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至少还有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至少还有你目录  下一页

至少还有你 第六章 作者:叶霓

  晚餐时间,依照规矩只有夏允风坐在餐桌前吃饭,其它人得在一旁站着伺候,可是这样的气氛叫他怎么吃得下呢?

  其它仆人因为受过训练,可以对桌上美食完全无感,可是她不行呀!

  左爱凡直在心底咒骂,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为什么还有人当主人当得这么嚣张的?可谁教她允诺Bylan要当佣人,只好跟着其它人排排站在旁边,可闻到那阵阵菜香,她还真受不了。

  柠汁虾宽条面、西施柚果冻、炸薯饼,法式芥末籽酱鲑鱼排……哇!玛莉,妳也太会做菜了吧?可是做那么多,你们家少爷吃得完吗?她心里暗忖。

  咕噜!肚子突然发出这种怪声,左爱凡几乎羞到无地自容,整个小脸都红透了。

  「爱凡,妳饿了吗?过来吃吧。」夏允风笑指着对面的位子说。

  她瞄了下左右两侧的其它仆人,赶紧摇摇头,「我不饿。」

  夏允风明白她在顾忌什么,立刻对众人说:「以后我要你们全都一块上桌吃饭。」

  非力听了立即反对,「不行,若是被老爷知道了,我们肯定会被老爷辞退。」

  「难道我就不能辞退你们吗?」夏允风沉声道。

  「这……可是……」非力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那我宁愿让少爷辞退。」

  他说出这句话后,谁敢坐上桌,左爱凡见状立即道:「不用为我争吵啦,是我不好,我肚子真的不饿。」

  「爱凡,没妳的事。」夏允风阻止她开口,目光看向其它人,「这样吧,你我各退一步,你们在厨房另外开一桌,但我们同时间吃,我只需要爱凡陪伴就行了。」

  其它人面面相觑,非力想了想只好让一步,「好,谢谢少爷。」

  他眉头一撩,「那还不去吃?」

  「是。」一干仆人立刻退到厨房里吃晚餐。

  左爱凡噘起嘴,小声地说:「你不要这么凶嘛,这要我以后怎么跟他们相处。」

  「妳放心,我让他们先吃饭是好事,否则饭菜凉了或是重新热了再吃,都会失去原味和营养。」他再次指着椅子,「坐呀。」

  她依言坐下,好奇地问:「不知道你以前是不是这样。」

  「以前?」夏允风眉一蹙。

  「对不起,我只是顺口问问,你不用刻意去想。」每次瞧见他因想不过过去而抱头痛喊的模样,她的心就好痛。

  「我不会的。」他笑了笑,突然想到什么的问:「咦,妳不是我家的佣人吗?怎会不知道我以前的事?」

  「我……我……」左爱凡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这才说:「因为我刚来没多久,你就出远门去了,所以我不是很清楚。」

  「原来如此,那我是去哪了?」他边说边把空盘子递给她。

  「我……我不知道。」她垂着脑袋低声说。

  他理解地点点头,「快吃吧。」

  「好,不骗你,我真的好饿。」左爱凡拿起刀叉,开心的吃了起来。

  「妳胃口一向这么好吗?」

  「那要看是什么东西,以前老吃便当的日子,我最讨厌了。」

  「便当?」他愣了下。

  「你不知道便当?其实便当是由日语来的,我--」

  「不,不是,我知道便当是什么,只是印象中似乎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吃它……」闭上双眼,他开始搜寻脑海中的印象。

  左爱凡停下吃东西的动作,看着他问:「除此之外,你还想起了什么吗?」

  他用力的摇摇头。

  听他这么说,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松了口气,好象……好象她不希望他恢复记忆。

  如果他一直保持这样,她就可以一辈子陪在他身边呀。不过,这个想法自私了些,她也不可能让他永远活在没有过去的世界里。

  「那就别想了,快吃吧。」无论他想不想得起来,她都不希望看见他陷入这种痛苦的沉思。

  「嗯。」夏允风吃了口宽条面,又说:「明天我想四处看看,尤其是杰克逊广场,艺术博物馆,妳说呢?」

  「好啊!」她点点头,提出建议,「我们还可以找个地方野餐,好不好?」

  「当然好。」夏允风喜欢看她天真的笑颜。

  「那我等下就去跟非力和玛莉说,请他们帮忙准备一些东西。」

  夏允风眸光深幽,散发着令人炫惑的气息,「对了,妳说妳到这儿工作才几个月,那之前呢?」

  「啊?」左爱凡突然拍着胸脯,她被口里的薯饼给噎着了。

  「妳怎么了?」夏允风赶紧走向她,轻轻拍着她的背,「吃东西怎么不好好吃呢?」

  「我……」左爱凡几乎说不出话来,拿过果汁就灌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呼了口长气。

  「妳好些了吗?」他担心的问道。

  「嗯,」她用力点了下头,心里却想着他怎老是出其不意地问她这些问题,她要怎么回答呢?

  「又没人跟妳抢,妳干嘛吃那么大口?」夏允风坐回椅子上,轻声责备她。

  「我……」她还真是有口难言。

  「妳还没回答我。」

  真要命,他居然没忘记,看来她是白噎了。

  「我之前是在台湾做……」她开始思索着该怎么说。

  「到底做什么,需要想这么久。」这小妮子吞吞吐吐的做着怪表情,还真懂得怎么惹他发笑。

  「我是做会计。」她冲口而出。

  「会计?」他头一偏,对这个专有名词不太了解。

  「就是accountant。」她用英文解释。

  「那妳为什么要来这里做这种伺候人的工作?」他不明白的问道。

  「这个嘛……钱多事少呀。」她耸肩一笑,但夏允风看得出来她并没有说实话。

  「这样呀,对了,明天早上九点出发可以吗?」他聪明的不再追问,将话题转移到她喜欢的事情上,才相处几天,他已经很清楚的知道她喜欢热闹。

  「好,我还想去买一些东西,嗯,我让非力开车载我去买。」她开心地说。

  「我开车载妳去好了。」他突然道。

  「你记得怎么开车?」她很意外。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夏允风朝她撇撇嘴。

  「那你的意思是……我要坐在你的车上实验了?」她的小脸随即一皱,「你可要开慢点呀。」

  看着她可爱的表情,夏允风又忍不住喷笑出声,左爱凡见他笑着,也漾出可爱的笑靥。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你知道怎么换档吗?还是我来好了。」

  左爱凡坐在夏允风身边,拚命告诉自己要信任他的驾驶技术,但全身寒毛还是控制不住地竖立起来。

  「知道。」夏允风给她一个「安啦」的眼神。

  「哦。」她只能苦笑的应了一声,当车子发动时,她紧紧闭上眼,等着未知的未来。

  夏允风侧头瞧她一眼,见她那副从容就义的模样,差点笑翻了,他兴起吓吓她的恶劣想法,同时也付诸实行。

  他故意装成不会开车的样子,车速忽快忽慢,一会儿疾冲,一会儿又往路边滑行,吓得左爱凡惊声尖叫。

  过了好一会儿,车子猛地煞住,左爱凡缓缓张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夏允风那张谑笑的可恶表情。

  「你是故意的!」她眉儿一蹙。

  「原来妳对我这么不信任。」他伸手拧了拧她的小鼻子。

  他这个动作惹得她小脸一红,心跳突然加快,转移话题的说:「你到底会不会开呀。」

  「本来我还不确定,但经过刚刚的测试后,我觉得我挺驾轻就熟的。」夏允风敲着方向盘,突然脑海里闪过一幕影像,他不假思索的踩下油门,在马路上狂辗起来。

  「喂,你在干嘛?虽然这里没什么车,你也不能开这么快嘛。」左爱凡被他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坏了。

  「我好象……好象曾经开过这么快……真的,我曾经开过……」他瞇起眸子,油门愈踩愈重。

  左爱凡知道他说的定是在台湾做替身演员时所表演的飞车追逐。

  「天色已经暗了,你开慢点好吗?」她双手捂着脸,压根不敢看前面。

  夏允风这才放缓车速,然后在路边停了下来,把额头抵在方向盘上,「吓到妳了,对不起。」

  「没关系,你有想起什么吗?」她从皮包里拿出手帕拭了拭他额上的汗水,关切地问道。

  他摇摇头,「还是没有。」

  「你也不用难过,反正我们这样不也挺好的。」

  听了她的这句话,夏允风突然抬头问:「妳的意思是,如果我一直想不起来,妳也会一直陪我?」

  「我……」她水漾的双眸与他深邃的眸子相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她微笑地点点头,「除非你辞退我,否则我决定一辈子都要赚你的薪水。」

  「爱凡!」他用力将她揽进怀中,大手揉着她的头发,「谢谢妳……但我有个疑问,我为什么会失去记忆?」

  左爱凡身体一僵,久久不能言语,她不知道没有人告诉过他那件事。

  「我感觉得出来妳知道,快告诉我好不好?」夏允风抬起她的下巴,沉深的眼神直视着她。

  左爱凡被他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期期艾艾的说:「你是……你是为了救一个女孩子,不小心受伤……我知道的仅是这些,其它就不清楚了。」

  「女孩子?什么样的女孩子?」

  「我不知道。」讨厌,他为什么要一直逼问他?

  夏允风放开她,眼神转向前方,「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为什么我要救她,是不是我喜欢她?」

  她垂下眼,「我想……应该是吧。」

  他伸手抹了抹脸,对她一笑,「好了,不说了,我们去买东西吧。」

  「嗯。」车子行驶了一段距离后,左爱凡突然想到一件事,「对了,你应该不记得路吧。」

  「我是不记得,可在来这儿的路上我刻意记了一下,我大概知道是在什么地方。」他对她自信一笑。

  「真的?好,那就考验你的记性啰。」

  试验结果她发现他还真有一套,该去哪儿买东西他全记得很清楚,她买了一堆东西,包括野餐垫、野餐巾、野餐篮、叉子,还有一些食物、饮料、罐头,她想玛莉一定没空去采买。

  「瞧妳,不像是要去野餐,倒像是想把那几家店的东西都搬回去。」夏允风瞥了眼照后镜,宽敞的后座摆满了东西。

  「我这么做只是想帮玛莉分担一下工作嘛,就怕你舍不得花这些钱。」她故意这么说,转首望了他一眼。

  他撇唇苦笑,「说来可笑,我不知道我是谁,却有大笔金钱可以挥霍、多名佣仆可供使唤,这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其实这也无所谓好或不好,别忘了,你还有你的责任,『A-Lis-Do』还需要你管理呢。」

  像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夏允风突然说:「对呀,我不能再这么混下去,即使什么都想不起来,我也得回到工作岗位上,就算是重新学习也行。」

  「对,就是这样,我喜欢看见你这样的活力。」左爱凡笑着对他做出一个「give  me  five」的动作,他也笑着伸出手,与她击掌一笑。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非力可有消息?」

  Bylan坐在书房的沙发上,一面翻阅着最新的商业杂志,一面问着身旁的管家。

  「有,他昨晚打了通电话给我。」管家恭谨地回答。

  「Ken的情况怎么样?」他依旧将目光放在杂志上。

  「少爷还是老样子,什么也没想起来,不过要比在这儿的时候开朗,也爱笑多了。」

  Bylan扬唇一笑,「没想到那丫头果真行,我相信只要假以时日,Ken一定可以恢复所有记忆。」

  「老爷,我有些不明白,既然您觉得左小姐可以让少爷恢复记忆,而且您也挺欣赏她的,为什么又要她以女佣的身分接近少爷,还不许她说出少爷在台湾发生的事呢?」管家问出心里的疑惑。「或许据实说,少爷会早点恢复记忆也说不定。」

  「话虽没错,但我想测试一下左爱凡对Ken的真心有多少。」Bylan抬头看向管家,「你也看过那份调查报告,左爱凡因为不信任Ken而与他起了争执,才会造成Ken为了救她而受伤,在知道他的真实身分后,她千里迢迢来到美国找Ken。她内心真正的想法就必须经过考验了。」

  最重要的是,他对身为演员的女人没有足够的信任。

  闻言,管家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我明白老爷的意思了。」

  「你明白就好。」Bylan笑了笑,思忖片刻后作出了决定。

  管家也看出他脸上细微的变化,「老爷,您是不是已有了打算?」

  「没错。」Bylan抿唇一笑。

  「请您指示。」

  「把艾咪找来。」

  「您是指正在大陆拍戏的艾咪小姐?」管家有丝错愕。

  「就是她。」Bylan放下杂志,抬起头专注地看着他。

  「可是不知道艾咪小姐有没有档期。」自然艾咪转战大陆市场后,现在已是内地炙手可热的明星。

  「不管有没有档期,都要把她找回来,我要看看两个演员哪个演技比较好。」Bylan口中的另一个演员自然就是左爱凡了。

  「老爷,您这一说,我是愈听愈迷糊了。」管家想不通主子究竟想怎么做。

  「你别急,只要这件事照我的计画发展下去,你便会知道我的企图。」Bylan站起来,「我待会和林董有约,得去大光高尔夫球场,叫老乔准备一下。」

  「是。」

  「另外,艾咪的事可别忘了,要她务必在五天内赶来我这儿。」Bylan再提醒他一次。

  「我一定会办好,您放心。」管家朝他鞠个躬,然后看着他走出书房。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第二天,夏允风与左爱凡、非力以及玛莉前往各处景点,他们除了参观昨晚他提出的两个地方外,还去看了圣路易士大教堂、苏活修道院的欧式旧建筑。

  这期间,他一直想从这些建筑物、特殊景色中找出曾经来过的印象,但是依旧枉然。

  左爱凡一路上观察着他,看出他心里的失望,便故意找着话题,「哇!我从没想过就这么一个小城镇,也会有这么气势磅礡的建筑,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是啊,我觉得这些我都有印象,但就是想不起来我是如何知道,又是在哪时候知道的。」他揉揉太阳穴,语气十分无奈。

  「别这样。」她用力拉下他的手,「饿了吧?我们去野餐怎么样?」

  夏允风笑着点点头,他们开着车来到一处较高的山坡地上,站在上面可以俯瞰整个贝腾若吉区的景物,视野相当好,

  左爱凡摊开野餐垫,将所有食物摆好,里头有她昨晚买的新鲜水果,还有玛莉一早起床做的三明治、面包,当然少不了许多可口的小点心,让人看得忍不住食指大动。

  「吃吧。」她拿了块三明治给夏允风。

  「谢谢。」他接过三明治,由于他的位置正好面对太阳,他举手至额间挡下那刺眼阳光。

  左爱凡从背包里掏出一副太阳眼镜,「这是你的,戴上吧。」当她察觉自己说漏嘴时,立刻掩嘴垂首,心跳加速。

  糟了,她为什么老出这种纰漏?当初她是想买一副新的给他,却又因为误会而把这事给搁到脑后,但这副旧的地摊货她却一直带在身上,连要来美国时也不曾忘了它。

  夏允风瞇起眸,看着手中的太阳眼镜,这副眼镜材质粗糙,算是劣质品,以他目前的身分来说,有可能买这种东西吗?

  「刚刚是我胡说的,这副眼镜怎么可能是你的,你别当真,还是还给我好了。」左爱凡紧张地说。

  「没关系,我还是戴着吧。」戴上眼镜后的夏允风,不禁让她想起先前那个潇洒不羁、来去似风的男人。

  想着想着,她禁不住眼眶泛红了。

  「妳怎么了?」夏允风不解的看着她奇怪的反应。

  「没……」她勉强笑了笑,「快吃吧,等下我们还要去好多地方呢。」

  「我还想听妳上次那个故事,后来呢?」

  他的要求碰触到她的伤痛处,让她再也控制不住地趴在腿上痛哭失声。

  「我猜故事中的女主角是妳,那男主角呢?」夏允风藏在太阳眼镜后的眼神变得锐利。

  左爱凡颤抖的身子猛地一震,缓缓抬起脸,映入眼帘的是他那张几度让她情绪快承受不住崩溃的俊脸。

  「男主角……被女主角伤害得很深,所以走了。」她双手抱着膝盖,不得已的说着谎言。

  「那妳怎么不去找他?」

  「我……我不能找他。」就像她现在不能跟他说明故事中的男主角是他一样。

  「为什么?」

  「因为他……」她住口不语,心里大喊着:因为他已经不认得我了!

  「嗯?」

  「拜托,你别问了好不好?」她伸手抹去泪水,「别提我的伤心事,今天我们可是出来玩的。」

  「对不起,我只是想关心妳,因为我把妳当成朋友,妳的心情强烈的影响着我。」他拿下眼镜,少了黑色镜片挡着的俊脸,感觉要温和多了。

  「有你这句话,我已经很满足了。」左爱凡朝他一笑,「快点吃,我们还有好多地方没去呢,对了,晚上我想在城里吃点道地的食物,可不可以呀?少爷。」

  他潇洒的一笑,「OK,妳想吃什么我一定奉陪到底。」

  午餐后,左爱凡与玛莉忙着收拾,之后夏允风便要非力与玛莉先回去,接下来的时间他只想跟左爱凡独处。

  他们走在波本街上闲逛着,左爱凡突然问:「你为什么要叫非力他们先回去?非力的脸色好难看呢。」她知道非力是Bylan派来监视她的,大概是怕她违反约定吧。

  「我发觉他们是在监视着我们。」夏允风淡淡的说。

  他的话让她吃了一惊,他的观察力太敏锐了吧。

  「你怎会这么认为呢?」她小心翼翼地问道,深怕引起他的怀疑。

  「大概是失去记忆的人对任何事都会特别敏感吧,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为何要监视我们,但我一定会查出来。」

  瞧他那认真的表情,左爱凡黯然的垂下眼,在心底嘀咕:或许等你查出来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你身边了。

  「妳怎么了?」

  「没有。」她强颜欢笑着。

  为了转移她低迷的情绪,夏允风指着橱窗里的一个精美布娃娃说:「妳看这个。」

  「哇!好漂亮。」她整张脸都快贴在玻璃上了,一双眼睛直盯着那个娃娃。

  「我愈看妳愈像它。」他双臂交抱在胸口,轻笑道。

  「真的?」她甜笑着。

  「喜欢吗?」夏允风目光凝视着她那张不会说谎的小脸,也因为如此,她之前所说的谎都让他觉得很不自然。

  「嗯。」她点着头。

  「那就好。」他推开一扇古典木门,门上还发出叮叮咚咚的铃声,待左爱凡发现时,他已经走进店里了。

  「喂,你要做什么?」她赶紧跟进去,正好看见老板娘走到橱窗,将那个娃娃拿了出来。

  「要不要用纸盒装起来?」老板娘很客气地问道。

  夏允风看向左爱凡,似乎希望由她来回答。

  左爱凡开心地笑着点头,「好,装起来才不会弄脏。」

  老板娘笑了笑,拿出纸盒,一边包一边说:「这位先生,你女朋友好可爱,跟这娃娃还真像,你好眼光。」

  左爱凡听得一阵尴尬,赶紧低头不语。

  夏允风接过包装好的盒子,对老板娘回以一笑,「谢谢妳的赞美。」

  说着,他把手中纸盒交给左爱凡,「小娃娃送给大娃娃。」

  「谢谢。」她笑得好开心,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想她成为红星之后,多少富豪新贵不惜花费钜资送她东西好博得她的欢心,她都没有看在眼里,但这娃娃却感动了她。

  「妳喜欢就好。」见她这么兴奋,他也感染了她的欢喜。

  左爱凡紧紧抱着纸盒,「这娃娃让我想起好久好久以前曾听过的一个故事。」

  「哦,这次又是什么故事?」

  「传说在北海道阿寒湖边,有个女孩每天都会抱着布娃娃在湖边唱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天一位居民忍不住上前问她:『女孩,妳为何每天在这里唱歌?」她说她在等她的情郎来接她,她相信只要带着他买给她的布娃娃在这儿等,他一定会来找她的。」

  「那她的情郎有没有出现?」夏允风好奇的问道。

  「女孩一直在那儿等着,原本期待的笑容消失了,换上的是心碎的神情,因为她已经在那儿干等枯坐了一千年……」说到这里,她感到鼻子泛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拜托,这太夸张了吧,妳信这种神话?」他以大拇指拂去她眼角的泪水。

  「我当然相信啦。」她拢起眉头,不悦的看着他,「为什么你们男人对这种传说都会嗤之以鼻呢?」

  夏允风被她的怒气吓了一跳,连忙安抚道:「我只是随口说说,妳别生气了,我信好吧。」

  「哼!」她还是不太愉快地说:「你们男人就是这么的不解风情。」

  「那妳说,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的不解风情呢?」他垂首笑看她微愠的表情。

  「嗯……」她想了想,笑着说:「现在请我吃饭。」

  「现在?」夏允风有丝讶异的看看表,「哎呀,晚餐时间到了。」

  「我们刚刚走了好多地方,况且中午我吃得不多,现在……」她揉揉肚子。

  她的动作逗得他一笑,「中午是我提及了妳的伤心事让妳没了食欲,请妳吃饭是应该的。」

  他垂下眸仔细观察着她,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让这么俏皮可爱的女孩学会了多愁善感?

  「吃什么好呢?」她四处看着。

  「嗯,不记得我是在哪儿听说的,纽奥良的菜色融合许多文化的特色,其中包括西班牙菜、亚凯底亚菜、意大利菜、非洲菜、法国菜,以及美国各地的风味,妳要吃哪一种?」

  「哇,如果每样都吃,会不会撑得像只大象?」左爱凡想象着这些菜全往她肚子里倒的情景。

  「像只大象倒不至于,不过倒会像一架航空母舰。」说完,夏允风已忍不住捧腹大笑。

  「讨厌,你又来了!」她抡起拳头捶着他。

  他轻松握住她的小手,整个包在掌心中,眼神转为深邃,「为什么这样的妳让我好熟悉?在过去,我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也是这样的吗?」

  「过去……你忘了吗?我们过去并没有太多的相处。」左爱凡赶紧抽回手,实在不想再欺瞒他。

  「但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妳冲进我房里说:『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你是不是还恨着我,恨我不分青红皂白、恨我只会无理取闹,所以不想理我?」这是怎么回事?」

  「啊!」她愣住了,原以为这些话他根本没听进去,没想到他竟然记得这么牢,甚至是一字不漏。

  「妳不能骗我,我现在只信任妳。」夏允风温柔的眼神像张网子困住她的心,她感到一股灼热的泪雾涌上眼睛,但她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

  「因为我刚来时,不小心做错事惹怒了少爷,所以当少爷突然说不认识我,我……

  我还以为你记恨我,我怕……怕会被炒鱿鱼,这才慌得乱说话。」

  「原来是这样。」他点点头,但眼里却写满了疑惑。

  「是呀,就是这样。」她转头看看四周,突然看见一个卖「大杂烩」的招牌,立刻

  说:「我们去吃那个好了,这样不就什么都吃到了吗?快走吧,我饿坏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