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至少还有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至少还有你目录  下一页

至少还有你 第二章 作者:叶霓

  丁妹手里翻着八卦周刊,一边吃着零食。

  左爱凡瞧她那副吃相,忍不住摇头道:「丁妹,不是才刚吃过午饭,现在又吃零食,妳不怕胖吗?」

  「左小姐,我本来就胖,反正也变不成瘦子,不吃白不吃。」丁妹非但不停止,还愈吃愈大声。

  「妳有这种想法就完了,我看妳是没救了。」左爱凡拿了罐矿泉水喝了两口。

  「管他有救没救,我吃得开心就好。」她嘴里说着话,眼睛直盯着手上的杂志。

  「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

  「妳看,这杂志上也写了,『A-Lis-Do』的总裁是真的失踪了。」丁妹将杂志递给她。

  左爱凡接过手,仔细看了几段文章,「杂志上把那个叫Ken的男人说得跟神一样,什么外表与才能兼备,我才不信他真有这么厉害。」

  「我也怀疑,如果他真那么优,为什么媒体从没拍过他的照片呢?」丁妹最爱看帅哥,偏偏这篇报导中连张他的照片都没有。

  「我想也许他不好意思把照片刊出来吧,妳看,杂志上写着他是棕发蓝眼美男子,我想这种男人肯定美得过头,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左爱凡撇撇嘴,将杂志还给丁妹。

  丁妹一脸疑惑,「会吗?」

  「怎么不会,天底下有多少怪事呀,当然,怪人也不少。」左爱凡顺手夺走丁妹怀里的零食。

  「喂,妳不是说吃零食会胖吗?妳是众所瞩目的女主角,可别胖了。」丁妹赶紧抓回零食,用力咬了一口。

  「真小气。」左爱凡对她皱皱鼻子。

  「啊--」

  丁妹突如其来的尖叫吓了左爱凡一跳,「怎么了?」

  「这里有他的照片耶。」她翻到另一页,有了意外的发现。

  左爱凡好奇的凑上去瞧着,眉头紧紧蹙起,「这算哪门子的照片呀,哪有人照后脑勺的?」

  「我猜这肯定是他不注意时被偷拍的,但这记者的技术也太差劲了,没拍到正面还敢注销来。」丁妹努努嘴,满腹牢骚。

  「瞧妳,看不到帅哥俊男心里不爽是不是?告诉妳,就算他真是名帅哥也轮不到妳。」不是她喜欢泼丁妹冷水,而是像Ken这种有钱有势的集团总裁,自然是眼高于顶了。

  丁妹开朗一笑,「放心,我有自知之明,不过是喜欢看而已。」

  「我的意思并非妳找不到好男人,而是像孽这种人绝对不在女人考虑的范围内,」

  「妳不认识他,就这么肯定的评断一个人吗?」一道低沉的嗓音在她们身后响起。

  左爱凡转身看向声音来处,再次皱起眉头,「是你。」

  「没错,是我。」夏允风挑眉回视她。

  「没想到从山上回到摄影棚,我们又遇上了。」左爱凡斜睨着他,「今天你又要扮演谁的替身了?」

  「妳。」他很干脆地说。

  「我?」她一脸的疑惑,「我今天的戏哪需要用到替身?」

  「或许妳还不知道,编剧多加了场戏,妳必须开着车在马路上横冲直撞,所以由我当妳的替身。」

  「导演怎么没跟我说呢?」左爱凡不满地鼓起两腮,随即不满的看着他,「再说你的身材和我的身材差那么多,观众铁定会看出破绽的。」

  「没办法,女替身不多。」

  「就算女替身不多,他们也不能这么草率呀!」她不悦的转身,「我去跟导演说,告诉他我自己可以演出。」

  「等等。」夏允风喊住她,「妳不要命了?」

  「不行吗?」她目光挑衅地瞪着他。

  「我听说妳才刚拿到驾照,想演出那样的效果,妳不觉得太勉强?」他的语气里有淡淡的轻视。

  「你怎么知道我才刚拿到驾照?」左爱凡质疑的问道。

  「要我做妳的替身,自然该告诉我原因。」

  「你不过是个替身演员,居然这么跟我说话,倒是挺跩的嘛!」她拚命压抑心头怒火,拿出冷笑对他。

  「偏偏妳需要我。」炯亮的双眼闪着笑意,他漾出一抹迷人的笑容。

  左爱凡挑高一眉,「我现在终于证明了一点。」

  「哪一点?」

  「你果真是厚脸皮!」她指着他,怒意飞扬。「别以为现在替身不够,你就气焰嚣张,我倒要看看你能嚣张到几时。」

  坐在一旁愣愣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丁妹,见状不对,赶紧站起来拉着左爱凡,「左小姐,别跟他吵了。」

  「谁跟他吵?是他--」左爱凡气呼呼地指着他。

  「我怎么了?」夏允风走近她,诡异地一笑,「他们在叫我了,待会就要拍外场,妳也准备一下。」说完,他就转身离开。

  「喂--」左爱凡正想追上却突然震住。

  她疑惑地望着他的背影,接着抢过丁妹手中的杂志,翻到刊登Ken背影的那一页,仔细比对了起来。

  「好象,真的好象。」她喃喃自语。

  「妳说什么好象?」丁妹好奇地趋前一瞧,「妳是说Ken跟那个替身演员很像啊,哈!这怎么可能?」

  瞧见她脸上的笑容,左爱凡没好气的说:「有什么好笑的?是真的像嘛,妳不觉得吗?」

  「没错,我承认他们的背影的确很像。」丁妹点点头,脸上的笑意仍未消褪。「可是妳觉得可能吗?」

  「这……是不可能。」

  「那就对了。」丁妹拍拍她的肩,「我真是搞不懂,妳向来对人和善热情,怎会跟他斗嘴?」

  「不能怪我,是他先对我尖酸刻薄,妳又不是没瞧见他刚刚那种态度。」

  左爱凡边说手边往后比,恰好打中跑过来的场务,「哎哟!」

  「对不起。」她赶紧收回手道歉。

  他揉揉被打到的鼻梁,「没关系。左小姐,等下要加拍一场戏,我们打算--」

  「为什么你们现在才告诉我?」害她被那个可恶的混血儿给削了一顿。

  「导演和编剧刚刚才决定的,我一得到消息就马上来通知妳。」他赶紧解释。

  「为什么那个替身会比我先知道?」她不服气地问道。

  「那是因为他有个毛病,非得先去查看现场才肯演出。」

  「原来他这么怕死。」她撇撇嘴,不屑道。

  「对对,他就是怕死,才会不嫌麻烦。」场务赶紧附和。

  「没有其它替身吗?」

  「好的替身不好找,只好请左小姐将就一下。」

  他好声好气的讨好她,左爱凡并不是看不出来,但也不想再说什么了。

  敬业、负责是她一向的处事态度,她实在没必要为了那个男人弄得大家不愉快。

  「算了,走吧。丁妹,准备一下。」

  「是。」丁妹赶紧收拾起桌上的零食、杂志,准备出外景。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终于把最重要的部分给完成了。

  左爱凡坐在椅子上让化妆师补妆,脑海里却想着刚才夏允风替她演出的那段惊险镜头。

  快车俯冲、一百八十度回旋、时速一百居然要在一栋大楼前三步瞬间停车--

  想着想着,她不由自主地为他捏了把冷汗。

  莫非这就是他狂傲的原因?

  他可以从十几楼高的地方俐落跃下,让人完全看不出身上绑了钢丝;他可以骑着机车在路上玩追逐赛,不见丝毫迟滞;甚至拿着刀械与武行大打出手,一点也不怕受伤,他为什么那么大胆呢?

  这时,江伟快步走到她身边,急急忙忙地问:「怎么多了这场戏?」

  「刚刚导演跟我解释过,我想这的确是需要的。」左爱凡向来敬业,绝不会为了多几个小时的录像要求加价。

  江伟点点头,「妳能接受就好。」

  「对了,伟哥,为什么我们演戏得用替身?」

  「因为有些动作很危险,我们总不能拿像妳这样的大牌明星冒险是吧?」他笑着解释。

  「话是没错。」她皱起眉头,「可是出名的人是我们呀!」

  「这有什么不对吗?」江伟不明白她的意思。

  「当然不对,这样很不公平,冒生命危险的是他们,但出名的人却是我,怎么也说不过去吧?」她一脸正经地说。

  江伟摇头笑着,「哈……」

  「你笑什么?」她蹙眉看着他。

  「我笑妳想太多了,这种事又不只发生在妳身上,从以前到现在比比皆是。再说,诠释角色的人是妳,他们不过是替妳演出一些具有危险性的镜头而已。」

  「不行。」她坐直身子,语气肯定地说:「既然这种事不可避免,我决定以后不再用替身,只要是剧情需要,我必定自己上场。」

  左爱凡优美的唇角微扬,已是下定了决心。

  「什么?爱凡,妳不要替身要亲自上场?这万万不可呀。」听她作出这样的决定,江伟不知该怎么哭给她看了。

  「如果是因为技术问题,我可以学。」她天真地说。

  「这不光是技术,还要有经验,而且妳不能受伤,否则接下来的戏会开天窗呀。」

  「喂,我都还没开始呢,你就诅咒我受伤。」她嘟着嘴说,气得站起来,「我已经决定这么做了,除非你不替我接戏,不然就照我刚才说的做。」

  「爱凡、爱--」看她不理会他的离去,江伟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江先生,左小姐向来固执,你再怎么喊也没用。」丁妹看着左爱凡倔傲的背影,忍不住摇头说。

  江伟揉揉太阳穴,「唉,看来以后我有得头痛了。」

  「我想也是。」丁妹有同感地点点头。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夏允风在手心里倒了些药油,准备按摩刚刚从桥上跳下来时扭伤的手臂,心里不禁叨念着:好几年没骑越野车了,否则才不会被撞伤。

  抚揉着伤处,他用力的想揉散淤青,可是它的位置在内侧,阻碍了他的动作。

  「我帮你吧。」

  左爱凡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看见这情况,二话不说地抢过他手里的药油为他擦揉了起来。

  夏允风瞇起眸,「我没要妳这么做。」

  她勾唇一笑,「我知道,但我是自愿的。」

  「还真让我受宠若惊。」他冷哼道。

  「你说什么?」她瞪他一眼,手上揉压的力道加重了些。

  他皱起眉头,「拜托,妳是打算剉我的骨吗?」

  「你认为我一个『弱女子』有这么大的能耐可以剉你的骨吗?」她噙着一丝诡笑,长长的指甲用力往他的肉里扎去。

  深吸口气,夏允风强忍着这股疼。这女人怕是生来没心肝,他为她受了伤,她还这么回报他,啐!

  左爱凡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却没听见他喊一声痛,忍不住推开他,低声咕哝一句:「没神经。」

  「怎么不揉了?挺舒服的呢。」瞧她那失望的模样,他眼里不禁浮现一丝笑意。

  「我不揉木头人。」她没好气的说。

  夏允风扬起嘴角,漂亮冷峻的黑眸闪过一丝促狭,「幸好我不是豆腐,否则现在肯定被妳给蹂躏得不成人形了。」

  她眉心一蹙,「你这人很喜欢耍嘴皮子。」

  「是妳要来碰我这坏男人的嘴皮子。」他半瞇起一对狭眸,不着痕迹地反击回去。

  她眉一锁,冷冷的说:「现在我终于知道什么人说什么样的话了。」

  「哦,那妳认为我是什么样的人?」夏允风脸上勾起一丝笑痕,浑身散发着令人炫惑的气息。

  「嗯……」左爱凡蹙眉想了想,「低俗、不可取,外加没念过什么书,又没思想、抱负的男人。」

  「啧啧啧。」他摇摇头。

  「你摇什么头?」

  「我的意思是妳口中的我还真是惨不忍睹呀。」夏允风站起身,拉了拉身上的无袖紧身黑色衫。

  她的目光被他挺拔坚硕的身材给吸引了,直黏在他身上,「不过你有一样优点。」

  「是吗?那请说,我洗耳恭听。」

  「那就是你的身材算不错了。喂,你是不是闲来没事就只知道练身体,把自己练成像匹种马?」

  她的话令他眉头微皱,但仍气定神闲地说:「没错,我也认为我成功了。」

  「你成功了?」

  「我这匹种马成功的让当红的大明星左爱凡注意到了,还放下身段为我按摩肩膀,哎呀,这是何等的荣幸呀!」他挑起眉,恶意的挑衅。

  「你这个大混蛋!」左爱凡冲到他面前,举手便要甩下,可是天不从人愿,她的细腕被他给攫住。

  「小姐,别挑战种马的威力,小心被马蹄给踢到了,妳可是会重伤的。」他用力将她拉近,性感的唇只差一寸便要碰上她的。

  左爱凡屏住呼吸,警戒地瞪着他,右脚微微弓起,如果这家伙敢轻薄她,她肯定要让他绝子绝孙!

  夏允风抿唇一笑,「喂,左大明星,妳干嘛这么深情款款的望着我,以为我喜欢跟妳玩这种含情脉脉的游戏吗?」他的唇一启一合,就是没碰触到她。

  她正想反唇相稽,却不慎碰触到他的嘴。

  「可恶!」左爱凡抬起膝盖往上一顶,但他动作迅速的退开一步,让她的攻击落空。

  一瞬间,忧与怒齐涌上心头,左爱凡控制不住地又朝他挥出拳头。

  夏允风眼明手快的抓住她的粉拳,然后低首吻上她的红唇,在他强大的力量下,她压根推不开他,几番挣扎下她渐渐软化,双双陷于唇舌交缠中……

  「Shit!」他突然咒骂一声,用力推开她,伸手抹去嘴角泛出的血渍。「妳咬我?」

  「你欠咬。」对自己扳回一城,左爱凡笑得很开心。

  望着她的笑容,夏允风突然靠近她,仔细打量着她的脸。

  左爱凡往后退了一步,警觉的看着他,见他嘴角噙着诡异的笑容,像是正计画着要怎么报仇似的。

  「你笑什么?」她迎上他那肆无忌惮的眼神。

  「我不能笑吗?」夏允风搓搓鼻翼,露出痞子般的笑容。「虽然我被妳咬了,但吃亏的还是妳。」

  「什么意思?」她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他勾起一丝诡笑,压低嗓音说:「左大牌,妳吻起来的滋味挺不错的,下次若要来勾引我,请先告诉我,我好事先刷个牙,喷上口香剂,哈哈……」他大笑着离开。

  左爱凡一双拳头握得紧紧的,直瞪着他的背影,忍不住朝他大喊:「你别太得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今天幼稚的举动!」

  闻声,夏允风转回身,对她咧嘴一笑,「OK,我等妳,左大牌。」

  她倒抽口气,重重跺了下脚后便定回她的私人休息室。

  气死人了!左爱凡,妳真笨,好好的休息室不待,跑去看他做什么?结果被他冷嘲热讽地奚落一顿。

  要不是因为他替她演出那段惊险镜头受了伤,她过意不去,才会去看看他,没想到他非但不领情,还想尽办法恶整她,甚至还吃她豆腐,当真是太过分了。

  「左小姐,妳怎么了?一张脸红红的,外头有这么热吗?」丁妹一抬起脸,就看见左爱凡那张涨红的脸。

  「热?太阳早下山了!」左爱凡没好气地说。

  「那妳是怎么了?」

  「我是被疯狗给逼的。」她鼓起腮帮子,气还没消呢。

  「疯狗?」丁妹吓了一跳,「外头有疯狗呀,那我得赶紧跟人说去。」

  「够了,丁妹,就要收工了,把东西收一收吧。」深吐了口气,左爱凡摇摇头,和丁妹说话,她迟早会病倒。

  「哦,是。」

  桌上的东西很快就收拾好,但左爱凡那颗心却显得前所未有的凌乱。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左小姐,这场戏大致就是这样,妳了解了吗?」编剧刘翔正在跟左爱凡研究剧本。

  左爱凡拿着剧本,仔细看了一会儿,「嗯,这样好多了,我喜欢这种气氛。」

  他笑了笑,「妳喜欢就好,即便再累也值得。」

  「怎这么说呢?光我一个人喜欢有什么用,要大家觉得值得、觉得好才行呀。」她欣喜一笑,「对了,导演跟你沟通时有没有说我的坏话?」

  「没有,导演直说妳很敬业。」刘翔笑说。

  「是吗?我才不相信。」她摇摇手,露出迷人的笑靥。

  刘翔看着为之倾倒,「就算我会欺骗别人,也不可能骗妳的,这点妳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

  「就冲着你这句话我反而不放心。」左爱凡不是没大脑的女人,听得出来谁的话最中肯、谁的话最谄媚。

  「怎么说?」刘翔有些意外。

  「因为油嘴滑舌的男人最靠不住。」她抬起小脸,故意对他甜腻一笑。

  这一笑,让刘翔心头瞬间痒了起来。

  他走近她一步,笑得邪肆,「那妳说,我要怎么做才会让妳觉得我是靠得住、有担当的男人?」

  「这个嘛,我得想想。」她眉头微皱,笑得好假,实在不喜欢他靠近自己的感觉。

  「爱凡,妳知不知道我一直很仰慕妳?」他边说边俯低身子想吻她,左爱凡技巧性地闪开。

  「呃,我还有事得先走了,丁妹还在楼下等我呢。」她心生警戒,找个借口就要走人,但她才旋身便被刘翔用力抓住。

  「爱凡,别这样,妳该知道我对妳的心意,这剧本是我特地为妳量身打造的,难道妳看不出来?」

  「我知道啊!」她脑中直想着离开这里的办法。

  「那么……」左右望了望,确定这里没有别人后,刘翔低声说:「能不能请妳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你好好说,别拉拉扯扯的。」她想甩开他的纠缠,可是他抓得好紧。

  「好,我说。我爱妳,爱凡。」他激动地说出心里的话。

  左爱凡愣了下,「喂,你说的是什么没营养的话,我听不懂,放开我,我得下去了。」

  「我不放,除非妳给我一个响应。」刘翔豁出去了。

  「拜托,你要我怎么响应?我又不爱你。」她没好气的说。

  「不会的,妳不会不爱我,几次妳跟我说话笑容都是这么灿烂,我知道妳欣赏我的才华,对不对?」刘翔心头的爱火熊熊燃烧着,压根听不进她的话。

  左爱凡脸上浮现一抹惶然,心中警铃大作,「刘翔,你是不是编剧编到秀逗了,拜托你放开我好不好!」

  她使尽吃奶的力气,好不容易才推开他,但才转身又被他给拉住,并被他锁在怀中,「不准走,妳别走。」

  她用力推抵着他,「我告诉你,你若不放开我,丁妹等不到人会上来找我,你不能这样。」

  「我没有怎么样,只不过想抱着妳,就这样一直抱着妳。」刘翔嘴角扬起一抹阴笑。

  「放开我--」感觉他的呼吸吹吐在自己脸上,左爱凡紧张的大喊:「有人在吗?快来人呀!快……」

  「这里没别人了,就只剩下我们。」

  就在刘翔的唇快要贴向她时,突然,他整个人像小鸡似的被人拎起来,然后被拋到一旁的沙发上。

  「啊!」他张大眼瞪着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男人,「你是谁?敢破坏我的好事。」

  左爱凡连忙躲到夏允风身后,压低嗓说:「他……他好象疯了。」

  夏允风点点头,冷声道:「刘编剧,你应该不希望我把你做的事说出去吧?」

  刘翔瞪着他,「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的未来与前途吧。」夏允风双臂环胸地对着他哂笑。

  刘翔先看一眼左爱凡,再看看夏允风,然后抓着自己的头发,懊恼道:「该死,我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他起身朝夏允风走去,就在离他只剩一步时,他出其不意地对他挥出拳头--

  夏允风身手忒是矫健,刘翔的拳头还没沾上他的衣角就已经被他给踢飞出去。

  「啊!」左爱凡掩嘴低呼,「拜托,你这样会踢死他的。」

  「心疼?」夏允风点点头,「那好,我就不多管闲事了。」

  他往门口走了几步,转头见她还傻站在原地,「喂,妳现在不走,等下走不掉可别怪我。」

  「瞧他动也不动,我是怕他死了,到时候你就得坐牢。」这男人一点都没发觉她善良仁慈的一面,讨厌!

  「若真是这样,那我要谢谢妳了。」他瞇起眸看了眼刘翔,「他不过是昏了过去,等一下就会醒了。」

  「你肯定?」她狐疑地瞧着他。

  「信不信由妳,不然妳可以留下来看看。」夏允风挑高一眉,「时间很晚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等等。」左爱凡吞了口口水,死不承认自己害怕地笑说:「留下就留下,只是我不屑跟他这种人在一块,一秒钟也不愿意,所以我们走吧。」

  她率先走进电梯,夏允风摇头嗤笑了声,举步跟进。

  「对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儿?」左爱凡对着电梯里的镜子整理被刘翔扯乱的衣服,好奇的问道。

  「我是回来拿我忘在这里的太阳眼镜。」夏允风边说边拉起衣服一角擦拭眼镜。

  「拜托,眼镜不能这么擦的。」左爱凡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太阳眼镜,从皮包里掏出一块擦拭绒布帮他擦了起来。「瞧,这上头到处都是刮痕,也不换一副。」

  夏允风轻吐口气,不在乎地望望天花板。

  「喂,我在跟你说话耶,你这是什么态度呀?」吊儿郎当的,这世上就是有这种男人,女人寿命才会受到强大威胁。

  「是不是没钱?我买一副送你好了。」说着,她就要掏出钱来。

  「等等,妳知不知道妳在做什么?」他赶紧阻止她。

  「我只是想……」

  「省省妳的同情心吧,只要以后妳别跟我针锋相对,我就阿弥陀佛了。」这时电梯门抵达一楼,门一打开他率先走出去。

  「我哪时跟你针锋相对了?」左爱凡追在他身后。

  「妳心里明白。」瞧见丁妹正站在车子边等她,夏允风回眸对她眨眨眼,「我先走了。」

  「喂!」左爱凡瞪着他的背影,忍不住碎念着,「践什么拽,你以为我喜欢买给你呀,哼!」

  低下头,她看见手中的太阳眼镜,老天!她忘了还给他了。

  突然,她眉一撩,开心的笑了,「不是我爱买给你哦,我只是『还』给你。」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