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至少还有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至少还有你目录  叶霓作品集

至少还有你 第十章 作者:叶霓

  「我的大小姐,妳总算回来了!」

  丁妹见夏允风终于将左爱凡带回来,喜出望外,开心得都掉下泪来。

  「妳真的担心我呀。」左爱凡轻点下丁妹的额头,笑着说。

  「当然,我还去庙里求神拜佛,希望妳快快出现呢。」丁妹正经的模样像是深怕她不相信似的。

  「我跟妳开玩笑的,瞧妳紧张。」左爱凡笑着打开行李箱,掏出一包包的日式零食,「喏,这是给妳的。」

  「哇!爱凡,妳真是我肚里的蛔虫,知道送我这些比送我香水还实际。」这些全是她爱吃的零食,可见爱凡的确有把她放在心上。

  左爱凡翻翻白眼,「拜托,我可不当蛔虫。」多嗯呀!

  「好好好,那就当夏允风的老婆啰。」丁妹笑望着站在她身后,深情的看着左爱凡的夏允风。

  「讨厌啦,妳怎么和允风一个鼻孔出气!」左爱凡羞得猛跺脚。

  「妳也真是的,逗妳的妳会不知道啊?」丁妹掩嘴一笑,「说,你们哪时候要请我喝喜酒?」

  「还早。」

  「快了。」

  左爱凡与夏允风异口同声的说出答案。

  「喂,你们没默契也就算了,答案还南辕北辙,真有你们的。」丁妹被他们弄得一头雾水。

  「我不敢保证他父亲会喜欢我。」就是这点令她很担心。

  「我已经跟我老爸通了电话,他要飞来台湾看妳,难道这还不能表示他喜欢妳的心意?」夏允风明白她心底的担忧,而他能做的就是尽力安抚她。

  「他来是为了挽回你这个儿子吧。」她不安地绞扭着十只手指头。

  「这么说来妳是怕失去我啰!」他将她揽进怀中,当着丁妹的面轻咬着她的耳垂说着私密话,这举动让左爱凡小脸涨得通红。

  丁妹看在眼中无声一笑,识相的蹑手蹑脚地离开,轻轻把门关上。

  但大门的轻扣声仍惊醒正在悄悄说着爱语的两人,左爱凡抬头四处张望,「哎呀,丁妹跑掉了。」

  「她是不想妨碍我们。」夏允风轻笑一声,附在她耳边暧昧的问:「妳的房间在哪里?」

  「干嘛?」她笑睨着他。

  「妳明知故问。」他以额抵着她的额头,「妳到底说不说?」

  「嗯……」她眼珠子转了转,「就是不说。」

  「好吧,那我就在沙发上进行了。」嘿嘿,这小女人不吃软招,他就来硬的。

  左爱凡脸色一变,她知道这男人超大胆,恐怕会说到做到。「好啦、好啦,我告诉你就是,在二楼右边第二间。」

  她话一说完,夏允风立刻抱着她朝二楼走去。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Bylan在饭店的总统套房内,等着儿子和左爱凡到来。

  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们却还没有现身,该不会这对年轻人又溜哪儿去了吧?唉!

  「育青,总裁是什么时候联络你的?」Bylan语气沉重的问道。

  当初他对爱凡太苛求,若她会对允风说他的坏话他也不怪她,只是他千里迢迢来这儿见他们,他们真忍心放他鸽子?

  「老总裁,您不用担心,总裁刚刚打电话说路上塞车,会晚点到。」沉育青看着老总裁一副担心的神情,立刻开口安慰。

  「真的?」Bylan转首看着他,「你说这会不会是他们想逃走的拖延战术?」

  沉育青一听,下巴差点掉下来,老总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焦虑了?

  「不会的,您太多虑了。」

  「唉,但愿真是我想太多了。」他摇头一叹,就在这时响起电铃声,他立刻说:「快去开门,看看足不是他们来了。」

  「是。」沈育青快步走到门边将门打开,一见是夏允风,连忙将他拉进房间。「老总裁等你等得快疯了。」

  夏允风快步走到父亲身前,笑着问:「爸,我打电话告诉育青路上塞车,他没告诉您吗?」

  「他是说了,可是--」

  「可是什么?」夏允风转头看向沉育青,「你是怎么说的?」

  「我全照你的意思说,可是老总裁却担心这是你们逃走的拖延战术。」沉育青解释道。

  「我玩拖延战术?」夏允风忍不住大笑出声,「爸,您什么时候也这么会联想了?」

  「唉,别提我了,那个……爱凡呢?她怎么没有一起来?」他担心的问着。

  夏允风耸耸肩,「她等下就会来了。」她一路上忸忸怩怩的,而他怕老爸久等就告诉她他先上来。

  「会不会是我当初太强势,把好好的女孩子给吓跑了?」Bylan不安的揣测起来。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左爱凡站在门口,望着Bylan说:「我才不是那么容易被吓跑,只是我愧对您。」

  看见她出现让Bylan松了口气,「当初是我威胁妳,妳愧对我什么?」

  「我答应您两个条件,一是不能向允风说出他在台湾曾发生的事,二是不能跟他藕断丝连,可是我两样都没有做到。」她脑袋垂得低低的,「不过我真的没有贪图你们家的财产,我赚的钱足以养活自己,但是……」

  「但是什么?」Bylan觉得听这丫头说话,愈听愈有意思。

  「你不能阻止我和允风的婚事,怎么样?」她抬头挺胸,摆出一副谈判者的架式。

  她这副模样让夏允风看得直想大笑,偏偏他又不能笑出来,憋得肚子好痛。

  非但是夏允风,连Bylan都快喷笑出来,但他仍想试试这丫头会有什么样的决定。「如果我不同意呢?」

  这句话一说出口,夏允风吓了一跳,「爸--」

  Bylan伸手阻止他发言,只是看着左爱凡。

  左爱凡被他盯得浑身发毛,硬着头皮说:「要不然我养他嘛,我有房子、有车子,名下还有一些现金与定存……」她想了想,猛地一击掌说:「对了,我还有一部分投资放在专业经理人那边,所以您放心,我饿不死他,他一样可以穿名牌、开名车的。」

  夏允风没料到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老天!要他让女人养?饶了他吧。

  「爸,您再不答应,您的儿子就要变成吃软饭的。」

  这话却得不到Bylan的响应,只见他一张脸已涨成猪肝色。

  「爸,您别生气,爱凡就是这种个性,有什么话说什么,爸--」

  「哈哈……」不行了,Bylan再也忍不下去了,突地爆出的大笑声顿时软化了现场紧张的气氛。

  「伯父,您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左爱凡还是没弄懂Bylan笑中的含意。「我说的是真的,而且十分正经,可不是开玩笑哦,您不用笑得这么夸张。」

  夏允风闻言,立刻走向她,把她拉到一边,「爸答应我们的婚事了,妳还不赶快叫爸?」

  「真的?」她有些不可思议,「没想到他真的愿意让我养你耶,那太好了!」

  「呃--」夏允风脸色发白了,「不,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左爱凡噘起小嘴,开始发牢骚,「你知不知道为了今天要与你父亲见面的事,我三天前就开始失眠,现在你又一会儿是、一会儿不是,弄得我头好痛哦。」

  「爱凡,妳过来。」Bylan朝她伸出手,「我告诉妳吧。」

  她瞅着那只手,缓缓走过去扶住他,忐忑地问:「您的答案会不会让我哭?」

  Bylan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他,伸手轻抚她的后脑,以一种长辈疼惜晚辈的口气说:「放心,我从来都舍不得伤一个女人的心。对了,妳住哪儿?我是指可以找得到妳父母的地方。」

  听他这么问,左爱凡立刻往后退了一大步,「你有事找我就行了,别去找我爸妈的麻烦。」

  他带笑的看着她,「谈论婚事只找妳不找妳父母就太不合礼数了。」

  「婚事?!」她深吸口气,「你真的答应了?」

  「没错,我答应妳成为我的媳妇,但可不答应让妳养允风。」Bylan瞥了儿子一眼,「他既然成为妳的丈夫,养妳是应该的。」

  「那您不会再误以为我……」

  「允风相信妳,我也相信妳,懂了吗?」

  听了Bylan的话,左爱凡转身看着一脸笑意的夏允风,矜持三秒钟后,她终于忍不住尖叫出声,整个人扑进他怀中,「允风,我好开心!你爸爸相信我了,听见没,他相信我了!」

  「妳呀,什么你爸,该叫『爸』了。」夏允风轻轻拧了下她的鼻尖,疼爱之情满溢心间。

  左爱凡看向Bylan。不好意思地轻喊声:「爸。」

  Bylan笑得高兴极了,「为了庆祝我找回儿子,又得到一个好媳妇,今晚我请客,咱们到楼下餐厅好好大吃一顿,再去唱歌。」

  「谢谢爸。」

  左爱凡忘了自己刚刚的腼腆,一听到可以吃又可以玩,立刻在Bylan的脸颊印上一个吻。

  Bylan先是一愣,接着大笑出声,倒是夏允风吃起父亲的醋,一脸酸呢。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爸好好,替我们挑了这间房间,整面玻璃窗对着外面一片灯海,没有任何大楼阻挡视线,真的好棒!」

  左爱凡开心地咧嘴笑着,眺望远处的万家灯火,嘴里说的尽是Bylan的好。

  「我爸这么好,我就不好啰?」夏允风走到她身后,伸臂环住她的腰,将她搂住怀里。

  她斜睨着他,「瞧你,吃的是哪门子的醋呀?」

  「嗯……镇江醋加工研醋、乌醋,还有陈年老醋,妳说是什么醋?」

  「哇!好酸哟。」她听得小脸都皱了起来。

  「妳不也是吗?还皱。」他轻轻揉了下她的小脸。

  「我哪时候酸啦?」她赶紧否认。

  「真的没有吗?」诡异的笑声在她耳边扬起,「记得吗?以前艾咪假装是我未婚妻的时候,妳那张脸臭的。」

  「我只说你酸,你居然说我臭,好吧,我臭得很,你别碰我。」她用力推开他,娇嗔道。

  「喂,就这么开不起玩笑呀。」夏允风双臂环胸,瞧着她鼓腮噘唇的模样。

  「谁说我开不起玩笑,就是有人禁不起人家说别的男人好。」左爱凡仰起下巴,故意挑衅。

  「我有吗?」话虽这么说,可他那张脸不禁有点变了。

  「真的没有吗?那我告诉你,这些年来一直有位石油大亨要请我坐他的爱之船环球旅行,你下介意是不是?」她笑吟吟地看着他。

  「不行,那个人铁定居心不良,如果妳真喜欢什么爱之船的话,我也可以买一艘送妳。」夏允风立刻阻止她。

  她挑眉,「哦,这不算吃醋啰?」

  「当然不算。」

  「好,伟哥告诉我,既然我回台湾了,他打算帮我接一出戏,戏里有跟男主角的亲密『吻』戏哦。」她故意强调那个吻字。

  「男主角是谁?」夏允风瞇起眸问道。

  「你要做什么?」

  他搓搓鼻翼笑了笑,「我保证妳跟他拍吻戏时会发现他满嘴无牙。」

  「你好残忍。」她对他吐吐舌头,「难道这样还不算?」

  「呃……这是那男人自己走路摔跤,跟吃醋无关吧。」反正他这些掰功都是跟她学的,现在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她点点头,「算你厉害。」

  左爱凡走到电话边拿起话筒按了几个键,「丁妹呀,妳上次告诉我,有个电子新贵要向我求婚,他的电话是几--」

  夏允风用力抽走她手中的话筒,将它放回话机上。

  「你这是做什么?怎么可以坏我好事呢?」她双手扠腰,瞪着他那双可以喷火的眼。

  「好事?!妳这么喜欢有好事是不是?那我给妳。」

  他受够了!这女人动不动就拿男人来试验他的醋意有几分,好,现在他可以明明白白告诉她,他的醋意是浓缩的、是百分之百的,如今他就要将这些酸化成火,燃烧起她的情欲。

  「你要怎么给我?」她警戒的看着他。

  「妳说呢?」

  他双手搁在两侧的椅把上,将她困在他与椅子之间。

  「你少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才不怕你。」她缩着下巴,那模样极了青涩的引诱。

  「妳知不知道妳有多迷人?」他的蓝眸闪着蛊惑的光影。

  「不要说甜言蜜语。」她微微一笑。

  「偏偏女人爱听这一套。」他也笑了,俯身吻住她的唇。「妳知道我第一次看见妳的时候是在哪儿?」

  左爱凡被他这爱抚似的语调催情得有丝晕陶陶,「嗯……我想想……在山上出外景的时候。」

  「不是。」他摇摇头,热唇来回摩擦着她的小鼻子。

  「不是?」她很意外。

  「还有,妳知道我当初想从繁重的公事中解脱一阵子,为何会跑到台湾做替身演员吗?」夏允风瞇眼一笑,目光从她的唇角移向她美丽的雪颈,直到那微露乳沟的胸口。

  「这我就不知道了。」她笑着摇摇头。

  「是因为它。」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她看。

  「咦,这张照片我找了好久,怎么会在你手中……不、不对,在我认识你之前它就不见了。」因为它是左爱凡第一出电视剧的宣传照,所以她印象特别深刻。

  「它是妳的经纪人江伟拜托我公司部属交给我的。」他咧嘴一笑,「之后我就一直把它锁在办公室抽屉里,在我恢复记忆后便请我爸把它带来给我。」

  「江伟为什么要托人把它……啊,我想起来了,是为了『A-Lis-Do』广告代言人的事。」说到这里,她急急的解释,「当初是伟哥硬要我试试的,我可没有要走后门的意思。」

  「知道吗?我第一眼看见这张照片,认为照片中的女人又是一只花瓶,根本没有理会,可就在我烦恼着不知该躲哪儿去时,不经意看见了它,这时候我发觉照片上的妳一双眼睛会笑,便立刻决定去台湾见见妳。」

  「你的意思是你想看看花瓶长什么样子?」她生气的质问,被人称为花瓶,相信没有一个女人不会生气的。

  「是啊、是啊,这一看,原来是只高贵典雅、深富内涵的花瓶,我爱死她了。」他蓝色眼睛转了转,立即笑说。

  「哼,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油腔滑调了,我不理--」左爱凡想起身,而他正好俯下身,四片唇就这么胶着在一块,再也分不开了。

  他抱起她,将她轻轻放在一旁的软床上。

  「油腔滑调也只对妳一个。」

  夏允风那张俊脸扬起俊魅的笑意,手指轻挑起她的细肩带,伸手轻触她雪白柔嫩的肌肤。

  「好痒!」她直缩着脖子笑道。

  「答应我别再当演员了好吗?」他的热气呼在她的酥胸上。

  「我不演戏,能做什么?」

  「做我妻子。」他嗓音变得粗嘎了。

  「只待在家里,我会很无聊。」

  「那妳可以帮我。」

  「帮你……什么……」

  「帮我生孩子。」

  「你把我当母猪吗?」

  「不,我把妳当我孩子的妈。」解开彼此身上的束缚,「还有我最爱最爱的老婆……」

  温软的爱语一出口,夏允风便火速冲刺--

  情火蔓延……直至天堂方休。


  【全书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