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贩卖灵魂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贩卖灵魂目录  下一页

贩卖灵魂 第七章 作者:叶霓

  一顿饭过後,此刻葛风和封韵正在回家的路上。

  他看得出来封韵必然是知道了什么,否则不会一直沉默不语著,就连对他她也不肯透露半个字。

  「现在可以说了吧?」到了住处,葛风坐在她对面,望著一直闷声不响的她。

  「我……」她眉头一皱,「我好难过,没想到当初那场误会全是我爹……就是我上辈子的爸搞的鬼。」

  封韵说完之後,却见葛风久久没回应,才抬头竟看见他以不一样的眼神看著她。

  她心一惊,「江昊?」

  「我已经知道了,因为刚刚天色一暗我就附上葛风的身,你们吃饭时我已经仔细探过那个人的心了。」他所说的「那个人」就是林董事。

  「那你现在应该知道不是我害了你吧。」

  「我……」江昊捂著脸,思绪又一次不可避免地回到过去。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江昊,既然我都已经有我们的孩子了,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翩翩挺了个大肚子走到他面前,看著这个当初挟持她,如今却成为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男人。

  「你要我怎么面对我的杀父仇人?」江昊摇摇头。

  「倘若当初杀害你父亲的不是我爹呢?你这几个月来不是白恨他了?」翩翩流下泪,「我承认我以前恨过你,可现在我这么爱你,我真不希望你与我父亲之间永远隔著一道恨意的裂痕。」

  「若是他要害我呢?」这是他不能不提防的。

  「不可能,他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住哪儿。」

  爹爹已透过各种管道告诉她,他绝对没有杀了江昊的父亲,否则他早就派了大批人手围堵过来了。

  想想这也是事实,如果她能将江昊劝回去,让他和爹爹面对面好好谈谈,事情能说明白,不是很好吗?

  「可是……」他摇摇头,「不可能。」

  「为什么?难道你亲眼看见我爹杀了你爹?」她蹲在他面前问。

  「虽然不是,但却是我信任的人告诉我的。」见她大腹便便还蹲著,他赶紧扶她站起来,「别这样好吗?」

  「那你就不信任我?」她悲哀又落寞地垂下眼睑,慢慢地站起身後,便说:「我去做饭。」

  江昊望著她行动困难的身影,想她原是位千金大小姐,跟了他之後竟要做她从不曾做过的事,而她却无怨无悔,唯一的要求只是要他回去跟她父亲当面谈谈。

  「翩翩,我答应你。」他冲口而出。

  「你!」她猛回头,激动地看著他,「你说的是真的?」

  「嗯,我不希望让你为难,就跟他谈谈吧。」闭上眼,这是他所能做的最大让步了。

  「谢谢你。」不顾自己臃肿的身材,她兴奋地朝他奔了过去。

  「小心。」他赶紧接住她。

  「我好爱你,吴。」紧紧抱住他,她心底有著说不出的开心,「那我们明天就回去。」

  「嗯。」

  不知为何,他胸内竟然梗著一个硬块,好像此去将会发生什么事。

  隔日一早,江昊便依承诺带著翩翩回到欧阳府,当他们一进家门欧阳俊立即笑脸迎接,对江昊是好上加好,可是就在翩翩被丫鬟如意带离大厅,回到房间休息後,他却变了张脸。

  「江昊,今天我就要你的命。」欧阳俊露出狐狸尾巴。

  「你!」江昊心下一惊,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我早提防过你会杀我,可是你之前知道我和翩翩住哪儿,为何不早早上门杀了我?」

  「哈……谁不知道你江昊武艺高强,在你的地方杀你太困难,何况翩翩在你手上,我不能让她冒这个险。」

  「可是你现在杀了我不怕她难过吗?」江昊眸子狠狠眯紧。

  「翮翩一向是我的乖女儿,她怎么会难过?其实她这阵子逆来顺受全是为了等到今天呀!」欧阳俊抚须大笑。

  「你的意思是这一切全是她策画的?」江昊压根不信,「你不用挑拨我们,翩翩爱我,我也爱她,再说她还怀了我的孩子。」

  「那孩子大可不要,翩翩又怎会爱上要杀她父亲的男人?」欧阳俊森冷地睨著他,接著从袖袋中掏出一只信封,「你自己看吧,这是翩翩过去和我联系的内容,全是有关今天的计画。」

  江昊颤抖的伸出手,他拚命告诉自己要信任翩翩,这肯定是欧阳俊欺骗他的,可是,当他抖开信,看著里面他再也熟悉不过的字迹,以及上头恨不得想亲手杀了他的狠冷话语,他完全傻住了。

  而欧阳俊却趁这空档,对藏在暗处的手下做了暗示,他们一领命便立即对江昊下手。

  江昊回神之际手臂上已挨了一刀,他武功虽高强,可这些人就像蝗虫过境,让他应接不暇。

  最後,他冲出大厅来到户外,却反中了计,眼看屋檐上一排排神射手个个举弓对著他,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

  下一瞬间,喂了毒的箭矢齐飞,数十支箭射进他的体内。

  他狂喷鲜血,单脚跪下,满是恨意的脸庞抽搐著,在断气之前他立下毒誓,下辈子他要杀了欧阳翩翩这个贱女人。

  这时候,翩翩因为担心江昊与父亲谈话的结果,趁如意去拿点心时偷偷溜来大厅,好巧不巧地亲眼目睹这一切。

  「昊!」在她冲过去之前江昊已经断气了。

  管家立刻抓住她,「小姐,你别冲动啊。」

  「不!爹,你为何要杀他?为什么?」当看见江昊身上全是箭矢,她几近发狂的大叫。

  突然,她瞧见江昊手中握著一张纸,拿来一瞧赫然白了脸,转头对管家说:「江叔,你为何要摹拟我的笔迹?」

  她泪眼蒙蒙地看著一脸愧疚的管家,因为她知道他有摹拟旁人笔迹的本事。

  「对不起,小姐,我只是……」他无奈的看向欧阳俊。

  翩翩懂了,她转向欧阳俊,「爹,我这么信任你,你居然要害我!不顾我已有了昊的孩子!」她重重扑倒在他面前,哭得快断了气。

  「等你生了,我就送人。」欧阳俊面不改色,以更无情的话语回道。

  她笑了,点点头说:「我明白我该怎么做了,与其我生下孩子让他与我分离,倒不如我现在带著他追随他父亲一块去。」

  拿起地上的毒箭,她坚决地往自己腹部刺了进去。

  「翩翩……」

  「小姐……」

  欧阳俊和管家同时冲向她,可是太迟了,她再也唤不回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江昊从掌心中抬起头,望著封韵,这後来的片段全是他刚刚从那位林董事身上挖掘而来的,自然封韵也早明白了这一些。

  「我不知道你当时立刻随我而去,若我知道就不会执著在这份恨意中了。」江昊来到她面前,表情有著万分苦痛,「原谅我好吗?」

  她微微笑著,「误会弄清楚就好了,我不会怪你的。」

  「那我们重新开始吧,翩翩。」

  江昊似乎爱上现世的她了。

  「什么?」封韵吃了一惊。

  「我的意思是——」

  「不!」她站了起来,非常冷静地对他讲著道理,「我相信上一世的翩翩是真心爱你,可是今生我只爱葛风。」

  「葛风!」江昊变了脸,「你是说那个让我操控的小子?」

  「他是你的今生呀,你别这么说他……何况你该回去了,回到你该去的地方。」继续留在这个不属於他的世界,他只会更痛苦。

  「不,我回去能去哪儿,我好不容易找到你,翩翩。」江昊说什么也无法舍弃她。

  当初他是因为满心的恨才能找得到她,可目前恨意尽消,换上的却是对她浓烈的爱恋。

  「别说了,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封韵不得不板起脸,「我的话就是这样,既然解释清楚了,就请你离开吧。」

  「你……你就这么无情?」江昊黑了脸,此时的他看来阴森得骇人。

  「我不是无情,而是不想害你,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含怨在阴阳两界游走数百年,如果还继续留恋世间,你和葛风就只能生存一人。」她沉痛的说。

  「那就让他牺牲吧。」他独断地说。

  不是他没有善念,而是原有的善念早在这数不清的日子里潜栘默化为恨,如今要重拾善念谈何容易。

  「不,葛风才是属於这个世界的,即便你毁了他也不会得到幸福。」她站了起来,「我累了,不想再说了。」

  见她就这样离开,江昊更是火大,他立即冲向她,在她进入房间时挤进门内。

  「你要做什么?」封韵吃惊地问。

  「翩翩,你忘了我们过去是如何相爱的吗?否则你也不会为我自尽!」江昊激动地说。

  「我是封韵,不是翩翩!」她对他大吼道。

  「你!为什么你变了?」他利目暴睁,眼底燃烧起狂野的火焰。「昨晚我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我想阻止,可是昨夜是月圆之日,我无法现身……我万万没想到你居然背叛我!」

  下一秒他扣住她的身子,企图强吻她。

  「不!」她不停转著脑袋,双手用力推抵著他,可是他练过武,怎么是她推得开的。

  封韵闭上眼,拚命集中注意力,默默喊道:葛风……葛风,你在哪儿,不要沉睡呀,快醒来……唯有你的定力超越他,我才能得救,葛风!

  就在江昊吻上她的脸颊,她担心一切就要失控时,他突然定住身子,空乏的眼突转清澈。

  「封韵!」

  「葛风!」她好开心,紧接著又说:「快……你快坐好,尽量专心,若有股力量要你起身你也万万不能。」

  「好,我试试。」葛风很困难的坐到椅子上,凭著意志力与江昊搏斗。

  封韵在一旁看得很心急,可她能做的只是默默给他力量,就这样一直撑到日出东山,葛风紧绷的身躯才一垮,瘫坐在椅子上。

  一夜未眠的封韵赶紧拿来热毛巾为他擦拭脸上的汗水。

  「我没事。」他轻轻一笑。

  「事情都解释清楚了,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封韵很懊恼地说。

  「别担心,他还是敌不过我,不是吗?」虽然疲累,可是他还是强打起笑容。

  「葛风……」她好难过!

  封韵扑向他,抱住他汗湿的身躯,「都是我,对不起……」

  「我说过我是真心爱你,保护你是应该的,即便他是我的前世、即便身躯是我自己的,我也不容许用这样的手段侵犯你。」他轻抚她的发。

  「但是我又怎么可以让你每夜对抗他呢?你白天还要上班呀。」封韵忧心不已,却束手无策

  「我没关系。」他笑了笑,「我是大男人,大不了以後中午时间小憩一会儿。」

  「不行,一两天你或许撑得住,可是一个月、一整年呢?」她反问他。

  「这……」葛风蹙起眉,无言以对。

  「所以非要想出法子不可。」她蹙起双眉,却在无计可施下懊恼不已。

  「别伤脑筋了,我看这样吧,以後你身上放把刀,如果我真……我真对你不利,你就刺我一刀,我一定会清醒。」

  「哼,那不用半个月你就变蜂窝了。」封韵深吸了口气,「葛风,我决定一件事了。」

  「什么?」他看出她脸上决绝的表情。

  「我……我们如果不在一起,他就没辙了,所以……我们分手吧。」封韵抿紧唇,嗓音苦涩的说。

  「你说什么?」他用力攫住她的手腕。

  「我……我说我们分手吧,我离开这儿,不再出现,他找不到我便会死心,反正往日恩怨已水落石出,他不会再为难你了。」她起身,默默收拾自己的行李。

  「不,我不许你走!」他冲过去,用力抓住她。

  「我已经决定了,只有这样才能给你正常的生活。」对他温柔多情的一笑,她眼底闪著泪光,「你不会要我只与你做一对白日恋人吧?」

  葛风深吸口气,接著点点头,「好,但能不能答应我,要走晚上再走?我……我去公司请个假,再去办点事,下午就会回来,我想要好好跟你度过最後一段时光。」

  封韵捂著嘴,内心痛苦莫名,「风……有你的爱真好,但我相信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女人,你是这么优秀——」

  不愿听她说这种「要把他让出去」的话,葛风捧住她的小脑袋,重重的印上一吻,

  「记住我……」他在她嘴里说出这三个字。

  封韵完全没听出他话里沉重的含意,只是沉醉在他深情的吻中,再一次把自己奉献给他……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葛风来到台北市郊的一处神坛。

  这地方并不特别热闹,但是道姑法力之高只要来过之人都会啧啧称奇,认为她是天上神明转世。

  既然如此之灵验,来访的人应该会门庭若市,但至今每天仍不超过十人到访。

  那便是道姑厉害之处,她深怕人数一多将无法全心全意替人解惑,因而立下一日只替十个人解惑的规定,因而每天来这儿的人多半是半年前就先预约了。

  想想,若半年前遇上麻烦,半年後多半已经解决,依约来此的会是真正有困难的人。

  在过年前的一次餐会中,葛风无意间听见同事提及这个地方,还有那位道姑是如何的神机妙算,任何有关神怪的疑难杂症都难不倒她,如今,他一筹莫展,突然想到的是这里。

  来到门口,一位穿著道袍的老先生朝他走来,「请问,先生,你有预约吗?」

  葛风摇摇头,「对不起,我没有。」

  「既然没有那就很抱歉了,我们只接受预约。」对方很有礼貌地说。

  「没有例外吗?」

  「这……这得看道姑的意思。」

  「既然如此,能不能麻烦你替我问一问?」葛风请求他。

  「可是道姑现在有客人,而且道姑她——」

  「老徐,让他进来。」突然有声音从里头传出,老先生立即用怪异的眼神看著葛风,好一会儿才说:「请进。」

  「谢谢。」

  葛风点头道谢後,便步入屋内,这时里头的客人已离座正要离开,他走了过去,看著眼前年纪四十出头的女士,直接问:「您是道姑?」

  「你……被缠身了。」没想到她劈头就是这么一句。

  葛风眯起眸,「您看得出来?」

  「请坐。」她指著他面前的椅子。

  葛风坐下,这时她又说:「你的前世今生纠缠不清,所以很痛苦。」

  这句话让他讶异的倒吸一口气,「道姑果真厉害。」

  「我破例让你进来,就是感觉出来你身上阴气很重。」她也直言,跟著闭上眼,掐起了十指。

  他静默的等著,接著她双眼一睁,眉头紧锁。

  「他已经缠了你有好几个月了?」

  「没错。」

  「怎么现在才来?」她似乎不谅解他的草率。

  「那是因为——」

  突然她掐指的动作一顿,「你身边有个女人……她是……老天,你和你的前世正在抢一个女人?」

  葛风这下不得下佩服她了,「一点也没错,您全算对了。」他叹口气继续说:「虽然他只有晚上才能驾驭我,但他企图侵犯她,我不能眼睁睁让她受伤害,请道姑为我解决这个困扰,或是给我一些护身符咒,」

  道姑闻言,笑了笑,「那是没用的。」

  「为什么?您这么厉害,所画的符一定有效的。」

  「你不懂,你的前世不但附上你的身,而且已经与你的灵魂合而为一了。」她语气沉重。

  「合而为一?」他震惊,「不可能,我是我,他是他,我绝对有自主的能力。」

  「那是因为才刚开始,若时间一久,他会完全侵入。」

  她的话让葛风差点忘了呼吸。

  「完全侵入,您的意思是……慢慢的我会抵抗不了他?」

  「没错,连你的灵魂也会被他毁了,他会慢慢代替你。」道姑紧闭上眼,愈算心底的诧异愈深。

  「难道我完全没办法抵抗?」他扶住桌缘,紧张地站了起来。

  「别急,你既然来找我,我就不会放任你受伤害。他已潜入你三魂七魄中的一魂内,所以你必须将他潜进的那一魂从身上割去。」

  「割去灵魂?!」这……

  「我可以帮你这个忙,就看你愿不愿意承受这个後遗症。」道姑双目一湛。

  「什么样的後遗症?」

  「少了一魂,你将会心浮气躁、疑心善妒、不顾後果,这是你愿意承受的吗?」她谨慎地又问了一次。

  「这……」他闭上眼,「好,您尽管把它拿走吧。」

  「割了之後你将永远找不到它,这样吧,我向你买了它,顺便开导开导他,改天你需要时再来跟我拿回去。」道姑评量一下。

  「您要买?」他肆笑,「算了,这个灵我可一点也不希罕,要就拿去吧,或是扔了最好。」

  「你说得轻松,若真丢了,以後你想要的时候可是亿万两黄金都买不回来。」魂一丢就灭了,这可不是开玩笑。

  「那就随道姑的意思了。您可以告诉我该怎么做吗?」

  道姑拿出一块似水晶又似玉石的东西,对著它念念有词,接著她刺破自己的指尖在上头滴上一滴血,待缓缓沁入後才拿给他。

  「今晚八点入夜後将它浸在茶水中,把水喝了之後将玉石收好,以後你可藉由它来向我拿回那一道魂。」

  「就这样?」没想到这么简单。

  「对,就这样。」道姑一笑。

  「之後……我就不会再被他纠缠了?」这才是他亟欲知道的。

  「没错,但别忘了我所说的後遗症。」道姑提醒他。

  「我懂,我会注意的,谢谢您。」葛风站了起来,「费用是……」

  「不了,你是很奇特的例子,但愿我能帮助你。」道姑笑著摇头。

  「谢谢。」葛风再次道谢後才离开。

  八点……他今晚一定要将江昊赶出他的身体不可!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