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赖上老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赖上老公目录  下一页

赖上老公 第二章 作者:云出岫

  阴暗的天空,终于下起了绵绵细雨。袁捃紫由饭店僻静的侧门走出,翻着背包找伞。

  又失败了。

  经过一年半的“努力”,她还是找不到一个能和自己结婚的对象。眼看着再过半年,爸爸的生日就要到了,她真觉得头疼。

  找一个老公,还真不是件简单的事。

  虽然她是以结婚为前提在看所有遇上的男人,可是要找个自己能够与他相对看不厌的,还真的好难。

  光找个“人”就浪费了她一年半的时间,更何况就算找到了,她该怎么要他娶自己呢?

  当初下定决心后,她就开始努力的培养自身的能力,总要有点什么不同之处吧!要不然谁会愿意娶一个十六岁新娘回家?所以她隐瞒父母,偷偷的报名新娘课程,成为老师口中极具慧根的小新娘。

  可是这没用啊,就算她会是个好妻子,也得要有人知道啊!说到底,她就是差一名对象。

  突然,她倒有点能理解,为何六个哥哥都视结婚为畏途了,可能他们也不是不想,只不过是找不到对象。

  该怎么办呢?

  她连相亲宴都开始安排了,却还找不到自己喜欢的人。

  拿出伞!她正想散步抒发心情,却发现侧门处站了一名男子。

  原来不只是她喜欢走侧门。

  打量着那名男子高大挺拔的背影,袁捃紫注意到他居然就这么毫不犹豫的踏入雨中。

  他好怪!等人就不能在门口等吗?站在那儿淋雨不好吧!

  眼看着雨势有渐渐变大的趋势,那名男子却是动也不动的,袁捃紫潜在的善良抬头了。

  撑着伞,她状似不经意的走到他身旁,将他纳入自己伞下;由于二人的身高差距太大,她也只有仰着头,伸长了手撑着。

  感觉到雨珠不再滴落,商寅的目光顺着伞柄,看向握伞的人。

  一见到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身边的人,是个看起来像是学生的小女生,商寅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他目不斜视的看着她,等着她的下一步动作。

  看是要尖叫还是要脸红晕倒,他已经有心理准备。

  袁捃紫只是无言、沉静的回望着他,再平常不过。

  不,普通人应该会说些什么才对,可是她却什么也没说,就只是撑着伞与他对望,也不移开视线。

  所以,好半晌的时间过去,二人却还是站着,动也不动的对望。

  商寅认为够了,也许这女孩比较不一样吧!

  但,那也不关他的事。

  脚跟一移,他离开了伞的范围,重新站在雨中。

  袁捃紫头一偏,有些意外,不过看着伫立在雨中的他,她也跟着一移,再度替他撑伞。

  商寅的眉头拧起,目光平视前方,再度向右一跨。

  袁捃紫扬起不解的眼眸,努力的伸长了手,再度将伞移至他的上方,这动作让穿着正式的她显得有丝狼狈。

  但商寅想来是不接受她这份好心好意,因为他仿若无事般的,直接向前步入雨中。

  袁捃紫不死心,再次跟上,而后忍不住的开口:

  “请不要动好吗?我不会要你报答的!”她不过是不想看到他淋雨而已,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更何况老师说过施恩莫望报,不过是举手之劳他又何必如此介意呢?为什么他不能乖乖的接受别人的好意呢?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形呢!

  商寅嗤笑,不相信她的说辞。

  “报答?你这是碍到我淋雨的兴致!”

  “是吗?”

  袁捃紫露出惊讶神色,相当认真的看着他脸上的表情。

  原来是自己做错了,怪不得他没像且一他人,会对她笑笑或是道谢。

  这下该怎么办呢?

  袁捃紫很内疚的想着该如何补救自己的错误。这下自己可是帮倒忙了,怎么办才好呢?

  见她突然慌乱沉默,倒是让商寅意外。

  她与自己对视半天动也不动,却让他简单的一句话给吓着?这引起了他的兴趣。

  他倒想看看,自己这么说后,她还会有什么无聊的举动。另一方面,他倒是怀疑起司机做什么去了,怎么等了好一会儿还不见车影!

  在短暂的思考后,袁捃紫决定做点什么来弥补这一切。所以,她先是很迅速的移开伞,重新还给他一个能够享受淋雨兴致的空间;而后给了他讨好的一笑,再偏头思索,现在的雨似乎比方才小很多……

  这样他可能会觉得不够享受。

  她很自然的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矿泉水瓶,旋开瓶盖向他“洒去”。

  嗯……若刚才就开始淋雨,大概就是这样子吧。

  她点了点头,愉快的收起水瓶,这才放下一颗心,朝眼前的男人露出个友善的微笑。只希望自己刚才所做的,他还算满意。

  她是真的很想弥补自己犯下的错。

  商寅难得的瞪大了眼,不敢相信她居然会泼他水。上好的西装在淋水后,造成了他极度的不舒适,尤其是那一瓶水远比雨水多,并且完全集中在她抬手处,他的胸前。

  “你在搞什么鬼?”

  他的口气不善,为了她不仅无聊更堪称白痴的举动。

  “弥补我犯下的错误。”袁捃紫相当认真的朝他说着,不明白他为何好像更生气了。

  “你不是说我碍到你淋雨的兴致吗?所以……”她晃晃手中的瓶子。“反正雨水和矿泉水差不多嘛!而且还比较干净,也不用担心淋多了会对身体不好。这样子,你可以原谅我了吗?”

  扬起友善的笑,袁捃紫越说越觉得自己做对了!

  商寅看着她的笑容,很难去评断她话中的真假。到底她真是个白痴或者是装傻存心想整人,恐怕也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你还是不肯忘记我的多事?”袁捃紫看着他铁青的脸色,“我的出发点是好心,而且我也尽力补偿你了耶。可以不生气了吗?”

  袁捃紫垂下眼睫,表情是万分委屈。

  她是白痴!

  商寅下了这个结论,他还真没见过这种人。转过身,他告诉自己可是没时间陪这种笨女孩玩。

  远远的看到司机终于开着车过来,他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看着他转过去的身影,袁捃紫突然不说话了。

  她睁着水亮的双眼,认真的打量起眼前的男人。

  不觉得反感耶!

  这真是奇迹,找了那么多候选人,就他一个入得了自己的眼。

  一想到这儿,她顾不得方才的尴尬场面小紫色碎花小伞再度置于他头顶遮雨,而后漾出笑容。

  “你娶我,好不好?”

  *  *  *

  商寅再次睁大了眼,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句话。

  “你接近我,闹了半天,就是想叫我娶你?”

  商寅从未遇上如此可笑的事,发神经也得有个限度。

  娶她?

  她又是谁啊?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恢复。”他一定是太惊讶了。

  袁捃紫笑得更开心,脑中已经浮现完整的计划,难得终于找到了对象,不好好把握怎行?

  “我为什么要娶你?”惊讶之后,商寅双臂环胸,睥睨着眼前的女孩,看她还能说出什么更匪夷所思的话来。

  袁捃紫笑得真是天真。

  “因为我会是个很好、很好的妻子哦。”

  商寅挑眉,看着送上门的“妻子”。

  “是吗?我选妻子的条件是很严格的。”

  袁捃紫心无城府的抬起手保证道:“我保证我会努力达成你的要求。”

  “哦?”商寅拖长了语尾,看着眼前的小女孩,不怎么相信;另一方面,却也怀疑起她的身份。

  一个小女孩怎会独自一人跑来高级饭店,而且看她颇具气质,家境应该不差,怎么会说话如此不经大脑?

  “我是个企业继承人,我的妻子必须是个好帮手,能替我内外兼顾,尤其是公事,这你行吗?”

  商寅轻轻松松的说出条件,谅她一个小女孩不可能做得到。

  “公事上的帮手?这就是你的条件?”袁捃紫笑眯眯的,仿佛二人正在喝着下午茶闲聊。

  “简单一句话,你能够扛起我贴身秘书的重责大任,就算你过了这一关。”商寅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和她说这么一堆,但他就是有个感觉,这女孩就算是个白痴,也不是个好打发的白痴。

  由刚才二人的“淋雨”事件就可看出了。

  所以,话就这么由他口中溜了出来,但是旨在脱身。

  他不想让她缠住,更没打算娶妻,却也头疼一厢情愿的女孩。

  就如同现在,女孩的笑容灿烂得刺眼。

  “那你先给我一个月的时间特训可以吗?”从小,她的目标就是家庭主妇,倒是没想过秘书这类工作上的“贤外助”。不过,既然他如此要求,她说什么也只有学了。

  她当真了?还订下一个月之期?

  商寅笑了,他认定她做不到。说什么一个月,不过是找台阶下罢了。

  “一个月就一个月,我等你。”

  他随口说说,心中想的却是她不出三天即会放弃。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最常用到的字眼就是“放弃”与“做不到”,而后顺理成章的再去找下一个目标,一点信用也没有。

  “一言为定。”袁捃紫仍是笑得开心。“我叫袁捃紫,你呢?”

  商寅倒也不担心的留下自己的名片。

  “一个月,逾期不候;而你若无法胜任工作,记得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他一副没得商量的模样。

  他可没那么多时间陪她玩,今日这么做,算是给她面子了。

  可触及自己身上的水渍,他不禁皱眉。

  真是个白痴!

  袁捃紫没在意他脸上突生的恶意,只是珍而重之的收起他的名片,再度一笑。

  “一个月后我去找你,要记得哦!”

  看着她快乐的跑开,商寅只觉得头痛了起来。

  *  *  *

  朔风集团大楼,三十五楼。

  “请问……”接待处的小姐一看到由特别电梯里走出来的人,连忙迎上去,却迟疑了起来。

  “请问小姐要找哪位?”

  一位她从没见过的年轻小姐,但怎么会由高级主管的专用电梯中走出来呢?

  袁捃紫只是一笑,就这么站在原地任她打量。

  “小紫小姐。”总裁的王秘书眼尖的看到站在外头的袁捃紫,连忙走了出来,顺便拍了接待小姐一记,让她回魂去做事。“来找总裁吗?”

  “是啊,”袁捃紫笑笑。“弦哥在吗?”

  “在,请进。”

  王秘书恭敬的鞠躬,将她带至总裁室门前。

  “我自己进去就好了。”袁捃紫无视于她的有礼与敬畏,仍是一如平常的笑着,然后敲了门,走了进去。

  袁天一抬头,就看到不常来公司的妹妹。

  “小紫?怎么来了?”

  袁捃紫跳到大哥桌前,双手合十的做出祈求状。

  “哥,你帮帮我好不好?”

  企业继承人的贴身秘书?她第一个念头就是来找接管家族事业的哥,只要她能够在这儿胜任秘书工作,想必走到哪儿,都不会有事情难倒她了。

  毕竟,哥的工作量大得惊人,秘书的事自然也不会少。

  袁天摘下眼镜看向小妹。“什么事?”

  小紫心思向来单纯到另人担心的地步,而这二年来缠绕在她心上的,也不过就是父亲那“临终的遗愿”,今天突然跑到公司来找他,肯定跟此事脱不了关系。

  “我想来公司学习。”

  袁天再怎么想不到,也仅是挑起左眉。“有什么理由?”

  小妹从小爱的就是偏柔性的事物,怎么会突然兴起进公司的念头?他可没忘了妹妹的人生目标是做个标准称职的家庭主妇!

  “因为我要当个好妻子啊。”袁捃紫答得理所当然。脚步一移,她来到袁天身旁,拉着他的臂膀撒娇。“好啦!哥,让我当你的秘书吧!”

  “我的秘书?”袁天站起身,带着妹妹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这又是怎么回事?你要当个好妻子和当我的秘书有什么关系?”

  闪着眼,他猜想妹妹应该是遇上什么人了。

  “这是条件……”

  袁捃紫还没解释完,王秘书已经端着饮品进来了。

  对于朔风集团这最宝贝的么女,王秘书自是不敢怠慢,更不会忘了小紫小姐除了现榨果汁,就只喝矿泉水的习惯。

  接过现榨果汁,袁捃紫快乐的道了声谢,又急忙的转向大哥。

  “哥,好不好?”

  “这是谁的条件?”

  袁天端起咖啡,明白与小妹谈话,必须要有很大的耐心,而咖啡是相当适当的良伴。

  “我未来丈夫的条件。”喝着果汁,袁捃紫没有一丝丝羞赧的神态,仿佛这回答再自然不过。

  “叫什么名字?你在哪儿认识的?”虽然说服不了妹妹漠视父亲的阴谋,但袁天亦无法拒绝她的要求。

  所以,近几个月来,他也是照着妹妹的意思托人替她安排相亲,但没听说有人成功,那她现在未来的丈夫是哪儿冒出来的?

  “就是今天在饭店外面认识,名字嘛……”袁捃紫笑笑,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并不知道。

  “我还没看耶。”刚才接过名片就怕丢掉的收进包包,她倒是忘了看名字。

  袁天对她的分不清轻重缓急早已见怪不怪了,所以他也只是喝着咖啡,要妹妹把东西拿出来。

  袁捃紫听话的拿出名片,递给大哥。

  袁天一语不发的看着那张颇为眼熟的名片,只因他在一个月前才和名片的主人见过一次面。

  “哥,你认识吗?”袁捃紫不安分的靠过去,看向名片上的名字。“商?那我不要冠夫姓好了。”商袁捃紫……好像不怎么好听。

  袁天露出笑意,对妹妹天真的性子实在没办法。八字都还没一撇,她已经开始想到结婚后的事了。

  依他看,商寅应该只是受不了的订下条件,想让小紫知难而退,并不是真的想娶她。

  只可惜,他是打错主意了,因为小紫也许天真得过头,反而是最不好说话,也最不懂得放弃二字的。

  看来,商寅这下子是和自己扯上关系了。

  “哥,你怎么只是笑都不说话?你是不是认识他?”习惯性的趴在大哥肩头,袁捃紫偏头看着他难得一见的笑容,却不怎么懂。

  袁天将名片交还给她,将眼镜戴上。“见过一面而已,称不上认识。怎么,他开出了什么条件?”“他说他是个企业继承人,要当他的妻子,就必须成为他公事上的好助手。”袁捃紫笑得开心,丝毫不觉得困难。“他说我只要能胜任他的贴身秘书一职,就算过了这一关。”

  袁天镜片后的眼露出深意。

  好个商寅,怪不得他敢如此承诺了。商氏总裁的继承人秘书岂是一个未满十八岁、丝毫没有工作经验的小女孩所能扛起的?更何况,即使过了这一关,下一关还等着小紫去闯呢!

  “想学?”将妹妹拉到面前,袁天问。

  “嗯。”袁捃紫用力的点点头。“我和他约好了,我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特训。”

  看着妹妹无比天真的笑容,袁天实在不想泼她冷水。

  一个月?他实在不敢保证。小紫将事情看得太过简单了。

  “哥?”袁捃紫奇怪的看着大哥,不明白他的沉默代表什么。“你不喜欢小寅吗?”

  “小寅?”袁天抬起头,“你说的是商先生吗?”

  “对呀。”袁捃紫回答得理所当然。“我叫小紫,那他就叫小寅啊。”

  袁天耸肩不作表示。

  说真的,他很难将商氏继承人与那孩子气重的昵称画上等号。

  “你有吃苦的心理准备吗?”

  袁天宠溺的看她一眼。这个妹妹就是被保护得太好,才会将一切事物想得太简单美好,容易被骗,也容易气死旁人。

  不过转念一想,天真到不解世事也不是坏事,也许趁着这机会修正她的一些行事想法,也是不错。

  “有。”袁捃紫举起右手宣誓。“我要在一个月内学会所有该会的事。”

  “那,从今天起,你复习完功课后就来我书房学习。”袁天意外的看到妹妹摇了摇头。

  “怎么?”

  “我想直接来公司实习,这样会学得更快。”袁捃紫一脸认真。

  袁天皱起眉。“上课呢?”

  “哥帮我请长假。”袁捃紫露出祈求的笑容,紧紧的拉着大哥。“反正高中的课程我早就学完了,更何况现在学校教的又不能帮助我成为一个真正的好妻子,

  一点也不符合效益!”

  对于她这种早婚想法,袁天也早已接受。人各有志,况且他们这些做哥哥的,主要也就是希望她过得好,一辈子快快乐乐的,如此而已。

  “好,学校那儿由我出面。明天起,你和我一同上班。”

  “遵命,哥万岁。”袁捃紫举高手,开心得很。

  太好了,一个月后,她一定要成为一个相当称职的秘书!

  看着她如此兴奋,袁天也只是喝着咖啡,不置一词。

  因为,很快的她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她想象的如此简单。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