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染滟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染滟目录  下一页

染滟 第三章 作者:沈韦

  
  
  宁静的魏府突然来了魏无极的远房表妹,前来投靠他。多了  凤扬袖的加入,仍然没热闹到哪儿去,府中的仆佣照往常一样,安静地做著自己分  内的事,没给予失怙失恃的凤扬袖过多的关怀,却也没忽略凤扬袖房中所需,照样有侍  女服侍她,只是侍女也是个安静的丫头罢了。  

  凡是待在魏府的仆佣皆知想要长久留下,所要具备的第一要件不是手脚伶俐,不是  聪明过人,而是要时时刻刻保持沉默,对于府中的一切事皆要佯装没看见、没听见,千  万别过问主人的私事,如此一来,便能长久留下来。  

  所以在不该说话的时候,他们不会傻得多话,自找麻烦,免得被魏总管驱离魏府。  

  “你知道我表哥人哪儿去了吗?”活泼的凤扬袖百般无聊地问著被派伺候她的侍女  小蝶。  

  “少爷没说,奴婢不知。”小蝶摇摇头,身为婢女的她哪有资格过问主人的去向,  不过就算她知道,也没胆告诉凤扬袖,她可不想招来主人及总管的怒火。  

  “是吗?”凤扬袖咬著红唇,偏头想了想,看著小蝶沉静的小脸,令她觉得益加无  趣。  

  本以为到魏府便可以见到日思夜念的表哥,没想到迎接她的是总管呆板的脸孔,使  得她连跟表哥哭诉父母俱殁的悲恸都没机会。  

  唉!好想念俊伟的表哥,打从她小时候见过表哥一面之后,对他的爱慕之情便油然  而生,总是幻想著能嫁予他为妻,她一直认为自己终有一日能成为他的妻,不知他心里  是怎么想她的?她十分好奇。  

  唉!唉!表哥人不在府中,使她益加想念去世的爹娘,甫想起父母,立刻让她红了  眼眶,泪珠儿在眼眶中打转,随时会宣泄淌下。  

  “是的!表姑娘。”  

  “我问你,我表哥他是不是带著水染滟一道儿出门?”赶忙命令自己不再去想念父  母,不许再沉浸在悲伤当中。她再度将话题转到最教她关心的表哥身上,以免在侍女面  前可怜兮兮地淌下泪水来,丢足颜面。在家乡,她就听闻过表哥宠爱著一名侍女,无论  到何处,总会带著她,她想知道这传言是否属实。  

  “……是!”小蝶沉默了会儿,心想,这事儿是人尽皆知,说出来应不会有事才对  ,方放心告知。  

  “表哥他有过独自出门的时候吗?”她轻问。想探知水染滟在表哥心中的分量如何  ,而她有无机会打败水染滟抢得表哥的心。  

  “没有。”小蝶老实地摇头,打从她入府后,就不曾见过少爷和水染滟分开。  

  “表哥他是否很喜欢水染滟?”小蝶的答案让她的心登时凉了半截,同样也让她更  加想看看水染滟长得是啥模样,得以让表哥总是和她共进共退。  

  “这……奴婢不太清楚。”小蝶迟疑了会儿,少爷老是和水染滟亲亲密密地搂在一  块儿、纠纠缠缠处于一室,说少爷不喜欢水染滟嘛,也不像;可若说少爷喜欢水染滟,  为何两人的表情不是甜甜  

  蜜蜜?就是这一点让她无法确定。  

  瞧小蝶犹豫的模样,凤扬袖心中已有了底。总之表哥对水染滟绝不会是厌恶就是了  。  

  娇俏的脸蛋严肃地沉静下来,想著她和表哥以及水染滟三个人,表哥应当是有点喜  欢水染滟,否则不会和水染滟维持长久的关系,可她呢?表哥可有一丁点儿喜欢她?  

  表哥明知她今日会到,为何不愿待在家中等她?是外头生意正忙吗?还是不愿见她  ?  

  她的心为此惴惴不安,害怕自己在魏无极心里是不受欢迎的人物,她不想惹得表哥  不悦,真的不想。  

  “好了!我知道了。”小蝶的寡言让凤扬袖无法再探得更多消息,既然小蝶不肯说  ,那么只好由她亲自去发掘事实。  

  “表小姐,总管要小的前来通知你,少爷已回府!”一名男仆匆匆在凤扬袖的房外  敲门扬声禀告。  

  “表哥回来了!”凤扬袖欢喜地自椅子上跳起,提起裙摆急急跑到前厅。  

  小蝶见状则紧跟在她身后跑步,唉!由凤扬袖的举止看来,即知她跟了位活泼好动  的女主子,可以想见接下来的日子不会轻松到哪儿去。  

  快步奔至前厅便见魏无极背对著她的俊伟身影,她喜得惊叫:“表哥!”  

  她气喘吁吁,模样娇态可掬正揣想著魏无极回首见她刹那间的表情,会是啥来著?  喜悦?欢迎?怜惜?  

  “表妹。”然而魏无极并未顺遂凤扬袖的心,他淡漠无任何表情地看著她,教人看  不出他究竟是否欢迎凤扬袖的依亲投靠。  

  登时,凤扬袖的心凉下半截,喜悦的红晕当场褪下,换上惨白。  

  “表哥,你不喜欢我来吗?”如果表哥的回答是不欢迎,那么她会马上离开,绝不  给他增添麻烦。  

  “没的事,是表妹多心了。”  

  “嗯!”虽然魏无极的答案差强人意,但至少,凤扬袖知道自己可以留在魏府,魏  无极并未厌烦她的投靠。  

  黯淡的眸光流转之余,无可避免扫过立于魏无极身边的艳丽女子,她立即明白对方  的身分。  

  水染滟既美且冷,站在表哥身旁,并未让人察觉出两人身分上的差异,由于拥有相  同的气质,反而会让人觉得他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能介入他俩之间吗?凤扬袖怀疑  不已。  

  “表姑娘。”水染滟察觉凤扬袖的目光放在自己身上,礼貌却略显冷淡地向她问候  。  

  “嗨。”鲜少遇上个性清冷的人,倒是让凤扬袖于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内心则不  住地想著表哥和水染滟亲密的景况……这就是表哥喜欢的女子?  

  水染滟是纯然的女人,不是她这个小姑娘所能及上的。她的自信心在见著水染滟后  ,受损不少。  

  “如果表妹屋内有其他欠缺,可以告诉魏总管,他会打点好一切。”凤扬袖对他而  言并无喜爱不喜爱,她失了父母,没其他亲戚可投靠,特地上京来投靠他,他自是会收  留,直到她出嫁为止。  

  “好的!谢谢表哥。”纵然心底存有千言万语,可当著众人的面,凤扬袖没能说出  口,想等待好时机,刺探一下,或许表哥不如她所想的来得无情。  

  “表妹长途跋涉,想必也累了,不如先下去休息,待开饭时分,侍女自会叫醒表妹  。”他不容拒绝地要凤扬袖退下休息。  

  “表哥!”她不肯!等了好久,终于让她见著表哥,为何表哥不肯关心她?连个安  慰也不愿给,著实令她伤心不已。  

  “表妹还有事?”魏无极扬眉,讶异于魏府内还人敢反抗他的决定。  

  “是的!其实我并不觉得累,不需要回房去休息。”凤扬袖大著胆道,挑战他的权  威。  

  魏无极沉默地看著她良久,看出她的坚持,方不再强迫她回房休息。  

  “表妹既然不觉得累,不如逛一下魏府,好熟悉环境。”  

  “谢谢表哥。”凤扬袖误以为魏无极要亲自跟她介绍魏府,开心地绽放娇靥。  

  “让侍女带你到处逛逛。”而魏无极的意思是让她的贴身侍女负责就好,犯不著由  他亲自出马,揽下这无聊的事。  

  啊?凤扬袖惊讶地抬头,瞪目望著魏无极,不是表哥要带她去?  

  “你好好跟表姑娘介绍一下魏府。”魏无极下巴略略一扬,命令站在凤扬袖身边的  侍女。  

  “是!”小蝶屈膝一福。  

  “等等!表哥,可否将您的侍女也借给我?”凤扬袖大胆要求,她想要和水染滟单  独相处,探查水染滟对表哥有何感觉。  

  魏无极看了眼水染滟,再看向凤扬袖,考虑著是否要让她俩私下见面,而凤扬袖指  明要水染滟的原因,他那双鹰隼般的眼瞳看得清清楚楚,凤扬袖的爱慕根本是无所遁形  。  

  “你陪陪表姑娘。”他冷然吩咐水染滟。  

  “是。”水染滟晓得魏无极肯放她和凤扬袖独处,约莫是想利用她,好让凤扬袖对  他死心。  

  “谢谢表哥。”目的总算达成,在提出要求时,凤扬袖本以为魏无极会拒绝,没想  到他竟会答应,这让她除了松口气外,也令她感到震惊,这得来不易的机会,她得好好  把握。  

  “表姑娘,请随我来。”  

  “嗯!”凤扬袖跟上她的步伐,身后则紧跟著小蝶。  

  魏无极相信凤扬袖不会伤害水染滟,也相信没有他,水染滟亦非是能任人欺凌的小  可怜,便放心让她们去逛府中的花园、院落,他则将注意力移转至下笔的生意上头。  

  来到百花齐放、美不胜收的花园,凤扬袖并未认真去欣赏,对于水染滟的介绍她亦  没听进去。  

  “我有话想问你。”她开门见山,不喜拐弯抹角。  

  “表姑娘,请问。”水染滟停下无意义的介绍,对她的直接未感到丝毫惊讶,该说  早在她意料之中,凤扬袖看来不是个藏得住话的人。  

  “你是不是喜欢表哥?”她大剌剌切入正题。  

  站在一旁无关紧要的小蝶倒是慌得不知该如何是好,想阻止表姑娘的问话,却又无  能为力。  

  “奴婢喜欢少爷与否,似乎与表姑娘无关,请恕奴婢不作回答。”水染滟淡淡地回  绝。  

  “你的意思是你喜欢表哥?”凤扬袖将她的拒答解释为喜爱,娇俏的脸蛋紧张追问  。  

  “表姑娘误会了,奴婢并无此意。”她以清雅的嗓音淡然地解释。  

  “是吗?据我所知,你待在表哥身边已长达十年,若非喜欢,怎可能会待上那么久  ?”  

  话才落下,水染滟原本炽艳的脸庞瞬间黯沈,她不说二话,立即掉头离去。  

  “你怎么可以离开?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凤扬袖瞪大眼见著她离去的身影,急急  喊道。  

  “表姑娘!请你别……别再强留她。”小蝶快手拉住凤扬袖,深怕凤扬袖会一时冲  动冲上前拉住水染滟。  

  “她怎能一言不发就离开?她的举止言行逾越了婢女的本分。”凤扬袖顿时觉得水  染滟先前自称奴婢刺耳不已。  

  “她……在魏府,她只需听命于少爷,其他人是无法命令她的。”为了不使凤扬袖  惹出麻烦来,小蝶不得不事先说明。  

  “什么!表哥给予她这样大的权力?”原以为水染滟只是名婢女,实则不然,莫怪  水染滟胆敢目中无人。  

  “是……是的!”小蝶颔首。  

  “原来表哥是那样喜爱她。”她有些难过,这样比较起来,她在魏无极心中的地位  自是远比不上水染滟。  

  “嗯!表姑娘,你也别太在意她的态度,她天性如此,不喜与人交谈。”像她来魏  府工作多年,从不曾与水染滟交谈过,除了和少爷之外,她也没见过水染滟友善地对旁  人笑一笑或是闲话家常,倘若有天水染滟友善地和众人交谈,可是会吓坏所有人。  

  “我……很喜欢表哥,究竟该怎么做,才能让表哥正视我的存在?”凤扬袖要的不  多,只求能在魏无极的心房占上一丁点儿小位置。  

  “表姑娘……”眼看著凤扬袖那么难过,小蝶忍不住想安抚她,可是府里的事非她  所能插手,她是心有余力不足呀!  

  
  离开凤扬袖和小蝶的视线外后,水染滟原本沉稳的步伐慢慢开始变得急促,最后几  乎可说是奔回房内的,她冷汗直冒地用力关上门,整个人无力地倚在门扉上。  

  脑海中不断回荡的是凤扬袖尖刻的问题。  

  她喜欢上魏无极?!  

  不!不可能的!她怎可能会喜欢上他?会和他相系在一起全是命,非她所愿。  

  她没有喜欢上魏无极、她不会喜欢魏无极……是的!她没有那样傻。明明知道不可  能,还笨得将心赔上。放眼世间,没有她喜欢的人,她向来是孤单一人,只要爱自己即  已足够,且她的感情本就不丰沛,不必把少有的情感再浪费在不该的人身上。  

  她没有喜欢魏无极!她没有爱他!从来就没有过!没有!  

  她慌得开始喃喃自语,一句句的不喜欢似咒语般紧紧钳制住她的心。  

  魏无极于她不过是让她免于沦为青楼女子,她虽听命于他,可她的心没有!她依然  固执地保有一颗心,正如同他一般。  

  魏无极是无心之人,跟在他身边多年,她早看穿他的性子,就算是穷其一生,他都  不可能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更遑论是交心了!  

  她会好好守著仅属于她的心,绝不会让魏无极有将它撕裂的机会。  

  雪白的双掌微颤地抚著心房,是要确定它还在原处,没有随著不该的人飘飘荡荡。  

  虚弱的气息由她口中缓缓吐出,她坚强地撑住自己,不让自己有虚软倒下的机会。  

  突然房门被人由外向内推开,她整个人狼狈地往前仆倒,跌趴在地。  

  “你怎么会在房里?你不是该陪著扬袖吗?”魏无极诧异于她会在房里出现,却也  没伸手将她自地上扶起。  

  “我不想陪她,所以回房来。”她淡淡说道,忍著膝上的痛楚站起。都忘了她和他  同房,他随时会回房里来,她居然还可笑地跑回房,下回可得记得跑往他处。  

  “你不喜欢她?”他扬眉问,没错过她的冷淡表情,尽管是跌疼了她一身细皮嫩肉  ,她倒是秉持著一股傲气,没投入他怀中撒娇求怜。  

  “我对她谈不上喜不喜欢。”维持著相同的表情,柳眉甚至没抬一下。  

  “这倒是,你的个性是不可能会与人太过交好。”算她跟错了主子,本性已是如此  ,跟错了人,加深了她的淡漠,永远都无法让她有燃起热情的时候。  

  除非……黑瞳闪过一丝光芒,让她无所察觉。  

  她没有接话,因为他所言属实,无须反驳。  

  “过来!”  

  水染滟依言走过去,膝上的疼痛随著步伐蔓延,可她仍旧表情不变,企图不让他看  出端倪来。  

  在她离他尚有三步的距离时,魏无极健臂往前用力一搂,猛力将她带入怀中。  

  “你以为你瞒得过我吗?”不论是多细微的小事,她都瞒不过他锐利的双眼。  

  水染滟抑下口中的惊呼,他的话让她自他怀中抬首凝望著他。  

  是啊!怎会以为瞒得过他,就算现下是瞒过了,但,到了入浴裸裎相见时刻,终究  是暪不过。  

  “聪明如你,怎会做出教我轻易拆穿的傻事来?”他低低地笑著,笑她的傻气。  

  “我没想要瞒你,只是不觉得有说的必要。”她抿著唇。话一说完,她马上后悔不  已,何必要解释呢?随他怎么想皆与她无关,不是吗?  

  “是啊!所有事你都不觉得有向我诉说的必要。”在两人共有的记忆中,从没有她  向他诉苦这一幕,她总是清清淡淡过著日子,好似日子于她是毫无意义,她不过是顺著  本能去过。  

  有没有一天,她会像其他女人向她的情人撒娇诉苦,自动地投入他的怀抱?恐怕是  不可能了,那不像是她会做的事。  

  “我只是你买来的婢女。”她轻轻点明了两人的关系。自从跟了他之后,她的日子  不曾出现大苦大悲,倒是安稳得无可挑剔,只是……“你的确是我亲自买来的婢女,却  也是府中最难驯的婢女。”  

  如果她太过乖顺,他就没再留她在身边的必要了。  

  “你想我怎样做?”不论他提出的要求有多难达成,她都会努力做到,直到他满意  为止。  

  “我想?”他由鼻尖中发出笑气。他想怎么做,连他自己都不晓得,如何要求她?  

  “是的。”她定定看著他,等待他提出要求来。  

  魏无极扬唇魅笑,倾身以唇封住她的唇,炙热且狂放地吻著诱人的朱唇,大掌抚著  曼妙的身躯。  

  她的一切、一切都是属于他的,唯独她的心!她的心从未交托予他,她愈是不敢交  出的,愈是勾起让他想得到的欲望。  

  他要她在他怀中燃烧!要她在他怀中绽放出美丽的娇靥,听她吟唱出人间最悦耳的  仙乐……大掌迅速解开她的腰带,扔在地上,再栖上她的胸口,揉抚雪白的浑圆,在她  身上,点燃一处处小火苗。  

  狂漫的热力令水染滟双腿发软,整个人无力地倚在他的胸膛上,任他为所欲为。  

  每回她这摊死水遇上他总会成为狂沸的滚水,再也无法以冷漠的脸孔面对,仅能不  住地沸腾燃烧,直到涓滴不剩。  

  水染滟急喘著气,本是冷静无波的水曈弥漫上一层层浓厚的情欲,经过侵袭的朱唇  显得更加艳红,闪烁著诱人的光芒。  

  魏无极托抱起她那柔弱似无骨的娇躯,将她放在离他俩最近的桌面上,大掌顺著她  的足踝撩高裙摆,除去她右脚上的绣花鞋与袜,修长的手指轻拂著套在她脚踝上的银环  。  

  这只银环是他亲自为她套上的。在与她第一次云雨过后,他不只在她那柔嫩的肌肤  上宣誓所有,并用银环将她套住,命令她没他的允许不许取下。她听从了他的命令,从  没敢取下,是不敢也是不能,因为在这世间除了他之外,再也没人知晓取下银环的方法  。  

  “我喜欢你的身上带有我的标记。”不用看,即可知晓,雕工美丽精致的银环内侧  烙有他的名字。  

  柔细的小腿轻颤了下,他的话似带有魔力,温热的气息吐喃在她耳畔,使得她几乎  要不由自主轻吟出声。  

  她没忘!没忘右脚的银环是他亲手为她套上的,没忘他当时的命令,所以她连想取  下的念头都不敢有,只是每每趁他不在身旁凝望著精美的银环发呆,久而久之,足踝也  就习惯了有银环陪伴,这是否代表,她也习惯了日日夜夜以承受他的恩泽过活?  

  修长的指滑过她的小腿栖上大腿,精硕的身躯跟曼妙的娇躯贴得更紧更密了,他以  唇舌轻舔她那纤细的颈项,挑动她的情欲。  

  “啊——”水染滟再也承受不住他的挑逗、轻吟,整个身躯弓起颤抖了下,雪白的  双臂探出紧紧搂住他的颈项。  

  “叫我的名字。”魏无极继续撩拨她的身子,狡猾的唇舌改舔向她敏感的贝耳。  

  水染滟急喘了下,双臂将他拥得更紧,几乎要承受不住他所带来的热力。  

  “叫我的名字。”在魏无极要求的同时,给予了她更加甜蜜的折磨,手指不住地探  向她敏感之处,撩动她深沉的情欲。  

  “无极……无极……”水染滟承受不住欲情的狂烧蔓延,一声声意情难耐地唤著他  的名。  

  她的呼唤使魏无极一双带著魅惑的黑瞳更加深邃,情欲的光芒隐隐其中闪耀。  

  他拨开她的双腿,置身其间,让两具滚烫的身躯贴得更近,使如擂鼓般跳动的两颗  心一同跳跃紧靠。  

  “染滟,我要你这甜美的嘴儿除了我的名字外,不会再呼唤其他男人的名字。”他  低哑地笑著,深深地将欲望挺入,如同宣誓般,要她永远不能遗忘。  

  突来的侵入,让水染滟倒抽口气,但也很快适应他的存在,追上他的韵律,陪他一  起遨游于云端,共谱出灿烂的乐曲,扬起绚丽的火花,久久不坠。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