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赖上老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赖上老公目录  下一页

赖上老公 第五章 作者:云出岫

  “耶!二哥最好了。”听见二哥愿意帮自己,袁捃紫的烦恼一扫而空,搂住他的脖子又叫又跳。

  “好了。”袁漾晨拉下她的手,不太适应这种过度热情的表现,即使对象是自己疼爱的小妹,不适应就是不适应。

  “现在时间只剩下九天,你最好要有心理准备,可能会很累。”

  “我不怕。”袁捃紫仍是露出她那不设防的笑容。

  只要她有努力的目标,怎样都没办法阻止她。

  袁漾晨看了她一眼,发现自己的小妹长大了。

  “创作这种东西,时间长短不见得是绝对的问题,但是要看机运。灵感这种东西很虚幻,但却真实存在。”

  袁捃紫点点头,很认真的听着。

  “等会儿,我先把你比较适合参加的项目选出来,然后我订个方向,找些参考用的书给你看。三天后,你就开始试着动笔。”

  六天能写出什么,他也说不出个准。

  “二哥,那我适合参加什么项目?”

  对于那个什么环流文化的文学比赛,袁捃紫到现在连个大概都不清楚,更不清楚有哪几类文章、有什么规则、限制了。

  袁漾晨看着她,再看看自己手上的简章。

  “我看……”他的语气有丝沉重。“就少年组的散文和新诗吧。”

  就目前仅有的时间,这二项的限制最少、题材也可以偏向轻松,再适合她不过。而且,他若没记错,小紫以前在校最拿手的,应该是散文小品类。

  “散文和新诗?”袁捃紫偏过头,喃喃的重复一次。

  “我先找一些作口叩给你看。”不浪费时间,袁漾晨拉着她往三楼藏书库走。

  没时间可以多解释了。

  到了这时候,也只有往前走了。

  *  *  *

  停好车,商寅看着右手边的屋子,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今天是假日,但他待在家中,脑子里居然浮现那个女孩的笑容,接着,没多想的,等他发觉过来,他就已经在内湖了。

  下车来到大门前,他看着安静的屋内,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他应该是很讨厌那个烦人精,恨不得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她才是,怎么反而开车来这里,心里还有着想见她的渴望?

  那种天真过头的小女孩,把她当妹妹都嫌累,不是吗?

  摇摇头,商寅正想上车离去,却听见一声再熟悉不过的叫唤。

  “小寅!”

  听见那清脆娇软的嗓音,他不自觉的露出了微笑。

  商寅一回头,就看见扬着大大笑脸的袁捃紫由院子那头朝他跑来,迅速的拉开铁门。

  “小寅!你是来替我加油的吗?”

  商寅一呆,还来不及反应,人已经被她一把搂住。

  “我好高兴哦!”袁捃紫不由分说的抱住他的脖子,心情是前所未有的高兴四天来被二哥关在书库内的烦闷也神奇的消失了。

  商寅让她单纯而直接的情绪给撼动了。

  头一次,他认真的看着眼前这未成年的小女孩,用心的感受她那奇异的一举一动所代表的意义。

  “小紫,先请人进屋。”

  低沉的男音打断了他们短暂的甜蜜。

  商寅拉开她,一眼就对上站在回廊前的男人。

  一个沉稳、充满神秘感的男人。

  “他是谁?”不自觉的,商寅的话声中透出占有意味。

  “啊?”被他拉到身旁的袁捃紫愣住,一时反应不过来。“谁?”

  袁漾晨看着二人,明白了大哥的笃定。

  他们的妹妹,注定要嫁人了。

  *  *  *

  被袁捃紫半拖半拉的进入屋内,商寅就坐在袁漾晨的正对面。

  袁捃紫叽叽喳喳的像只快乐的小麻雀,坐在一旁拉着商寅说话,完全无视于周遭的低气压。

  商寅看了她一眼,忍不住的摇头。

  “迟钝的家伙。”

  “什么?”滔滔不绝的袁捃紫倏地住口,看向终于开口的商寅。

  声音很低,但袁漾晨的耳朵比袁捃紫好多了。

  眉一扬,表示他听见了那句“恭维”。

  自己的妹妹迟钝是事实,但听见“外人”如此说,他这做哥哥的心里仍是十分不舒坦。

  “商先生,请问您今日来访是?”

  商寅也是微扬眉,“我应该还未自我介绍吧!”

  “舍妹未来的丈夫,我岂有不认识的道理?”

  袁漾晨的目光微闪,并没有对上商寅,语气是他惯有的淡漠,但言谈间又似乎颇为亲热。

  商寅正想回话,却教一道浑厚嗓音打断。

  “我还没承认呢。”

  袁漾晨望向声源,皱起眉头。

  “皇。”

  “皇哥,你也是来替我加油的吗?”袁捃紫一笑,跳进他怀里。

  “是啊!我听到你在这儿闭关,想也没想的就来了。”袁引皇面对妹妹的笑脸,捏捏她的俏鼻。“累不累?我带你出去散散步好了。”

  商寅看着,忍住想冲上去拉开二人的想法。

  袁漾晨看出来了,他将妹妹拉回沙发。

  “要也轮不到你出头。”

  “不是我,是谁?”袁引皇目露凶光,看着二哥。“别说要那个浑小子带小紫去玩。”

  袁漾晨看着这个向来不容人拒绝的弟弟,露出神秘的笑意。

  “我让小紫自己选。”

  “我不管那么多!”袁引皇想也不想的出声反驳,连选什么也没耐心听完。“家庭会议还没开过呢!这男人凭什么抢走小紫?”

  “我们家什么时候轮到你作主了?‘三少’?”

  袁引皇挑衅的看着这个“二少”——

  “少拿年纪来压人,我不吃你那套。”

  “别吵了嘛!”袁捃紫爬上沙发,就站在二人中间。

  “二哥,你说要我选什么?”

  袁漾晨凉凉的坐下,招手要在一旁看戏的莫云初再添一杯茶给三弟,这才看向妹妹。

  “我放你假到今晚十点,看你是要请商先生带你去散心,培养写作情绪呢?还是要选我们‘三少’陪你出去玩,培养一点你们早就有的感情。”

  袁漾晨话是这么说,眼光却直勾勾的瞧着脸色铁青的商寅,这一大段话是有意让人想歪。

  果然,商寅脑中很自然的想着“早有的感情”,这个男人是什么身份?

  再说,这个叫“皇”的男人,刚才还质问自己“凭什么”抢走小紫!

  “咦,要放我假?”袁捃紫高举双手,“万岁,二哥最好了。”

  哇!今天真是幸运日,原本文章写不出来,让她郁闷得想哭。

  没想到这下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小寅来看她,皇哥也来看她,二哥居然还要放她假!

  耶!好棒!

  “你还没说要选谁。”袁漾晨如老僧入定,一点也没被妹妹的兴奋给影响。

  “当然是我。”袁引皇一把将思考中的妹妹抱起,没多说的打算走人。

  “等等。”行为不受大脑控制的,商寅挡住了他。“让她自己选。”

  “你是什么人,敢来和我争?”

  袁引皇这才发现这男人居然和他差不多高,让平日习惯低头看人的他不自在的抬正了头平视。

  “皇哥……”听到这么不客气的话,被他横抱着的袁捃紫还未抱怨完,就被截住了话。

  “我是她亟欲赖上的丈夫。”

  商寅发现自己一定是脑子不清楚了,要不然怎么会在这儿跟着演闹剧?

  可是,他就是觉得眼前一脸狂妄的男人非常碍眼。尤其是他那双抱着袁捃紫的手,让人很想拨开。

  “小寅,你承认你是我的丈夫了耶!”看着他,袁捃紫的眼中闪着感动的泪光。

  挣着落地,她笑眯眯的跑到商寅身旁。

  “闭嘴。”即使对她的语言判读能力有了一定的了解,商寅还是很受不了她老是挑自己想听的话听的习惯。他明明说的就是“亟欲赖上”,并不代表已经赖上。

  但另一方面,他又对她“弃暗投明”的行为非常高兴。

  “你凶什么!”

  袁引皇的火爆脾气一下子就升了上来。

  “皇。”袁漾晨出来喊停。“看来,选择已经很明确了,小紫?”

  “嗯,我要和小寅出去。”对袁引皇投以歉意的笑容!因为比起不常回家的三哥,商寅更吸引她。“去吧!十点前回来。”袁漾晨锐利的眼盯着商寅。

  商寅没回答,只是带着袁捃紫往外走。

  “等等!”

  被抛下的袁引皇转身想追上,却让袁漾晨拦下。

  “你发什么疯?”比起三弟的气愤,袁漾晨平静得很。

  “我才要问你发什么癫?你就这么让小紫跟那个男人出去?”瞪着眼前“虚长”自己一岁的二哥,袁引皇的表情是噬人的凶狠。

  “有何不可?”袁漾晨仍是一派轻松。

  “你也跟大哥一样?小紫才十七岁耶!”

  袁引皇真是不懂自己上头这二个“哥哥”脑袋里装的是什么鬼东西,居然真的想让妹妹在十八岁时嫁人!

  “大哥和你解释过了?”袁漾晨点点头,若是大哥没和他提,他哪会跑来自己这儿闹场。

  袁引皇不发一语的看向他。

  “既然你都知道了,别来我这儿碍事!”给了他一记冷眼,袁漾晨懒得再和他说,直接往楼上走。

  *  *  *

  袁引皇看着他的背影,气得牙痒痒的,更气自己没办法!

  蓦地,手机铃声响起,供给他发泄的管道。

  “哪个死人报上名来!”将自己重重的甩进沙发,袁引皇的口气和他的心情一样差。

  “又是谁惹你了?”电话那头传来相同的嗓音,带着一丝无奈。

  “申?你给我滚回来!”一听到是袁申律,袁引皇的精神来了。

  自己吃了亏,也许申那家伙可以帮他讨回来,毕竟六个兄弟中,就属他最了解小紫。

  “回来?回哪里?”

  袁申律一时搞不清楚,毕竟二人跑过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房子也不少,谁知道他现在指的是哪一处。

  “台湾!”袁引皇不耐的回答。“现在就去坐飞机。”

  “谁有那个空啊!”袁申律大大的打了个呵欠!“赶戏赶到都快休克了,哪有空回去!”

  “快休克的话你打电话来找我聊什么天?”袁引皇不满的冷哼。

  “我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好吗?你跑回台湾做什么,千日找你找得快发疯,结果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了!”千日是皇的经纪人,不过自己跟他的熟稔度还远超过皇与他的!

  因为他可悲,比人家晚生了三分钟,就注定要让他一辈子!

  “我说你也好心一点,千日又不是外人,你把联络电话给他会死吗?”又打了个呵欠,袁申律是真的累到快昏倒了,却仍强打起精神。

  “会。”袁引皇答得流畅。“总之,你回不回来?”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手上有工作,怎么回去?”这个番王在搞什么!“想我的话照镜子就行了,不需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你给我闭嘴,谁会想你!”袁引皇忍不住嗤哼。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有什么好想的?更何况,他们从小腻到大,好不容易这几年因为工作分开了,谁会想他?

  “我听起来很像啊!”另一头的袁申律已经进入半梦半醒间,全身上下只剩嘴巴还没休息。“要不然你这么着急的要我回去作啥?”

  “你给我醒过来!”袁引皇岂会不知道他现在的“不清醒状态”!

  “我很努力,但是我一会儿还要上工,再不睡就没得睡了。”袁申律的声音相当无力。

  “我问你,工作重要还是小紫重要?”听不下去了,袁引皇直接说了。

  “小紫,她怎么了?”袁申律的声音勉强有点精神了。

  “她打算嫁人!”袁引皇的语气是不满的指控。

  “没人有异议?”袁申律的声音更有精神了。

  “一致通过,大哥、二哥甚至尽全力帮忙,对象是小紫在路边遇上的男人。”袁引皇不屑的说着。

  “感觉满有趣的。”听见他嫌恶的口气,只是让袁申律想笑。

  皇一定气疯了,怪不得方才接电话的口气差得可以!

  “我要挂电话了。”一哼气,袁引皇懒得多说的按下结束键,以代表他的强烈不满!

  可袁申律却没如他所料的再打来讨骂,袁引皇等了约三分钟,气得将手机扔到一旁!

  该死!每个人都和他过不去!

  想到方才那个嚣张的小子,袁引皇就觉得火气大,时至现在,小紫嫁不嫁人已不成问题,而是他绝对不赞成她嫁给刚才那个眼高于顶的男人!说他会善待小紫,他死也不信!

  连刚才当着他们这两个哥哥面前,他都敢对小紫恶声恶气了,更何况只有两个人的时候。

  袁引皇越想越不对劲,想追出去又不知道他们人在哪里。

  “该死的!”

  *  *  *

  商寅揉着眉心,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自己之前极力想摆脱掉的麻烦,目前正乖巧的坐在自己对面,享用着美好的晚餐。

  “小寅,你怎么都不吃?”抬起头,袁捃紫这才发现商寅什么也没动。

  看了她一眼,商寅下意识的别开头,不愿意对上她那双过于晶亮的眼眸。

  那眼眸,包含着天真、单纯、信任,与毫不保留的喜悦。

  “你到底是怎么喜欢上我的?”过了半晌,他只能这么问。

  她喜欢腻着他,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他到底做过什么值得她如此喜欢他的事,他就算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来!

  初次见面,她就大咧咧的要求他娶她,凭的是哪一点?

  就为了自己说她破坏了他淋雨的兴致吗?

  还是他的反应不若旁人?

  本身的条件好,他不否认;但这样的女孩,他还是头一次遇上!

  以往是有不少女人倒追他,但总是在他冷声拒绝或恶意刁难后打了退堂鼓;哪像她,活像只赶不走的苍蝇、打不死的蟑螂,越挫越勇的。

  “小寅!”袁捃紫先是笑嘻嘻的唤回他的注意力,才回答先前的问题:“我喜欢小寅,是因为小寅也喜欢我呀!”

  见鬼的喜欢!商寅的脸当下黑了一半。

  “请问,你是什么时候听到我说喜欢你的?”他这当事人为何一点印象也没有?

  “不用说呀!”袁捃紫很自然的摇头,笑得毫无心机,纯真的令人炫目。“喜欢一个人是由内心自然而然发出的情绪,有没有说出来,其实并不是很重要。”

  商寅看着她,周围似乎包着光圈,亮眼、圣洁得不可思议。

  袁捃紫加深笑容,颊畔染上一抹嫩红,双手交叠于胸前,抬起眼望着他。

  “喜欢是一种感觉,它轻轻柔柔的环绕着你,你要用心去感受、去聆听、去发觉它的存在。言语之于它,倒不是绝对性的需要。”

  在那一瞬间,商寅觉得她好像长出了翅膀,美得让人难以直视。

  而他就这么怔愣的看着,忘了别开眼、忘了回她话,只是着迷的看着她的笑容。

  头一次,他相信了女孩所谓的喜欢,明白了她所谓的感情。第一次,他接受了她的说法,重新看待她。

  她也许天真、单纯、不解世事,常常说话牛头不对马嘴,完全不着边际,行为言语让人气得想发用。

  但是,对于感情,她比谁都看得清楚,比谁都认真不过。

  但在下一刻,袁捃紫又露出她那呆蠢的笑容。

  “小寅,你怎么都不说话?”

  光芒在一瞬间散去,翅膀在一刹那间消失,她又恢复成普通的小女生。

  甩甩头,商寅觉得自己应该是睡眠不足,才会产生这种怪异的幻觉。

  “小寅?”见他不回话,袁捃紫不死心的再唤。

  “说过了,不要那样叫我!”商寅端起咖啡,语气虽然是拒绝,却少了以往的嫌恶。

  反而,添加了一点点不同的感觉。

  袁捃紫听出来了,笑得更甜。

  “小寅很好听呀!而且我就叫小紫,你要叫小寅才和我搭嘛!”

  “你叫小紫?”时至今日,商寅才终于搞清楚她的名字。记得她好像说过,但他压根儿没想要记。“你不喜欢吗?可是大家都这么叫耶!”袁捃紫一下子苦恼了起来。“还是你觉得不够特别?”

  “当我没说。”商寅决定放弃这个话题。

  她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那……现在呢?”袁捃紫撑着下巴,很期待的看着他。

  晚餐吃完了,离“收假时间”还有一阵子……

  “你要带我去散步吗?”

  商寅嗤笑,正想直接拒绝,但一对上她的眼,却什么话都吞了回去。

  “你都不知道,我这几天被二哥关在书库里,就只能对着稿纸发呆,什么也写不出来。二哥说什么思考、什么灵感,我等也等不到,想也想不出来,我都快烦死了。”

  听着她的抱怨,商寅却感受到一种末曾有过的情绪。想安慰她、想鼓励她,也想带着笑静静的听她诉苦,说些废话。

  他不会真的被她给缠上了吧?

  这个念头闪过,让他吓出一身冷汗!

  “小寅,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袁捃紫是真的担心。比赛截止日期就快到了,她却一个字都写不出来,该怎么办才好?

  “大不了放弃,又没人逼你一定要写。”商寅转开脸,不愿看她那可怜兮兮的表情。就怕自己一个不注意,恶梦成真,到头来真的放不下她。

  这女孩有一种魔力,他正渐渐的发觉到,所以,还是保持一点距离好。

  他还不想结婚,真的不想。这女孩再特别,也不能使他改变心意。

  “可是……这是你和我说的条件啊!”袁捃紫搅着眼前的果汁,没有喝的打算。

  商寅注意到了。“你不喜欢喝果汁?”那她为什么要点?

  袁捃紫闪出感动的星芒,对他的注意喜上眉梢。“小寅,你知道耶!”

  “你就坐我对面,我又不是瞎子!”商寅没好气的回答。“不喝点别的?”

  “我只喝现榨的果汁跟矿泉水。”袁捃紫扁扁嘴,一脸委屈。

  “那就点啊。”商寅很想敲醒她,这才发现话题又被她扯开了。这情形在他们的谈话中,出现的机率已经几乎将近百分之八十了。

  这女孩厉害的地方,在于不管他说什么、问什么,她就是有办法把话扯到不相干的事上。

  “话说回来,写不出来你就不要写了,何必虐待自己的脑细胞呢?”她的脑细胞早已所剩不多,不值得这么浪费。

  “可是,那是你说的呀!我答应了,就一定要做到!”袁捃紫在这件事上是很坚持的。既然接受了条件,也许她无法达成,但还是要全力以赴。

  “这样才有运动家的精神。”她的神态是百分百的认真。

  敢情她以为现在是在运动会比赛跑?商寅冷哼一声,不想理她了。

  “对了,你要不要带我去散步?”旧话重提,也真难得袁捃紫的小脑袋瓜还想得起来。

  商寅看她一眼,叹了一口气,屈服了。

  “走吧!”

  “耶,万岁,小寅最好了。”放开果汁,袁捃紫迫不及待的往外跑。

  嘻!小寅要陪她去散步呢,啊!这是多美好的事!

  今天的她,真是太幸运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