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染滟 >
繁體中文    染滟目录  下一页

染滟 第一章 作者:沈韦

  
  
  管竹丝弦甫以曼妙的舞姿于场中绚丽地舞动游走,本该赢得  全场观众注目喝采,然而却没有。不论相貌、身材皆属中上之姿的舞者舞动得多么卖力,所获得的掌声竟是七零八落,事实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不在舞者身上,而是落在位于贵宾席的一对男女身上——男子是京城里众所皆知的富商魏无极,他的生意手腕极为高超,目光独到,令人望其项背;其实大伙儿心知肚明,魏无极可以为了生意而不  择手段,他作风强硬,又与官府交往甚密,使得众人对他更加畏惧,对他的做法虽不赞  同,但也是敢怒不敢言,没有人胆敢冒犯他,因为那无疑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放眼整个京城,胆敢和魏无极作对而仍存活下来的仅有城中另一富商滕驭,滕驭和  魏无极是死对头,亲近魏无极的人绝不会亲近滕驭;和滕驭友好的人也不会与魏无极相  交。  

  而今夜众人的目光会胶著在魏无极身上,为的并不是魏无极,而是倚靠在他怀中的  美人儿——水染滟。  

  全京城的人都晓得,只要有魏无极出现的地方,他的身边定有水染滟美丽的身影,  自众人知晓有他俩存在后,便不曾见两人形单影只过。  

  水染滟美得让众人觊觎,可是碍于她是魏无极的女人,因此没人敢轻薄她,对她,  向来只能远观;不敢亵玩。  

  她的冷艳足足将场中衣袂飘飘的舞者给比下,热情的舞伶哪堪及得上看得到得不到  的佳人。  

  众人隔著美丽的舞者欣赏水染滟的艳容,端靠贫瘠的想像力,想像她娇软在自个儿  怀中的美景……啊!那将会羡煞多少人!  

  搂著水染滟的魏无极当然知晓众人的目光焦点是放在哪儿,他冷冷一哂,淡然望向  怀中的人儿。  

  感觉到他的注视,水染滟缓缓抬眼看他,等待他的吩咐。  

  “妖媚的眼儿。”魏无极望著她的眼瞳,她的眼既美且邪,极符合他的喜好,所以  他才会将她留在身边多年,不然早大失兴致将她赠与他人,或是将她嫁出去了。  

  知道魏无极喜欢的是自己那双充满不驯的眼眸,她一瞬不瞬地凝望著他,压根儿不  在乎此刻正身处宴会当中,不宜与他当著众人的面调情。任何的礼教规范,根本约束不  了两人的行为。  

  大伙儿的目光一直放在他俩身上,察觉了他俩之间燃起的火花,屏气凝神静待接下  来的发展,深怕错过。  

  魏无极信手端起一杯酒饮入口中,长指轻勾起她的下巴,以唇将口中芳香的酒液渡  入艳红的小樱唇中。  

  登时,全场发出一阵阵抽气声,果然!真如外界所传,魏无极兴致一来,不管身处  何处,想吻水染滟便吻水染滟,从不在意他人反应。看来,明儿个他们多了些话题可以  对外谈论。  

  温热的酒液透过他的唇传入水染滟口中,她慢慢啜饮,同时承受炽热的唇舌侵袭,  雪白的脸颊因他的热吻,激起一波波瑰丽的涟漪。她的不驯到了他跟前从来都是温顺、  成了无声的女人。  

  热烫的舌翻动著芳香的小檀口,依依不舍地划著美丽的唇线,一次又一次。  

  “你是我的!”轻轻附在她耳边,再次的宣告所有。每当众人在魏无极面前表现出  对她的兴趣后,他总是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重复他的所有权。  

  “是的!我是你的。”也是再次承认了他的主权,她柔柔顺顺地倚进他的胸膛,娇  艳的容颜藏在其间,让人想窥得全貌却又苦无机会,简直是使人心痒难耐。  

  “呵!我常听人道,魏公子对其婢女极为宠爱,本来我还不信,今日一见,我方能  相信传言不假。”邀请魏无极过府的卓雄拊掌朗声大笑,随即挥手让场中旋舞的舞者退  下。  

  很有意思!卓雄愈看水染滟愈感兴趣,这样的美人他未曾得到过,就不知魏无极是  否肯割爱了。是听说过,没人敢动魏无极的女人,但没人试过,怎知魏无极肯不肯让出  美人儿?或许他可以试上一试,反正现在是魏无极想和他谈生意,是他占得上风,魏无  极还要让他三分。  

  半垂著眼睑的魏无极对卓雄的打算心里有底,再捧起水染滟的脸,朝著略微红肿的  唇瓣甚为爱惜地眷吻几下。  

  “我的确是很宠爱染滟。”他对卓雄承认,如果不宠爱她,他就不会让她在魏府过  著像千金小姐的生活,只需伺候他一人。  

  倚在他胸膛上的水染滟,对于现下所发生的事以及对话皆漠不关心,好像她不是大  家所谈论的对象,她的视线飘远,凝聚在远方的一点之上,没人晓得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  

  “就不知魏公子有多宠爱水姑娘了。”卓雄挑挑眉,暗示魏无极该将美人让与他。  

  “这倒是个好问题。”魏无极笑了笑,没承诺要将水染滟让人。  

  “敢问魏公子有多看重我们接下来要谈的生意?”见魏无极不为所动,卓雄挑明话  题。虽然他初上京城,也是头一次和魏无极合作,可不代表他就是个软脚虾,在家乡,  凡是他卓雄看上的,还没人敢跟他说个不字,当然进了京城,魏无极也不会成为例外。  

  其他在场的宾客皆为卓雄的不知死活暗暗捏了把冷汗。许是初上京城,且有财又气  粗,令卓雄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妄想向魏无极的权威挑战。  

  “看来卓老板是要我两者择其一了。”魏无极扬著轻忽的笑容,大掌爱怜地抚著水  染滟柔顺的发丝,像是在安抚最为珍爱的宠物。  

  “没错!魏公子你可以拒绝我的要求。”卓雄料定魏无极不敢拒绝,这门木材生意  对魏无极极为重要,就不信魏无极肯为了个女人放弃大把的银子不要。卓雄扬著笃定的  笑容,等待魏无极将美人拱手让出。  

  “很好!那我拒绝。”他不接受任何威胁,对方愈想钳制住他的弱点、要胁他,他  愈是不让对方称心如意。  

  “什么!你竟然拒绝!”卓雄不敢置信地大掌用力击向桌面,究竟他有无听错?魏  无极居然拒绝了他的要求,莫非魏无极不想同他买木材,好大发利市?  

  倚在魏无极怀中的水染滟亦没料到卓雄会气得拍桌怒骂,她微微一颤,感受到她的  惊吓,魏无极安抚地将她搂得更紧,阴沈的眼瞳不悦地闪烁著耀眼的光芒。  

  有了魏无极强而有力的拥抱,水染滟敛定心神,轻呼了口气,关于他方才拒绝卓雄  的要求,她并未感到一丝丝的惊喜。她明白在他心底,她是属于他的,没有他的允许,  绝不容许他人觊觎她分毫;只要他不肯放手,就算对方是拿他的性命要胁,他头也不会  点一下;他会宁可毁了她,也不让旁人有得到她的机会。  

  倘若他肯放手,哪怕对方只是一句轻率的要求,他都会大方将她送出。所以她何需  为他的拒绝感到喜悦,她晓得这不过是他现下不肯放手罢了,无关其他。  

  “我的确是拒绝了你。”魏无极淡淡地重述。  

  “你不要买我的木材了吗?没有我的木材,你如何向客户交代?”卓雄怒不可抑,  作梦都想不到魏无极会有胆子拒绝他,为了个女人丧失信用,值得吗?  

  “我自有方法,卓老板无须为我担心。”魏无极笑了笑,他能在尔虞多诈的商场上  存活,自有他的道理。  

  “哼!我倒要看看你有啥办法。等著看我将大批木材卖给滕驭吧!”卓雄仍不觉危  险将至,挑衅地搬出他的宿敌来。  

  任谁都晓得在魏无极面前最好不要提到滕驭二字,卓雄却是犯了大忌,众人于心底  悄悄替卓雄忧心,担忧的是卓雄即将从京城里永久消失。  

  “很好!那么我先预祝卓老板能和滕驭相谈甚欢,达成交易。”听闻滕驭的名字,  魏无极灿烂的笑容里掺杂著一丝血腥。  

  他和滕驭素来不合,他承认,他是个汲汲营营的商人,为达目的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和滕驭有明显的不同,所以他们相互看对方不顺眼,滕驭看不惯他的处世方式;他则  看不惯滕驭一副处处为善的模样,著实碍眼得很。  

  所以他和滕驭鲜少交谈,互争对方的生意,非把对方彻底由京城除去不可。  

  今日卓雄倒是好,特地搬出滕驭来,如果他再不体谅卓雄的用心,岂不是对不起卓  雄。  

  “哼!你会后悔的。”卓雄忿忿撂下狠话,没有他卓雄要不到的东西,今日他得不  到水染滟,待他整倒魏无极后,水染滟也会是他的,不过时间早晚罢了。  

  “是啊!会后悔的。”魏无极笑著附和他,就不知届时后悔的人会是谁了。  

  魏无极的微笑和话语让在场的众人马上汗毛竖起,不自禁的打著冷颤。  

  好可怕!魏无极生气了,他们得快快找借口退场,免得无辜受累。  

  “呃……卓老板,我临时想起来家里还有点事,等著我去处理,我先行告退。”有  人急急起身,行个礼后,匆匆忙忙落荒而逃。  

  “卓老板,店里的伙计还在等我回去商讨事务,我先行一步。”另一名男人追随著  前人的脚步,跟著离去。  

  紧接著,各种理由开始出现,没等卓雄应允,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所有人皆已跑光  ,独留卓雄和魏无极、水染滟。  

  “这……这是怎么回事!”所有宾客跑得没了影,独留碍他眼的人,登时令他勃然  大怒。  

  魏无极则冷笑以对,他何尝看不出众人心思,逃得好!他们确实挺懂得生存之道。  

  “可恶!全都给我跑光了!”卓雄气得浑身发抖,却想不出众人叛逃的理由。  

  “看来这个宴会是无法再继续下去了,该是我带著婢女离去的时候,卓老板,您自  个儿慢慢享受吧!”魏无极拥著水染滟站起身,语带嘲弄。  

  会的!他会让卓雄明了众人何以做鸟兽窜逃的缘由,总该让卓雄死个明白,免得外  界又传言他不够厚道。  

  “你?!”卓雄为之气竭。  

  为了报复魏无极,他定要将木材以更便宜的价码卖给滕驭,给魏无极一个难忘的教  训。  

  魏无极未理会气极败坏的卓雄,迳自搂著水染滟潇洒离去,留下卓雄一人独自气得  七窍生烟。  

  

  温热的水轻轻地浇淋在魏无极结实的身躯上,一双细滑的小手按摩著他的肩头,让  他肌肉放松,他舒服地合上眼睑,长呼出一口  

  气,放松自己,倚靠在身后细致的娇躯上。  

  小手滑下他的肩头来到他的胸膛,温柔地刷洗著,除去在宴会时染上他身的酒气和  由舞者身上飘来的香气。  

  “染滟。”睁开眼眸,唤著后方服侍他的女子。她是他唯一的贴身侍女,唯独她方  能了解他的需求伺候他,其他侍女根本近不了他的身,更遑论是伺候他入浴。  

  v“嗯?”水染滟倾身,低下头,乌溜且带著湿气的发丝垂落在他的颊边。  

  魏无极探手攫取这一抹馨香,移至鼻间汲取专属她的芳馨,他不再开口说话,她亦  沉默著。  

  “你总是惹得多方注目。”带她出门无疑是吸引狂蜂浪蝶接踵而来,如果不想让她  引起浪荡狂徒觊觎,唯一的方法是将她留在魏府,可是他是占有欲甚强的人,绝不容许  她走出他的视线之外,所以他情愿带著她出门,也不许她有一刻眼底没有他的存在。  

  水染滟轻扬起唇角,她笑得极为缥缈,眼瞳照他的希望,唯有他的身影,再也容不  下其他男子。她知晓有许多人因为对她好奇,也或许她容貌不俗,相对的,会产生想要  她的决心,可是常会碍于魏无极在场,甚少有人敢大胆表现出对她浓厚的兴趣,今夜的  卓雄算得上是意外。  

  而她也早料到卓雄会有的下场,其实她不如卓雄想像中来得好,卓雄犯不著为了她  得罪魏无极,不值得的!  

  “我不许有人不识相看上你。”魏无极执起栖息在胸膛上的纤纤素手移至唇边,温  柔地烙下一吻。  

  “有你在,不会有人有胆要我。”她轻道出事实,除非那人是不要命了。  

  “你的意思是在抗议我把你看得太紧,以至于让你无法往外发展?”魏无极当场变  脸微愠,专注地看著她脸上的表情变化。  

  难不成她想离开他?她有那个胆吗?抑或是已有人趁他不注意之际,偷偷进占她的  心房。  

  魏无极神色不定猜想著。  

  “我不想要往外发展。”她晓得若她对他起了二心,绝对会性命不保,是不想也是  不愿,所以她的心仍是可怜地搁在他身上,从小到大,不曾改变过。  

  “真的?没说谎?”由她的表情可以读出她没说谎,可是他需要她亲口保证。  

  “是的。你知道我不会对你撒谎。”她点头承诺。  

  “很好!”显然她的答案令他十分满意,他微扬起唇角,再执起她的手,炙热的舌  于掌心上划过一遍又一遍,是要她记得曾有的炽热狂情。  

  水染滟轻合上眼,与他颊贴颊,感受他的温情。  

  “染滟!我的染滟!”再次的,宣告了所有。  

  是的!她是他的!永远都是他的!直到死都还会是属于他的!  

  水染滟于心底附和著。  

  “你总是那样沉默。”魏无极有感而发,她不是个多言的女子,和他一样,亦不是  多言的男子。  

  “而你就喜欢我的沉默。”  

  常常两人的相处是一片沉默,可是只要魏无极一个手势或是一个动作,她就会马上  知道他要的是什么,进而满足他的需要,两人之间的配合,可谓天衣无缝。  

  “我是喜欢你的沉默。”他讨厌太过多话的女人,那令他觉得双耳会负荷不了,他  的确是喜欢安静的女人,虽然安静,可是却能满足他。  

  她打小便进了魏府,是本性也是为了配合他的喜好,所以她变得更加沉默,非到要  开口说话时,她绝不说话,府里其他人也不会不识相地找她攀谈,她的沉默,让他可以  确定他的秘密绝不会被多事地传出去,他放心地让她知晓所有事,毫无保留,当然!她  对他也同样是毫无保留的付出,他绝不容许自己是一厢情愿。  

  她笑了笑,颊边仍残留先前的酒意晕红著,她是不胜酒力,也不喜欢酒液的刺激味  道,但因为他,她可以无言承受。  

  “我喜欢浮上你双颊的两朵红莲,美得令我心醉。”眼瞳凝望著美丽盛开的红莲,  任是痴醉。  

  是吗?她真的会令他心醉?想必是此时的气氛使然,否则他是不可能会心醉于她,  关于这点,她有自知之明。  

  不过,她仍没有反驳他的话,依然是温驯地笑著。  

  “知道吗?当你对我所说的话不认同时,你会以更多的笑容带过,是想掩饰,让我  无所察觉。”可惜他太了解她的不驯,明了她表面是顺从了他,可是骨子里并不,她的  不驯不过是被压抑住,总有一天会爆发出来。  

  究竟会怎样的爆发出来?她真会反抗他吗?他满怀好奇等著看。  

  “我不会不认同你所说的话,永远都不会。”对于他,她给自己的两个字就是服从  ,不管他的指令有多令人难以接受,她都会眉头不皱一下地点头接受。  

  “你口中的永远是指多久?直到你这一生终了?”  

  “是的!我的永远是指我这一辈子。”直到生命终了后,她就会遗忘如何去服从他  ,如何不去反抗他。  

  “可是我的永远却是更久。”她的解释显然不符合他的标准。  

  水染滟一愣,无法猜出他的永远是指多久,会是生生世世吗?  

  “是的!正如你所猜测,我的永远是指永生永世,如果我要求你永生永世都不离开  我呢?你怎么说。”看出她的猜测犹豫,他笑著证实,也是逼著她许下更长久的承诺。  

  “我无法为下辈子许诺。”她轻道,心底打了个寒颤,永生永世都和他纠缠在一块  儿?!她简直无法想像那情景。  

  太过悲苦!太过凄凉!  

  “是不愿而非无法。”可惜她愈是不想和他在一起,他愈是想和她纠缠个生生世世  ,直到地老天荒。  

  水染滟浑身僵了僵,嘴唇抿成一直线,沉默不语。  

  “倘若我要你现在对我承诺,生生世世都伴随在我身边,你怎么说?”他故意以现  下的身分胁迫她许诺。他是宠爱她,可并不表示她就能拒绝他的要求。  

  她固执地一言不发,身体绷得更紧,僵如硬石。莫非她生生世世非得和他纠缠在一  块儿不可?而她真的愿意再过相同的日子,周而复始,一成不变?不!将自己卖出一辈  子已够了,无须连下辈子、下下辈子一同赔上。  

  “不准你沉默以对,我要你说你会生生世世伴随在我身边,一步都不许离去。”魏  无极不悦地半眯著眼,有力的手指钳制住她的下巴,强迫她面对他,不容许她逃避。  

  “未来的事没有人能保证,我的许诺何用之有。”凝望他怒气蒸腾的双眼,她迂回  拒绝,却挑衅上他的权威。  

  “跟随我多年,你理应知我的狂妄,就算是我无法掌握的事,只要我有心,从没有  任何人、事、物能够构成阻碍,现下,你的回答是什么?”他的意思表达得够清楚了,  只要他有心,不管是下辈子或是下下辈子,她永远都逃脱不出他的掌控。  

  沉默良久,水染滟终于还是妥协了。  

  “只要你愿意,生生世世我都会伴随在你身边,永不离去。”  

  “很好!我喜欢你此刻的顺从。”魏无极满意地笑著,松开对她的钳制,以手背轻  抚著她柔细的脸颊。  

  明知她是碍于身分的关系,不得不允诺,可就令他感到十分满意,或许今日她是心  不甘情不愿许下诺言,但终有一天,他会让她心甘情愿,许下承诺,再也离不开他!从  此不再见到身旁的她一双美眸神游到他方,他要她的眼底唯有他,不管何时、何地、何  事。  

  他的开怀映衬出水染滟的愁绪,瞧她!她又将自己未来的生生世世给弄乱了。  

  呵!她就是这样,永远学不来义正辞严地拒绝他,总是一次又一次迎合他,然后一  次又一次不停的悔恨,许是她的人生就是注定不断的沉浮在悔恨当中。  

  她的懊悔落在魏无极眼底,却更加深了他的笑意。他向来不管使的手段如何卑劣,  他要的不过是结果,只要结果令他满意就行,他不会在乎他人挫败的情绪。  

  “继续。”快意地合上眼,示意她继续为他净身。  

  水染滟落寞地汲起池中温水,轻轻地浇淋在他身上,水面漾出一波波美丽的涟漪,  拍击著两人的身躯,沉默侵进两人的心房。  

  魏无极猛然偏头以手将她的头颅压低,给予狂猛炽热的一吻,水染滟尚不及惊呼、  喘息,即无法抗拒地被卷入激情的漩涡当中,与他于浴池内点燃欲望的火花,狂燃不坠  。  

  一池温水化之为春水,逐渐沸腾……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