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情咒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情咒目录  下一页

情咒 第三章 作者:叶霓

  依循地址来到了那间货运公司,陆盈一进入里头,就被里面嘈杂的人群和粗俗的嚷嚷声给吓了跳。

  眼看这里的男人个个只穿了件汗衫,颈上披了条毛巾,粗话满天飞,有的还集聚在角落趁老板不在时摸两把,让她真不习惯。

  倒是有两位小姐电话接个不停,看样子似乎生意不错。

  「阿牛呀,你们还摸!小心老板来剥你们的皮。时间差不多了,快出车到瑞临工厂,他们要出货了。」

  「小芬呀,你干嘛这么急?太早过去,没工人上货我就要帮著开『堆高机』,才不要哩!」他操著台语说。

  「但你们也不能聚在那里摸牌,老板回来看见肯定会阉了你。」小芬气得故意说重话吓他。

  阿牛赶紧压住重点,不信邪地挑挑眉,「他敢?我虽然欠了他不少钱,但也替他做了不少事呀。」

  「哎哟,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听不出来呀。」小芬抚额大叹,「快快……快去把东西收一收,出车啦。」

  「好,别催了。」他认命地上了车。

  小芬看了看订单,眉头又拢起,「这个阿飞怎么还没回来,车子已经不够了。」

  就在她念念有词之际,胡乔飞终於开了辆大卡车进入停车场。

  远远地,陆盈便瞧见他从卡车上跃下,立刻闪身到一旁躲了起来。见他依然是穿著那件黑色背心,快步往办公室跑去。

  「唉,你如果再不到,我就完蛋了!」小芬彷若见到了救星般,直拉住他的手,「快,这里还有一车,你去好不好?」

  「现在?!」他看了下表,「不行,待会儿有事。」

  「你到底有什么事?每次过了四点就不出车,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你背後说话,都是我为你挡下来了。」

  小芬握著他的手臂,对他眨眨眼,嘴边带著的笑可是勾魂得很,看样子她是早对他有意思了。

  「对不起,我真有事。倘若老板说话了,看他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他拿起毛巾拭了下汗水,「我真得走了。」

  「等等!」小芬喊住他,然後往外瞄了几眼,确定没人看见才从身边的小冰箱里拿出一罐冰啤酒。「这是我买来偷偷冰在这里的,就只一罐,骗那些臭工人是我要喝的,你快拿去喝吧。」

  「既是你要喝的,你就拿去喝吧。」他笑了笑,随即转身欲走。

  「喂……」小芬追了上去,「你怎么搞的,老是拿人家的好意当驴肝肺,真没良心耶。喏,拿去。」她硬是要将啤酒塞给他。

  胡乔飞拿过手,只好撇嘴一笑,「那么谢谢你了,小芬,领薪水时一定回请你。」

  丢下这话,他快步离开办公室,一到外头就对其他夥伴挥手再见。

  「阿飞呀,你手里拿什么?」有人眼尖地瞧见了。

  「小芬的啤酒,我不渴,给你们喝吧。」

  他举手朝那些人一扔,其中一人站起来接住了它,「谢啦。」

  这一幕让办公室内的小芬看见了只好猛跺脚,气得火冒三丈。

  事实上,胡乔飞又怎会不明白小芬对他好,可她的好对他而言压力太大,既是自己偿不了的情,他就无意欠下。

  走出货运行,胡乔飞快步走到一边铁皮帐棚内骑上他的哈雷机车。就在他疾速骑出帐棚之际,却意外看见有个女人挡在大马路中间。

  「吱——」他火速煞了车,可车头已在女人大腿前面三公分处。

  妈的!差一点儿就撞上了,而她居然连闪都不知道要闪,分明是找死。

  尤其在他看清楚是谁时,那心底的火焰更炽。

  「你这个女人,知不知道这样是很危险的?」他利目一眯,嘴里吐出的尽是熊熊火气。

  「你这个男人,知不知道这样已经超速了?」每个女人都看上他,被他所迷惑,可她陆盈才下吃他这一套。

  「行行行,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跑到这地方来做什么?该不会专门为了抓我超速吧?若真如此,我还真是担待不起呀。」他扭了下脑袋,知不知道戴著安全帽可是很热的,她究竟要干嘛?

  「你别作梦。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又到底是谁?」不达目的,她是绝不会离开的。

  「我是谁?」他倒是惊讶,「为了我这微不足道的小人,你千里迢迢追著我跑呀,唉!你也太客气了。」

  陆盈变了脸,「谁追著你跑?」

  「没有是不?那真是阿弥陀佛了,那么你我就永不再见。」他又转动油门,机车发出「轰轰」的声音。

  她依然文风不动地站在原地,「别跟我打马虎眼,快说。」

  他索性熄了火,扯著抹俊魅十足的笑容,「在下姓胡,叫胡乔飞,这样够清楚明白了吧?」

  「胡乔飞,你既然愿意在这种地方做苦力,又为什么要去酒店当牛郎呢?」这便是她最疑惑的地方。

  他挑起眉毛,带著谵意的笑反问:「烤肉小姐,那我能不能问你,你既然吃过早餐,又干嘛要吃晚餐?」

  「我!」陆盈一愣。

  「说不出来吧,既然说不出来就别烦我,让开。」

  「你要去酒店上班对吧?」既然答不出来,她乾脆换个方式问。

  「没错。」他点点头。

  「那你能带我去吗?」她双臂交叉在胸前,对他漾出一抹娇媚的笑容。

  胡乔飞眯起了眸于,冷冷哼笑,「难道你忘了昨天你已经亲眼看到那些极为养眼的一幕,难道你一点儿警觉性也没?」

  「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你以为我真没去过那种地方吗?」她眼珠子轻轻一转,故作镇定。事实上就是因为如此,让她觉得那地方诡怪得不得了,所以才决定再去一趟,查个清楚。

  闻言,他眯起眼,露出一抹鄙色,「酒店可是花钱非常凶的地方,而且我们牛郎的钟点更不便宜,你有钱吗?」

  「我……我现在是没钱,可是我户头里有呀。」陆盈一对细长的眉儿一飙,说著颇有道理的话。

  她身上没钱不代表她是个穷人,总有一天,她要拿大把钞票压死他。

  「哦,这么说是我有眼无珠,你是位名媛淑女罗。」他摸摸鼻子,发出一丝谑笑意味极深的声音。

  「没错。」她弯起唇线,随即从口袋掏出一张百元钞塞进他黑色背心内,「花钱的是大爷,现在我要你带我去酒店。」

  「预付订金?」胡乔飞眯超眸子,「不过我还是不能答应你,请你让开。」

  「你不带我去,以为我就去不了了?我不懂你到底在怕什么?」她走向他,将双手攀在他车把上,近距离看著他。两张脸仅隔著一个安全帽的塑胶遮面板。

  「你真要去,我又怎好拒绝呢?那就随你吧。」他挑眉睨著她,「让开。」

  「好,既然你同意了那更好,我就不客气了。」说著,她走到机车後座跨坐上去。

  「拜托,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走了?你没安全帽可是会受罚的。」胡乔飞眉头高锁,他从没见过像她这样的女人,死打蛮缠不说,还对这个她自认玷污过她的男人不加提防的接近,真是让他不解。

  是这女人单纯得接近白痴,还是她对他别有用心?

  「受罚?无所谓,反正罚你呀。」她得意地大笑著。

  胡乔飞重重一哼,扶著把手的双手一放,跳下车便步进货运行。

  「啊——你怎么可以……」陆盈没料到他居然连车子也不管就走了,害她一个重心不稳,差点连人带车地重重摔下。还好她及时扶住把手,才免除这尴尬的一摔。

  不久,他从里头走了出来,手上多了顶安全帽。他毫不客气地将它往她身上一扔,「戴上。」

  陆盈赶紧伸手接住,忍不住恶狠狠地瞪著胡乔飞,「你还真粗鲁,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我就是这样的男人,你如果受不了,那你去找个会怜你的人呀。」胡乔飞板著张脸,对现在的处境可是不满极了。

  「哼,我偏不走。」她戴上安全帽,压根儿没有下车的打算。

  胡乔飞摇摇头,重新坐上去发动机车,在下一秒便加速到极限,往前疾冲而去。

  「啊——」她吓了跳?下意识伸手抓住他,紧紧抱住他的腰。

  感觉到她紧搂住他的动作,胡乔飞不禁撇撇嘴,得意自己的诡计得逞,谁要这女人这么烦人呢。

  「你不怕我又一次强奸你吗?还把我抱得这么紧。」他勾起嘴角,冷冷地笑了笑。

  「我……」她眉头一蹙,早已确信这男人根本没对她做什么非礼之事。只是她不服气,不服自己被他当玩具要,连问个真相都不允。

  所以,她今天非得再去一趟「眩情酒店」,查出究竟是谁偷偷对她下药?

  就算是虎穴,她今天亦非得亲眼去瞧瞧不可!

  「还是你觉得被我强暴的感觉挺不错?」见她不语,他忍不住想说出更毒的话好激激她。

  「你少来了,我知道你什么事也没做。」他骑得好快,让她连松一下手都不行。

  「既然知道,又为什么要在别人面前乱嚼舌根?」胡乔飞最看不起这种女人,老以为信口开河别人就得对她负责。

  「你是指亚琳吗?」她挑眉一笑,「我奉劝你死心吧!人家亚琳早已是心有所属,你可别以为人家替你受了伤,就连人也要赔给你。」

  闻言,他整张脸都板了起来,「这些是她跟你说的?」

  「没错,怎么?我可是她再好不过的朋友,她不跟我说该跟谁说呢?」瞧他那副防她的模样,还挺不舒服的。

  他不说话了,只是专心骑著车。

  陆盈又道:「另外我再跟你说一次,我的名字叫陆盈,海陆的陆,盈余的盈,才不是什么露营烤肉。」

  「对你的姓名我没兴趣知道。」他回答得好无情。

  「算了,我知道你嫌我没钱,所以看不起我是不?」她眼珠子往四处瞟了瞟,突然看见有家银行就在眼前。

  有银行就一定有提款机了不是吗?

  「喂,停车、停车。」她用力敲著他的肩膀。

  胡乔飞停下车,不耐地看著她,「你到底还要干嘛?」

  「我要向你证明一件事。」说著她便跳下车,但跑了两步又转过身,「你可别跑哦,到时候我身怀钜款,成了歹徒觊觎的对象,那是很危险的。」

  他没理她,当然也没真的不管她,只是无奈地抓了抓头发,一张紧皱的脸撇向一边,冷漠到了极点。

  看著他,陆盈不禁一笑,接著快步走向提款机,将她仅有的十万元储蓄全领了出来。

  「瞧,我说过我是很有钱的,这样够了吧?」她以为打肿脸真能充胖子。手捧著这些钞票,脸上带着笑靥,可心里却在滴血。

  呜……呜……这可是她数年来辛苦的积蓄呀,今天居然就要毁在这个臭男人手里。好不甘……可又没办法!

  看著她像献宝般地将钞票奉上,胡乔飞却连施舍一眼都懒。

  「拜托,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静默了?是在想法子怎么从我手上弄到它们是不是?」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嗤冷低哼,「我现在不是已经将东西给你了,还不快拿,你快拿去呀。」

  「小姐,我敢打赌,你一定从没去过星期五酒店。」他别具含意地看著她。

  「我……我……」她深吸口气,「好,我承认我没去过。但这也不能怪我,我又不是怨妇,去那地方做什么?」这人欠扁。

  胡乔飞性格的双眉轻拧了下,「好,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这叠钱光给我塞牙缝都不够,顶多拿到PUB找一些下三滥的男人作陪。」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把钱收起来吧。」他眉心一揪,「何苦将自己辛苦存来的积蓄花在这种地方,到时候真没了,你晚上睡觉可别抱著枕头痛哭。」

  「我……我……」陆盈噘起唇,心底已是紊乱不堪,「你怎知道我根本没什么钱呀。不过有句话你倒说对了,如果我真的将它们撒在牛郎身上,何止会抱枕痛哭,还会歇斯底里地哀号咧。」

  「真正来撒钱的人是拿金卡来花,甚圣还会为我们办附卡,了吗?」他眉宇一拢,「还不赶紧收好。」

  「收就收。」陆盈将它们全塞进背包里,接著坐上机车,「那我就去瞧瞧,不花钱我一样得进去。」

  反正她就是铁了心。与其说她想弄清楚酒店内情,倒不如说她想知道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他眼光倏然暗下。

  算了,他该做的也都做了,她真要往崖谷里跳,他也阻止不了。

  「那是因为我有非常浓厚的冒险精神。」

  这女人竟不知道自己就要陷於什么样的处境,居然还在那儿沾沾自喜的。

  「是哦,我佩服你。」胡乔飞又加快油门驶著机车,这回的速度是缓缓加快,让她坐来比刚刚要平稳多了。

  就这样,他们一路上没说话,很快地就到了「眩情酒店」。

  在要进门的前一刻,胡乔飞突然说:「再给你五秒钟考虑的机会,你要後悔现在还来得及。」

  「我下定决心的事就绝不反悔。」她抬起高傲的下巴,笑望著他。

  「好吧,到时候你可别喊救命。」斜睨了她一眼,他放好车,快步朝酒店大门走进去。

  陆盈心底虽害怕,却不容自己面带惧色,尾随著他走进这嘈杂的地方。

  可她万万没想到,一进去又和江海打了照面。

  「是你,你又来了。」江海正打算出去,没想到会与她再度重逢。或许这外表看来单纯的小绵羊,已对他们酒店的游戏玩上瘾了。

  「对,我又来了。」她勉强自己拉出笑容,另一只手却不知是故作大胆,抑或是缺乏安全感地直搂住胡乔飞的手臂。

  「这么说,我们乔飞够猛、够呛罗?」他语带暧昧地瞄了眼胡乔飞。

  就见胡乔飞吊了吊眼珠子,一副不予置评的模样。

  「对,我是喜欢他,他好够味哦。」陆盈为了不露出马脚,只好顺著竿往上爬了。

  江海闻言,似乎不太高兴,但仍笑著,「那么乔飞,带人家到处玩玩,喝杯小酒、跳个舞都成。我有事出去,这里就交给强尼招呼。」

  「是的,老板。」直到目送江海离开後,他才绽出一抹不见心思的笑意,「我什么时候让你这么满意了?你该不会是在作梦吧。」

  「没错,我就是作梦梦到的,怎么样?」她偏著脑袋笑了笑。

  「那你好好玩吧,最好找个真正能让你觉得又猛又够味的男人。」说著,他便往一旁闪了进去,她正想追上,却被里面类似保镖又像保全的男人挡下。

  「小姐,这里是我们少爷休息的地方,你不能乱闯。」

  「可是——」

  「你那边坐好吗?」那人指著角落的位置。

  她点点头,随即朝那儿走了过去,坐下不久便发现已有不少客人陆陆续续进来,而且全数是女客。

  她们就好像识途老马般,一来就走向老位子,等著亲点的牛郎来伺候。

  眼看她们等到的人一个个来了,一见面就彷似天雷勾动地火般紧紧相拥,当下缠绵爱抚了起来。这一幕不禁让她想起昨天那场热欲高扬,沸腾如火的画面,全身也不由自主地冒出敷不清的鸡皮疙瘩。

  她是可以後侮,趁现在无人之际赶紧走人。但是,只要一想起她还没弄清楚胡乔飞那个男人,她就不想离开了。

  不久有个男人朝她走了过来,他一来便贴近她坐下,绽放著他自以为帅劲十足的笑容。「小姐,怎么一个人呢?需不需要我为你服务?」

  她一震,转首笑望著他,「你能给我什么样的服务呢?」

  「那要问客人需要到第几级的欢娱了。」他居然大胆地回问。

  陆盈往後一仰,余光扫到他肩上掉下的一根头发,她刻意漾开一抹甜笑,动手拍拍他的肩膀,「别这样,这里人那么多,我会紧张的。」

  「这没什么好紧张。」男人扯开一丝笑,接著又说:「我请你喝一杯,酒精可以松缓神经。」

  「那怎么好意思。」她笑得妩媚。

  「只要以後你常来找我就成了。」他笑著对她眨眨眼。

  眼看他走向吧台,陆盈赶紧打开手心,看著头发,专心地默默念著一些咒语,直到施咒完毕,那人也回来了。

  「我刚看你坐在这儿念念有词的,在念些什么?」原来他一直注意著她。

  陆盈心下一惊,立刻说:「没什么,我喜欢乱哼歌而已。」

  「哦……等会儿我们可以去房里听歌。」他别有含意地笑著,将手中有著金黄色酒液的酒杯递到她面前,「喝一杯吧。」

  「谢谢。」她接过酒杯。这次她可学聪明了,哪敢喝他们的酒呀。

  「怎么不喝?」

  「我怕我会醉。」她抚著额头,露出一丝淡淡的笑。

  「不会的,这酒很淡的,适合不会喝酒的女人。」他直劝道。

  陆盈斜瞪著他,心底直骂:是哦,然後喝得神志不清就任你们这些臭男人蹂躏了,是不是?

  「好,那我喝了。」她拿起酒杯,可视线却看进他眼底,嘴里又开始默念了一堆碎语。

  对方好奇地看著她。说也奇怪,他的眼神开始变得散漫,开口竟说了句:「有事你尽管吩咐。」

  「你进去把那个叫阿飞……胡乔飞给叫出来,他若不肯出来就用拐的。」她抿紧

  臣唇,开始下命令,

  「是。」男人站了起来,往里头走去。

  陆盈赶紧将那杯酒倒掉,等著她要等的人。

  胡乔飞,你以为你要帅装酷就成了吗?

  告诉你,除非我愿意,你是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阿飞,外面有个女人找你。」那男人走进休息室後便走到胡乔飞面前。

  正在举哑铃练身的胡乔飞回头问道:「谁呀?」

  「我不知道。」那人像凝了神似地直瞪著前方。

  胡乔飞直觉奇怪地看著他,「你怎么了?」

  他虽然在这间酒店也待了好几个月,可做人向来淡漠,旁人直以为他孤傲,所以不太有同伴会找他聊天,因此他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唯一的印象就是这个人一向是他们牛郎中最油嘴滑舌的,也因为自己的生意始终赢他,因而激起他的反感,往往经过他身边就少不了有意无意地讥讽。

  今天他怎么会突然愿意替他传话了?更奇怪的是,他的眼神和说话方式都好像失魂一般,连一点儿生气也没。

  「外面的女人要见你。」他又说了一次,然後微微笑了起来。「她很美,你如果不去那我就要上她了。」

  对,这话倒是像他会说的。见他又回复正常,胡乔飞又转身举他的哑铃,「那你去吧,我今天没心情接客。」

  「你真不去?」他抬起眸瞪著胡乔飞。

  「嗯。」

  「那我去了,那女人不太会喝酒,应该醉了吧。」

  胡乔飞一听见他说这话,连忙震住动作,心里同时晃过陆盈的身影。他忧心地蹙紧双层,怀疑他口中的女人就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女人!

  唉,管他的,他没事担什么心?被人给吃了、玩了,也是她自找的呀。

  「你还是不肯去?」那人又问。

  「对对对,你去享用吧。」一想起她,胡乔飞便愈想愈呕,那种不识好歹的女人是该给她一点儿教训。

  「好,我出去了。」这人传了话后又走出休息室。

  胡乔飞仍觉有异地回头看著他,眉头渐渐深镇了起来。

  当他一来到陆盈面前,她便急著看向他身後,「胡乔飞呢?」

  「他不肯来。」他淡淡地说。

  「不肯来?」她鼓起腮,「我不是要你用拐的吗?」

  「拐?!」他似乎会意不过来。

  「唉,算了,我想你就只会拐女人,拐男人却不会。」她站了起来,「如今,只好我亲自出马把他给揪出来。」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就在这瞬间那男人飞扑了过来,紧抱著她的身体不放,「我要拐你……拐你……」

  「你太过分了吧?」她用力一个旋身,才要对手心中的头发再度施咒,却发现那人已离开她,接著是撞倒沙发的碰撞声响起。

  她意外地张大眼,瞧见胡乔飞就站在她眼前,以一双利目瞪著她,「你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後悔的话现在就给我滚。」

  「我是跟你来的,你不能不理我。」她扬起睑,就是不肯屈服在他的「恶势力」之下。

  「那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让人进去叫我,我很忙的。」他双手擦腰,因为气闷,胸口起伏不已。

  「忙什么?难道里面也有女人可玩?」她的语气满是不屑。

  「我不想理你。」

  胡乔飞才刚转身,躺在沙发脚下的男人又开始喃喃呓语著,「拐你……我要拐你……」

  他赶紧走上前扶超他,「喂,你怎么了?说说话呀。」

  他刚刚使出的拳头并不重,没道理这人会伤得这么严重呀。

  瞧那人一副神魂颠倒样,陆盈忍不住喷笑出声,「活该!」

  胡乔飞疑惑地看著她,满心狐疑地问:「是你动的手脚?说,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他怎么看来这么失神无魂的。」

  「谁敢对我动歪脑筋,就准备像他一样吧。」她偏著脑袋,笑了笑,「所以我才说,你千万别以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当真这么好欺负。」

  他们的交谈正好被江海的手下强尼听见,他赶紧打了手机给江海,告诉他这奇怪的事;而江海立刻嘱咐他,绝不能让那女人跑了。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劝你还是快走吧。」他拉著她的手,就要往外头带。

  「喂,你不能强迫我。」

  就在门口,他们又被强尼挡下,「你们要去哪儿?」

  「你不能三天两头限制我们的行动吧!」胡乔飞拧起眉。

  「好玩的正要开始呢,你不陪你的女人好好地开心玩一场吗?」强尼边说边对里面某个人眨了眨眼。

  就在这一瞬间灯火突然又暗了下来,她猛然想起昨天那火热的场景,浑身不禁发麻。

  「你们到底在搞些什么?老是关灯做什么?」她忍不住破口大骂。

  「我早叫你别进来,现在才在发飙,无聊。」胡乔飞撇撇嘴,心底却急著接下来该怎么办?

  早在他看见江海的眼神时就知道他这回不会放过这女人,怪也怪她外表漂亮又一副稚气样,这才引起江海的好奇。不过他倒想说他没眼光,哪个男人沾上她,就像永远摆脱不了的水蛭。

  「我是因为——」

  「别吵,既然来了,就进去欢乐一场吧。」他硬是拉著她走到里头,并附在她耳边说:「刚刚我看见你桌上有杯酒,你没笨到喝了吧?」

  「当然,你真以为我笨到无药可救?」她冲著他低语。

  「行,那你会演戏吧?」他眯起眸。

  「演戏?!」她抿唇笑了,「在学校我还是话剧社社长呢。」

  光听就知道她在瞎掰,胡乔飞撇撇嘴,「你那么行,就交给你了。待会跟我亲热时,那种放浪的动作做得出来吧?」

  「啥?」她一愣。

  「反正就是像昨天吃了迷药一样,极尽所能的勾引我。」他看了看其他人,「就跟那些女人一样。」

  「什么?」她的睑儿已被激成了猪肝色,话还没出口就被他拉到角落。

  接著,他二话不说地缚住她的身子,吓得她直想张口大骂——非礼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