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染滟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染滟目录  下一页

染滟 第九章 作者:沈韦

  
  
  待在书斋的魏无极并没有水染滟来得好过,在水染滟离开后。他愤而挥掌将桌面上所有的帐册扫落地面。  

  “你居然敢跟我提出那样的要求!你居然敢!”差点他就不顾一切,拒绝将她嫁给  滕驭,甚至是打消将她嫁出府的决定,所幸理智及时将他拉回,否则先前所做的努力皆  会前功尽弃。  

  “你要嫁给滕驭,好个滕驭。”这下和滕驭结下的梁子更大了,他可以不在乎滕驭  娶不娶凤扬袖,但若是滕驭纳水染滟为妾,事情就又不一样了。  

  原先他和滕驭就不对盘,现下再加上水染滟要嫁给滕驭为妾,他相信往后和滕驭之  间的摩擦会更大,他俩永远不可能会化干戈为玉帛。  

  哼!要得到他的女人可是得付出不小的代价,他会让滕驭知晓这一点。  

  “该死的!该死的你!”紧握的拳头重重捶著桌面。  

  他还是觉得水染滟会提出要嫁给滕驭是存心要气他,不然聪慧如她,岂会在明知他  和滕驭的恩怨之下,还提出要嫁给滕驭的主意。  

  “你究竟有何不满?我都已顺了你的意放你高飞,你到底还有什么地方不满意?!  为什么要选择滕驭?”  

  不!其实真正不满的人是他!他仍是舍不得放手!依旧希冀能将她紧紧牵绊。  

  魏无极挫败地将脸埋入双掌间,一旦扯上感情,只会显得他的软弱,他愈来愈无能  了,竟然因她而犹豫不决,这样的人不该是他!不该是人人畏惧的魏无极!  

  “我被你下蛊了。”他苦笑地说。  

  “我要你离开,偏又离不开你。”唯有独处时,他方敢承认对她的感情。  

  “你永远不会知道,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你。”对她的爱是深厚到连他都惊惧的地步  ,以至于他才会要将她嫁出府。  

  思及她嫁给滕驭的画面,便让他痛苦得紧闭双眸。她就快要属于滕驭了,不再是属  于他的。不过这未尝不是件好事,她一属于滕驭,他就永远都不会产生夺回她的念头,  甚至连见她都不愿,这样便可以永保他不会再爱她,所有情爱又将深藏于万丈深渊中,  波澜不兴。  

  “这样的安排很好!很好。”他极力说服自己不去吃醋。  

  “自喻为手段光明正大的滕驭不可能会虐待你,你可以由我手中得到自由,而我则  可以获得宁静,这何尝不是件好事。”他得用嫁凤扬袖的心情来面对她的出嫁,这样他  就不会再觉得难受不已。  

  可是水染滟不是凤扬袖!他无法将她看成凤扬袖,他对凤扬袖无感情,但对她……  对她……唉!  

  “魏无极啊魏无极,你是怎么了?不过是个女人,再换就有了,何必那样在乎?”  他开始自我调侃。  

  “天下美女何其多,何必独钟水染滟?”是的,外头多得是女人等待他遴选,随便  也可以找出比染滟更好的女人,他实在不该再对她痴痴恋恋。  

  想想父亲拥有的下场!那是给他最好的见证,千万不能爱上女人,千万不能!否则  他将赔上一切。  

  他没忘自己许下的誓言,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在他命人将她带至西厢后,所有对她的情感都已上了封条,不能再开敞。  

  “染滟。”不过就两个字,却包含千万情爱。  

  “染滟……”隐藏狂烈情爱的双眸凝在案上那刻有他名讳的银环,是他亲手为她套  上,也是他亲手解下的。  

  在为她套上银环时,他以为此银环会伴随她直到生命终了,黄土掩面,然而事实却  不如他所预期。  

  “我不想解下银环……”套在她足踝上的银环,它的存在是那么自然又理所当然。  

  然而倘若她嫁给滕驭,让滕驭撞见她足踝上属于他的银环,肯定会气得火冒三丈。  

  换做是他,他定会想尽办法除去她足踝上的银环,也不让他的女人身上带有别的男  人的印记。  

  是的!他是自私的,他向来都自私得可以,因为他的权势,因为他的身世,使得他  视自私为理所当然,早就遗忘如何为他人著想,莫怪他和滕驭会彼此不顺眼,两人水火  不容。  

  “停止!”他猛然命令自己。  

  “不要去想她!”愈是想她,愈是会不愿将她嫁出魏府。  

  他既是无情的魏无极就该贯彻始终无情到底,岂能受小小的儿女之情所牵绊。  

  够了!  

  他要马上著手去办让她嫁入滕府的事,且绝不容许滕驭拒绝,她说的没错,他会有  办法教滕驭屈服的。  

  因为他是魏无极,无所不用其极的魏无极。  


  盘踞于京城的两头猛虎因为两个女人不得不相见,两人相约在不属于两人势力范围  的茶楼里。  

  旗鼓相当的两人见了而能不急著寒暄,事实上,如果可以让他们选择,他们宁可永  不与对方相见,不过因为情势所逼,他们唯有压下满腔的不满,与对方见面。  

  沉默的空间,两个相互打量的男人,敌对且一触即发的气氛,让包厢显得更为窄小  。  

  魏无极并不急著打破沉默,今日要娶凤扬袖的人是滕驭,不是他,他有耐性等滕驭  先开口。  

  本来滕驭也不打算先开口,可是久等之下,很显然的,魏无极是不可能打破沉默,  只好由他先开口了。  

  “魏公子,今日邀您来是想和您商量有关扬袖与在下的婚事。”没个场面话,滕驭  直接切入正题。  

  他和凤扬袖的婚事想获得魏无极的同意,看来得费一番工夫了。  

  “嗯!我略有耳闻。”魏无极啜了口香茗道,也不急著要滕驭连水染滟一块儿娶进  门。  

  “不知魏公子意下如何?”若非凤扬袖坚持要魏无极点头同意,否则他才不可能送  上门看魏无极的脸色,早早强硬地娶了凤扬袖。  

  “要我同意把凤表妹嫁给你,可以!不过我有一条件。”他的同意附有但书。  

  “请讲。”果然!滕驭早知魏无极会存心刁难他,就不知对方会开出啥条件。  

  “我要你迎娶凤表妹时,也娶水染滟为妾。”轻松自若说出他的条件来。  

  “你说什么?!”滕驭不敢置信地瞪著他,放眼京城谁人不知水染滟是魏无极的女  人,有魏无极在的地方定有水染滟的身影,虽然近来水染滟不再陪伴在魏无极身边,可  她仍旧是魏无极的女人,他不认为魏无极会肯将自己的女人嫁给他当小妾。  

  “我要你娶水染滟为妾。”魏无极清楚地重复道。  

  “她是你的女人。”滕驭凝著脸提醒他。  

  “不再是了。”相较于滕驭的冷凝,他显得轻松多了。  

  “我不打算娶除了扬袖以外的女人。”凤扬袖是他的唯一。  

  “要娶凤扬袖就得娶水染滟,不然你一个也娶不著。”魏无极摆明了是在威胁他。  

  “你以为我非要取得你的同意才行吗?”滕驭恼了。  

  “你非得这么做不可,没有我的同意,凤扬袖她是不会嫁给你的。”关于这点,他  十分笃定。  

  滕驭愈见他,愈觉得碍眼,再想及凤扬袖曾倾心于他,更觉魏无极浑身上下没有一  点是值得让人喜欢的,他真弄不清楚凤扬袖是喜欢上他哪一点。  

  可是魏无极该死的说得对极了,没有他的同意,凤扬袖的确是不肯嫁给他,但要他  娶水染滟又属强人所难,他对水染滟仅有的印象是,她是魏无极的女人,除此之外,并  无其他。  

  “把水染滟嫁给我,你到底有啥目的?”这是滕驭唯一能想到的,魏无极应是对他  怀有某种目的,不然以外界的传言看来,魏无极是不可能轻易把他的女人出让。  

  “没有其他目的,你可以放心,我只是要把她嫁出魏府。”倘若他对滕驭怀有目的  ,压根儿不会派自己的女人上场,使弄美人计,滕驭未免太小看他了。  

  “我不信你。”滕驭太了解他的对手,什么人都可以相信,就魏无极不能信。  

  “不管你信不信,一句话,娶或不娶?”他把决定权给予滕驭,一副假如滕驭不答  应,他亦没任何损失的模样。  

  “我不会娶水染滟。”要他娶个不要的女人作啥用?况且,他不以为凤扬袖会容得  下水染滟。  

  “很好!那你也不用娶凤扬袖,婚事可以停止筹办了。”  

  “魏无极!你到底要怎样?”滕驭气极怒瞪著他。他是非娶凤扬袖不可,到最后,  若真没办法,不管魏无极同不同意,他都会押著凤扬袖成亲。  

  “很简单,我要你娶水染滟。”  

  “如果你不要她,可以把她嫁给其他人,犯不著推到我身上。”水染滟的确是个难  得一见的大美人,但不合他胃口,凤扬袖才是真正适合他的女人。  

  “她不要别人,指定要你。”魏无极一副他也没办法的模样,教人见著,为之气结  。  

  “她要我?!”天老爷!竟然是水染滟亲自挑上他的?!真不晓得魏无极心底是怎  么想的,换作是他,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定会想出法子来。  

  而魏无极竟同意将水染滟嫁给他,他想,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定会有后续发展。  这旧恨添上新仇,肯定会让魏无极更加积极地打击他。  

  “是的!”想到水染滟指明要滕驭,魏无极的心仍不免揪痛了下。  

  “因为她指定要我,所以你刚好逮著机会能以凤扬袖威胁我?”可恶!他最讨厌被  人威胁,尤其此威胁来自魏无极,更是让他深恶痛绝。  

  “可以这么说。”他不在乎滕驭是怎么想他的。  

  “请回去告诉水染滟,滕某无福消受美人恩,请她另择良婿。”他还是不愿享齐人  之福,拒绝了。  

  “很好,待会儿我会派人到府上将凤表妹接回。”  

  “魏无极,你不要欺人太甚!”听闻魏无极要带走凤扬袖,滕驭马上翻脸。  

  “你可以选择不被我欺。”反正他是不可能会让步。  

  滕驭强作镇定,不断深呼吸,内心正在天人交战,要他娶一个对她毫无情感的女人  回府,不只是对他和凤扬袖,对水染滟也是不公平。  

  “你不怕她在滕府过得不开心?”滕驭反问,企图激起他少许的情感。  

  “她的开心与否与我无关。”魏无极似不在乎地冷冷道。  

  “滕府不会有人欢迎她,因为你。”滕驭给予最后警告,不怕让他知晓水染滟嫁入  滕府所会遭受的待遇,没有人会热情相待,她所拥有的唯有冷落。  

  “无所谓,路是她自己选择的。”魏无极仍是一派不在乎。  

  实际上,他已顺著滕驭的话去猜想水染滟的未来肯定会十分难过,连仆佣都会瞧不  起她。  

  为何她宁可选择这样的生活,也不愿接受他的安排?难道嫁给陈老板会比嫁给滕驭  差?  

  他不懂!著实不懂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我不接受你的威胁。”滕驭坚持立场。  

  “既然如此,我想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魏无极起身。  

  “我也不会让你把扬袖带走。”凤扬袖只能待在他身边,他不许她再回到有魏无极  的地方。  

  “我们可以试试看。”魏无极扬唇微笑,与滕驭杠上了。  

  “很好!滕某恭候大驾。”滕驭双臂环胸,无所畏惧,他若是怕了魏无极他就不叫  滕驭。  

  两人眸光于半空中交会,激起强烈的火花,互不退让。  

  他们避开与对方正面冲突已太久,该是好好会会对方的时候了。  

  

  魏总管甫听闻水染滟将嫁予滕驭时,整个人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待他将得来的消息  融会贯通后,马上到西厢找水染滟问清楚这件事。  

  “我听人说你要嫁给滕驭,到底有无这一回事?”魏总管看著她那没啥表情的侧面  问。  

  唉!事情怎会变成这样?!原以为少爷只会不断地避开她,避开两人的感情,结果  却没想到她竟然要嫁给少爷的敌人。  

  唉!他愈来愈不懂他们两人在想些什么。  

  “是的。”她坦白承认。  

  “你怎会要嫁给滕驭?你明知道他是少爷的敌人不是吗?”先是凤扬袖要嫁给滕驭  ,现下又是水染滟,这滕驭是上辈子积了啥福德,得以坐享两位娇艳的美人儿。  

  “他要我嫁,我不过是顺从他的意思。”她自认已够温驯听话了。  

  “是少爷要你嫁给滕驭的?”可能吗?少爷是爱她的,怎可能将她拱手让与滕驭。  

  “他是要我嫁,可滕驭是我所选择的。”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魏总管怎会相信是  魏无极要她嫁出魏府?莫非魏总管不晓得魏无极根本就不在乎她吗?  

  “他要你嫁,你就选择滕驭?!”魏总管愈想愈是头痛。  

  水染滟轻轻领首。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魏总管忍不住大声斥责,要知道,她若嫁给滕驭,少爷虽  答应了,可心底是不会原谅她的决定,他会连同憎恶滕驭的分一同憎恨她的。  

  “我只是想让他永远记得我。”她凄然道,再也不隐瞒对魏无极存有的情感,再过  不久,她便要离开魏府了,让从小看她到大的魏总管知晓她心属魏无极并无关系,她已  没空修补破碎的尊严。她不贪心的,求的不过是让魏无极永远都记得世间上有她这号人  物存在。  

  “啊?!”原来如此,魏总管似乎可以理解她的做法。  

  “事情就这么简单。”她耸耸肩,强做坚强地笑著,可她的笑容中却带有深层的悲  痛。  

  “你这是何苦呢?”魏总管不禁摇头感叹。  

  “呵!您这倒是问倒我了。”是啊!她何苦呢?为了魏无极的不爱她,她狠狠地折  磨自己的心,连同他留下的伤痕,一齐敞下永难抹灭的悲伤。  

  她想,她这辈子都会活在痛苦中,幸福二字一直是与她无缘,她再也不敢厚颜冀求  。  

  “其实少爷他是爱你的。”魏总管不忍见他们将来两地相思,任由相思将两人的心  魂磨碎,于是将实情告之。  

  “他……爱我?!不!这是不可能的。”她摇头否决了魏总管的话。认为魏总管是  想安慰她,他的好意,她心领了。  

  “是真的!当初你受伤时,他不许任何人靠近你,是我亲眼看见,他紧紧将你搂住  ,深怕神鬼将你带走。”魏总管激动地陈述所看见的事实。  

  “不……”她很想相信魏总管的话,可理智却告诉她,她没那么幸运,幸福的事是  不可能会降临在她身上。  

  “我看见少爷为了你的伤势伤心垂泪,那时大夫都断定你没救了,最后是雷老爷听  闻此事,特地派文神医过来医治你,你才有办法存活下来。”他永远无法忘怀看见少爷  落泪那一幕,少爷是那样痛苦、那样无助,他看在眼底,却没有办法帮助少爷抚平悲痛  ,只能无能地守在一旁。  

  他……因她落泪?!会吗?这是真的吗?空寂的心房登时燃起希望的火花,或许,  她可以相信,魏无极并不如想像中对她来得无情,或许他对她亦是有情。  

  “既然如此,为何他还要我离开?”她的双手雀跃地颤抖著,如果真是爱她,他该  是守在她身边,不是吗?  

  “跟在少爷身边那么多年,你还不明白他吗?”魏总管反问。  

  什么意思?她是真的不懂。  

  “少爷因有老爷这个前车之鉴,你想他敢放胆去爱吗?你是个身边唯一的女人,怎  会不懂他。”她是少爷的唯一,如果她真嫁给滕驭,此后,再也没有女人能取代她在少  爷心中的地位,再也没有女人能近得了少爷的身。  

  她是唯一能将少爷自过去的阴影中释放的人。不!合该说,他俩是互为对方的慰藉  ,除了彼此之外,再没其他人能取代对方的地位。  

  “我……”他真是爱她的?!她太高兴了,她欢喜的泪珠就要夺眶而出。  

  “少爷他放弃对你的爱,难道你也要放弃对他的爱吗?”他是无法说服少爷真正面  对水染滟的爱意,可他可以鼓励水染滟去追寻,追到了,表示他再也不用担心他们俩。  

  “不!我爱他!我不想放弃。”她失去的够多了,她不想再失去唯一的爱,就算只  有一线希望,她也要努力去追求。  

  “这就对了,我不想再见你们俩相互折磨对方,要知道,你提出要嫁给滕驭的主意  ,可是伤足少爷的心,也会加深他对滕驭的恨。”魏总管赞同地领首。  

  “我和他总是不断的伤害对方。”  

  “在你们伤害对方时,同时也伤到自己,没有一方会好过。”  

  旁观的他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虽然不过是名仆佣,可对少爷是忠心耿耿,心底早  将他们俩当做是自家的孩子看待,希望他们能获得幸福。  

  “嗯!”魏总管说的没错,在她下决定要嫁给滕驭时,她的心是狠狠地揪拧著,她  痛恨由自己口中说出来的话,偏又不得不说。  

  见她想通了,魏总管欣慰地点头笑了。  

  “我不要嫁给滕驭了。”是的!她带给自己和他的痛苦够多了,该是让彼此自地狱  中解脱的时候了。  

  “很好。”在魏总管心底,她和魏无极才是最相配的一对金童玉女。  

  “不管无极会不会娶我,我都会留在他身边,直到生命终了的那一天到来。”她要  实现她的承诺,她不在乎他娶不娶她,真的不在乎,她要的只是守在他身边。当她睁开  双眼醒来时,第一眼所看到的永远都是他;当她转身时,所见到的是他的身影永远伴随  在身侧。  

  除此之外,其他的,她皆不再贪心强求。  

  “嗯!”魏总管不断地点著头,他知道,或许魏无极不会娶她,可是她的地位自是  与魏无极的妻无异,她依然是他唯一及最终的女人。  

  “无极他应当不会拒绝我是吧?”她轻声的问,心底仍是害怕会被他所拒绝。  

  “不会的,他是爱你的。”魏总管是在给她信心,其实他也不是太笃定,毕竟少爷  的脾气是令人难以捉摸,他可以因为太爱她而放她走,谁晓得他会不会又因太爱她而拒  绝她。  

  “是的!他是爱我的,而我也爱他,我要有信心。”满腔重生的爱意会给予她无比  的勇气。  

  魏总管笑著帮她打气,心底则不断地祈祷著,少爷能正视自己的心情,莫再拒绝该  得的爱。  

  既然当初老天爷没夺走水染滟的性命,自是有它的道理在,应是不会再让这段感情  以悲剧收场。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