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贩卖灵魂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贩卖灵魂目录  下一页

贩卖灵魂 第九章 作者:叶霓

  隔天,葛风就向公司请了长假,他整日与封韵一块待在家里,当要吃饭时就到附近的便利超商买便当解决。

  此时他没有昨晚的跋扈和霸道,反倒是很温柔的对待她,让她觉得很不解。

  「想不想看片子?前阵子我买了几块不错的DVD。」他边说边走到电视柜下方找出一堆片子。

  她挑了挑眉,而後看向他,「我都没看过,你作主好了。」

  葛风扬眉一笑,「随便选。」

  封韵看了看,随手挑了一块给他,「这个吧。」

  「情深缘浅……」葛风眉头揪起,「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什么意思呀!」

  「还说没有?」他眯起眸子,「你是在暗示我们之间的感情就像这四个字是不是?情深缘浅,我才不信。」

  「你不要那么敏感,我不过挑块片子。」封韵捂著脸,快受不了地说:「我不要留下,我要走……我要离开这里。」

  「你不能走。」他强压住她,很用力的握住她的肩膀,目光令人毛骨悚然,「你敢走,我就……我……」

  他高举手要挥下,却及时控制住,直摇头说:「不行……我怎么可以打你呢?我不能这样……」

  「风,你怎么了?」她关心地蹲在他面前。

  「别管我……别管我……」他仓皇站起,「我出去买几罐啤酒回来。」

  见他逃难似的离开了,封韵心底那份怪异的感觉愈来愈浓。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变了呢?

  嗯,在日本料理店时他本来很正常,可自从他吃了那什么胃药後,却整个人变得不一样,也从那时起江昊不见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趁他不在,她立刻从沙发上起身快速走进他的房间。

  他把胃药放哪儿呢?她非得找到它不可。

  可是当她翻找的时候,却发现似乎有股力量在吸引著她,让她忍不住一直往衣柜的方向走去,她打开衣柜的门,蓦然看见里头有一个黑色的绒布盒子。

  是这盒子里头的东西在叫唤她!

  她立即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枚晶亮的玉石,这时外头传来开门的声音,她立刻把它放进口袋,然後将一切归位,迅速走出去转向自己房里。

  「封韵……封韵……你在——」葛风打开她的房门,看见她躺在床上才稍稍松口气,「我还以为你——」

  「以为我跑了?」她笑问。

  「我……」

  「别说了,我只是累了,让我睡一觉吧。」闭上眼,她不再说话了。

  葛风见状,也不再说什么,只是上前为她盖好被子後便退了出去。

  待他的脚步声走远後,封韵这才偷偷从口袋掏出玉石,将它揣在心口,闭上眼凝神细想。

  奇怪,她明明可以察觉它的怪异,为何她会摸不透呢?

  想著想著,她竟在不知不觉中睡著了,睡梦中突然眼前晃过一道闪光,闪光慢慢扩大,出现一间屋子,那屋子有点像神坛,旁边各有一棵大榕树,就在她慢慢朝那儿走去,准备推开门时,却突然惊醒了。

  她猛然张开眼,看著天花板上晕黄的小灯,刚刚梦里的一切十分清晰的呈现在她脑海。

  这该不会是玉石给她的线索?

  对!她不能就这么让它过去,一定得查清楚才行。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葛风,我想……」封韵想了一夜,终於想到一个办法。

  「想什么?你说。」葛风关心地问:「是不是饿了?我去买早餐。」

  「不是,我已经吃很鲍了,只是……我不想再看片子,想上网打打电动,你的电脑借我好吗?」她低声恳求。

  「你要上网?」葛风眉头一蹙,表情难看,「你在打什么主意?想把你的现况寄给谁知道吗?」

  「不是的!」封韵恼火了,「我什么都给了你,你要把我锁在这儿我也无话好说,现在只是上个网你就对我不信任,若真要把现况让谁知道我不会打电话吗?我房间里的手机没坏呢。」

  说著,她生气地打算回房间。

  「韵!」他喊住她,走到她面前扶住她的身子,「别生气,是我太害怕失去你,如果你想上网,我书房有电脑。你去玩,我出去买两杯热咖啡,我知道你最爱喝拿铁。」

  封韵看著此刻温柔的他,心中的酸楚直冒上来。

  为什么他的好不能持续?为什么他要时而温柔、时而霸道的玩弄她的心?

  「谢谢。」

  她抿唇笑了笑,转身步向他的书房。

  电脑打开,她先上游戏网,直到确定他离去後立刻进入搜寻网输入「神坛」两个字。

  可是整个台湾著名神坛太多,有的甚至没有贴出照片,让她在短时间里根本无法找到跟梦境一样的神坛。

  「老天呀,帮帮忙。」她不停的换搜寻网,一个个按进去,又担心葛风很快就回来,以至於整个人的神情紧绷到了极点。

  猛然,眼前一张照片让她震住。

  两棵大榕树……没错,就跟梦里的一模一样!

  她赶紧抄下地址,这时葛风回来了,她及时切换到游戏网,假装专心地与网上对手厮杀。

  「我没想到你喜欢玩这种游戏。」他走进来,把手中的咖啡放在她面前,「暂停一下,趁热喝了吧?」

  「嗯,好香!」她仰首对他甜笑。

  「你喜欢就好。」葛风蹲在她面前,看著她明显消瘦的脸孔,「我知道这阵子委屈你了,但是我是逼不得已的。」

  「我知道,你不用说什么了。」如果顺利,她就快要弄清楚他到底出什么事了。

  「你知道?」他敏感地问。

  「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你是爱我的,难道不对吗?」她这句话抚平了他内心的不安。

  「韵!」他激动地紧抱住她。

  「葛风,我如果向你保证不会离开你,你能不能放我自由?」唯有他让她出去,她才可能去找那处神坛。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的脸孔猛地一沉。

  「我只是想出去走走,你不要这么敏感嘛。」

  「你想去哪儿我陪你去。」瞧他,还是不信任她。

  封韵咬紧唇,失望地摇摇头,「你再这样,我不知道我们要怎么继续生活下去。」

  「怎么不能生活?这样很好呀。」他说得理所当然。

  「你打算绑住我一辈子,把我锁在这座象牙塔里哪儿都不能去?」封韵反问他。

  「我会照顾你。」他坚定地说。

  「我要的不是这样的照顾。」封韵含泪凝视著他。

  「那你要的是什么?」

  「平等的对待。」她很沉重的说出这几个字。

  「我不会上当。」他紧蹙著眉走近她,「你这小女人向来鬼主意多,现在你八成又在要心眼。」

  「我没有。」事实上她是有,她想溜出去找那家神坛呀。

  他撇撇嘴,紧盯著她,「最好没有,否则你会太伤我的心。」

  「好,既然你要陪我去,那我现在想去书局逛逛,可以吗?」他既然说她有心眼,那她就做给他看。

  「书局?」

  「对呀,我想看点书,但你这儿没有我想看的书。」她表现得很自然。

  「好,那走吧!」他想了一下,答应了。

  到了最近的一家书局,葛风和封韵一块走进里头,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亦步亦趋地跟著她,完全不给她任何逃跑的的机会。

  「你不用跟著我,可以挑自己喜欢看的书呀。」她有意逃离。

  「不需要,我房里的书已经很多了。」他现在只想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防止她逃跑。

  「那就随你的意思了。」封韵嘟起嘴。这男人简直比强力胶的黏性还强,她该怎么办?

  葛风没有反应,他只知道他得盯牢她,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他终於忍不住开口。

  「你还要挑几本书呀?」她提篮里已经放了四、五本书,还不够啊?

  「不知道,我觉得这些书都还不错。」她指著前面一架子的新书。

  「老天。」葛风蹙起双眉。

  「怎么了,多陪我一下这么难吗?我不过是想再挑几本书而已。」她凑近他的俊脸笑道:「如果你累了可以先回去。」

  「你不走,我是不会回去的。」他仍然很坚决。

  「好吧,那你就慢慢等。」她气得抽起架中一本本的书,每本都花了好长的时间看完。

  「时间已经不早了,如果你还想买我们下次再来找,回去吧。」他不想再与她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封韵本还想留下,可又怕这样的举动会惹火他,只好答应他暂时离开。

  当她上了他的车後,心底有著满满的懊悔。

  难道她当真想不出办法脱身吗?不,一定会有的!

  不知是不是上天听见她的心声,就在她心烦意乱之际,突然从前方窜出一辆机车,若非葛风及时踩下煞车,他们肯定擦撞上,不过对方却因为受了惊吓而摔倒在地。

  「该死的!你以为开车最大吗?居然不长眼睛!」对方指著葛风破口大骂著。

  葛风眯起眸,正要下车却被封韵拉住。

  「这人一看就像个流氓,你别跟他计较了,我们回去吧。」

  可葛风却不这么想。明明是那小子不对,还指著他的鼻子叫骂,这让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你说什么?」葛风站在挑衅者面前。

  「我是说——」当对方看见身材高大的葛风时立刻说不出话来,甚至後悔自己刚刚的口不择言。

  「有种就再说一遍!」葛风弯下身扯紧对方的衣领。

  「你别这样,放过他吧。」封韵在一旁劝阻。

  「你走开!」葛风用力将她朝身後一推,看也不看她。

  封韵被他这么一推,踉跄退了数步,正想再度上前劝他,可突然想到这是很好的逃跑机会。

  眼看周遭的围观者愈来愈多,确定葛风不会有杀人的机会,她当下作出逃走的决定。

  主意一定,她立即拔腿就跑,到了下一个街角便拦下一辆计程车扬长而去。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封韵手上紧握著诡异的玉石,缓步走向这间看来非常普通的神坛。

  就在门口,她遇见一位老先生。

  「小姐,请问你有预约吗?」

  「我没预约。」她摇摇头。

  「那很对不起,我们道姑不会见没有预约的客人。」

  「如果我现在预约,多久能见到她?」封韵想了想问道。

  「半年後吧,或者更久。」

  「半年後!」她非常吃惊,因为实在等不到半年後。

  「对不起了,若需要预约请到那儿填预约单,时间一到我们会联络你。」他指著另一头小小的空房间。

  封韵虚弱一笑,自言自语著,「半年已经救不了。」突然,她眼睛一亮,赶紧从口袋中拿出玉石,「我拿这个可以破例见她吗?」

  「这……」老先生眉头紧紧揽起,「这不是道姑极为珍爱的东西吗?怎么会在你手上?」

  「你让我见她,我要亲口对她说。」瞧这老先生在看见玉石的刹那,脸上「瞬息万变」的表情,她猜测这东西一定有作用。

  「你!」他迟疑了会儿才说:「好,我进去问问看。」

  「谢谢你。」封韵直对他点头,表示感激。

  老先生旋即转身步入屋内,约莫三分钟後他又出现了,「道姑请你进去。」

  「道姑决定见我了?」

  一抹释然展现在封韵脸上,连连道谢後她走进大门,直往前面一间怪异的房间走去。

  一到了那儿她便看见一位道姑坐在桌前,微笑地等著她。

  「你请坐。」道姑指著她对面的椅子。

  「谢谢。」封韵坐了下来,却没有开口,她正考虑著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来意。

  「你不是有东西要给我看?」道姑先开口了。

  「对。」她慢慢从口袋中将玉石拿出来。

  道姑看著那玉石,「你是不是受不了他善变的个性?」

  「您……您怎么都知道?」

  「因为这东西是我借给那位葛先生的。」道姑浅浅一笑。

  「葛风!」她抓住桌缘站了起来,直对著道姑问道:「求求您告诉我,到底他来这里做了什么?」

  「他卖了他的灵魂。」道姑直言不讳。

  「他卖了灵魂?」封韵倒抽口气。这可是她做灵煤多年不曾听说过的呀!何况一个人没了灵魂岂不成了行尸定肉?

  「对,他把他前世的灵魂卖给了我,以求日後永远的平静。」道姑很沉稳的说。

  「那您刚刚问我的问题,是不是您早知道会有这样的後果?」封韵激动地说。

  「我知道,他也知道。」

  「他也知道?」封韵愕然地望著她。

  「对,我把後遗症都告诉他,可他说为了能拥有你,不惜一切。」道姑轻声的说。

  「不惜一切?」封韵捂著脸,没想到他为了她宁可做个不完整的人。

  不,他有美好的前程、美好的未来,她绝不能让他的後半辈子在这样的缺憾中度过!

  「请问,要怎么做才能让他恢复?」她著急的问。

  「你真的要他恢复吗?他卖出的那一魂我这几天已经跟他沟通过了,他想要夺走你的念头非常强,我实在说不动,若真如此,葛先生将会再度夜夜梦魅。」道姑同样把利害关系告诉她。

  封韵紧闭上眼,作出沉重的决定,「我知道,谢谢您,我坚持这么做。能不能把他失去的魂转卖给我?」

  「当初他是免费卖给我,所以我也可以免费卖给你。」道姑坦诚。

  「那我该怎么做呢?」

  「很简单。」

  道姑拿回原来的玉石,接著在上头轻轻抚触,又念了一些经文,然後把它再度交给她。

  「拿它浸过水後,让他喝下,跟著把玉石收好,改天有空拿来还我就行了。」

  「那江昊……我是说江昊也会立刻回到他身上?」她抿紧唇,压抑著心情的波动问著。

  「嗯,我刚刚已经说了,这场梦魅又将开始。」

  「请问,除了要我接受那个前世灵之外,我要如何才能让江昊不再纠缠他,死了这条心,自动离开呢?」她双拳紧握,「是不是要我同时远离他们两人?」

  「这……」道姑摇摇头,「这不是长久之计,他们一样会同时找上你。」

  「那我该怎么做?」

  「找个人嫁了,嫁了你便属於其他男人,这一世的葛风和前一世的江昊都必须死心离开。」道姑说完後深吸口气,「我後面还有人,不能与你多谈了。」是呀,她已经泄漏太多天机。

  「我知道了。」

  封韵道过谢後便离开神坛,心情沉重的她打了手机给小莉。

  「小莉吗?我是封韵。」

  「感谢老天爷,你总算现身了!刚刚葛风像发狂似的跑来我这儿要人,我跟他说我不知道你在哪儿,他不信,甚至出言恫吓我。」小莉又气又急地说。

  「对不起,我马上就回去,他就不会再找你麻烦了。」封韵迟疑了会儿又说:「小莉,我还有件事想麻烦你。」

  「拜托,我们几年的交情还说这种话,快说什么事。」她很有义气地说:「不管什么都包在我身上。」

  封韵叹了一口气,困难地说:「我……我是要你替我找个丈夫,而且马上就要。」

  「马上要一个丈夫?!」小莉张大嘴巴,「你脑袋秀逗了呀!」

  「我是说真的,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喂,你是不是跟葛风吵架了,出走不够还来个闪电结婚想气死他?」这是小莉的结论。

  「不……唉,算是好了。」她已无心解释。

  「你这赌注太大了。」

  「不管,我就是要嫁,你不找是不是?那我自己去马路上抓。」她可不是开玩笑,火烧眉毛下她只好狗急跳墙。

  「好、好!你可别随便抓个瘸腿瞎眼的来充数,嗯……我们公司有好几位大帅哥,要他们陪你演场戏他们应该会答应。」

  「不是演戏,是真的得走进礼堂,真的得公证。」小莉到现在还以为她在开玩笑吗?

  「啊!」

  「会不会很为难呢?」她很清楚小莉的意外,「但我已经没有其他办法可想了。」

  「你和他闹到这样的地步?」小莉抓抓脑袋,「其实你又漂亮又善良,找个丈夫一点都不难,我只是怕你後悔。」

  「我不後悔,一切就拜托你,我明天就要一个丈夫,会去你家向你认领。」

  说著,封韵便挂上电话,而她的举动真的让小莉呆住了。

  她著急地来回踱步。

  明天就要……她要去哪儿弄个男人呢?看来封韵那丫头准是疯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当封韵推门而入看到的是葛风布满血丝的双眼。

  他肯定是找她找了好久,直到筋疲力竭才回来的。

  「你去哪里了?」他眸光一冷。

  「我不喜欢看你到处找人麻烦,所以四处走走。」她的眸光似水轻轻扫向著急与担忧的脸。

  「我……不是我找他麻烦,是他先口出恶言。」

  他眉心浮著几许阴影,那儿就是他缺少一道魂的空洞处。

  她笑著上前抚上他的脸庞,最後指尖轻抚在那阴影上。

  「风,我真的好爱你……好爱……好爱……这么爱你还怕不如你爱我之深。」

  「封韵,你——」他愕然。

  「嘘……」她微微一笑,倚在他怀里说:「我们一块去超市买菜,我煮一顿丰盛的晚餐给你吃,接著我们一块挤在沙发上看电视,好不好?」

  「好,你说怎样就怎样。」

  「那走吧。」她开心地拉著他一块去买菜。

  「你会不会又……」

  「你笨哦,如果我还要跑就不会回来了,我们快走。」知道原因後,她不再气他多疑的个性,看著他疑心易怒的模样,反而让她的心好痛。

  两人一块上了街,买了很多东西回来,回到家後封韵便进到厨房忙著,葛风站在门口看著她忙碌的身影,心底漾起阵阵暖意。

  「我没想到你真会煮一桌子菜。」他倚在门边笑睨著她。

  「我是因为懒,其实我的厨艺不比你差哦。」她回头一笑,「你别站在那儿监督啦,会害我手忙脚乱。」

  「你别当我在这儿不就行了。」

  「你真讨厌,如果我紧张得把盐当糖放了,可别怪我。」她的嗓音虽然很愉悦,但这是她非常努力伪装下才有的结果。

  「如果真这样,我还是会全吃了。」他很认真地说。

  「少贫嘴,我才不信。」她伸手抹了下泪。

  这时候葛风听出她嗓音的涩意,快步走过去却看见她满脸泪水时,著实吃了一惊。

  「你怎么了?」他眉宇深深的拧起。

  「没……我在切萝卜啦。」她指指砧板上的红萝卜。

  「切洋葱才会呛到吧?」她当他是傻瓜吗?

  「人家对红萝卜过敏嘛!」她强颜欢笑著。

  葛风不说话,抢过她手里的菜刀,「既然你对它过敏,就让我来吧。」

  封韵呆愣地站在一旁,看著他因心疼她而皱眉的模样,她真的不希望与他分开。

  想著想著,她控制不住地扑上他,紧紧围住他的腰,「葛风,你为什么要那么爱我?你不要爱我这么深好不好?」

  或许这样,等他发现她离开後才不会太伤心、太难过。

  「你怎么了?我不爱你要爱谁?」他顿住切菜的动作。

  她摇摇头,「没……我只是好感动嘛。」

  「我要的不是你的感动哦。」他撇嘴轻笑。

  「我知道。」她来到他面前,踮起脚尖在他唇角印上一吻,「就是因为知道,我现在不就要煮一道丰富的晚餐与你共享吗?」

  顺手接过他手中的菜刀,她继续做著晚餐,每一个动作都满含著她的爱心,而葛风的双手紧紧拥著她,与她一块甜蜜地忙碌著。

  这段时间是让封韵感到最快乐、温暖,也是最伤感的时候了。

  「来,吃吃看,这些上海菜是我以前跟孤儿院的院长学的,她可是道地的上海人,希望我能学到三分样。」她边说边将筷子交给他。

  葛风直觉她有些怪,可又说不上来,心底有份空虚的感觉似乎慢慢在扩大,好像她就要离开他了。

  他放下筷子,定睛望著她,「告诉我,你在打什么主意?」

  「吃饭呀。」她偏著脑袋笑著,夹了好几样菜搁在他碗里。

  「不,绝对不单纯,你刚刚明明哭了。」

  「你就非得要跟我生气,让一顿好好的晚餐搞砸吗?」都怪她,若不是为了她他也不用因为缺一角的灵魂而变得性情暴劣。

  她的泪眼刺激了葛风的心,他紧抱住自己的脑袋,不停喘息,正在极力压抑住紊乱的心情。

  「我……我吃。」

  他抖著手拿起筷子,吃著她为他夹的菜。

  封韵看著他不停战栗的手和深深的喘息,知道他剩下的魂魄已经乱了,若不发泄,他铁定会很难受。

  她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要骂你就骂、要发脾气你就发,我不在意,真的不在意……」

  「别这样,韵,你走开!」他用力挥开她。

  不,他必须克制,否则他会继续发飙、继续伤害她。

  「我不走,我要你骂我。」她蹲在他面前,「我知道你很难受,就别再压抑脾气了,我不会怪你的。」

  「你走远点就行!去!回你房间……」难得这么一顿温馨的晚餐,他不想就这样破坏掉,「等一下我就好了,你快去。」

  「我不走!」她哭著说。

  「你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哭天抢地的,是讨我秽气吗?」终於,他的怒火冲上来,让他控制不住地对她叫嚣。

  然而,封韵并不生气,她笑得好温柔,望著他轻声的说:「对,我好坏,我真的好坏,不该出现在你面前,这么一来你就不用受苦了。」

  「你究竟在说什么东西?别在我面前胡说八道!」他揪起她的衣领,指著一桌子菜,「你八成是做了什么愧对我的事,才故意做这些菜想藏匿起自己的罪恶,对不对?」

  封韵不回嘴,只是含泪望著他。

  「哭……你就会哭!不准哭!」他大声吼道。

  「我忍不住。」他会变成这样都是为了她,要她如何不伤心?

  看著她因为抽噎而不停起伏的胸部,他的眼神变得氤氲,「你是在诱惑我吗?」

  「对,我是在诱惑你……」她自解衣衫。

  「你……还真贱!」他邪佞地笑了笑。

  「我只对你贱。」说著,她当著他的面一件件褪下衣衫,最後赤裸裸的走向他,紧紧抱住他。

  「韵!」葛风也反抱住她。他的心好痛呀……他不该这么骂她的。

  「爱我……」她仰首舔吻著他刚冒出青色胡碴的下巴。

  葛风眯起眸,看著她那张素爱的绝美脸孔,再也推不掉这天使般纯真的诱惑,他重重的吻上她的雪胸,态意、狂妄、放浪,多情……

  两人由客厅边吻边爱抚地进入卧室,最後在床上翻滚,肢体交缠,摩擦出爱的火焰。

  在激情过後,封韵抚著他的脸,在心中叹息著。

  葛风,我就要离开你嫁给一个陌生男人,从今以後你要好好保重自己……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