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言澄熙 > 七夕情戒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七夕情戒恋目录  下一页

七夕情戒恋 第三章 作者:言澄熙

  好,她认了,她真的认了。

  她再也不相信这天地之辽阔山水之壮丽会是人造出来的,就连楚门的世界也不过是个小镇,假不过一片海呀。

  而如今,她同齐天壑撘乘著轿子….呃,叫步舆是吧,唐朝是这么叫这玩意儿的。好,他们撘乘这步舆已经一天一夜,人都出了城了,却还是处处可见台湾所没有的山川壮丽及清朝的古城古意。

  好吧,事实证明他们不是演员,那么她真的掉到梦里来了,一个真实的要命梦。

  而且一个让她没事捧著胸口痛的要死的梦,现在,不只痛,她的胃都要翻了!这鬼轿子到底还要晃多久呀,她连坐平稳的火车都会吐了,更何况是这个晃的她脑浆都快糊在一团的鬼轿子。

  “霜儿你不舒服吗?再忍著点,我们就快到下一个驿站了。”齐天壑将她拉上自己的腿,让她平躺在上头,并且掀开了帘子,让清新的风灌进来。

  沈嫚霜知道自己此刻与他的动作太过暧昧不适,不过她无暇反抗了,反正这是梦,而梦中她的角色是他老婆。

  “不行了,我要吐了,停轿停轿!”沈嫚霜受不了了,她霍地从齐天壑腿上跳起,并掩著嘴直往轿外冲。

  “哎呀!”她忘了自己脚下是顶著马蹄底的旗鞋,一个重心不稳,她就要摔下。

  倏地!沈嫚霜感觉一道强风扫向自己,接著,她的身子在空中做了一个旋转,然后漂亮落地。

  瞪大了眼,沈嫚霜惨白了一张脸,死盯著抱著自己在空中做出特技演出的齐大英雄。

  “你….你真的会武功?!”刚才那招怕是金庸书上的鹞子翻身吧。

  不过,未待齐天壑回答,沈嫚霜已经受不住的将满胃的折腾倾吐于他身上了。

  “呕……..呕…..”不行了,她忍不住了,方才已经抑不住胃的翻腾了,结果她又在空中转了一圈,这下,不吐才怪。

  “呕……..呕…..”

  在大呕了一阵之后,她才勉强的抬头对直拍著她背的男人说道:

  “对…对…..对不起…..”惨了,她吐了他一身。

  “没关系,舒服点了吗?”齐天壑的脸上仍是那付极其眷宠的心疼模样,他一点也不在意她吐在他身上。

  “好…好多了。”

  “那就好。”齐天壑扬起右手,用干净的袖子轻轻的朝她下巴擦拭。末了,他才示意方才已急奔过来的琐儿给沈嫚霜洗把脸及清口的净水。

  而他自己则在小厮的服侍下,步回轿子旁更换衣服。

  沈嫚霜瞧著他的背影,她心想,这男人对他的妻子可真是好的没话说。

  如果,她真是他的妻,那么…..她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吧。

  *

  *

  实在是怕了那摇摇晃晃的轿子,沈嫚霜打死不肯再上轿,她听说可以休息的地方要到了,于是她选择走路。

  只是齐天壑在衡量了以她这莲花步要走到驿站的可能时间后,他抱起了她,坐上骏马,取了个两种方式的平衡点。

  虽然坐在马上仍是摇晃,但至少,没有窒闷的空气,没有那么令人感到不适。

  不过…..这电视上小说里,通常这种男女主角共乘一驹的情节,总是浪漫无比的,可是….沈嫚霜此刻却不敢浪漫,因为他不是她的壑,而且屁股底下的这只马也太…太….太过给它大了点。

  没想到真实的马长的这么熊壮…….其实,是有点吓人的,她想。

  “霜儿,如果有任何不适你就说声,知道吗。”头顶后方传来他关怀的声音,下一刻,沈嫚霜立刻感到他圈至她腰上的大手一紧,他完全的贴向她了,很贴很贴。

  他的气息甚至就在她耳边起伏著。

  他…他…..他想干嘛!她让他抱她的腰,只不过是为了自身的生命安全,这可不表示,她承认是他的妻了呀。沈嫚霜吞了口口水,立即竖起防备的刺猬针。

  “慢慢慢,慢!你这是做什么?”他的唇已经凑上她的脸了,她再不喊不行了。

  “霜儿!”

  “我不是霜儿,我是沈嫚霜,我说过了,我不是你的沈含霜。”她恼的再宣告一遍,并急忙挣脱他,但,马背上就那么小,她差点掉下来。

  “霜儿,难道你真的都忘了我们的过去了吗?”是知道她鬼门关前绕一圈的惊险,他是体谅也心疼她失去记忆,但是,每每听到她如此排拒他的陌生口吻,他的心仍旧会痛,揪结的痛。

  “我跟你之间并没有过去,你妻子已经死了。”

  “霜儿,别咒自己。”一听她咀咒自己,齐天壑攒起了两道浓眉。

  “我没咒自己,我真的不是沈含霜,你瞧,我这人大刺刺的粗鲁极了,我有哪一点像是你妻子了,我听说你妻子娴淑又婉约,而这在我身上却找不到一丝一毫,瞧,我连脚底下这要命的花盆底儿都不会穿呐,我成天只想扔了这鞋,让我的脚可以“脚踏实地”,嗟!这难穿死了,早晚会摔死我。”说著说著,沈嫚霜开始怪起鞋来了。

  齐天壑闻言立即大喊:“琐儿!”

  “在。”

  “待会儿到驿站后,替夫人备几双平底鞋儿。”

  “是。”

  “啊,有平底鞋儿,早说嘛。”

  “只要你想要什么,你都可以跟我开口。”

  “只要你开口,我什么都给你。”

  “真的!”

  “我骗过你吗?”他的眼,定定的望著她,那二潭盛满柔情眷竉的眸子,一瞬间捕攫了她的心思。

  一时间,她著迷了。

  然,就在她感到他渐大的脸孔幻成黑影朝她兜下时,她倏然间又醒过来了。

  突地!她推开他要欺上的唇。

  而被她推开的那一瞬间,齐天壑的眼划过一抹失望与受伤。

  他的伤痛感受让沈嫚霜一时间觉得自己好罪恶。他是个体贴的好男人,他不过是想吻她妻子而已,而她竟……..咦!慢慢慢,什么跟什么,他想吻他的妻,可她不是呀。

  用力的甩甩头,沈嫚霜抛开被他迷的有些神魂颠倒的泥巴思绪,而后,她正色道:

  “壑….呃!”不对,称呼不对。“齐大爷,我知道你是好人也是好丈夫,不过,不是我存心跟你做对,而是我真不是你的霜儿,我叫沈嫚霜,我只是跟你妻子的名字像而已。”她开始想跟他讲道理。

  “不只名字像,还有长相一模一样。”他提醒她。

  “好吧,长相是一样,不过,我们个性举止不一样呀,我想你是沈含霜的丈夫,你该看的出来不同点的。”

  “没关系,只要你开心,你怎样我都无所谓,再者,你以前娴静,心思慎细,但你总是只想体贴别人,而不懂怎么爱自己,我倒喜欢你现在这样,有什么说什么,感觉你活的更自在了。”虽然她的改变很大,但,事实上,现在的她感觉有精神朝气多了,虽然,少了以前那份柔骨似仙的无尘恬静,但,他却更爱现在的她。

  “你….不会吧,我是别人,是别的女人啊,我不是沈含霜,你如果爱上我,那得于你背判了你的霜儿,而爱上别人。”见他不但不被动摇,反而还说更爱她,她急了。

  “你说你不是霜儿,那你是谁呢?”齐天壑浅笑道。

  “我….我….啊!我是灵魂上错身了,所以上到你死去妻子的身上了。”在反覆迷团的清朝与现代,沈嫚霜随口说了一个答案,不过这答案却也让自己心惊!

  没错,灵魂上错身,这可能她之前有想过,只是不当真,但现在,仔细推敲,也许,这可能性的机会大些,因为,她已经不能用做梦来骗自己了。

  而她也该找出原因与真相了。

  如果她身上真发生了荒唐事,让她错置了灵魂,穿越了时空,那么,她得想辨法回去才是。

  只是….怎么证明,她真的来到清朝,来到一个死去女人的身上呢?

  “呃…..你会武功是吧?”终于她想到一个方法。

  “亲爱的,你记起来了。”

  “那你会飞吗,就是人家说的轻功?”空中旋转可以是现代人也会的特技,那轻功总不会有人会了吧。

  “轻功可以帮助你的记忆吗?”

  “也许。”

  “那好。”齐天壑转身朝后侧的王勇吩咐道:“我先到前头驿站,你们随后赶来!”

  “是!”

  王勇话落,沈嫚霜尚不知齐天壑会不会轻功,结果,她就忽然感到身子轻了起来,然后,冷冽的风呼啸而过,她急忙扫著周围,却只见脚下疾掠而过来不及看清的绿色景致。

  “哦,老天!”发麻的感觉自脚掌窜上头皮,沈嫚霜混身打了个颤,她不自觉的抱紧了贴著她的齐天壑。

  而一时间,她的胃又感觉到不安了起来。

  沈嫚霜不知她肚子里的不适是因为晕….晕空(因为没有晕车,晕机,就是没晕轻功的名,所以叫晕空),还是因为齐天壑证实了他的轻功了得,所以得于她荒唐的奇妙际遇。

  总之…….她晕了….也没胆的晕了………

  晕倒前,她最后一个意念是希望她醒来,这清朝的一切都会不见。

  她还是沈嫚霜,她的男人还是那个忙的得找时间来爱她的齐壑。

  只是……..  她的愿望老天爷似乎没有听见。

  *

  *

  幽幽的自炕上醒来,沈嫚霜看到了陌生的房间,是陌生,但感觉还是在清朝,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她挫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怎么醒了就叹气呢。”齐天壑轻步走了过来,坐在炕缘边。

  还是他!还是这个齐天壑!到底,她是发生什么事了,难道,她真没法摆脱这荒唐的一切吗?

  好不容易齐壑才从纽约回来陪她过情人节啊,如果她莫名奇妙的消失了,他一定急死了。

  才想到这里,突然,另一种想法又冒了出来。

  哼,搞不好,他工作忙的不知道她不见了呢,哼!

  “想什么?”他轻轻的拨著她有几丝散乱的发,动作温柔的让沈嫚霜混身一僵。

  他长的好高大,大概有180吧,黝黑的身材很结实,她看过他对下属及别人说话的态度,是那种像皇帝般高高在上的浩大气势与无比的尊贵,可是,为什么每每他只要对她时,他就软了利眸,柔了手劲呢。

  跟她在一起时,她感觉他不是什么帮主,不是什么大爷大侠,而只是她的男人,专属的男人。

  因为他总是可以陪伴在她身边,这感觉真的好甜好窝心。

  而他对她的一切,就是她一直想要,而齐壑却一直给不起的,因为他总是忙、忙、忙。

  连她的生日,他也会无可奈何的错过,只以别的女人会羡慕死的一堆珠宝取代,但,事实上,她不要珠宝,她要的只是他能陪在她身边啊。

  “怎么哭了?”齐天壑见她望著他久久不语,结果眼角还滑出泪来,他心疼的手背拭去那让他揪了心的泪珠。

  哭?齐天壑的拭泪动作及话语,让沈嫚霜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哭了。

  她拭著自己湿润的眼角,不懂自己的泪是为何而来,是思念齐壑吗?还是哀悼自己的爱情不能安抚自己的寂寞?

  “别哭,有什么事告诉我。”见她泪掉的更凶,齐天壑的心揪的更紧了。“心口又犯疼了吗?有不舒服不要忍,要告诉我。”他俯身以唇吻去她的泪。

  “为什么你不是他呢?如果你是他该有多好?”

  “谁?”感觉,她说的是另一个男人,齐天壑攒起了浓眉。

  “壑,齐壑呀,他说他爱我,可是他总是好忙好忙,每天我就只能等著他的电话,然后听著他遥远的声音才能睡著。”

  齐天壑听到她讲的名字是他的,虽然不懂她后来话的意思,不过他瞬间燃起的妒火已经熄灭。

  “别哭,不管过去任何不愉快,都当是梦,忘了它吧。”他抚著她,轻声的安慰著。

  梦!过去的一切是梦?齐天壑的安慰的话,让沈嫚霜的脑袋更泞了。

  面对这不可思议的一切,她不止要怀疑,难道现在的她才是真的,是真正的沈含霜,是齐天壑的妻子,而21世纪的沈嫚霜才是她的梦。

  她的梦…..到底………哪个才是真?哪个才是假呢?

  *

  *

  离了京城,齐天壑将轿子换成远程用的马车.

  按照行程,他们今天该是离开京城百里的范围了,可是因为沈嫚霜身体的不适,于是他们走走停停的,一行人还未离京城太远。

  不过齐天壑见妻子见著任何东西景致都新奇的像没见识过一样的惊奇,他也乐的陪她慢慢的游山玩水。

  “齐帮主…..”

  “叫壑。”

  “呃…..壑….”好奇怪,这样好像在叫齐壑,沈嫚霜在挣扎,虽然他对她比齐壑好很多,但是她还是觉得她的齐壑是任何人所不能替代的。

  “爷,叫爷好了,他们都叫你爷。”

  “他们不是我的妻。”

  “可是清朝的皇后妃子也叫他们的丈夫皇上呀。”

  “我不是皇帝。”

  “哎呀,差不多啦。”反正他在漕帮一样是能呼风唤雨的主子,这是她能想到更合适的称谓了。

  “霜儿….你想起来了。”齐天壑见她话中有话的玄机,他眼一亮,双手激动的握上她的肩。

  “想….  想起什么?”她糊涂了,她有说了什么吗?

  “想起我的身份?”

  “你什么身份?”她瞪大了眼看著他,等著他的下文。

  齐天壑见她两眼不解的模样,久久,他才知道她是真的没想起什么。

  “算了,没什么,你方才要跟我说什么?”

  “我….我是想说,你不是有事要到什么山吗?那我们这样走走停停的会不会误了你的要事。”

  “不会。”齐天壑牵起她的柔荑笑道。

  他的动作让沈嫚霜僵硬了好一会儿,她想抽回自己的手,但他却不放,他用一种不捏疼她,但却也让她抽不开的力道表示他欲与她亲近的心。

  末了,她放弃了。好吧,握就握,反正又不会少一块肉。

  她是这样告诉自己,然,心眼底却讶异著为什么自己越来越不太能抗拒他的柔情,究竟是他的深情体贴打动她?还是因为他有著和齐壑相似的脸孔?

  “我们去天山是为了找一位神医冶你的病,不过,既然你不舒服,那咱们慢下步伐无所谓,总不能把你强行折腾到天山呀,我可不能再忍受失去你一次。”

  “哦。”她不知如何回应他,因为,她本不是他的妻,只要她回到现代,他终究会失去她的。

  思及此,她突然为那一天的来临而为他感到不忍。

  他那么爱她,如果她真离开了,那么他会是怎番的痛心呢?

  想到王勇跟琐儿私底下曾跟她说,她醒来那天,齐天壑差点随她赴黄泉,她开始不安了起来。

  也许,她该让他早点习惯没有她的存在才是。

  毕竟他的妻子早死了,而她对他而言只是一个外星人,她不属于他,也不可能属于这里的。

  她是另一个时空的人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