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赖上老公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赖上老公目录  下一页

赖上老公 第一章 作者:云出岫

  朔风集团第二代总裁袁承中,现年五十八岁,在一年前将重担交给大儿子袁天后,便与妻子游山玩水的,好不快活。但在他今年的生日宴过后,他却发出“调集令”,召集他六个儿子回到天母大宅。现在书房内除了小女儿袁捃紫之外,就只缺袁家那匹野马——袁引皇。

  “老三呢?我不是要你们全部回来吗?”坐在大办公椅上,袁承中一眼就往老四袁申律的方向看过去。

  他们俩向来焦不离孟的,更何况还是双胞胎兄弟,要知道引皇的事,问申律最清楚。

  “老三人呢?你们为什么不一块儿回来?”

  才正和五弟袁放岚挤眉弄眼,玩得不亦乐乎的袁申律,被点到名也只是皮皮的对着父亲一笑,尽责的转述袁引皇的话。

  “皇说,他现在忙得很,老爸你只是无聊想见见大伙儿,见我就成了,反正我们长得一样,你又认不出来。”袁申律说得颇为无奈,顺便赠送一抹虚假的笑容。“这是皇交代要我这么说的。”

  这,当然是他自己加上的。

  “逆子!”袁承中想也不想的开口就骂。七个儿女中,就这个老三最不给他面子,“我不是说我病重了吗?这算无聊吗?他在忙什么?”他续道。

  “他最近人在挪威拍一部学术性电影,短期内可能都抽不出空吧!”袁申律微耸肩,一五一十的报告着袁引皇的近况,顺便瞥一眼父亲。

  这叫病重?哪个病重的人会像他这么中气十足、满面红光的?

  “拍那什么小电影会比我这个老爸重要吗?”袁承中气得一拍桌子,灰白的胡须像是根根竖立,“你现在马上叫他给我滚回来!”

  袁申律仍是一脸轻松的面对父亲的怒气。

  “我是很想遵命啦!可是皇早就把所有找得到他的电话给封锁,除非飞到拍摄现场,否则是联络不上他的。”看了看,袁申律作势起身。“当然,如果爸您相当坚持的话,我现在就直接到机场买张机票去找他好了,免得您又说我这做儿子的不听话。”

  说到这儿,他身旁的袁放岚投来极羡慕的眼光。

  哦!他也好想跑,老爸根本无病无痛嘛,害他吓得放下工作跑回来,现在心里后悔得要死。

  “你给我坐下!”袁承中哪会不知道他心里打什么主意,还不就是想跑,“我袁承中怎么会生出你们这种儿子,真是气死我了。”

  “嗯!”

  一声云淡风轻的喉音由一旁的袁夫人传出,袁申律和袁放岚皆以不同的姿势偷笑着。

  老爸惨了!

  “你这意思是嫌我没替你生个好儿子了?”江如虹眼一睨,由茶点中抬头,看向说错话的丈夫。

  “不是,我是说我自己管教不严,不是你不好。”袁承中赶忙换上一副笑脸,面对亲爱的太座。

  江如虹轻哼一声,继续端起她的午茶。“大老远的把孩子们叫回来,有事就快点说,别净是在那儿指桑骂槐。”

  她话中表示得很清楚,要丈夫有话就快说,孩子是她生的,脾性她最清楚,如果丈夫再继续念东念西的,保证二儿子漾晨第一个就站起来走人;再来就是放岚和申律的玩笑以对,以及流淀看似有礼的告退。

  然后兵败如山倒,五个儿子会走到只剩下天,而后他会缓缓站起,朝丈夫说了句:

  “爸,下次再谈吧。”

  最后,今天的聚会就等于是没有。

  其实不只是引皇不想出席,六个儿子若可以的话,一个也不想到!

  就拿漾晨来说,若不是今天正好要送东西过来给她,碰巧被他父亲遇上,强留下来开会,他压根儿忘了他爸的调集令。

  好吧!也怪不得丈夫这么生气了。

  她这么一表态,袁天放下手中的文件,袁漾晨张开眼睛,袁申律眼发亮,袁放岚有丝紧张又带着期盼,袁流淀则扬起优雅的笑容,五人一起看向父亲。

  说真的,他们也很希望父亲别再废话一堆,快将想说的事交代清楚,好让他们继续回去做自己的事。

  五道目光一同扫来,袁承中反倒不适应了。

  清了清喉咙,他终于开始宣布今日的主题。

  “我想,你们也都大了,该是讨房媳妇、生些小继承人的时候了。”

  此话一落,五个兄弟的反应各有不同。

  袁天的注意力再度回到文件上,顺便替自己倒了杯咖啡。

  袁漾晨在第一时刻又闭上眼睛,才赶完稿的他亟须休息。

  袁申律则是掏掏耳朵,无聊的打了个呵欠,想着下回一定要换皇回来接受老爸的荼毒。

  袁放岚的眼睛则开始乱瞟,人也坐不住了,却不敢率性的站起来偷跑,只有将目光看向自己最最敬爱的大哥,等着他下令离开。

  袁流淀就平静多了,他仍是不变的浅笑,仿佛什么也没听见。

  “你们说话啊!一个个愣在那儿算什么?”看着他们的反应,袁承中再度怒火中烧,与妻子的一派闲适大为不同。

  江如虹摇摇头,继续喝着自己的茶。

  笨蛋,早和他说了儿子不吃这一套,要他省点气力,他就是不听。瞧,被儿子气到了吧!

  *  *  *

  见五个儿子仍是不说话,袁承中气势顿弱,人变成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袁放岚看一眼,悄悄的撞袁申律,细声说:

  “我觉得爸比你还适合当影帝。”

  “我的戏剧细胞大概是由他身上继承来的。”袁申律笑笑的赞同。

  袁承中没注意到二人的隅语,只是努力表现出一副重病样子。“我老实和你们说吧!王医师先前替我做的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我的病只能再拖二年,就算是完成我最终的心愿吧,你们六个都去给我找个好对象结婚。”

  五人仍是维持着自己的样子,半点反应也没有。

  袁承中老脸有些挂不住,他加重音量,瞪着眼前的儿子们。

  “我说,在我六十大寿前,我要看到你们一个一个都步入礼堂,妻儿相伴,这是我对你们最终的要求。”

  “爸,我们没耳聋,你可以用普通音量说话就行了。”袁放岚忍不住的捂住耳朵,因为他就坐在袁承中右手边,惨遭噪音直击。

  他旁边的袁申律就聪明多了,早已在父亲狮吼前微掩住耳朵。

  而袁天、袁漾晨和袁流淀是文风不动的,有若老僧入定,仍是批文件的批文件,休息的休息,微笑的微笑。

  所以,惟一应话的袁放岚就成了袁承中火力集中的目标。

  “你闭嘴,还不是被你们气的。”

  袁放岚爬梳头发,聪明的噤声了。

  袁承中一个个的看过去,再一个个的看回来,心里只有“悲哀”二个字可以形容。他这一生也没做过什么坏事啊,甚至自从自己接管集团已来,每年捐给慈善机构的金额也不是笔小数目,为什么老天却如此对他?

  外头的人都羡慕他,一连生了六个有名又能干的孩子,谁知道他的悲哀?

  “老头,不要一个人在那儿演内心戏,大家会很无聊。”看不下去的江如虹出声提醒。

  袁承中这才如梦初醒,打起精神。

  “总之,二年内,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就是想办法在配偶栏上填个名字!”他这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老妈,你怎么说?”袁申律移坐到母亲旁边,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袁家人都知道,只有老妈说服得了老爸那颗顽固的脑袋,或说是老爸不敢反抗老妈吧!

  所以,向来是老妈说了就算,老爸说了就忘。

  不过,这次袁申律可是打错算盘了。

  只见江如虹放下茶杯,朝四儿子一笑。

  “你爸六十大寿的宴会上,记得把你们的老婆带着啊,如果还附加一、二个小家伙的人,我会要你爸在遗嘱上多加一点。”

  “妈?”袁放岚更惊讶了。“你说真的?”

  怎么妈也和爸同一国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江如虹笑得极乐。

  “还有,我能替你爸作证,他刚说他的病只能拖二年,还有这是他对你们的最终心愿,半点不假。”

  除了袁放岚的表情有丝忏悔的看向父亲外,其他的人倒是没多大的震动。

  袁申律拉起母亲的手。

  “妈咪,你才五十六岁,当奶奶岂不是太折煞你了?”

  “我没一定要当奶奶,那只是附加的赠品嘛!而且二年后我也五十八了,以五十八岁‘高龄’当婆婆,应该很适合才是。”江如虹给了这向来悠哉又滑头的四儿子一笑。

  袁申律的脸真的有点“绿”了,附加的赠品?原来她是这么看待小孩的。

  “看来你们都听清楚了!”得到太座支持的袁承中,说话的声音登时大了,表情好不得意呐!

  “我和你妈也不是古板之人,也不会硬要你们找个什么门当户对的女孩,只要你们喜欢就好了。”

  他一副很好商量的样子。

  “当然……”江如虹又闲闲的插话了。“如果你们的老婆得我缘的话,你们的待遇我自然会跟着升级,爱乌及屋嘛!”

  袁放岚忍不住的在心中同情自己,老妈根本就是“重女轻男”嘛;平时爱小紫爱得让老爸眼红也就算了,怎么连未曾谋面的“媳妇”都比他们这些儿子重要啊!

  “岚,你有意见?”

  江如虹眼一瞄,就猜到袁放岚的心思。

  “没有,孩儿不敢。”袁放岚只好绽出阳光般的笑容,企图打混。

  “天,你是大哥,说句话啊!”等了半天等不到反应的袁承中不耐烦了,当下点名大儿子。

  江如虹做了个“白痴”的表情,懒得再理,决定继续喝她的茶。

  老头谁不好挑,挑天?看来三分钟之内就会散会了。真是枉费自己跳出来替他说话!

  果然,袁天看看腕表,决定给了老爸四十五分钟唱大戏,已算是仁至义尽了。

  他戴回眼镜,合上文件起身。“我还有会要开,先回公司了。”

  他这么一站起,袁放岚第一个就跟进!

  “老爸,我工作室还有东西要弄,我也先走了。”

  袁申律自然不会留下机会让老爸再开口,继续炮轰众兄弟们,也跟着起身,倒不忘亲了母亲一记。

  “那我也回去赶戏了,皇那儿我会记得和他说的。”

  眼看袁承中头发都竖起来了,袁流淀仍是不变的浅笑,伸手拍拍一旁早已睡着的袁漾晨,含笑的拉起他。

  “二哥,要睡的话,先回房吧!”他转向父母。“我先送二哥回房。”

  袁漾晨无所谓的耸肩,顺着小弟的手势站起。不在乎自己被他拿来当作脱身的借口,反正他现在惟一的念头,就是睡个好觉,其他的全不重要。

  包括父母二人的对手戏。

  眼看着儿子一个接着一个的往门口走,袁承中受不了的低吼。

  “统统给我站住!话没说清楚前,一个也不许走!”

  五个兄弟一同看向父亲,眼底净是无奈。

  “爸,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袁天站在弟弟们中间,掌控发言权。眼一示意,兄弟五人默契一流的走出书房,将父亲的怒吼责之于脑后。

  *  *  *

  “气死我了!”袁承中开始在书房里踱着方步,已经气到快不行了。

  “孽子,一群孽子。”

  江如虹仍是悠然的喝着她的茶,没理会眼前气急败坏的丈夫,毕竟这情景,早看到不想看了。

  每次和儿子对上,输的总是他这个老子,也不会学着改进,净会生气败事!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缓缓的推开。

  袁承中眼一亮,原以为是儿子,却见到小女儿袁捃紫。

  “小紫,放学了呀。”连忙吞下险些脱口而出的咒骂,袁承中温和慈爱的看着进门的小女儿。

  “爸,你别担心,我会完成你的心愿的二十六岁的袁捃紫眼中泛着泪光,感性的看着父亲。

  “心愿?”

  袁承中一呆,他不记得自己和女儿要求过什么啊!

  倒是一旁的江如虹放下杯子,火速的来到女儿身旁,慈爱的笑容是在面对一群儿子时所没有的。

  “小紫,你别胡思乱想,刚才你爸说的那些话,全是针对你那几个不成材的哥哥,和你没关系。你还那么小,结什么婚!”

  重点是,自己心爱的女儿,她还想多留几年在身边。

  袁承中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方才的话都让女儿给听去了。

  “是啊,小紫,妈妈说得对,你千万别把结婚这事放在心上,交给你哥哥他们去烦恼就好。爸就不信我那六个儿子,没半个要结婚的!”

  “就是呀,别担心,一切有妈呢!”而且,就算六个儿子都不婚,也没道理让女儿早嫁。

  “可是,爸的身体……”她方才明明听了父母说,父亲的病只能再拖二年啊!“不要紧吗?”

  “当然……”

  袁承中才想开口,就让江如虹打断了。

  “这你就别操心了。不管爸爸怎样,刚才的事你就是忘了吧!一切交给爸爸妈妈和你那六个哥哥。”谁知道那六个精明儿子会不会由最无心机的小紫这儿探话,还是瞒着她好;毕竟“病拖不过二年”是事实,可说穿了就一文不值。

  袁捃紫睁着明亮的眼眸看着父母,心里暗自下了决心。

  她,一定要在爸爸六十大寿前,把自己嫁出去。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