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无邪公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无邪公主目录  下一页

无邪公主 第六章 作者:郑妍

  霍沐宸对湘云密切的注意观察,他要看看湘云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湘云在霍家住下,到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他除了看到她和清清相处的和乐融融的样子,其他他倒看不出来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难道是他冤枉她了吗?真的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他开始怀疑是自己多心冤枉了湘云,不知不觉的也开始对湘云放松了戒心。

  但是事实证明他又错了,因为两天之后果然发生了事情!

  这天,霍家的大门口突然出现一个女人大吵大闹,她坚持要见霍沐宸一面,见不到人她就要死在这里。

  此事惊动了霍沐宸和清清,霍沐宸来到大门口查看时,清清和湘云也跟了出来。

  “你是……”霍沐宸觉得此女似曾相识,不过他一时之间也看不出来她是谁。

  “霍少爷,我终于见到你了!”这位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女子一见到霍沐宸就朝他扑过去,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服不放。“霍少爷,我是含晴,天香楼的含晴啊,两年前你对我一见钟情,我们度过了半年多的快乐时光,这些难道你都忘了吗?”

  霍沐宸被她这么一提醒就记起来了,对了,天香楼的含晴,也是与他有过一段情的众多女人其中的一个。

  “我知道你是含晴。”认出含晴的霍沐宸满脸的尴尬,因为清清也在场,他不敢去看清清现在是什么表情。

  就像霍沐宸想的一样,清清正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和含晴,她忍不住开口问道:“表哥,这位含晴姑娘是你的……”

  “哦,我是他的老相好!”含晴替霍沐宸回答。

  “含晴,我们进屋里谈吧!”霍沐宸大声的说,迅速的拉起含晴带她进屋,不让她和清清有说话的机会。

  眼前的他只顾防着含晴,却忘了还有一个真正应该防的人也在现场,这个人就是这几天和清清形影不离的湘云。

  清清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人离去,她回头问湘云;“湘云姐姐,老相好是什么意思呢?”

  湘云神色自若的说:“哦,老相好就是旧情人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位含晴是沐宸以前的情人。”

  “啊?”清清呆若木鸡的愣在原地,一时说不出话来。

  ★  ★  ★

  霍沐宸急着把含晴带往自己的房间,虽然他不知道含睛是为了什么事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不过他是不会让她有任何的机会和清清碰面的,清清那么单纯无邪,他荒唐的过去会把清清吓坏的。好不容易把哭哭啼啼的含晴带到房间里,他什么

  都还没问,门外就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表哥,我也要进去!”清清说。

  他的心一紧,踩着沉重的步伐过去开门。“清清,表哥等一下再跟你解释,你先回房去!”

  清清似在生气似的张大眼瞪着他,用力地摇头。“我不要回房,我要听你们说话,你不让我听的话,我心里会觉得难受的。”霍沐宸重重地叹一口气,罢了,就借这个机会跟清清说清楚他过去做过哪些荒唐的事吧,反正清清迟早会知道的,早说晚说还是要说,那就面对现实吧!

  “好吧,你进来。”

  “谢谢表哥。”清清立即走进房。看着貌美如花的清清。

  含晴眼中有羡慕也有嫉妒。“霍少爷,这位就是你的表妹,长得还真漂亮啊!”

  “废话少说,你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霍沐宸沉声问道。含晴不满的吸着嘴说:“唷,干嘛这么凶啊?你有了新人就不要旧人啦?你们有钱人就是无情!”她现在这副神气的模样和刚才在大门口哭哭啼啼的样子简直是判总两人。

  霍沐宸狠狠地瞪向她,“我跟你的事早就结中了,你也应该知道,我跟你现在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哼,那是你说的,事实上却不是如此。”含睛抬起下巴,神气的说道:“霍少爷,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即使当时我们分手的时候,我也没有让你知道我已怀有你的骨肉。”

  “什么!?”霍沐宸脸色大变,语气急促的说:“你有了我们的孩子?你把孩子生下来了?”

  “我是把孩子生下来没有错,可是那孩子命薄,我生下他之后过不了几天他就死了。”含晴以袖掩面,用哭泣的声音说:“我本来是想自己偷偷把孩子生下来,不要造成你的困扰,毕竟你对我不薄,我总不能恩将仇报,可是……呜,孩子死了,我的身体也弄坏了,调养了几个月之后才完全康复,因此而欠下不少的医药费。”

  “我明白了,你这趟来是要我为你偿还医药费是吗?”

  “原则上是这样没错。”含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如果霍少爷还念及我俩过去的情分,我希望你能给我一笔小钱让我做点小生意。”

  “你做梦!”

  “你……”含晴停止哭泣,不敢置信的看着突然变脸的霍沐宸。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鬼话吗?”霍沐宸冷笑着说:“我们好歹她相处了半年的时间,半年的时间足够让我了解你是个多么势利的女人,如果你真的怀了我的孩子,你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我吗?”

  谎言被戳破的含晴,脸上一阵白一阵青的。“霍少爷,你怎么这么说呢?我是真的怀了你的孩子啊!”

  “这是死无对证的事,不是吗?”霍沐宸看她一眼,摇头笑道:“我一直以为你还算是个聪明的女人,没想到你居然笨成这样!你以为我对你的事一无所知吗?当年虽是我先抛弃你的,不过你之所以会放过我这个金主,没有继续纠缠我,是因为你找到了比我更有钱的男人,你跟着他去杭州做有钱人的少奶奶,不是吗?”

  含晴的眼中有着惊恐,“你为什么知道?”

  霍沐宸说:“虽然后来我没再去大香楼,不过我的朋友却从天香楼的老鸨口中知道这件事,我想你这次来找我,十之八九是失宠被赶出来了吧,你想从我这里骗一笔钱,再利用我最后一次是吧!可惜你要失望了,如果你今天来找我不要满口的谎言,那么或许我会念在过去的情分给你一笔钱,可惜你现在却想把这子虚乌有的事栽在我头上,那就不要怪我对你无情,你走吧,我不送你了!”

  “哼!”含晴恨恨的看霍沐宸一眼,然后扭身离去。

  她走到门口时突然回头过来对清清说:“我说表妹啊,这个男人用情不专,爱在外面处处留情,你可始小心了,姐姐我就是你最好的借镜,哪一天你不要被玩腻就给丢在一旁。”

  她说完很快的跑掉,怕霍沐宸恼羞成怒会对她不利。

  霍沐宸的确是恼羞成怒,不过他没有时间去管含晴,接下来他该怎么面对清清才是大问题!

  清清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她像个雕像似的一动也不动的站着,清丽的脸上一片淡然。

  霍沐宸的眼中盛满了愧疚和抱歉,他真的该死,要清清来承受他以前犯下的错。

  “清清,你听听表哥解释好吗?”他轻声的说道。

  清清点点头。霍沐宸心中一阵安慰,如果清清不肯听他说的话,那他就完了!

  “清清,对不起。表哥在还没有认识你的时候和许多么人交往过,我承认含晴说的事情,从前我对那些女人都是抱持着游戏的心态,对我来说美丽的女人就像美丽的花,而我就是那只蝴蝶,从来没有对谁认真,如果不是遇到你,我想我现在还是那只流连花丛间的蝴蝶吧!”

  清清抬起忧愁的小脸,轻轻吐出一句话:“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表哥为什么可以喜欢这么多人呢?”清清不解的看着他。

  “表哥,我不是责怪你,关于男女感情的事虽然我并非很了解,但是男人和女人不都是一样的吗?还是表哥和别的男人不一样呢?”

  “这个……”霍沐宸被清清说得脸上无光,不知道该怎么替自己辩解。

  “清清,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才好,我只能说这世上有许多不同种类的人,像我这样见一个爱一个的人,应该不是只有我而已,虽然我是这么的花心,可是我从来不勉强那些和我在一起的女人,我也不曾欺骗过她们,就因为我知道自己无法专情于一个人,所以我也不曾想过要伤害她们,我这样说你了解吗?”

  清清没有点头或摇头,只是用她幽怨的大眼晴注视着他。

  “那么现在呢?你也无法专情于一个人吗?”

  “现在和以前当然不同,我现在有了你,不是吗?”霍沐宸走向前,握住清清发冷的小手,急切的说:“清清,以前的我在认识你之后就死了,现在我只全心全意的爱你一个人,以后也是一样,在我心中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你的,你是我最挚爱也最在乎的人,我说的都是实话,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清清依然沉默不语,她的心中却有一种连她自己也不懂的情绪。

  ★  ★  ★

  从那天开始,清清就不再跟霍沐宸说话了。

  霍沐宸知道要清清了解这种所谓男女间的情爱是不容易的,要她完全原谅他更需要一段时间。

  所以他不强求清清马上理解这种事,他相信时间能证明一切,清清迟早会知道他对她是真心的。

  他只知道清清需要时间,却怎么也想不到清清居然会离家出走。

  当他知道清清没有留下任何的只字片语就离开霍府,心急如焚的他马上就找上湘云。

  那几天清清虽然不跟他说话,不过她和湘云还是处得很好,他想清清出走一定和她有关。

  “格格,你一定知道清清上哪里去了,请你告诉我?”

  “奇怪,为什么你会认为我知道呢!”湘云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祸是你闯的,关我什么事啊?”

  霍沐宸点点头,咬紧牙关说:“好,事情既然已演变到这种地步,我就把话挑明了跟你说吧!格格,我知道含晴是你找来的,是你要她来破坏我和清清的感情,对不对?”

  湘云心中一惊,故作镇定的说:“你不要满口胡言乱语,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含晴,就算你要捉贼也要有证据啊!”

  “这还需要什么证据吗?”霍沐宸以锐利的目光看着她心虚的脸。“这很简单,一是时间上的凑巧,这个含晴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就选在你在的时候来,不是很奇怪吗?二是如果没有一个有力的靠山给她撑腰,她根本就没有这个胆子编出那些谎言来勒索我,你还真的把我当成笨蛋啊,只要用心就可以想出来这个幕后主使者除了你没有别人!”

  “你……随你怎么说,反正你也没有证据证明是我做的!”

  湘云幸灾乐祸的笑道:“我看你在诬陷我之前,还是赶紧去把你的心肝宝贝找回来吧,要是她有个什么闪失的话,你们霍家就完了!”

  霍沐宸冷笑,“说得对,还有你,我会拉着你一起下地狱的!”

  “你敢?”湘云被他看得全身发寒。

  “你可以试试看!”霍沐宸说完这句话就走了。

  湘云捧着胸口,她心跳得好快,霍沐宸好像真的要杀了她一样。

  这下她更嫉妒清清了,霍沐宸为了她竟然这样对她,她好生气。

  清清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要不然她和她的战争是不会休止的。

  ★  ★  ★

  霍沐宸第一个想到清清可能会去的地方就是红莲庵。

  清清举目无亲,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她应该会回到最令她感到安心的地方才对。

  当他骑着快马来到红莲庵时,太阳已经西下,时间也将近是傍晚的时候。

  清清是趁着他白天不在的时候离家出走的,清清不会骑马,如果她是徒步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到了红莲庵,他只晚她将近一个时辰。

  出来接见他的是和清清最亲的静言师太。

  “霍施主。”

  “师太你好。”霍沐宸对静言师太微微点头。“请恕我开门见山问师太,清清她人是否就在庵中?”

  静言师太叹气的说:“是的,清清是在这儿,虽然她什么都不说,不过我可以猜到一定是出了什么事,霍施主。”

  “师太。”

  “这个结还是得由你去解,我带你去找清清吧!”

  霍沐宸大喜。“谢谢师太。”

  ★  ★  ★

  清清坐在床沿,不知道呆坐了多久。

  直到她听到敲门声,才回过神来。

  “清清,是我。”静言师太询问:“我可以进去吗?”

  “当然,师太请进。”

  静言师太走进房里,然后,清清看到霍沐宸也跟着进来。

  “表哥!”她惊讶的站起身。

  “你们好好谈谈吧!”静言师太给霍沐宸鼓励的眼神,然后识趣的把房间让给他们。

  清清不敢直视霍沐宸,她把头垂得低低的。

  “清清,你这么不想看到我吗?”霍沐宸失望的声音响起。

  清清快地抬起头来。“表哥,我没有,我只是……”

  “只是什么?”霍沐宸的目光柔情似水。

  清清痴痴的看着他。“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表哥,所以才会回到这里,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让我的心平静下来,否则我会不认识现在的我,我……变得不认识自己了。”

  “清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清清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想是因为表哥告诉我那些事之后,我就变得很奇怪,我的心和脑袋都乱成一团,我变得很害怕这一切。”她眨着垂泪的大眼,语气悲伤的说:“我害怕表哥很快就会不爱我了,我怕表哥喜新厌旧的速度会像换衣服一样,我更怕自己的下场会和含晴相同。”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霍沐宸听了好心疼,他一把搂住正在发抖的清清,心中对她深感歉疚。

  “清清,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的过去让你感到不安,我现在才知道自己是不值得让人相信的。”

  “表哥,不是这样的!”清清急忙打断他的话。“我没有不相信表哥啊,这是我自己的问题。在爱上你之前,我对感情的事一无所知,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想到我娘还有我爹,我娘对我爹一片真心,可是她得到的是什么?是无止境的等待,我相信我爹曾经爱过我娘,但是那又如何呢?当爱情没有了,他可以无情的抛弃我娘,我怕当有一天你不再爱我,我会承受不了这种打击。”

  “所以你就不敢面对我,要逃离我的身边?”霍沐宸轻轻地捧起她挂满泪珠的脸,用手拭去她晶莹又剔透的泪水。

  他温柔的看着她,真挚的说:“清清,给我机会好吗?我会证明给你看,我会证明我对你的感情是可以让你依靠一辈子的,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清清眼中涌现泪光,她语带呜咽的说:“你真的愿意一直爱着我直到天荒地老吗?”

  霍沐宸用力地点着头。“愿意,千百个愿意。我愿意把这一生全部的爱都给你,我的人、我的心只属于你一个人,永远都只属于你!”

  清清破涕为笑,她猛点着头。“我也是,这辈子只属于你一个人。”

  ★  ★  ★

  误会冰释后的两人连夜赴回北京城。

  清清本来想在红莲庵住一晚的,霍沐宸却坚持要回霍府,他的理由是清清绝对不会让他在红莲庵抱她,所以他们必须赶回去,因为他要完完全全的拥有她。

  这一天总算来了!清清心中有期待,也有不安,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对男女在一起的事,她只有看过没有做过,她不知道自己做不做得来。

  她的不安一直持续到进到霍沐宸的房问。

  他们回到府中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所以没有惊动任何人,包括湘云,他们是直接回到霍沐宸的房问。

  霍沐宸一进房间就抱住她狂吻,他火热的吻点燃了她体内深埋的火种,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了不寻常的变化。

  她的心骚动着,体内似有一股奔流的热地窜流着,让她的心跳加快,身体发热。

  霍沐宸吻着她光滑的脸,吻她的脖子,他一路吻下来,解开她的衣襟,放纵自己的手滑进她的肚兜里。当他的手指碰触到她胸前柔嫩的肌肤时,他听到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表哥,”她的脸向后仰,双手抱住他埋在自己胸前的头。

  她不停的吸气,上半身频频颤抖。

  她的身体更热了,她觉得自己不停的往下沉。

  就在她脚软得快站不住时,霍沐宸将她横抱起来放到床上。他一边爱抚她洁白的身体,一边为她脱去剩余的衣物。

  清清羞红了脸,她的视线停留在旁边,不敢看他。

  霍沐宸转过她的脸,爱恋的吻着她红扑扑的脸蛋。

  “清清,我爱你。”他一面吻一面说。

  “表哥,我也爱你!”清清闭上眼睛,心中满溢着幸福的感觉。所有的迷惘和不安都消失了,现在的她感觉到的是他对她满满的爱,她已经准备好将全部的自己送给他。

  ★  ★  ★

  湘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霍沐宸居然回来了,而且,被他搂在怀中的女人竟然是昨天才失踪的清清,他们居然一起回来了?

  “湘云姐姐,我回来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清清带着笑脸来到她面前,今天的她精神看起来很抖擞的样子,脸上的两块红晕将她的小脸衬托得分外美丽。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湘云努力挤出笑容来面对清清。“清清,你可把大家给吓坏了,下次不许再这样。”她口是心非的说道。

  “是的,湘云姐姐。”清清回头看了霍沐宸一眼,脸上的红晕更深了。

  霍沐宸的视线始终停在清清身上,他回给清清一个温柔的笑容。

  这两个人难道已经……湘云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她狐疑的看着这两个人公然的在她面前眉来眼去的。

  “湘云姐姐,我们一起去饭厅用早膳吧!”清清拉着湘云的手说。

  “好啊!”湘云临走时深深地看了霍沐宸一眼,霍沐宸对她扬了扬眉,笑得灿烂极了。湘云的一颗心咚的一声跌到谷底,只能木然的被清清拉着走。

  ★  ★  ★

  用过早膳后,湘云找了个理由回家一趟。

  回到清亲王府,她直接去找大她四岁的哥哥,也就是淳亲王和福晋的唯一子嗣世彦贝勒。

  在所有的王爷贝勒中,能让皇上另眼相看的不多,而世彦贝勒就是其中一个。

  他年轻英俊,学富五车,允文允武,皇上相当欣赏他,多次对他说要把其中一个女儿许配给他,看他要哪一个,由他自己决定。眼下就有一个最适当的人选,湘云决定想办法撮合自己的哥哥和清清,如果清清可以做她的嫂嫂的话,那她和霍沐宸就还有一线希望。

  “真的有这种事?”世彦听完湘云的话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如果你不说我还不知道有个清清公主,在朝廷中没有人提过这件事啊!”

  “那是因为皇上现在还没有认回清清,等到皇上承认了清清,清清就是名正言顺的公主了。”

  “那我等到清清成了公主时再认识她也不迟啊,你为什么非得要我现在就跟她见面呢?”世彦不以为然的说。

  “大哥,你听我说,如果你想一亲美人芳泽,就要趁现在,否则晚了就来不及了,你会悔不当初的。”

  “哪有这么严重啊?”世彦不信。

  “就是有这么严重!”湘云为了自己,拼命的想说服世彦。

  “大哥,我说的是真的,现在清清已经和霍沐宸很要好了,如果你不加把劲的话,清清一定会被霍沐宸给抢走的!”

  “我看是霍沐宸被清清抢走才对吧!”世彦斜睨着湘云,轻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看上霍沐宸吗?咱们明人眼前不说暗话,你老实说,你把清清推给我,是为了自己还是为我这个大哥。”

  “当然是为了大哥你呀!”湘云一点也不露出心机的笑道。

  “大哥,等你见到清清就知道我没有骗你,得不到她真的是你的损失哦!”

  世彦点点头。“好,就听你的,待会儿我就去会一会清清公主,看看你是真心为我好还是利用我,走,带我去霍府。”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