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无邪公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无邪公主目录  下一页

无邪公主 第四章 作者:郑妍

  隔日早上,欧文昭和曾启元准时的出现在霍家,两个人都是满面春风、神采飞扬,因为他们就要见到仰慕已久的清清,两个人昨晚都高兴得睡不着觉呢!

  看到两位损友都是一脸色迷迷的样子,霍沐宸看了心中就有气,他后悔自己为什么禁不起人家多损几句话,就中了人家的激将法,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都已经登堂人室了,还能赶走他们吗?

  “喂,你们两个给我听清楚哦,要是清清受了一点点的委屈,我一定不会饶你们,听到了没有?”

  “好啦,听到了啦!”两个人都心不在焉的,听到了才有鬼。

  就这样,霍沐宸边叹着气边带两人来到清清住的房间。

  他在两人渴望的注视下敲了门。“清清,跟表哥出去走走吧!”

  过了一会儿,清清有气无力的声音才传了出来。“表哥,对不起,我今天不想出去。”

  又是同样的借口!面子挂不住的霍沐宸在两人带笑的目光下开口:“清清,我的朋友想见见你,与你认识,你出来好吗?”

  “表哥的朋友?”这一次清清很快就应声。

  霍沐宸有气无力的说:“是啊,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欧文昭和曾启元,他们说一定要见你,你不见我没关系,不过人家好歹是客人,就算你不想见他们,起码也要出来敷衍一下是不是?”敷衍一下?曾启元和欧文昭都用难看的眼神看着霍沐宸。

  霍沐宸才懒得理他们,他用复杂的心情看着这扇即将打开的门。是的,他百分之百可以确定清清会出来见欧文昭他们,因为她是个善良没有心机的女孩,她是不会让特地来看自己的客人失望的。

  果然,门被打开来,四天不见的清清终于走出房间了。

  她穿着她最爱的白衣,除了脸色苍白了点,她看起来清丽如昔,人比花娇。

  可能是这些日子无法见到清清,霍沐宸的眼睛连眨一下也舍不得的猛盯着她看。在场的另外两个男人更不用说了,比他们想像还要美丽可爱的清清让他们看得魂都飞上天去了。

  “公主,你真的如沐宸所描述的像天仙般美丽啊!”欧文昭赞叹不已。

  清清的视线只停留在霍沐宸脸上一会儿就移到欧文昭脸上。“谢谢你的赞美,我想你一定就是欧文昭吧!”她记得霍沐宸说过欧文昭是长得比较好看的那一个。

  “是的,在下就是欧文昭。”欧文昭听到清清喊自己的名宇,全身轻飘飘起来。

  “公主,小人是曾启元。”曾启元怕清清叫不出自己的名字,自己先报上名。

  “哦,我知道你是曾启元。”这个就是霍沐宸所说长用比较不好看的那一个人。

  “今天我们能一睹公主的风采,真的是我们莫大的荣幸啊!”欧文昭走到清清面前,大嘴几乎咧到了耳朵。“公主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坐下来陪我们聊聊吗?”

  “这……”清清不知所措的看向霍沐宸,霍沐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心想她总算肯用正眼看我了!

  “表哥,我……”

  “你自己决定吧!”霍沐宸丢下一句话就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的走了。他走了十多步后再回头一看,正好看到清清夹在他们两人中间的背影。

  可恶,她不知道自己可以拒绝的吗?他用眼神暗示她难道还不够吗?他回过头去跟在他们身后,脚步放到最轻,不想让他们发现。

  他们将清清带到了花园的亭子里,清清坐在中间,两人则分坐左右。

  霍沐宸想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他跳到离亭子最近的一棵树上,居高临下看着他们。

  三人才坐下,曾启元又站起来,并走出了亭子。

  看样子他应该是去找人帮他们送茶水点心,这小子真够不要脸,他以为这里是他的地盘啊,看他这个主人不在就乱来。

  “公主,你在这里生活会不会很无聊啊?”欧文昭出声问道。

  “不会啊!”清清的笑容还是这么可爱。“这里很好啊!表哥对我很好,下人们也都对我很好,有时候表哥还会带我到外面去走走看看,我觉得这种生活很愉快啊!”

  “可是你最近不是都不理沐宸吗?”

  这个死小子!霍沐宸气不过,轻声折断一根树枝,然后运用巧劲往出言不逊的欧文昭头上扔去!

  “哎哟喂呀!”欧文昭从椅子上跌了下来,他抚着受创的部位哼哼哎哎的叫着。

  “啊,你怎么了!”清清见他的人忽然跌了下去,着急的来到他身边跪下来看着他。

  “不知道是什么打中我?”欧文昭的小白脸扭曲着。“啊,流血了!”他拿开手看到自己掌心有些血渍。

  哈哈,活该!霍沐宸在树上偷笑,虽然暗箭伤人不是君子的作为,不过对方是个色鬼,他也只能用小人的招术来对付他。

  “真的流血了耶!”清清说着从身上拿出一条白色的手绢,她把这条手绢盖在欧文昭头上的伤口。

  霍沐宸看得气愤不已,他在心里直叫喊:清清,你不要小题大作了,只是一点小伤死不了人的,快把你的手绢收回去啊!他打欧文昭是要给他点颜色瞧瞧,可不是要他因祸得福享受清清的安慰啊!

  可是,清清毕竟没有办法听到他心里的话,她用手绢按住欧文昭的额头,柔声的问:“你痛不痛?要不要找大夫呢?”

  欧文昭一脸幸福的表情。“是有点痛,不过用不着请大夫,有公主这样照顾我就够了!”

  够你去死啦!霍沐宸看不下去了,他轻声的跳到另一棵树上,安稳落地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他们。可恶,为什么清清要对欧文昭那么温柔,难道她真的看上他了?

  不可以,清清只能对他一个人温柔,她难道不知道她只能对他温柔吗?

  如果清清对每个接近自己的男人都这么照顾,那他如何知道自己是否是最特别的呢?

  可恶啊!那两个臭小子真是可恶,清清也可恶!

  ★  ★  ★

  霍沐宸真的想和清清好好的谈一谈,他必须要这么做。

  可是他不想这么做,因为这关系到他身为男人的尊严。

  况且就算他想做也力不从心,因为清清自从认识欧文昭和曾启元之后,一向喜欢乖乖待在家的她,一反常态地整日往外跑,他不用问也知道她一定是和他们两个人出去。

  他无法阻止她,也没什么立场阻止她?他只是她的表哥,一个她连他的面都不想见的表哥。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在乎的人和别的男人常在一起,却不知道他们都做些什么事?

  是的,他在乎清清,比谁都还要在乎她。

  经过这几天清清不理他的日子,他好不容易才弄清楚自己的感情。

  为一个女人牵肠挂肚,为一个女人在夜里辗转难眠,为一个女人让自己整日忧愁,整夜的胡思乱想,这些经验他不曾有过,对他来说是第一次。

  而这么多第一次的经验全是清清带给他的,他终于明白清清对自己来说有多重要。

  他这次是认真的,认真的想和清清在一起。

  那个玩世不恭,换女人就像换衣服的霍沐宸,已经彻底的栽在清清的手里,现在的霍沐宸眼睛只看得到清清,他的喜怒哀乐只为清清一个人展现,他的一切的一切只想让清清一个人分享。

  他爱上她了,不管她是尼姑还是公主,他就是爱上她了!

  明知道这段感情不可能会有结果,他还是想和她在一起。

  可是清清呢?她现在身边有了别的男人,他对她来说只是表哥而已,或者还有些别的?

  霍沐宸想要答案,为了得到答案,他知道自己必须抛下男人的面子和尊严,对清清坦承这一切,这样他也许还有机会。

  如果他连这个都做不到的话,清清会永远当他是表哥,如此而已。

  下定决心后,他踩着沉重的步履来到清清的房间。

  就是这么凑巧,清清正好从房间走出来,两个人这次谁也避不开谁!

  “表哥!”清清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之前是她躲着他,而这几天她都和欧文昭他们出游,所以老碰不到他的面,见到他让她觉得很开心。

  看到清清久违了的笑容,霍沐宸忧郁的脸上除现笑容,“清清,我们好久没有好好聊聊了,等一会儿表哥带你出去,我们找一家好吃的酒楼,边吃边聊天好吗?”

  清清没有流露出高兴的样子,相反的,她满脸抱歉的对他说道:“表哥,对不起,我已经和欧文昭及曾启元约好了,如果我临时说不去的话,他们会很失望的,我们明天再出去玩好吗?”

  你就怕他们会大望,难道就不怕我会难过吗?霍沐宸没想到原来自己在清清心中的地位和那两个人是同等级的,清清居然对他们三人是一视同仁的,他并不特别,是吗?

  霍沐宸的静默不语让清清觉得不安,她小声的说:“我看我还是不要去好了,待会儿他们来接我,我就告诉他们我临时有事不能和他们出去了。”

  “不,你已经和人家约好了,不是吗?”霍沐宸自嘲的笑说:“是我不对,你现在可不一样了,是个大忙人,我不该以为你随时都有时间陪我,是我不好,刚才的话你就当我没说吧!”

  “表哥?”清清难过的看着他,就算她再笨也听得出他话中的嘲讽气息,这是霍沐宸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让她觉得非常难过。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和他们在一起?”她泫然欲泣的说。

  “我……唉!”霍沐宸胸口一痛,她就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说明了他刚才那番话的确伤害了她,他好后悔。

  他叹口气,续续说:“你不必管我怎么想,你爱跟他们在一起就跟他们在一起吧!”

  清清湿润的星眸定在他的脸上,“老实说,我和他们在一起只是……”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把话说完。

  “只是什么?”霍沐宸眼睛一亮,心中重新燃起希望,目光热切的注视着她,希望从她的小嘴听到自己希望听到的话。

  清清咬咬嘴唇,摇了摇头说:“没什么,表哥,我该走了!”

  她低着头从他身边走开。

  ★  ★  ★

  清清前脚一出门,湘云后脚就进了霍家的门。

  见到又是不请自来的湘云,在沐宸除了讶异之外还有更多的不自然。因为上次被清清中途打断两人的好事,所以霍沐宸再见到她时不免觉得尴尬。“格格,这几天不见,你过得好吗?”他觉得对她很不好意思。

  湘云摇摇头,美丽的脸上满是愁容。“我一赶在等你来找我,你为什么不来呢?“

  她以为他们的关系应该更进一步了,她一直在等他来找她,难道他不需要为上次的事对她解释道歉吗?

  “对不起。”霍沐宸真的只有说“对不起”的份了,老实说,这几天他压根儿没想过她,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清清,没有她!

  “对不起是什么意思?”湘云有不好的预感,难道说她担心的事发生了?“我们已经有亲密的关系了,不是吗?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让那晚的事一笔勾销了吗?“她的口气变得严厉。

  霍沐宸脸色骤变,他不解的看着湘云。“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天的事是你情我愿的,没有谁强迫谁,我承认自己有不对的地方,我不该受不了诱惑,一时意乱情迷碰了你。”也并非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吧!也许你的身份比我先前遇过的女人都要高贵,但是大家都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事,你也应该一样的,不是吗?”

  湘云一副兴师问罪,好像要他负全责的态度让他不满老实说那天如果不是湘云自己投怀送抱,突然抓住他的手放在她褪去衣衫的胸前,他也不会美色当前把持不住地和她一起倒卧在草丛里就做了那件事;他没有强迫她,是她自己自愿的,那么她就不该用这种态度来面对他,让他对她产生不满与反感。

  湘云的脸色也变了,她没想到自己的献身换来的却是霍沐宸一脸的冷淡。“你的意思是那天的事就算了?你不想对我负责?”

  “格格要我负责什么?”霍沐宸本来还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不想把话说得太重,但是如果现在他不把话当面说清楚,他和她之间可能会变得更加的纠缠不清。

  “难道你不怕我有了小孩吗?”

  “会吗?你认为会有吗?”霍沐宸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同情她,他目光锐利的看着她,清清楚楚的告诉她:“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们那天进展到什么程度,我们做到中途时清清就出现了,你以为我还会有机会让你怀孕吗?好,不说这个,如果你真的怀孕了,我自当会负起责任,可是你有吗?”

  “你……”再也说不出话来的湘云又失望又生气,她恼羞成怒的吼道:“你居然敢这样对我,我把自己的身和心都交给了你,你却这样糟蹋我,难道你不怕我告诉我阿玛,让他来对付你吗?”

  啃,搬出自己的亲王阿玛了!霍沐宸冷声笑道:“可以啊,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既然你不怕丢脸我也不怕,最好让北京城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俩一起干了什么事吧!”

  “呜……”湘云突然掩面哭泣,还哭得很大声,一副很伤心的模样。

  霍沐宸重重地叹一口气,不管她是真伤心还是假伤心,他觉得自己都是让她哭泣的罪魁祸首。

  “格格,不要哭了,你是金枝玉叶,想娶你的人多到数不清,为了我这种人,不值得啊!”

  “值得的!我说值得!”湘云抬起满是泪水的脸,悲切的说:“我们不是彼此都喜欢对方吗?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你不是喜欢我才会和我做那种事的吗?”

  霍沐宸抱歉的看着她,“我的确是喜欢过你,我自己也以为是喜欢你的缘故,才会和你做那种事,可是我错了,因为我发现有个人早就进驻到我心中,也是因为她,因此让我对你的感情只能原地踏步,我没有办法再多喜欢你一些,请你原谅我,也许你认为我欺骗了你的感情;我承认这是我的错,不过之前当我只追求你一人的时候,那时我绝对是真心诚意的,丝毫没有欺骗你的意思,请你相信我好吗?”

  “不,我不要相信你!”湘云歇斯底里的叫道。她瞪着他,不再美丽的脸上布满恐怖的神情。“是清清对不对?你是为了她而不要我的,对不对?对不对?”

  霍沐宸点点头。“是的,我爱上了清清,她给我的感觉是别的女人不曾给我的,我必须老实告诉你,她是我第一个渴望想得到的女人。”

  “因为清清是公主,而我只是王爷的女儿,所以你爱她胜过我?”湘云咬牙切齿的说。

  “不是的,这和身份没有关系,就算清清什么都不是,我也一样会无法自拔的爱上她。”

  湘云大声的叫道:“你骗人,我不相信你说的话!一定是清清诱惑你的,哼,我就知道她不是好东西,她明明可以回官,却硬要赖在你身边,她早就对你有所企图了,下贱的东西!不要脸的,贱人!”

  “你……”霍沐宸有些愕然,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怎么都不会相信平日高贵文雅的湘云格格会摆出泼妇骂街的丑态。

  前一刻还哭得梨花带泪,下一刻就口出秽言大骂别人“贱人”,她的情绪也转变得太大了吧!

  他憋着气说:“格格,对不起你的人是我,你何必迁怒别人呢?你这么责骂清清,对她是很不公平的,就算没有清清,我跟你的感情迟早也是要结束的,这一点请你务必了解。”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认定她是破坏我们感情的凶手。”湘云不相信是由于自己的魅力不够,她百分之百相信是清清介入他们之间。

  她紧紧的看着他,咬着牙用力地说:“沐宸,我不会死心的,我知道你心中还是有我的存在,我会等到你把心从清清身上收回的那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们才是最相衬的一对。”

  她再看了他一眼,然后发出一声呜咽便哭着跑掉。

  霍沐宸一脸的愕然。,“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说话啊?都说我不爱她了,她还要继续纠缠下去吗?不会吧广

  ★  ★  ★

  翌日午后,清清跟霍沐宸打了声招呼后就出门了,说是今天会晚些回府。

  霍沐宸真的忍受不了这种情况,清清到底都和欧文昭他们在一起做些什么?他们真的这么有魅力能吸引清心寡欲的清清每天都要和他们溺在一起?面对两只情场上的老狐狸,清清她真的不要紧吧!

  这些日子他一直在忍,他想看看清清什么时候才肯开口告诉他,可是现在他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今天他一定要弄清楚他们三个人究竟在搞什么鬼。

  于是,清清前脚才出门,他后脚就跟了上去。

  果然,那两个人早就守在门外,等清清一出门就迎了上去。

  看他们三人有说有笑的走在一起,他的体内燃起熊熊妒火。

  他小心谨慎的跟在他们后面,跟着他们走过好几条街,最后来到一处他并不陌生的地方。

  咦,这不是欧文昭他家吗?

  他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他来过好几次,这栋豪华的宅邪确实是欧府没错。

  当他看到清清在两人的陪伴之下进了欧家的大门,他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原来清清和欧文昭已经是这种交情了,这应该不是清清第一次到欧府来吧!

  失望和愤怒这两种感觉紧紧的缠住霍沐宸的心,他想掉头就走,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可是,他紧握住拳头,如果他就这样一走了之的话,那是不是就表示他要放弃清清了?

  不行,他听到自己心里有个声音对自己说:“绝对不行,如果我放弃清清的话,那我这辈子都不会快活的,我不能放弃她,清清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他不再犹豫,他要进去把清清从他们手中抢回来。

  ★  ★  ★

  这是……

  躲在窗外的霍沐宸揉揉眼睛,想再确定一次自己看到的是否是真的。

  他张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画面还是一样没变。

  他看到清清和欧文昭还有曾启元在这间房里,他们都在做同样一件事——刺绣。

  看到清清手里拿着针线也就算了,那两个大男人居然也和清清一样,看他们翘着莲花指拿着针线,一针一线的绣,一副很贤淑的模样,霍沐宸捂住嘴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我的老天爷啊,那两个人是在干嘛?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一个绣枕头,一个绣被子,莫非他们不想当男人而想改当女人?不行,这太好笑了,他快要笑出声来了!

  “曾大哥,你看我这朵牡丹花绣得如何,要不要再加点颜色?”清清把手中的手绢递给曾启元看。

  “我看看!”曾启元仔细的看了看。“不错啊,公主,你的手真巧,你绣的牡丹就像真的牡丹花一样耶!”

  “我看看。”欧文昭也靠过去看清清绣的手绢。“真的是栩栩如生耶,公主,你真的很厉害呢!”

  “真的吗?”清清笑得开心极了。“你们说我表哥会喜欢吗?”

  “会的,一定会的。”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太好了!”清清把手帕放在胸前,轻声的说:“表哥最近好像不太开心,希望他看到这条手绢之后,心情会好一点。”

  到了这个时候,霍沐宸不想再保持沉默了,他立即推开门大步地走进屋内。

  “表哥,你怎么来了?”清清一看见霍沐宸,又惊又喜的迎上前去。

  霍沐宸微笑的看着她手上的手绢,“这是你特地为我绣的?”

  “是啊,你喜欢吗?”清清在他面前把手绢摊平。

  霍沐宸看得眼花撩乱,因为这手绢上面满满的绣着一朵朵的花。

  有牡丹、有兰花、有桂花……一大堆的花,老实说,绣得还相当不错,每一朵花都有各自的姿态,只是全部集合在一起未免太鲜艳美丽了,女孩子拿还好,要他一个大男人把这条手绢带在身上,好像太勉强了吧!

  “表哥,你不喜欢啊?”清清神情落寞的低语。

  霍沐宸来不及开口,曾启元便抢着说道:“你要是敢说不喜欢,我就打得你满地找牙。公主为了绣这条手绢给你,不知道被针刺了多少次,失败了多少次,她这么辛苦、这么努力,还不是都为了你!”

  霍沐宸连忙问清清:“清清,难道说你这段时间跟他们在一起,就是为了做这个给我?”

  “是啊!”清清微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上次和你上街时,看到你好像很喜欢一些刺绣的东西,刚好有这个机会两位大哥愿意帮我,所以我才会天天到这里来学刺绣,我知道自己的功夫还不到家,绣得不好,你不喜欢也是应该的。”

  “我怎么会不喜欢呢?我简直爱不释手!”霍沐宸听了好感动。“等你全部绣完,一定把它带在身上,嗯?”

  “嗯。”清清好高兴哦、她的嘴角漾着甜蜜笑容,回到座位上继续努力。

  “我有话跟你们说。”霍沐宸对欧文昭他们使使眼色、三个人于是走到屋外。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霍沐腹还算冷静的看着两人问道。

  “你不是全看见了?我们在陪公主刺绣啊?”曾启人说。

  霍沐宸瞪曾启元一眼。“我当然看到了!我是说,这么多天来,你们和清清都在做这件事吗?”

  “要不然还有哪件事可以啊?”欧文昭苦笑着说:“你未免也把我们看得太厉害了,公主嘴里念的是你,心里面想的人也是你,你以为我们两个有什么能耐,可以让公主把注意力转移到我们的身上!”

  曾启元用充满嫉妒的目光看着霍沐宸,忿忿不平的说:“就是说啊!如果我们不是顺着公主的心意去做的话,公主才不会理我们呢!我们就是看她想学刺绣,为了能和她多一点相处的机会,才依着她说我们两个也正好想学,之后再把会刺绣的师父请到这里来教她,我们两个这么用心良苦换来的是什么?公主的心根本还是在你身上嘛,我们两个充其量只是帮你们牵红线。”

  霍沐宸这些日子忐忑不安的心终于在这一刻得以放下来,他笑容满面的说:“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我的公主表妹被你们抢走了,看来我是白担心一场了!”

  “你本来就是白担心,我们是哪根葱、哪根蒜啊,这个我们都有自知之明的啦!”欧文昭拍拍霍沐宸的肩膀,心不甘情不愿的说:“真是便宜了你这小子,我们两个的手不知道已被针扎了几百下,才能换来公主看我们一眼,你呢?轻轻松松的待在家中坐,就有公主亲自为你绣的手绢从天上掉下来,你可真是幸运啊!”

  “这还用你说!”霍沐宸对两人一笑。“对不起,我错怪你们了!清清比我有眼光,比我会交朋友。”

  “哼,你知道就好!”曾启元笑着说:“公主这样挖心掏肺的对你,如果你还敢让公主伤心的话,我曾启元第一个就不饶你!”

  “没错,我是那第二个!”欧文昭也说。

  “是,遵命!”霍沐宸用最肯定的语气说:“现在我已经百分之百确定自己的感情了,你们等着看吧,不管我会遭遇到多大的困难和阻碍,我都要定了清清,我一定要娶她做我的妻子。”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