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赖上老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赖上老公目录  下一页

赖上老公 第三章 作者:云出岫

  一早,穿着利落裤装的袁捃紫,便跟着袁天来到朔风大楼位于三十五楼的高级主管办公区。

  看着三十五楼秘书群们专业十足的样子,袁捃紫漾出笑意,告诉自己要在一个月内变成那个样子。

  “小紫小姐……”王秘书唤了好几声都不见袁捃紫回神,只好小小力的推了推她的肩头。

  “啊!”袁捃紫这才回神,抱歉的朝她笑了笑。“对不起,你说了什么?”

  “我……”一直到现在,王秘书还是不懂总裁的这道命令是所为何来?她眼前的可是袁家大小姐耶,他居然要自己不用客气的将她当新人带,严厉的教导她所有的秘书工作内容。

  严厉?她能怎么严厉?又不是不想在朔风待下去了。

  “王秘书,你怎么了?”袁捃紫狐疑的看着她的欲言又止,“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你跟我说没关系。”

  她答应了哥,会好好学、好好听王秘书的话。

  “不是,只是……”王秘书不禁暗叹,拿这位单纯的小姐没辙。

  “是吗?那我们继续上课吧。”

  袁捃紫听到否定的回答后便愉快的开口,心里只记着哥交代的话;而且她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不加把劲不行。

  当然,这也是哥说的。

  “好的。”王秘书也只有教了。“我们从基本的档案管理开始吧!”

  袁捃紫笑着点点头,颇认真的拿出笔记本与随身携带的小瓶矿泉水,一副认真上课的模样。

  王秘书也只有当作没看见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真的是一点也搞不清楚这对兄妹的想法。

  *  *  *

  星期日晚上,安静的袁家大宅突地响起一道急促的跑车声,而后是响亮的甩门声。

  “小紫,快下来,我带了礼物回来。”一进门,袁引皇将行李一扔,便将自己抛到沙发上,朝楼上喊。可是等了半天,却只有管家陈妈出现。

  “三少爷,你回来啦!”陈妈由厨房转出,难掩惊讶的看着难得出现的袁家三少。

  虽然袁引皇和袁申律是双胞胎,相似得令人难以分辨,但陈妈光由方才的车声就可以确定回来的是三少袁引皇,只有他才会把家里的小径当赛车场跑。

  “吃过饭了没?”陈妈笑着看这个半年没进家门的少爷。

  “吃了。”袁引皇看着陈妈身上的围裙。“怎么,小紫那丫头想吃消夜?那我带她出去吃好了。”

  说完,他便要往楼上去捉人。

  “三少爷,”陈妈急急拉住他。“小姐不在,倒是大少爷在书房,你当心别吵到他。”

  “小紫不在?”袁引皇皱起眉,寻找着时钟。

  他才刚下飞机,只觉得时间应该不早了。

  “十点了,她会到哪儿去了?”一看到壁钟上的时间,袁引皇的脸色更差了。

  “小姐去上课。”陈妈服务多年,自是没让他那张恶脸吓到。

  “上课?今天星期几?什么课要上这么晚?”

  虽然自己常年不在家,对小妹的日常生活作息不清楚,但他至少可以确定,日间部的学生是不需要上课上到天黑的!

  “皇,不是跟你说了别飙车。”袁天步下楼梯,人未到就先给了弟弟一句警告。

  袁引皇不愿回答这问题,反正老大的脑袋再进化十年,也无法和自己的同时运转,明明二人也不过差二岁,代沟就如此严重。

  什么飙车,他不过是测试车子的性能罢了。更何况,让那种高级跑车以时速六十公里前进,岂不是在侮辱它?

  “小紫上什么课上到这么晚?”

  “电脑课。”看三弟这个样子,袁天也懒得多费唇舌,毕竟二人已在同一话题上争辩不下二十回。

  看了看时间,袁天看向袁引皇。

  “你车还没进车库,去接小紫下课。”

  “电脑课?”袁引皇没注意袁天的下一句话,脑中只浮现着这三个字。“她要上什么电脑课?她不是不喜欢所谓的科技产品吗?”

  “时间差不多了,你先去接她。”袁天不多废话,直接拉起弟弟往门口推,将上课地点说了,免得延误接小紫的时间。

  袁引皇耸耸肩,决定照办。

  “我回来再找你聊。”

  太久没回家,除了父母游山玩水没回家不变外,似乎有什么事情是不同的;而且,那关系着小妹。

  “不准超速、不准飙车!”袁天仍是不作回答,只是以着锐利的眼神盯着弟弟。

  “老古板!”咕哝一声,袁引皇的车如离弦之箭般疾驶而去。

  袁天看着迅速消失的车子,摇了摇头。

  没长进的人。

  *  *  *

  听见袁引皇的车声,袁天看完最后一份开发计划书,正巧大门也开了。

  “怎么了?”一抬头,就看见袁引皇的俊脸绷得死紧,袁天问着一旁的袁捃紫。

  “哥,我们刚才遇见好多皇哥的Fans哦,差一点我们就走不了呢。”袁捃紫笑着来到袁天身边,表情是纯然的惊讶与崇拜。

  袁天一听,登时明白三弟的怒气所为何来。

  袁引皇与袁申律一个是名导演、一个是名演员,全是众女追逐的公众人物;而二人虽然皆排斥大批影迷,不同的是袁申律尚有耐心与影迷们微笑挥手,而袁引皇就只有冷声的警告。

  所以,他也懒得再过问,毕竟这是他们自己选的路,就要自己解决。

  “今天学得怎样?”接过陈妈泡的咖啡,袁天看向身旁喝着鲜果汁的妹妹,表情是一脸严肃。

  “大哥改行当老师了?”靠着沙发,袁引皇的口气不善,一方面是被方才的影迷搞得心浮气躁,一方面是不满大哥对小紫说话的态度。

  小紫是他们的妹妹耶,大哥把她当成公司里的员工了吗?

  袁天没回答他,只是等着袁捃紫开口。

  “大部分都没问题,我可是很认真的学呢。”袁捃紫抬高下巴,比了个OK的手势,不过下一秒她就发出一声惊叫。

  袁引皇正勾住她的脖子,看向袁天。

  “你还没告诉我,小紫为什么要去上什么电脑课?”二、三下就将方才的不愉快抛开,袁引皇觉得关心妹妹的生活更为重要。

  袁天回答得干脆,一面收拾文件准备上楼。“那是她成为好妻子的条件。”

  “对呀!谁教我以前老是以为会做家事就行了,真的遇上了,也只好努力的恶补!”双手按住颈间的手臂,袁捃紫在一旁帮腔。

  “妻子?”袁引皇的眉头立即打了三个结,放开妹妹改拉住想走的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小紫还未成年,现在谈结婚不会太早了吗?

  “你忘了一年多前爸说过的话,可是小紫记得。”袁天说道。

  一年多前的家庭会议就他没出席,而且依他的个性,就算事后申律真的和他说了,他肯定也不会放在心上。

  袁引皇扬眉,对于自己那个多话的老爸他向来是听了就忘,因此大哥现在提的到底是哪些话,他实在没耐心猜。

  “老大,说清楚。”

  袁天看了他一眼,重新坐下,但一开口是对着妹妹。

  “小紫,你先回房,记得把今天学的再复习一次,别太晚睡。”

  “哦。”袁捃紫乖巧的点头,拿起背包。“哥晚安、皇哥晚安。”

  袁天也道了句晚安,袁引皇则是再次搂住她,在她额上亲了一记。

  “早点睡,明天还要上课。”

  “嘻。”袁捃紫笑了,纠正他道:“不是上课,是上班。”

  袁引皇立即看向袁天,“看来我们今晚有得聊了。”

  “小紫,回房去。”袁天摘下眼镜,不忘打发妹妹上楼。

  皇的个性既狂且妄,看准了目标便不管其他,这会儿是有得聊了,但却也不至于麻烦;但若让小紫留在一旁“插话”,大伙儿今晚就别睡了。

  “好。”这次没再说别的,袁捃紫一转身就往楼上去。

  等到她的身影一消失在楼梯间,袁引皇立刻转向目前当家的大哥。

  “这是怎么回事?还有,小紫是你妹妹,说话能不能别那么公式化!”老大务实的性子他不是不知道,但对小紫不能特别一点吗?

  袁天没回答他的不满,个人有个人的个性、习惯,毋需多说,就如同他,不也改不掉那满不在意的狂妄吗?

  所以,他仅是回答了他的疑问。

  “爸当初要我们在他六十大寿前结婚,但我们没一个肯的……”

  袁引皇轻哼一声,想起袁申律事后的转述兼诉苦,说连妈都赞成这事。

  袁天继续说:“结果小紫站在门外听见了,就以为爸说的全是真的,所以自那日起,她就决定要由她自己来完成爸‘最终的遗愿’。”

  “没人阻止她?”自己是不知情,也不常待在家中,甚至根本就不在国内;但二哥呢?放岚呢?竟没一个人说话,他们怎么当人家哥哥的?

  好,就算兄弟不说,妈也不会肯吧!她哪里舍得?

  “知道的全都劝过了,她不听就是不听。”小紫平常虽然很听话,但在某些事上会特别坚持,尤其是这件事。

  看了看时间,袁天一口气将商寅的事也一并说了,免得扯太久。

  “你居然还帮她?”袁引皇直觉不可思议,在路边遇上的男人?大哥的脑子是生锈了吗?

  袁天看他一眼,拿起桌上渐凉的咖啡。

  “二年之期还有半年,与其让她着急的随便找个陌生人嫁了,我倒比较属意帮她追上商寅。”

  以他对妹妹的了解,加上她对结婚的坚持,他觉得自己现在采取的方法是最稳当的。

  “你疯了,小紫才十七岁耶,再说那个男人你很熟吗?你确定他是个好丈夫吗?会随便答应一位小女孩荒诞要求的人,想来也是个没脑子的人!”

  “你是在怪小紫莽撞?”袁天凉凉的反将他一军。

  “别转开话题。”袁引皇怒视。“总之,我不赞成。”

  “那你要如何反对?”袁天一句话堵住他,因为大家都知道小紫做事的决心与毅力。

  既然她立誓在父亲六十大寿前结婚,就绝不会拖过这一天。

  “我去和她说!”

  袁引皇一回身就想上楼,却教袁天拉住。

  “无谓的事少做,相信我,能说的我已经全说过。现在我们惟一能做的,就是确保她结婚的对象是个会照顾她一辈子的人,而商寅就各方面来说,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人选。”

  “符合小紫以前说过的条件?”眯起眼,袁引皇想到袁捃紫十四岁时说过的玩笑话。

  那时全家人聚在一块儿,小丫头便笑着宣告:

  我未来的丈夫!要有哥的威、晨哥的沉、皇哥的狂、律哥的放、岚的亮,还要有小哥的优雅。

  当时放岚听完后,只是哈哈大笑,说小紫是别想嫁人了。

  而申律则是打趣说,若世上真有这种人,大抵也是个妖怪!

  毕竟,六个兄弟个性没一个相同也就算了,连要找出一丝相似之处都难如登天,若今日有个人是融合他们六个人的个性,岂不是多重人格者,而且还分裂得极可怕!

  只见袁天一派轻松,笑得颇具深意。

  “虽不中亦不远矣,她的运气还算不错。”

  袁引皇睁大了眼。“那个商什么的真有那么好?”

  袁天朝他一瞥。“我们哪里好了?”

  袁引皇不说话了,的确,自己又是哪里好了?

  “总之,这件事就这么决定,小紫若真要嫁人,商寅是我能接受的对象,我会尽力帮她。”拍拍弟弟的肩,袁天拿起文件上楼。

  袁引皇看着他的背影,低咒一声。

  明知道大哥说话一向中肯务实,但他就是难以接受!

  这真是太荒唐了,更何况老爸那时的话可信度也不知道有多少,谁知道妈是不是拗不过才替他圆谎的,小紫为了这种好笑的理由就急着想将自己推销出去,实在是不情得。

  更何况,她的对象居然还是在路边遇到的!

  决定了,这件事他也要插手。

  *  *  *

  “小寅?”

  在晚宴上听到这一唤,商寅还真有点怀疑,是在叫自己吗?

  他懒洋洋的转过身,却正好接住朝他跑来、不慎被绊倒的女孩。

  “小寅,谢谢你。”女孩仰起头朝他一笑,眼里有着明亮的星光。

  看清楚女孩的脸,商寅难掩惊讶。

  “你怎么会来这里?”今日是个商业聚会,她一个小女孩如何出席?

  “总裁带我来实习,见见世面啊。”既然是以工作时的身份出席,袁捃紫也很听话的依照袁天的要求以职位相称。

  “总裁?”商寅扬起眉,没忘记自己当日的承诺。

  不会吧?莫非她深藏不露,真是个事业上的人才?可是看起来不像啊!他一向有识人之能,不可能会在她身上看走眼。

  尤其是这女孩单纯天真到令人一望便知其底,

  “你指的总裁是哪位?”

  “就是那位啊。”袁捃紫毫不迟疑的往袁天的方向一指。

  “你说的是朔风的袁天?”顺着她的手看过去,商寅的目光正好和袁天遇个正着。

  袁天仅是微微颔首,便继续和身旁的人谈话。

  “你好聪明哦!就是他。”袁捃紫好不快乐的抓住他的外套,并没有想到要移开身子,仿佛二人抱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事。

  “小寅,我没忘了你的条件喔,我现在已经学得差不多了,再十天,我就可以去当你的贴身秘书了。”

  “是吗?”商寅漫不经心的回应。“你叫我什么?”

  他也忘了自己正搂着她,自然也没放开。在众目睽睽下,二人站在一起,俊男美女,十分登对,也引起不小的讨论声浪。

  袁天注意到了,却只是低笑,遥望着丝毫无所觉的两个人。

  “小寅啊,你不是叫商寅?”袁捃紫叫得再自然不过。

  “我是叫商寅,不叫什么小寅!”商寅淡淡的指正,这时才注意起她。

  如同他上次所见,她的年纪很小,身高不高,眼大而明亮,嘴小且粉嫩,让人见过就很难忘记;虽然稚气未脱,却增添可爱气息,等她再大一点,肯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但个性上,他就不知该如何评断了。

  原以为她就和时下的年轻人没两样,总是自以为是,并且说过的话、许下的承诺,一转眼就会忘得一干二净,没想到她却是不同。她也许天真过了头,或许行事让人头痛,但倒也有某些吸引人的特质。“不好听吗?”没注意到他的打量,袁捃紫认真的思考着名字的问题。“可是我觉得很亲切耶。”

  “我们并不熟,不需要叫得这么亲切。”

  “咦?可是我们都快要结婚了,怎么……”袁捃紫露出不解的神色。“不熟?啊,我知道了,一定是我最近忙着上班,所以我们见面的时间太少了。没关系,我一会儿去请假,我们好好培养……”

  “不用了。”商寅打断她的自说自话,这女孩是活在自己的想象世界还是怎么了,怎么会有人能“傻”到这种程度。听不出拒绝就算了,还自个儿往全然相反的方向想。

  “可是……”

  袁捃紫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就有另一个声音加入。

  “商总,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个小美人,怎么也不介绍一下,就自己搂着过二人世界?唉!莉莉若是知道,一定会很伤心。”

  终于有人捺不住好奇的凑了过来,一双眼还不时瞥着商寅胸前的女孩。

  商寅直到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居然从刚才就一直搂着她。

  将怀中的人儿放开,他从容不迫的看向眼前的男人。

  “方经理,请问有何指教?”

  “没什么,只不过是好奇,您身边这位小姐是?”商寅可是个独行使呢,向来不惹绯闻的他今天居然当众搂着一名年轻女孩,怎能不教人好奇?

  “我不认识。”无视袁捃紫眼中闪着的期待光芒,商寅很直接的否认。

  “不认识就这么抱着,那认识了还得了?”另外一家公司的代表也靠了过来,正巧听见商寅的回答。

  “我想,这应该与你们无关。”冷淡眸光一扫,商寅表明自身的不快。

  “商总,我代替她向你道谢。”袁天也走了过来。“若不是商总伸出援手,我这秘书小姐可能早就跌到地上了。”

  “好说。”伸出手与袁天相握再放开,商寅即使想问女孩的身份,可又不愿开口。

  袁捃紫静静的站在商寅身旁,微笑的看着二人握手。

  “我想找二位谈谈,不知道方不方便?”朝一旁的两盏电灯泡有礼的一笑,袁天带头往角落走,还不忘交代一句:“小紫,好好向人家道谢。”

  “知道了。”目送大哥离开后,袁捃紫转向商寅,正正经经的鞠躬。“小寅,谢谢你刚才救了我。”商寅皱起眉,看到她如此听从袁天的话,他心里却有想大声质问的冲动。

  “小寅,你怎么了?”一直等不到他的回答,袁捃紫奇怪的抬头看他,却见到他皱眉的模样。

  “你生气啦?为什么要生气?”她有丝着急、有丝疑惑,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吧!她今天都很乖啊。

  商寅瞥了她一眼不置一词,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你是在嫌我笨手笨脚?”袁捃紫径自开始猜测。“关于这点我可以解释,我刚才会差点跌倒是因为看到你太兴奋了,所以没注意的往前跑;而且我今天穿的是很少穿的高跟鞋,因为总裁高我很多,穿高跟鞋的话,和他站在一起比较好看……”

  听着她自顾自的解释,商寅不知为何的火气却是越来越旺。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她好好谈一谈,但绝不是在这里。

  拉起她的手,他二话不说的往门口走。

  “小寅?”袁捃紫虽然露出不解的表情,但还是乖乖的跟着他走。“我们要去哪里?那边是大门口耶,宴会不是还没结束吗?”

  “闭嘴!”一出门口,嫌她走得慢的商寅干脆一把抱起她往自己车内塞。

  在车子掉头离去时,袁天的身影也出现在门口。

  自己的威、晨的沉、皇的狂、律的放、岚的亮,还要有淀的优雅。

  除了岚的亮、淀的优雅,其他的,倒也相差不远嘛,

  轻声一笑,他转身又进入会场,决定好好谈几笔生意。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