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至少还有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至少还有你目录  下一页

至少还有你 第一章 作者:叶霓

  华灯初上。

  左爱凡坐在高级敞篷车内,看着外头闪烁的霓虹灯,此时天地正拉开一道黑色夜幕,属于夜晚的热闹氛围愈来愈浓。

  「丁妹,到底还要多久才会到?」左爱凡无聊地看了眼坐在她身边的助理。

  「左小姐,别急,还有一段距离,妳先闭上眼歇一会儿,到了我会叫妳的。」丁妹笑着回道。

  「真搞不懂,伟哥怎么会替我接下这个饭局,难道他不知道我最不喜欢来这套?」只有在工作的时候,她最有活力,至于陪那些名流吃饭,她可是一点兴趣也没。

  「他也知道妳不喜欢,不过妳现在可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不知多少人想与妳亲近,况且那些人我们是得罪不起的。」

  「得罪不起?」她撇撇嘴,「那我待会非试试不可。」

  「左小姐,妳千万别这么想,若坏了事,江先生会骂死我的。」丁妹赶紧劝阻她。

  左爱凡眉一蹙,「坏了事?是坏了什么事?」

  「还不是为了今年度的『A-Lis-Do』香水广告代言吗?」丁妹压低嗓音说:「不知有多少人想抢下代言人的资格,我们自然得加把劲。」

  「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我一定全力以赴,但干嘛要和那些名流搞在一块?」左爱凡努努嘴,「不,我决定不去。阿康,停车。」

  「左小姐,真要停车?」司机阿康回头问道。

  「当然。」她抬起下巴,态度非常坚决。

  「不行啦。」丁妹可急了,这时手机铃声也来凑一脚,她连忙按下接听键,「喂……是江先生呀,你快跟左小姐说说,她吵着不去吃饭了。」

  左爱凡一拿过手机就连珠炮的说:「伟哥,现在几点了你知道吗?快九点了,我七点才吃的晚餐,你现在又要我去参加什么饭局,谁吃得下?我现在肚子胀、胃痛,难受极了。」

  「爱凡,今晚的饭局真的很重要。」江伟强调。

  「不重要。」她也挺固执。

  「好,我老实说好了,这场饭局的主人和『A-Lis-Do』的公关部经理交情匪浅,只要我们多--」

  「哦,原来如此呀!」左爱凡摇摇头,「为什么咱们要主动示好呢?若我真想得到代言的资格,我会靠我的实力去争取,才不要用这种奉承的方式。」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已经答应人家了呀。」江伟不得不低声下气地说话。

  「你的意思是我非去不可啰?」她揉揉太阳穴,「好烦喔。」

  「我发誓,就烦这么一次。」

  「唉,好啦、好啦,不过下不为例。」说完,她无力地往椅背一靠,关上手机。

  左爱凡是近年迅速窜红的偶像明星,长相极度抢眼、身材又姣好的她一出现在屏幕上,即被众多眼光所追逐,只要有她在的地方,身旁必定会跟着一大堆要求签名的fans,以及让人痛恨的狗仔队。

  星路上的顺遂,并没有让她因而满足,反而激起她的斗志,希望能好上加好,她不只想做明星,还想当幕后工作者,更喜欢参与戏剧的演出与舞台设计的研究,反正只要是关于她自己的事,她必定亲力亲为。

  「左小姐,妳决定去了,真是太好了。」丁妹见她答应了,这才放下一颗心。

  「我真不明白,为什么我不去你们一个比一个还紧张?」左爱凡疑惑地看着她。

  「也没有啦,只是咱们都希望妳能雀屏中选,这么一来,妳便可以进一步奠定国际级的地位。」

  「国际级?」左爱凡眉一扬,笑说:「听来似乎挺不错。」

  「所以啰,江先生和我都是势在必得。」丁妹见她似乎有点心动,赶紧推她一把。

  「话虽这么说,可要靠人脉那多丢脸。」她左爱凡做事也有自己的原则呀。

  「可是妳不这么做,其它人也会这么做,既然大家都不肯光明正大的竞争,只好看谁的后台硬啰。」丁妹拍拍她的肩,「别担心,只是一顿饭,吃完就没事了。」

  「是哦,可我却会消化不良。」左爱凡噘着小嘴,视线移往窗外的街景,心里虽有几分无奈,但仍告诉自己该争取的她就必须全力以赴。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A-Lis-Do」已是全世界女人皆知的香水晶牌,它的香味幽然却不呛鼻,优点是持久而多变。

  刚擦上去两个小时它似玫瑰,香而不浓,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它转为百合,淡雅宜人,然后,便是它散发余味的时候了,这时它犹似晚香玉,愈夜愈芬芳……

  「A-Lis-Do」老总裁Bylan是美国人,由于热爱中国文化,娶了位中国妻子,生了个优秀的儿子Ken。

  只可惜他的爱妻于两年前病逝,让他颓丧了好一阵子,直到Ken取得英国剑桥大学商学系博士学位后,Bylan便依照原订计画,将他一手建立的「A-Lis-Do」交予他负责。

  新任总裁年轻帅劲,一上任便在总公司引起不小的骚动,但他行事隐密,有许多商业周刊争相采访他,全被他打了回票。事实上,他烦透了现在的生活,整天忙碌于公事也就算了,还得躲记者、耳闻谄媚的恶心话,弄得他直想不干了。

  「总裁,我们下一季香水广告的代言人,不知您属意谁?」公关部经理指着他三天前就放在角落的卷宗问道。

  「我还没看呢。」Ken抬起头,俊魅的五官在透窗阳光的映照下显得十分迷人。「这事很急吗?」

  「也不是,如果总裁还没挑到中意人选,我想多加一位。」公关部经理把手中的资料递上。

  「这是?」

  「台湾新崛起的红星,长相甜美,能静能动,可塑性很高,整体而言已具有亚洲巨星的架式。」公关部经理极力称赞「她」的好。

  「哦。」Ken哼笑,「那放着吧。」

  「可是……」

  Ken抬起头,目光犀利的看着他,「过去几年虽然我人在国外,可是我相当清楚我父亲极力反对特权或私下引荐,这个你该知道吧?」

  「呃……是,我当然明白。」该死,他以为新总裁比较好说话,没想到跟他老爸一样固执。

  「还有事吗?」Ken英挺的眉一挑,淡声问道。

  「没……我退下了。」公关部经理朝他点点头后,转身步出办公室。

  Ken深吐口气,双手揉了揉太阳穴,发觉自己就要被这股该死的压力给压得喘不过气来。

  人情关说……呿!

  他眼角余光瞧见那只资料袋,想起公关部经理刚刚的形容--长相甜美、能静能动……

  哼,他倒要瞧瞧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真有他形容的那么好吗?

  他打开资料袋,里头有封介绍信,上头贴着一张她的全身照。

  Ken瞇起眸子看了下,不过就是个花瓶嘛,这种女人他看多了!他撇撇嘴,将它搁在一旁,继续刚刚被打断的工作。

  但不知道为什么,那沉沉的无力感仍紧紧缚住他,让他难以喘息。

  不,他要自由,他不能再继续待在这种地方,就算他无法彻底逃开注定的命运,也该能拥有一段属于自己的时间吧。

  当这样的念头愈来愈强烈时,Ken决心要出去冒险一次。

  他没有带走关于「A-Lis-Do」的任何东西,就一个人四处闯荡一阵子再回来,否则他不会甘心啊!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中场休息时间,左爱凡手上拿着饭盒却一点食欲也没有。

  真要命!每天不是排骨饭就是鸡腿饭,为了赶戏,她有多久没好好吃顿饭了?昨晚她还梦见自己被一大箱便当给压在下面,哦……好恶心!

  看她拿着筷子拨弄着饭粒,丁妹忍不住问:「怎么不吃呢?嫌难吃啊?」

  「何止难吃,简直就是毒药。」她皱着小鼻子说。

  「要不是现在在山上,我就去帮妳买好吃的了。」现在是出外景,拍的是男女主角在山上漫步的美美景致。

  「我不是要吃什么好吃的,只是制作单位怎么不会变换一下口味呢。」左爱凡愈想愈闷,拿着手中一口也没动的便当走向位于角落处的垃圾竹篮。

  正要扔下时,她听见前方传来一道低沉的男性嗓音,「妳太浪费了。」

  她抬起头,看见一张陌生的男性脸孔,「你是谁?要你管。」

  「我是不想管妳,只是不喜欢看妳浪费食物罢了。」他眉头轻撩,微乱的发与身上落拓的穿著,给人一股不羁和狂野交错的感觉。

  看着左爱凡清丽的容貌,脸上的妆清而不浓、浅而不艳,他不得不承认这女人要此照片上来得更漂亮。

  「喂,你到底是谁?我没见过你。」她走到他面前,忘了自己手里还拿着饭盒。

  「演员。」他很干脆的回答。

  左爱凡想不出来他担任哪个角色,「你是演……」

  她才刚问出口,就见一名剧组人员唤着他:「那个替身演员过来,换你了。」

  基于好奇,她跟过去看看,这才发现原来他是男主角要从三楼跳下来救她那场戏的替身。

  「左小姐,妳怎么还站在这儿,时间差不多了,该去补妆了。」丁妹走到她身边说。

  「嗯,我知道。」往回走了几步她才发现手上仍拿着那个她本来要丢弃的饭盒。

  想丢却又想起那臭男人的话,于是她把饭盒交给丁妹,「这交给妳处理,我去化妆了。」

  嘿,这下好了,反正浪费粮食的不是她,那个臭男人也就没理由说她的不是了。

  左爱凡坐在椅子上,化妆师立即为她补妆,丁妹则在一旁打理她的发型,十几分钟后一切就绪,她也就定位,沿着山坡慢慢往前走。

  当她走到前面那栋三楼洋房时,突然窜出她在戏里的仇家,左爱凡立即大声尖叫,引起屋内男主角的注意。

  男主角从三楼落地窗探头出来,惊见这一幕立即爬上栏杆一跃而下……当然,这其间已巧妙地换上替身演员夏允风。

  夏允风一手搂住左爱凡的腰,她蓦然回眸朱唇却不经意地轻擦过他的,两人同时一震,她在愕然中忘了台词。

  「卡。」导演走过来,「爱凡,妳怎么了?接下来该说话呀。」

  「不好意思,再一次。」老天,她多久没闹过这种忘词的糗事了,都是这臭男人害的!她朝他瞪去,却见他一脸谑笑的邪恶表情。

  「喂,求妳行行好,吊钢丝的滋味不好受,妳要不要试试?」夏允风欺近她的脸,压低嗓音说,但他不给左爱凡响应的时间,说完后便匆匆奔上三楼,再来一次。

  当夏允风单手搂住她的腰时,左爱凡心头又是一震,不过她这次没忘了身为演员的责任,将该表现出来的情绪与该说的台词表述得完美。

  一场外景戏终于结束了。

  「休息一下。」

  听着场务大喊休息的声音,左爱凡走向正在卸下身上钢丝的男人,「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

  「我做了什么?」他扬眉笑问。

  「你在吃我豆腐。」左爱凡瞇起眸,指着他的鼻尖,「想不到你居然是个轻浮的登徒子。」

  「我是登徒子?!」夏允风像是听见一个天大的笑话,仰首大笑,「拜托小姐,妳和其它女人没有两样,我何苦吃妳豆腐呢?」

  「可你明明亲我的嘴还碰我的腰,这怎么说?」虽然她被公司包装成玉女,但也有发脾气的权利。

  「亲妳的嘴?碰妳的腰?妳以为我爱亲想碰啊。」他勾起嘴角,笑得吊儿郎当。「我问妳,刚刚是谁先转过脸偷亲我的?」

  见她脸色发青,他更坏地调侃她,「若我不碰妳的腰怎么救妳?难道妳有其它地方可以让我碰?」

  「你--」左爱凡正要反诘却听见丁妹喊她的声音。

  「左小姐,这里有热茶快来喝一杯,妳在跟谁说话?」

  「哼,我告诉你,你再这么嚣张,我会向制作单位提出换替身演员的要求。」她火大的对他发出最后通牒。

  「请便。」夏允风耸耸肩,无所谓的一笑,他知道这出戏有不少动作戏,极需要替身演员,她就算再红也没资格赶他走。

  「好,那就试试看了。」她又瞪了他一眼,活像是要在他身上瞪出两个大窟窿,并将他那张可恶的笑脸深植脑海,一辈子记恨他。

  他龇牙咧嘴地朝她做个鬼脸后便潇洒的离开了。

  「什么嘛,不过是个替身,还故作潇洒!」左爱凡不甘愿地对他吐吐舌头,哪知那家伙突然转过身,嘴里还念了一串话,听来像是英文。

  这种男人会英文?哼,虽然他是长得像混血儿,可也不一定是混英国、美国,说不定他是混非洲土著呢。

  「左小姐,妳今天到底怎么了?」丁妹朝她走来,不解的问道。

  「我哪有怎么了?」左爱凡小嘴一抿,突然懊恼了起来。对呀,她何必跟个臭男人计较,把自己搞得神经兮兮的。

  「不然怎么老是跟那个替身演员说话?」丁妹直觉不可思议,「该不会妳喜欢上那种混血儿吧?」

  「我喜欢?!」左爱凡差点倒胃,「妳不知道他刚刚--」

  她及时住口,这事怎能让丁妹知道,她是个大嘴巴呀!

  这时江伟也来了,他挥了挥额上的汗水,微喘地说:「对不起,我来晚了,今天的进度怎么样了?」

  「伟哥,你不是在忙着『A-Lis-Do』广告代言的事,怎么有空上来?」一见是他,左爱凡立刻上前打招呼。

  江伟叹了声,「说起这事就气人,『A-Lis-Do』临时作出决定今年代言人不换角,由去年那个日本明星继续担任。」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嘛!简直是过分。」丁妹听了立即抱怨,「害左小姐还去跟那个什么介绍人吃饭,根本就是骗人。」

  「这不是骗人,好象是『A-Lis-Do』本身出了问题。」江伟压低声音说。

  「出了什么问题?该不会是它们要倒了吧?」左爱凡捂着嘴低呼。

  「不是,我听说好象他们刚上任的新总裁失踪了。」

  「啊!失踪--」丁妹大叫了声。

  江伟赶紧捂住她的嘴,「妳能不能别这么八婆,事情还没确定就差点被妳搞得满城风雨。」

  丁妹拉下他的手,「人家只是自然反应嘛,想勒死我啊?」

  「你们别吵了,我觉得好闷呢。」左爱凡吐了口气,发觉与那个替身演员有了接触后,她就像倒了大楣,诸事不顺。

  「不闷、不闷,就剩下最后一幕。」丁妹一边安抚她,一边帮她梳理被山风吹乱的头发。

  「嗯。」她点点头。

  左爱凡向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拍戏时绝不能有私人的情绪在里面,再说她是个喜欢欢笑快乐的人,烦恼……滚远点吧。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夏允风褪下外套、卷起衣袖,看着浮现淤青的手臂,「真是活该,没事救她干嘛呀!」

  想起今天的工作,他就一肚子气。

  那女人以为他吃她豆腐?!天知道要不是他用力揽住她,她若靠向另一边已半塌的石墙,肯定会摔死在下面。

  害他的手被墙上凸起的石块给撞伤,那女人却少根筋的全然未知,非但不感谢他,还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是登徒子!

  呿!

  想他夏允风向来不爱吃豆腐,就算有再嫩、再美的豆腐摊在面前任他品尝,他连一眼也懒得瞟,那女人还真是自以为是的让人讨厌。

  自从他当起替身演员后,身上难免会有大伤小伤,他找出一瓶药膏,倒了些开始搓揉。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拿起应了声,「喂,夏允风。」

  「允风呀,你明天上午还有一场戏,记得要过来。」是剧组人员小纪打来的。

  「明天上午还有?今天不是已经把戏全结束了吗?」是因为时间很晚了,导演才说在这过一夜的。

  「导演说这里的气氛不错,明天加演一场。」

  「老天,我就不能歇会儿吗?」成天打打杀杀,他烦都烦死了。

  「你要休息?」小纪一愣。

  「要不然你当我是铁打的身体吗?」夏允风甩甩手臂,活动筋骨。

  「我知道最近一连串的演出你很辛苦,可现在替身愈来愈少,张仔又有事,只好麻烦你了。」小纪好言劝道。

  「唉,好吧。」就算再不满,夏允风还是答应了。

  「那太好了。」得到他的应允,小纪终于可以放下一颗心。「只要你好好配合,你的价码我会替你跟制作人谈的。」

  「谢谢小纪哥。」他摸摸鼻子,「对了,明天拍替身片段的场景在哪儿?」

  夏允风从事危险的替身工作,对周遭安全特别注重,像他昨天就特地来今天拍戏的地方仔细勘查,这才发现靠山崖那头的墙壁已严重损毁了。

  「就在今天拍戏场地下一个转弯的坡地,你从上头被人打下来。」小纪翻着剧本说。

  「我知道了。」夏允风挂断电话后,先去浴室冲个澡,然后披上外套,趁天色还没全黑前到明天的拍摄现场看看。

  到了那儿,他双手扠着腰,伫立在山坡上往下衡量着高度,蓦地,他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

  回头一看,竟是她!

  左爱凡在乍见他的剎那也是一愣。

  「没想到你有这么好的兴致,那么晚了还来这儿吹风。」左爱凡不喜欢房间内嘈杂的气氛,所以溜出来透透气,哪知道竟会遇到他。

  「妳不也一样吗?妳的戏分已结束,怎不在房间休息,等着明早天一亮回去?」他回过头不再看她。.

  「就因为这样,我才乐得轻松四处走走,倒是你还外加一场,怎不去休息?」左爱凡抿唇一笑,眼底泛过丝丝流光。

  夏允风眉一蹙,转首冷睨着她,「原来我加的这场戏是拜妳所赐?」

  「好说、好说,我想难得来到山上嘛,多一些打斗场面也不错,你说对不对?」她双手负在背后,露出俏皮的笑容。

  他勾起嘴角,皮笑肉不笑的,「是啊,就因为妳没办法要他们炒我鱿鱼,这才退而求其次想到这种狠招。」

  「你怎会这么想呢?没错,我虽然说过那句话,可也仅于开玩笑而已。」左爱凡瞇起一双杏眸,对他妩媚一笑。

  「开玩笑?」他拉高尾音。

  「你这是什么态度?唱男高音吗?」她瞪他一眼,心里却偷偷窃笑着。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夏允风不打算再理会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径自散起步来。

  「你在干嘛?已经这么晚了你还在这里晃,不怕掉下去?」她疑惑地跟着他身后。

  他冷笑,「我掉下去最得意的不是妳吗?」

  「你说什么?我才没这么恶毒。」

  「这个就只有天知地知了。」撂下这句话后,夏允风走下山坡,来到今天拍戏的地方。

  「你好象对我有偏见耶。」左爱凡瞪着他的背道。

  夏允风转身看着她,「很抱歉,我向来不偏着看人,除非妳本身长得偏。」瞧她那变得难看的脸色,他极力克制的抿住唇,然而细碎的笑声仍不慎逸出。

  「你说什么?」她跨前一步,伸手扶着围墙,哪知道墙面居然会摇晃。

  「啊……」石墙突然坍塌掉下山崖,左爱凡重心不稳的往前一栽……完了,难道她就要命丧此地?

  幸好夏允风及时抓住她的手,使力将她拉进他怀中,她鼻尖撞上他坚实的胸膛,疼得她捂着鼻子抬起脸,眼中犹有着惊魂甫定的骇意。

  「以后走路请看路,别像今天白天一样,如果那时候妳撞倒这面墙,所有人都救不了妳的。」

  夏允风轻推开她,举步往回走,这时一阵晚风扬起他的黑发,更显得他一身不羁的狂野。

  左爱凡怔忡地看着他,心里想着他刚刚说的那句话,难道白天他是为了防止她摔落,才会紧紧的揽住她的腰?

  他看起来神秘兮兮,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