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贩卖灵魂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贩卖灵魂目录  下一页

贩卖灵魂 第二章 作者:叶霓

  「封韵,你看,洛克广告公司急徵才耶!」小莉看著早报,突然看见这个广告,立刻对正在旁边准备早餐的封韵说。

  「洛克!」她煎蛋饼的手一顿,立刻张大眼问:「是不是葛风任职的那间广告公司?」

  「嘿嘿,你记性不错。」小莉走向她,「我记得你以前就是念广告的,而且成绩不错,曾代表学校参加比赛呢。」

  「你的意思是要我去应徵?」

  「没错呀,反正你不是说你的任务是『自由发挥』吗?那就把它当任务吧。」

  小莉这主意让封韵心动。

  「对耶,这样我就不用成天等著任务找上门,无所事事了。」可是一说到这,封韵又泄气地垮下双肩,「不过你想想,那么大的公司会用我这种已三,四年没碰广告的半生手吗?」

  「哎呀,你不会装呀?现在谁应徵要看毕业证书、资格证书?你只要在履历上填你是博士你就是博士了。」小莉的手肘撞了撞她,暧昧一笑,「既然对他有意思,就要冒险看看了。」

  「我对他有意思?」封韵用力将蛋饼翻面,「才怪,我只对他……对他某样东西有意思。」她指的是那股阴气。

  「老天,你该不会指他『老弟』吧。」

  这个小莉说话还真黄。

  「你无聊!」封韵脸儿一臊。

  小莉扬首大笑,「哎呀,不管你对他什么有兴趣,总得为自己制造点机会吧。」

  「这样吗?」封韵偏著脑袋说:「我也很想试试,但是对现在的广告趋势我又不了解,我怕……」

  「不用怕,我问你,你以前比赛的作品还在吗?」小莉突然问道。

  「嗯,是还在啦,可是我觉得这样太冒险了,总不能拿人家的商誉开玩笑呀。」她很伤脑筋地说。

  「你又不是去混的,一定会拿出本事的,不是吗?既然会尽力就别想那么多了。」小莉笑意盎然地看著她,「怎么样?」

  看向小莉,她不确定地又问:「真可以?」

  「百分之百。」她对封韵比出个「OK」的手势。

  封韵笑著对她眨眨眼,「我决定去碰运气了,为我祷告吧。」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因为葛风不接的案子公司里没有任何人愿意冒险尝试,江达生没辙,请示了总经理後便刊出徵才广告。

  也不知是老天帮忙,还是封韵的运气太好,由於对方需要的人才必须立刻到职,还得送上设计作品做为参考,而在场应试的人有带作品去的并不多,且大部分的人都是骑驴找马,必须一段时日後才能报到,反正综合以上一堆条件,她就这样简单地被录取

  「江主任,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就能上班了?」她意外不已。

  「没错,如果可以最好现在,若今天没准备,最晚明天要来报到。」江达生很客气地说。

  「没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和葛风一块工作。

  「那太好了,我看你的作品虽然青涩,也克难了些,但是创意感十足,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他笑了笑。

  「谢谢。」她也回以一笑。

  她知道那句「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摆明了她的作品并不是太好。

  「请这边来,我正好有个CASE要交给你处理。」江达生将她带到一间办公室,「这里就是你以後工作的地方。」

  封韵四处看了看,瞧著雅致又有格调的布置,「这里……是我的办公室?」她非常满意。

  「没错。」江达生当然看出她满意的眼神,接著拿起桌上的资料袋,「这就是你要负责的案子。」

  「我负责?」她吓了跳,「那么快。」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只要在半个月内给我就行了。」他拍拍她的肩,「你好好看看这内容,有问题再提出来。」

  「等等。」她喊住他,「不知道葛风办公室在哪儿?」

  「哦,你知道他?」江达生眉心一拢。

  「当然知道啦,他这么红,可是我们广告界的奇葩呢。」

  「一个傲气十足的奇葩。」江达生摇摇头,跟著指著长廊另一头,「他的办公室就在那儿。」

  「谢谢。」瞧出他似乎对葛风不满,她还是冒险地问:「倘若我有问题可以过去问他吗?」

  「可以啊,只要你问得动。」不是他爱泼她冷水,只不过这个「奇葩」并不太好相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愣了下。

  「他呀——唉,不说了,你刚来我不想吓你。你好好研究案子,别忘了半个月的期限。」江达生朝她点点头後便离开了。

  封韵耸耸肩,坐下来看了看那份资料。

  老天,这CASE很庞大、很繁琐,却只给半个月的时间要做好,而且她经验不足,会不会太草率了呀?她直觉刚刚那位主任似乎对葛风很不满,会不会是他不肯接,这才徵才接手呢?

  仔细看了好一会儿,对其中已著手的部分她有些不太明白,於是抱著资料走到长廊对面,找到标示「总监」的办公室。

  叩叩……她轻敲了下门板。

  「请进。」里面传来葛风的声音。

  封韵抿唇一笑,接著推门而入,当葛风看见她的那一刹那,眉头紧皱著。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是蟑螂吗?怎么可能无孔不入?

  「你不知道吗?我们现在是同事了呢。」封韵笑著走到他面前。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搁下手中的笔。

  「刚刚发生的事,所以我这个新助手想问总监一个问题。」她拿出手中的资料,「我看了,你已经有蓝图,为何不继续做下去?」

  「你也是学广告的?」他似乎没听进去她的疑问,倒是对她的身分很感兴趣。

  「对呀,你不信吗?我可是专科毕业的。」她笑得很柔很甜。

  「既是如此,你难道看不出来,这样的案子要半个月完成实在太赶了?」他指头轻敲桌面,半眯著眼望著她,像是询问她的意见。

  「我知道,可是你就因此而退缩了?」她反问。

  葛风皱起眉头,「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难道你就不能激励自己在一定的时间内做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吗?」她反问。

  「你认为可能吗?」他撇嘴肆笑。

  「怎么不可能,只要有心呀。」她很认真的继续说:「你想,你是这间公司的总监,一个有代表性的作品你忍心不管,放手给他人处理吗?」

  「我……」他摇摇头,「你不懂,做广告需要有灵感。」

  「没错,但你已经做了呀,而且做得很好。」她翻开资料,指著上头他已画好的图。

  「可是後面还有好一大段路,我——」

  「我可以帮你,就算我做不好,我想还有许多人愿意帮你的。」封韵想激发出他最大的潜能。

  「呵,我想你是承接不了,这才求我接手吧?」葛风撇嘴谴笑。

  「你说什么?」她气得站直身子,「我只是为你好!」

  「别说这么不切实际的话,为自己就为自己吧。」揉揉眉心,他表现出很疲惫的神情,「我很忙,你走吧。」

  封韵却不因为他的话而生气,反而关心地问:「你不舒服吗?」

  「没有。」怎么搞的,好像一接近这女人,他的情绪就会变得非常波动,甚至有种胸口闷疼的感觉。

  「我看看。」她不管他的拒绝,一手紧抓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抚上他的额头,突然一道烟雾闪进她脑海,一道阴影刺入她心口,让她整个人赫然往後一震,摔到地上。

  封韵呼吸很急促,她虽然还来不及看清楚那道黑影是什么,可明显感觉到「它」恨她,想要她的命。

  「你怎么了?」葛风诧异地走过去扶起她。

  「没……没事。」她赶紧抽回手,身子在发抖,站了起来後,从他桌上拿回资料,「既然你不赞同我的意见,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看她像是受了惊吓,身子仍抖不停,葛风上前拦住她。

  「你脸色非常不好,要不要在沙发上歇会儿?」

  「不用。」封韵无神的眼瞟向他,「你自己多保重,我……我或许无能为力了。」好大的能量呀,她得回学校去问问张教授,她该怎么办。

  见她就要走出办公室,葛风突然喊住他,「既然是同事,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她回眸对他一笑,「封韵。」

  「封韵!」葛风的脸色狠狠一变。

  「怎么了?」

  「没……没什么。」葛风抚著额,脑袋已混乱不堪。难不成那些梦真的不只是梦?黄衣男子要他除掉的正是她呀!

  「你……」她疑惑地看著他。

  抬起头,葛风望向她关切的神情,居然说:「你说得对,那个CASE我拿回来,但请你做我的助手,你愿意吗?」他要查出来她跟梦里的黄衣男子究竟有什么关系,为何他们会陆续出现在他梦里、周遭?

  「真的?」她很诧异。

  「嗯,或是你想一手揽,在总裁面前建功,那我就不勉强。」葛风望著她,眼神十分犀利。

  「我才不会呢,那就这么决定了。」封韵望著他,说不出为什么,当惊吓过後,她心底竟然会染上一种酸酸的感觉。

  「那你今天回去好好研究一下,看有什么点子明天提出来,我们得加把劲,挑战时间,把它做得尽善尽美。」

  「嗯,我会的。」她抚著胸口,对他点点头後便快步走了出去。

  封韵奔回自己的办公室,重重坐在椅子上,不停喘著气。

  为什么他身上会有那股森冷却又含恨的怨气?而她知道那股怨气是针对她而来的。

  不行,她一定要弄清楚潜藏在他体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封韵踢掉脚上的高跟鞋,慢慢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就连小莉坐在她对面她都没注意到,就这么傻傻地愣在那儿,

  小莉皱起眉,走到她面前挥了挥手,可是封韵仍是双眼一眨也不眨的,这情形把她吓了一大跳。

  「喂,你怎么了?」忍不住,她重重敲了下封韵的肩。

  「呃!」封韵吓了跳,张大眼问:「你在干嘛呀?吓死人。」

  「我吓人?你才吓人呢。」小莉坐在她身边,「你怎么一回来就像变了个人,是不是应徵不顺利?我下班回来後看不到你,打你的手机又不通,到底怎么了?」

  封韵扬睫看向小莉,「我被录取了。」

  「真的!」她替封韵高兴,「那太好了。」

  「可是……」抚上额头,封韵突然觉得脑袋昏眩,就连身子也开始发冷。

  「你……你没事吧?」小莉赶紧抽来一张面纸为她拭去额上冷汗,「你是不是第一天上班太累了?」

  「小莉!」封韵终於受不了的趴在她肩上大哭出来,「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要找机会接近葛风吗?因为……因为我发觉他身上有股奇怪的阴气,这阴气直逼迫著他,若再不解决他可能有生命危险。」

  「原来是这样,那你今天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小莉轻轻拍著她的肩。

  「我今天发现,那股阴气针对的不是他,却是我,它……它想置我於死地。」身为灵媒好一阵子,她从没触碰过这么可怕的灵。

  「怎么会这样?」小莉眉头一蹙,「会不会是你弄错了?」

  「我没弄错,那道阴气怀著太深的恨意,我一接触就觉得心窝被狠狠一刺,跟著泛起说不出的酸涩,让我好想哭。」

  「怎么那么复杂呀?」小莉替她设想,「这样好不好,你回学园问问教授或老师,看看遇到这情况该怎么处理。」

  「可是我现在很忙,根本抽不出空回去。」

  「那乾脆辞职。你管他的,先保自己安全再说。」她不禁後悔了,如果当初她不提议封韵去应徵就好了。

  「没关系,学校教导我们,不管学哪一种技能与特异能力,都要以『善』为先,所以我绝不能退却。」封韵非常坚定地说。

  「你别傻了,我可怕那些东西。」小莉摸摸自己的手臂。

  「你以前不是都说我总爱拿那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来谈,这回你怎么信了?」封韵睇著她的脸。

  「因为你的表情好真实,我从没见你的表情这么……这么凝重过。」她专注地望进封韵眼中,发现瞳眸里隐约藏著一抹惊骇与疑虑。

  「如果你害怕,我可以搬出去。」封韵不希望自己的情绪影响了她最好的朋友。

  「笨哟!」以手指敲了敲她的脑袋,小莉没好气地说:「你当我们的感情是假的呀?」

  封韵也笑了,「你放心,我出门时邵千曾给我一个护身符要我挂在身上可保平安,我想他一定预见到我可能会遇到什么,只是他不能直说。」

  「那个护身符呢?」

  「我一直塞在行李袋里。」她耸耸肩。

  「那还不快拿出来戴上?」

  「明天上班时我会记得的。」封韵对她安抚性的一笑,接著揉揉肚子说:「好了,就别为我担心了,我还没吃东西呢。」

  「我也还没吃,正在等你呢。」小莉也笑了。

  「今天找到工作,就由我请你罗。」封韵用力挥去心底的骇意,拿起皮包与小莉一块走出屋外。

  不管了,今天她决定要好好饱餐一顿。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第二天一早,封韵和小莉才出门,就看见葛风开著车等在门口了。

  封韵愣了下,接著笑问:「你这是?」

  「既然住在附近又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以後就由我接送你上下班吧。」他眸中轻闪笑意。

  封韵不敢相信地看了他一眼。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热心又友善了?

  「不用了,我可以坐……坐我朋友的车去。」她最後还是拒绝了。

  「她跟你同一个方向吗?」葛风聪明的问她。

  封韵朝小莉对视了眼,五官一皱,「是不同,但我到市区就能坐捷运去公司了。」

  「那多麻烦,就让我送你吧,你朋友也不用为你绕路。」葛风礼貌的为她打开车门。

  小莉紧张了,光听封韵昨天提到他身上有什么灵在,她就浑身发毛。

  「不用了,我绕一点路送她到捷运站,不碍事的。」

  「封韵,你说呢?」他不在乎小莉说什么,反倒问封韵。

  「这……」封韵深吸了口气说:「好吧,我搭你的车。」

  「封韵……」小莉给她暗示性的一瞥。

  「没事,那我走罗,你也该去上班了。」对小莉眨眨眼,她上了葛风的车。

  「你那位朋友好像很不喜欢你跟我同行?」葛风弯起俊美的唇线。

  「怎么会呢?她只是不了解你,怕你——」

  「怕我伤害你?」

  他这话让她一震。

  「你到底是谁?」开了一段路,他突然问道,因为他想知道她的底细,知道她与他梦境的关系,更重要的是他下是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人。

  「我?」

  「你的身分?还有你为什么穷追不舍的跟著我?我想你会进入洛克绝对不是巧合吧?」在他严肃的眸光中,说明了他对她有著极度的好奇。

  「我其实是为了接近你才进公司的。」事到如今,她也不想隐瞒了。

  「为什么要接近我?」

  「不是因为你英俊喔。」她笑著回答,怕他又误以为她是偷偷暗恋他的花痴女。

  「哈……这句话以前我或许不相信,可是我现在相信了。」

  「怎么说?」

  「这个我以後才回答你,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为何接近我?」他非常直接地又问了一次。

  「因为我发觉你身上有种灵气在……而这种灵是阴森的。」封韵不由自主地看向他额上的晦影。

  「我记得你曾说过。」

  「但那时候你不相信。」她耸耸肩。

  「如果我愿意尝试相信呢?」葛风嗓音中暗藏著难以察觉的紧绷。

  「既然你愿意相信那我就告诉你,其实……我是个灵媒。」她转头看向他那张表情怪异的脸孔。

  「灵煤!」果真,他先是一皱眉,跟著大笑出声,「你是灵媒?」

  「怎么了?」

  「灵媒不是都长得一副怪摸样,留著尖尖长长的指甲,头发又鬈又长,眼神诡怪恐怖吗?」他不停的笑。

  「拜托,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封韵睨了他一眼。

  「你真是灵媒?」敛起笑,他正经地问道。

  「货真价实,我还有执照。」说起这个,她可是很骄傲。

  「灵媒还有执照?」这倒挺新鲜的。

  「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著呢。」她撇撇嘴说。

  「那你从我身上看到什么?」葛风拧起眉头,只要一想起夜夜纠缠著他的噩梦,他的思绪就渐渐乱了。

  「一股阴气,也可说是灵气,它想要我死,对不对?」封韵苦笑,「我猜只要我死了,他就不会再纠缠你了。」

  「听你的口气,像是在鼓励我杀了你。」葛风哼笑一声。是不是会通灵的女人都神智不清呀?

  「我只是就事论事,但不想做伟人。」她被他的话逗笑了,「你想过如何摆脱『他』吗?」

  「我不急著摆脱。那你呢?难道你不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恨你?」这是葛风好奇的一点。

  「我……我想。」她不否认。

  「所以我们得合作,不但是工作上的合作,还是灵异上的合作。」丝毫不信神鬼的他终於为了她和每夜的怪梦妥协了。

  「听你这么说来你好像不是自愿的喔?」两人就此谈开,她的心情也轻松不少。

  「当然了,我一向不喜欢与女人纠缠,尤其像你这类麻烦的女人。」葛风英气十足的眉一扬。

  「行,那么我们订个约定好了。」她转首,看著他那副意气风发的模样。

  「什么约定?」

  「约定咱们都别爱上对方,免得给彼此压力,这样一起工作才自在些,你的意思呢?」此时阳光正好照在她脸上,使得她的笑容更加灿烂。

  葛风回头一看,不禁有些失神,但他立刻找回注意力,专心开车,「随便你,不过我是不会爱上你的,这你倒可以放心。」

  「你挺自大的嘛。」封韵扬声大笑。

  「光听你这种一点也不含蓄的笑声,我就知道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瞧他那态度还真是狂妄又嚣张呀!

  「是,我承认我不是什么温柔婉约的淑女,这样总成了吧?不过你也不必往自己脸上贴金,在我看来你跟其他沙猪没两样。」哇!这几句话说来真痛快。

  「太好了,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他空出右手举到她面前。

  封韵瞪著他的手,「这是做什么?」

  「握手呀,以後我们就是好哥儿们了,没有感情牵绊,也不会出现麻烦事,这是不是该握个手庆祝一下?」

  「光握手庆祝多没诚意,我看这样吧,下班後我请你去吃一顿。」她笑著计画。

  「不,我请——」

  他才开口,她便堵住他的话,「这次我请,既是哥儿们就没男女之分了不是吗?」

  「哦,好吧,那就让你破费了。」此时他不禁对她更好奇了。

  这女孩长得极亮眼,一头法拉大鬈发让她多添了份艳丽感,这样的女人为何要做这种怪异的工作?尤其是她爽快,大方的个性真和他以往所认识的女人不一样。

  在他印象中,只要是女人都会想在他身上挖点好处,可是她非但不屑这些,反而肯冒险帮他,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呢?

  「我有个问题非常好奇,你愿意为我解答吗?」葛风突然一问。

  「你说。」

  「我看过你的作品了。」一抹诡异的浅笑挂在他唇畔。

  「啊!你看了?」封韵一张脸变得臊红,难为情极了。

  惨了、惨了,她那份不怎么样的小儿科作品,在他这位大师的眼中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笑话?瞧他那要笑下笑的表情,还真刺眼呢。

  「没错,我觉得满不错的。」他点点头。

  「真……真的?」封韵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你没骗我吧?」

  「我不希罕骗女人。」她的一脸兴奋让他直觉好笑,「我後来问过江主任他对你的看法。」

  「哦,他怎么说?」她心惊胆跳。

  他目光盯著前方,栘过身躯俯近她的脸说:「他说……你的作品让他想起小学生的画画比赛。」

  说到这儿,向来沉敛冷静的他竟在她面前大笑出声,封韵狠狠地瞪著他。

  「我还以为你是说真的,原来只是诓骗我的!你去告诉江主任,既然我这么差,干嘛还录用我?过分!」

  「不,你一点也不差。」他赶紧澄清,「他所谓的小学生是形容你的作品很乾净,很清纯。」

  「既然不差,你笑什么?」

  「我笑你刚刚的表情很逗人,咦,或许我们这支最新的广告可以让你做模特儿喔。」葛风突发其想。

  「算了,谢谢你的抬爱吧。」撇撇嘴,她转头看向窗外,但感觉得出来他的视线仍烧著她的背部,让她好不自在。

  不久,到达公司门外,她迫不及待跳下车,直往办公大楼快步走去,好躲开那让她浑身发烫的目光。

  看她慌张的样子,葛风挂在嘴边的调侃笑容变得更深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