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至少还有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至少还有你目录  下一页

至少还有你 第七章 作者:叶霓

  他们已在纽奥良住了十天,夏允风依旧对过去的生活丝毫印象也没有。

  左爱凡看在眼里也为他感到难过,不知道他何时才会好转,即使是想起一小片段也好啊。

  她知道等他恢复记忆的时候,也就是她要离开的时候,但她已经很对不起他了,又怎能自私的希望他永远想不起过去呢?

  「少爷、少爷。」非力突然从外头跑了进来。

  坐在客厅看着报纸的夏允风抬头问:「什么事?看你一副着急的样子。」

  手上拿着抹布正在帮玛莉整理环境的左爱凡也停下动作,好奇地看着一向少话的非力。

  「少爷,艾咪小姐来看你了。」

  「艾咪小姐?她是谁?」夏允风放下报纸,不解的问道。

  非力还来不及解释,一名年轻的女人已经飞奔进来,一看见夏允风就展开双臂大喊道:「Honey,我来了!」

  左爱凡拿着抹布的手一抖,望着眼前美艳的女人,她知道她是近来从美国转战大陆的当红演歌双栖巨星。

  虽然同是从事表演艺术,人家的名声可是响誉全球,而她却只是在东南亚较有名气,相形之下差了对方一大截呢。

  在台湾大家都喊她漂亮宝贝,但在国际上,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艾咪是性感尤物,漂亮宝贝当然知道自己不如性感尤物。

  「妳到底是谁?」夏允风直觉他并不讨厌眼前的女孩,甚至相信他们已经认识非常久了。

  「老天,你真的失去记忆啦?」艾咪坐到他身边,用一双勾魂媚眼盯着他,「你可以忘了所有人,唯独不能忘了我呀。」

  「妳究竟是谁?」

  「我是你的未婚妻艾咪。」

  这话一说出口,左爱凡身子一颤,差点把价值不菲的古董给打翻了,她赶紧抱住它,却觉得呼吸不顺。

  「未婚妻?!」夏允风的错愕并不亚于左爱凡。

  「你不相信吗?」艾咪转头看着非力说:「非力,你快告诉他,我到底是不是他的未婚妻。」

  「呃,是……少爷,你和艾咪小姐在去年订婚了。」

  非力是在他家工作十年以上的老仆人,说的话应该足以相信,但为何他听在耳中会有这么强烈的意外?

  他直勾勾的看着艾咪,不是她不漂亮,而是她太过漂亮,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或许……在他失去记忆之前的审美观和现在不同?

  「瞧,非力都说了,你还不信吗?」艾咪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你放心,我一定会陪你到你完全恢复记忆为止,就算我的工作忙得不可开交,我也愿意为你舍弃。」

  说着,她慢慢倾身向他,当着众人的面要吻上他的唇。

  左爱凡赶紧别过头不想看下去,她只觉心好痛。

  夏允风猛地站起身,沉声道:「对不起,在我还没恢复记忆以前,请妳不要做出这种动作。」

  「哈哈……」听他这么说,艾咪笑不可遏。

  「妳笑什么?」他板起脸瞪她。

  「我笑你这位风流公子,居然会害怕女人的碰触,你该不会连那儿也撞坏了吧?」她瞄了下他的胯间。

  夏允风不在乎她的激将法,只在乎她说的那个「撞」字。

  他用力攫住她的手腕,「妳给我说清楚,我之所以会丧失记忆,是因为撞到了什么吗?」

  「听说你是为了救一个女人,那女的不要命的想跳水,你在救她时脑袋不小心撞到石头。」艾咪轻描淡写的说,瞥了左爱凡一眼,「我说的对吧,小女佣。」

  左爱凡愣了下,随即点点头,「对……」可她心里却纳闷着,艾咪为什么要看着她说这句话呢?莫非她知道她的身分?

  艾咪起身走到她身边,低声说:「听说妳在这里很放肆喔。」

  「妳是什么意思?」

  「怕我戳破妳的企图吗?放心吧,我不会的。」

  左爱凡以为她所说的企图是指她隐瞒身分接近夏允风的事。

  「妳想拿这个要胁我?」

  「不,我只是想与妳公平竞争。」艾咪眼里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

  「妳是他的未婚妻,干嘛跟我说这些?」

  「没办法,因为Ken现在失去记忆,如果他喜欢上妳,我又不是他老婆,就算死缠着他也没有用,所以我允许妳拿出做戏子的天分,撒娇或装委屈都行,怎么样?接不接受我的挑战?」

  「妳以为我不敢?」左爱凡沉下脸,已中了她的激将法。

  「好,既然妳敢,我们就这么决定啰。」

  艾咪朝她得意一笑,旋身回到夏允风身边,把头倚在他的肩上,柔声说着一些话。

  这次夏允风并没有推开他,只是静静地坐着,直到艾咪不知道说了她什么,他才将目光移向她脸上,这让左爱凡心一震。

  她受不了这种揪着心的感觉,开口道:「少爷,我去外头打扫。」

  「外头不是有人会打扫?」夏允风瞇起眸看着她。

  「屋里打扫得差不多了,我只是想帮帮忙而已,我这就去了。」左爱凡瞟了眼艾咪,看见她挑战的眼神时,立刻抬头挺胸地走出客厅。

  一走到屋外,她便再也站不挺了,一手揪着胸前的衣服,只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有未婚妻了,而他未婚妻还连同他父亲和这屋里所有仆佣对付她一个人,她都已经答应Bylan只要夏允风恢复记忆就离开,为何他还要用这种方法对付她?

  戏子无情!难道艾咪就不是戏子?或者艾咪是个上流戏子,不是她这种小演员比得上的?而她真要不顾一切、不顾承诺的去争取他吗?

  夏允风……他到底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对她的?已经有了未婚妻,为何还愿意舍命救她呢?为什么?

  左爱凡心乱如麻,泪流满面,怎么也无法压下打心底泛起的寒意。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月色稀微,左爱凡独自走到屋外,来到庭园里。

  屋里多了一位「女主人」,一整天下来全是她的笑声,虽然艾咪嘴里说要与她公平竞争,却早以女主人自居,她说的话、一个动作都能惹得仆佣们笑声连连,看来大家都有眼睛,知道谁是他们得罪不起的。

  至于夏允风呢?

  在艾咪的纠缠下,他不得不陪她四处走走,就不知道他每到一处景点,是否会想起有个小女佣曾陪伴过他的那一天?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夏允风的声音突然在她身边响起。

  「是你。」这时候看见他,她发觉两人像是陌生许多。

  「晚饭也没下来吃,身体真的很不舒服?」夏允风犀利的目光瞬也不瞬地盯着她,那眼神好象在探究她,她的心跳不禁漏跳一拍。

  她强自扬唇一笑,「已经好多了。」

  「如果真的不舒服,我让非力带妳去看医生。」

  她撇撇嘴,有些心酸的问:「为什么你不说你要带我去看医生呢?」

  他扯唇笑了笑,「别孩子气,现在多了个艾咪,让我的心更乱了,我甚至不知道我的作法对不对。」

  「我懂。」她眼底闪着水雾,「你有了未婚妻,所以对我好就是不对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被她的话给弄混了。」夏允风坐在一旁的石椅上,双手抱着脑袋,「妳知道那种……像个让人摆布的机器,别人说什么他就得吸收什么,完全没有自我的感觉吗?」

  闻言,左爱凡心里陷入一阵挣扎,最后她豁出去地蹲在他面前,「夏允风,你听我说,如果……如果我告诉你一切始末,你肯不肯相信我?」

  「什么始末?」他的眉头紧蹙。

  她深吸口气,说出真相:「其实当初你救的人就是我。」

  「我救妳?」

  「我是个演员,在台湾还算是个有名气的明星,有一天我遇上了你,那时候的你是个替身演员,我们……」她把事情的真相一五一十的全告诉了他。

  「我们是在台湾认识的?」夏允风看着她,发现太阳穴又隐隐抽痛,「过程中还发生这么多事?」

  「我所说的那个故事中的男女主角,就是指我们两个。」左爱凡再也忍不住的哭了,「我想对你说……我对不起你,我不该不信任你……」

  「那妳为何不一开始就告诉我?」

  「因为……」她下希望让他想太多,于是隐瞒了Bylan要她答应的条件。「因为我愧对你,所以才央求你父亲让我以女佣的身分接近你。」

  啪、啪、啪!

  一阵鼓掌声从远处响起,跟着一道人影缓缓走过来。

  「艾咪!」左爱凡惊见她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

  「没想到我出来走走,居然会听见这么精采的故事。」艾咪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左爱凡,「但Ken不会上当的。」

  「妳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会上什么当?」夏允风看向艾咪,不解的问道。

  「她这么说是想让你对她产生好感,到时她就可名正言顺的成为『A-Lis-Do』总裁的妻子。」

  「妳怎么可以随便诬蔑我?」左爱凡没想到艾咪竟是这么无理的女人。

  「我诬蔑妳吗?」艾咪扯唇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有录音功能的手机,按了个键,随即传出她和左爱凡的说话声--

  听说妳在这里很放肆喔。

  妳是什么意思?

  怕我戳破妳的企图吗?放心吧,我不会的。

  妳想拿这个要胁我?

  不,我只是想与妳公平竞争。

  妳是他未婚妻,干嘛跟我说这些?

  没办法,因为Ken现在失去记忆,如果他喜欢上妳,我又不是他老婆,就算死缠着他也没有用,所以我允许妳拿出做戏予的天分,撒娇、装委屈都行,怎么样?接不接受我的挑战?

  妳以为我不敢?

  好,既然妳敢,我们就这么决定啰。

  说话声到此结束,艾咪看向脸色铁青的夏允风,「现在你是不是相信我的话了?」

  「妳……」左爱凡身子在发抖,「夏允风,你别信了她那断章取义的内容,那不是我--」

  「妳不要再说了。」夏允风大声喝止,「请妳闭嘴好吗?」

  左爱凡愣住了,不敢相信他竟会这么说。

  「听见没,Ken要妳闭嘴,换言之就是妳可以走人了。」艾咪一脸得意的说。

  「是吗?你的意思是要我走吗?在听了你我那段过去后,你还要我走吗?」左爱凡泫然欲泣的看着他。

  艾咪冷哼一声,「什么过去呀?过去的他在妳眼中不过是个替身演员,所以妳轻易就相信那些不利于他的谣传,可等妳得知他真正的身分后,便丢下妳在台湾的演艺事业,干里迢迢饱来美国,妳存的是什么心其实并不难了解,不是吗?」

  左爱凡无力为自己辩解,「你相信她的话吗?」

  等了半天,她都等不到他的回答,看着他脸上的冷硬线条,她的心都碎了。

  苦涩的撇撇嘴角,她强自对他一笑,「是的,少爷,我这就走。」

  「也请妳离开行吗?」左爱凡一离开,夏允风便冷着嗓音对艾咪说。

  她挑高一眉,「你干嘛对我这么凶呀,又不是我在利用你。」

  「进去。」他指着屋里,沉声道。

  「哼,没想到你失去记忆,个性还是一样臭。」艾咪跺了下脚,这才不情不愿地离开。

  夏允风的眼神不禁往左爱凡的房间看去,他好想问她,她究竟对他存了什么心?真是贪图他的财产吗?他不愿相信,可她和艾咪的话却一直在他耳边回荡,让他心都痛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左爱凡抱着布娃娃一边帮它梳发,一边在心里想着:左爱凡,妳活该,明明答应人家又何苦食言呢?这下可好,连老天都要惩罚妳。

  「他到底爱不爱我?爱?不爱……」

  每梳一下,她就问娃娃一声,可布娃娃只会眨眼微笑,不理会痴痴问着的她。就这样,一大堆的问号塞满她的脑海,让她头痛不已。

  「娃娃,我该走吗?他赶我我就要走吗?」她眼眶含着泪水,嘴角逸出一丝苦笑,「现在我终于明白『含冤莫白』的痛苦了,就不知道当初允风被我误解时,内心是不是比我现在还要难过?」

  她举起娃娃的手摇了摇,「妳的意思是我不该走,如果走了就等于默认艾咪的诬蠛,是不是?」

  她又将娃娃的头往下压两下,「妳说对?那我就不该走啰!」

  本来她就不想走嘛,就算真要走,她也要将自己的心意告诉他,如果他仍不愿相信,她再走也不迟呀。

  就这样她就和布娃娃一问一答,一直弄到天亮,却连一丝睡意也没有。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左爱凡准备下楼整理屋子。以前她还可以稍稍偷个懒,可现在多了个艾咪,她连松口气的机会都没了。

  「娃娃,要给我勇气哦,我不能就这样被她给轻易气走。」

  左爱凡强迫自己咧开一个最有自信的笑容后,她先进浴室梳洗一番,并用冷水敷一下红肿的双眼,再怎么她也要让自己看起来神采奕奕、精神焕发,她绝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倒的。

  她拎着水桶来到三楼,先是拖地,之后便擦拭每间空房间。

  来到夏允风的房间时,她大可跳过去,可是她忍不住想看看他是不是还在房里?

  她推开门,床上的被子已整齐的折叠好,看样子他一样比她早起,晨跑去了。

  既然他不在,左爱凡就走进去整理房间,也因为无聊,她不禁哼起了黄梅调,演歌双栖的她声音甜美,唱起黄梅调来更是好听。

  不知什么时候,夏允风站在门口,望着房里如彩蝶般拿着抹布快乐飞舞的左爱凡,没想到他失眠了一整夜,她却快乐成这副模样。

  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孩?为何把他的心践踏在脚底后,还能这么开心?

  夏允风沉着张脸,无声无息地靠近她,站在她背后许久都没出声,直到左爱凡转身想拧抹布时,这才被他吓了一跳。

  「你站在这里多久了?」

  「有一会儿了。」他挑眉看着她。

  她双手互绞了好一会儿才抬头问:「你……你信我还是信艾咪?」

  「就目前的证据而言,我信她多些。」夏允风坦白的回道。

  左爱凡眼眶一红,「可我真的不是像她所说的那样呀。」

  「那妳千里迢迢跑来找我,只是因为愧疚而已吗?」他双眸一瞬也不瞬地凝视着她。

  「当然不是,我还--」左爱凡及时把「爱你」两个字给吞回肚里,因为她怕,怕自己说出来会令他为难,毕竟她怎能对一个已有未婚妻的人说这些,昨天她之所以会接受艾咪挑战完全是被逼的。

  「妳怎么不说妳爱我、喜欢我,甚至可以为我而死,这样应该更容易达到妳要的目的,不是吗?」他勾起唇残酷一笑。

  她听得一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妳要得到我的心,这不是第一步吗?否则妳和艾咪两人的游戏如何继续下去?」夏允风握紧双拳,恨自己的心居然遗失在这个女骗子身上。

  为什么他会这么轻易上她的当?

  是他太笨?还是她的演技太好?

  「说到底,你就是一点也不相信我?」左爱凡不敢相信他竟会说出这么残忍的话。

  「现在的我没有了以前的记忆,我不知道该怎么相信妳。」夏允风转开身,不去看她的泪容,就怕自己会再一次上当。

  左爱凡再也忍不住地冲上前,拳头如雨般落在他胸口,「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你为什么要丧失记忆?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如果你记得过去的事情,你就不会这么说我……绝不会……」她无力地瘫在他怀里,「难道你丧失记忆,就连爱我的心也丧失了吗?」

  他身子一震,「我以前就爱上妳了?」难怪他现在同样逃不过她的魅力。

  「虽然你没有开口说爱我,可是我感觉得出来,真的!」抬起小脸,她期待能看见他脸上软化的线条,但她却看见他更加深冷的表情。

  夏允风推开她,「别对我说这种话,我不会被妳扰乱心情的。」

  「我扰乱你的心情?」她的心像被针刺般疼痛。

  「别忘了我是有未婚妻的男人。」说完,他转身朝门口走去。

  见他就要走出房间,她快步冲上前先一步将房门关上,背抵着门扇,微微喘息地说:「我知道你有未婚妻,如果你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能爱我,我能理解,但当初你为何要隐瞒我?」

  「我隐瞒妳?」夏允风怒目瞪着她,「妳这是在逼问一个丧失记忆、无法反驳的犯人?」

  「我……」左爱凡知道自己太冲动了,深吸口气稳住翻腾的情绪,语气平静的说:「好,我只要你的一句话。」

  「什么话?」看着她那强作镇定的表情,他居然有种害怕的感觉。

  「你是不是真要我离开?」

  「我……」她的问题登时让他明白了,他的害怕居然是来自于她的离开……

  「你说呀。」她上前一步。

  「妳究竟要逼我到什么时候?」他攫住她的双手,将她压在门板上。

  「是你和你的未婚妻连手逼我吧?」她觉得好委屈。

  「怎么?现在装委屈了?」他眼光炯炯的看着她,「那妳索性献身怎么样?或许我会撇开艾咪要了妳。」

  「你……你太可恶了!」如果此刻她的双手没被他抓住,她一定要送给他重重的一巴掌。

  望着她受辱的神情,夏允风心底浮现一股悔恨,低声道:「能不能告诉我,妳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而我又是个什么样的男人,真是这么的滥情吗?」

  左爱凡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自己,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他放开她的手,「知道吗?就在我记不超过去、遗忘所有记忆的时候,唯一能让我坚强起来的信念是……至少还有妳,有妳守在我身边,陪我笑、陪我伤感,可如今……我只能说要不要走,都随妳便。」

  用力拉开她,他打开房门,脚下不停地走出去。

  左爱凡身体僵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前方……他没有赶她离开,却也没有留她,他只是随便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