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情咒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情咒目录  下一页

情咒 第四章 作者:叶霓

  陆盈张大嘴,「非礼呀」三个字正要从她口中逸出,胡乔飞已快动作地咬住她的嘴,堵住她吐出的话语。

  「唔……」她震惊地瞠大眼,她怎能让他轻薄呢,於是开始猛力挣扎。

  「别乱来。江海正派人监控著我们,说不定他马上就到了,你得装成喝了迷药的样子,才能掩人耳目。」他贴在她唇边说。

  「为什么?我可以闯出去。」陆盈身体绷得紧紧的。

  「你以为那么方便?他们手中都有家伙,你有吗?」他冷下脸,嗓音和语调都极为沉重。

  她深吸了口气,目光偷偷往角落搜寻,果然看见那个叫强尼的男人就站在那儿直盯著他们瞧。

  「那我……我该怎么办?」她眉头紧紧一拢。

  「演戏呀,就当我们演床戏,会不会?」说完,他翻过身,用力压住她的身子,并吻上她的颈窝,动作激狂热情,一点儿也不像演戏。

  陆盈闭上眼,浑身发热著,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只能任他亲、任他吻、任他乱摸了。

  该死的,如果这情形让「风学园」里的同学看见,肯定会有两种反应。一种就是张嘴结舌,另一种便是笑掉大牙。

  不,她可不能让他再这么继续,否则一定会一发不可收拾的!

  对,念咒语……她得赶紧念咒语。

  眼看他的头发就在她脸上拂动,她赶紧抓起一些用力一拉。

  「呃——你在做什么?」胡乔飞抓著头发,「没想到你居然有虐待狂。」

  「我!」她鼓起腮、瞪大眼,「你才有虐待狂。」

  「别说了,他们在看了。」他很是火大,不单单是被她那单纯的傻样弄得火气飞扬,更因为她身子的柔软芳郁,加深他体内的燥热难耐。

  虽然她的身材不算丰满,但是凹凸有致,胸部也算是小而美,一点儿也不亚於那些波霸。

  这样的身段,这样的柔软度,他可是个正常男人,又怎能视若无睹呢。

  而手里已抓了他好几根头发的陆盈赶紧闭上眼,嘴里开始喃喃念著咒语,「咕滋乌斯里可佳那……卡苏亚地伊——啊!」

  他在干嘛?怎么可以摸她的胸部呢,不行呀!

  「住……住手……」

  「你在唱什么?激情时你还有时间唱歌,是在刺激我是不?」胡乔飞以为她在哼歌。

  怎么办?那咒语怎么失灵了?!她得再重来一次才行。

  「咕滋乌斯里可佳那……卡苏亚地——」

  「你还唱?好,我就看你还怎么唱下去。」

  她的咒语不是失灵,而是几次被他打断,可偏偏打断咒语後,那语意与施咒方向完全变了调。

  本来她是打算制止他孟浪的手法,可如今反而变成激发他更狂狷的手段。

  这样的结果完全不是她所能控制的。本想再来一次,可他已不打算再给她「唱歌」的机会,火辣地掀起她的上衣,大手爬上她的胸口。

  「啊!」

  幸好这里灯光昏暗,他们的春光并没让旁人所窥知,但她更明白再这样下去,她的清白铁定不保。

  她贴近他的耳畔问道:「我们能不能别在这里,有人看呀。」

  胡乔飞抬起脸,眯起眸望著她,他似乎并没有完全被她的咒语所迷乱心神,还听得懂她的话意。

  他回头看了眼强尼,而後俐落抱起她,「走,我们去房里。」

  「什么?」陆盈张嘴结舌。她可不是要换场地,而是要停止呀。

  就在这晃眼间,她已被他带进一间房内,整个人被重重地抛向床上。

  「哎哟,好痛呀。」她愕然地看著他,「你不能那么粗鲁呀。」

  他眯紧了一对眸,一只膝盖跪上床面,上半身欺近她,「你要我是不是?我知道你是需要我的。」

  陆盈看著他带抹阴邪笑容慢慢朝自己逼近,只能对他傻笑,「你不要这样看著我,这里没别人了,你……你不用再演戏了。」

  可他完全不理会她说什么,只是一寸寸逼近她的脸,最後蛮横地抱住她,用力剥除她的衣服。

  「胡乔飞,你怎么可以?啊!」她当然知道这一切是她咒语念错所致,但要弥补已经来不及了。

  穿著一件黑色皮裤、黑色背心的他,看来是这般的豪放不羁。他迷眩的黑眸隐隐散发著诱人狂野的魅惑波影,唇角似笑非笑的勾起,完完全全表现出他佣懒又性戚的笑容。

  「你话真多!」他俯下身,眼神中带著一道道迷魂光影。

  她一抬眼,看见他微敞的领口有条菱形的银坠在闪烁著,上头刻著两个醒目的英文字母——HS。

  「阿飞,不要这样,我警告你,你做了铁定会後悔的。」她拚命想找话唤醒被咒语控制的他。

  「後悔?!」胡乔飞一震,动作有了几秒的停滞。

  「对,你会後悔……住手……别碰我!」她抓住他的手,一双祈求的眼直对著他眨动著。

  他紧抓著她妄动的身子,一双黑瞳变得更加深邃,「别动,我要你……」

  接下来最可恨的事情发生了。她眼睁睁看著他褪下自己身上的衣物,最後不在乎她的害怕,就在她惊惧的眼神下打开她双腿,猛力一个俯身,悍然地夺去她的清白。

  「不……」她嘶喊出声,指甲深深掐入他的肩膀中。

  几乎在同一时间,胡乔飞也赫然清醒了,他瞪大眼看著此刻的情况。

  该死的,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他会跟她……

  「走开,你走开。」她用力推抵著他,不停打著他的胸膛,「你好可恶,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好痛……痛死了!」

  胡乔飞深深重喘著。他是男人,美色当前,他又怎会放过?尤其这一切来得这么莫名其妙,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呀!胡乔飞明知自己不该继续,可他却隐忍不住,眼看她雪白的胸脯随著他的攻战而上下起伏跃动,那体内快感更炽。

  此时,躲在外头偷听的强尼直搔起了脑袋,不停咽下口水,被里头的龙吼燕吟给弄得浑身燥热不已。

  不行,他得赶紧找个女人解决才行。

  为了解决自己的欲望,强尼撇下他们就走,忘了自己监控的责任。当然,就连他们何时离开的也不知情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你放开我!」陆盈用力甩开他的手,眼底满是泪雾。

  她没想到自己当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更没想到这男人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办完事後也不给她喘息的时间,就逼著她穿衣、逼著她跟著他跑,这感觉好像她真是个自动送上门的女人似的。

  突然她想起邵千给的那句「忠告」——千万别把自己玩下去,否则你会很痛苦!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不但玩进了身体,隐约中还玩进自己的感情。如今,她终於了解为什么会「痛苦」了。

  「你不走就得死在里面,汪海是因为有事非得离开不可,否则上你的人是他。」胡乔飞对於刚才那件事也很自责、可是……他只能说他完全是被动的。

  突然,他想起刚刚发生在酒店内另一名同事不正常的行径,莫非从头到尾,全是这女人搞出来的把戏?

  「说得好像我该感激你似的。」她蹙起眉头,直瞪著他。

  「我刚刚完全无意识,正想问你我怎么了?」胡乔飞双臂抱胸地瞪著她。

  「你!」她脸儿一红,随即转过身,「是……是你霸王硬上弓的耶,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呢?」

  「我霸——」他重重点点头,「是,表面上的确是我的错,可我不知情,直到我清醒时已经……已经占有你了。你说这又是怎么回事?」

  「呵……呵……」她这下脸儿变成黑的了。「这么说,你之前对我做的一切是一点儿印象也没有了?」

  怎么会这样呢?她可是被他摸光、吻光了呀,他竟然不知情?早知道她就不该对他下什么咒。更没想到的是,她学了那么久的咒语居然一出校门就输得奇惨,还真是亏大了。

  「坦白说我也很懊恼,为什么我会不知道呢?要不然我就能知道你是怎么迷惑我的。」他嗤冷一笑。

  「你!」她深吸一口气,「你太过分了!」

  丢下这话,她转身就胞。

  胡乔飞本想追上,但继而一想,他就算追上她又如何?此刻他脑袋一片空白,他已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了。

  两个还算陌生的人莫名其妙地发生这种事,能教他亲口对她说「他会负责」吗?那实在是太牵强、太荒谬了!

  在大仇未报之前,其他的事他根本不想多谈。

  只是,刚刚那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个看来有点儿粗枝大叶的女孩或许并不如外表这么单纯,以後他们最好是不再有交集,彼此才不会为对方所伤。

  何况,他还是个危险人物。

  他往前走了几步,突然一个五十开外的中年男人挡在他面前,「少爷,我总算找到你了。」

  「寇叔。」他眉一拢,看著管家寇洋,「你怎么找来这里的?」

  「你一离家,老爷可是请了不少人在打探你的行踪呀。」他直望著胡乔飞,「少爷,回去吧!『胡氏』不能没有你呀。」

  「不单单是爷爷,还有许多人都不会放过我。」胡乔飞扯唇一笑,将他拉到一边,「以後别再来找我了,我不想让他们以为我还与你们有联系。」

  「为什么?难不成你要与老爷、与胡家断绝关系?」寇洋惊愕地问。

  「哼,是呀。断了关系才有可能活命,不是吗?我早厌恶了活在未知险境中的生活,很没有安全感,你知道吗?」他撇撇嘴,嗤冷笑著。

  「你的意思是?」管家寇叔一愣。

  「我的意思是……你就放我自由吧!眼看凯琴死在我面前,我当真怕到了,那种惊惧的感觉不是你能明白的。」他露出一副「无能」、「怕事」的窘样。

  「我当然知道你心头有个解不开的死结,可老爷已派了大批保镖保护,就不信胡策他真能厉害到无孔不入!」寇叔激动地说。在他印象中,少爷可是个最有担当的青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怕事了。

  「那我们能够防他一辈子吗?寇叔,我真的怕了,我也不想再过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你快回去。」胡乔飞非常执意地说。

  「那公司怎么办?『胡氏』绝不能一日无主。」他可是胡家的老仆,一直以来尽忠职守地维护这个家。

  「我爷爷还在不是吗?我想他老当益壮,定能将公司掌理得很好。」胡乔飞只知道赶紧推卸责任。

  「少爷!」寇洋走到他面前,「老爷身体已大不如前,代掌总裁只能暂时呀。」

  「那很简单,不如就交到胡策手中,他不是一直巴望著『胡氏』吗?那就做个人情送给他,不但他高兴,我们也平安呀?」他咧开嘴,对从小看他长大的寇洋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不是这样的人,真的……我真的难以相信!更让我难以置信的是你竟然跑去当牛郎,这事你要我怎么跟老爷说?」

  「那你就别说。」胡乔飞见他那张失望的脸色,就快说不下去了。「其实我去星期五酒店干牛郎不过是为发泄,发泄我心底的害怕、胆慑,你想……像这种可赚钱又可发泄苦闷的行业已经不多了。」

  寇洋直摇头,「你变了,少爷,你真的是彻底变了。我求你……求你不要让老爷失望,好不好?」

  「我无意让他老人家失望。可是我有我的想法、我有我做人的自由,请你替我转告他,就说……就说我不孝,我只想平稳度日,其他的一概不敢多想。」胡乔飞重重闭上眼,嘴里虽这么说,可心底却是在滴血。

  寇洋流下老泪,「这话我不会对老爷说,也不敢。少爷,我真的希望你能想通了赶紧回来,我们都会一直等你的。」

  再抬头看了他一眼後,寇洋这才失望的转身离开。

  眼看他憔悴的身影一步步消失在他眼前,胡乔飞只能强忍住满心苦涩,直到确定刚才一直躲在角落监控他的人离开後他才得以吐口气,用力朝一旁电线杆猛捶了下。

  实际上他的身分是「胡氏集团」的现任总裁。离开本业,跑去干苦力,做牛郎,为的就是替胡氏解除危机、为不幸因他而枉死的女友报仇,不让小人得逞。

  然而这些事他只能吞进肚中,因为目前唯有靠他独自一人才可能扳倒对方,即便很难、很危险,他也得全力以赴!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努力已久的计画竟会被一个小女人破坏,如今他要如何再博得江海对他的信任奥无疑呢?

  仰首轻叹了口气,突然如皎的月亮闪进他眼底,感觉就像那个单纯无垢却又异常神秘的陆盈。

  但愿她就此消失,不要再往这澡井里跳了,否则她真会将他给拖下水呀。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江海一回到酒店看不见阿飞和陆盈,立刻将强尼的手下小林给喊了过来,「强尼呢?」

  他可是要强尼好好看著他们,如今丢了人,他自然要找他。

  小林支支五口五口地说:「他……他……」

  「快说!」江海火气一扬。

  「他跑去找女人了。」他吓得赶紧说出口。

  「找女人?!他平常玩的女人还不嫌少呀!」他狠狠一瞪,「真是该死!也不看看时候。」

  「因为强尼瞧见阿飞和那个女人在亲热,所以忍不住就跑出去解决了。」小林赶紧为强尼说话,就怕强尼知情後会找他麻烦。

  「什么?你说阿飞跟那个看来有点脾气又美得娇气的女人已经……」江海脸色瞬变。

  「没错。」

  「呵,没想到阿飞当真是捷足先登?他明明知道我看上那女人的。」江海恨得咬牙。

  「老板,阿飞就是靠他那张脸吃饭,没有女人能逃得过他的魅力。想当初他还在『胡』气就身为各商业杂志票选的最佳黄金单身汉,以这样的名声和气势加入咱们酒店可为咱们招揽不少生意,您就别怨他了。」小林忍不住说著胡乔飞的好,还真触及了江海的霉头。

  「够了,你好话说完了没?我想阿飞要是听见你这么维护他,将来若还有机会回到胡氏,说不定会给你个经理做做。」江海冷冷一哼。

  「我……」小林这才知道自己说错话,结巴著不知该如何是好。

  其实也不是他蓄意说著胡乔飞的好,而是胡乔飞平时虽看来冷漠得很,但往往都会为他们这些做手下的说话,见老大要罸他们也多会开口劝阻,看在眼中,他能不心存感激吗?

  就在这时候,强尼回来了,一惊见江海出现在酒店,立刻颤著上前道:「老……老板,您回来了?」

  「我如果还不回来,这间酒店被卖了我都不知情呢。」江海恼火又道:「怎么?发泄完了就知道回来了。」

  乍听老板这么说,他吃了一惊,随即转向小林,怒声低斥著:「该死的,是你说的?」

  「你别自己做错事就想找别人出气,我也不想怪你,只想问你阿飞和那个女人呢?」江海眯起眸问。

  「他们?!」强尼立刻指著上头,「他们在楼上的房间呀。」

  「楼上房间?」江海摇摇头,「我看你还在作梦吧。」

  「怎么可能?难道他们已经……」他是确信他俩都累瘫了,屋里不再发出声音才走人的呀。

  莫非他又中了阿飞的诡计?

  「算了,要你办件事,没有一次让我满意的。」江海重吐了口气,「你再这样下去,小心我可是会将你酒店经理的职务给撤换掉。」

  「是的,老板。」强尼虽虚心应和,可满腹怨气却全逼向小林。

  小林一接收到他那双怨忿的眼神,立刻吓得往一旁闪退,脸上显现满满的惊惧之色。

  「还有,下回那女人如果再来的话,可千万别再让她溜了。阿飞他尝过的女人我又怎能放过?」江海勾起邪恶的嘴角,嘴畔沾满一抹淫恶之色。

  「是,我这次就算跟阿飞拚命也要抢下她。」强尼立刻回道。

  「笨!谁要你跟阿飞拚命?别忘了他可是咱们酒店台柱,只要对外打上『胡氏』最年轻的总裁下海当牛郎,将会有多少女人自动找上门、多少钞票滚滚而来?」虽然女人重要,可他也不会跟钱过不去。

  「那么老板……您要我怎么做呢?」

  「这就要你智取了。」江海丢下这话便站起身,「我累了,到客房睡一觉,有事再通知我。」

  「是的,老板。」强尼目送他离开俊便走向小林,猛地拉住他的衣领,「说,你是不是想把我拉下台?」

  「我、我不敢。」小林张大眸子,双腿都软了。

  「还说不敢!我一出门老板就知道所有事情,你究竟是存著什么样的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

  「那是老板要问的,我又不敢不说,对下起喔,强尼。」小林将脑袋垂得好低。

  「强尼哪是你喊的,叫我经理。」强尼双目一凝。

  「经……经理,我现在可以出去做事了吗?」小林怕与他独处,担心被杀了都没人知道。

  「滚!」他用力一推,五官臭到了极点。

  小林逮到机会立刻溜人,紧张中他只知加快脚步,一跑到酒店楼下,差点就撞上刚进门的胡乔飞。

  「小林,你怎么了?什么事这么急。」胡乔飞伸手抓住差点被弹开的小林,就见他满脸惊色。

  「没……没事。」小林战战兢兢地看了看站在远处的强尼,缩著身子就跑了。

  胡乔飞循著他的视线看向强尼,「你又骂他了?」

  「他是我的人,我要骂就骂!」强尼怒火飞扬地说。眼神倏然转为犀锐,「你居然玩我?」

  「我玩你?」胡乔飞眸光一冷。

  「难道不是吗?你昨晚明明就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怎会一下子就离开了?」他冷著嗓子问。

  「照你这么说,我们还得留下来让你偷听第二次了。」他嘴角一抿。

  「你知道?」强尼眉头紧蹙起。

  「你的那几招把式我会不清楚吗?」压根儿不想理他,胡乔飞朝里面走去。

  「站住,你要去哪?」强尼扬声喊住他。

  「工作去。里面可还有不少女人等著我呢,说起那些女人……唉,不宠宠怎么行呢?」胡乔飞对他眨眨眼,露出一副「受不了」的酷样。

  强尼看得脸红脖子粗,「别以为你这么说就可以躲过我的逼问,说!那女人住哪儿?」

  「客户机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事实上,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你!」强尼点点头,「好,你该知道江老板早就中意她了,居然敢不顾及他的想法先对她下手。我说胡乔飞,你是不要命了?」

  「那又如何?」

  「别以为你还是胡氏集团的总裁。现在的你在我眼中什么也不是,只不过是个供女人玩弄的种马!真有种你就回去,回去呀。」强尼蓄意激他。

  胡乔飞半眯起眸,本想说什么却放弃了。

  「君子不跟小人斗。」说完他一旋身,正好看见一位女熟客走进酒店,他立刻走向她。「小苔,你怎么那么久没来了?」

  「公司忙嘛,而且你这个大忙人老让我找不著,你还好意思说呢。」叫小苔的女人勾媚地挑起眉。

  「以後你可以事先打电话给我,其他女人我可以往後挪呀。」说时,他不忘对强尼撇撇唇以示自己的能力,「走,我请你喝酒。」

  眼睁睁看著他带女人进入座位,强尼没辙地暗啐了声。

  胡乔飞,你不要以为江老板得靠你维持生意,我强尼可不把你看在眼底。你一定没想到不仅我是江老板的人,更是胡策派来的眼线,只要你一有不对劲的情形发生,我就会让你不得好死!

  强尼在心中撂下狠话。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