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至少还有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至少还有你目录  下一页

至少还有你 第四章 作者:叶霓

  水好深、好冰、好难喝……不,不要……我不要淹死在这儿……

  昏迷中,左爱凡小嘴一开一合,像是要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额头上更是冒出了冷汗。

  「左小姐、左小姐……」丁妹见她如此,不禁急坏了,她不停地帮她拭汗,试着想喊醒她。

  「不……不要……我不要死……」左爱凡终于喊出了声音。

  「不会死,妳没死,张开眼睛看看我,我是丁妹。」丁妹俯下身紧紧握住她的手。

  左爱凡呼吸浅促,也抓紧了丁妹的手。

  丁妹欣喜若狂,在她耳边继续喊着她的名字。

  过了一会儿,她的努力终于有了响应,左爱凡缓缓张开眼睛,可是眼底却占满了恐惧。

  「丁妹……」她哑着嗓喊着。

  「左小姐,妳醒了,妳真的醒了。」丁妹兴奋得又哭又笑。

  「我……我怎么了?」她好象作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妳忘了吗?妳在拍那场跳碧潭的戏时不小心溺水,还好妳终于醒了。」丁妹一边说,一边为她拨开汗湿的头发。

  「我想起来了,那我昏迷多久了?」左爱凡看看四周,知道这里是医院。

  「已经四天了。」

  「四天!」那么久了。

  丁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知道这时候说这些不是时候,但她还是要说。「那时妳溺水后,是夏允风跳进潭里救妳的。」

  「是他救我的……」左爱凡心一抽,「他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些?他不是已经如愿当上男主角了吗?」

  「说到这个我就气我自己,非但道听涂说还误导妳。」丁妹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其实夏允风根本没有要当什么男主角,也没有答应导演签约,这完完全全是空穴来风……呃,不,不能这么说,应该说是刘翔散布的谣言。」她义愤填膺地又补了句:「他呀,真该受到报应。」

  「妳说什么?!」左爱凡震惊地抓住她的手,「他没答应……他真的什么都没做?」

  「嗯。」

  「我……我却没把事情弄清楚就把罪名往他头上套?」她突然忆及在她出事之前,夏允风对她说的一段话--

  我在笑这世界真的变得很好玩。一开始,妳问也不问就冠了我一大堆罪名,好吧,为了不拂逆妳的「好意」,我概括承受,现在妳又数落我的善变,喂,小姐,妳很难伺候耶。

  「天呀!我是真的误解他了,我为什么这么蠢呢?」她拚命抓着自己的头发。

  「左小姐,妳别这样。」丁妹见她这样可吓坏了。

  「我要去找他,向他道歉。」左爱凡掀开被子,急着下床。

  「妳才刚醒过来,千万别激动。」丁妹阻止她。

  「我怎能不激动,我误解他了,更何况他还救了我,我得去跟他说句抱歉与感谢。」

  「他已经离开台湾了。」丁妹不得已,还是说了。

  「离开台湾?」左爱凡下明白她的意思。

  「他为了救妳,结果撞上一块大石,导致缺氧昏迷不醒。」看着她那张呆住的小脸,丁妹不禁红了眼。「这件事在媒体上刊登得好大,他在美国的家人看见报导,便在第二天赶到台湾,将他带回美国救治。」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她无神地问着,一颗心全在他身上。

  「他们是昨天晚上走的。」丁妹坐在她身侧,「左小姐,妳知道夏允风真正的身分是什么吗?」

  「什么?」难道还有更让她吃惊的消息?

  「他就是『A-Lis-Do』的总裁Ken信」说到这里,丁妹摇头笑了笑,「还记得前阵子我在看杂志时,妳说夏允风的背影很像Ken吗?没想到他真的是。」

  「什么?他就是Ken?那……那他没事吧?」此刻左爱凡不在乎他是什么身分,只希望他能平安无事。

  丁妹耸耸肩,「这我就不清楚了。」

  「我要出院。」她要去查查他的近况。

  「得先让医生来看看妳的状况才行。」丁妹不敢莽撞行事。

  「好,麻烦妳去请医生来一趟,我想尽快出院。」左爱凡紧握住她的手,神情显得很着急。

  「左小姐,我答应妳晚点一定去找医生,现在妳闭上眼好好睡一觉,否则我怕妳的身子会吃不消。」丁妹怕她会因过度担心而影响身体。

  左爱凡懊恼地皱着眉,但看见丁妹一脸坚持,只好点头答应,「好吧。对了,伟哥呢?」

  「因为妳溺水昏迷无法拍戏,他正忙着想办法解决这事。」

  「哦。」她应了一声,突然想起一件事,「丁妹,妳以后别再喊我左小姐,几次我要妳喊我爱凡妳老改不了口,从现在起我不想再听见这么生疏的称呼。」

  「我……」丁妹笑着点点头,伸手为她拉好被子,「好,爱凡,那妳放心睡一觉吧。」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经过医生检查后,左爱凡身体虽然复元得不错,但要立刻出院是不可能的,至少得再住上三天。

  左爱凡只好捺着性子又住了三天,时间一到,她一秒也不想多待的立刻办理出院。

  她和丁妹回到住处没多久,江伟就来了。

  「爱凡,我刚去医院看妳才知道妳出院了,怎不叫我去接妳?」

  她淡淡一笑,「东西又不多,我们搭出租车就行了。」

  江伟仔细审视她,发现她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整个人也少了以往的活力,「爱凡,妳得好奸把身体养好,还有好几场戏等着妳呢。」

  「伟哥,我不演了,请导演换人吧。」她苦涩一笑,「其实这场戏早可做个结束,后面不过是在拖戏而已。」

  「我知道,但要是导演坚持要继续拍呢?」

  「那就违约罚钱吧,我无所谓。」这几年她赚的钱也够缴这笔违约金了。

  「什么?数目不小呀。」江伟吃了一惊。

  「我不但不演那出戏,也打算暂时退出演艺圈,所以我不能再履行与你的经纪约,你也可以一块索赔。」她现在只想到美国看夏允风,其它的她已经不在乎了。

  「啥?」江伟傻眼了,爱凡可是他的摇钱树,即使她是暂时退出演艺圈,他也会损失不少。

  「这是我的决定,你就看着办吧。」左爱凡转头看向丁妹,「丁妹,妳替我送客,我想上楼休息。」说完,她举步上楼,不想听江伟多说任何一个要她打消念头的字。

  丁妹依言将江伟请出去后,也上了楼,在起居室里找到左爱凡。

  「爱凡,我想问……那我呢?」

  站在窗口看着天空的左爱凡听到她的话,立刻转过身,「妳怎么了?」

  「妳不再演戏,也结束和伟哥的经纪约,那我这助手是不是也该回家了?」丁妹有些不舍的问道。

  「丁妹,我只是暂时退出演艺圈,因为我要到美国一趟,这屋子不能没人照料。」左爱凡上前握住她的手,「还有,出国的事拜托妳帮我办一下,我要尽快。」

  「我跟妳去。」她不放心让爱凡一个人到美国。

  「不了,在那儿没有人会认识我,我很自由的。」

  「好吧,我马上去办。」丁妹虽然有点失望,但她尊重爱凡的决定,更希望她此去美国可以有个很好的结果。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纽约  下曼哈顿区

  左爱凡望着高举火炬的自由女神像,心里有一丝羡慕,因为她可以站得那么高俯瞰底下的人群,是不是也可以看得见夏允风的情况呢?

  她刚刚打了通电话到「A-Lis-Do」总公司,当她一问及Ken,对方立刻客套的回答不知情后便挂上电话,为此,她的心情更乱了,不知他是不是在回美国后又发生什么事?

  不行,她得去问个清楚。

  所幸「A-Lis-Do」在纽约可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出租车司机都知道它的位置,一下出租车后,左爱凡立刻冲进大楼,以英文问着柜台小姐:「请问Ken在吗?」

  「妳要找我们总裁?」柜台小姐有丝诧异。

  她点点头,「对,我想见他。」

  「对不起,我们总裁不在。」柜台小姐笑着说。

  「不在?」左爱凡皱起眉头,「好,那我在这里等他回来。」

  「呃……」柜台小姐有些紧张,「妳不用等,等不到的啦。」

  「为什么?」听她这么说,左爱凡心里浮现不好的预感。

  「为了妳。」

  突然,在她身后传来说着中文的男音,她立即回头一看,发现是个她不认识的男人。

  「你是谁?」

  沈育青是华裔,中文对他而言并不困难,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让他们之间的谈话被其它人听见,说中文可以杜绝他人的窥探。

  「我是『A-Lis-Do』的总经理,妳是左小姐对吧?」

  「你认得我?」

  「没错。」得知总裁出事,他到台湾接人时,看过不少有关她的报导,想不知道她都难。「我希望妳尽快回台湾,这里没有人欢迎你。」

  「为什么?」她张着双无辜的大眼,不解的看着他。

  「报上都说了,是妳的傲气与冲动造成那次意外,也让我们总裁因为妳而--」他顿了一下,然后又开口说:「好了,我可以告诉妳,我们总裁绝不会想见妳,妳快离开这里。」

  左爱凡心里不好的预感更深了,这个人会这么讨厌她,是不是……是不是夏允风已经……

  「你快告诉我,Ken现在的情况好吗?我只想知道他好不好。」她急切地问道。

  沉育青深吸口气,「他很好,只要妳离开他就会很好。」

  从他的神情她看得出来,他绝不会告诉她她想知道的,但她也不气馁,「好,你不说,我可以去打听、去问,反正我就是要见他一面不可。」

  左爱凡快步离开,在路旁拦下一辆出租车,「请问你知不知道『A-Lis-Do』的总裁住在哪儿?」

  「小姐,妳问对人了,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我就知道。」司机笑着回答。

  「那请你带我去。」

  「没问题……」司机立即踩下油门,车子快速的向前奔驰。

  「司机先生,怎么那么久?」过了约半个小时,左爱凡心焦地问道。

  「就快到了,别急。」司机保证的朝她笑笑,「小姐,我看妳是从台湾来的吧?」

  「你怎么下猜我是来自日本、韩国,或中国大陆呢?」

  「我当司机已经二十几年了,哪种人没见过,只有台湾女孩看起来温婉随和。」他非常自信地说。

  「哦……」左爱凡尴尬一笑,她根本不符合温婉随和这一点。

  「到了,就在前面。」司机指着前方一处像是公园的地方说。

  「那么大!」

  「Bylan  Sha可是我们下曼哈顿首屈一指的富豪,他在别的州也有不少房子呢。」司机边说边停下车子。

  「谢谢你。」左爱凡付了车钱下车后,立刻走向大门的守卫,客气有礼地说:「我要见Ken,请你替我通报一声好吗?」

  「这个……」守卫愣了下,接着才说:「对不起,我们少爷不在。」

  「不在?」她皱起眉,「他不在公司又不在家,那他会在哪儿?你放心,我只是来看看他,只要见他平平安安的,我马上就走。」

  「呃……」就在守卫为难之际,对讲机突然响了,传出管家的声音--

  「请左小姐进来吧。」

  「是的。」

  守卫这才放行,左爱凡却是一脸的诧异,不解他们为何知道她就是左爱凡。其实是她一离开「A-Lis-Do」,沉育青立即打电话给老总裁。

  她越过一处精美花园,和一座欧式喷泉、假山造景后,才发现一幢三层楼的绿瓦白屋。

  她毫不迟疑地朝屋子走去,一到门口就见一位中年男子正在等着她。

  「妳好,我是这里的管家,我们老爷要见妳。」

  老爷?左爱凡还没弄清楚,就听见他说:「请跟我来。」

  她耸耸肩,跟着他走上二楼,就在她经过一间房间时突然感到一阵心酸,她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

  「小姐,这边。」管家回头提醒她。

  她点点头,正要举步时,那间房间传来重物撞地声、破碎声,接着是一声叫喊,「啊--」

  左爱凡猛地一震,因为她听出来了,那是夏允风的声音!没有时间多想,她拔腿就往那间房间冲了进去,震愕地看见夏允风坐在床上抱头痛吟。

  「夏允风……」她声音颤抖的喊着。

  他从掌间抬头,瞇起眸望着她,良久才说:「妳……妳是谁?」

  她捂住嘴,往后退了一步,错愕的眸光中闪烁着泪雾,随即凝成泪珠,然后滑落双腮。

  他……他不知道她是谁?!

  「快告诉我,妳是谁?而我又是谁?」夏允风拚命扯着头发,想不起来便愤而挥掉身边所有的东西,弄得房间里一片狼藉。

  尾随进来的管家本想拉她出去,但见一直不愿搭理人的少爷竟然肯跟她交谈,这才退出房外。

  左爱凡一步步走近他,难以置信地说:「我是左爱凡呀,你不记得我了吗?」

  「左爱凡?」他闭上眼睛想了想,然后睁开眼看着她,「我不知道妳是谁,老天……我还是想不起来,妳出去吧,出去……」

  「你到底怎么了?」她一颗心全乱了,「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你是不是还恨着我?恨我不分青红皂白、恨我只会无理取闹,所以不想理我?」

  「我不懂妳在说什么,请妳离开……求求妳离开。」夏允风强忍着不对她咆哮。

  「你……你是真的不认识我了?」她捂着嘴,呜咽出声。

  「不要哭好不好?每个人看见我就只会哭,哭得我烦透了。」他从床上一跃而起,走出落地窗来到阳台,看着底下设计气派的庭园,「每个人都说我是这里的少爷,可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只想出去走走,却没一个人愿意放我出去,直说我现在这样会有危险。」

  他回过头,对她肆笑道:「妳说,我这么大个人了,还会有什么危险?I

  「你忘了过去的事?」她这才不得不相信这件事。

  「我不知道我为何会变成这样,现在的我就像个废人,对于过去没有任何印象,有的只是一种对未来的茫然。」他双手撑在栏杆上,因为激动,双臂的肌肉纠结成块。

  「你别急,只要你平静下来,一定会想起过去的。」她看着他,控制不住满腔的悲恸。

  他究竟是怎么了?为何会变成这样?

  夏允风旋过身,瞇起双眸看着她。左爱凡含泪迎视他的目光,这才发现他有双神秘的蓝眼睛,原来他之前的黑眼珠是伪装的,就像他伪装他的身分一样。

  「妳能不能说说我的过去?」

  他这句话让左爱凡一震,她对他的过去完全不了解,之前他们相处时,多半在争吵斗嘴,从没有提及关于自己的事情。

  「我……」

  管家及时走进来为她解围,「左小姐,老爷要见妳。」

  她这才想起她该去见夏允风的父亲。「好,我这就来。」走了几步,她又回头看着夏允风说:「等会我再来看你。」

  左爱凡随着管家来到起居室,有位五十多岁的男人坐在躺椅上,他就是「产Us口已的创办人Bylan。

  「妳就是左小姐?」

  「对,我是左爱凡。」

  「前阵子我儿子跑到台湾玩认识了妳,据我所知,他是为了救妳才会受伤。」

  「我很对不起他……其实他大可不用救我。」她悲伤地说。

  Bylan拿起烟斗放了点烟草,「他一直昏迷不醒,直到前天才醒来。」

  左爱凡睁大眼,专注的听着。

  「可是他醒来后居然不认识我,经过医生详细检查后,发现他因为后脑受到严重撞击,造成他失去记忆。这两天他不肯跟任何人说话,可刚刚我听管家说,他倒是跟妳说了不少话。」说到这里,他瞇起精锐的眼看着她。

  「你的意思是?」左爱凡双手紧握。

  「我希望妳能唤回他的记忆,妳愿意吗?」

  「愿意,我当然愿意。」她很激动的点头,「是我愧对他,我是该帮助他的。」

  「很好。」Bylan吐出一口烟雾,「他在台湾的一切,还有妳跟他的关系我已调查清楚,为了不让妳再影响他,我希望妳能以女佣的身分接近他。」

  「女佣?!」她倒吸口气。

  「对,另外有个条件,妳不能跟他提及在台湾所发生的事,唯有如此,他才不会再次喜欢上妳,我不希望妳再带给他灾厄了。」

  「可是我和他的交集就是在那一段时光,你不让我提,我要怎么唤回他的记忆?」左爱凡不解的问道。

  「这妳放心,我是利用他对妳的亲切感要妳接近他,对于他的过去,我会让管家准备一份详细的资料给妳。」他缓缓站起身,语气冷冷的说:「另外,在他恢复记忆后,妳就必须马上离开。」

  「这……」左爱凡身子颤抖,可是又不能不管他,再怎么说他也是为她受伤、失忆的。

  「妳不同意?那妳现在马上离开,Ken是我儿子,我会想办法治好他。」Bylan态度强硬地说。

  「就因为是我让他受伤,所以你恨我?」

  「这只是其中之一,另一方面是我了解我儿子的个性,若非他喜欢妳,否则绝不会不顾自身安危舍身救妳,但妳不过是个戏子,所谓戏子无情,我不会让我儿子跟妳在一起,那对他而言只是伤害而已。」Bylan放下烟斗,目光直视着她,「怎么样?请给我答案。」

  「戏子无情?」左爱凡咬了咬下唇,「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无情,才会只听了一些谣传就定他的罪,又以为他……」深吸口气,她点点头,「好,我答应你,需要立合约吗?」

  「这倒不用,就看妳自己的良心了,老实说,如果妳食言的话我也不意外,毕竟看上我们家产业的女人可不在少数。」他聪明的用激将法。

  闻言,她眼中浮现被羞辱的委屈,「我虽不是挺富有,但也不是一个为了钱财不择手段的人,放心,你们家的钱我还看不上眼。」

  「好,我记住妳这句话。」Bylan低头想了下,「由于Ken的精神还不太稳定,所以我打算送他到小时候住的纽奥良,妳和几位仆人一块过去。」

  「一切都听你的。」左爱凡勇敢地看着他,并不因为他的威严而生畏。

  「很好,明天就出发。妳出去吧,我会要管家替妳准备一间客房。」

  她点点头,「谢谢你。」

  等左爱凡离开起居室后,Bylan锐利的眸光忽而放软,嘴角微微勾起,这丫头果真有志气,Ken的确没喜欢错人,不过她对Ken的心真有这么真吗?他得好好考验考验才是。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