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贩卖灵魂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贩卖灵魂目录  下一页

贩卖灵魂 第一章 作者:叶霓

  「葛风,这就是你的任务,你该知道怎么进行吧?」一个穿著黄衣的男子嘴里喃喃念著,在他前头焚了盅沉香,那味道极为呛鼻,且丝丝窜进了葛风鼻间。

  我知道。他嘴巴没动,可心里被动地说著。

  「那好,记住,不达目的绝不放弃。」黄衣男子站了起来。

  是。

  「我走了,明晚会再来见你。」

  突然,一道白雾袅袅扬起,神秘的黄衣男子已不见踪迹。

  「啊!」葛风从梦中惊醒,背脊,鬓边都淌下了冷汗。

  刚刚……他到底做了个什么样的梦呀?

  说虚幻却又逼真得彷似身历其境,尤其那盅沉香的气味,到现在还遗留在他鼻根处,挥之不去。

  「老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脱下身上的白色汗衫,拭了拭脸,葛风这才深深吐了口气。

  「任务?目的?为什么醒来後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他爬了爬头发,深感无奈。

  近来只要一闭上眼,这样的梦境便会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本以为是自己工作太累,可这样的怪异梦境一直发生,不禁让他怀疑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那位黄衣男子。

  看看床头的时钟,不过四点半,离上班时间还这么久,他该如何度过?就怕睡了又一次被那可恶的梦魇纠缠,而从不对任何事物产生畏惧的他居然会害怕自己作的梦,一个虽虚幻却又真实的噩梦。

  不睡了,起来运动吧!

  身材健美的他,肩背上的结实肌肉是每天持之以恒运动所累积,可由於近来被噩梦困扰,睡眠不足下,他已经好一阵子没练身体了。

  看看外头天气不错,不如出去晨跑,说不定可以让自己的脑袋清楚点,不要再梦到这些异象。

  主意一定,他立刻起身,先到浴室盥洗,顺手拿出一条乾毛巾披在肩上便出门了。

  葛风是一间著名广告公司的总监,在设计界向来有鬼才之称,甚至为公司赢得数座奖项,在公司职位虽非最高,却是公司大头们个个巴结的对象。

  长相俊魅的他也是众多女子倒追的对象,然而他的个性冷漠,对女人只在於生理需求,万万别想跟他谈什么真感情。

  而男人看见他多是羡慕又嫉护,羡慕他一流的眼光、一流的穿著、一流的言行举止,更嫉妒只要有他在,女人总不会多看他们一眼。

  这样风靡於双性间的男人自然在广告界吃香又暍辣,但他却对自己的这些优势一点也不以为意,依然我行我素。

  他在外头跑了一圈後,天色才慢慢转亮,就在他打算折返回家时,竟在转角和一个娇小的身影对撞。

  「啊!」封韵摸摸鼻子,猛抬头却被眼前男人瞳眸中的黑色阴气骇住。

  「小姐,你没事吧?」葛风伸手拉住她。

  「我没事,可你有事。」她眯起眸,指著他的眼和眉心,「你印堂发黑,看来是中邪了。」

  「中邪?哼!」他抓住她的手往旁边一推。

  「喂,你这男人怎么这么不讲理?我是好心告诉你耶。」封韵揉著被他抓疼的手,瞪著他。

  「谢谢了,我一向不相信什么怪力乱神。」拿起颈上的毛巾拭了拭脸,他又道:「再见。」

  「等一下。」封韵追了上去,「你不能走。」

  「小姐,你到底想干嘛?」葛风眉头重重一拧。

  「我不能见死不救。」她已成灵媒,能够辨识他额上的阴影代表著什么,再这样下去,他会连灵魂都失去的。

  「喂,你是不是没睡醒?」他眯起眸望著她,「拿这种理由来跟我搭讪,的确是新招,不过我不会上当的。」

  「你说什么?」封韵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不是吗?」这种女人他见多了。

  她鼓著腮叫道:「好,你既然这么不识好歹,我也不管你的死活了,随你去吧!」

  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後,封韵便转身往前奔,心底却受不了的嘀咕著:这男人还真自大,算她多管闲事好了,下次再遇到他她才不会管他!

  约莫十分钟後,她跑进一扇古铜色大门内,而後气喘吁吁地坐在沙发上。

  「封韵,你今天怎么那么快就跑完了?」她的好友小莉正在泡咖啡,看见她不禁好奇地问。

  以前封韵若不跑到汗流浃背,整整一个小时,是不会回来的。

  「没心情。」她淡淡地抛出这三个字。

  「你又怎么了?是不是为了你们校长那个怪任务而伤脑筋?」小莉皱起眉。

  她是封韵的国中学姊,父母长年在国外,就她一个人住在这里,生为孤儿的封韵每次放假没地方跑,就会跑来她家窝几天。

  而她口中所说的「怪任务」就是风学园校长李劲对封韵的考验,说起这个封韵便生气,其他学员就算困难好歹也有个主题,可是她的居然是「自由发挥」。

  这是哪门子的烂题目呀!

  「不是,跟任务无关。」封韵噘起小嘴。

  「跟它无关?那我就猜不出来了。」小莉端了两杯咖啡走过来。

  「我刚刚遇到一个怪人。」封韵想了想还是说了。

  「什么样的怪人?」小莉递了一杯给她。

  「他……」封韵闭了口。小莉一向对她的灵媒身分非常不以为然,总认为那是变相乩童,不可取信,现在跟她说这些,铁定又讨来一顿取笑。

  「到底怎么了?」小莉坐在她对面,望著她欲言又止的模样。

  「没啦,我刚刚跑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一个男人,他脾气超恶劣,撞了我也不说抱歉,简直气死人了。」封韵说的也是真话。

  小莉眉头微拢,「你是在哪儿遇见他的?」

  「就是那个转角口。」封韵以手指了指。

  「会不会是他?」小莉想了想。

  「你是说谁呀?」暍了口咖啡,封韵的眼珠子直跟著小莉多变的表情移动。

  「他是不是有一头微鬈的黑发,长得很帅很酷,身材又一级棒的?」她张大眼反问封韵。

  「他是有一头自然鬈的黑发没错,可是我不觉得他长得多好看。」封韵噘起嘴,一副言不由衷的样子。

  「呵,少来了,你是不是被他电到了?」小莉掩嘴一笑,差点被嘴里的咖啡呛到。

  「你笑什么?那么夸张!」封韵睨了她一眼,「你还真有病。」

  「说实话,我大概猜到他是谁了。」小莉憋笑著。

  「哦,他是谁?」封韵立即坐直身躯,瞪大眼看著她。

  「怎么了?瞧你对他那么有兴趣。」

  封韵脸儿一红,「我只是……只是好奇嘛!」她其实是想找到他,再一次确定他身上是否被下咒或降头之类的。

  如果真是,她又岂能见死不救?

  「好吧,我可不想惹咱们小魔女生气,哪天找一大堆灵魂来整我,我岂不完蛋!」小莉表情夸张的说。

  「你也真是的,我如果有这能力,早就得道升天罗。」封韵受不了她老爱卖关子,「快说啦。」

  「呵……我就不信你不好奇。」小莉把咖啡全喝了,这才说:「我猜那个人是葛风。」

  「葛风?」

  「嗯,他也在这里住了满长的时间,平时对我们这些邻居还算客气,但是不爱搭理人倒是真的。」小莉想了想说。

  「哦。」封韵又问:「那你知道他住哪一间罗?」

  「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他在哪儿上班,职位是什么呢。」小莉挑起眉毛,得意洋洋地说。

  「那你快告诉我!」封韵一点也没察觉自己语气中的急促。

  「拜托,你该不会真的对人家一见锺情了,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想冲进人家家里?」小莉对封韵的反应很诧异。

  「我……」天呀,这要她怎么说?

  「别告诉我你『转性』了,以前对男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你,也会心仪那位大帅哥?」小莉再一次提出她的疑问。

  「你想到哪儿去了?」封韵瞪大了眼。

  「我可从没见过你对哪个男人这么关心,何况还是个陌生男人。」

  小莉的表情暧昧,弄得封韵有些尴尬。

  「谁说的,我对我们学园里那几个臭男生都很关心的呀。」她高傲的扬起下巴,不以为意的说。

  「是哦,那你为什么没把到任何一个,全都拱手让人了?」

  说起这点,她就好泄气,她一直偷偷喜欢著邵千,那男人却一点都不知道她的心,唉……

  「哈……我看你是为自己打抱不平吧。」封韵忍不住笑出来。

  「你是什么意思?」小莉瞬间红了脸。

  「我没什么意思呀,谁不知道只要放假日,我将邵千约出来看电影就有个人硬是要当跟班。」封韵边说边转著眼珠子,得意极了。

  「我……我是喜欢邵干,可那时候我以为你们感情不错,我怎么可以横刀夺爱?只好跟在你後面偷看他,聊胜於无嘛!」她皱起五官。

  「我跟他感情是不错,但绝不是你想的,何况他这男人更怪,预知未来的能力吓死人,跟他交往压力太大,说不定他连你有多少私房钱都算得出来,那多没意思。倒不如我帮你追那个叫葛风的大帅哥怎么样?」

  封韵突然灵光一现,决定用这办法来接近那个快死掉的男人。

  「拜托,你别当乔太守好不好?恐怖!」小莉翻翻白眼。

  「那你老实说你喜不喜欢他?」封韵紧盯著她的眼。

  「这……」她抿唇想了想,「他是不错,可是我跟他根本没接触,无所谓喜欢不喜欢,如果你喜欢他,我可以义不容辞的帮你,就当你接近他的藉口吧。」她哪会瞧不出来封韵对那个酷酷男兴致勃勃的。

  「你……哎呀,随便你说啦。你不是说知道他住哪儿、在哪儿工作,快告诉我。」她再也憋不住地追问。

  小莉无奈地笑了笑,「是,小姐,他就住在……」

  封韵一边听,一边从茶几下拿出纸笔记了起来,这认真的模样让小莉直摇头。

  唉,看来这个小灵媒终於懂得什么是爱情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第二天一早,封韵一样起床晨跑,可她却是有目的的直在葛风家门外转,希望能与他来个「不期而遇」。

  希望小莉没说错,如果昨天她撞见的人真是葛风,那她今天非得堵到他不可!

  等了好久,她果然看见一个人从大门出来,瞧著他的背影,她在心里直点头道:没错,就是他,虽然她离他有段距离,可他身上的阴气还是让她隐约感觉得到。

  「喂……」她赶紧跑过去喊住他。

  葛风停住脚步,回头眯眼看著她,「你是……」

  「你也真健忘,昨天早上我们才见过面的呀。」封韵双手抱胸,漾出一副青春笑靥。

  「昨天早上?」他想了想,「哦,是你,有事吗?」

  「既然这么有缘又遇上了,我想请你吃早餐可以吧?」她很直接的说。

  葛风眯起眸子望著她。类似这样的戏码几乎每天在他面前上演,想他身边多少女人都是制造机会要与他近距离接触的高手,她……太青涩了。

  不过她的爽朗、洒脱又与其他女人的故作矜持下太一样。

  更让他注意到的是她那犹如阳光的笑容,似乎在他沉晦近月的心口洒进了一丝热力。

  「好吧,不过我从没让女人请客过,我请你吧。」他点点头说。

  「哦!好……好啊。」封韵暗暗吐舌。好一个自负的大男人!

  「你想去哪吃?」他放慢速度,怕她跟不上。

  「我知道前面有一家西式早餐店,东西的味道很不错,尤其是厚片土司淋上花生酱,更是棒!」她笑著建议。

  「好,就依你。」他没意见。

  跑了一段距离,封韵对他说:「昨天早上非常对不起,我这个人就是有话直说,不会拐弯,得罪你的地方请见谅喔。」

  「我习惯了。」他淡淡地回道。

  啊,这男人竟然回她这么一句!

  封韵眉头打了个死结,不甘心地又说:「难不成常有人说你撞邪了?」

  「撞邪倒没有。」他回头凝视她一眼,「不过昨天撞上你之後,倒是有点中邪。」

  可恶,这男人拐著弯骂人!可她不能发飙,张景德教授教过她,得忍一时之气,方能做大事,忍耐吧。

  「哦,那你的意思是都是我害你的罗?」她对他虚伪一笑。

  「这是你说的。」葛风指著前面的西式早餐店,「你是指那一间吧?」

  「没错,就是那间。」她点点头,接著跟他走进店内。

  她点了厚片上司与鲜奶,他则点了三明治与热咖啡,两人找了角落的位子坐下,在等餐的时间里,她的目光忍不住往他印堂上的黑影望去。

  「你……近来是不是睡不好?」她突然一问。

  这个问题让他一震,「你怎么又来了?」

  没错,他这阵子是彻底失眠,每每被那个该死的梦魇压得喘不过气来,但他一直以为是自己这阵子太忙了,完全不愿把它和怪力乱神扯在一块,这女人怎么能一眼就看穿他呢?

  昨天她指著他的鼻尖说他中邪,今天又很正经的说他睡不好,他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我说的是真的。」她指著他的眉心,「你那儿有东西。」

  「胡说!」即便他有怀疑,也不可能在她面前承认。

  「我没胡说。」

  「你是想找人吵架吗?真对不起,我没兴趣。」说完,他连东西都不吃便站了起来。

  「别走。」封韵忍不住抓住他的手。

  「你这是干什么?」葛风低头瞪著她抓住他的地方。

  「哦,对不起。」她赶紧收回手,很尴尬地说:「我不说就是了,你别这样嘛,大男人还这么小器。」

  「我不是小器,而是不喜欢你老是针对我的脸发表意见,没错,我是没睡好,所以脸色比较难看,但是请你不要在那儿危言耸听。」葛风双手抱胸,语气非常冷硬。

  「好好,不说就是了,我发誓。」她举手低头道歉,还对他吐吐舌头。

  见她这么可爱的表情,他也不好再说什么,於是又坐了下来,这时候早餐送上,她把东西推到他面前。

  「不生气罗?吃啦。」

  葛风无奈地蹙眉,拿起三明治大口吃著。

  见他不语,她只好多说一点。

  「你……好像很不喜欢说话哦!」

  他又咬了口三明治,只是瞟了她一眼,不说话。

  「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天啊!她到底是遇到什么人了?浑身阴冷不说,还下苟言笑。

  「我说话一向看对象。」他睨著她。

  「那我是哪一种对象?」她张大眼,期待著他的答案。

  「聒噪、罗唆、烦人的对象。」葛风挑眉。

  「啊!」她噘起小嘴,气得鼓起腮,「你真不会宠女人。」

  「宠女人?你觉得你像女人吗?」他逸出可恶的哼笑。

  「你说我不像女人!」封韵深吸口气,「那像什么?」

  葛风拿起咖啡浅啜了口,「迷人的女人就像咖啡、醇美而香甜,而你……倒像是廉价米酒,让人拍桌子划拳时的陪伴物。」

  「你!」一股气袭上胸口,但封韵硬逼著自己忍下。

  别生气、别生气,你现在是上帝,要救赎一个被恶鬼附身的罪人,身抱十字架,所以绝对不能生气。

  「很好啊,米酒平易近人嘛!」她牵强一笑。

  「是哦。」他随口应了一声,把咖啡喝完,「吃饱了,我要回去了。」

  「等等。」老天,他干嘛吃得么快?

  她把厚片土司随便咬几口吞下肚後就跟上去。

  看他付了帐後,头不回的继续跑,封韵追著他大喊道:「刚吃饱你就跑步,会胃痛的。」

  「我胃好得很。」他一迳地往前跑,不理会身後的她。

  封韵重重吐了口气,慢慢停下脚步,双手撑在大腿上微微喘息著。

  不行,她胃不好,不能这么跑下去,还是暂时放过他吧。

  不过他不要以为可以摆脱她,她一定要救他!封韵眯起眸子,十分有信心的告诉自己。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葛风,她已经出现了,你要想办法接近她,然後杀了她。」

  烟雾再次弥漫,罩上葛风的眼,让他看不清楚黄衣男子的长相。

  「她!她是谁?」葛风伸手拨开烟雾。

  「一个今後会死缠著你的女人,她叫封韵。」黄衣男子背对著他,语调森冷。

  眼前的烟愈来愈浓,任他怎么拨都拨不开,还有那盅沉香的味道一直侵入他脑海,让他直想吐。

  「谁是封韵?」他捂著鼻子,难以呼吸。

  「一个害死你的人。」黄色身影已不在,留下的只是声音。

  「害死我?」葛风一阵错愕,「我还没死呀!」

  「你已经死了。」

  「哈……你真会开玩笑。」如果可以,他真想跟他面对面,证明自己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你不相信?如果你不把她除掉,你这一生会再死一次,而且死得更惨。」黄衣男子幽幽传来警告的声音,而且声音渐渐远离。

  烟雾散开,香味消失,葛风立刻从梦中转醒。

  他先是望了望四周,接著重重吐了口气。

  该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样的感觉愈来愈贴近自己?

  封韵……她到底是谁?

  抹了抹睑,他真想笑自己中了蛊毒,居然会相信这种无稽的梦,况且一个多月过去了,现在他已习惯每晚的折腾,不再感到那么痛楚了,黄衣男子既然喜欢找他聊天就随他吧,但不要再对他胡说八道,他是不会甩他的。

  看看表,他本想去晨跑,但突然想起昨天那个怪女人,不知道她是不是又躲在楼下等他。

  算了,今天就不出门了。他拭了拭汗来到三楼的健身房,这里任何的健身器材都不缺,跑步机、健身床、重量训练机、登山踏步机,甚至各种重量的哑铃都有。

  葛风挑了跑步机做运动,由慢而快,徐徐加速,半个小时後他已汗流浃背,打算冲洗一下便可以上班去了。

  打点完毕,他开车来到洛克广告公司,走进大门,这时主任江达生朝他走过来。

  「葛总监,你终於来了!」

  「江主任,看样子你有急事。」他眉一扬。

  「是这样子的,总裁上星期从日本来电要你接手的那个案子你处理得怎么样了?」江达生问道。

  「有那么急吗?」葛风快步朝自己的办公室定去。

  「总裁刚刚又来了一通电话,临时提及这案子必须赶一下。」

  「这样呀。」从档案柜中找出那个案子的底稿,葛风翻了翻,仔细评估,「总裁有没有给期限?」

  「嗯……只有半个月。」江达生也知道这是不可能完成的,说完後便直盯著葛风,想看他的反应。不可否认的,他很想知道这个向来被众人冠上「鬼才」称呼的葛风会想出什么法子来。

  「半个月?!」他眯起眼,把手上资料往桌上一扔。

  「你这是……」江达生皱起眉。

  「你告诉总裁,我办不到。」葛风转身看著他,很清楚的说明自己的立场,「我有自信能把这案子处理到尽善尽美,可是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不但不可能,还会砸了我们的声誉。」

  「但是总裁已经在催了。」

  「他可以辞退我,我不想逞强。」他耸耸肩,状似无所谓地回看著一脸错愕的江达生。

  「你……你不要以为广告界都喊你鬼才,你就高傲成这样!」江达生被他这傲气激得发了脾气。

  「别这样,我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鬼才。」现在他一听到「鬼」这个字就浑身不对劲。

  或许那个怪女人说的对,他是中邪了。

  「好,既然如此,我只好请总经理把案子交给别人处理了!」说著,他抽走葛风桌上的资料,气愤的冲了出去。

  葛风瞧著他那火冒三丈的模样,只是撇撇嘴,一点也不以为意。他当然知道这件事会惹得总裁不高兴,但是他更明白自己不是神仙,更没有一双妙手,那么短的时间里绝对无法点石成金。

  就看他们会找谁来处理这案子了,他相信他不接,广告公司里其他人也不敢接。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