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贩卖灵魂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贩卖灵魂目录  下一页

贩卖灵魂 第十章 作者:叶霓

  第二天早餐过後,封韵为葛风准备好了浸过玉石的开水。

  「你胃好些没?昨天我在外面顺便买了盒胃药回来,吃上一颗你就不会动不动就发作了。」她拿了颗胃药递给他。

  「我不用吃药,其实我根本没——」在差点说漏嘴之际打住,又怕她为他担心,他只好拿过药,「好,我吃。」

  见他吃了药也将那杯水喝了,封韵这才松了口气。

  「以後你就不会再受到『胃痛』之苦了。」

  「你是什么意思?」他正要追问,哪知道突然一个晕眩,让他重重地往椅背一靠。

  他疑惑地揉揉太阳穴,再看向封韵时眼神已变得清明许多,这时封韵才放心的微微一笑。

  「我想出去买点东西,晚点回来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他看著带笑的封韵,直觉有点奇怪,为何自己的情绪不再这么紧绷。

  「那我去一下就回来。」

  再次深情的望了他一眼,封韵眸底已浮现一层的泪水,在要落下之前她赶紧转身离开。

  封韵来到小莉家门外,就见小莉已站在外头等著她了。

  「你来了!」小莉朝她奔了过去,「刚刚你临时打电话说要过来可吓了我一跳。」

  「怎么?人还没找到吗?」这才是封韵在意的。

  「找是找到了,可我没想到你一大早就要,我刚刚已打电话把人家催来了,正在客厅坐著呢。」

  「那就好,谢谢你。」她轻吐口气。

  「喂,你好像一点都不在意对方长得是扁是圆?」封韵该不会被葛风下了药,变痴呆了吧?

  「你找的人我信任。」封韵回以苦笑。

  「算了,进去吧!还有,你决定几点去礼堂呢?」

  小莉拉著她的手进入屋里,封韵看见一个眼熟的男人坐在沙发上。

  封韵想了好一会儿,终於想出他的名字,他是念书时期对她死追烂缠的男同学之一。

  「林亚翔!」

  「我好高兴,你还记得我。」林亚翔一笑。

  「其实这些年我们一直有联络,但我知道你无心谈感情所以没告诉他你的下落,现在你亟需一个男人,我直觉就想到他。」小莉解释。

  「可是……我不想害他。」她是急著要结婚,可是不想害一位老同学呀,没有爱的婚姻生活会有多乏味。

  「我不怕,小莉已经把你的事都告诉我了,就算只是假结婚,我也无所谓。」林亚翔立刻说道。

  「你真的愿意?」封韵眯起眸。

  「嗯。」他诚恳地点点头。

  「既然他都说愿意,你就别拒绝了,否则现在这情形要再去哪儿找人?」小莉提醒她。

  「好吧,那我们能不能在中午以前就进礼堂?我担心我太晚回去,葛风又会找来这儿,得赶快才成。」封韵想了想。

  「我已经和一家教堂联络过了,现在就走吧。」

  在小莉的带领下,他们一块前往教堂。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葛风不停的看著手表。

  两个小时过去了,为何封韵还没回来?其实,两个小时并不是很久,但为什么他会有种坐立难安的情绪不停在胸口蔓延呢?

  就在他打算出外找人时,突然脑子一沉,让他又坐回沙发上,这时有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葛风……

  他听出来了!这是……江昊!

  「怎么会是你?我……我不是已经把你卖了!」

  「但是封韵却把我买了回来,又担心我再一次缠住你,她宁可牺牲自己的未来也要你找回自己,不希望你的生命有空洞。」江昊头一次从他体内走了出来,不畏惧现在是大白天,就坐在他面前。

  「那你呢?要我再去找她?」葛风半眯起眸子,提防地瞪著他。

  「当然,难道你不想吗?」

  「我……我不会上当,不会再让你欺负她。」他万万没想到封韵会发觉他的秘密。

  虽然完整的灵魂让他舒服不少,却很可能失去她呀。

  江昊看了看窗外刺目的烈日,「我敢在大白天现身,就是要告诉你,这将是我最後一次出现。」

  「你的话我怎能信!」葛风冷哼。

  「好,你再拖吧,以你们现代的时间来算,再一个小时封韵就要嫁给另一个男人了。」

  「你说什么?她……不,一定是你的诡计,少来这套,我不会相信的!」封韵再怎么样也不会一声不响跑去嫁人。

  江昊感觉自己快要支撑不下去,眉头紧紧皱起,「她就是怕我继续纠缠,怕我再次胁迫你,所以使出了撒手鐧,因为唯有她成为别的男人的女人,我才无法继续追查她的下落。」

  「这个傻女人!」葛风咬牙说著,可一抬头,他却被变成半透明的江昊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我就要消失了,你快去吧,她在米亚教堂。」江昊闭上眼,在完全消失前又说:「请替我转告翩翩,我对不起她,请她原谅我,更祝福她与这辈子的我……快乐幸福……」

  「江昊!」他不见了!

  葛风冲上前,却扑了个空,下一秒他立即奔回自己房间打开衣橱,发现黑色绒布盒内的玉石已经不见了。

  果真是封韵……这个笨蛋!

  葛风立即夺门而出,开著车直奔教堂。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封韵本想一切从简,可小莉说就算做假也得逼真点,於是临时租了件漂亮的婚纱劝她穿上。

  「拜托,你能不能面带一点点的微笑呢?」小莉权充化妆师,而化妆技术向来不错的她却遇上一位忧郁女主角,怎么画都没有那份喜悦之美。

  封韵撇撇嘴,淡不见影的一笑。

  「好难看的笑容哦!」小莉大叫。

  「够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出去吧。」封韵挥开小莉的手,随即站起来走出教堂的休息室。

  「喂……」小莉没辙,只好跟著出去。

  这时候,等在外头的除了一位充满期待的新郎,还有小莉的一位女同事,不久,神父站上主婚人的位置,等待著新娘的到来。

  林亚翔一见封韵走出来,立刻上前扶著她,目光直黏在她柔美的小脸上。

  神父先为他们说了段祈祷祝福文,接著便问新郎,「你愿意一辈子照顾她、爱她,不论她疾病、困苦吗?」

  「愿意,我愿意!」林亚翔大声说。

  神父笑著点点头,又转向封韵问著同样的话,她抬头看著神父,小嘴抖了半天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小莉和林亚翔担心的在一旁以眼神示意她赶紧说。

  「我……我……愿……」

  「她不愿意!」教堂的大门突然被撞开,门口站著一位背後染上一图日晕的男人。

  「葛风?!」封韵心一紧。

  身著黑衬衫、牛仔裤的高大男人,挺直身躯笔直朝他们走了过来。

  葛风对著神父说:「你搞错了,她才是我的新娘。」用力抓住封韵的手,他不再逗留地将她抓了出去。

  「封韵……」

  林亚翔企图追过去却被小莉拦住,因为她心底清楚封韵究竟爱的是谁。

  葛风将她推进车里,表情凛然地开著车。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封韵的小手紧张地抓著自己的裙摆。

  「是江昊告诉我的。」葛风面无表情。

  「是他!」封韵愕然。

  「他是大白天来的,要我立即赶来阻止,且祝福今生的他和翩翩能够永远幸福快乐。」说到这儿,葛风的眼眶红了,「他……已经消失了。」

  「你的意思是他成全了我们?」封韵激动地问。

  「他是爱你的……他不想让你嫁给一个你不爱的男人,所以自愿退出。」葛风突然煞住车,转身握住她的肩,「傻女人、傻女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傻!若我事後知道你这么做,一样会不惜一切将你抢回来。」

  他紧紧抱住她。

  「还好……还好……一切都来得及。第一次我要感谢江昊,他帮我追回了你。」

  「说傻话,真正傻的是你……你怎么可以把自己的灵魂卖了?知不知道缺了角的灵魂是没办法自在过日子的?」

  她的眼眶又湿又热,直勾勾看著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抚摸他的脸庞,「葛风……我好开心……好开心你回复正常了。」

  「可你呢?居然这么大胆的说嫁人就嫁人,他是谁?」他说的是刚刚教堂里的那个小白脸。

  「他是我的老同学。」她暗地吐吐舌头。

  「老同学!老天,你究竟有几个老同学?上回那个傲气十足的家伙不说,现在又蹦出一个小白脸,你到底要吓我几次?」葛风的目光变得炯利。

  封韵噗哧笑了出来,可眼角还挂著泪,「不瞒你说,我周遭的每个老同学都是又俊又帅。」

  「真的?」他也笑了,如今听她这么说,他心中已完全不再有护意,只是举手轻轻抹去挂在她眼睫上的泪珠,「那我一定比他们还优秀了,否则你不会舍弃他们独爱我一人。」

  「葛风!」她开心地张开双臂抱住他,「是你!真的是你!你不再善护,不再不分是非,葛风……」

  「对不起,我一直以为这么做对我们都好,没想到竟给了你这么大的压力。相信我,我以後不会再做傻事了。」捧起她的小脸,他轻啄她的脸颊,然後从口袋里拿出一只精致的小盒于,「嗯,愿不愿意收下?」

  她接过手,打开一看,里头是那只水滴型的戒指。

  「啊!」她倒吸口气,眼眶又热了。

  「喜不喜欢?」记得当时他曾问过她这个问题,她却转头就跑了,这次问她,他心中满是紧张。

  「嗯,我好喜欢。」她笑著点点头。

  葛风放了心,赶紧将它拿出来打算为她套上。

  「等等。」她弯起手指头。

  「怎么了?」他的心又一紧。

  「我……不想在这时候套上它。」她看了自己这身不是为他而穿的白纱,「还是你想省下买新娘礼服的钱呀。」

  「哦。」他恍然大悟,「我懂了,我当然不会省那个钱。走,我们现在就去挑婚纱,看你喜欢哪一种款式,我找人订做。」

  葛风将戒指收了回去,就要开车前往礼服公司。

  「等等,你总不能要我这么进去吧?」她轻轻一笑,头一次看见这么失措又紧张的他,

  「好,我们先回去换衣服。」他又发动车子,以平稳的速度朝阳明山前进。

  封韵看著他挂在嘴角的那抹爽朗开怀的笑,心也变得好暖好暖。

  终於她要有个家了……有个失去已久温暖的家。

  到了葛风的住所,封韵立即奔进自己的房间,打算换下礼服,可就在她准备拉下拉链的刹那,房门突然被开启,她回头一看,瞧见葛风噙著一抹俊魅笑意倚在门框凝望著她。

  「啊!你怎么可以偷看?」她红著脸儿。

  「都要做我的新娘了,我为何不能看?」他笑得更放肆。

  「不要啦!转过脸去。」封韵噘著嘴命令他。

  「是,我立刻向後转。」

  葛风真的转身背对著她,但是她衣服的拉链却好巧不巧的在这时候卡住了。

  「换好了没?」她怎么没有声音了?

  「再一会儿。」封韵想用力扯开,又怕把礼服扯坏了。

  三分钟过後,他又问:「到底好了没?」

  「还没有,你再等一下。」她愈急就愈糟,白纱当真要被她扯烂了,完了啦!

  葛风眉头轻蹙,接著偷偷旋身一瞧。「哈……」

  「呃!你笑什么?」她臊红的脸一皱。

  「我帮你吧。」

  葛风走上前,俐落地帮她把拉链拉了下来,顿时,一袭白纱落地,展露出里头只穿著内衣裤的身子。

  在封韵想拿起衣服套上时,他将她抱个满怀。

  「别穿,为我别穿。」

  她拾起衣服的手一松,定住身子红著脸让他欣赏,「好了啦,我好冷……」

  「冷就交给我。」

  葛风将她推上床,整个身躯缚锁著她,在他深邃目光的注视下她下禁觉得热了起来。

  「还冷吗?」他低头吻著她的鼻尖,翻起胸罩,粗糙的手心轻轻摩擦著她粉红色的乳蕾。

  「呃……」她闭上眼,连身子都泛红了。

  「前阵子我勉强了你,还对你施暴,你……怨我吗?」

  热唇从她的颈侧慢慢往下游移。

  「我爱你。」爱太深,已不会怨了。

  葛风心一热,「我也爱你……」

  湿滑的唇滑向她的乳尖,舌头不停地在上头旋绕,一次次勾起她体内的热情,乾柴烈火一触即发。

  当他的唇舌来到她的小腹时,那份搔痒让她激情难耐地蠕动起身子。

  「韵,我已等不及娶你做我的妻子,我会请我父母尽快回台湾。」他微仰起棱角分明的脸孔,瘖瘂地说。

  「我……我可以请学校的师长做我的主婚人吗?」她小声地问。

  「学校?」

  「其实我还在念书,学的就是『灵媒』这样的能力,你听过风学园吗?」她坐了起来,望著他惊讶的表情。

  「你是说位於台东……传说中只收六个学生而且学的都是些奇奇怪怪能力的风学园?」天,他还以为那不是真的。

  「对,所以我想请我们学校所有的老师和同学参加我的婚礼。」现在她觉得自己好幸福,虽然她没有父母,但还有学园内的老师和同学陪伴她。

  「当然好,我也想见见他们。」对於这些传奇人物,他怎会不想见上一面。

  「嗯,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可别被他们比下去喔。」她俏皮地开著玩笑。

  「哇……你的意思是我不如他们罗?」葛风眯起眸,对著她嘿嘿笑著,「不过能让你那么爱我,我可是对自己信心十足。」

  「你好自大。」封韵嘟起嘴。

  「你不就是爱自大的我吗?」

  葛风再次扑向她,这次他可是倾尽全心,用行动去爱她,最後她瘫软在他怀里,再也说不出让他吃味的话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