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染滟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染滟目录  下一页

染滟 第十章 作者:沈韦

  
  魏无极自商行疲累地回府,踱回卧房后,竟见水染滟端坐著等待他,他眉一皱,心想,是否思念她成疾,不然怎会见到不该存在的人在他的卧房内。  

  “无极。”见他归来,水染滟连忙起身带著娇靥迎接他。  

  “你怎会在这里?”证实了她是真实的在他房内后,魏无极并没给予她好脸色,她  的存在令他的脸色更加难看。  

  “我在等你。”  

  “等我?”眉头揪得更深了,他不以为水染滟有等他归来的理由,从前没有,现在  更是不可能会有。  

  “是的!”水染滟颔首,不在乎他揪紧的眉头与难看的脸色。  

  “有事吗?还是你是为了嫁给滕驭的事而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嫁给他的。  ”误以为她是为婚嫁之事而来,他给予保证。  

  现下他可是卯足了劲要让她嫁入滕府,容不得滕驭回绝。  

  “我来是要告诉你,我不嫁给他了。”带著含有幸福的笑容,清楚地告诉他有关她  的决定。  

  “你说什么?!”她的决定显然出乎魏无极的预料,他的嗓音加进冰寒冷气。  

  “我说我不要嫁给他。”  

  “为何不嫁他?还是你另有对象?”魏无极追问,不晓得她是怎么回事,突然间又  说不嫁给滕驭。  

  “没有其他对象,我想留在魏府。”当心底不再对他存有怨怼时,她便不自称奴婢  。  

  “你要留在魏府?!”他要的就是将她赶出魏府,怎会让她留下。  

  “是的,该说是我要留在你身边。”她坚定无比道,无视于他明显的不悦。  

  “谁说你能留在我身边?!我不要你了,难道你忘了吗?”知晓她的目的是要留在  他身边,他的口气益加恶劣、凶暴。  

  “我没忘,但我更知道你是爱我的,正如我爱你一般。”她不会受他凶恶的口吻所  影响,她要努力争取爱。  

  “我爱你?!哈!谁说我爱你来著?我对你根本就不存有任何情感,说穿了,在我  眼底,你不过是名服侍我所有需要的侍女,你说,我怎么可能会爱上你?!”该死的,  她怎会知道他爱她来著?  

  是她看出来的吗?抑或是他表现得太过明显?  

  魏无极不断地找寻著泄漏出心底秘密的蛛丝马迹。  

  “尽管你否认,但仍然是改变不了你爱我的事实。”因为爱,所以她可以更坚强地  面对他鄙视她的言词。  

  “我不爱你!你该死的听见没?!”她的坚决,让他痛恶地朝她咆哮。  

  “我听见了。”  

  “既然知道我不爱你,现在你可以滚出我的房间,等著嫁入滕府。”他的手指用力  往门外一指,要她识相离开。  

  “你是爱我的,难道承认对你而言真有那么难?”她轻问,有些难过他过于强硬否  认的态度。  

  她要以爱来解救两人免于沦陷更深幽的地狱。  

  “给我滚!我不想再听你胡言乱语。”魏无极狠狠地瞪著她低吼。  

  够了!他已受够了听她左一言、右一语的说他爱她,够了!全部都结束了!他不要  爱她!真的不想要!  

  “不要再赶我走!我不想离开你。”水染滟冲上前,展开双臂紧紧环抱住他的腰身  ,不肯离开。  

  被她拥抱住的刹那间,魏无极僵住了,这一抱方知与她分离太久,使得他更加想念  她!  

  他想念由她身上散发出的淡雅清香;想念她温暖的体温;甚至是想念她臣服在他怀  中的娇态。  

  实在是太久、太久了!他竟然能忍受那么久没她的日子。  

  往后呢?往后他根本就无法再碰她,他会不会因她而相思成灾?  

  “我爱你!我爱你!求你让我留在你身边,好吗?”埋首在他的胸膛上,她不停地  倾诉爱意。  

  为了留在他身边,为了爱他,她可以谦卑地向他请求。  

  魏无极不动如山任她拥抱,或许是太久没有拥有她的感觉,使得他无法再冷情地将  她自怀中推离。  

  水染滟将他的沉默误以为是他同意她留下,喜得抬头看他。  

  “无极。”这一声,含有太多情感。  

  可过多的情感非魏无极所能承受,黑瞳暗暗一闪,他马上无情地将她推开。  

  “无极?”水染滟纳闷地看著他,不能理解他为何会突然将她推开。  

  “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如果可以,他要从这一刻开始,不再见她,不再想她  。  

  “你要我走?”难道他还是不愿让她留下?水染滟惊讶地看著他。  

  “是的!我要你走,马上。”他毫不留情地赶她。  

  “无极,求你不要对我这么无情好吗?在伤害我的同时,你不也伤害了自己。”她  楚楚可怜地求他。  

  怎么会?他不可能伤害到自己!魏无极哼了哼,压根儿不愿承认。  

  “承认爱我,难道对你真有那么难?”她再问。  

  魏无极不答。是的!要开口承认爱她,是世间最难的事,所以他选择永远不承认,  他要否认到底。  

  “无极,你我所受的折磨够多了,求你不要再把痛苦加诸在我俩身上,好吗?”他  可不可以不要再那样骄傲?她累了!累得不想再和他抗衡下去,她不过是个求爱的女人  啊!  

  “你说完了吗?”愈听她说,他的心愈是无法强硬,是以他得在事情尚可挽回时,  将她赶走。  

  “不!没有完!在你买下我的那一刻,上天已注定你我会牵扯不清。你真要我嫁给  滕驭吗?你敢说你真的愿意让滕驭拥有我吗?”她激动地摇头大声质问他,以他昔日强  烈的占有欲,是不可能会让滕驭拥有她,他会宁可毁了她,也不让任何人拥有她,而今  日,却因他爱她这个理由,他可以放弃他的占有欲,大方地将她送给人。  

  这算什么?!在他眼底她又到底算什么?!  

  “我要你嫁给他?!当初是你自己说要嫁给他的,不是吗?”  

  是的!他不愿意!极端不愿意让滕驭拥有她,可是说出的话,他永远都不会收回,  永不!  

  “我后悔了,我可以后悔吧?”扬著可悲的笑容看著他,如果他肯承认对她的爱,  她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不!你要嫁给他,一定要。”不管她愿不愿意,他都要将她推入滕驭的怀中。  

  “不!我不嫁!我不嫁给他!不嫁给其他男人!我爱你!我要留在你身边,这是我  许下的承诺,我不收回!”她慌乱地摇头拒绝。就算她的告白含招来他的鄙视,她也不  在乎,她就是要留下。  

  “我不会再要你的,你死心吧!”  

  “不!我不明白你究竟在怕什么?!我要留下来,我一定要留下来,我不想再让自  己有后悔的机会。”  

  “我怕?你以为这世间会有事情让我感到害怕、恐惧吗?”她一谈到他的畏惧,他  立即将自己武装起来对抗。  

  “你是怕!我想是老爷的事带给你的影响。”她累了!好累、好累。  

  “你敢提起我爹?!你敢?!”他猛然逼近她,像头被逼急的猛兽。  

  水染滟静帮她看著他,由他的眼瞳中,她看见了被隐藏住的恐惧和狂燃的怒火。  

  她说中了他的心事,不是吗?  

  “这世间不该有爱,你懂吗?!你懂吗?!”暴冲的怒火将他整个人点燃,他开始  对她发出不满的怒火。  

  水染滟没插嘴,安静地任他发泄出心中的不满与怨恨。  

  “没有了爱,所有人都可以过得很好,不会再有痛苦,难道你没感觉吗?如果你没  爱上我,现在的你会有痛苦吗?不会!你会无所谓的嫁给滕驭,你不会对我说你反悔了  !现下你还认为应该有爱吗?你还这样认定吗?”他钳住她瘦小的肩头问。  

  原来,爱她带给他这么大的痛苦,她总算知道了。她难过得几乎要闭上眼,不忍再  见,可为了更了解他,她强迫自己要睁大眼,看清他的苦痛。  

  “没有人该痛苦过日,没有人!再想想你父亲对你的伤害,如果你不爱他,根本就  不会觉得受伤。”他故意提及她最不愿提及的往事。  

  “无极……”她痛苦地哑著声唤他。  

  魏无极狂乱地看著她,眼眸中充满血丝。  

  “如果你是想要再狠狠的伤害我,我得告诉你,你成功的办到了。”昔日的伤口被  他猛烈地扯开来。  

  “呵!没错!我又伤害了你,这样的我还值得你爱吗?你走吧!走得愈远愈好。”  松开对她的钳制,魏无极转身背对著她坐下。  

  他又伤了她!很好!他总是无时无刻不断地在伤害著她,相信她没胆再留在他身边  了。  

  “无极。”她由他身后,紧紧抱住他。“你不会变成老爷,而我也不会变成夫人,  我们绝不会是他们。”  

  这就是怕的恐惧,他怕!怕她会突然变心爱上别的男人,使他落得和魏震钦相同的  下场。  

  魏无极浑身登时僵硬如石,因她的话,果真被她猜中了!没错!这就是他的恐惧!  他深怕她终有一天会不再爱他!所以他要在事情尚能控制时赶走她,这样他就可以免于  受到更大的伤害。  

  “不许你提起他们!你给我闭嘴!”心事被看穿,让他的嗓音益加冰寒。  

  “我不!”她的下巴枕在他肩窝上,冰凉的泪珠悄悄滚落。  

  “我知道其实你是爱她的!可因为她的作法伤害到你,你才会不断的命令自己不去  爱她,假如你愿意面对真实的魏无极,你会看清自己的内心。”  

  “你胡说!”魏无极忿然起身,让她顿失倚靠。  

  “你说我爱那个女人?!我怎么可能会爱她?!她是那样寡廉鲜耻,我唾弃她都来  不及了,你别随便捏造事实!”他不可能会爱凤羽钗!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他爱!他  没有爱她!他没有!  

  想到她可笑的言词,让他禁不住仰头大笑。  

  刺耳的笑声刺痛她的心,不停地回荡。  

  “假如这是你为了留下而编造出来的话,我得说十分可笑,我不会让你留下来的,  你必须离开!”他狠著心不去理会挂在她粉腮上的泪珠儿。  

  初次见到她的泪水,不可否认,他受到极大的震惊,不过这也顺应了他从前的测试  ,他成功地让她失去控制,此时的她不再是冷若冰霜的水染滟,她只是受爱情折磨的平  凡女人罢了。  

  “无极?”她讶然,所有的努力因他的坚决,最后付诸流水。  

  “我是认真的。”  

  “无极,我爱你啊!”她祈怜地望著他,悲痛地再次重述她的爱。  

  “我知道你爱我,但又如何?你爱我不代表我也得回报我爱你三个字吧?”他够冷  血、够无情了。  

  水染滟一震,步伐不稳地往后退了几步。  

  “我知道了。”她输了!输给他超强的意志力,她垂头丧气地承认失败。  

  “很好!我的话你总算是听进耳里了。”事情结束了!终于可以不用再和她纠缠下  去,不然他真怕他会投降臣服。  

  “呵!我忘了……我忘了我是不可能会得到幸福的。”幸福离她是远又远,饶是她  使尽全力,也是追不上的,她认了!  

  她如游魂般飘出了魏无极的卧房,没再回头请求他、恳求他。  

  “你!”见她失去气力的模样,魏无极不舍地唤住她。  

  “我会照你的意思离开魏府嫁给滕驭,你放心,我不会再反悔。”站在门边,她给  他保证不会再拿情爱之事叨扰他。  

  随即,失了心魂的躯体飘离他的视线,如他所愿,不再一厢情愿地进驻他的眼帘内  。  

  她的离去,令魏无极想开口唤住她,可在父母的身影闪过他的脑际时,到口的呼唤  硬是硬住了。  

  就这么吧!让她离去吧!这样对两个人都好!他犯不著觉得有愧于她,对她的安排  是最好,滕驭应是会好好待她的,她可以自滕驭那里得到温情。  

  他拚命地说服著自己,殊不知,水染滟的离去,使他的身形显得益加孤寂,无穷尽  的寂寞将他整个人给笼罩住,往后,陪伴他的唯有孤独!而这,正是他的选择!  

  

  有关水染滟的婚事,魏无极全权交由魏总管处理,不打算经手。在与生意上合作的  对象谈完生意后,他并不急著回府,愈是接近婚期,他愈是没回府的心情,其实就算是  回府,也没多大的机会见著水染滟,不知她是有意抑或无意,自那日过后总是会避开他  ,竭尽所能地不出现在他面前。  

  呵!换她回避他时,反倒令他愈想见她,想看她好不好、是不是瘦了……他只要一  想到她即将成为滕驭的人,他就开心不起来,而回到府中,见到魏总管为她采买的物品  ,更是教他心底有说不出的苦涩,直想收回前言……为免做出反悔的事来,他尽量不回  府,尽量不去看成匹的陪嫁聘礼。  

  他苦闷地放纵自己坐在酒楼的包厢内,狂饮苦涩的酒液。  

  “酒入愁肠愁更愁。”忽地,身后传来他最不愿听见的嗓音,他猛然回首瞪著来人  。  

  “谁让你来的?”他的口气冲得很,心下怀疑外头的守卫怎没能拦住他。  

  “我想来便来,没人能阻止得了我。”拥有和魏无极相同的狂妄,与他一般相似的  容貌,只是来人老上许多。  

  “你?!”  

  雷宇鸣没理会魏无极气呼呼的模样,迳自挑了个位于魏无极对面的位置坐下。  

  “你真打算让水染滟嫁给滕驭?”  

  “当然。”  

  “你确定你不会后悔?”  

  “不管我后不后悔都不关你的事,不是吗?”魏无极无礼地嘲讽著,他没有承认过  雷宇鸣,雷宇鸣也休想对他摆出父亲的架子来。  

  “我不想你做下错误的决定。”对于魏无极的挑衅,他恍若未闻。  

  “哼!错误的决定,真正错误的决定是我不该降临到这世间。”连日来的积怨,令  他再也忍不住,一古脑儿地朝他爆发出来。他才是始作俑者,倘若不是他与母亲私通,  他根本不会承受世人的指指点点,是他们的错!全都是他的错!  

  “你害怕水染滟会背叛你?”虽然不曾与儿子相处过,可是他一直默默地关心著他  ,所以非常了解他因何而惧。  

  “不关你的事!”魏无极用力朝他吼著,气愤自己的内心被他说中。  

  “事情是我和你娘造成的,怎能说不关我的事?”雷宇鸣认为他责无旁贷。  

  “不许你提到她!”他气忿!他恼怒!他憎恶!他怨恨!  

  “她是爱你的。”  

  “谁?谁爱我?”他认为雷宇鸣指的人是凤羽钗,仰头大笑,觉得雷宇鸣所说的话  是他听过最可笑的了。  

  “水染滟以及你娘,她们都是爱你的。”  

  “你说谎!她根本不爱我!我也不稀罕她的爱。”他脸红脖子粗用力嘶吼。  

  “不!她是爱你的。”雷宇鸣难受地摇摇头,瞧他们把魏无极折磨成这样,心中有  说不出的痛。魏无极不敢接受水染滟,不敢拥有幸福,皆是他们的错!  

  “你知道你娘是怎么死的吗?”雷宇鸣忽然一问。魏无极一愣,不明了他何以这么  问,不过仍是回答他:“她是病死的!”  

  “不是,她并非病死。”雷宇鸣摇首。  

  “怎么可能?!”明明父亲生前是这么对他说的,魏总管也是这么说,不会有错!  是雷宇鸣在说谎!他说谎!  

  “我没有欺骗你。”看出他的疑惑,雷宇鸣代为解惑。遥想当年,令他的黑眸盛载  深情与痛苦。  

  “一定是你撒谎!”父亲和魏总管不会骗他的!他们不会!  

  “记得魏府后来被封住的潇湘楼吗?”  

  “你不要移转话题。”魏无极不以为然,认定他是顾左右而言他。  

  “羽钗她是由潇湘楼一跃而下。”雷宇鸣永远都忘不了接到噩耗时的震惊,他以为  她不会轻生,可她却出人意料之外,未留只字片语,一跃而下,美丽的生命自此殒落。  

  “不可能!她没有!她没有!”他不信!像母亲那样的女子怎可能会轻生,她绝绝  对对是病死,他不要相信雷宇鸣的话,他不相信!  

  “我也希望她没有,可是她做了。”她的死讯带走三个男人生命中的光采,他以为  他可以不在乎,他以为他可以轻易找寻到其他女子取代她,结果他没有!他的生命早被  她的倩影所盈满,根本容不下其他女子。  

  所有的愁苦、思念,由雷宇鸣的口中倾吐而出。  

  “不……不会的!她……她怎么可能……不!”魏无极拚命摇头否认,从雷宇鸣的  表情看来,他已知晓雷宇鸣并未说谎,说谎的人极可能是他的父亲与魏总管。  

  饱含苦痛的双眸看著满是困惑的儿子,他犯下的过错已来不及挽回,他希望他的儿  子不要重蹈覆辙。  

  “她为什么要那么做?”如今唯一能为他解答的人,唯有与母亲最为亲密的雷宇鸣  。  

  “在世人不齿于她的行径时,我们都没做到保护她的责任……”三个深爱她的男人  都没保护到她,在她最需要他们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守在她身边。  

  “她应该不在乎的不是吗?”他以为以母亲那种性子,该是不畏人言,我行我素的  活下去,结果她竟选择跳楼,结束她的一生,这算什么?!  

  “表面上她是佯装不在乎,但实际上,她在乎,她非常的在乎,她所受的教诲是不  容许她这么做的。”凤羽钗总是出身名门的千金小姐,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做出悖德的  事来。  

  魏无极讶异得说不出话来。  

  “我想告诉你,羽钗她不是你所想的那种女人,她是善良的好女人,我永远都无法  忘怀,最后一次见她立于风中对我微笑的模样。”那是他最甜美也是最痛苦的回忆,甜  美的是,头一回见她笑得那样开心,痛苦的是,他竟没能拉住她,倘若将她拉住了,她  就不会死去。  

  “是吗?她会善良?”他无法相信一个周旋在三个男人间的女人会善良到哪儿去。  

  “在我心底,她永远是最美好的。”再也没有人能比得上她。  

  “呵!”魏无极冷冷地笑著。  

  “她的性子是很激烈任性,可那也正是令我著迷的地方。”雷宇鸣回忆著。  

  “我不想再听到有关她的事,因为你爱她,所以你才会说尽她的好话。”他受够了  !父亲生前也没有一句诋毁母亲的话,好像母亲不曾犯过错,尔后,雷宇鸣也是如此,  他相信骆仕彬亦然。  

  “羽钗她是被我害死的!你知道吗?她会跳楼该算是我亲手推下的。”雷宇鸣双眸  泛满血丝。  

  “什么?!”他不懂,母亲会跳楼不是出于自愿吗?  

  “因为我不敢承认对她的爱,任攻击的话语不断地侵袭她,我非但没能陪伴在她身  边安慰,竟冷眼放任那一切恶意的言行发生,终于将她逼上绝路。”假如他挺身而出捍  卫她,她不会死!她不会死的!  

  魏无极讶然看著他,他话中的意思不会是指母亲也是倾心于他吧?  

  “我的悲剧已造成,来不及挽回,但你的尚可挽回,莫非你要任由相同的悲剧再发  生一次才开心吗?你要水染滟选择看似决裂的方式离开你吗?这回她选择嫁滕驭已是一  大警示,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我……”真的吗?染滟最终会走上与母亲相同的路?  

  “你睁开眼看看我!看看我现在的模样,徒剩一具躯壳罢了,我一直在等待,等待  可以见上羽钗的一日。”当年凤羽钗死得太早,魏无极尚年幼,他恐怕儿子会没人照顾  ,也是想以他的眼代替羽钗的眼看他们的儿子长大成人、成家立业,所以他强忍著不寻  死,于暗处关心著他们的儿子。  

  魏无极的心登时百转千回,是了!雷宇鸣说的没错,染滟的个性平时冷然无波,但  真让她滚沸起来,恐会做出与平日相异的事来,是他亲手挑动了她,他能无情地放任她  而去吗?  

  再回头看看雷宇鸣,恍若是映照出他的未来,如果他没能挽回水染滟,他的未来恐  怕会和雷宇鸣无异。  

  “假如可以选择,羽钗她不会选择自私地离开你,她是不得已的。”她的离去,有  一半原因是想让儿子好过些,不要再像她一般镇日接受流言伤害,可惜她的离去并无法  达到任何改变。  

  魏无极沉默地低著头,心底对母亲的怨恨不再那样深沉。  

  “你是聪明人,我想你不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来。”看出儿子已有悔意,雷宇鸣  总算是放心了。  

  “你为何要帮我?”  

  “谁要你是我和羽钗的儿子。”丢下话后,雷宇鸣便潇洒离去。  

  是啊!他是雷宇鸣和凤羽钗的儿子,不管他怎么否认,事实总归是事实,任何人也  改变不了,正如母亲已死,正如他与水染滟是相属的。  

  雷宇鸣明知他的怨恨,仍旧无惧地出现,为的就是挽回他的幸福。呵!他的父亲!  亲生父亲!无情的眼眶慢慢泛红,凝聚水气。  

  父亲说的是,他怎能怀疑染滟终会背叛他?她早以行动诉说了一切不是吗?就算所  有人都背弃了他,染滟都是那个永远留在他身边的人。  

  他不能离弃她!在他们彼此都深爱著对方时,不然他真会犯下不可弥补的错误!  

  他要追回他的爱!他的染滟!  

  

  水染滟像尊木头娃娃让小蝶服侍她试穿嫁衣,嫁衣很美,镜中的人儿也很美,可是  镜中的人儿早失了笑容,清冷的脸庞已无神采。  

  “水姑娘,你没事吧?”小蝶轻问。水染滟是她所见过最漂亮的新娘,却也是最不  欢喜的新娘。  

  “我没事,你怎会以为我有事呢?我很开心,你没瞧见我正在笑吗?”然而那副模  样却像失了魂般。  

  是吗?小蝶完全看不出她有任何开心的迹象来,她愈是说她开心,小蝶愈是感到难  过,她明明很悲伤,为何还要自我欺骗呢?  

  “如果你心底不舒坦,你可以哭出来的。”哭出来至少会让心里好过些,不会再闷  著。  

  “我怎会不舒坦?相反的我快活得很。”水染滟瞪著镜中的人儿瞧,那脸色惨白似  鬼魂的人会是她吗?怎会陌生得让她认不出来。  

  “水姑娘……”  

  “小蝶,在我嫁入滕府当日,麻烦你多为我上些胭脂。”不然她的脸色太惨白了,  不像是喜气洋洋的新娘。  

  “好的。”  

  “嫁衣试好了,你可以帮我褪下它吗?”可惜一袭美丽的嫁衣不是为那人所穿戴,  所以她没兴致再穿著。  

  “好的。”小蝶步上前准备卸下美丽的嫁衣。  

  “染滟!”外头突然传来一声石破天惊的呼唤声。  

  小蝶怔住,停下手中的动作,往外看,好像听见外头有人在叫水染滟呢!  

  失了神采的脸庞因那一声呼唤,心魂慢慢归位,她转身凝望著门扉外……是魏无极  的声音!是魏无极在叫她!  

  冰窒的心房因那一声呼唤,温度渐渐回升,由岑寂转为跳跃。  

  她激动地往前踏一步,她在等待!等待那人将她自地狱救起。  

  “染滟!”魏无极喘著气,猛力推开她的房门,便见她身著嫁衣立在面前,心下大  激,一个箭步冲上,紧紧将她搂在怀中。  

  “不要嫁给滕驭!我不要你嫁。”他情难耐地在她耳畔命令。  

  水染滟朱唇微敞,双目圆瞪,魏无极不让她嫁给滕驭?!这会是真的吗?她是不是  在作梦?  

  小蝶见状,识相地悄悄离去,并急著去跟魏总管报告此一喜讯,少爷总算要留住水  姑娘了。  

  “我爱你!我爱你!你知道我是爱你的!”雷宇鸣的一席话开导了他,终让他敞开  心怀去爱她。  

  “啊?!”老天爷!如果这是一场美丽的梦,请让她就此永远都不要醒来,她愿意  永远沉醉在神所赐予的美梦当中。  

  “我爱你!我真的是很爱你!”魏无极将她搂抱得死紧,好似怕她会突然自他怀中  消失。  

  “无极。”她的声音有著明显的哽咽,双臂紧紧地环住他的腰身,不愿离去。  

  “染滟,告诉我!你不会离开我!”他亟需得到保证。  

  “无极,你怎会……是我在作梦?”她不能明了他何以会突然改变,除了是梦境外  ,她别无其他答案。  

  “你不是在作梦,这全是真实的。”  

  “那你……”既然是真的,他怎肯在她出嫁前突然向她表白?  

  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他。  

  “我是同你说真的,没有一句谎言。”他亲吻著香腮道。  

  “你……会不会……会不会下一刻又说不要我?”她好怕!怕极了他又说不要她,  她已承受不起那样的打击。  

  “不会的!永远不会有那一刻。”瞧他做的好事,竟然会让她如此不安,他该死!  

  “真的?”明知他是认真的,她还是忍不住想确定。  

  “当然是真的!我爱你,我不会再伤害,我已经想通了。”爱她就是要保护她不受  外头的狂风暴雨侵袭。  

  “无极!无极!我以为……我以为我永远都等不到你这么说。”她感动得又哭又笑  。  

  “我也是这么以为,幸好我没再固执下去,否则我将会终生都活在悔恨当中。”他  是那样爱她,当初怎能生起把她嫁给别人的念头!不该啊!  

  “是谁让你改变的?”她知道一定有这个人存在,不然他是不会自己想通的。  

  “是雷宇鸣。”  

  “是他?”她轻呼。讶异于以他憎恨雷宇鸣的程度而言,怎会肯听雷宇鸣的话。  

  “是的!正是他。”他源源本本把两人的谈话告诉她,毫无隐瞒。  

  “他们是爱你的。”听完后,水染滟轻抚他的脸颊。  

  “嗯?”  

  “如果不爱你,他不会在明知你憎恨他的情况下还跑来找你;  

  如果不是爱你,他不会请文神医来救我,他的所做所为皆因他爱你。”他们两人都  寡情太久,该是放手接受情爱的时候。  

  魏无极沉默无语。  

  “夫人也是爱你的,她以自己的方式来爱你。”同样身为女人,她可以明了凤羽钗  当年的心情。  

  “嗯。”魏无极哼了哼!仍旧无法太快接受雷宇鸣与凤羽钗,实在是因为他恨他们  太久了。  

  “而你也是爱著他们的。”她再次点明事实,不容他逃避。  

  魏无极板著脸回应她的话,可双臂仍未离开她。  

  “别这样,让自己好过些好吗?”她踮起脚尖亲吻他的唇瓣。  

  甜美的气息袭上鼻尖,魏无极动情贪婪地搜寻思念已久的优美唇瓣,炙热的火焰一  下点燃。  

  “无极,我爱你!我爱你!”这回说爱,不再是火爆的场面,不再是难堪的场面,  她知道,他不会再拒绝她了。  

  “我知道,我也爱你!”热烫的唇瓣熨烫在瑰丽的唇瓣上,他想,他会试著去接受  所有以前所不能接受的,他要好好的爱她!照顾她!保护她!  

  因为她是他以生命相许的恋人!  

  指尖抚著华丽的艳红嫁衣,婚礼不能取消,可是新郎倌换人了。  

  嫁衣如花瓣般轻坠飘落在地,魏无极拥著对他最重要的女人,准备和她痴痴缠缠直  至山无陵,江水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