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无邪公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无邪公主目录  下一页

无邪公主 第七章 作者:郑妍

  刻不容缓,湘云马上把世彦带到霍家去。

  连老天爷都是站在湘云这一边的,在这么重要的时候,霍沐宸正好出门办事去,他们轻而易举的就见到清清。

  世彦见到清清果然惊为天人,他不得不相信湘云说的话,如果他错过清清的话,将是他这一生最大的损失。

  “公主,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最清秀的女人了!”世彦不由得说出这番赞美的话。

  看到一向自视甚高的世彦也会开口赞美女人,湘云知道世彦对清清肯定是一见钟情了。

  “谢谢贝勒爷的夸奖。”清清不自在的笑着回答,平常人家赞美她时,她都会觉得很不自在,只有霍沐宸的赞美才会让她欣然接受。

  “公主太客气了,请公主叫我的名字就好。”世彦的一双眼睛已经离不开湘云了。

  “好吧,那我叫你世彦哥哥,这样可以吗?”看在他是湘云兄长的份上,清清客气的应答。

  “可以,当然可以。”世彦偷瞄湘云一眼,眼中充满了对她的感激。

  湘云笑看着两人,多么美好的一对啊,一个是公主、一个是亲王之子,女的美若天仙、男的英挺帅气,任谁看到他们都会认为他们是金童玉女,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  ★  ★

  霍沐宸并不知道清清和世彦见面的事,因为湘云要求清清保密,湘云编出谎言说世彦和霍沐宸以前曾有过节,如果让他知道世彦和她见面的话,霍沐宸会很不高兴的,而且会让两人的关系变得更为紧张。

  清清没有理由不相信湘云,所以她一点口风也没有漏。

  她本来以为没关系的,因为她并没有打算再和世彦见面,也不认为只见世彦一面会影响到她和霍沐宸的感情。

  不过,清清心里在想些什么,根本逃不过湘云锐利的眼睛,她知道要将清清的注意力从霍沐宸身上转移到世彦身上,用普通的方法是行不通的,一定得想个特别一点的办法才行。

  湘云花了一天一夜想出来的计谋就是要世彦装病,以病人的身份来博取清清的同情心。

  这一招果然有用,清清很轻易的就上当,她以为世彦病得不轻,几乎每天都和湘云到淳亲王府探望世彦而且一待就是一个上午或是一个下午。

  清清为世彦做的事不外乎是陪他聊天,读书给他听,要不然就是喂他吃东西、吃药,清清当然不知道世彦服下的是补药,她还以为世彦服的是治病的药。有清清陪在身边,世彦每天都快乐得像神仙一样。

  世彦本来相当不喜欢湘云想出来的这个方法,他觉得自己这么做太卑鄙了,不过现在他可不这么想了,只要能把清清留在自己的身边,要他当小人还是君子都无所谓,如果可以让清清每天陪着他,要他下半辈子那在床上度过他也愿意。

  就这样,清清一连十几天都和湘云出去,每次出去都要大半天才回来,霍沐宸不起疑才怪。

  他问清清,清清却支支吾吾的说她只用和湘不出生走走,霍沐宸当然不信她的话,可是他又无法从清清身上探知实情。

  能让他得到答案的,只有湘云了。

  这一天,他在两人出门前将湘云拦下,清清只好自己坐上马车到淳亲王府去。

  霍沐宸把湘云带到书房,劈头就问:“格格。这几天你到底都带清清去哪些地方?”

  湘云装傻。“你不知道?清清没有告诉你冯?”

  “你明知道清清不会告诉我的!”霍沐宸眼中透着寒光。

  “请你老实说,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好吧!”湘云看到霍沐宸焦躁的样子就觉得很快乐,这表示离得到霍沐宸的日子又近了一些。

  “我老实告诉你吧,现在清清和我大哥在交往。”

  “你大哥?你是说世彦贝勒?”霍沐宸高声叫道。“清清和世彦贝勒?这是怎么回事,一定又是你搞的鬼!”

  “喂,什么搞鬼啊,我只不过是介绍他们彼此认识,他们两情相悦是天经地义的事,关我什么事啊!”湘云怒道。

  “他们两情相悦?”霍沐宸突然大笑出声,“哈,你又想骗我了,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湘云冷声笑道:“信不信由你!我老实告诉你吧,我大哥这几天卧病在床,都是清清照顾他的,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去看啊,你看了就会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霍沐宸脸色铁青的瞪着她,然后转身离去。

  他直奔马厩,骑上快马朝淳亲王府驰去。

  ★  ★  ★

  霍沐宸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直闯世彦贝勒的寝室。

  在窗外,他果真看到清清和世彦在一起。

  世彦坐在床上,气色好得看不出来他有患病。

  清清则坐在床沿,她手里端着一碗药汤,正用汤匙一匙一匙喂着世彦。

  “世彦大哥,会烫的话你要讲哦!”清清温柔的对世彦说。

  “我会的。”世彦的一双贼眼盯住清清不放,嘴角漾着笑意。

  这小子该下十八层地狱去!在窗外偷看的霍沐宸,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他真想冲进去狠狠地接世彦几拳,可是他不能这么做。

  他不是畏惧淳亲王府的威名,他是怕连累到清清。

  他自己是无所谓,但是万一这件事传了出去,大家误以为清清公主是个不知检点的女孩子,有损清清的名节,这样就不好。

  他不能只想着替自己的怒气找管道发泄,他也得替清清着想才行啊!

  他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然后无声无息的离开。

  ★  ★  ★

  回到霍府,神色沮丧的他第一眼见到的人就是湘云。

  湘云好像料到他会变成这副模样回家,她大胆的外向他,将他紧紧抱住。

  “格格?”

  “我知道你现在很伤心难过,让我来安慰你吧!”湘云充满期待的看着他。“你不觉得清清和我大哥是很相衬的一对吗?那我们……”

  “我们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霍沐宸拉开她的手,向后退了一步。“格格,请自重。”

  “你……”湘云又羞又恼。“清清已经不要你了,你快醒过来吧,我才是最适合当你妻子的人啊!”

  “清清要不要我是我自个儿的事,格格请不用挂心!”霍沐宸表情冰冷的看着她。“我想我这里不方便再留格格了,格格请回吧!”

  湘云气得全身发抖,“你要赶我走?好,我会等着看你的下场,清清会让你尝到被人抛弃的滋味。”说完,她便气呼时的离去。

  ★  ★  ★

  清清回到霍府时,早过了用晚膳的时间,清清来到霍沐宸房间没找到他,她心中觉得奇怪,缓缓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今天出门时不知道霍沐宸找湘云说了些什么,湘云回淳亲王府时是泪眼汪汪的,问她她也不肯说,只说她被霍沐宸赶出来了。

  她心想可能是霍沐宸知道了她和世彦贝勒的事,她觉得很害怕,怕霍沐宸会怪她瞒着他这件事,而且还隐瞒了这么久。她叹着气推开房门,这时原本漆黑的屋内突然亮了起来,点灯的不是别人,正是霍沐宸。

  “表哥,你怎么会在我房里?”难怪她找不到他,原来他人在这儿啊!

  “我在等你回来。”霍沐宸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清清,你和世彦贝勒在一起是不是?”

  清清全身一震,她畏缩的看着他。“表哥,你都知道啦?”

  “嗯。”霍沐宸面无表情的说:“我看到你喂他吃东西,才短短几天的时间,你们的感情已经很有进展了嘛!”

  清清听出霍沐宸的语气不对劲。“是他生病了,我才去照顾他的,表哥,你生气啦?”

  霍沐宸幽幽的看着她说:“我没有生气,世彦贝勒的确比我优秀太多了,你会喜欢上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表哥,你误会了,我没有喜欢他呀!”清清大声的说。“我会去照顾他是因为他是病人,如果他没有生病的话,我根本就不会见他的。”

  “只要是病人你就照顾他?清清,你不能随便照顾所有的病人啊,难道你不知道这样会引起别人的误会吗?”

  霍沐宸对清清到目前为止还看不出世彦贝勒装病一部。

  他觉得既好笑又生气,他真是服了她了g

  “误会?什么误会?”清清一脸的茫然。

  “唉!”霍沐宸对这应无邪公主的天真是又心疼又有气。

  “清清,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世彦贝勒对你有意思?他是装病骗你的!”

  “什么,”经霍沐宸一说,清清才终于知道原来这是一场骗局。“难怪,我就觉得不对劲,原来他和湘云姐姐都在骗我。我一直奇怪为什么他生病了还能对我有说有笑的,原来他是装病的。”

  “他们骗你固然有错,可是你也做错了,你知道吗?”霍沐宸不忍心责怪她,他语重心长的说:“不要说你的身份是公主了,一般普通的女子也不可以随随便便进到男人的房间,坐在男人的床上喂他吃药吃饭的,任谁看了都会误会你们的关系作比寻常,人言可畏,你不得不小心啊!”

  清清听得一愣一愣的,如果霍沐宸不说的话,她是永远都不会想到这些问题的。

  是的,虽然她是出自于关心一个朋友,可是在他人眼中的自己却不是这样,难怪霍沐宸会误会她喜欢世彦贝勒。

  “表哥,现在我知道了!”她用力地点头。“我以后绝对不会随随便便上男人的床让人家误会。”

  霍沐宸觉得好笑。“你知道就好,你是不能随便上别人的床,不过我的床例外,知道吗?”

  “知道。”清清娇羞的看他一眼,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你这个让人放心不下的丫头!”霍沐宸一把抱住她,把她的头紧压在胸前。“我拜托你不要对任何人都这么好行不行?之前有欧文昭他们,现在是世彦贝勒,以后要是再跑出其他的阿猫阿狗,我可是会受不了的。”

  “不会了,我现在知道了嘛!以后那些阿猫阿狗我不理会他们就是了,外头的那些男人我也都不看他们,我只看你一个人行不行?”清清在他怀中撒娇。

  “这还差不多!”霍沐宸捏住她的小鼻子。“好了,以前的事我就不计较了,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呢?”

  清清歪着头问:“补偿什么啊?”

  “补偿我受到伤害的心灵啊!”霍沐宸指指自己的唇,笑着说:“先亲一个吧!”

  “遵命!”清清拉下他的头,印上自己的唇。

  霍沐宸揽住她的头,加深这个吻。

  长长的一吻过后,清清立即有些站不稳。

  “现在就晕啦,重头戏还没上场呢!”霍沐宸笑着拥紧她,深深地吻住她诱人的小嘴。

  她的嘴,她的眼,还有她小巧的耳垂,这些他都不放过。

  清清瘫在他身上,闭上眼睛任由他的唇舌在自己的脸上滑动。

  下一刻,两人的四片唇瓣相接,难分难舍的一起躺在床上。

  他们不停的抚摸对方的身体,吻着对方的唇。

  “表哥……表哥……”清清在喘息间不断的喊着。

  “清清,我的清清……”霍沐宸贪婪的吻着她全身,她的每一寸肌肤都是他的。

  和上次不同,这次清清比较习惯他的抚摸了,身体也变得柔软许多。

  等到她的身体准备好接纳他,他一鼓作气的进入她的身体。

  清清轻喊一声,这次比上次好了很多,至少没有让她痛得哭出来,她松了一口气,身体也跟着放松。

  感觉到身下的清清放松自己,霍沐宸这才继续后续动作。

  他用力地摆动自己的腰,在汗水的奔流与不停的喘息声下,两人再一次紧紧结合在一起。

  ★  ★  ★

  两天后,霍家又掀起了另一场风波。

  引起风波的人不是湘云,也不是清清新的爱慕者出彦,这个人居然是一年难得回京城家一次的霍继庭。

  对父亲的突然返家,霍沐宸直觉和清清有关,果然,霍继庭带来的消息就如同他猜测的一样。

  “皇上要我先回来打理一切,过两天皇上会御驾亲临来接清清公主,咱们得好好准备才行。”霍继庭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这也难怪,皇上亲临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啊,可能霍继庭这一辈子都会记住某年某月某日皇上亲临霍府一事吧!

  霍沐宸没有意外,没有惊喜,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清清不可能永远是他的公主表妹,她是属于皇上的清清公主。

  “爹,皇上来之前,我有件事一定要跟你说。”他必须把他和清清的事让父亲知道。

  霍继庭难得看到儿子这么认真的表情,还处在兴奋当中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就要大祸临头。

  “说吧,是有关公主的事吗?”

  “是的!”霍沐宸严肃的开口道:“我和清清清投意合、两情相悦,心中都认定非对方不嫁不娶,请爹成全我们!”

  霍继庭的嘴巴惊吓得合不起来,表情呆滞,他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

  “爹,你不要紧吧!”霍沐宸早就可以预见父亲的反应会如此大,不过他这次火冒三丈的表情,好像他说的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

  “我……我……”霍继庭的鼻孔好像有气快喷出来,他用手指戳着霍沐宸,声音颤抖的说:“你这个不肖子,老子千交代万交代,说得嘴都快说破了,叫你不能碰公主,要你收敛好色的本性,没想到你还是死性不改,你也不想想自己有几颗脑袋。”

  “爹,你说得太严重了吧!感情的事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解释的,我也曾经抗拒过,可是爱上就是爱上了,我有什么办法嘛!”

  “你……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话说!我霍继庭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呀,会生出你这种不肖子专扯老子的后腿,我完了,我不想活了。”霍继庭如丧考批的哀号,只差没有口吐白沫。

  “爹,你不要无病呻吟好不好?”霍沐宸打了个大呵欠,一副快要睡着的模样。

  “我无病呻吟?”霍继庭气愤的揪住儿子胸前的衣服,咬牙切齿的说:“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好事吗?你不要以为清清是你的表妹,你就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人家可是天之骄女,是公主啊,你要我成全你们有个屁用,这要皇上点头答应才行啊,你说你是什么东西,皇上会把清清许配给你才有鬼呢!”

  霍沐宸冷静的说:“我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也许我在各方面都配不起清清,我能赢过别人的只有一颗真诚的心。爹,你放心,我不会不负责任的,等皇上来接清清,我就把我和清清的事告诉皇上,我相信皇上会给我机会,让我证明我是最适合清清的人。”

  “你要告诉皇上?”霍继庭整个人都站不稳,他摇摇晃晃的跌坐进椅子里。

  “天啊,我该怎么办啊?”他欲哭无泪的说。“要是让皇上知道我教子无方,我这条老命将休矣!”

  “爹。”

  “不要叫我!”霍继庭对霍沐宸怒声吼道。“你根本就不明白这件事有多么严重,清清是皇上失而复得的女儿,现在他们好不容易要相认,你这傻小子竟然冒出来要跟皇上抢清清,你说如果你是皇上,你会饶了这个抢走自己女儿的混蛋吗?你想清楚再决定要怎么做吧!”

  霍沐宸默然不语。父亲说的这点他倒是没想过,没错,现在并不是向皇上说明一切的好时机,如果是上真要降罪的话他也认了,可是他不能连累霍家的人,一人做事一人当,他没有理由把父亲卷进可能预知到的危险之中。

  “爹,我知道了!”他认命的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清清安全的交到皇上的手中,至于我和清清的事,来日方长,我再另外想想要怎么做吧!”

  霍继庭转忧为喜,像有一条命被捡回来的感觉。“对了,本来就该这样,你能想通是最好,清清那里你再好好的劝她,知道吗?”

  “是。”霍沐宸心灰意冷的应道。

  ★  ★  ★

  清清听完霍沐宸的话之后,绝美的容颜立刻失去血色。

  “表哥,为什么?”她的眼里已经泛着泪。“你不打算告诉皇上我们的事,难道说你根本就不想娶我?”

  “我怎么会不想娶你呢?我不娶你,你要我娶谁去呢?”霍沐宸长叹一声,他就知道清清单纯的脑袋无法理解他说的话。

  “可是你并不想把我们的事说出来不是吗?”清清吸吸鼻子,努力压抑想哭的冲动。

  “清清,你听我说。”霍沐宸按住她的肩,深深地凝视着她。

  “我们的事迟早一定要让皇上知道的,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不管结果是怎样,我都要让皇上知道我非你不娶的决心。但是现在真的不是好时机,你想想看,皇上和你是初次见面,皇上一定深深觉得对韵贵人有太多的愧疚,所以会想在你身上多作补偿,想和你多一些时间相处,如果这个时候我告诉他我要娶你,难保他不会恼羞成怒,如果事情演变成这样消:愿意吗?”

  清清眼睛湿润的瞅着他,用力地摇着头说:“我不愿意看到你有危险,我不要!”

  “不只我会有危险,我怕皇上会迁怒我爹,那我就真的成了不肖子。”

  清清闭上眼睛,两行清泪缓缓流下。

  霍沐宸的心好痛,他拥她入怀。“别这样,事情不是真的变得这么糟,这是我设想最坏的结果,可是我不能不这么想。我是为了大局着想,我希望你能体谅我的心情。”

  清清哭泣的说;“那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推,万一我爹不允许你娶我,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霍沐宸没有回答,他只是紧紧的地抱着她。

  “我想到了,我不要进宫就行了!”清清抓住他的手,激动的说。“只要我还是平民,就没有人会说我们不配,我们爱什么时候成亲就什么时候成,不用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你说这样好不好?”

  霍沐宸摇摇头,苦笑的说:“这是不可能的,清清,皇上是知道有你这个人了,你进宫还是不进宫不是由你决定,是要由皇上决定的。他不只是你父亲,他还是一国之君,不管谁都没有办法抗拒他的命令,即使你是他的女儿,也是一样的,你知道吗?”

  清清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在转眼间就破灭,她鼻子一酸,哭倒在他怀中。

  “表哥,我宁可不做公主,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啊!”她哭着说。

  “别哭,一定会有其他办法的。相信我,也相信自己好吗?”他一面吻她被泪水弄湿的脸一面说。

  清清的眼泪流个不停,她紧紧的抱着他,她要好好地将他抱个够,因为一旦进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像现在这样拥抱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