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无邪公主 >
繁體中文    无邪公主目录  下一页

无邪公主 第一章 作者:郑妍

  乾隆二十年紫禁城皇宫内

  御书房里,乾隆面色凝重的在屋内来回踱步。

  这偌大的御书房内,除了乾隆,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名叫霍继庭,他是个四品官,职称是河北的按察使。

  霍继庭进到御书房已经有好一会儿的时间,只见乾隆面色凝重,不发一语地在室内走来走去,他官轻人微,也不敢开口询问皇上有什么事情这么紧急,要将自己从天津火速召进宫。

  说起来他也很久没有进皇宫了,自从十七年前发生“那件事”后,他就不曾再踏进紫禁城。

  如果不曾发生过那件事,那么他现在应该还是国舅的身份,也应该早就成为一品、二品的高官,不会像现在只是干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按察使。如果没有发生过那件事的话……

  “霍继庭!”

  皇上威严的声音让霍继庭全身一震,他打起精神应道:“微臣在。”

  “你可知朕传你进宫来是为了何事?”乾隆沉声问道。

  “微臣不知。”

  霍继庭是真的不知道皇上把自己遗忘了十七年,现在召见自己会是为了什么事?

  乾隆静静的看着他半晌,这才开自问道:“你表妹最近过得如何?”

  霍继庭仿佛听到自己心儿狂跳的声音,他神色紧张的注视着皇上,抖着声音问:“皇上,微臣没有听错吧,皇上真的是在问韵贵人吗?”

  这十多年来,霍继庭不曾在任何人面前听到有人提起韵贵人的事,在朝庭中谁都知道“韵贵人”三个字是皇上的禁忌,是不能提起的话题,就算是身为韵贵人唯一亲人的他,也从来不敢在他人面前提到有关韵贵人的事。以免惹祸上身啊!

  “唉!”

  在霍继庭惊愕的目光下,看起来相当忧郁的乾隆叹了口气。

  霍继庭不知道现在的乾隆思绪已双回到十几年前初见韵贵人时。

  乾隆第一眼见到韵贵人,就为她出尘的美丽所倾倒,马上将甫进宫的她封为贵人。

  他还记得自己是多么迷恋那个女人,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的话,他一定会封她为嫔妃的。

  那是在他认识韵贵人五个多月后发生的事,那时他接获一个密报,密报指出一位驻守边关的黄毅将军即将叛变。他即刻派人调查此事,之后果然让他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虽然都是些间接的证据,不过这些间接的证据已经足够将黄毅定罪。

  于是他下了命令将黄毅捉回京城,要以叛乱的罪名将他处死。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韵贵人却为黄毅挺身说话,说他一定是被陷害的,要乾隆重新调查,还黄毅清白。

  一个弱女子本来就不该干涉朝政之事,更何况是为了一个罪犯,乾隆不得不对韵贵人和黄毅的关系产生怀疑,韵贵人知道无法隐瞒他,于是说出她和黄毅是青梅竹马的事,就因为她和黄毅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所以她相信以黄毅的人品和操守是绝不可能做出背叛国家的事。

  乾隆知道两人的关系后勃然大怒,他认定韵贵人对黄毅旧情难忘,不但处死了黄毅,还把当时已怀有他骨肉的韵贵人贬为平民逐出宫去。

  一眨眼,十七年的时间过去了,这十七年来,他可以说没有一天忘记过韵贵人,每当午夜梦回的时候,他总会想起她,想起她清丽脱俗的容颜,想起她被他逐出宫时的孤寂身影,那时的她对他没有一丝的怨恨,平静的面容仿佛在告诉他,她并没有怪他,她爱他。

  有好几次他想派人打听韵贵人的下落,不过每一次都因为自尊心作祟,打消了找寻她的念头。

  就这样,不知在内心反复挣扎多少次,直到上个月他病了一场,在病中的那几天他梦中全是韵贵人,对她的思念之情终于让他摒弃身为君王的尊严,想见到让他思念了十七年的美人,这也是他今天召见霍继庭的目的。

  乾隆直勾勾的看着霍继庭,“腾以为你应该知道韵贵人的下落才对。毕竟你是她唯一的亲人,不是吗?”

  “是。”霍继庭心中的紧张稍缓,因为他从皇上的表情和说话的态度感觉到皇上会提起韵贵人并不是件坏事,反而应该是好事才对。

  “回皇上的话,微臣这十几年来虽然不会见过韵贵人,不过关于她的事微臣多少知道一些,不知道皇上是否想知道?”

  他虽然是韵贵人的表哥,不过为了不替自己惹祸上身,他只敢暗中打听韵贵人的消息,从不敢正面关心他这个苦命的表妹。

  “说。”乾隆的表情是渴望的。

  “是。”霍继庭壮起胆子说:“臣听说韵贵人被皇上逐出皇宫之后,就到了离京城二十多里外一家名叫红莲庵的尼姑庵住了下来,微臣曾想去见她一面,可是碍于她是带罪之身,就是不敢冒犯天威踏进红莲庵一步,不过微臣倒是和里面的一位静言师太互有往来,一年总要打听几次她的消息,直到十年前,这个……”他怯怯的看了皇上一眼,心中没把握是否该继续说下去。

  “十年前怎么样了?说啊!”乾隆不耐烦的皱起眉。

  “是。”霍继庭咽下一口口水,“臣不敢隐瞒皇上,十年前,韵贵人就一病不起离开人间了。”

  “什么!?”乾隆脸色一白,胸口一痛。他好不容易才想赦免韵贵人的罪,为什么她不等他?居然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么他对她的爱还有对她的恨要怎么办呢?

  “想不到朕终究见不到她最后一面。”乾隆无言的望着窗外,深深叹息。

  “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了,皇上,请节哀顺变啊!”霍继庭小心翼翼的安慰道。

  “唉!”乾隆的表情哀戚,谁都看得出来韵贵人天人永隔带给他不小的打击。

  “对了,还有孩子。”他突然想到韵贵人腹中的小生命,急切的问:“孩子呢?她死了,那孩子呢?”

  “回皇上的话。臣得知韵贵人产下一女,此女一直跟韵贵人住在红莲庵,这十几年来从未离开过。”

  是女孩啊!乾隆感到些许的安慰。

  “韵贵人死后,她还住在红莲庵吗?”

  “是的。”

  乾隆的目光露出欣喜之色,他的女儿长得什么模样呢?她应该有十六岁了吧!如果她生在宫中的话,可是个公主呢!不对,她本来就是公主,她是他和韵贵人爱情的结晶啊!

  可是她现在住尼姑庵……堂堂一国之君的女儿竟在尼姑庵生活,一国的公主竟在尼姑庵当尼姑?

  “霍卿听命。”乾隆威严的声音响起。

  “微臣在。”霍继庭跪在地上,一脸恭敬的看着皇上。

  “朕命令你立刻把朕的女儿带离红莲庵,把她先安置在你京城的家中,不得有误。”

  “臣遵旨。”霍继庭抬起头来问道:“敢问皇上,臣何时要带公主进宫呢?”  

  乾隆摇头,“暂时不用。”

  “啊?”霍继庭一楞。他以为皇上是想早日父女团聚的。

  乾隆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苦涩的笑道:“朕没脸见她,朕亏欠她与她母亲实在太多了!所以朕先把她安置在你那儿,等过些日子时机适当时你再带她进宫吧!”

  “遵命!”霍继庭听到皇上这么说就放心了。他大声的说;“皇上请放心,做臣一定会好好照顾公主的,臣以自己的性命担保,绝对不让公主受到一丝丝的委屈。”

  ★  ★  ★

  红莲庵

  静言师太听完霍继庭说明他的来意之后,苍老的眼睛忍不住闪着亮光。

  “都十七年了,总算盼到这样的结果,如果韵责人地下有知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师太说得是。”  

  霍继庭心中也感到无比的安慰。当年他因为韵贵人的事受到牵连在仕途上风雨飘摇,现在好不容易皇上原谅了韵贵人,还把公主交给他照顾,这对他只能用囫个字形容,那就是否极泰来啊!”

  “施主请跟我来,老尼想,这么重要的事还是由施主亲口对清清说吧!”

  “清清!”霍继庭现在才知道他这位外甥女的名字。

  “清清这个名字是韵贵人取的,清澈的清,两个字都一样。”静言师太说完便带着霍继庭来到红莲庵的后面。

  和前面庄严的厅堂不同,后院环境清幽,百花盛放,让人有置身世外桃源的感觉。

  “师太,这里的景色真不错。”霍继庭由衷的赞美道。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清清整理的,多亏了她,我们才有这么舒适的环境。”

  静言师太停下脚步,抬手向前一指。“施主,她就是清清!”

  霍继庭的目光很快的被眼前白色窈窕的背影吸引住。

  “她就是清清?”

  霍继庭直勾勾的看着那一头覆盖在她背上的柔顺黑发,不知拥有这么闪亮动人黑发的,到底生着一副怎么样的面貌?

  他们两人的声音惊动了清清,她慢慢的转过身来。

  霍继庭顿时呆愣住,他没有看错吧,这张脸,好像十七年前的韵贵人啊!

  “师太。”清清来到两人面前,雪白美丽的脸上有着疑惑。

  “师太,这位是……”红莲庵一向不招待男客的啊,这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不等静言师太说话,霍继庭抢先说道:“清清,你和你娘长得好像啊!”

  清清眼睛一亮,薄唇微弯露出笑容,“你是我的表舅,霍继庭表舅!”

  “咦,你怎么会知道我就是你的表舅呢?”霍继庭讶异不已。

  清清笑得灿烂。“当然是娘她告诉我的,她说她只剩表舅一个亲人,所以我就猜你一定是表舅。”

  “你娘亲对你提过我啊,那她还说了些什么?”霍继庭心虚的不敢正视清清一脸无邪的笑脸。

  “我娘说表舅很照顾她,如果不是表舅一家人收留失去双亲的她,她早就饿死在街上!”

  “你娘亲这样说啊!”霍继庭更心虚了,当年收留孤苦无依、只有十二岁的韵贵人的是他的双亲,不是他这个表哥。虽然他们住在一起好几年,他也的确拿她当自己的妹妹看待,不过在她有危难的时候,他却为了自身的安危不敢出面帮她,他对这个表妹做的事实在是太少了。

  “我这个表舅从来没有来看过你跟你娘,你娘她不曾任过我吗?”霍继庭充满歉意的说。

  清清眨着澄澈的大眼,摇着头说:“没有啊,娘她说是她自己做错事,怪不得别人。”

  “你娘亲真的这样说?”霍继庭安慰的笑笑。“她能这样想就好了!对了,清清,你知道我这趟来是为了什么事吗?”

  清清摇摇头。“不知道,表舅请说。”

  “清清,你那个皇上亲爹要认你这个女儿了!”静言师太按捺不住兴奋的开口说道。

  清清脸色一变,睁着无助的双眼看着霍继庭。“表舅,师太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是真的。”霍继庭点头笑道:“你别怕,皇上已经原谅你娘亲了,我这次来就是要接你到府上去的。”

  “表舅要接我去你府上?”

  “是啊!先到我家住一阵子,然后皇上就会接你进宫。”霍继庭解释道:“皇上他觉得对不起你娘亲,也从不曾照顾你,所以对你有很多歉意。虽然皇上不说,不过我想他暂时不见你,并不是他不喜欢你,而是因为他是对你和你娘亲歉意太深,一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才好,还有,他应该也是怕你不接受他这个父亲,所以……”

  “表舅,我知道了!”清清打断霍继庭的话,一脸平静的说:“我会跟你回去的,我爹那里等他准备好之后,我会去见他的。”

  “真的吗?”

  霍继庭高兴之余也觉得意外,他没想到这么简单就可以让清清跟他回去,他原本以为清清会对那个对自己母亲无情的皇帝父亲不谅解才对,没想到……

  看着表情平静的清清,他忍不住问道:“清清,表舅可以冒昧的问你一个问题吗?”

  “表舅请问。”

  “你一点都不排斥吗?我是说突然要你与皇上相认,你心中对皇上一点疙瘩都没有吗?”

  清清柔柔的笑了。“我娘相信总有一天父亲会来接我们,虽然我娘现在不在了,不过还有我啊!这是预料中的事,虽然我不曾和父亲见过面,但是他总是我的亲爹,不是吗?我怎么会对他有什么疙瘩?”

  “是啊!”静言师太也同意的点头。“这天底下没有什么不能原谅的事,老尼知道韵贵人从未对皇上有任何的不满和怨恨,韵贵人没有,清清怎么可能会有呢?所以施主你放心,老尼可以向你保证,清清她一定不会带给你麻烦的。”

  霍继庭微笑的点点头。“既然师太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他慈爱的看向清清,“清清,那么咱们就起程吧!”

  “是,表舅。”

  ★  ★  ★

  在北京城著名的酒楼不少,不过要比排场、比厨师的厨艺,“名膳楼”可以排名在前三名。

  通常会到名膳楼来喝酒吃饭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像霍沐宸这样有钱的公子哥儿闲来无事最喜欢到这种地方,和他的酒肉朋友喝酒聊天,混上一天也不为奇。

  “喂,沐宸,你今天是怎么了?只顾着喝酒,一句话也不说?”说话的是欧文昭,他是个标准的小白脸,皮肤白净,五官端正,如果不是坐在他对面的霍沐宸长得太俊美抢走他的风采,要不然他也是个翩翩美男子呢!

  “对呀,平时就属你的话最多,今天怎么一个屁也不敢放啊!”这次说话的是曾启元,他和欧文昭刚好相反,长得黑黑瘦瘦的,比起霍沐宸和欧文昭,他平淡无奇的长相,真的失色多了。要不是他家里有几个钱让他可以穿漂亮的衣服,不然凭他这副德行走在路上说不定会让人当成是在路边向人乞讨的乞丐呢!

  “要放屁你自己去,别扯上我!”霍沐宸那张不输给女孩子的俊美脸蛋盛满了怒气,说话的口气也是凶巴巴的。

  敢情这小子是吃了炸药不成?欧文昭和曾启元互看着对方,两个人都不敢再开口,以免无端惹来杀身之祸。

  “唉!”和哀声叹气一向扯不上边的霍沐宸叹了今天第八次气,然后说道:“我啊,可能是平日没有多做好事积阴德吧,才会遇到这么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唉!”

  “沐宸啊,到底是什么事让你这么烦恼呀?”欧文昭不怕死的问道。

  霍沐宸的表情像极了在戏台上的苦旦。“唉,两位有所不知,我那个做按察使的爹要我照顾从来没见过的小尼姑表妹。”

  “小尼姑表妹?”欧文昭和曾启元不约而同提高音量,打断霍沐宸的话。

  “就是啊!”

  霍沐宸简单扼要的把这件事的全部经过说给两人听。

  他们听完之后眼睛都张得大大的。“原来你有一位公主表妹啊!呵呵,是公主也是小尼姑,好稀奇啊,让人真想看看她的尊容是什么样子,呵呵。”曾启元张着血盆大口,口水就快流下来了。

  欧文昭也点着头说:“启元说得对,我也想一睹这位小尼姑公主的庐山真面目!”同时拥有这两种身份的女人,真是教人好奇啊!

  “你们两个色鬼都给我闭嘴!”霍沐宸看到他们一脸邪恶的笑心中就有气,他忿忿的说:“你们还算是我的朋友吗?你们也不想想,一个从来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尼姑要住到我家,她不是来玩的,她可是要住下来耶,这是件多么可怕的事啊!就算她有着花容月貌又怎么样。她一定什么都不懂,什么都要麻烦我,我自己的事已经够多了,哪来的时间照顾一个和小孩子没什么两样的她呀!”

  欧文昭和曾启元很有默契的在心中偷笑,是啊,霍沐宸的事是有够多的,东家的格格,西家的名门千金,他在三人中最有女人缘,每天光忙着拈花惹草时间都不够了,怎么还有时间照顾这个突然蹦出来的表妹呢?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你这位表妹真的长得很美,那也不错啊,是不是?至少看了令人赏心说目嘛!”欧文昭说。

  霍沐宸用力地瞪向欧文昭,没好气的说:“照顾一个美人总比照顾一个丑人好,你以为这个道理我会不清楚?但是问题不在这儿啊,你们别忘记,她虽然是我的表妹,可人家是天之骄女,是个公主耶,我若是尽心尽力的照顾她,万一到头来却落到什么好处都得不到的下场,你们说我能不叹气吗?”

  “原来是这样啊!”

  这下欧文昭他们总算明白了,霍沐宸一向都是女人倒贴他,他这个大少爷可从来没有主动讨好女人过,第一次他必须去讨好女人,却又不能对这个女人怎么样,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当然会令他烦恼至此了。

  “其实也不尽然啊!”曾启元拍拍霍沐宸的背安慰他:“虽然她是个公主,你还是有当驸马爷的机会啊,怎么说你爹也是个官嘛!”

  “什么官?不过是个四品的芝麻小官罢了!”霍沐宸不以为然的说。“更何况我爹是我爹,做官的是他又不是我,我只是一介平民,怎么配得上人家公主的身份呢?而且这个也扯太远了,因为我是不会对一个尼姑有兴趣的,你们想想看,尼姑耶,她哪懂得什么是七情六欲啊?”

  “你教她,她不就懂了吗?”曾启元说得暧昧。

  “去你的!”霍沐宸用似要杀人的眼光射向他。“本少爷今天的心情糟透了,我警告你不要再说这些有的没有的来烦我,否则我就要你的命!”

  “唉,都是自家兄弟,干嘛杀气腾腾的?”欧文昭赶紧出来打圆场。“我说沐宸,你就忍耐一下吧,她又不会在你们家待上一辈子,不是吗?说不定几天后皇上就会接她进宫,到时你就可以恢复自由身了,忍耐点吧!”

  “唉,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想了!”霍沐宸心有不平的说。

  为什么他非得要接下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不可呢?要升官发财的是他父亲,应该由他来伺候公主才对,为什么他这个做儿子的非要为自己的爹做这种事呢?

  “我爹他到了这把年纪还指望升官,也不想想自己是个汉人,汉人能做到四品官已经不错了,他真以为这次能靠公主让自己在仕途上更顺遂吗?我看他是在做白日梦。”

  霍沐宸大吐苦水完后看向窗外,说巧不巧,正好让他看到淳亲王府的人抬着轿子从名膳楼走过。

  他的脑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轿中的人可能是淳亲王的独生女湘云格格,他立刻站起来纵身往窗口跳下,以利落的姿态跃到轿子前。

  “轿里可是湘云格格?”他朗声的说。“湘云格格,是我,霍沐宸。”

  轿子在此时停了下来,轿帘一掀,霍沐宸如愿的看到十七岁的湘云格格绝美的容颜。

  “沐宸,好巧哦,你也在这里。”湘云见到霍沐宸很是高兴,她面带微笑从轿中走出来。

  霍沐宸也用他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笑脸说:“格格,你上哪儿去?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霍沐宸是在一个月前结识湘云格格的,这一个月来两人出游过几次,对彼此都有着好印象。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只是要去布庄挑几匹布料,我想还是不要麻烦你了。”

  湘云其实是很想和霍沐宸在一起的,不过碍于身为格格的身份,还有这么多人在场,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要霍沐宸陪她一起去。

  “这样啊。”霍沐宸还是面带微笑。“那就等下次格格有空再说吧,我随时候教。”

  “好的。”

  湘云依依不会的看霍沐宸一眼,这才进人轿内。

  等轿子走远,霍沐宸一跃而上回到自己的座位。

  “沐宸,看样子你和湘云格格处得不错嘛!”欧文昭时嘻笑道。

  “对呀,看你们两个卿卿我我的,教人好羡慕啊!”曾启元也跟着起哄。

  “嘿,就是要你们羡慕我,怎么样,这位湘云格格长得够美了吧!”霍沐宸得意洋洋的说道。

  “是啊,美得就像天仙一样。”欧文昭眯起眼睛看向霍沐宸。“我说老弟啊,你这次是认真的吗?”他觉得之前那些和霍沐宸有关系的女人,没有一个比得上湘云格格。

  “应该还不至于吧!”霍沐宸想了想,“她是我喜欢的类型没有错,我的确是喜欢她,不过并没有特别的感觉,也许我跟她相处久一些,就能知道答案吧!”

  “娶一个格格做妻子,你够格的啦!”曾启元笑着说:“比起你那位公主表妹,我看你还是不要三心二意了,专心一致的对待湘云格格吧!”

  “去你的,我不是说过我对尼姑没兴趣吗?”霍沐宸懒得解释了,他低头喝起他的酒。

  想到回家就得面对无趣的公主表妹,他烦闷的把黄酒一杯又一杯往肚子里送。

  ★  ★  ★

  霍沐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当他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床边还站着霍继庭。

  “我是怎么跟你说的?我要你在家等我和清清回来,你却跑到外面去喝个烂醉,你是存心要气死我吗?”霍继庭等霍沐宸酒醒过来就是一顿好骂。

  霍沐宸打了个呵欠,口齿不清的说:“我要是存心想气死你,我早就一走了之了,才不会留在这里替你照顾那个小尼姑呢!”

  “什么尼姑,她叫清清,是清清楚楚的清,你给我听仔细了!”霍继庭真想一掌打在这个不肖子的头上。“她已经不是尼姑了,她是公主,是皇上的女儿,是你的表妹,你这个做表哥的要……”

  “要好好的照顾她,不能让她受一点委屈。”霍沐宸不耐烦的瞪着父亲。“这话你已经讲了八百遍,你说的人不烦,我听的人耳朵都快长茧了!”

  “哼,你知道就好!”霍继庭瞪儿子一眼,“我等会儿就回天津,你去洗个澡,把自己弄干净,身上可不许有一点点的酒味,然后去见清清,两个人好好的谈一谈,知道吗?”

  “嗯。”霍沐宸敷衍的点点头。他跟她有什么好谈的?谈她的尼姑生活吗?还是跟过着清心寡欲生活的她谈他和多少个女人交往过?他跟她可是两个世界的人,能谈些什么呢?他觉得父亲是愈老愈疯癫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了,我再说一遍,你要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好好的照顾,不许对她动歪脑筋,她是公主,可不是你在外面结交的那些莺莺燕燕,听到了没有?”

  霍继庭知道自己的儿子有多花心,在外面有多少的风流账,他再次慎重的警告他不许对清清乱来。

  “是,孩儿遵命!”霍沐宸低声叹息。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