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情咒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情咒目录  叶霓作品集

情咒 第十章 作者:叶霓

  胡乔飞在得到消息後,二话不说地便赶往医院,当他看见胡笙好好地坐在病床上喝著开水时,立即傻愣在门口。

  不单单是他,就连管家寇洋也愕然地又惊又喜,「老爷,您没事了,您真没事了呀!」

  「对,我已经好了。」胡笙笑了笑,接著又说:「寇洋呀,我的水喝完了,再去帮我买一罐矿泉水好吗?」

  「是,是,我这就去,马上去。」

  寇洋一离开,胡笙便对胡乔飞说:「乔飞呀,过来,你怎么还不过来呀。」

  胡乔飞慢慢走近他,这时胡笙又开口了。

  「瞧我现在这模样,是不是怀疑我中风住院也是骗你的?」

  胡乔飞垂下头,「我没这么说。」

  「瞧你,没这么说,可心底却这么念著,对不对?」知孙莫若爷。

  「爷爷——」

  「你别解释了。我没骗你,在送上救护车时我已脑充血,完完全全的神志不清了。」他深叹了口气,继续说:「多亏有她,是她救了我。」

  胡乔飞眉头一蹙,爷爷虽没有道出是谁,可他已能猜出个大概。因为寇叔在来这之前,就已经告诉他是谁陪著爷爷来医院了。

  「我知道你已经猜出是谁了。」胡笙锐利的双目直望进他眼底,「没错,就是陆盈。她为了救爷爷便在救护车上施了咒,但因为爷爷病得太重,她耗费了太多精力,走时整张脸还是苍白如纸,四肢还在发抖呢。我本来不准她走,可她却坚持要离开,因为她说……她不想让你见了她而生气。」

  「没错,我看见她真会生气。」胡乔飞故意这么说,好让自己那颗思念她的心能赶紧收回来。

  「唉,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担心她?」

  「她有什么好担心的?她会咒语,连爷爷的病都能救好,万能得不得了呢。」他那口气分明很酸。

  「你这孩子,说来说去就是脾气差。你真以为会咒语就万能了,她只是能缓和我发病的时间,到了医院,我还是得经过医生的急救。如果咒语真是无懈可击,她怎不对你施咒,让你自动回家呢?」

  「我……」他深吸口气,「爷爷,请你别混乱我的思绪。」

  「我混乱你的思绪?!」胡笙抚著胸口,「你如果真认为我很烦,那你就走吧!我也不需要你回家可怜我了,请你离开,我想睡了。」

  他愈想愈气,乾脆掀起被子躲进里头,他敢保证若他再继续跟这小子交谈下去,定会二度中风。

  胡乔飞怎么也没想到爷爷也会消极地排斥与他交谈,只好摇摇头暂时走出病房。但是就在这一刻他已决定回家了。

  爷爷这阵子凸显的苍老他不是感受不出来,即便他心里再不舒坦,也不该挑在这时候与他老人家呕气。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陆盈在隔天回到了「风学园」。她回来後的第一件事,便是来到校长室,向李劲道歉。

  「校长,很抱歉,我失败了。」她没有将胡乔飞成功劝回家,反而弄得自己满心是伤,还真是失败得有够彻底。

  「你没失败。」李劲笑说。

  「怎么说?」她拾起小脸,眼露不解。

  「刚刚我已和胡老通过电话,胡乔飞已经在今天正式回公司主掌『胡氏』了。」李劲握住她的手,「另外,他还要我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我根本没做什么,再说……如果任何人遇上那样的事情一定都为倾尽全力救他,这不算什么。」她直摇头,对「救命之恩」四个字著实是受之有愧。

  「别这么说,有些人就算想救也无能为力呀。」李劲一迳地给予她安慰,像是明白她心匠那份深藏的秘密。

  「谢……谢谢校长夸奖。」她尴尬一笑。

  「你也累了,快去歇会儿吧。」她的脸色实在是太差了,李劲不忍再追问她事情经过。

  「谢谢校长。」她是真的累了,身体累:心更累,尤其是那满腔爱恋如今只能涡滴不剩地放任给记忆,每每回想又是一阵心痛。

  此後,她每天就像行尸走肉般地没有笑容、没有表情,让老师们见了都心生不忍。还好向来喜欢与她抬杠的孟波执行任务未归,否则见到她这张脸,肯定又有一番这问。

  就这么半年过去了,而身在「胡氏」的胡乔飞呢?

  他的回来可以说是「胡氏」的幸运,非但把公司经营得有模有样,还比以往的营收多出了百分之二十,对整体员工而言是一种特别的激励。

  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他变得暴躁易怒,对下属的要求更是严苛厉色,以至於每个人见了他都得退避三舍,却不知总裁为何会变得这么不可理喻。

  然而,这一切看在胡笙眼中全都明了。这孩子明明是嘴硬,其实他非常思念陆盈,却怎么也不肯说出口或表现出来,愈是压抑,他就变得更加暴怒,何苦来哉?

  唉……看样子他若不好好想个法子解决,胡氏的职员迟早会被他吓得跑光。

  于是,今天他故意挑在胡乔飞下班回家的时间讲起了电话,唱起自导自演的独脚戏来。

  「什么?林警官,你没说错吧?」

  「真的吗?!胡策逃狱了?」他口气这下变得急促。「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今早呀,老天……」



  「哦,我知道我知道,谢谢你,我会叫乔飞小心的。」

  「啥?还有陆盈也很危险?」他白花的眉一拢,「我该怎么保护她呀?」

  「派个保镖?好好,我尽量。谢谢,谢谢林警官。」当他放下电话,等了许久,终於瞧见胡乔飞推门而入。他已能从乔飞那张泛白的脸上,看出他已完完全全听见他刚刚的谈话了。

  「乔飞,你下班了,就快吃饭了,你去梳洗一下吧。」胡笙揉了揉眉心,蓄意不告诉他真相。

  「爷爷,您刚才说……胡策逃狱了!是真是假?」他现在哪还有心情吃饭呀。

  「什么?你……你听见了!」胡笙故作震惊样,「这……」

  「到底是不是?」他走近胡笙,坐在他对面。

  「没错,刚刚我是接到一通警局来的电话。」胡策笑了笑,「逃就逃了吧,现在他不过是天涯沦落人,没什么把戏好要的,」

  「什么没什么把戏好要?他平常养了多少小人,这时候一定有人接济他的。」胡乔飞激动地握紧拳,心底开始担心……担心逃狱的胡策会对陆盈不利。

  「接……接济就接济,你担心什么呀,难不成现在他还敢找你算帐吗?别担心,我想先去洗个澡,等会儿就吃晚饭了。」胡笙故意淡化这件事的严重性,装模作样的上了楼。

  「爷……」见他走後,胡乔飞再也待不下去地迅速离开家门,直趋「风学园」。

  即便他不能原谅她的欺瞒,可也不能眼睁睁看著她遇害,他一定要救她!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陆盈,走,我请你去看电影。」陆盈的导师李芸见她一直无法展开欢颜,於是在下课後对她提出邀约。

  「李老师,我想回宿舍休息了,谢谢你。」陆盈笑著拒绝。

  「真不要?这可是你最欣赏的道格拉斯主演的。」她仍不放弃。

  陆盈依然摇摇头,「对不起,我真的好累。」

  「那……好吧,反正还有几天才下档,过几天我再问问你罗。」李芸这才发现陆盈当真是严重的失意。

  以往,只要是道格拉斯演的片子,她从没错失过,如今她竟然毫无心於此,可见占据她心灵的某个人或某件事已经大过一切。

  「思。」陆盈仍是甜美笑著。

  「那我先回去了。」

  「老师再见。」

  李芸一走,陆盈一个人走在回去宿舍的路上。突然她闻到远方飘来野姜花微淡的香味,蓦然想起这季节正是野姜花盛开时期,而学校後山就有成片的野姜花。

  像是受了它的香气诱惑,她缓步走出校门,朝後山而行。

  然而就在半路上,她竟瞧见了他!

  她的身子经不住地一颤,双眸直瞪著他,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你……你为什么不待在学校里?我知道你们校园戒备森严,但为何要跑出来?」他声音发沉。

  「先生,请问你是?」陆盈终於找回说话的能力。

  「你!」他眉头猛地蹙起,「我就不信你会忘了我。」

  「我是个妖女,不记得你这个凡人,请你让开。」她眸子一敛,打算从他身侧走开。

  胡乔飞横身一挡,阻绝了她的去路,「我话还没说完,你不能走。」

  「那就请你快说,可以吗?」她回过脸,撇唇一笑,那对带笑的美眸进射出堪称玩味的锐利。

  她的笑眼竟会莫名揉痛了他的心,可当初是他拒她於千里之外,他又能说什么来挽回呢?

  「好,你听我说,听说胡策逃狱了。」他吐了口气,微嘶著嗓音说。

  陆盈一愣,却没将任何情绪表露在脸上,只是淡淡地问:「谢谢你告诉我。就只是这件事吗?」

  闻言,胡乔飞十足震愕,「陆盈,你不要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可知道他逃狱对你有多大的威胁性?」

  她微敛眼睑,顿了会儿才抬头对他笑说:「我现在只是个普通学生,他应该不至於找上我,这请你放心,倒是你……你自己要小心才是。」

  「我劝你,别掉以轻心,胡策的为人我太了解。当初是你抓了他的证据,他首当其冲便是找上你。」他走到她面前,用力抓住她的肩膀。

  陆盈挥掉他搭在肩上的手,「你不要碰我。」

  「陆盈!」他的脸部线条赫然僵凝,「我是为你好。」

  「不需要。你别忘了,我是妖女,我会咒语,胡策他斗不了我,你的担心是多余的。」陆盈一双乌瞳直瞅著他,抿紧的唇角隐约带了抹轻愁。

  就在这一刹那,他才猛然察觉她似乎清瘦了不少。

  「有件事我一直忘了跟你说……谢谢你救了我爷爷。」半年前若不是她,胡笙绝对逃不过中风的噩运。

  「哦,我终於懂了,你是因为这件事才对我有了突兀的关心。呵……害我吓了一跳。」本以为他对她还有一丝留恋,原来这么做全是因为爷爷呀。

  「我不是——」

  「你不用说了。就算胡策找上我,是死是活我都无所谓了,你就不用再假惺惺,请你走吧。」她要的不是他的感激,更不是他这种言不由衷的关心,对於他……她放弃了。

  「难道你忘了你曾说过的话?」他掐握成拳的手掌收了又放、放了又收。

  「我说过什么?」

  「你说你会等,等到我承认爱上你。」他重重地说出每一个字,却不知这句话已深澡伤了她的心。

  没错,她是曾经这么说过,她是对他有著笃定的信心。但是她的坚持、她的决心,已在他那残言冷语中粉碎得一丝不剩。

  「我忘了。」丢下这话,她举步又走。

  数步远後,胡乔飞再也忍不住地快步赶到她面前,在她不及提防下,用力抱住她,吻上她柔嫩的娇唇。

  陆盈先是一震,接著强烈挣扎了起来,眼看他丝毫没有放开她的念头,她慌得举起手用力甩了他一巴掌。

  他抚著脸庞愕然看著她。

  而陆盈也同时震惊地看著自己的手,颤著嗓说:「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但请你离开,别再来打扰我了行吗?我只想自己一个人奸好的生活。」

  她节节後退,直到一段距离之後便转身往校园直奔。然而她的心却在落泪,离开他实在是情非得已,因为她是人不是东西,不是他烦郁时踢往一边:心情好时才给予莫名的关心。

  阿飞,什么时候你才可以给我我所要的真情真意呢?

  若不能给我,我宁可放弃……而且已经放弃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陆盈,最近你在念咒语时老是心不在焉,再这么下去,你的期末成绩可能就不合格了。」李芸眼看她这阵子是更加失常,不得不开口劝导她。

  这孩于真不知该怎么帮她,请她看电影她不去、约她去逛街她嫌无聊。好吧,那就邀她一道去吃晚餐,可她又说浪费,宁可一个人躲在宿舍啃泡面,让她是既头疼又无奈。

  「我……对不起老师。」陆盈垂下脸,实在无言为自己辩驳,因为这阵子是她入学以来最不认真的时候,她明知自己不应该却无法收心。

  「你光说对不起是不行的。我向校长替你争取一次补考的机会,你一定要把握才行。」李芸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

  「我懂。」她点点头,可是对这次的补考却一点儿把握也没。

  「好,那加油了。」李芸看出她眼底的茫然,忍不住摇摇头。

  「思,我会的。」陆盈微微笑著,「那我就留下来再练会儿。老师你放心,我定会努力找回以往的实力。」

  「那我先走了,你也别练得太累了。」

  「我懂,老师你去忙吧。」

  在老师离开後不久,陆盈正欲闭上眼练功时,眼角余光却发现门外有个影子。她回眸一瞧,看见邵千惬意地靠在门边,带著抹笑直望著她。

  他这种古怪笑容,让她潜意识里感觉有事发生。

  她瞪著他,朝他走过去,「你笑什么?」

  「我笑你这丫头竟会为情所困这么久。」他眉一挑。

  「你少在那五十步笑百步,前阵子失意的人可不止我一人而已,有个人更严重呢。」她笑睨了他一眼。

  「好好,算我说不过你。我来找你也不是为了和你抬杠,而是校长要我叫你过去。」他揉了揉鼻子,笑出一抹兴味。

  「校长要你叫我过去?」陆盈一双柳眉轻轻拢起,心付,该不会她这几个月来的心不在焉已传进他耳中?

  唉,这一去,免下了又是一阵数落。

  「没错。」邵千点点头,「快去吧,他在校门口的守卫室等著你呢。」

  「守卫室?!」她眸子一张,直觉不可思议,「为什么要我去那儿?」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还是请你过去一趟吧。」邵千耸耸肩,可嘴角衔著的可恶笑容却一点儿也不像不知情。

  「不说拉倒,我去了不就知道了吗?」对他吐了吐舌头,陆盈走出教室直趋大门口。

  一到那儿,她竟意外瞧见李劲正与寇洋对峙著,一个是想冲进校门,另一个却是说什么也不肯放他越雷池一步。

  「校长,您找我?」陆盈缓步朝他们走了过去。

  「没错,这个人直想闯进校门,他说非得见你一面不可,所以我才让邵千把你叫来,问问你打算怎么处理?」李劲口气不善地望著站在门外的寇洋。

  校长会有这样的反应,陆盈并不觉意外,因为在她刚进校门时校规就明定:入校学习时期校内学生绝不容许与校外人士见面,以免影响学习成果。倘若校外人士硬要闯入校园,学校有权将他送交警局查办。

  这样的规定从没被人破坏过,如今头一次碰上却与她有关,难怪校长一看见她就火冒三丈。

  「校长,他是寇叔,也是您那位长辈的管家,您不认识吗?」这点倒是让陆盈不解。

  「我当然认识他,所以好言劝他离开,但是他说什么都不肯走,宁可让我转送警局也要见你一面。好吧,既然他这么说,我只好让你见见他,至於他的未来就只好让法官决定了。」李劲故作冷硬地说。

  「校长,我真难以想像您是这样的人。」陆盈走向寇洋,「寇叔你已经看见我了,就快走吧,我们学校是不让人随便闯入的。」

  「在我来这之前就已听说『风学园』有这项规定,可是我不见你不成呀,因为我们少爷失踪了!」寇洋心急如焚地说。

  「失踪?!」她心一提,「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二十几天了。」

  「二十几天?!」她低首想了下,那不就是他上回来找她的时候吗?

  那时候他是为了告诉她胡策选狱了,若真是失踪,会不会跟胡策有关,或者该说……他已落入胡策手中?!

  「寇叔,难道他这段日子都没跟你或爷爷联络过?」她急促地问。

  「没有……就是什么都没有,老爷才要我来问问你。」

  「我……」陆盈心乱了,她咬著下唇,竞在不知不觉中淌下泪来。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最後,她索性推开李劲,下顾一切地冲出校门。

  「我去找他。」

  「喂,陆盈,你给我回来。」李劲企图喊住她。

  陆盈什么也听不进去,只一味地往後山跑去,希望能在那儿再度看见胡乔飞的身影。

  眼看她义无反顾的跑远了,李劲笑著走向寇洋,拍拍他的肩,「他们这对冤家也磨得太久了,是该有圆满结束的时候了。老寇,没想到你还想得到这个主意呀!」

  「你的意思是……以为这是我编出来的谎言?!你错了,我说的全是实话,我们少爷是真的失踪了。」寇洋的脸上不见松缓。

  「什么?真的失踪!」李劲挑眉叫道。

  「是呀,就不知道陆小姐是否真能找到咱们少爷了。」寇洋无力一叹,如今只好祈求上苍帮帮忙。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陆盈在大街上找了一整天,後来又不死心地跑到他以前租赁的屋子,还不忘到货运行与酒店问问,然而一切希望都落空。

  当她再度回到风学园已经是三天後了。

  走到宿舍外,她无力地坐在外头长椅上,看著外头的星星。

  「星星呀,能不能告诉我他究竟是不是安全?他到底有没有落进胡策手中?」

  「原来你还是关心我的。」

  乍闻这嗓音,陆盈连忙回头一瞧,看见胡乔飞一如以往般意气风发地靠在墙边,她忍不住红了眼眶。

  「你……你没事?」她抖著声问。

  「当然有事,怎会没事?」他缓缓走近她,让她瞧出他脸上那隐现的憔悴线条。

  「你这阵子跑去哪儿了?」她真的好想好想抱抱他。

  「追著你跑呀。」他伸手捶了下颈後,并转了转脑袋,露出一脸疲惫。

  「你追著我跑引」陆盈错愕,「这是什么意思?」

  「那天我来找你後就没和你分开过,一直守在你身边。」胡乔飞撇唇一笑,因为在那段日子里,他已明显感受到她对他同样有著念念不忘的爱恋。

  「这怎么可能?」风学园又不是公园,哪是他想进来就可以进来的?!

  「我向贵校应徵工友,而且录取了,你说我能不能随时跟著你呢?」他笑了,笑得如沐春风。

  「你一直跟著我……那你不就什么都看见了?」她的一张小脸乍红乍紫,简直是无地自容了。

  记得在她拒绝他之後,几乎天天在傍晚时分躲在後面的草皮上,暗自掉著泪,低诉著思念他的心情,这一切的一切不就……不就全被他看光了!

  「应该是吧。」他笑著点头。

  「你……你……」陆盈已气得说不出话来。

  「别这样,气得一张脸都红了。」他伸手抚了抚她的脑袋,将她丰牢纳入怀中,一我也不想再隐瞒自己的心了。盈……我喜欢你,我爱你,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知道的答案吗?我现在可以很坦白告诉你,在你第一次问我的时候,我的心已向你臣服了。」

  「你骗我!」她用力推开他,「我才不信,我不信!」

  为什么?为什么就在她完全绝望时,他才要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我说的全是真的!」胡乔飞极为激动地对她说著。

  「若是真的,当寇叔来通知我你失踪时,为什么你不跳出来让他安心呢?」她甚是恼火地问。

  「我是故意不出面的。」

  「为什么?」她疑惑地回问他。

  「因为……算我自私。我想知道你会怎么找我,更想从这点让你明白,你对我的感情是永远也无法消失的。」他双手插在裤袋中,半眯趄一对深邃多情的眸子。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变态!」她骂出口後,趄身快步朝宿舍走去。

  「陆盈——」胡乔飞快步追上她,拦在她面前,「别这样。我知道我这个方法很烂,可是你也不能欺瞒自己的心吧?」

  「我的心不关你的事。」她鼓起腮,学著他当初拒绝她的口气,「让开。」

  「你真不肯原谅我?」他眸光炯利地望著她。

  「对。」她板著张睑。

  「好吧,既是如此,我再待下去也没意思了。那我走,可是为了不让你再身陷胡策的迫害恐惧中,我会去找他把帐好好算一算,你……好好保重。」

  眼看著他转过身就要离去,陆盈一颗心揪得紧紧的。

  她好想上前阻止,可又不想称了他的心。讨厌、讨厌,她好讨厌这种感觉!

  但就在他转过墙角的那一刻,陆盈终於忍不住向他喊道:「别去,我不要你去——」

  她拔腿朝他奔了过去,双手一张,横隔在他面前。

  「你……你……你就要气我是不是?明知道胡策不好惹,你要拿什么去找他算帐?」

  胡乔飞勾起嘴角,紧紧扣住她的手臂,「别替我担心,不把他抓回牢里,我无法安心。」

  「我……」她深吸了下鼻翼,按捺不住满心爱意,张臂抱住他,「我爱你……我喜欢你……」

  「盈!」胡乔飞拍拍她的肩,释然一笑,「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但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临去之前能听见她再度开口说爱他,对他而言已是种莫大的助力。就冲著她的爱,他一定要帮助警方尽快将胡策逮捕入狱。

  「阿飞——」她仍不肯放他走,「如果你坚持,那我跟你一道去。」

  「傻瓜,你想我会同意吗?一

  「你不同意我也要跟。」陆盈执意著。

  「你不要逼我,逼急了我会把你捆在大床上,到时候你哪也不能去。」他可不是说假的,为了她的安全他真会这么做。

  「你……你那么狠!那你捆呀!快捆呀!」她才不信他真敢这么做。

  「好,那你就别怪我,我……」说著,他竟在附近的铁杆上找来一捆尼龙绳。

  陆盈吓了一跳,拔腿就要往外冲,却不期然地撞上了校长。

  「呜……好痛。」她揉著鼻子抬起头,一见是李劲,连忙护著胡乔飞,「校长……你别怪他,他应徵工友是为了保护我,你可不能将他送警局呀。」

  「谁要将他送警局?」李劲走向胡乔飞,笑看著这个年轻人,「没想到你的个性跟你爷爷是一个样,同样固执。」

  「李校长……」看著手中的尼龙绳,胡乔飞赶紧藏到身後,「我……我……」

  「陆盈这丫头向来调皮,要绑就尽管绑,绑回去我也没意见。」李劲见状,忍不住大笑出声。

  「校长!」陆盈抿紧唇,用力一跺脚。

  「哈……别气我,等我说了下面这段话,你们会更气另外一个人。」李劲笑著继续说:「其实胡策还好好的待在狱中,根本没逃狱。」

  「可是我明明听见爷爷说——」胡乔飞张大眸子,恍然大悟,「原来这全是爷爷搞的鬼!」

  「你要谢谢你爷爷,若非是他,你们两个不知道还要失常到什么时候。快吧,带陆盈去见他,他在家里等著你们等了好久了。」李劲对他们眨眨眼後便识趣地离开了现场。

  「我爷爷居然用计要我?」胡乔飞呕极了。

  「怎么样?你後悔了?若不是爷爷,你永远都不会来找我对不对?」睨了他一眼,她转身就走,「就说嘛,男人的花言巧语哪能信!」

  胡乔飞飞快追上她,从身後紧紧抱住她,在她耳畔调笑著说:「可偏偏女人就爱听男人的甜言蜜语。」

  「我才不爱听呢!」她大声朝他吼回去。

  「真的吗?那我就将心底的一大篇甜言蜜语找其他女孩子说去罗?」他放开她,假葸离去。

  「你敢?!」她站在他身後大喊。

  「呃……有个野蛮女友管著我,你说我敢吗?」他转过身,朝她张开双臂。

  「你……好讨厌。」陆盈落下泪,又恼又嗔地说。

  「嫁给我,你就可以讨厌我一辈子。」胡乔飞双臂张得更开。

  她深吸了几口气,忍住满腔酸涩又甜蜜的感觉,朝他飞奔了过去。

  两人紧紧相拥,彼此都因为感动而轻叹了声。

  想想,这段感情能有这么完美的结果,还真是得感激爷爷呢!


  【全书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