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染滟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染滟目录  下一页

染滟 第七章 作者:沈韦

  
  
  沉重的眼睑吃力地睁开,眼中所见尽是陌生的摆饰,她在哪儿?水染滟无声地问著自己。  

  她困惑地摆动僵硬的颈项,昏迷前所发生的事,再次席卷回脑际,她受了伤,居然  会没死,连她自个儿都感到意外不已,对于刀剑刨过肌肤时产生的巨痛,恐怕穷其一生  也无法忘怀。  

  房门咿呀小心地打开了,小蝶捧著一盆热水走来。  

  “啊!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见水染滟清醒过来,小蝶笑开了脸。这回水染滟受  伤,魏总管特别吩咐她过来照顾水染滟,她心底对魏总管的安排十分愿意,因为她想报  答水染滟,因为有水染滟,才使得她没有被驱离魏府。  

  是小蝶!水染滟认出她来,可喉咙干得很,令她说不出话来。  

  “你昏迷了好几日,实在是教人好担心。”小蝶边说边拧著毛巾,准备为她拭净脸  庞。  

  她昏迷多日?莫怪醒来后会顿觉全身使不上力来,连话都说不出口。  

  “我想你只要好好休养,不必多久就会没事了。”小蝶笑著轻轻地擦拭她的嫩颊。  

  “少……少爷……他……没事吧?”醒来后,最教她担心的仍是他的安危,她使尽  全身气力,忍住喉头的巨疼,为的不过是询问他的消息。  

  “啊?他……没事,少爷他人很好。”小蝶一愣,转过头将手巾放回水盆,不太敢  面对水染滟。  

  她无法告知水染滟她已被少爷逐出房,只能暂且留在西厢,许多魏府的仆人甚至私  下揣测,要不了多久待水染滟伤势好转后,即会被编派到佣人房,无法再享受特权,毕  竟她受了那么重的伤,身上不免留下难看的疤痕,试问少爷怎还会要已不完美的她呢!  

  他没事,太好了。水染滟放心地吐了口气,她承认会救他为的不是冠冕堂皇的忠心  护主,而是她爱上他了!  

  是的!她爱他!在她无惧迎向刀锋剑影时,她已明白知晓她的心是悬系在他身上,  她是无法再逃避爱他的事实。  

  “这……里是哪里?”再看向四方环境,依然陌生得紧,令她不得不哑声问。  

  “是……”小蝶说不出口。  

  水染滟纳闷地看著小蝶,不明白小蝶何以吞吞吐吐。  

  “是西厢。”自觉承受不住水染滟的凝视,小蝶终于把事实吐露出,可她的眼仍是  不敢看向她,低垂著回避。  

  西厢?她人在西厢?为什么?  

  一连串的为什么一古脑儿地涌进脑海中,她还是弄不清楚自己会睡到西厢来的理由  ,她应该是待在魏无极的房里不是吗?  

  魏无极应该不会让她离开的不是吗?不是吗?  

  “为……为什么?”为何她人会在西厢?她疑惑地问著。  

  “……”小蝶不知如何说才不会伤了她,于是选择了沉默。  

  “是……他下的命令?”粗哑的声音里有著难办的受伤。  

  小蝶轻轻地点著头。  

  小蝶的点头动作使水染滟一怔,是魏无极要她来住西厢的!是啊!倘若没有他的命  令,在魏府谁敢擅做主张?  

  她不再自欺欺人了!魏无极不要她!他不再需要她永远留在他身边,她该为此高兴  的,不是吗?  

  为何她会感觉到心碎了?!心不该碎的!她根本不该交心于他!早在父亲不要她之  时,她就立誓往后不再对人怀抱著情感,是她笨!是她傻!愚蠢地交了心,活该要接受  践踏的下场。  

  魏无极并没有爱她的义务!  

  “呵!”她扬唇露出凄然的笑容。  

  “你别难过,或许事情并非你所想的那般,等你伤势好了之后,少爷就会再接你回  房的。”她可怜的笑声激起小蝶怜惜的安慰。  

  水染滟有自知之明地摇首。  

  “少爷应是想你受了伤,无法服侍他,所以想让你好好养伤,才会让你搬来西厢的  。”小蝶替魏无极找借口,没胆告诉她,已有别的侍女去服侍少爷了。  

  “谢谢你,小蝶。”  

  “啊?”小蝶又是一愣,不明了她谢从何来。  

  “我会接受事实的。”水染滟轻道,嘴角始终挂著笑意,其实她犯不著感到难过的  ,不用服侍魏无极,她的日子会过得更加轻松自在,犯不著每日陪他同进同出,眼底只  容得下他的身影,也该是她像个平常人好好过日子的时候了。  

  “你……不是的!我口拙,不太会说话,可是你要相信我,你会回到少爷房里的。  ”小蝶慌得双手拚命挥动著。  

  “我……知道他并不在乎。”他不在乎她!不在乎她爱不爱他!不在乎她是否为他  受了伤。  

  一切的一切,全都不在他该关心的范围内,与他相处久了,她怎可能没自觉?!  

  “在乎的!他在乎的!”小蝶大声地喊著。  

  “你……不用再想办法安慰我了,我不会有事的。”她将小蝶的话解释成好心的安  慰。  

  “不是的!我觉得少爷他是真的在乎你,不然他不会在你受伤时,整日守著你,不  让任何人靠近。”小蝶没忘当时魏无极是将自己和水染滟关在房里,除了魏总管尚可守  在房外,其余人等根本无法靠近一步。  

  “啊?”他守著她?!他真的亲自守著她?这是真的吗?小蝶没有欺骗她?她的心  冷不防的被这话给刺了下,这是否表示,他并不像表面上来得不在乎?  

  她可不可以以为,他是在乎她,不愿她死去?  

  她可怜兮兮的期盼,事情背后的真相会是她所想要的。  

  “这件事魏府所有的人都知道,你要相信我!”小蝶点著头加强语气。  

  小小的希望开始萌芽,喜悦悄然爬上心房。  

  “只是我不明白何以在文大夫救了你之后,少爷却让人把你搬到西厢来。”这实在  是教人想不透。  

  既然他在乎她,为何要远离她?  

  “小……小蝶,在我到西厢后,他可曾来过?”她想知道,他是否曾来过,是否曾  再关心她的伤势。  

  小蝶歉然地摇摇头,她也以为少爷会出现,可是她左等右等,等了又等,盼了又盼  ,少爷好像是完全忘记有水染滟这号人物,压根儿没问起她的伤势过,唯有魏总管天天  过来探望水染滟。  

  “他……没来。”失望浇灭了希望的小萌芽,喜悦之情顿时跌至谷底。呵!究竟她  在痴心妄想什么来著?她想求什么?  

  严厉的责问不断回荡于脑际,要她认清事实,不要再自我欺骗。  

  “你别难过,我想……我想或许……或许少爷今儿个听见你醒来,就会过来看你了  。”  

  “他不会来的。”她清楚他的个性。  

  “不会的!”小蝶急著给予她更多信心。  

  “我累了……”她凄然地闭上眼,她怕!怕再不将眼睑合上,眼瞳会泄漏出更多不  能泄漏的秘密。  

  “可……”小蝶还想再说,但见她一脸疲惫,也就不再坚持,乖乖的闭上嘴巴。  

  “你好好休息,我去吩咐厨房准备粥品,等你醒来后可以吃。”小蝶垂头丧气地再  看了她一眼,随即端著水盆走出去。  

  水染滟迳自沉浸在她的思绪当中,想著她和魏无极之间,就当她是尽了侍女的责任  ,不顾自身安危保护了他;就当是偿还当年魏无极买下她,使她不至于流落花街的恩情  。  

  她无须感到伤心,无需感到忧伤,一切皆出自于她的自愿,并没人逼迫她!  

  “是的!是我自愿的,与他无关。”她轻道,拚命地说服自己不要再去想不属于自  己的感情。  

  上天注定她合该一生无情无爱,无论她再怎么强求也是求不来的,不如遵照上天的  旨意去走吧!  

  “为何……为何……要让我活下来?”哀凄悲伤之情由她的口  

  中释出。  

  倘若她死了,今日就不必再面对这些难堪、令她悲伤的事,难道是上天认为她所受  的折磨还不够?还是她前世犯下太多错事,以至于今生要受此责罚吗?  

  如果是这样,那么她乞求老天爷能慈悲地放过她,尽早将她坎坷的一生收回,她情  愿……情愿生生世生当个幽魂于阴间飘飘荡荡,也不愿再往人间走上一遭。  

  

  “少爷,刚才小蝶来通报,染滟清醒了。”甫接到水染滟清醒的消息,魏总管立刻  呈报魏无极。  

  “嗯。”魏无极仅是随意哼了哼,没有询问详情的意思。  

  “少爷,您不打算去看她吗?”如果可以,魏总管希望可以说动少爷去探望染滟,  据他所知,自染滟搬至西厢后,少爷就不曾涉足西厢了,他猜想,染滟醒来后,定会很  想见少爷,他说什么也要帮染滟。  

  “魏总管,你管得太多了。”他不耐地瞥了魏总管一眼,示意魏总管闭嘴。  

  “可是少爷,染滟她现下一定非常想见您,您就不能念在她是为您受伤的分上而去  看她吗?”魏总管冒著被责骂的风险劝道。  

  “身为一名卑下的婢女,为我受伤也是应该的,没将她遣回佣人房,对她而言,已  是施予恩泽,你以为我还会有探望她的义务吗?”没有主子会为名小仆佣嘘寒问暖,他  更是不可能。  

  想起代替她的婢女,他的脸益发黑沈,无论她怎么服侍都无法顺从他的心意,只会  不断发现她的笨拙罢了,或许他该将她换下,再换上另一名侍女。  

  因魏无极的回答,魏总管替水染滟感到寒心,幸好不是水染滟亲耳听见少爷的回答  ,不然她肯定会很难过。  

  “少爷,难道您不能念在她服侍您多年,去看看她吗?即使只有一下子也好。”  

  “我不会去的,我还有许多比她更重要的事等我去处理。”她跟在他身边真的是很  久了,久到他已习惯了有她的存在,相对的,在将她驱离后,不仅夜里难以入眠,连白  天出外办事时都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此项认知加深了远离水染滟的决心,若不能在此时慢慢适应没有她的日子,再与她  同进同出,将来他定会更无法调适过来,所以他得漠视种种的不习惯。  

  “少爷……”在魏总管的想法中,应是没有事会比水染滟更为重要了。  

  “你是没有其他事可以忙,才来烦我吗?”魏无极被他纠缠得显露出不悦,他字字  句句无一不带水染滟,好似深怕他会把水染滟给遗忘掉般。  

  可恶!他受够了无时无刻到处都充满她的影子,可不可以留给他清静的一角?  

  “我……”魏总管委屈地看著他,老人家的想法很简单,不过就是想看两个彼此属  意对方的男女能共结连理。  

  “下去吧!”魏无极摆明了不想再见他,也不想再听到有关水染滟的消息。  

  “少爷,为何你不肯对自己好一点?”魏总管悲伤地看著他,明明是唾手可得的幸  福,少爷又何必硬是往外推呢?莫非少爷不想尝到幸福的滋味?  

  “我对自己够好了。”冷冷的瞪著魏总管,不以为自己有亏待过自己。  

  想他魏无极名满京城的原因不就是无所不用其极,为了自身的利益,可以负尽天下  人,又怎会不善待自己?!  

  “不!不!你该对自己仁慈点。”魏总管不断地摇首否认,少爷所受的折磨够多了  ,何苦又硬生生用荆棘包裹住心房。  

  “出去!”  

  “少爷……”魏总管犹想留下劝他。  

  “我说出去!”他怒极的再次命令,如果魏总管再不识相,他会很乐意把魏总管逐  出魏府。  

  “……是。”知晓是没办法再说服他,魏总管只好颓丧离开。  

  魏总管离去后,终留给魏无极一方安静。本该专心致力于事业上,但脑子却不受控  制飘到水染滟身上。  

  她……醒了!终于……不可否认,心中垂放的大石因她的清醒而消散,为了不到西  厢去探望她,他花费了惊人的自制力,不断地说服自己,强迫自己,不踏入西厢一步,  倘若他的自制力不足,他所做的努力会前功尽弃,会落得再也离不开她的下场。  

  “不!我不容许我变成那样。”他没有软弱的时候,他得无时无刻都是冷酷、无情  的。  

  母亲的不贞、父亲的懦弱不停地在他脑海中上演著,众人的私语、嘲笑亦不断地在  他耳边回荡著。  

  悲剧一次就已足够,没必要有两次悲剧,他不会让自己成为悲剧人物!决不!  

  “我不会去看你。”他咬著牙坚决说道。  

  微风吹拂进寂寞的书斋,吹扬起桌面上的书册,篇篇翻飞的书页像是一声声的叹息  。  

  他知道将她留在魏府不是远离她的好办法,既然他已决定要远离她,就得想出个万  全的方法,让自己往后想见她也见不著是最好的。  

  魏无极抿著薄情的唇思考著。  

  跟著他十余年,她也该婚配了……该是把她嫁出魏府的时候了。  

  将她嫁人的念头一钻进脑海里便根深柢固,再也无人能动摇。  

  他会找到适合她的人迎娶她。  

  有了彻底与她隔绝的方法后,他的心头顿时轻松不少,不必再担心会落得和父亲相  同的下场,不再担心时时刻刻忧烦她的身影又会不顾他的命令,钻进他的骨子、心房里  。  

  

  刺杀魏无极的卓霸那帮人,在未接受官爷审判时,率先面对了如恶鬼般的魏无极。  

  他们在被魏无极废去手腕,进了大牢后,并没有好过到哪儿去,许是看守的狱卒畏  于魏无极的权威,又或是想讨好魏无极,闲  

  来无事便整著卓霸那群人玩,所给予的饭菜比猪食还不如。  

  在不见天日的大牢里遭受折磨数日,卓霸一行人哪还有霸气可言,简直就像是鼠辈  般缩在角落,恳求狱卒突然善心大发善待他们。  

  接受卓霸重金礼聘的江湖人士个个埋怨不已,早知如此,他们就安安分分的当他们  的江湖人士,别扯进暗杀事件来,今日也不会落得如此不堪的下场,不知大老爷会如何  判他们,他们会有步出大牢的一天吗?  

  外头突来的骚动惊醒了牢内一双双混沌不明的眼瞳,他们眼巴巴地望著外头,问著  自己,是不是有人来救他们了?  

  来人的身影映入眼帘,他们随即便知大势已去!  

  “看来他们适应得挺好的。”魏无极鹰眸扫过牢房内的人。  

  “是!是!魏公子,他们这群低下的粗人到哪儿都会适应得很好。”巴结他的小官  不断地哈腰鞠躬,深怕会惹得魏无极不悦。  

  早在这群人犯被押入大牢时,他就特别命令狱卒别善待他们,所得到的结果是一个  个面黄肌瘦,除去已遭废掉的手腕,是没啥多大的改变,莫怪魏无极会不高兴。  

  “你们有没有好好的‘照顾’他们?!”转过身,小官大声地叱骂狱卒。  

  “回禀大人,小的是遵照您的话去做,谁知他们这群人是皮粗肉厚,根本起不了多  大的作用。”可怜且无辜的狱卒解释著。  

  “哼!定是你们偷懒,还敢狡辩。”小官听不进任何解释,把过失全盘推给狱卒。  

  觉得他们非常嘈杂的魏无极抬手一挥,命令他们安静。  

  “是!是!”小官赶忙听从命令,乖乖闭上嘴巴,退至一旁,狱卒见状跟著闭上嘴  。  

  “卓霸,是你花费重金要杀我?”魏无极毫不困难地找到站在一角,对他散发出强  烈恨意的卓霸来。  

  卓霸是消瘦了不少,全身脏兮兮的,但仍可看出他没受到多大的折磨,依旧活得好  好的。  

  “哼!那天没杀了你,是我最大的失误。”卓霸恨恨道,都怪他没想过魏无极可能  会武功,不然他就会聘请更多高手来取魏无极的项上人头。  

  “那的确是你今生的最大失误,你没能杀了我,就只能等我杀你了。”魏无极以十  分惋惜的口吻道。  

  “呸!不过我倒也杀了你的女人。呵!本来我是不想对付她的,谁要她有眼无珠跟  了你,算她活该倒楣,等到了阴曹地府,向阎王爷告状,也只能在你的罪状上更添一笔  。”卓霸扬著阴森的笑容,得意不已,杀了魏无极的女人也算是给魏无极一个教训。  

  “我倒也没忘你的刀是砍在她身上。”魏无极阴沉沉凝望著犹不知死活的卓霸,凡  是伤过水染滟的人,他一个都没忘,牢牢地记在心坎上。  

  “哈!没错,就是老子!原先我还想等杀了你之后把她抢过来,好好恣意享受一番  ,等我腻了、倦了,再赏给手下,没想到她会替你死去。”卓霸无惧地吐露出原先卑鄙  的计划。  

  “你不配碰她!”该死!卓霸居然曾妄想动水染滟!阴寒的光芒由他的眸中辐射出  。  

  “配不配由不得你来说!如果你死了,她能不乖乖躺在我身下,当我的妓女吗?”  千不该万不该就是魏无极没死,使得他不能做出彻底羞辱魏无极的事来,可惜啊!  

  魏无极双目陡然涌上凶狠的杀意。  

  “呃……”一旁的小官发现了,全身发寒,不知该说什么话来阻止魏无极,他深怕  魏无极会突然下令大开杀戒,这样他对上头及对老百姓都不好交代。  

  狱卒见状,则是不动声色地退了几步,拉开和魏无极的距离,他们可不想遭池鱼之  殃。  

  “卓霸——你别再说了。”和卓霸关在一块儿,熟于探知他人情绪的江湖人士赶忙  跳出来阻止。  

  他们已经被卓霸害惨了,可不想再莫名其妙被害得更加凄惨。  

  “怕什么别说到杀人,魏无极这狗娘养的不知杀过几千几百,就算我人在他手上也  不会怕他!”卓霸粗里粗气的不理会旁人阻止。  

  “你倒是知道死在我手中的人不少。”究竟有多久没人死在他手中了?他好像很久  没亲自动手了。  

  “哼!我当然知道,我大哥卓雄便是死在你手中!这些可恶的狗官非但不办你,居  然还抓我来,这世间还有无天理!”卓霸不满地大声嚷嚷。  

  他的嚷叫让小官的脸颊时青时白,虽然卓霸所言是事实,不过他佯装没听见,没这  回事发生,保住了小小的尊严。  

  “你是要为卓雄报仇?”就他所知,卓雄、卓霸兄弟的品行没比他好到哪儿去,在  自个儿的家乡还不是仗势欺人、鱼肉乡民,这种人还好意思指责他,有趣!真是太有趣  了!  

  “没错!我要替我大哥报仇!”卓霸说得慷慨激昂,恨不得剥他的皮、啃他的骨、  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好个伟大的兄弟之情。”魏无极扬唇淡笑讽刺。  

  “怎么?你有意见吗?”卓霸仍旧霸气得紧,没去想他现下可是无反击能力的阶下  囚。  

  “卓霸!”其他人快被他气死了,他们真的会被卓霸给害死!  

  “魏公子,我们和他无关……我们只是拿钱办事,对您……对您没有任何其他意思  ,希望您能了解。”为了求得一线生机,以再谦卑不过的态度说著。  

  “你们干么那么怕他?他能对我怎样!”卓霸看不过他们卑下的态度,气得大吼。  

  “是啊!我的确是不能对你怎样。”  

  “听到了没!他也承认了。”真不晓得他们在怕什么!  

  “陈大人,你似乎让犯人太好过了些。”魏无极以淡漠的口吻对小官提了下。  

  “是!是!我一定会改进!一定。”小官闻言又开始鞠躬哈腰,承诺改进,该死的  卓霸!害他被魏无极点到,等下他非让卓霸好看不可。  

  大牢内的人除了卓霸以外,全都倒抽口气,完了!他们真的会被卓霸给连累了。  

  “什……什么?!姓魏的狗娘养的,你在叽叽喳喳说什么来著?别尽是说些我听不  懂的话!我呸!”卓霸嚣张依旧。  

  “你啊!别以为出身名门,其实不过是个杂种。你那下贱的娘偷人才生下你。我呸  !一个狗杂种哪值得敬重……”卓霸吐了口口  

  水,嘴巴仍不饶人继续叨述魏无极的身世。  

  所有人的脸于一刹间惨白,没人能忽略由魏无极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窒人杀气。  

  小官当场被吓得几乎想遁逃,可是职责所在,令他无法逃脱,只好顶著破碎的胆子  留下。  

  “怎么!被我说中了无话可说了,是吧?!”卓霸瞧见魏无极无言反驳而得意洋洋  。  

  和卓霸关在一起的江湖人士无声退开,没人敢和卓霸站得太近。  

  “你的女人也下贱!她活该死去!省得污了大爷我的眼。”骂完魏无极和他的母亲  还不够,继续唾骂水染滟。  

  “她没死。”  

  “啥?你说啥?”卓霸一愣,谁没死?水染滟?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会没死?!  他明明看见她腹背中了刀剑,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是不可能会存活下来的。  

  没有多余的时间让卓霸道出满腹的疑问,魏无极一个弹指,卓霸于大牢内应声而倒  ,再也无法碎嘴。  

  “喝?!”魏无极的动作之快,吓坏了所有人,江湖人士的反应是又往后一跳,瞪  著死去的卓霸,没人敢再开口。  

  “啊!”小官被吓坏了。他都还没审问卓霸,结果人就被魏无极给杀了,怎么办?  他该怎么办?  

  小官慌得不知如何是好,要他让人抓起魏无极也不可能,只好又装作没看见了。  

  “没有我的允许,连阎王都没胆收她。”望著卓霸的尸首,魏无极悠悠地说。  

  “陈大人,他的尸首端看你如何处理了。”偏头看向不住发抖的小官。  

  “是……是。”小官抖得全身都快散了。  

  “至于他们……”冷凝的眼瞳再次扫向牢房内的人。  

  被点名的江湖人士吓出一身冷汗,有预感自己也不会有啥好下场。  

  “是……魏公子请说。”  

  “留著也没用了。”一句话判下所有人死刑。  

  “不!不!我不想死!魏公子!求求您开恩!”有人听闻到已被判下死刑,急著大  呼。  

  但没有人理会,魏无极连看都懒得看便离开了,小官赶忙送他离去,嘴巴不停承诺  会处死一干人等。  

  登时大牢内充满哀鸣、悲凄与求饶声,怪只怪他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伤了最不  该伤的人,这下,再也没人能救得了他们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