惊的张大了小嘴,“不可能!姨娘一定是故意说来气我的。”

  “谁跟你开这种没意思的玩笑?我是说真的。不然你自已去问他吧!”说完,莫兰花转身离开,让绛月有时间去消化这个消息。

  一向被人捧上天的绛月恐怕很难接受这个打击,可是总不能永远瞒着她吧!这下她是实话实说了,只是不知道绛月会有什么反应。

  而独坐的绛月则是因为莫兰花的话而失了魂。如果姨娘说的都是真的,她不成了天下第一大傻瓜吗?不!那些话绝对不是东方清说的,绝对不是。

  小缃呢?宝珠呢?东方清呢?人都到哪去了?绛月突然觉得好冷清。一向喜欢安静的她,竟无法沉受寂静。

  她倏地起身,望着窗外熙来攘往的行人,突然有一股想要离开这里的冲动。她想要做另外一个人,她不要做苏州花魁佟绛月,她不要是那个得不到真爱的佟绛月!

  她小跑着冲回红月阁,翻箱倒柜的找出保守朴素的衣服换上,偷偷摸摸的离开了醉星楼。现在时间还早,大部分的姐妹都还在睡觉,所以她偷溜出来并没有被人发现。只是怕姨娘发现她失了之后会大为震怒。

  想到姨娘跳脚的模样,她牵起嘴角笑了起来。

  绛月抬眼一望,才发现自己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她以为自己被人认出来了,连忙拔腿就跑。她讨厌当醉星楼的当家花魁。她讨厌那些人对她的鄙夷眼光!

  “绛月姐姐!绛月姐姐!”缃月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没想到闷着头小跑过她面前的真是绛月姐姐。

  “小缃!你怎么在这儿?”绛月定眼一看,才知道是缃月在唤她。

  “我在等爷爷啊!不过他不知道跑哪去了,我好担心……”缃月上下打量绛月的衣着,不免发出疑问,“绛月姐姐,你怎么穿的这么……不露?”

  绛月因为她直率的话而咯咯发笑,她好喜欢这个小妹。“我是偷跑出来的。

  “啊——难怪没有保镖跟来。”缃月了解的点点头,“可是,你怎么会一个人跑出来呢?像你这样的美女落单是很危险的。我送你回醉星楼吧!”

  “我不要!”绛月猛摇头。

  “怎么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是不是东方清欺负你了?”缃月马上像只母老虎般,准备发疯。

  “不是……”想起情郎不知下落,绛月一张俏脸又垮了下来。

  “要不然是怎么啦?”缃月蹙起眉头,为绛月的眼泪颇伤脑筋。以前她都和爷爷躲在山上,认识的人屈指可数,直到这次下了山,才开始接触到不同的人。到底是她姐姐太爱哭,还是所有的女子都爱哭,只有她这从山里来的野丫头不会呢?

  “我想找东方清。”绛月擦着眼泪说。她要找他问清楚,如果姨娘说的是真的,她就不要活了。

  “那他人呢?咱们去找他。”反正她正闲着呢!谁知道爷爷跑哪去野了,说不定是丢下她。自己一个人去寻宝了。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绛月茫然的望着四周,开始后悔这么冲动的跑出来,结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去哪里。

  “啊?”缃月烦恼的嘟起红的小嘴。

  这时,绛月又迟疑起来。

  她真的要去问东方清吗?万一姨娘说的是真的,她这一去,不是更丢脸吗?她咬着下唇,最后想到了一个点子,“小缃……你带我去玩好不好?”

  缃月不解的看着她,“绛月姐姐,照理说,这苏州城你应该比我还熟吧?怎么要我带你去玩呢?”

  “才不呢!”绛月气愤的摇摇头,“我整天都被关在醉星楼里,如果想出门,也只能坐在轿子里,根本没有机会一个人自由的四处走动。今天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呢!好不好嘛!小缃?”

  缃月听了姐姐的一番话,自然极为心疼她,又见她似乎被东方清烦扰的心力交瘁,就算回去之后会被姨娘责骂,她也决定舍命陪姐姐了。“好吧!不过苏州我也不熟,迷路了可别怪我哦!”

  “怎么会呢?  迷路了大不了就问人家醉星楼在哪啊。在这苏州城内,谁不知道醉星楼?”绛月决定放下东方清,专心的玩上一天。

  “说的也是。醉星楼名声这么响亮,还怕找不到吗?”

  缃月笑开了脸,亲热的挽起绛月的手,“走吧!有我这个小保镖,绝对没人敢动你一根汗毛。”

  绛月凝望着她,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怎么啦?”缃月看着她的脸,不解的问——

  “我有没有说过我以前有个妹?你真的像她。”或许是年纪相近的关系吧!她总是把小缃当成缃月,她的亲妹……

  缃月先是一愣,然后眼底泛出泪光,“我有个姐姐,只不过因为家变,和姐姐分开了。你也很像我的姐姐,几乎一模一样。”

  “那我们就以姐妹相称,好不好?”

  “嗯。姐姐。”她早该开口唤这声“姐姐”的,现在也算是如愿了。

  哎!什么时候她才和姐姐相认呢?

  ☆☆☆

  秦不讳深思的看着相偕行远的两人,不免为长得过于相像的她们感到诧异。

  缃丫头说过她有个姐姐,如果这不是巧合,说不定缃丫头就找到她的姐姐了!

  不行不行!缃丫头是他养大的,他绝对不允许缃丫头跟着莫名其妙的人跑掉。不过……现在他得放着缃丫头,先办别的事。

  他左右张望一下,哟!这两个小子来得真快。没想到那姚苍鹰又找了帮手来,追得他这老人家得停下来休息。

  “老前辈,您真难找。”姚苍鹰站在秦不讳身后,不免对这位好动的老爷爷感到气恼。

  秦不讳干笑地回身,“你这不就找到我了吗?”

  “可是让我累得像条狗。”姚苍鹰没好气的接口。“您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进皇宫偷宝物?”

  “既然是冒着生命危险偷来的,一定是极需要它。小伙子,你替我向你那头头求情一下,我保证东西用完以后一定会归还,我说到就一定做到。”他秦不讳从不打狂语,他说会还,就一定会还。

  “老头子,可是我的头头是皇上啊!你不会想让我被杀头吧?”姚苍鹰被这老头子给整疯了。“东方清,咱们合力把他捉起来!”他对着站在对面的东方清喊道。

  “哈!找到帮手啦。”秦不讳讥笑的看看站在另一头的东方清。

  “在下东方清,并不想得罪老前辈,还是请老前辈将东西交出来,对大家都好。”东方清在一场追逐之后便了解他与苍鹰并不是这位老人的对手,即使是两人联手都无法将他擒住,于是希望用和平的方式把这件事了结。

  “东方清?喂!你和东方清豫是什么关系啊?”秦不讳试探地问。

  “正是家父。”东方清有礼的回答。

  “哈哈哈!原来是豫老弟的儿子。”秦不讳朗笑三声。“你有没有听你爹提过他有个结拜兄长?”

  “原来您就是秦不讳伯父。我爹很记挂您呢!”东方清立刻拱手为礼。

  “你爹近来还好吧?”秦不讳慈祥的笑问。

  “喂!别攀起关系来了。”一旁不甘被冷落的姚苍鹰叫着。他向东方清使了个眼色,要东方清赶紧帮他把人擒住。

  “哼!东方清世侄才不像你,只会以下犯上,欺负我这老人家。对不对啊?”秦不讳料定东方清不会再插手这件事。

  东方清面对姚苍鹰的瞪眼,也只能无奈的回望他。

  “你总不希望我被我爹扫地出门吧?”

  “难道你就忍心见我们一家被皇上处死?”姚苍鹰哀怨的瞪着他。

  “不就是一颗平凡的珠子嘛!有必要杀人吗?我是因为非要用到这珠子才偷走的,你那皇帝头头若真的喜欢这珠子,我送他两颗当作赔罪好了。”想他秦不讳什么稀世宝物没见过,要不是为了替缃丫头寻宝,他带着这珠子还嫌累赘呢!这种珠子他在山上多的是,要不是觉得晚上亮亮的还挺美的,当年人家送他时他还不想要呢!

  “怪老头——不是,老前辈,您有所不知,这珠子可是公主的陪嫁品,您说它贵不贵重?更何况这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夜明珠,您或许不屑一顾,不过它真是稀世珍宝啊!”姚苍鹰知道东方清不会帮助他之后,不免觉得更加的哀怨心冷。这是什么兄弟?真是太过分了。

  “是吗?”秦不讳捻着胡须,正经八百的考虑着。他虽然不是什么侠客正义之士,却也不是害人丢命的坏老头。“不然这样好了,你先借我两个月,我把事情料理完毕之后就还你。你觉得这个提议如何?”

  “老前辈啊!别说两个月了,只要一个月后我还没找到这珠,我全家人的命都不保啊!”姚苍鹰真不懂他家怎么会遭到这无妄之灾的。

  “这样吗?”秦不讳又捻了捻胡须。看样子速度得加快了。该不该去找缃丫头呢?可是最近有好多行迹可疑的人进了苏州城,他怕是想对她不利的人。那他还是自己替缃丫头找宝藏吧!

  “不然给我二十天,我保证到时我一定把东西双手奉上。就这么说定了,我先走了。”秦不讳决定加快速度把事情解决,也就是说,他没有时间陪缃丫头和这小伙子玩游戏了。

  “喂!我没答应你啊!”姚苍鹰望着秦不讳早飘远的背影喊着。

  “他说会还,就一定会还的,你不用担心。”东方清看不过他凄惨狼狈的模样,还算有良心的安慰他。

  “哼!你又知道了?”姚苍鹰忍不住将怨气出在东方清身上。

  “他是我爹的八拜之交,而这位秦不讳,以前我爹整天把他挂在嘴边,我相信他会说到做到的。”东方清安慰他。

  “是啊!要被杀头的又不是你家,你当然不紧张了。”姚苍鹰焦急的来回踱步。

  “苍鹰,我也很为难。”

  “你根本就是不讲义气!”姚苍鹰指着他大吼。

  “此言差矣。”东方清被他这么无理取闹。不动怒也难。

  “看招!”愤怒之中的姚苍鹰早忘了自己的功力不敌东方清,只想教训他一顿。

  东方清先是让他数招,但在姚苍鹰毫不留情的攻势下,他也忍不住出招回应。

  两人从城郊一路打进城,甚至围观的众人之中还有人收银两开赌局的,热闹的景象可是苏州城难得一见。

  奉莫兰花之命出来寻找绛月的阿三也循着人声挤进来,一看见是东方清与姚苍鹰,连忙大喊:“东方清大爷、姚大爷,别打了,我家绛月小姐不见啦!”

  东方清听见阿三的声音,收手不想再打了,可是姚苍鹰似乎打上了瘾,没有收手的意思,不堪其扰的东方清终于用了两拳结束了这场龙争虎斗。

  “你说绛月不见了?怎么回事?”他顾不得呈大字形躺在地上的姚苍鹰,先询问一脸焦急的阿三。

  “姨娘说她只不过说了绛月姑娘几句,绛月姑娘就负气跑了。姨娘怕她会出什么意外,就叫我赶快出来找人,也顺便找你,说有事要找你谈呢!”

  绛月出走了?现在有人正想染指她。她居然还敢在外头乱跑!她是故意向他示威吗?

  “替我转告姨娘,我这就去找绛月。你帮我把他扶回醉星楼,我找到人就过去。”他指指躺在地上的姚苍鹰。

  “噢!”阿三向前扶起被打昏的姚苍鹰,再抬头时,哪里还有东方清的身影。

  阿三扛着姚苍鹰往醉星楼走去,刚才的人群则在主角一一离场后很快的散去。不过每个人都在谈论刚才听到消息——

  醉星楼的佟绛月失踪了。

  ☆☆☆

  傍晚,玩得过瘾的绛月和缃月才相偕回到醉星楼。

  看见莫兰花阴沉的脸色,绛月原本的笑容立刻消失无踪。“姨娘。”

  “别叫我!如果你还把我放在眼里,又怎么会闷不吭声的说溜就溜?害我担心得心都快跳出喉咙!我知道我不是你亲娘,可是好歹咱们娘儿俩也一同生活了近十年,你清楚姨娘的个性,我担心你嘛!”莫兰花着急了一整天,在见到绛月平安时,忍不住激动起来。

  绛月见莫兰花这次真的怒火狂烧,暗地对缃月做了个鬼脸,知道自己这次惨了。

  “姨娘,我只是去找小缃玩嘛!你紧张个什么劲儿呢?”

  “是啊!是啊!”缃月也在一旁帮腔。

  “你安静!这不关你的事,别说话。”莫兰花双眼冷冷地瞪向缃月。

  缃月被莫兰花这么一凶,突然觉委屈,眼眶也跟着红了。

  “姨娘,说要去玩的是我,小缃是怕我出意外,好心陪着我的,你怎么连她都骂呢。”绛月搂搂缃月,一副大姐疼小妹的模样。

  还在生气的莫兰花眼角一瞪,却又吃惊的直瞧着相依的两人。

  以前或许是绛月艳丽的衣着打扮掩盖了她原本清纯的气质,现在未施胭脂又衣着朴素的她和小缃站在一起,居然有几分相似。她知道绛月有个妹,说不定……

  “小相,你跟我来。绛月,你在这里等着,等东方清回来。”莫兰花当机立断,起身拉着相月就走。

  一头露水的绛月留在原地,东方清也知道这件事吗?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让他知道做什么?

  “阿三,姨娘要我等东方清回来,他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她拉住正要走开的阿三问道。

  “唔,我们发现你不见之后,姨娘就要我们全部出动找你,顺便要我们把东方清大爷找来。你不知道,东方清大爷知道你失以后好着急呢!我才一眨眼,他人就不见了,可见他有多关心你。”其实他哪知道东方清大爷是不是为绛月姑娘担心,只是姨娘交代他这么说,他就照着说罗!

  “是真的吗?”绛月双手合掌,不免为阿三的话开心起来。

  阿三不明白她心里在想什么,摸摸头就离开了。

  这时,绛月的心情不再像刚才那样紧张不安了,她带着傻傻的微笑坐着等东方清的归来。

  ☆☆☆

  “姨娘,你要骂我就骂吧!为什么还要躲起来骂呢?”缃月看着莫兰花把门关上,不安的说。

  莫兰花转身面对缃月,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得缃月心底发毛。

  “姨娘,你又不是第一次见到我,难不成你是现在才发现我的美貌?我可先声明我不要做花娘的。”她知道有事不对劲了,想用嘻皮笑脸混过去。

  “小缃,我们都一直这样叫你,可是还不知道你的本名呢!你姓什么啊?”莫兰花亲热的牵着她坐下。要是小缃真如她的猜想,是绛月的,不知道绛月会有多开心呢!

  毕竟这些年来,绛月不曾放弃寻找,坚信她的妹妹仍在世上。

  缃月没想到莫兰花会问她这种问题,一时间竟傻了。

  “你不会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吧?”莫兰花看出她的不对劲,越来越觉得自己押对宝了。

  “我姓秦。”缃月总算想起她还有个爷爷可以利用。

  “噢。你的爹娘呢?你住在哪?”当初大家都因为她是绛月的恩人,根本没想到要询问她的背景,自然也就不知道她的来历。

  “他们都去世了,我是被爷爷捡到的。我和爷爷住在山上,没想到这次和他下山来,却和他走失了。”她可没说谎哦!只是避重就轻而已。

  “所以你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莫兰花哪会看不出她的闪躲,突然想起绛月说过她的耳后有着一个胎记。遂趁着她没有防备时,飞快的伸手撩起她的头发。

  缃月知道再也骗不过她,只有缄默的望着她。

  莫兰花看着她的表情,重重叹了口气。“你知道的对不对?为什么不说呢?你应该知道绛月找你找得多辛苦。要是她知道你就是她的妹,她会很开心的。为什么不说?因为看不起她的行业?”

  “不,不是的!”缃月连连摇手否认。“起先是因为都这么多年了,我怕姐姐早忘了我!后来虽然知道姐姐的心意,可是我又怎么开得了口?”

  “这简单,由姨娘来做,反正你的胎记是个铁证。”莫兰花豪气的拍拍胸口。

  “不妥!不妥?”缃月又连忙摇头。

  “又怎么了?”

  “现在不适合啊!”

  “这话怎么说?”

  “说来话长。因为一些原因,我和爷爷被坏人盯上了,我怕那些人是以前杀害我们家的,更怕会牵连上姐姐,所以我不敢认姐姐。”缃月不希望牵连到其他无辜的人,所以并没有对莫兰花解释得很清楚。

  “是吗?那你一直待在醉星楼,不就……”

  “对不起,对不起,我保证会尽快离开的。”缃月连连为自己可能害得醉星楼陷入危境而道歉。

  “可是这样一来,你和绛月不就……”莫兰花也不希望她们姐俩又分开。

  “没办法了,与其害得姐姐有危险,我宁愿选择分开。反正只要活着,就有机会重聚嘛!对不对?”缃月故作坚强。

  “你不打算让她知道?”莫兰花万分吃惊。她怎么能这么狠心?

  “我还是有机会再回来的啊!”

  “我不赞成。”莫兰花直摇头。

  “姨娘,与其让她现在知道,然后再为我牵肠挂肚的,我还是觉得让她抱持着一点希望比较好,以免我……”缃月没有把话说完。

  “你到底惹了什么人非走不可?”

  “我也不清楚。不过他们一路对我们穷追猛打的,要不是爷爷功夫高强,我哪活得到现在?”缃月一脸愁苦的叹了口气,“现在真的得走了。可是我还找不到爷爷……”

  莫兰花也跟着她叹起气来。

  原以为会就此平平顺顺,可是显然事情无法如她所愿。缃月的事如此,恐怕东方清的事也不容易解决吧!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