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怡君 > 浪子戏月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浪子戏月目录  怡君作品集

浪子戏月 第十章 作者:怡君

  绛月曲膝坐在床上,侧头爱恋的看着正在穿衣的东方清。这就是她的男人吗?她一定让天下所有的女人都嫉妒得咬牙切齿。但她只能拥有他一晚,只有一晚……

  “怎么了,还在疼吗?昨夜我已经放轻动作了。对不起。”东方清将她紧拥在怀中。

  绛月摇摇头,伸臂抱住他,“不是。”

  东方清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吻她,她好香。“我想看你。”不等绛月回答,他退自扯下她裹在身上的被子,又在她早已满是吻痕的身上轻啃吸咬,惹得绛月不断的求饶。

  “别……”绛月忙着拉回被子遮盖身体,而东方清则是故意闹着她,两人就在床上玩了起来。来唤他们起床的宝珠则是尴尬的站在外头,迟疑片刻后还是决定晚点再来,打扰了他们,

  直到绛月笑得全身无力,东方清才饶过她。

  他满意的在她的脸上找到两抹嫣红,他好喜欢这样开怀大笑的绛月。“起床吧!我饿了。”

  “你要现在出去?不怕被姨娘砍了?”绛月一想到大伙都知道昨夜他们俩做了什么好事,她就觉得不好意思。

  她这小傻瓜总不会以为可以在房里躲一辈子吧!

  “小姐,你总是要去面对的嘛!更何况如果姨娘反对我们,昨夜她就会冲进来了,不会等到现在的。”

  绛月嘟着小嘴想了想后也点点头,“也对。”

  东方清看着她小迷糊的模样,现在才发现她除了那高傲冷苛的面孔之外,还有淘气的一面。

  “小姐,姨娘说你们再不出去见她,她就要进去抓人了。”宝珠奉命而来,在外头喊着。

  “都是你啦!”绛月气恼的瞪了他一眼,“出去,让我穿衣。”

  东方清不正经地一笑,“我不想出去,我想看你穿衣。我只看过脱衣服的你,还没有看过……”

  “不正经!”绛月把被子甩向他,然后光裸地步下床,在东方清炽热的眼下迅速把衣服穿上。昨天的噩梦早被东方清驱逐得无影无踪。

  “别担心,待会儿一切由我来开口,我会让姨娘满意的让你嫁给我的。我要先回家告诉爹娘这个好消息,然后把你风风光光的迎进门,让天下都知道你佟绛月是嫁给了我。”东方清说得开怀,丝毫没有发现绛月的眼越来越冷,脸色越来越沉。

  “你一定会喜欢我爹娘的,他们都是开明的人。只怕你会舍不得姨娘……要不然就把醉星楼关了,一起走吧!”  东方清满脸春风,已等不及要迎娶绛月进门了。

  “你确定这样好吗?”绛月轻声打他的喋喋不休。

  “什么?”东方清以为自己听错了。

  “仔细想想,我们好像门不当户不对。”她原本娇柔的笑容不见了,那个冷艳的佟绛月又回来了。

  东方清无法跟上她的改变,愣愣的看着她,傻了。

  绛月也不愿意把局面弄成这样,但她又能如何?

  东方清是真的爱上了她吗?应该不是吧!他抗拒了她这么久,又怎么会说改就改呢?他应该是为了安慰她才这么做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东方清因着她的转变而冷了脸。

  放手吧!

  绛月把自己的手抽回,越过他往大厅走去。

  “把话说清楚,什么叫门不当户不对?”东方清拉住她,不解她的改变。

  绛月回头深深看他一眼,用另一只手拨开他,继续朝前走。她想要赶快到姨娘身边,这样她才不会向自己的懦弱屈服。

  原本在大厅里聊得愉快的莫兰花、秦不讳和缃月一见他们两人脸色凝重的走来,都静了下来。

  而昨夜知道自己被缃月要得团团转的姚苍鹰也回来了,他臭着一张脸躲在角落。

  “哟!小俩口吵嘴了。”秦不讳幸灾乐祸的说。又有好戏可看罗!

  “又怎么啦?”莫兰花不用想也知道又是绛月闹脾气,只是不知道这会儿又是为了什么事让她大小姐不快了。

  “姨娘,我要娶绛月。”东方清知道从绛月身上着手得不到什么成效,便直接向莫兰花提婚事。

  “好。我虽然不是什么好出身的,但绛月可是高贵家族的后代呢!礼数一样都不准少,听见没?”人都给他了,她不答应行吗?

  “还先得问问我嫁不嫁吧?”绛月抱胸站在角落,知道自己有场硬仗要打。

  “这又是怎么回事?”姚苍鹰脸色难看的问东方清。他是来抓人的,不是来管人家婚事的。等他抓了这一老一小,他要马上回京复命去。不过他得先摆平这件事,让东方清安心的帮他抓人才行。

  东方清双手环腰,已经准备好要和绛月耗上了。

  “这你就得问绛月了。”

  “绛月姑娘,你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了,怎么经过一个晚上你又不要他了?是不是他没有让你得到满足?”

  姚苍磨这时也管不了什么和善客气,他被那一老一小气炸了。一想到这儿,他的眼光又杀往一旁的秦不讳及缃月。

  缃月受不住他满是杀气的眼,悄悄把脸低下,不敢看他。

  “是啊!绛月,前些日子你才因为东方清不接受你把自己搞得只剩半条小命,这会儿好事都做尽,你怎么反而不要了?你今天给我说清楚,不然姨娘我就跟你旗了!”莫兰花卷起衣袖,还唤着仆人去拿家法来,已经打算逼迫绛月屈服了。

  绛月头一扬,把泪水全往肚里吞。“姨娘,你说过男人都不可靠,只有靠自己才是实在的。我也是这么得的,所以我不要他。”

  “哎,这不一样啊!东方清是这么好的文夫人选,你又哪儿不满意了?”莫兰花气得直拿家法敲着桌子,其他人则是能避则避,以免被战火波及。这家法可是摆着好看到从没动用过的。

  “你真的只要短短的一夜?”东方清紧紧锁住绛月的脸,仍旧不相信她的态度会说变就变。

  绛月坚定的点点头,“天下男人何其多,一人一夜还轮不完呢!而且!镇远镖局的小开是我的入幕之宾,可为我打了不少的知名度,说起来,我还该好好谢谢你呢!”绛月故作风骚的说。

  莫兰花听见她的话,跌坐在椅子里,被她气昏了。老夫爷,她居然调教出一个怪物!

  “你究竟又为了什么非要赶我走?”东方清一次又一次地用眼问着绛月。

  “你的一句话点醒了我。要是天下人知道你娶了我,那你和你的家族不成了众人的笑柄吗?我这可是在救你啊!你不但没有感谢我不再继续纠缠你,还傻傻的问我为什么,我看你也没有多聪明嘛!”绛月再也不愿看他受伤的脸,垂下眼看着自己扭成一团的手指。

  “你真的要我走?”东方清虚弱的问。他从没有遇过这种女人,从来没有。

  “你走了对我是一种解脱。”口是心非!她明明不要他走的。

  “如果我不想走呢?”他从没被人这么轻忽过,尤其又是在缠绵一夜,他承诺要娶她之后。

  “那你就得忍受看着我每夜与不同的男人共度春宵。如果你想要我当然也可以,毕竟你也是我的老情人嘛!”绛月见东方清倏地转身离开,脸色也黯沉下来。莫兰花也是明眼人,对她的言行举止有了几分了解。

  “喂!你就这样走啦?”缃月见未来的姐夫掉头就走,情急地喊着,只是东方清根本不理她。

  秦不讳见好戏散场,便起身伸伸懒腰,“丫头,别管闲事,我们也该走了。”时间越来越紧迫了,还是赶紧取了东西,再决定是要回山上还是做其他的打算。

  “啊?”缃月不依的叫着。

  “你们想走?没这么容易!”姚苍鹰见他的目标居然说要走,连忙挡在他们面前,还抽出腰间的剑,显示他非要远到他们的决心。

  “哎,抓我们也没用,我早把东西藏起来了。”秦不讳一点都不把这个后生小辈放在眼。

  “起码我要把你们逮回京城。”不然他的脑袋就要落地了。

  “我秦不讳可是你说要抓就抓得到的?”秦不讳一把抓住还忧心仲仲的缃月,一眨眼,两人就失去了影踪。

  “老头子,你又耍我!”姚苍鹰大吼着追出去,一时间,房内只剩绛月和莫兰花哀伤的相望。

  “给我一个理由。”自从她们相遇起,莫兰花从没有用如此凝重的神情对绛月说话。

  绛月叹了口气,“有太多的理由了。”

  “门不当户不对?还是你觉得还没把他耍够?”莫兰花不放弃的继续逼问。“以你的固执,如果你爱上了某人,就算是天皇老子你都不会放手,更何况东方清只不过是个镖局的小开,以你佟家庄大小姐的身分,我还觉得是他高攀了。一定有其他原因让你硬要赶他走。跟姨娘说,到底是为什么?”

  绛月默默接受她投来的媚眼。她不怕别人的歧视眼光,毕竟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她担心的是对东方清和他的家人带来的困扰,也怕他的家人会不愿意接受一个烟花女子。他前一任妻子一定不会带给他这种问题……

  呵!说来说去,原来她最在乎的是他的前妻。她真是心胸狭窄啊!因为她容不下自己的男人心中还有其他的女人。

  莫兰花见她脸上还挂着两行泪水,心也疼了。“说吧!有心事不对姨娘说,还能对谁说?”

  “我在嫉妒。”绛月颓然的坐在地上,诚实的说了。

  莫兰花大概猜出了端倪。“嫉妒他那前妻?”傻丫头。

  “我嫉妒一个早已死去的人对不对?可是我又怎么能忘记他曾经与他的妻子山盟海誓?”她痛哭着将脸埋进膝盖,“现在我的眼前甚至就可以看到那幕景象。”

  “自尊心做祟。”莫兰花气得上前直用手指推绛月的头。“就算我认识他不深,也知道他是个硬汉子,不会勉强自己去接受一个女人。他好不容易愿意放开心胸爱你,你自己却把他往外推,我真不知道你这颗脑袋里在想什么!”绛月默默的看着她,说不出活。

  “你给我起来,去把他追回来,他一定还没走远。”

  莫兰花拉着她,要她站起来。

  绛月猛力摇着头,晶莹的泪珠一颗颗随着她的动作而飞散,“姨娘,不要理我,我是自做自受。”

  “走哇!”莫兰花不死心的拖着她走了好一段,直到再拉不动她,才生气的甩开她的手,“我这么辛苦做什么?还不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为你可恶的自尊心,我干嘛要跟着你痛苦?”说完,她撇下绛月走了。

  他不会再回来了,她知道他绝对不会原谅她的。他走了,不会再回头……

  ☆☆☆

  “你真的说走就走?”姚苍鹰好不容易才在城外赶上东方清。

  “你不去追人,跟来做什么?”东方清望着远方,淡然的说。

  “你还敢说你不是说要帮我抓人的吗?你走了,我少了帮手,要怎么抓人?”想来姚苍鹰刚才又把人给追丢了。

  “我不想再留在苏州。”

  姚苍鹰翻了翻白眼,“你老说我孩子气,我看你才孩子气呢!佟绛月不过就是激你几句,你就闷着头跑了,这样怎么会追得到妻子呢?孬种!”要不是他和东方清交情深厚,他哪敢这么骂他。

  东方清索性拿出笛子,想把姚苍鹰的声音和那个一直在他眼前出现的佟绛月驱走。

  姚苍鹰见他态度如此敷衍,火气一来,抢过他的笛子,稍稍施力就把笛子给折了。“我看你拿什么来造次!”他微微顺过气,告诉他另一件事。“你一走,那赵力贵又上醉星楼了。这回佟绛月大概真的是对你死心了,她答应要嫁他罗。”说笑话应该不犯法吧?最重要的是他不能让好兄弟就这么为他受伤。

  这佟绛月也真是的,明明爱得要死要活,怎么又不肯要东方清了呢?想也知道有问题。可是他也只能把东方清骗回去,其他的,就只能看造化、看两人的心有多真了。

  嫁入了?东方清满腹疑问侧脸看向姚苍鹰,一眼就看出他不是说真话。这小子说谎的技巧真差。

  “别逗了,她不是这种人。”

  “不然她是怎样的人?你有没有想过她为什么非要你走,是不是你哪里还没让她?”姚苍鹰不清楚他们之间的细节,更没法知道绛月为何说变就变。哎,女人心,海底针哪?

  东方清头沉思。绛月心高气做,可能让她心情变化的事有千万件,但是今早起床时她的心情一直都好好的啊!

  “喂!她知道小蝶的事吗?”姚苍鹰认为女人一向最在意这种事。

  “小蝶的事?”  东方清蹙起了眉头。他从没想到这点,他只有在拒绝时提过对小蝶的感情!而昨晚他却没有向她说明白。

  她好傻!东方清突然笑了起来。他以为只要他愿意留下,聪明如她就会了解的,可是他太了解绛月的联想力了。

  他要回去抱着她狠狠的亲她,报复她居然把他看得这么卑鄙!

  姚苍鹰望着东方清狂奔着回苏州城,得意洋洋的缓缓踱回去。比起东方清的迫不急待。

  “你以为我要的只是一夜春宵,你以为我是占人便宜的恶汉,你以为我会被你……”

  “你……不再爱她?”绛月颤抖的问。

  “不。”东方清回答的爽快。

  “不再想她。”

  “我可得考虑一下。”她什么时候才要转身看他呢?

  “那就算了,你还是走吧!”

  东方清被她的话气得七窍生烟。哪有这种女人!

  “那我走罗!”他轻声威胁她。

  许久后都没有声音再响起,绛月以为他就像来时一样,无声的离开了。

  这人怎么这么没诚意,说走就走?她连忙转过身,却一头撞进一堵温暖的胸膛。

  “你没错?”

  “在没有讨回公道之前,我绝对不走。”东方清忍住吻她的欲望,要把话先说清楚。

  绛月看着他气黑的脸和垂下的嘴角,知道他生气了,连忙移开线。“好,你要什么,我赔你就是了。”

  这么干脆?她心里到底有没有他呵!“你这个女人!如果你嫁不出去,我一点不怕。”

  “你!”他再也受不了了,紧紧的搂住她,吞噬她的红唇。

  ☆☆☆

  “你怎么会回来的?”

  “不爱你会和你同床吗?我挂牌这些年来,有多少人想要一亲芳泽我都没让他们越雷池一步,就是因为我在等一个爱我的男人啊!”

  “那么说……你是爱我的?”他已经委屈太多次了,这次他想试试做大爷的感觉。

  “爱。”绛月实在不知道他还想要什么。“可是,我的身分可以进你的家门吗?”

  “可以。”东方清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来找你之前,我和姨娘谈过了。我现在才知道你是佟家庄的大小姐。”

  “所以呢?”佟家庄的名声真的这么大吗?都已经被灭了近十年,竟然还有人记得。

  “佟家庄的庄主可是我爹的大恩人,我爹老挂念着他,至今还常为了佟家庄的惨事而欷吁不已呢!”如果爹知道他要娶的是佟庄主的女儿,高兴都来不及了,哪会在意绛月的出身。更何况她是情非得已才会落入风尘的。

  绛月知道这事自然开心不已。“可是你不是两年没回家了吗?怎么会知道你爹的情况?一定是你胡扯的。”

  “我不回家,可是苍鹰可老往我家跑呢!”东方清顿了顿,“这下麻烦了,苍鹰要抓秦前辈和小缃,否则他一家都要被砍头。这该怎么办才好?”

  “是啊!小缃不知道去哪了。”

  “你还不知道吧?”东方清猜测。

  “知道什么?”

  “小缃是你的妹。”  他也是从苍鹰那边得来的消息。

  绛月傻了。“不会吧!”

  “不然你可以去问苍鹰,他现在应该还在大厅发火呢!”

  绛月迫不及待的往大厅奔去,而被忽略的东方清也只好叹着气跟在绛月后头。

  ☆☆☆

  “姚苍鹰,小缃真是我的?”绛月冲到姚苍鹰面前揪着他的衣领。

  “是啊!你这姐姐管教不周,可把我害惨了。”一提起这名字他就一肚子火。

  “她自己知道?”

  “是啊!如果你不信我说的,可以问姨娘。”

  “姨娘?”绛月不敢置信的看着莫兰花。

  “没错。”莫兰花点点头。“她自己承认!而且我也在她耳后找到了你说的胎记。”

  “可是她为什么不认我?你们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难怪她一直觉得和小缃很投缘,原来她们本就是姐妹。

  “她知道自己身负重罪,怕会连累到你,所以才不敢认你的。”莫兰花知道绛月很伤心,但这也实在是因为无奈啊!

  “你们没事就好了,我要走了。”姚苍鹰见东方清和绛月和好后,便急着离去。

  “你要去抓小缃?”绛月一脸怨恨的瞪着他。

  “别怪我。”姚苍鹰也只能这么说,然后就踏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

  “这要怎么办?”绛月心急不已。

  大家都沉默了。

  过了许久,莫兰花决定打破沉默,毕竟事情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解决的,而她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他们小俩口的事怎样了。“你们言归于好了?”

  不久前才声泪俱下的绛月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那就好。你什么时候要下聘?”她看向东方清。虽然这事一波三折,也折煞了她这老婆子,不过总算是拨云见日了。

  “越快越好。”东方清回答的简洁而坚定。虽然他们之间还有很多的问题,但他相信他对绛月的爱可以克服一切。

  “那好,不过我要看着你们拜堂才能安心。这样吧,我明天就让你们先完婚。嫁衣和其他的东西我早在八百年前就帮你准备好了,明天开始你就不再是花魁佟绛月了,知道吗?”莫兰花现在就开始觉得舍不得了。嫁女儿就是这种心情吗?

  ☆☆☆

  “绛月。”东方清在黑暗中轻唤。

  “啊!你怎么会来?”绛月在睡梦中被吵醒,一见是情郎到来,她马上起身环抱住他。

  “想死你了。姨娘真是的,居然不准我们同睡。”东方清满足的抱着她。

  “就一晚而已啊!”

  “可是我想你啊!”东方清的嘴已经开始不规矩的在绛月的颈间移动。

  “被姨娘知道的话会被骂的……”真是的,她连推开他的力气都没有。

  “骂就写,我不在乎。”浪子的不羁这时又跑了出来。

  “你以为苏州花魁是你说要就能要的吗?”她的手也不规矩的拉扯他的衣服。

  “没办法,花魁不偏不倚的落在我怀中,这个大礼我能不接受吗?”他忍不在冲动,直接扯破了她的衣服,然后占有的紧抱住她,享受完全拥有她的感觉。

  “好粗暴啊!”绛月娇喘连连。“可是我喜欢。爱我,快一点。”

  “遵命,娘子。”他再乐意不过了。如果可以,他要爱她一生一世——不,他永生永世都要做她的爱人。

  谁说花魁非得周旋于男人之间,谁说浪子非得放荡?现在就有一段传奇,说的是浪子为了这位旷世美人而停驻脚步,不再流浪了……

  《全书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