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言澄熙 > 七夕情戒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七夕情戒恋目录  言澄熙作品集

七夕情戒恋 第十章 作者:言澄熙

  夜里,齐天壑小心的在她身上探索著,他缓慢的温柔的让彼此都达到欢愉的境界。

  虽然,这些年来为了顾及她的身体,双方不再有年轻时的激情求欢,但是,那份吸引彼此的爱意与疼惜却是与日俱增,是以,即使他们小心翼翼的贪欢,却总还是能满足的一起携手飞翔云端。

  沈嫚霜不只一次的感动于他的真情,她知道这些年来真的为难他了,让他对她总是捧在心上的小心翼翼。

  不论她的身子再怎么差,他对她的爱却永远是那样的有增无减。

  这是何其难得的真爱呀,很多夫妻在面对贪病困难时,都是选择放弃与逃避,就像同林鸟一样,不管有多恩爱,大难来时也只有各自纷飞。

  莫怪乎,教堂里的结婚誓言总要新人保证,日后一定要不论富贵贫穷健康生病都得永远爱对方。

  如果无法承诺,就滚回家,先别进婚姻的大门。

  唉….她此生究竟是何德何能啊,居然能嫁给这样一个男人。

  “好端端的,叹什么呢?”

  “我不是叹,我是太满足自己的好运气,我想,这辈子能嫁到你,定是上辈子做了数不清的善事。如果可以,我下辈子也要嫁你。”她趴在他身上,将脸埋在他的胸膛里。

  “那我们约定好,生生世世都寻找彼此,一起延续永恒。”

  “好,可是….可是我要怎么知道是你呢?”她很认真的抬起螓首看著他,因为她是穿越时空来的,所以她不得不相信,人可能真是有前世今生的,如果真这样,那她要如何寻找他。

  “嗯….你有好法子吗?”

  沈嫚霜瞅著他,认真又用力的想了半天,却丝毫想不出法子。

  “听老祖宗说这只翡翠戒的翡翠是来自雪山天峰的宝石,它具有灵性并有避邪保平安的作用,你带著它,虽有大难但也平安了这么多年,我想它是真有点人所难测的奇妙力量的。我想,我们就请它记下我们的誓言好了。”齐天壑举起她的柔荑望著她手上那透测的绿的发亮的戒指说道,语落的一瞬间,戒指突然闪划过一道光线,那道光快如闪电,一下就没了,让他以为自己眼花。

  “好呀,那么,我们就以此戒为我们的下辈子的定情戒,让他保护我们生生世世的誓言。”

  “嗯,生生世世….”她满足且诚心的与他十指交握。

  最后,她趴著他身上睡著了,而入睡的唇还带著安详的笑意。

  *

  *

  齐壑睁开眼,发现艳夏的太阳早已透过落地窗洒落一室了。

  天亮了!他瞄向墙上的钟,发现时针停在下午三点的时间,他这才发现他居然从昨夜睡到今天下午。

  天呐!这是他这几年来睡过最长的一个觉。

  欲起身,他在这时才发现他身上还躺著沈嫚霜。

  她也还在睡?怪了,怎么他们都这么好睡。

  轻轻的移动身子,让她可以睡到一旁好让她起来,不过再小心还是惊醒了她。

  “嗯…壑。”

  算了,也该是起床的时侯了,他们的情人节还没庆祝呢。

  “小懒虫,该起床了。”他骚著她的痒。

  “哎呀,别这样啦,我难得睡个好觉呢。”沈嫚霜闭著眼仍贪著睡意不放。

  “怎么,没我陪就睡不好觉呀。”

  “嗯….”沈嫚霜呢喃著,没有再答话。

  “好吧,那你再睡一会儿,我去冲个澡再叫你,你待会可不能再赖床哦,我再跟饭店订一次位置,补你的情人节大餐。”齐壑边说边起身去冲澡。

  嗯…..饭店….情人节大……慢….慢著!他在说什么?

  倏地!沈嫚霜突然睁大了眼。

  结果,她不敢相信她看到了什么?连她嘴巴发出刺耳的尖叫她都不自觉。

  “怎么了怎么了?”齐壑浴沐乳才擦上身而已,结果他就被她的尖叫给吓的跑出来。

  “啊────”沈嫚霜看到齐壑后,她叫的更大声了,她的眼瞪的老大,几乎要把眼珠给掉出来。

  “霜!你怎么了,做恶梦了?”

  恶梦!啊────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那不是梦,那是她真实的生活呀,齐天壑呢?他人呢?她记得她明明就趴在他身上睡著的。

  “霜,你到底怎么了?”齐壑看她这样,被她吓走了三魂六魄,顾不得身上都是泡沫,他上前握住她的肩头。

  “霜,冷静点,我在这里。”齐壑的脸跟她靠的很近,几乎都可以听到对方的鼻息声。

  “你…你是壑?”他是齐天壑?一瞬间,她仿佛看到那个那个与他同枕十年的丈夫,可是下一秒,她却发现不对劲,他们是很像,但绝不是同一人。

  “不,你是齐壑,你不是他。”

  “他?哪个他?”

  沈嫚霜没有回答,她急急扫了周围一圈,发现这真的是台湾,是他们位于十七楼的大厦,这房间,这摆饰,还有电视!

  哦,天呐!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她甩开齐壑急奔下床,冲出房间,发现茶几上还摆著那一束超大又重的郁金香!

  宛如晴天霹雳朝她狠狠兜罩下,她急看自己的身体,发现她手上的预防针疤痕回来了,而她的小腹也没有任何开过刀的痕迹。

  怎…怎么会……..她又回来了,就这样莫名奇妙的又回来了?

  “霜,你到底做了什么梦,怎么吓成这样。”

  梦?不可能的,她在那里待了十年呀,她在那里被疼痛折腾了十年,梦是不可能会痛的。

  “霜?”齐壑真的被她吓到了,她一脸震惊不知到底被什么吓到。

  “我刚才有去哪吗?”

  “你…你刚睡醒啊。”

  “我都没有不见?”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今天几号?”

  “8月16日,七夕是昨天。”

  “你是昨天才回来的对吧,茶几上的郁玉香是你叫送花小妹送的。”

  “没错。”

  怎…怎么会?她真的只是睡了一夜…….这…这到底是怎么搞的?

  天呐,谁来告诉她。

  *

  *

  豪华安静的饭店餐厅,空气里流泻著动人的钢琴乐音,桌上鲜花烛火缀添著浪漫的气息。

  本该是甜蜜的用餐过程,然,沈嫚霜却白著脸,死寂著一如失了魂的僵尸。

  齐壑实在不明白她怎么会睡一觉起来就变这样,难道是她真的孤单怕了,醒来不见他所以才变这样?

  “霜,我们之间向来是没秘密的,我希望你有事就跟我说。”

  沈嫚霜闻言牵动了一下眼皮,瞅了他一眼,但,她又敛下了,因为不知从何说起。

  要说她睡了一觉的期间,其实是穿越百年时空跟另一个男人活了十年,这别说他不信,就连她都怀疑起自己精神错乱了。

  “霜?”

  “没事,我很好。”她泠淡的回答。

  齐壑见此本欲开口的话又吞下了,此刻看来不像适合求婚的好机会。

  抚了抚口袋里的戒指,他无言的继续用餐。

  *

  *

  一个星期了,沈嫚霜还精神晃忽在错乱的时空洪流里,镇日失魂落魄像落了心。

  齐壑虽然担心她,不舍得在这时侯离开,不过他想到自己也该把工作告一个段落来跟她共度余生,所以他走了,又飞离她身边了。

  望著空荡荡的屋子,沈嫚霜的泪不止息的流下,只是,她自己都不懂她的泪是为那不知到底有没有存在过的齐天壑而流,还是为齐壑的离去而伤心。

  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他们俩个虽是不同人,但是,她却总是无法仔细区分他们俩个人。

  她发现她快得精神病了,每天都是心惛意乱的混沌过活。

  电视上,她最爱的康熙帝国影集开始播放,沈嫚霜突然有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好似,那对她不只是历史,还是她的曾经。

  然,就在影集播了十分钟之后,她越看越不对。

  怎么这剧情跟之前演的不一样,她记得上回演到鳌拜杀死了老祖宗,结果被吴三桂的判军给威胁啊。

  可是现在,它居然演康熙老了的样子,而且还领军消灭葛尔单,这不对呀,康熙早就在少年时被鳌拜给…….

  突地!一道奇异的亮光划过她的脑海,她随即跳起身去翻阅她的历史课本。

  结果,她居然看到一个太平盛世的康熙帝国,她不死心的再上网查,结果看的资料都一样。

  年号:康熙  

  庙号:圣祖  

  谥号:仁皇帝  

  名讳:爱新觉罗玄烨  

  承袭关系:世祖第三子  

  生母:孝康章皇后(佟佳氏)  

  出生日期及地点:1654年,顺治十一年景仁宫  

  登极日期:顺治十八年正月十九日  

  称帝年龄:8  

  在位时间:1662-1722  

  在位年数:61  

  享年:69  

  生子:35  

  生女:20  

  死亡日期及地点:1722年,康熙六十一年畅春园  

  陵墓名称:景陵  

  陵寝所在地:河北,遵化

  康熙是圣祖爱新觉罗玄烨(1654--1722年),清朝入关后的第二个皇帝,1661至1722年在位,年号康熙,历史上通称为康熙帝。他八岁即位,十四岁亲政,十六岁时用计逮捕了居功自傲、专横乱政的辅政大臣鳌拜。继而下令削藩,平定吴三桂、耿精忠和尚可喜等发动的三藩之乱。更出兵攻灭台湾郑氏政权,统一全国。

  “什么,康熙活了69岁!”他…他没被鳌拜给……

  这么说,她在清朝的一切不是梦,她真的有回到清朝,而且她……改变了历史!

  突然的认知让她摊在电脑前不知该如何反应。

  结果不知过了多久,电视的声音及画面登时吸引了沈嫚霜的注意力,她在看完报导后,再次目瞠舌挢的傻在电视前。

  “苏富比拍卖会再创天价,一只清朝时代的翡翠戒指剧说是孝庄太后的随身之物,是以,本来就质地上等的翡翠戒,一下子身价高涨,拍卖会一开始就创天价,而最后的得主竟是台湾的齐姓商人,他以台币一亿元得到了此难得的宝物。”

  那….那戒指!那戒指就是孝庄太后送她的那只没错呀。

  怕自己眼花,沈嫚霜眼不敢眨一下的贴在电视前,结果报导结束了,她还不死心的再转台,找相关的报导。

  戒指?那戒指真的存在,历史真的改变!她跟齐天壑的一切都不是梦了,是真的!

  那么,他们的约定呢?

  她跟他约定好生生世世的共续情缘的。

  戒子,对了,他们以戒子为永恒的定情物的。

  台湾的齐姓商人?莫非他是齐天壑转世投胎的?是他买走了戒子!

  *

  *

  沈嫚霜跟齐壑相恋以来,她从没要求他为她买过什么,不过这一回,她却坚决的要他替她找到那只戒指。

  隔著电话,齐壑在听到她的请求后,他起先愣了好一会儿,而后才放声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沈嫚霜有些不悦,他以前常说她要什么他都给,难得这一回她提出一百零一次的要求,他就这样,真的太没诚意了。

  “要那只戒指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

  “我要你答应嫁给我。”

  “啊!”这怎么可以,她找戒子是为了找寻齐天壑,她怎能嫁给……..咦!慢著。

  齐天壑&齐壑?

  台湾的齐姓商人?姓齐的本不多,而台湾能随便拿的出一亿买一只小戒指的人也伸的出手指头的数,难道说…..

  “是你!是你买的对不对?”

  “霜,你还没答应我呢?”他逗笑道。

  “你先说是不是你。”

  “霜,你记忆不太好哦,明明是我先问你的,你这问题欠我这么久了,从上回情人节欠到现在,你说等你醒来你就回答我,结果你也没有,你太会赖皮了。”

  “我说过我不要一辈子活在聚少离多的日子里。”现在他们不是又隔著海洋在讲电话吗?

  “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了。”

  “保证?哼。”

  “你还哼!我什么时侯对你食言了。”

  “有,常常。”他常说要回来了,可又临时有事留著他的脚步。

  “好啦好啦,我保证我再也食言了,可你也不能食言。”

  “我什么时侯食言过。”

  “七夕那晚呀,你明明说走出家门遇到第一个男人你就要嫁他的。”

  “那是玩笑。”

  “喂,不能赖皮。”

  “哎呀,你先跟我说你有没有那只戒子啦。”

  “我有你就嫁给我吗?”

  “对。”

  “咡啊,我受伤了,我居然敌不过一只戒指。”

  “那不只是戒指,那是我跟…..”突然,她止住了。

  “怎么不继续说下去。”

  “没…没什么。”

  “唉,你又有事瞒我了。”

  “我没有。”

  “那你到底要不要嫁给我?”

  沈嫚霜沉默了,她不知道怎么辨,虽然她很爱他,但是,她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他呀。

  “如果你现在马上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嫁你。”沈嫚霜随便找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理由搪塞他。

  “真的?”

  “真的。”

  “好,那么,沈嫚霜小姐,请你嫁给我吧。”突然,熟悉的声音不再来自遥远的电话那头,而是….她身后。

  吃惊的缓慢的放下电话转过身,沈嫚霜在一瞬间看到了齐壑与齐天壑,然后两个身影合而为一,成为一个真实的人。

  他收下他的手机,拿出了那只翡翠戒指,属于他们俩的情戒!

  *

  *

  他们终于结婚了。在众人的祝福下,他们完成了婚礼。

  只不过向来是度蜜月的各个好胜地,他们却哪也没去,只是留在台湾,留在齐天壑手下,也就是台湾第一家七星级的观光饭店。

  这是沈嫚霜的意思,因为她自从开幕来过之后便爱上了这里,不过,她喜欢这里的原因不是那豪华又贵的离谱的德国水龙头,一组要八万,也不是精工细雕的各式进口原本家俱,一扇门要十万,她真正爱的是饭店旁副设的一个“浅游历史厅”。

  她爱上那里,因为就像是回家一样。

  坐在陈年老旧的让人不敢相信它已有百年历史的摇椅上,沈嫚霜感动的几乎要落泪,因为她看见摇椅上头居然有齐恩赐与齐恩芷刻上的祝福。

  上头写著,希望娘的病赶快好起来。

  她记得这是他们兄妹在八岁时所刻的,因为他们说她常坐那张摇椅,所以祝福刻在那,她就会受的多,病好的快。

  “霜,你怎么又哭了?”齐壑发现妻子总是在这浅游历史厅里出神落泪,他有点后悔建造了这里,他原意是要寻她开心的,没想到却总惹的她泪连连。

  “没,我只是太感动了。你是怎么找到这些摇椅的,还有这里的摆设,都跟当年的一模一样。”

  “当年?”

  “呃….我是说跟我读过的历史一模一样。”

  “其实也是偶然的机会,因为前年陪老奶奶回大陆探亲,结果无意间听到一则齐家流传的故事,当时听了心里一直激荡不已。

  于是藉由一些关系打探,我找到了几百年以前齐家祖宗住过的地方,请人把那里画下来并尽量将那里的所有家俱物件都买下来。我想你一直喜欢清朝的历史,一定会很喜欢的,你瞧,这里的一切摆设隔局都是按当初的样子建的。”

  沈嫚霜看著四周,心想,没错,这里的确是她与齐天壑住处的翻版,只有少部份不太一样。

  “你说的那则流传的故事是什么?”

  “是一对青梅竹马相恋的故事,故事挺曲折感人的,不过很可惜的是听说那女的身体一直不好,三十六岁就死掉了,结果留下一对双胞胎与镇日思妻的男人。”

  齐天壑话才落,沈嫚霜就哭的不能自己了。

  “霜?你…..”不会吧,她什么时侯变的这么多愁善感,他都还没说他们怎么感人呢。“你别难过啊,那女的虽然早死,但是听说她是睡死在爱人的怀里的,她走时还带著满足的笑呢。”

  这下可好,沈嫚霜不但没有受安慰,反而哭的更凶了。

  “壑,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好爱好爱你。”

  “呃….没有,不过现在说并不晚。”奇怪,话题怎么一下跳开了。

  “你相不相信我们上辈子就是恋人了。”她圈著他的脖子,将他抱的死紧。

  “相信,不然我怎会谁都不要,只要你。”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原来缘份真可以如此呀,千万年的等待,只为了那份丝丝缠缠的连孟婆汤都无可奈何的地动天惊。

  “壑,我决定了,以后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跟你去,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无所谓。”上辈子,他为她舍弃了一切,将她照料的无微不置,这辈子该她来还了。

  “霜,我很高兴你愿随我的心,不过,你放心,我以后都留在台湾了。”

  “为什么?”她抬起泪眼望著他。

  “因为我已经把公司所有的事务都转交给其它的堂兄弟了,现在,我只要负责台湾这间七星级的饭店就好了。”

  “什么!”这下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婚礼上,他的家人用那种怨怼的眼光瞅著她了,因为她把齐家的继承人给拐跑了。

  “这样好吗?”突然间,她深感自己罪恶深重。

  “放心,齐家能者多的是,少了我也不会倒的。”

  “可是….”

  “别担心了,走,我再带你去逛其它的地方,我听说以前有个神医叫随不理,医学记载他居然在清朝时就懂剖腹生产的技术了,我这有他的遗物,我带你去瞧瞧。”

  “好。”小手让他握在掌心里,沈嫚霜幸福的想,他还是没变,这一世,他仍旧是那个把她照料的无微不置的好男人。

  “壑,你真好。”

  “哪里好?”

  “你是个伟大的男人。”沈嫚霜想起她在清朝云顶山庄的那一夜,她曾脱口安慰齐天壑说:

  “你不能死,我代替霜儿来到你身旁就是为了不让你做傻事,如果你今天为了我而死,那我怎么对的起你口中的霜儿。”

  没想到,云顶山庄那番安抚他的话,竟是真的,原来,她穿越时光的目地真是要阻止他的死。

  因为他的生命可以改变历史呀,他帮助孝庄帮助康熙,替他平鳌拜,灭吴三桂,定三藩,而换来太平盛世的康熙帝国。

  虽然他未能在历史留名,可是她却深深明白并知道他的伟大与重要性。

  “伟大?”

  “是呀,你是英雄,你知道吗?”

  “是呀是呀,我是你的英雄,为的是拯救你出苦海呀。”他笑说道。

  “没错,你真是我的英雄。”沈嫚霜曾听齐天壑与孝庄说过,她早年被父亲卖至青楼多次,都是被他相救的。

  而现世,她在高中时便在一次车祸中失去父母,也是他给了她替补的温暖。

  看来,不管是她的前世还是今生,不变的都是他对她的爱。

  “壑,你告诉我,你祖先那则青梅竹马的故事好不好?”

  “不好,你最近太爱哭了,待会儿我面纸会不够用。”

  “不会啦,人家哭是感动呐,你快说。”

  “那你答应不哭。”

  “好。”

  “那你坐著,我说给你听。”

  沈嫚霜闻言她挑了离她最近的一个摇椅坐下,而这摇椅就在石亭下。

  “很久以前,有一个遭父亲抛弃但又死了娘的小男孩,他四处流浪……”

  随著齐天壑的故事起启,沈嫚霜仿佛看见了百年前的一个夏天,那合家欢乐一起听故事的画面。

  除了沈嫚霜,没人知道那故事的画面就是在这座石亭下的。

  轻悄悄的,她一边听著故事,一边转动著手上的戒指。

  她再次许下了与齐壑生生世世的约定。

  她要让他们的传说让他们的爱恋继续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