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无邪公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无邪公主目录  下一页

无邪公主 第二章 作者:郑妍

  一个时辰后,全身上下变得干干净净的霍沐宸动身前往清清住的院落。

  途中经过花园时,他的视线被一个白色的身影吸引住。

  他直觉此女就是他的表妹清清,因为这么吸引人的背影是他不曾在自己家中见过的。

  “你是清清?”他开口唤她。

  下一刻,霍沐宸整个人完全俊愣住。

  他没有看错吧!这个人是清清?这个比仙女还像仙女的人会是清清?

  他是没有见过仙女真正的模样,不过如果这个世上真有仙女的话,应该就是清清这个样子吧!

  她很白,雪白的肌肤像是透明的一样,她的人则像是用水做成的,这样的纯净,这样的无邪,仿佛不曾受过世间的污染,她是美丽的,也是庄严、圣洁的。

  她让他想起周敦颐的爱莲说,什么叫出淤泥而不染,什么是濯清莲而不妖,他想他终于完全明白这两句话了。

  她让他想到纯净的水,想到高雅圣洁的莲花,再想到她以前的身份——尼姑,和现在的身份——公主,他想他受到了相当程度的震撼。

  清清一转身就见到有个年轻男子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自己看,她有些意外,有些惊讶,还有更多的惊喜。

  “你是沐宸表哥?”清清笑容可掬的说。

  “我、我是……我就是霍沐宸。”霍沐宸居然口齿不清了起来,他从来没有表现得这么失态过,尤其在女人面前。

  “表哥,你长得好俊啊!”

  清清说出让霍沐宸不解的话。

  “你……”霍沐宸的脸在发热。“我以为尼姑庵的尼姑有教你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才对!”

  “没有哇,师太说这世上本来就有男有女,男人和女人会在一起是很正常的事,我娘也是这么说的。”

  清清不懂为什么霍沐宸看到自己脸就红了,表舅明明告诉她,她这个表哥是个能言善道,大方开朗的人,怎么完全不像这么一回事啊?

  “哦,是吗!”霍沐宸不得不对清清另眼相看,他原本以为她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尼姑,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说不定她懂的事比他更多呢!

  “还是表哥你不喜欢别人说你长得好看,所以我这么说你生气了?”清清猜测的问。

  “不,怎么会呢?”霍沐宸笑得尴尬,他干嘛让一个小女孩耍得团团转啊,真不像他的作风。

  “清清,不要说我了,你自己长得才真是漂亮呢!那些尼姑一定都这样赞美你吧!”

  “没有啊!”清清摇头。“师太说人长得漂亮与否是父母给的,不是自己得来的,人最重要的是内在,并不是外在,因为外表会随着时间而有所变化,是不长久的,可是内在却是自己可以操控的,并不会随着时间而消逝,表哥你认为呢?”

  “我?对,你说得对,说得对极了!”霍沐宸笑得很僵硬。看到清清随口就能说出这一番话,让他突然间不知如何应对,他对自己能否和她好好相处是更加的怀疑了。他真的可以跟她合得来吗?她会三不五时就说这种让他无法应答的话吗?

  “清清,你在这里做什么?”他怕清清又说出什么惊人之语,赶紧转移话题。

  “我在整理这些花木啊!”

  这时霍沐宸才注意到清清手上拿着剪刀。

  “我看这里的花木长得有点凌乱,所以想稍微修剪一下。”

  霍沐宸连忙说:“这不是你该做的事,快把剪刀放下来。”

  万一清清剪到自己的手还是刺伤,倒霉的人是他耶!

  “没关系啦,这种事我已经做得很习惯了。”清清不理会他的话,继续低头修剪花木。

  “你。”霍沐宸不好强抢她手中的剪刀,他开始左右张望找人。“服侍你的奴婢呢?怎么一个都不在这里?都上哪儿去偷懒去了?”

  “表哥,你别找了,我没有奴婢的。”

  “这怎么可以呢?”霍沐宸讶异的看着她。“你贵为公主,怎么可以没有奴婢伺候你呢?我爹也真是的,我以为他全安排好了。”

  清清微笑的说:“表舅是安排了,可是我坚持不要。”

  霍沐宸更讶异了。“你不要?为什么?”

  “因为我不需要啊!我从小到大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的,我觉得这样很好啊,如果别人帮我穿衣服梳头发什么的,我一定会觉得别扭的。”

  “可要是你回到官中,宫里还是会有宫女伺候你,不是吗?”

  “那是以后的事,我现在又不在宫中。”清清说完对霍沐宸甜甜的一笑,“表哥,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真的不需要,我懂得如何照顾自己。”

  霍沐宸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到她甜美的笑容,不要说是他,就算是别的男人也无法拒绝这样的笑容吧。

  “好吧,就听你的。”他点点头说。“我可以不叫奴仆伺候你,不过你还是快放下剪刀,听表哥的话好吗?”

  “好吧!”清清听话的把剪刀交到霍沐宸手上。“表哥,那我去做别的事好吗?如果什么事都不让我做的话,我会很无聊的。”她用乞求的眼光看他。

  这丫头怎么听不懂他的话啊!霍沐宸努力让自己脸上保持着微笑,要不是看在她是公主的份上,他早就开口骂人的。

  “我的好表妹,听表哥说好吗?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你是公主、不是尼姑,公主是很尊贵、很高贵的,公主是不可以做下人做的事,我这样说你明白吗?”

  清清看了看他,然后摇了摇头。“我不明白,就算我现在变成公主,我还是我啊,我以前什么都可以做,为什么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呢?公主是我,以前的尼姑也是我,不是吗?”

  “这……”霍沐宸又说不出话来了,他觉得今天的自己真的是反常,连话都不会说了。

  “我不是说你什么都不能做,我是怕你会受到伤害。”

  “那么是不是我不做会伤害自己的事,你就肯让我做了?”清清的盈盈大眼热切的看着他。

  “嗯,是啊!”霍沐宸不由自主的盯着她的美目看,看到忘了自己是谁。

  “那我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事了!”清清给了还在发呆的霍沐宸一个笑容,然后蹦蹦跳跳的跑开。

  “她要跑去哪里啊!”霍沐宸只能呆站在原地等清清回来。

  ★  ★  ★

  等了好一会儿,清清依然不见踪影,霍沐宸觉得奇怪,开始在房子里找寻清清的身影。

  他从前厅开始找,也问了家里的下人,却没有任何人看到清清。

  奇怪,她究竟上哪儿去了?

  他一路找到厨房,终于让他问到清清的行踪了。

  一名在厨房工作的大婶说,清清到厨房要了一桶水,还拿了几条干净的布巾,说是要帮他打扫房间。

  霍沐宸听了一呆,她要帮他打扫房间?这是哪门子她可以做的事啊?

  他看她不笨啊,可是为什么他说的话她都听不懂呢?他说了这么多,却好像是在对牛弹琴一样。

  霍沐宸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没有错,他的房门被打开,一定是清清在里面。

  “清清!”他大步跨了进去,一眼就看到清清脚下踩着茶几,她正以高过她大半个身子的高度伸长手臂擦着最上面的窗棂。

  清清见到霍沐宸冲进来,整个人吓了一跳,脚跟着一震,脚下的茶几自然也跟着晃动,她一个站不稳,就这么失去重心的跌下茶几。

  霍沐宸立刻上前接住她,这对他来说本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他太紧张了,这一冲不但踢翻了椅子还撞倒桌子,最后他是接住了清清,但是保住清清却保不住他自个儿,他整个人直往地上摔去,还摔了个四脚朝天。

  清清在他的怀中没事,不过他却扭伤了右脚,疼得他睁不开眼睛。

  “表哥,你怎么了?”清清从他的怀中爬起来,他皱眉的痛苦表情让她紧张万分,对他又拉又扯的。

  “你哪里受伤了,是手吗?”她拉起他的手又拉又看的。

  “不是手,是……嗯……”霍沐宸重重地吸一口气,天啊,清清的屁股居然坐在他扭到的右脚上。

  “表哥,你很痛吗?”清清捧起他的脸,为了能更靠近他,她的小臀部又往他的痛处压了几下。

  “你……你坐到我受伤的地方了。”霍沐宸好不容易把想说的话说出口。

  “啊,对不起。”清清一吓赶紧离开他的腿,没想到她的脚却又踩到他放在地上的右手。

  “啊,对不起!”清清大叫着赶忙把脚收回来,却看到的是一只呈现红肿并抖个不停的手掌。

  不会吧?霍沐宸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可怜的右手,他今天走的是什么霉运啊!

  “表哥,你……”

  “我拜托你不要动了!”看清清的手又朝自己伸过来,霍沐宸害怕的阻止她。

  “好,我不动。”清清用无辜的大眼瞅着他,她真的一动也不动的站着。

  霍沐宸拖着不能动的右脚吃力的移动到床边,他坐在床上,气喘不止的看着还留在原地不敢动的清清。

  他不敢sh  信自己居然会变成这样,和别人打架从来不知道“输”pb  怎么写的他,今天居然为了救人扭伤了脚还被踩伤手,对自己的武功向来很有自信的他,同时可以对付好几个人眉头也不会皱一下,可是他今天却为了一个女人莫名其妙的弄成这副狼狈的样子,他不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就是遇到他命中的克星了,而清清就是他命中的克星,她就是生来克他的!

  “表哥。”清清怯懦的声音唤回霍沐宸的神智。

  “什么事?”

  清清紧张的看着他。“我是不是可以动了?”

  霍沐宸仰天长叹,砰的一声向后倒去。

  他没有想错,她真的是他命中的克星啊!

  ★  ★  ★

  霍沐宸无聊至极的坐在床上,一张俊脸臭到了极点。

  想到自己为了养伤必须把自己关在家中至少三天,他的心情就很恶劣。

  还说要他照顾清清这位没有见过世面的表妹,他都自身难保了,哪顾得了她。

  门外这时响起了敲门声,接着他听到清清悦耳的声音传来——

  “表哥,我可以进去吗?”

  清清的声音就像一股暖流滑进他的心中,让他一扫所有的不愉快。“进来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看美人调剂一下也好。

  清清开门进房,和昨天一样,她还是穿着一身的白衣,他发现白色的衣服很适合她,她穿起来另有一番清灵的味道。

  “表哥,我煮了莲子汤,你要不要喝?”清清手里端着汤碗走到他的面前。

  “你煮的?好啊,我喝喝看。”

  霍沐宸伸出手要拿碗,清清却摇着头说:“我喂你吧,你是病人啊!”

  霍沐宸看清清好像执意要喂自己,也不好意思婉拒她,虽然他的右手是可以拿碗的。

  清清舀了一匙莲子汤送到他嘴边,“表哥,喏。”

  霍沐宸张口喝下,清清温柔的目光让他觉得很温暖。

  “很好喝,不好意思,还让你为我下厨。”

  “我为表哥做这些事是应该的。”清清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都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你会突然闯进来,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你就不会受伤了!”

  “我受伤没关系,要是你受伤怎么办?”霍沐宸想到昨天危险的场面还心有余悸。“你擦桌子擦椅子就算了,那么高的窗户你也爬上去擦,你又不会武功,万一真掉下来可能会跌断手脚甚至造成更严重的伤害,这一点你想过没有?”

  清清低着头咬着下唇说:“我……我在红莲庵都是这么做的呀!”

  霍沐宸长叹一声。“你要我说多少次,你已经不是尼姑了。”

  “我知道,可是……”清清抬起头来,急声说道:“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找麻烦的,我想我只是擦一下,很快就好了,真的没想到你会闯进来,表哥,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算了,我没有怪你,是我自己不小心,你不要难过了,好吗?”

  不知道为什么,霍沐宸看到清清难过的样子就觉得心慌,他反过来要安慰她不要难过。

  清清眨着泪眼,破涕为笑。“表哥,你真好,如果我过世的娘知道我有一位好表哥,她一定会替我感到开心的。”

  死人也会开心啊?霍沐宸不以为然,不过他为了让清清高兴,只好附和她的话:“是了,你母亲看到你可以回到皇上身边,她也可以瞑目了。”

  “我娘她……她走得很安详,我知道她从没有怪过我父亲,虽然她无法再见我父亲一面,可是她对他只有爱,没有恨,就算到死的时候,她还是爱着我父亲的。”清清幽幽的说。

  “我不懂,皇上如此无情的对待你母亲,她居然一点都不恨他,真教人难以相信!”霍沐宸很难理解韵贵人对皇上的感情。

  清清笑看着他,“这很简单啊!我娘说如果我父亲不是深爱着她的话,就不会对她无情,他的无情正是有情,如果我娘对皇上有恨有怨,那也是因为她爱他,说穿了,这一切都是为了爱啊!”

  霍沐宸用研究的眼光看着清清,摇头笑道:“这种道理也只有像你这种从小在尼姑庵长大的人才能理解吧,我慧根不够,无法理解这番大道理。”

  清清歪头看他,“表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啊?”

  “老实说,是有那么一点啦!”霍沐宸看到她迷惑的表情实在是太可爱了,他忍不住摸摸她的头。“谁教你从小就在尼姑庵生活呢,这也不能怪你是不是?我想你一定是对目前的一切都很好奇,才会静不下来想做那个、想做这个的,你也一定觉得我很奇怪,对了,在尼姑庵里,你从没见过男人吧!”

  “我见过,有时候有些女香客会带自己的小孩丈夫来庵里上香,师太都会让他们进来,不过如果他们要进到内院的话,师太就不准了!”

  “这样啊,我还以为我爹是你第一个见到的男人,而我则是你第二个见到的男人呢!”霍沐宸笑着说。

  “才不是呢!”清清也笑了。“原来表哥是这样想我的,对啦,我是有很多事都不懂,不过你也不能小看我哦,说不定我懂的事比你还多呢!”

  “是,草民绝对不敢小看公主。”霍沐宸觉得很开心,和清清能相处得这么愉快,真的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清清,等我的脚伤痊愈可以走了,我带你到外面去开开眼界怎么样?”

  “好哇、好哇!”清清兴奋的说。“有表哥在我身边,我就不害怕了。表哥,你的脚伤快点好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了呢!你要不要再喝一碗?我帮你去盛。”

  “好。”看着清清离去的背影,霍沐宸的嘴角不自觉得向上扬。

  有这么一位天真无邪的表妹,似乎也是不错的事呢!

  ★  ★  ★

  在名膳楼,霍沐宸的眼睛不是看着桌上的美食,而是注视着清清,他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呢?

  但只有他一个人独自生闷气,清清的胃口可好得很,又挟菜又吃饭的,吃得可愉快呢!

  想到一个时辰前发生的“灾难”,霍沐宸的头又疼了起来。

  本来,他今天带清清出门,除了想让清清看看其他的人是怎么生活的,让她增长见识不再孤陋寡闻,其实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让清清可以愉快的度过两人首次出游的日子,所以他带了大把的银两在身上,不管清清要吃什么、用什么、还是要买什么,他都会满足她的需要。

  他这个做表哥的能为她做的就只有这些了,他知道她回宫之后要什么就有什么,他只是想在她还待在他身边时,让她留下美好的回忆,他对她的好完全出自真心,哪像他那个爹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他这样全心全意为清清着想,可是清清却不这么想,她上街之后什么都还没有看、还没有买,就要他拿出身上的钱给那些向她乞讨的乞丐,一个、两个、三个还不够,有些乞丐见她出手大方还把全家老小都带来,而她却是眼睛眨都不眨的见者有份,一路走下来她什么都没买,只顾做她的散财童子。

  不管霍沐宸说什么她还是我行我素,见一个帮一个,才走了几条街,霍沐宸带在身上的银两就去了大半。

  如果不是他硬拉着她进名膳楼,只怕他现在已经一文不剩了。

  唉,霍沐宸已经气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他对带清清出来开开眼界这件事就会三思而后行。

  “表哥,你怎么不动筷子呢?”霍沐宸的叹气声引起清清的注意。“是不是这些素菜你不喜欢吃?要不要再叫点别的?”因为她还不习惯荤食的味道,所以霍沐宸叫得全都是素菜。

  霍沐宸瞪她一眼,话中有话,“算了,我怕没钱付账。你把菜都吃完吧,吃完后我们就回家。”

  清清放下碗筷,不解的看着他。“表哥,你在生气啊?”

  “我能不生气吗?”霍沐宸元奈的叹气道:“清清,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你说你今天当了多少次的散财童子?我带你上街不是要你这样花钱的,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带你出来?我是为了让你开心啊!”

  “可是这样我觉得很开心啊!”清清露出无邪的笑颜。“我们帮助了好多人不是吗?你看那些乞丐好可怜啊,穿得破破烂烂的,身上脏脏的,好像饿了很久似的,我们能帮助他们,这是件好事不是吗?”

  “我知道这是好事,可是也要适可而止啊!你以为自己帮助的都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吗?你可能看不出来,不过我却看得出来,有些人好手好脚的,也有些年轻力壮的人,他们才不是真正的乞丐,他们是乔装乞丐来骗你这种好心的人。”

  清清面露惊讶地道:“什么?有人是假装的,我怎么看不出来?表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还不简单,看多了自然就会看出来。”

  “可是……”清清吞吞吐吐的说:“如果你看错了,人家真的是乞丐,这样他们不是太可怜了吗?”

  霍沐宸快受不了了,他气呼呼的说:“好,我明白了,说来说去你就是要当救苦救难的女菩萨,没关系,你的喜好我管不着,反正你是公主嘛,皇上有金山银山让你去救济他们,我不说了,我乖乖闭嘴总行了吧!”

  霍沐宸这番发泄的话让清清一张小嘴抿得紧紧的,失去笑容的丽容黯淡下来。

  “表哥,对不起,你说得对,我不该乱拿你的钱给那些人。”她低声的说。

  霍沐宸觉得自己生气是应该的,可是当他看到她垂低的眼眸,又觉得于心不忍,反而觉得是自己不对,这太奇怪了,做错事的人反而比他还要无辜,怎么会这样子呢?

  他的语调不自觉的变得柔和许多,“你以为我是在心疼那些银两吗?你错了,那些钱本来就是要用在你身上的,我原本想带你去买一些比较贵重的东西,像是手饰玉镯之类的东西,现在没有办法买像样一点的东西给你了,这让我觉得很泄气,你知道吗?”他的目光中没有苛责,只有怜惜。

  “表哥!”清清的脸上又有了笑容,她感动的注视着他。“你对我太好了,我现在知道了,对不起,是我搞砸了这一切,我不知道你对我是这么的好,我太感动了。”

  “这也没什么啦!”霍沐宸不好意思的援了搔头。他什么都没做,清清也能感动成这样,让他怪不好意思的。

  他柔声的说:“我不反对你帮助别人,不过我说的话都是真的,以后你要做善事也要擦亮眼睛,不要钱被人骗去吃喝嫖赌,你还以为自己帮助了人家,知道吗?”

  “是,我知道了!”清清用崇拜的目光看向霍沐宸,发出内心的说:“表哥,你懂的真多,我好佩服你哦!”

  “是吗?”霍沐宸笑看着对自己佩服至极的清清,她的单纯天真把平凡的他捧上了天,这一刻他还以为自己是多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呢!

  不再生闷气的霍沐宸食欲大开,他叫了一份烤鸡和红烧鱼,打算大块朵颐一番。

  “清清,下次我们出来时,我再买东西给你吧!”他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钱可以用在清清身上了。

  “没关系的,表哥。你的心意我了解。这样就够了,不需要买东西送给我。”清清真的觉得这样就够了。

  霍沐宸微笑的看着清清,他想他是愈来愈喜欢她了。“来吧,吃块鱼,这里的鱼很好吃。”他挟了块鱼肉放在清清的碗里面。

  “谢谢表哥。”清清不好婉拒霍沐宸的好意,她慢慢的挟起香喷喷的鱼肉,鼓起勇气正想往嘴里送时,在她前方不远处有三个正上楼来的男子引起她的注意。

  带头的那个男子让她不得不直视着他,也不是说这个人长得多好看,相反的他长得一脸凶相,年纪约在四十岁上下,不过并不是因为他满脸横肉让清清盯着他瞧,清清看的是他光溜溜的头上一根头发都没有,可是他的下巴却像是杂草丛生,和他的光头形成强烈的对比。

  此刻的霍沐宸只顾着享受美食,完全不知道清清已经惹祸上身。

  ★  ★  ★

  光头男子还没入座,就感觉到清清的注视,本来让一个像清清这样的美女投以爱慕的眼光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光头男子一开始是沾沾自喜的,可是他愈看愈不对,那哪是什么爱慕的眼光,她的视线不是停在他的光头上就是在他的下巴,她根本就是在嘲笑他的光头和下巴嘛!

  光头男子想通这点后,立即怒气冲冲的往清清他们走去,他身后两个和他长得差不多的同伴,一看就不像善类,他们也跟在他身后给他壮声势。

  “喂,你看什么看?”光头男子语气凶恶的骂道。

  霍沐宸终于注意到这三个人的存在,他用力地一拍桌子,正想起身质问这个没有礼貌的人,没想到清清却抢在他前面说话。

  “这位没有头发的大哥,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没有头发?光头男子的眼睛快要喷出火来了。

  见此人来者不善,霍沐宸起身挡在清清前方。

  “清清,不要乱说!”他转过身去斥喝清清。

  清清不明就里的说:“我没在乱说啊,我是想问他为什么头上长不出头发,下巴却可以长这么多胡子,我好奇嘛!”

  “你说什么?”光头男子忍无可忍的对清清怒吼。

  “喂,你凶什么?”霍沐宸不客气的说。“大庭广众之下,你一个大男人居然欺负小姑娘,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什么?”光头男子本来就已经很呕了,现在又被人这样一说,他和他的朋友全都卷起袖于摆出要打架的样子。

  “叫你的女人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什么有没有头发的,要活命的话就给老子闭嘴!”

  “你真的没有头发嘛,为什么不让我说实话呢?”清清从霍沐宸身后探出头来,不平的说。

  “清清,闭嘴。”霍沐宸用眼神示意清清,要她不要惹这种无谓的麻烦。

  “现在闭嘴也来不及了!”光头男子把自己手指的关节按得喀喀作响,脸上带着好笑。“看来老子如果不好好教训你们这对狗男女一顿的话,你们是不会知道自己冒犯了谁?”

  霍沐宸冷笑的说:“嘿嘿,你这个死光头才不知道自己冒犯了谁,不怕死的就来吧!”虽然是清清失言在先,不过这些人也太无理取闹了,霍沐宸不打算对他们客气。

  眼看双方一触即发,清清这才明白自己闯祸了。

  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她不是很清楚自己闯了什么样的祸,她只有想到可能是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才会惹这光头男子生气。

  她从霍沐宸后面跑到两人中间,看着气得脸色发青的光头男子,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说错话惹你生气了!可是我不是在说你的坏话啊,我一方面觉得奇怪,另一方面却很佩服你!”

  “佩服我?”光头男子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清清,脸色好像不那么难看了。

  “对啊,你让人很佩服呢!”清清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

  “你看你头上虽然长不出头发,下巴却可以有这么多胡子,而且还这么黑、这么密,我看过一些和尚,他们头上也没有头发,但是下巴却没有像你有这么多的胡子,就算有,也没有你的长得那么漂亮,所以我才会觉得奇怪,想问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光头男子看看清清,然后抓起自己的胡子仔细的查看,如果她不说的话,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胡子长得漂亮呢!

  “小姑娘,你真的这样认为吗?”他说完居然笑了。

  不会吧!霍沐宸看着清清和光头男子,感到啼笑皆非的他,努力的憋住笑意。看用懂无知的小绵羊如何驯服蛮不讲理的大狮子。

  “真的啊!”清清见他不生气了,自己心里也觉得奇怪。她说的明明都是实话,怎么一前一后有这么大的差别呢?难怪霍沐宸会说她太单纯,这人世间的事还真是复杂啊!

  清清又说:“光头哥哥,我就是想请教你怎么把自己保养成这样的,这样哪天我遇到那些我认识的和尚,我才能教他们像光头哥哥这样保养自己啊!”

  “是吗?”光头男子回头对两位朋友笑着,他的朋友们见他不怒反笑,也跟着笑了。

  光头男子转过头去,像个大姑娘一样拉扯衣角欲言又止的说:“可是小姑娘,我虽然有长胡子,可是我的头已经好几年都长不出头发来,你觉得我这模样还会好看吗?”

  “怎么会不好看呢?好看、好看。”清清对长得好不好看自有她自己的看法,何况她是慈悲心肠,要她说出人家长相难看实在是很困难。

  “真的好看啊?”光头男子受宠若惊的行着她。

  “对呀!”清清再补充道:“光头有什么不好?夏天很凉,冬天虽然冷了些,不过大家都戴帽子,所以你的头一定最通风。”

  她突然用手拍拍霍沐宸光了一半的前预,笑着说;“像一般人一半是没有头发一半是有头发,就不会太清楚现在到底是冷还是热的滋味呢!还是你的光头比较好,又卫生又好整理,表哥,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嗯,对,对。”霍沐宸简直快笑出来了,他很辛苦的用正经的表情回答清清的问题。

  “说得太好了!”光头男子忍不住拍着手说:“小姑娘,你说的全是我心底的话啊!这样吧,为了感谢你,你们这一顿就让我请了!”

  “真的吗?”清清兴奋的拉拉霍沐宸的衣袖,叫道:“表哥,他说要请我们呢!这样你就可以省下这一餐的钱了!”她花了他太多钱了,能帮他省一点让她觉得很高兴。

  “是啊!”霍沐宸看她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笑得如此开心,他忍不住也跟着她笑了起来。

  原本的一场冲突竟然是以这样的结局收场,普天之下大概也只有清清才办得到吧!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