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赖上老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赖上老公目录  下一页

赖上老公 第七章 作者:云出岫

  袁捃紫由杂志中悄悄的、偷偷的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商寅。

  她从来没看过小寅办公中的认真模样,和平时的小寅一点也不一样。他的表情专注,手上的笔也没闲着的时候,整个人散发出一种令人敬畏的威仪。

  不愧是大企业的继承人。

  好辛苦哦!

  可是,更让人着迷了。

  深深被吸引的袁捃紫干脆一把扔下杂志,爬上对座的沙发,将下巴枕在椅背上,就这么痴痴的看着他。

  小寅……果然很帅!

  袁捃紫也想起了先前的那一吻。

  那……是不是代表了小寅很喜欢自己呢?

  第一次的经验……

  “你在想什么?”

  商寅无奈的声音传来,吓了袁捃紫一跳。

  “哇!”看见方才偷看的脸就在自己的眼前放大,袁捃紫下意识的往后跳,却忘了自己现在正跪在沙发上,根本跳不到别处去;反倒是整个人往后,失去平衡的向后倒。

  “你小心。”商寅伸手拉住她,也习惯了她的莽撞。

  袁捃紫孩子气的拍拍心口,抬头对他一笑。

  “谢谢你,小寅。”

  “你还没回答我,你刚才在想什么,我叫了你半天也不回话。”他一抬头就看见她倚着椅背对着自己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忘了。”急急忙忙的将脑中残余的画面清除,袁捃紫傻笑打混。

  商寅倒也不怀疑,毕竟她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

  “很无聊?”看着丢在一旁的杂志,商寅如是问道。

  “还好啦!”袁捃紫给了他一笑。“只要能看到你,我就觉得很高兴了。”

  商寅真是被她搞胡涂了。

  一个能脸不红、气不喘说出这种肉麻话的人,居然又会为了一些芝麻大小的事不好意思?她的分界点是在何处?

  怎么,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就她能肉麻、能说好听话,自己一稍微有个什么亲密举动,她就羞得跟个青涩丫头没两样。

  不过,她也还是青涩丫头一个就是了。

  看他半天不说话,袁捃紫也只有乖乖的在一旁等。

  “算了。”商寅决定不和她计较。“走吧!”

  “走?走去哪里?”袁捃紫睁着大眼,动也不动的问。

  “不是要去吃饭?”商寅将看到一半的案子合上,穿上外套朝她一笑。

  “可是,你不是还在忙?”袁捃紫眨眨眼,不太能理解。

  “不要就算了。”商寅停下动作看着她。“你确定不要?”

  瞪着他的笑容,袁捃紫跳下沙发,迅速的拿起手提包。

  “我要!”

  *  *  *

  二人吃过晚餐,袁捃紫又央求商寅陪她去海边散步。

  商寅没拒绝,开着车就来到海边。

  “哇!是海耶!”

  下了车,袁捃紫一直线的跑到沙滩上,又叫又跳的。

  夜晚的海,看来平静,事实上隐含着无限可能。

  但,夜晚的潮声,较白日的更为清晰,更让人沉静。

  “小心碎玻璃。”商寅也走下沙滩,朝着前方的人提醒。

  “知道了。”也许是跳累了,袁捃紫走回他身边,找了一块草地拉着他坐下。

  “小寅你看,好多星星哦。”

  也许是郊外,天上的星星比都市中所见的闪亮许多。

  “好漂亮哦。”

  商寅随着她的目光看去,觉得闪亮的星辰,像极了她眼底的光芒。

  “喜欢看星星?”他低头望向她,正好瞧清楚她仰起的小脸上,镶着的那朵笑花。

  “喜欢。”袁捃紫毫不犹豫的回答。

  看着她纯真而具活力的脸庞,商寅有种想了解她的冲动。

  “为什么你会要求我娶你?”这是他一直想不透的事。

  今日即使她再喜欢他,但是谈到结婚,实在是令人不得不怀疑。

  袁捃紫脸色一变,向来挂着笑的脸居然抹上了忧伤。

  商寅眉头一皱,更加怀疑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袁捃紫看着他,眼眶含泪的将她一年半前在书房外偷听到的话说了出来。

  “所以,我一定要完成爸爸的最终心愿,要在他六十大寿那天之前结婚,让他开心。”

  看着她闪着泪光,一脸坚决样,商寅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就是这种原因?不会吧?而且,他非常了解袁捃紫那误解话意的能力。

  “令尊是生了什么病?”他一方面是关心,一方面则是觉得事情不对劲。

  聪明如他,总觉得有丝阴谋在其中。

  袁捃紫只是摇头。“我爸爸妈妈都不肯和我说。”

  “会不会是假的,只不过是为了想逼你那几位哥哥结婚?”这种可能性非常高。

  “不会的!”袁捃紫抬起头。“我妈妈是绝不会说谎骗人的,那天我亲耳听见妈妈站出来替爸爸作证。所以,这一切都是真的。”

  看她一副认真样,商寅也只有点头的份。

  “小寅,你生气了吗?”看着他,袁捃紫的口气是怯生生的。

  “生气?为什么?”别人的家务事,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气我是有目的才要你娶我啊!”袁捃紫哭丧着脸。“你别生气好不好?虽然我是因为这样才希望我们快点结婚的,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哦!”

  看着她信誓旦旦的样子,商寅只觉得头大。

  真是个自作多情的家伙。

  “小寅,你不打算原谅我?”

  袁捃紫的口气是惊恐的,她真的很怕商寅误会她。

  商寅暗笑,心里直觉有趣。

  “要不这样吧!我们再来玩游戏。”清了清喉咙,商寅是十足的认真神情,只不过心里直发笑。

  “玩游戏?”袁捃紫一愣。“玩游戏你就会原谅我了吗?”

  看着她着急的样子,商寅放柔了脸。

  “对,如果你赢了,我就原谅你。”

  “好,要玩什么游戏?”一听他愿意原谅自己,袁捃紫的精神都来了。

  “我想到再和你说。”一时之间,商寅也想不出来,只有先记着了。

  “那你现在还生气吗?”不管什么游戏,不管什么时候来玩,袁捃紫担心的只有他是不是在生自己的气。

  商寅看着她一脸担心,笑着给了她一个轻吻。

  “先记着吧,我‘暂时’原谅你。”

  “耶,小寅最好了!”放下心中大石,袁捃紫大方的给了他一个拥抱。

  商寅也笑了,真是个单纯的家伙!

  *  *  *

  依着袁捃紫的话停下车,商寅皱眉的看着眼前的豪宅。

  “这是哪里?”此时,他才发现,其实他对“小紫”的身家背景一点都不清楚!

  不期然的,他想起之前遇上的袁天,她称他为总裁,但是他记得袁天的秘书并不是她。

  再来,就是上次送她到内湖的神秘男子,她叫他“二哥”,但他却一直觉得他很眼熟,就是想不起来他的身份。

  最后,也是在那儿遇上的狂傲男子,她叫他“皇哥”,男子眼中的妒意清晰可辨;而且,他亦觉得那个“皇”也很眼熟!

  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女孩子,怎么会认识那种人?

  不等袁捃紫回答,他又紧接着质问:“你究竟和几个男人求过婚?”

  袁捃紫一愣,不明白他怎么又问了另一个问题,她才正要答上一个呢!

  “数不出来吗?”怒气迅速的侵占了他的理智,快得让他来不及寻找原因。

  “什么?”他这么连珠炮的发问,袁捃紫的脑筋实在转不过来,只记得她原本要回答的。

  “这里是我家。”

  “你家?”商寅一哼。“那上次内湖那儿呢?”

  “那是我二哥家。”虽然不明白这有什么要紧,但被他的气势吓到的袁捃紫也不敢多问,只有乖乖的回答。

  “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一辆跑车驶到他们旁边,车窗摇下,露出的是袁引皇的脸。

  商寅看他一眼,怒火更炽。

  如果这是小紫家,这人凭什么以主人自居?

  袁引皇也不多说,拿出遥控器开了铁门,先进去了。

  “他为什么有遥控器?”一回头,商寅瞪向袁捃紫。

  袁捃紫呆住了。

  他这是什么问题?皇哥为什么有遥控器?因为这是他家呀!

  担心的将手贴上商寅的额头,袁捃紫疑惑的说:“没发烧呀!”

  “少顾左右而言它!”商寅没好气的拉下袁捃紫的手。“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问题?你那算什么问题呀!”袁捃紫摇摇头。“小寅,你没事吧!”

  “我很好,你只要告诉我,为什么那个男人会有你家大门的遥控器?”商寅已经是咬牙切齿的硬忍住满腔怒火,他想,如果她再不回答,他可能就要直接发飙了。

  袁捃紫紧皱细眉,觉得这问题好蠢。“不为什么啊!”

  皇哥有家里铁门的遥控器是天经地义的事呀!这需要什理由?

  “什么叫不为什么?”商寅的怒气爆发,恶狠狠的看着袁捃紫。“你给我解释清楚,那男人是不是也是你未来的丈夫?”

  袁捃紫很认真的思考,怕自己一个回答不对,商寅会更生气。

  “我小时候好像有这么幻想过……”

  袁捃紫话还没说完,就让商寅给打断。

  “你们从小就认识?既然这样的话,你干嘛不干脆直接要他娶你算了,做什么跑来黏我,扰乱我的生活?”商寅气疯了!

  “皇哥不能娶我啊!”袁捃紫很害怕的看着商寅。“小寅,你为什么生气?”

  他真的很希望自己嫁给皇哥吗?可那是不合法的啊。

  商寅看了她一眼,二话不说的将车往铁门内开。

  “小寅,你说话嘛!”袁捃紫着急的看着他,但无论她说什么,商寅就是不开口。

  “小寅,你才说过你不生气的。”袁捃紫想哭了。

  小寅不理她了啦!

  车子猛然煞车,停在大宅的门口。

  “下车。”看也不看她,商寅连话都是冰冷的。

  “小寅,我做错了什么事?你和我说嘛!”悄悄的伸出手,袁捃紫拉住商寅的衣袖,一副小媳妇样。

  商寅扯回衣袖,不予回应。

  袁捃紫收回手,无助的想哭。

  这时,车窗传来轻敲。

  袁捃紫那边的门打开,袁放岚的笑脸出现在她面前。

  “哈,好久不见。”

  “岚。”倍感委屈的袁捃紫想也没想的一把抱住袁放岚。

  “这么高兴看到我呀!”袁放岚哈哈直笑,抱起妹妹就往屋内走。

  商寅一看,脸色更难看了。

  这时,他那头的车门也开了,出现的是袁流淀的优雅笑容。

  “商先生,不好意思还让你送小紫回家,进去喝杯茶好吗?”

  *  *  *

  “申哥!”一进入屋内,袁捃紫就看见正下楼的袁申律。“你也回来了?”

  不会吧!怎么哥哥们全出现了?

  “嗨,小紫。”半夜让皇吵醒的不悦在见到妹妹后全消失得无影无踪,袁申律移到袁放岚身前,伸手接过妹妹。“出去玩疯啦!现在才回来。”

  袁捃紫一想到这儿,小脸又沉了下来。

  小寅好像真的生气了,可是他到底在生什么气呢?呜……该怎么办?

  “怎么啦,小紫?”

  袁申律的话才出,就传来一声冷哼。

  望向声源,袁申律看到一双冒火的眼眸。

  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又在搞什么?”袁天出现在楼梯口。“半夜不睡聚在这做什么?”

  “有客人啊。”不管三七二十一叫醒所有人的袁引皇耸耸肩,挑了一张沙发坐下。

  袁天这才注意到脸色不豫的商寅,朝他点点头。

  “商先生。”步下楼梯,他也看见了被四弟抱着的小妹。

  “小紫,时间不早了,回房去。”对于妹妹晚归一事,他并没有多加责怪,相信这情况以后也会常发生。

  “可是……”袁捃紫不放心的看着小寅,想着该怎么让他消气?

  看着担心的妹妹、生气的商寅,袁天暗自皱眉。

  “大家先坐下吧!”袁天使了个眼神给袁流淀,让他陪着商寅坐下。“我先介绍一下,袁天、引皇、申律、放岚、流淀,我们妹妹这阵子麻烦你了,在这儿向你道谢。”

  商寅一怔,为了他那句“妹妹”!

  “你是他妹妹?”皱起眉,他盯向袁申律旁边的袁捃紫。

  “我是他们的妹妹。”袁捃紫有问必答。“怎么了吗?小寅。”

  “没什么。”商寅忍不住咬牙。

  好、好得很,他居然闹这种笑话!

  “商先生不知道吗?”袁流淀扬起秀气的眉,客气的问着。

  商寅没回答。

  “可是我不是有和你说过名字?二哥、皇哥你之前也都见过不是?”袁捃紫也是一脸迷糊。

  怎么,小寅不知道吗?

  “小紫,你先上楼。”为了避免妹妹让话题偏离,袁天下令她回避。

  “哦!”袁捃紫起身,原本要上楼,却又不放心的转过身。“小寅,你不要生气了。”

  当下五个男人的目光马上集中在商寅身上,等着他的回答。

  “上楼。”商寅别开头,只给这一句。

  “好吧。”袁捃紫垂头丧气的上楼了。

  “你这人不要太过分了!”先出声打抱不平的是袁引皇。

  搞不清楚状况,他们这几个哥哥可都没和她生过气呢!他是什么人,居然敢生小紫的气!

  “皇!”袁天瞪他一眼,才又转向商寅。

  “商先生不知道小紫是舍妹吗?”他直觉不可思议。事实上,他们袁家七彩早已是商界的一则趣事,商寅居然不知道?

  “我只知道她叫小紫,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商寅倍觉气闷。“再加上除了另外一位她是叫二哥外,实在无法联想你们是兄妹。”

  “那时是公事,所以我要求她叫我总裁。”袁天笑笑。“这完全是误会,而且小紫自小就有一套称呼我们六人的方法,也难怪你会没想到。”

  小紫叫他们,个个皆不同,并无一定的规则可循,只因为她说有的叫起来很拗口。

  所以,她叫他们六个时,是以“哥、二哥、皇哥、申哥、岚、小哥”,大家从小这么听也习惯了,倒没想到外人会搞混。

  看来,商寅刚才必定是误会了什么,才会在听到他们是兄妹时,有那么大的反应。

  商寅总算搞懂,怒气也渐渐消退。

  “那,今晚是?”他这才有余心去看着或坐或站的“兄长们”,不明白他们的用意。

  “抱歉,我们兄妹感情好,所以,我们希望听听你的想法。”打了个呵欠,一直作壁上观的袁申律开口了。

  “想法?”商寅放松心情,看着眼前颇不善的男人。“哪一方面?”

  “当然是和小紫有关的那方面!”袁放岚急得发言。“你会娶小紫吗?”

  看着眼前的五个大男人,商寅冷笑。

  “各位做人儿子、兄长的不扛起责任,却让最小的妹妹承担这一切,不觉得太过分一些吗?”今日袁老爷的“遗愿”根本就轮不到小紫来操心的,全是眼前的人不负责任。

  “你懂什么!”袁引皇怒视。

  “商先生的意思是,小妹给您惹麻烦了?”袁流淀看似温暖的眼神夹着利光,不留情的扫向商寅。

  商寅一笑。“我只是觉得,你们枉为小紫的哥哥,居然将结婚的责任推到她身上!”

  想到这儿,他就一肚子火。

  若她挑上的是坏人呢?若是时间到了呢?这份责任压力在她肩上,依她那傻呼呼的个性,说不定在路上随便捉个人就嫁了!

  这就是他们所乐见的吗?真是让人不愉快!

  “看来,你也是很不高兴被扯到我袁家的家事中。”袁天眯眼打量,揣测着他的意思。

  “随你怎么说。”商寅毫不在意的耸肩,决定再待下去也没意义。

  袁捃紫都上楼了,再和这些人面对下去,他怕自己会发火!到时候就难堪了。

  “那这阵子真是给你添麻烦了。”袁天点点头。“淀,送商先生出去。”

  “等等!”袁放岚跳出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会娶小紫吗?”

  商寅无声冷笑。“我和她有约定,等她得到文学奖再说。”

  袁流淀和商寅一出门,袁放岚就忍不住的抱怨。

  “大哥,这就是你说的好对象?”

  袁天看他一眼。“人都看到了,你们总该了了一桩心愿吧,还不去睡!”

  “大哥,”见他起身就要回房,袁放岚苦追在后。“你看他刚才那样子,明明就是嫌小紫嘛!”

  “他嫌的不是小紫,是我们。”袁天打断他。

  “那不是更……”

  “去睡!”袁天给了他一眼,让他乖乖的闭上嘴。

  见拦不住大哥,袁放岚只好再折回来,看着快睡着的四哥及一脸冷漠的三哥。

  “怎么办?”

  袁引皇看了他一眼,拎着袁申律上楼。

  “三哥?”袁放岚吓了一跳,三哥不是最反对的吗?怎么连他都不说话了,背上传来一拍,是袁流淀回来了。

  “早点睡。”

  “淀,怎么你也这样?”

  偌大的客厅,就只剩下袁放岚一人。

  唉!这该怎么办?

  想不到办法,袁放岚也只有追随他们的步伐,上楼睡觉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