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染滟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染滟目录  下一页

染滟 第五章 作者:沈韦

  
  
  魏无极忙将水染滟抱回属于他们的院落,他小心翼翼把水染滟放在床铺上,神色凝重地望著她那雪白无色的脸庞。  

  清明的脑子因她突来的昏厥而显得纷乱无章,从未有事件能跳脱他的掌控,可她却  轻而易举地办到了。她令他紧张得丢下手边事物,眼瞳中、脑海里,尽是她昏厥时的影  像……这不是个好现象!  

  思及至此,魏无极的脸色益加败坏。  

  “既然醒了,何不张开眼。”抿著唇,冷著脸,对著虽醒了犹躺在床上装晕的人儿  道。  

  虽然她的昏厥令他一时之间慌了手脚,可他的知觉仍是敏锐的,当她清醒时,他就  已然察觉到,她根本无法欺瞒他。  

  既已被拆穿,就没伪装下去的必要,水染滟虚软地睁开双眸,本以为她对所有事物  皆能无动于衷,其实不然,魏总管的离去扯动了她的心,使她激动得昏了过去,她无法  令自己不去在乎,往事历历在目,尽是魏总管对她的好,她迫切地希望魏总管能留下,  却没信心说服魏无极。  

  他会愿意留下魏总管吗?会不会在她昏迷时,魏总管人黯然离开了魏府?  

  “魏总管人呢?”  

  “他还在魏府里。”知道她担忧何事,魏无极沉着脸道。  

  “你不会让魏总管离开吧?”她紧抓著他的手问。魏总管之于她就像是亲人一样亲  ,或许她可以做到对生父、生母毫无任何情感,可是对魏总管她就是没有办法!她无法  狠下心冷著血不去理会魏总管。  

  她焦急的脸庞浮现出乞求,魏无极瞥向紧抓著他的发冷小手,更多的恳求由冰冷的  手心传递给他。  

  “你不希望他离开?”他的语调略扬。  

  “……是的!我不想让他离开。”沉默了一会儿,她咬著下唇瓣点头承认,在魏府  她是寂寞的。不!该说不论在何处她都是寂寞的,一生中,所能倚靠的人屈指可数,如  果可以,她希望魏总管能永远留在她看得到的地方,这样她会安心些,也较有安全感。  

  “你是在请求我?”魏无极敛眉一扬。  

  “是的!请您别让他离开,我……我……”她慌乱地想解释对魏总管的感觉,却口  拙说不出个所以然,是太久没表现出对人的情感。  

  “这是你头一次求我。”其实就算她没开口,他也是会让魏总管留下,她的昏厥带  给他太大的震撼,无法再去想像若真将魏总管驱离,她会有怎样的反应,所以他让魏总  管以及其他人一道留下。  

  他的心为此决定怒喝叹息,明知不该,他还是如是下了决定——因为她!  

  “我求你。”是的!这是她头一回恳求他,且急切地冀望他能答应她的请求。  

  “我让他们都留下了。”魏无极无奈地闭上眼,复又睁开。  

  “谢谢你!谢谢。”闻言,水染滟简直不敢相信双耳所听见的,他真的让魏总管和  其他人留下?他竟然会答应她的请求?她开心得不知所措,无法以更多的话表达她的感  谢。  

  “不用谢我,我是看他们尚有用处,不然我是不会将废物留下的。”他补充道。  

  不管他怎么说,水染滟仍开心不已,轻启朱唇微笑,瑰丽的血色因她的喜悦慢慢浮  上脸庞,平添艳色。  

  “等会儿大夫会过来看你。”瞧见她回复艳光四射的模样,魏无极忍下吻她的冲动  ,冷著声粗鲁地缩回被她紧握的手掌,指示她好好躺著休息。  

  “嗯!”  

  见她没其他异样,确定她不会再莫名所以昏倒后,魏无极起身离去,不想再见她娇  弱的模样。  

  “等等。”水染滟及时忆起凤扬袖可能的去处,唤住他正欲离去的步伐。  

  “还有事?”以为她尚有其他要求,他微皱著眉头,不能再给她太多特例,否则后  果会不堪设想,他可不愿让女人轻易影响他的决定,今日已是例外,不能再有相同的事  件发生。  

  “是关于表姑娘的去处。”发现他的不耐,她小心地敛住笑颜。  

  “哦?你知道她人哪儿去?”其实魏无极并不是很在意凤扬袖人哪儿去,毕竟他对  凤扬袖未存有感情,她爱上哪儿是她的事,与他无关,不过基于她目前是来投靠他,才  使得他不得不关照她一下。  

  “我想她可能到滕府去了。”  

  “滕府?她到滕府去做什么?这倒是很有趣。”一听到滕府二字,他的双眸马上危  险地半眯起来,像是蓄势侍发的野兽,准备扑向敌人。  

  “表姑娘由旁人口中得知你和滕驭的恩怨,我猜她可能是为了讨得你欢心,想到滕  府去做些什么事吧……女孩儿的心思最容易遭人看穿,尤其是活泼、对人不设防的凤扬  袖。”  

  “随她去吧!”简单一句话,表示他不愿多管。  

  “难道你不想把表姑娘接回来?”她不以为让凤扬袖待在滕府是件好事,倘若对方  知晓凤扬袖的身分,恐怕不会善待凤扬袖。  

  “何需我派人接她回来?当她想回来时自会回来。”魏无极打的主意是让凤扬袖到  滕府去搅和闹闹也好,谅滕驭也没胆杀了凤扬袖。  

  “可是……”水染滟仍觉不妥。  

  “你有意见?”他专注地看著她问,她不会又想改变他的决定吧?  

  “不!奴婢不敢。”她摇摇头,吞下想说的事。是啊!她是什么身分,凭什么多话  ,能让魏总管留下是她幸运,况且,她和凤扬袖不熟识,凤扬袖会遇人啥事,连他这个  做表哥的人都不在乎了,她何必急呼呼想替人出头。  

  不该啊!原本冷漠的个性中出现愈来愈多怪异的情绪,倘若她再不好好掌控,恐怕  将会变成自己全然不认识的水染滟。  

  是的!她是水染滟,冷漠无情的水染滟,不能再有所改变!不能!  

  “很好!”她的顺从令魏无极满意地颔首。这才是他所要的女人!太多话的女人毫  无拥有的价值。  

  处理完水染滟的事后,魏无极信步离开,前去处置魏总管和守卫们的事,因为他们  虽不用被驱离魏府,可仍是要接受惩罚,以做效尤,避免日后有人再犯。  

  他离开后,水染滟独自一人躺在床人,孤独寂寞笼罩在心头。  

  “我不会感到寂寞、孤独……”她喃喃自语。  

  “我一直都是一个人,早已习惯……”话是这么讲,可脑海中却不断浮现出父亲要  卖掉她的画面。  

  “就算身边没有人陪伴,我依然可以活得很好……”不知为何,她突然多愁善感起  来。  

  这是最不该有的情绪,她该满足现下的生活,什么都不匮乏,除了听从魏无极的命  令外,没人能干涉得了她,这样的生活,她还能有什么不满?  

  可是……可是她就是莫名所以地觉得心灵空虚,心底有股欲望想强求本就不属于她  的东西。  

  究竟她要的是什么?她也不晓得!唯一知晓的是不论她追求得多么辛苦,她永远都  得不到。  

  “就算身旁有人陪伴,我……”仍旧是寂寞的。  

  接下来的话,她无法说出口,因为那是残酷的事实!  

  空洞的眼瞳望著天花板,一颗心茫茫然,不知该依向何处,没有一个地方是愿意让  她停泊的,她只能不停地飘飘荡荡,直到终了。  

  “呵!”蓦然,她自嘲地笑了。  

  没有人该为她的寂寞孤独而负责,没有人!尤其是魏无极,他是她的主人,没必要  关心她寂寞与否,他所要做的是要求她让他满足,其余杂事,皆不在他的关心范围之内  。  

  呵!像她这类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哪够资格和人谈论寂寞不寂寞?该想的是如何讨  好主子啊!  

  “我会尽我所能做到最好。”这句话如同咒语紧紧缚住她的心。  

  不管魏无极的身影多么冷酷,他的心多么排拒她,他们的距离多么遥远,她都会做  到最好,绝不会让他有所不满。  

  

  为了代兄复仇,为卓家讨回公道,卓霸广集结武林人士,准备入京刺杀魏无极。  

  就他调查的结果,魏无极乃一名普通商贾,或许他在京城里势力大过天,可是没啥  自保能力,除去长年跟在他身边的两名贴身侍卫,魏无极犹如俎上肉,谅他插翅也难飞  。  

  至于他身边的女人,他亦没大意放过,调查得清清楚楚,不过是名低贱的女人,竟  然害得兄长为她丢了性命,他已下令,不许旁人伤著水染滟那个贱女人,他要把她抓来  好生玩弄,再赏给其他人,让她自此之后,过著生不如死的生活,后悔不应害死他大哥  。  

  嘿!嘿!他实在是快等不及见著魏无极惨死在他面前,以及水染滟饱受欺凌的景况  。  

  他曾在远处观察过魏无极和水染滟多回,且已部署好只等下手。撇开魏无极不谈,  光瞧水染滟那美样,便足以叫他心痒难耐,莫怪大哥也会看上她,没有男人会不要她的  。  

  呵!过不久她就会属于他了,任他把玩也不敢有怨言,他会“好好”对她补偿大哥  所失去的。  

  为了刺杀魏无极,他们一行人在魏无极每日必经之处埋伏,任魏无极也不会猜想到  他们会选在热闹的市集人上下杀手。哼!他手边聚集了这么多江湖人士,就不信取不了  魏无极的狗命。  

  卓霸藏身于阁楼中,饱含恨意的双瞳死命地留意底下的动静,他的人手已伪装成贩  夫走卒,就待魏无极出现。  

  远远的,他瞧见了魏无极专属的轿子出现在街尾,他快意地朝身边的人打个手势,  要他们见机行动。  

  所有人接到他的命令,意会地以眼神传递讯息,藏在身上的刀剑已然备妥,随时可  以出鞘。  

  华丽的轿子稳稳的出现,所有人的眼角余光皆胶著在上头。  

  如同往常,市集喧哗热闹,像是没人特别留意轿人的人,可在轿子经过贩售猪肉的  摊贩前,忽然闻得众人大喝,猪肉贩拿著宰杀猪只的屠刀狠狠劈向轿子,便听轿夫惨叫  一声,立即倒地身亡。  

  突来的血腥,吓得其他不相干的人人尖叫连连,奔相逃跑,惊恐自身会惨遭池鱼之  殃。  

  轿夫死了,轿子顿失平衡,坠落在地。  

  尾随于后的守卫见状马上扬剑与敌人对峙。  

  “有人特地要来刺杀。”面对此等阵仗,魏无极冷静得可以,大掌犹搂著水染滟纤  细的腰肢,为的是稳住她的身子,不让她因失去平衡跌出轿外。  

  水染滟抬首看了他一眼,并不觉得害怕,跟在他身边多年,这已非头一回遇人暗杀  事件,前几回两人皆能平安无事全身而退,她相信,这回应也不例外,就算不幸死于刀  剑之下,合该是命中注定,害怕并于事无补。  

  “你不怕?”他笑问怀中的人儿,她也是冷静的,不像其他女人会吓得全身发抖。  

  “没啥好怕的。”  

  话方说完,魏无极的大掌疾速揽过她的螓首躲过刺进轿内的长剑。  

  “这样你还不怕?”差点她的头就被刺出个窟窿来。  

  她摇摇头,事情发生得太过快速,让她尚不及体会恐惧。  

  “杀了魏无极!”  

  “杀了他!”  

  “拿下他的首级!”  

  外头的杀手大声地喊叫著,更多的刀剑砍向轿内。  

  “轿内非久留之地。”魏无极一笑,拥著她快速离开轿内,再继续留在里头,恐怕  会被刺成蜂窝。看来这回的对手挺棘手的,才会让两名贴身护卫招架不住。  

  “出来了!”  

  “魏无极总算爬出来了!”  

  “快!”  

  魏无极搂著水染滟一出现,立刻引来更多叫喝,每个人将目标放在他们身上,留下  几人对付两名难缠的守卫。  

  “拿剑来!”在阁楼上的卓霸见魏无极出现,心下一喜,拿过手下递来的长剑,冲  下楼,加入砍杀魏无极的行列。  

  “这次来的不再是群酒囊饭袋。”拥著她,闪避过一柄发亮的长剑,仍旧以轻松自  在的态度对她道。  

  水染滟也看出对方来势汹汹,心下开始有些焦急,要快速击退这群要钱不要命的杀  手,得费上好长一段时间,希望已有人跑去报官。  

  “小心。”眼角瞥见有把大刀朝著他的头侧砍下,水染滟惊叫。  

  魏无极感受到刀锋来临,偏头闪过,顺势夺下来人手中的大刀,反砍向来人。  

  “啊!”砍杀魏无极的大汉痛叫一声,随即倒地不起。  

  “喝?!姓魏的会功夫!”瞧见魏无极拿刀的架式,即知他不是不懂武艺的商贾。  

  “可恶!杀了他!给我杀了他!”见己方死伤愈来愈多,卓霸怒得大喝。该死的!  竟然没人知晓魏无极懂得武艺!  

  “杀了他!快杀了他!”生怕官府的人接获通报已赶来,大伙儿更是加快刺杀魏无  极的速度,不让他有从虎口逃生的机会。  

  跟著魏无极左躲右闪,一片片的红在她眼前渲染开来,触目惊心,水染滟急喘著,  眼瞳慌乱地看著这一切。这是她头一次见到杀戮场面,从前的暗杀活动皆犯不著魏无极  出手,都由两名守卫解决,没想到今日竟然会让她活生生撞见这一幕,才晓得原来她也  会有害怕的时候。  

  是的!她怕!且是非常、非常的害怕!她怕,怕不长眼的大刀、长剑会无情地刺穿  他。  

  她不愿他受伤!不管他做过多少错事,害过多少人,她还是不希望他受到半点伤害  。  

  “哼!”魏无极冷著脸将一名大汉踢翻,握在手中的刀面尽是鲜红的血液。  

  “你们这群饭桶,快点给我杀了他!”卓霸眼见魏无极如地狱来的恶鬼愈砍愈猛,  眼瞳中写满了血腥,吓得打了个寒颤,忍著害怕,大声下达命令。  

  他真怕自己会死在魏无极手中!实在是太恐怖了,他从没见过那样充满邪气的双瞳  ,丝毫不把杀戮血腥看在眼内!  

  “是!”  

  “他就是主使者?”魏无极冷冷一笑,带著水染滟一路杀到卓霸身边,既然想杀他  ,他会让对方先尝尝死在他手上的滋味。  

  随著鲜血溅上衣衫,将雪白的衣衫挑点成点点红梅,水染滟已惊惧得说不出话来,  阵阵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令她作呕,无须多久,她脸色已惨白得毫无血色,如果可以,  她情愿自己能昏厥了事,不愿再见任何血腥杀戮。  

  “挡住他!别让他过来。”魏无极的逼近,使卓霸吓破了胆,扯开喉咙嚷叫。  

  “挡著他!挡著他!”更多人挡在卓霸面前,不让魏无极有伤到卓霸的机会。  

  可惜虽人多势众,对魏无极的攻击仍几乎无法招架,只能阵阵败退,勉强抵挡。  

  “杀了那个女人!”卓霸突然发现魏无极仍带著水染滟,心下大喜。  

  众人一接获新的指示,果真马上改砍往不懂武艺的水染滟。  

  “该死!”为了保护水染滟,魏无极让自己全身门户大开,无暇自保。  

  “哈!哈!哈!”太好了!事情果真如他所料发展,卓霸得意地仰天大笑。  

  无情的刀剑阴狠劈下,水染滟惊得倒抽口气,无助地倚赖魏无极的保护。不该是这  样的,他贵为主子,她不过是名卑贱的奴婢,他不该花费力气保护她,他该是让著自己  的。“无极,你……”她急著要魏无极别管她。  

  “哈!哈!哈!魏无极,你的死期到了!”卓霸要的就是趁魏无极全心全意保护水  染滟时,那么他就有机会取得魏无极的项上人头了。  

  闪著寒光的大刀用力朝魏无极的背脊狠狠挥下。  

  “不!”水染滟惊叫一声,不知是从哪儿得来的力量,让她得以用力推开魏无极,  将自己暴露于致命的刀剑之下,无所屏障。  

  她的推离,让魏无极无法再替她抵挡刀剑的攻击,卓霸要砍向魏无极的刀锋猛的砍  中她……登时,血花飞扬,霎时白衫已染成红衫,轻盈的衣袖随著沉重的娇躯翩落。  

  没有遗憾,没有怨言,没有尖叫,她睁著一双明眸倒下,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眼  瞳犹是搜寻他的身影,直到确定他没受伤后,才放心合上眼睫,陷入阴沈的黑暗中。  

  她的推离、她的中刀、她的殒落,看在魏无极眼底恍如放缓了速度,不停地在脑子  里映现翻搅。  

  他面无表情地看著她倒下、合上眼,没有任何动作,没有冲人前去抱住她,没有仰  天长啸,没有惊骇到不知所措,他沉稳冷静得像是没事发生过一般,握著沾有鲜血大刀  的手仍旧是镇定无误的。  

  “大家上!”卓霸见魏无极面无表情立于一旁,立刻改变刀锋,改砍向他。  

  其他人跟随著卓霸的脚步,扬著带有水染滟鲜血的刀剑砍向魏无极。  

  微风吹来,带有令人窒息的血腥味,其中,也含带著水染滟的鲜血,魏无极静立,  散落的发丝随风飘扬。  

  好不容易摆脱缠身敌人的两名守卫,震惊地发现水染滟已受伤倒地,一时间,他们  不知该帮魏无极退敌;抑或是带著水染滟离开,赶忙为她找大夫医治伤口。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抉择,水染滟伤得极重,若不把握时间救她,她极可能会  死去,但……能留下魏无极吗?如果他们留下魏无极,届时死的人可能会是魏无极。  

  两相权衡之下,又见敌人毫不留情砍向主子,他们选择了保护魏无极,主子可是不  能有半点损伤,他们赶忙加入魏无极,一起应敌。  

  刀锋、剑锋整齐划一砍下,魏无极眼也不眨一下,快速出刀,回击。  

  “杀……”卓霸话尚未说完,握刀的大掌立刻被削下。  

  “啊……我的手!我的手!”卓霸痛得捧著右腕痛叫。  

  “怎么回事?”其余人亦没看清楚,只见白光一闪,所有人的右掌都被削下。  

  “啊!”顿时,痛叫声、哀鸣声此起彼落,再也没有人能拿刀砍向魏无极了。  

  而官府的捕快也在此时赶到,他们瞪目结舌看著现场的一片凌乱,好可怕!到处都  是血,再听闻躺在地上的男子们的哀嚎,真是惨不忍睹。  

  “他们一个都不许死!我要他们活著见我。”森冷的声音传来,捕快们不禁打了个  寒颤。  

  “是。”捕快答应他的要求,没人敢不从。  

  守卫们见敌人已解决,想抱起倒在地上的水染滟,光瞧不断由她身上淌出的血,即  知想救活她是不可能的事了。  

  “不许动她。”不知何时,魏无极人飘立于他们身前,抢先一步抱起水染滟。  

  “主子,她……”守卫怕她的血会染上他的衣衫,想出声阻止,可是看他的脸色,  便知此时不是他们多话的时候,赶忙识相闭上嘴。  

  “她不会有事的,没有我的命令,她不敢死。”抱起水染滟,他趋步回魏府。  

  尽管怀中的人儿身躯冰冷,鼻息微弱,几乎让他感觉不到她的气息,可是他可以确  定她没死,也不敢死!  

  她的生死都需经他的同意,没有他的应允,决不容许她擅做主张离他而去。  

  “谁给你胆子那么做的?!”抱著水染滟,他痛恨地咬著牙问。  

  她居然敢推开他为他挡去刀剑,她的胆子是愈来愈大,没他的命令,她竟然敢擅自  行动。  

  该死!  

  一名守卫机灵地连忙去请大夫,另一守卫则跟在魏无极身后,以防又有敌人躲在暗  处伺机偷袭。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