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染滟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染滟目录  下一页

染滟 第二章 作者:沈韦

  
  没一天的光景,卓雄已彻底由京城消失,再没人见过他。他的消失早在大家的意料之中,只是都没想到魏无极的动作会如此迅速。  

  而卓雄带来的大批木材则因再运回卓雄的家乡,会浪费大笔运费及人力,所以代为  管事的人在无计可施之下找上魏无极,将大批木材贱价卖予魏无极。  

  人人皆知卓雄的消失与魏无极脱不了干系,可没人敢报官,一来是无证据指称魏无  极为幕后黑手;二则是官府一向与魏无极交好。不!该说连官府都不敢得罪魏无极,魏  无极的势力之大可谓只手遮天。  

  魏无极的身世向来是城中人闲来无事最佳的消遣话题,他的父亲生前本就是城中富  商——魏震钦,他的母亲凤羽钗则是人人皆知的荡妇,据闻她同时周旋在三个男人之间  ,一为夫婿——魏震钦;  

  二为城中另一名富商雷宇鸣;三为朝中大官骆仕彬。  

  三个男人皆为凤羽钗所倾倒,没有一方忍心指责她的行为,其中雷宇鸣没有妻室,  骆仕彬已有妻室,可惜骆仕彬的妻室是素来忍气吞声的大家闺秀,对于夫婿外有情人一  事,向来是佯装不知,求的是让夫婿永远留在身边。城中的人对此景况莫不咋舌议论,  可惜丝毫影响不了当事的四人,凤羽钗依然我行我素。  

  后来凤羽钗怀有身孕,人人于暗中猜测她怀中的骨肉会是谁的,也等著看,倘若孩  子不是魏震钦的,他将会如何处置凤羽钗这名荡妇,孩子是生下来了,魏震钦并未如众  人所预期的勃然大怒,反而是高兴地承认了魏无极是他的儿子。  

  因为魏震钦的态度,使众人认为魏无极就是魏震钦的亲生骨肉无误。凤羽钗死后,  魏无极渐长,众人才发现一个大错误,即是魏无极年岁愈大愈是像雷宇鸣,他根本就不  是魏震钦的亲生骨肉,有人特别为了此事跑到魏震钦身边嚼舌根,看魏震钦打算怎么处  置这事儿。  

  不料,那人竟被魏震钦轰出魏府,魏震钦认定魏无极是他的儿子,不管他人如何议  论,仍保护著爱人留下的唯一血脉。  

  然而只要魏震钦认定魏无极是他的儿子,雷宇鸣也就无法让亲生子认祖归宗,只好  在远方想著孩子,遥思爱人。许是雷宇鸣太爱凤羽钗,以至于他终生未娶,将一生情感  托予凤羽钗。  

  至于骆仕彬为凤羽钗的死惆怅不已,整个人消沉不少,他对于爱人留下来的孩子,  也立誓要尽全力保护,不让旁人有伤害魏无极的机会。  

  所以说在生父与母亲的情人护航下,魏无极于城中的势力是无人可及,除了滕驭能  与之抗庭,其余人等根本勾不上他的去边。  

  卓雄的消失并未带给魏无极任何影响,他出门时,仍旧是带著水染滟同行,更加证  实了有他在的地方必可见水染滟美丽倩影的传言,每个人皆在猜测,既然魏无极是那样  的宠爱水染滟,不知他会不会不顾众人目光执意迎娶水染滟为妻?抑或是碍于水染滟的  身分唯能当个小小侍妾。  

  可以想像,因魏无极对水染滟的宠爱,嫁给他的女人可就苦了,非得一方面费尽心  思讨得他的欢心;另一方面则是拚命想办法将水染滟赶出魏府,不然自己在魏府的地位  终将不保,甚至连仆佣都会瞧不起。  

  然而,撇开魏无极的财力、权力、能力不谈,他可也是潇洒俊逸的男儿郎,称得上  人中之龙,拥有侍妾算得了什么?是以许多为人父母者常藉机将家中闺女介绍给魏无极  认识,为的就是让他看上自家女儿,为家门增添福泽。  

  许多姑娘在见著魏无极之后,芳心暗许,心下皆想嫁予魏无极为妻,打败水染滟,  赢得他的喜爱,可在公开场合,她们绝不会给予魏无极难堪,或是给水染滟下马威,她  们知道目前水染滟是魏无极眼中的红人,若要欺负她,待嫁入魏府再欺负也不迟,何必  急在一时,惹得魏无极不快。  

  小小的私心包裹在蜜糖似的笑容里,不管是谁嫁给魏无极为妻,水染滟都不会有好  日子可过,除非魏无极迎娶水染滟为妻。  

  这日又有个和魏无极有生意往来的人借故介绍自家女儿给魏无极认识,水染滟不带  一丝表情地看了眼笑靥娇绽的可人儿,她可以看出对方已倾心于魏无极,就不知他心底  是怎么想的,不过不管他喜不喜欢眼前的姑娘,都与她无关,她所要做的只是乖乖地倚  在他怀中便可。  

  “魏公子,小女年方十八,擅长于舞蹈,若魏公子不嫌弃,可由小女为魏公子表演  一曲。”陈老板大力推荐著自家女儿,恨不得马上将女儿推入魏无极怀中,省去工夫。  可目前魏无极的怀中另有他人,他和女儿是得费上一番心力了。  

  “陈老板,好说。”魏无极笑吟吟地接受,大掌轻抚著水染滟细致的肩头。  

  陈雪柔开心地瞟了魏无极一眼,屈身微微一福,以黄莺出谷的嗓音轻喃:“魏公子  ,小女子献丑为您舞一曲扇舞。”  

  早在父亲邀请魏无极过府前两个月,她就奉了父亲的指示拚命地学习扇舞,非得在  今日将扇舞舞到精髓,博得魏无极欢心,成不成功端看她今日的表现了。此刻的她紧张  得双掌掌心不断冒汗,可为了成为魏无极的妻子,她强迫自己表现出冷静的模样,盈盈  浅笑,举手投足间皆带著少女的诱惑。  

  “陈姑娘,请。”魏无极何尝不知对方的打算,既然对方已花费时间和心力筹划今  日的盛宴,若不让陈雪柔下场表演,未免显得他太过无情。  

  “魏公子,请。”陈雪柔眼儿带媚地眨了眨,步入场中,随著音律翩翩起舞,每一  次的旋身、每一次的回眸,她的目光皆锁定在魏无极身上,寻求他的眼瞳出现激赏的光  芒。  

  几回与魏无极四目相对,让她一颗芳心飘然上天际,心想,她就快得到魏无极了!  魏无极分明对她拥有好印象,否则怎会接连多次与她目光相触,再见父亲满意的目光,  使她更充满信心,相信父亲也看出魏无极对她并非是无动于衷,她就快达成父亲交予她  的任务。  

  呵!光想到能成为魏无极的妻,便让她双颊酡红,幸好魏无极不知她百转的心思,  不然简直会羞煞人。  

  “喜欢吗?”魏无极低头轻问怀中的人儿。  

  “她很努力,跳得很好。”水染滟以耳语的音量回他,没说出自个儿是喜欢或是不  喜欢,对方是跳给他看的,她的喜好并不重要。只是看著陈雪柔舞扬令她的心不由得揪  了下,她仿佛看见了自己也在场中旋舞,在每个旋身、每个秋波流转时,她的心总是离  不开座上人,就如同此刻的陈雪柔。  

  她是怎么了!怎会想起不该想的事来?她在心底严厉地斥责自己,立即恢复清明的  神智,面无表情地看著陈雪柔飘舞。  

  “哦?就这样?”简短的回答令魏无极挑挑眉,光是她一个表情,一个皱眉,他都  可以猜出她心里在想什么,想对他隐瞒她刚刚的神游,未免太小看他。轻笑了笑,低头  亲吻了下她的发际,算是暂且容许她一时的神游。  

  再度旋身的陈雪柔见到这令她挂不住面子的一幕,不禁颠簸了下,整个人顿时失去  重心跌坐在地上。  

  “啊!”她尖叫了声,跌倒的姿势倒还是优雅的,可是她的自尊心却被魏无极彻底  击碎了。  

  想她为了今日咬著牙、流著汗练习许久,为的就是希望今天能有个好成绩,使魏无  极发现她的美好,可是……可是魏无极竟然在她为他旋舞时对水染滟调情。  

  可恶!水染滟究竟有哪一点比她好?!论出身,她比水染滟好上千百倍;论美貌,  自喻为一朵清莲的她岂会输给一只狐狸精?!  

  她不服!在她跳舞时,魏无极的注意力该全副放在她身上,而非水染滟。  

  可恶!她愈是看水染滟没啥表清的脸庞,心底便有一股说不出的气忿,水染滟定是  在向她下马威!绝对是!  

  挫败的泪水凄惨地滑下脸庞,盼得座前人怜惜。  

  “你没事吧?”最为紧张的人是陈老板,他实在是弄不清楚,刚刚明明边跳得好好  的,为何会突然出错跌倒?女儿的失足让他跟著挂不住颜面,亏他还向魏无极引荐自家  女儿,夸说自家女儿最擅长于舞蹈。结果看看!看看女儿带给他多大难堪?!简直是丢  尽他的老脸。  

  此时,陈老板气得想骂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在重要的客人面前出错,可是碍  于魏无极在场,不好骂出口,唯有压下满怀的不悦,先行关心女儿的伤势。  

  “爹爹,女儿一时不小心给扭伤了足踝。”陈雪柔可怜兮兮,眼角犹挂著一颗晶莹  的泪珠道。话虽是对著父亲说,可她的目光是隐含痴缠与怨怼凝望著魏无极,心底万般  期待魏无极能亲自扶她起身。  

  “你们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将小姐给扶起来。”陈老板皱著眉,将怒火发泄  在一旁的仆佣身上,全都没有用!连讨好魏无极的小事都做不来!今日雪柔这一跌,往  后要再叫魏无极看雪柔跳舞可就会难上加难了!  

  唉!明明是练到炉火纯青,怎会发生跌倒的事?莫非雪柔没那福气成为魏无极的妻  子?  

  陈老板无奈地一再摇头叹气。  

  陈雪柔心不甘情不愿地让侍女们扶起身,双瞳中含有更多的委屈,直问自己,为何  魏无极不肯关心她?难道是她的舞跳得太差?  

  不!不会的!或许魏无极是欣赏她的,只是碍于怀中的妖女作怪没能表现出来。她  不断地安慰自己受创的芳心,把所有过错全推到水染滟身上,试图让自己好过些。  

  水染滟静默不语,她猜得出陈雪柔为何摔跌在地。她淡然地接受陈雪柔不友善的目  光,这种情况她遇过多次,早已习惯。  

  “陈姑娘,请好好休养、保重身体。”魏无极明显感受到陈雪柔极需他的关怀,淡  淡地赐予。  

  “谢谢魏公子关心。”魏无极关怀的话语一出,陈雪柔开心地破涕为笑,深深浅浅  的爱慕浮上眼瞳,更加不舍离去。  

  离去前,陈雪柔依恋地不断回首,冀望将魏无极俊伟的身影牢牢记下,以供日后思  念之用,直到再也看不见魏无极的身影时,她仍旧眷恋不已。  

  “魏公子,不好意思,让您看笑话了。”女儿离开后,陈老板急著打圆场,试著不  让魏无极对雪柔有太糟的印象。  

  “陈老板太客气了。”魏无极也晓得陈雪柔会跌倒的原因,说他是故意的也好,无  意也罢,他已看过最完美的扇舞,何必再委屈自己看不够完美的扇舞。  

  “我可以保证,等下回雪柔再跳扇舞绝对不会再出任何错误!”陈老板赶忙把话题  带到下一回合女儿的舞蹈上,几乎要拍胸膛保证,待雪柔的足踝复原后,他定要再请人  好好的教导她,不让她再有出现错误的机会。  

  “我相信陈姑娘不会再有失误。”魏无极笑了笑,知晓陈老板的意图,不会再有下  回了,一次就够,他懒得再浪费时间看蹩脚的舞蹈。  

  在魏无极的想法里,既然他要欣赏,就是要欣赏最好的舞蹈、最完美的表演,不然  他宁可不看。  

  而舞得最好的人就在他怀中,她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所有该学的,他都请最好的  师席到魏府教导她,所以水染滟无论琴棋书画乃至舞蹈,均堪称一流,外人之所以不知  ,是因为他不许她在外人面前展现出唯他独享的才华。  

  听出他的言不由衷,水染滟一双明眸闪了闪。  

  “呵!呵!”陈老板干笑两声,由魏无极的言词中并未察觉有任何不悦,想必对雪  柔印象不坏才是。  

  “不知魏公子对小女印象如何?”顾不得水染滟在场,陈老板豁出去,赶忙打探魏  无极对雪柔有意无意,好让他再琢磨、琢磨。  

  “陈姑娘是位好姑娘。”他模棱两可道,没说出对陈雪柔喜欢与否,任凭陈老板兀  自猜测。  

  “哦?就不知雪柔和魏公子身边的人相较,在魏公子心底是孰胜孰优?”  

  “两人各具特色,无从比较。”这话算是给足陈老板面子,事实上,他早忘了陈雪  柔的模样。  

  他的话引起水染滟的质疑,会吗?在他心底她是具有特色?而非呼之即来,挥之即  去的女奴。不!她不相信他的话,和他相处太久,早摸透他的个性,他不过是说场面话  ,让陈老板志得意满,此番话根本不是出于肺腑,她何需为场面话而心思烦躁,失了平  时的冷静。  

  没错!女奴是不必具有特色,只要听话就够了!她不必在意,他的话并无任何含意  。  

  “呵!呵!”陈老板干笑两声。心下无法赞同魏无极的话,因为那不免将雪柔的身  分贬低。  

  陈老板打量水染滟,不可否认,她是个漂亮、艳丽的女人,可以轻易吸引男人的注  意力,换作他是魏无极恐怕也会舍不得放走水染滟,会不会魏无极心中打的主意正如他  所想?  

  这可不成!那样一来雪柔想得到魏无极的心,可是难加上难,他得探探魏无极的口  风才行。  

  “我瞧水姑娘跟在魏公子身旁多年,老夫不由得猜想,魏公子将来对水姑娘做何打  算?”他在暗示水染滟跟在魏无极身边已太多年,该是魏无极更换枕边人的时候了。  

  话题谈论到她身上,水染滟仍旧是无动于衷,她跟魏无极所签下的是生死契,除非  魏无极自愿放手,否则她不会离开,这是他俩心知肚明之事,况且在旁人面前,没有她  开口说话的分儿,而她也不会将此事让旁人知晓。  

  “我对她的打算似乎不关陈老板你的事,不是吗?”魏无极微愠,恼于陈老板自以  为是他的丈人,管起他的私事来,要知道,就算他真娶陈雪柔为妻,陈老板照样是管不  到他头上来。  

  “呃?!是!是!是老夫多事。”瞧见魏无极的不悦,陈老板霎时冷汗涔涔,不敢  再多事。  

  糟!他都忘了魏无极的可怕,居然胆大妄为管起魏无极的事来,希望魏无极大人有  大量,忘了他先前说过的话。唉,他一时的失言,已坏了大局,已无缘和魏无极结为亲  家了。  

  陈老板神色败坏,青白交接,扼腕不已。  

  “陈老板,我先告辞。”魏无极抿著唇站起身,神情有些不耐。  

  水染滟的动作永远是和魏无极一致的,她跟著魏无极起身,不顾陈老板的挽留,相  偕离开。  

  “魏公子,请别急著离去!魏公子!魏公子……”陈老板登时欲哭无泪,瞧他做了  啥好事!  

  唉!再多的好话也留不住魏无极了!都怪他!都怪他得意忘形,才会得罪魏无极。  

  陈老板含著老泪,自我惩罚似的打著自己的脸颊。  

  

  出了陈老板的府邸,坐在马车中的水染滟像只猫似的,螓首趴伏在他的膝上,魏无  极一只手来回柔抚著她一头秀发。  

  人是出了陈府,可他犹想著陈老板所说的话,将来对她做何打算,半垂著眼看著膝  上一动也不动的人儿,对她能做何打算,当然是永远将她留在身边,不许她离去,不论  他的妻子是谁,皆无法改变他的决定。  

  “陈老板先前的话可影响了你?”他冷著声问,想知道陈老板的话是否让她再生二  心。  

  “没。”水染滟淡然道。她不会因明知不可能的事而受到丁点影响,是他多心了。  

  “真的吗?”他不信她,嗓音益加冷冽。  

  “是真的。”察觉他的怒火,她变得更加柔顺了,只差没捱进他怀里,撒娇乞求怜  惜。  

  “晓得吗,你此刻的表情和当年你父亲将你卖给我时如出一辙。”表面上是一样的  顺从,实际上并不。  

  他没有忘记当年买下她的情形,寒冷的大雪日,她那好赌成性、贩田卖地、散尽家  财的父亲执意将她卖入妓院的情景。  

  “那年你几岁?”  

  “八岁。”她沉默了下,清冷回答,明白他的目的,存心要她无法忘怀当时的情景  。  

  怎能忘?怎会?她永远都忘不了父亲当日对她的无情,任凭她哭求都不予以理会,  直到她眼泪流尽,发现以她的力量是无法改变将来的命运,认命跟著父亲同老鸨谈论她  的卖身价。  

  “因为你眼底的桀骜不驯,让我抢在老鸨之前由你的父亲手中买下你。”本来他只  是路过,没想要踏这蹚浑水,管起不属于他的事,是她眼底的认命与不驯触动了他,令  他命家仆将她买下入府。  

  水染滟沉默了,可双拳却泄漏了她的情绪。是的!她永远无法忘记那命定的一天,  因为他的出现,改变了她的命运,但没人敢保证,她随他入魏府的日子是否好过在妓院  。  

  不是她天生下贱,喜爱过生张熟魏、送迎往来的生活,只是跟著他让她觉得好累、  好累,多想能有日就此沉睡不再醒来,不知那该有多好。  

  “你会想念你父亲吗?”又一次,故意提起她不想提的人,是在考验她的脾气,含  笑的眼觑向成拳的小掌,笑意扬得更为张狂。  

  “我早忘了他的模样。”冷淡的口吻是不想多谈。在入魏府没多久后,便听闻父亲  因诈赌被抓而死在赌坊保镳的拳头之下。  

  虽然早忘了父亲的长相,但她却永远记得父亲抓她离开家,准备将她卖掉时冷酷无  情的模样。她常在午夜梦回时忆起父亲冷血地粗言叫骂和粗手打她的情景……“呵!没  关系,我可以唤起你的记忆,你的父亲从前是城西大地主的儿子,可惜大片祖产在他染  上赌博的恶瘾后,一块块卖出败光,没多久,你的母亲便同别的男人跑了,留下年幼的  你和你那不成材的父亲,她的离去,使你的父亲更加沉迷于赌博,没多久便家徒四壁,  不过幸好她跑得快,不然你父亲同样会将她卖掉抵债。”  

  他冷冷地述说她的身世,说话的口吻是抱持恶意的态度,在瞥见她的双拳握得更紧  时,嘴角的笑容扩得更大。  

  水染滟得不断地说服自己深呼吸,方不至于受他的话所影响。  

  他为何要故意提醒她的记忆?提醒了她对他有啥好处?  

  没!他要的是逗著她玩,想看她是否会受到伤害,甚至是哭泣,不会了!她的泪水  早在父亲无情地拒绝她的要求后已流干,再也淌不出泪珠来,她不会哭泣的!无论他如  何逗弄她,她都克制得了情绪。  

  “你父亲把你终生卖给了我,而你也把自己的终生贩予我。”  

  他低低地笑著,在买下她后,他问过她,是否愿意将自己的终生卖给他,没有多加  考虑,小小的她即点头同意,她甚至没想过那一点头,将会为自己带来什么,只能说,  当时的她太失望了,唯求有个地方能让她避难,甚至是遗忘一切。  

  “嗯。”关于这点,她没忘,她与她的父亲一样,将自己卖了出去,没有丝毫怜惜  迟疑。  

  成拳的掌心慢慢放松,渐渐摊平,勇于面对自己的过往,为了逃避父亲将她推入火  坑,她愚蠢地跳入另一个火坑之中,永远都爬不出来,更不敢奢求有人会有办法为她赎  身。  

  “可是你仍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待在我身边。”关于这点,令他非常不满,他要的是  她的心甘情愿。  

  水染滟抿著唇不答,摆明了他所言无误。  

  “如果我现在放你离开,你会选择到哪儿去?”话锋一转,他感到非常好奇,在人  世间,她已是无亲无戚可供投靠,离开了他,她如何在外生存下去?而聪慧的她会如何  活下去?  

  “我会选择永伴青灯。”对于人生,她早不怀抱任何希望,曾有过多爱、恨、痴、  嗔的心,最终能去的归夙除了尼姑庵外,别无选择。  

  “永伴青灯?”魏无极笑了。不适合!她的性子表面上是适合过无情无欲的日子;  可实际上并不。好!就算她能长年度过不动情欲的生活,他也不容许她拥有平静。  

  假如她真到尼姑庵去当尼姑,那么他会破坏她的宁静,且不惜任何代价。  

  “是的!永伴青灯。”她再次重复,是向他证明她的决心。  

  “你不会的。”大掌移下她的发探向她的颊,警告地低喃,要她忘了先前说过的话  。  

  水染滟倔强得没开口同意他的话,不愿小小的奢想都被他随便否决。  

  “没有我的同意,没有任何一家尼姑庵敢收留你。”谁若是妄想挑战他的权威,收  容水染滟出家,他会放把火烧了该处,及早达成秃尼的愿望,长伴佛祖左右。  

  “既然你肯放我走,就该让我有自主选择的机会,而非恶意阻止。”她恼得起了小  反抗,如果他不爱她有选择,就不该说出要让她选择的话来,待她说出后,他偏又要跳  出来阻挠,这算什么?!  

  显少动怒的她,这回结结实实地恼了。  

  “你的选择我不喜欢。”他的喜好可以轻易阻断她的抉择,除非她选择了他所认可  的,否则他会很有耐性,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止她。  

  “既然我离去后的选择还是要由你左右,你就不该再询问我。”想来不论往后她离  他多远,仍是跳脱不了他的掌控。  

  “生气了?”魏无极轻笑,极爱看她布满薄怒的俏颜,这令她不再显得冰冷难以触  及,她那温暖有人气的模样,常会教他忍不住想再继续逗弄她,直到她失控为止。  

  生气?她?以她的身分?  

  “不!奴婢不敢。”强压下不悦与小小的反抗萌芽,在他买下她后,她承诺过,会  尽心尽力服侍他,直到他满意为止,长年来,她不曾打破所许下的诺言,当然今日也不  会。  

  “口是心非。”游戏到此结束,怀中的人已打消反抗他的主意,可惜!留她在身边  多年,尚未见过她失控的模样,她连听闻到她父亲死亡的消息,都面容平静无波,没有  任何情绪出现,他会有机会见著吗?  

  会的!他如是告诉自己。他掌握了她的生命、她的未来,她的情绪亦掌控在他手中  ,终有一天,她会以更真实的自己面对他。  

  口是心非?是指她?显然她的隐瞒工夫尚未到达火候,才会教他轻易看出,往后她  得更加小心翼翼包裹自己的情绪,不再受他任何话语挑拨所影响。  

  她想,待在他身边的不该是个喜怒形于外的婢女,而应是面无表情,心如止水的婢  女才是,她会努力达到标准的。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