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妇功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妇功目录  郑妍作品集

妇功 第八章 作者:郑妍

  三天后  

  在距离北京城约二十里有一间已经荒废的破庙,和硕公主就和他们约在这里。  

  三个人都在约定的时间出现。  

  和硕公主带了自己的爱驹,童璃骑的则是楼杞轩最钟爱的马。  

  “我就知道你会骑这匹马。”和硕公主嫉妒的说。这匹马也是她所喜欢的,她曾经要楼杞轩把马让给她,楼杞轩没有答应她,现在这匹她无法得到的马竟然也被童璃抢走了,她简直是恨她人骨。  

  “只有这匹马,才能与公主的这匹白马相抗衡,这样比赛才公平。”楼杞轩不得不为童璃设想。  

  “哼!”和杞公主不甘心地瞪童璃一眼,“我说过了规则由我来定。这里就是起点也是终点,时间不限,路程很简单,一直线一直骑到黄凉山的山脚下,我已经派人在那里插了两根旗帜,拿了红色的旗帜之后就可以回来,只要谁先回到这里谁就胜利,就是这样。”  

  “我反对!”楼杞轩看着和格公主,激动的说:“黄凉山太远了,这一来一回就算骑快马也要两、三个时辰,等你们回来天都黑了,而且靠近黄凉山那里的山路是有名的崎岖难行,走路都很困难了更逞论是骑马,我不同意这个地点,换一个吧!”  

  “就是因为困难才能考验出真正的实力。”和硕公主没好气的对楼杞轩说:“这是我们两个女人的战争,你不需要帮我们出主意,闭三你的嘴吧!”  

  “你”  

  “杞轩,算了,不要说了!”童璃不想让楼杞轩跟和硕公主发生冲突,这样只会事情变得更复杂而已。  

  她对和公主说:“公主,我没有异议,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算你识相!”和硕公主说完话就跃上自己的白马。  

  童璃也准备要上马,这个时候楼杞轩拉住她。  

  “璃儿,不要去!”他的不安完全在他忧虑的眼中呈现。  

  “放心,我会没事的。”童璃对他笑了下,然后跃上马背。  

  她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她不能看他,要不然她会失去勇气的。  

  “准备好了吗?”和硕公主问她。  

  她坚定的点头,“好了!”  

  “数到三就出发,一、二、三!”和硕公主冲了出去。  

  童璃也赶紧跟上,一开始两人不分轩轻、并齐驾驱。  

  一个时辰后,她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开始拉开了。  

  不过距离并不大,追在后头的童璃还可以看得到和硕公主的背影。  

  再过一个时辰后,童璃终于到了黄凉山的山脚下,也顺利地取下旗帜,但是现在的她落后和硕公主许多,她已经完全看不到她了。  

  童璃在山脚下稍作休息,此刻的她说她没有丧气的感觉是骗人的,看来她注定要成为和硕公主的手下败将,她在各方面都赢不了她,就连骑马她也是不如她。  

  不对!她有一样赢过和硕公主,那就是楼杞轩,她得到了和硕公主得不到的人。  

  童璃的脑中浮现楼杞轩的笑脸,这让她又有了勇气。  

  走吧!就算是输,她也要输得漂亮,不管和硕公主看不看得起她,她只要对得起自己就行了!  

  童璃重新跃上马背,打起精神出发了。  

  接下来半个时辰都还在黄凉山的范围,都是一些难走的路。  

  童璃又骑了半个时辰,突然她听到有人哀叫的声音。   

  “救命啊,来人啊,快救救我啊!”  

  这不是和硕公主的声音吗?童璃认出是和硕公主的声音后,赶紧寻找声音从何处传来。  

  应该是在右边吧!童璃往右边前进,这个时候她又听到和硕公主的声音。  

  “救命啊!来人啊……”  

  这个声音好近啊!童璃赶紧下马,朝声音来源奔去。  

  “公主,你在哪里,我是童璃啊!”  

  “童璃?童璃,我在这里,你快来救我啊!”和硕公主的声音又更大声了一些。  

  童璃循着声音来到了一处山坡,她终于看到了和硕公主。  

  她吓了一大跳,因为她看到和格公主的身体有一半落在外面,眼看就要掉下山坡。  

  还好和硕公主的右手抓着一根突出的树干才没有掉下去,她的手在发抖,可能快支持不住了!  

  和硕公主见到童璃,马上大喊出声:“快来救我,我快不行了……”  

  “你不要动,我马上就来救你!”童璃弯下身把重心放低,她小心翼翼地爬向和硕公主。  

  “来,把你的手给我!”童璃对和硕公主伸出手。  

  这个时候的和硕公主脸上全是泪水和污泥,她的衣服破了、头发也散了,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你真的会救我吗?”和硕公主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童璃,她对她这么坏,她真的会救她吗?  

  “现在只有我能救你了,不是吗?”这里好滑,重璃也快站不住了。“快把手给我,快啊!”童璃对和硕公主吼道。  

  和硕公主不敢再犹豫,她把左手交给童璃。  

  童璃紧紧地抓住和硕公主的手,慢慢的将她拉上来。  

  看不出来和硕公主还挺有份量的,童璃用尽吃奶的力气才把她完全拉上来。  

  “好痛啊!”和硕公主的右脚一碰地就让她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她坐在地上,哭丧着脸道:“我的脚可能断了,我不能走了!”  

  “我看看。”  

  童璃轻碰一下和硕公主的右脚,她痛得哇哇大叫。  

  看来好像真的断了!童璃抬头看看天空,太阳已经不见,天色也暗了。  

  “公主,我背你上马吧!”天就要黑了,她们要尽快离开这里才行。  

  “你要背我?”和硕公主看着她瘦弱的身材,她不敢冒险。“你背不动我的啦!算了,你回去找杞轩来,我在这里等你们。”  

  “你真的要在这里等?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又这么荒凉,你不怕有狼还是什么野兽袭击你吗?”  

  经童璃提醒和硕公主才想到自己处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她吓哭了,“那怎么办?我会被狼吃掉吗?我不要啊!”  

  “你不要担心,我会陪着你的。”童璃柔声的安慰她。  

  “你要留下来陪我?”和硕公主不敢相信的看着童璃。  

  “嗯。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把马放走,杞轩看到只有马回去他一定会出来找我们的。”童璃向和硕公主交代了下。  

  于是她走出去找到楼杞轩的马,她拍拍它的马背把它赶走了。  

  等她再回到和硕公主的身边,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公主,我们坐近一点吧,这里愈来愈冷了!”  

  “呜……”和硕公主突然发出哭声。  

  童璃紧张的问她:“怎么了?你的脚很痛吗?”太黑了,她看不到她的脚在哪里。  

  “不是我的脚在痛,是……”和硕公主边哭边说:“我从来没有对你好过,你救了我又留下来陪我,我觉得自己太对不起你了,对不起!我一直看不起你,常常嘲笑你,现在还想要抢走杞轩,我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和硕公主找到童璃的手握住,感激地说:“你真是个好人!我再也不会瞧不起你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杞轩会选择你而不是选我,因为你比我好太多了,我现在才知道不是你不如我,是我不如你才对,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对你做的那些事吗?”  

  没有这么严重吧!童璃虽然很高兴她说这些话,不过她并不认为自己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她只是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公主,你不要这么说。我知道我们之间有许多误会,现在你可以自己想通是最好的了,你也不用如此自责,我自己也有不好的地方,是我爱追在你后面,我比不上你也是事实,我想我应该也为你带来不少烦恼吧!不过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就一起忘了好不好?”  

  “你真的好好哦!”和硕公主好庆幸现在是晚上,要不然她现在眼泪、鼻涕齐飞的样子怎么见人啊!  

  “虽然你不计较过去的事,我还是有一件事一定要让你知道,你还记得我额娘生辰那天所发生的事吗?”  

  “你是指你设计我弹琵琶的事?”童璃会心一笑,“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琵琶的琴弦之所以会在我手上断掉就是你的杰作吧!”  

  “咦,你怎么知道是我搞的鬼?”  

  “我事后仔细一想就知道了,那琵琶是你的东西,在我之前是你弹的,我想来想去就属你的嫌疑最大。”  

  “原来你早就知道是我干的了!”和硕公主羞愧的低下头去。“这么说杞轩他也知道这件事?”  

  “我是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不过我想他应该也想得到是你吧!”  

  “可是你们都没有责备我。”和硕公主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我以为自己是这世上最聪明、最美丽的,然而我的心呢?我从来就看不到别人的好,看到不顺眼的人或事就会想办法让他们在我的眼前消失,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这种人,我对不起你和杞轩……”  

  和硕公主的眼泪溶化了童璃对她的防备和戒心,她觉得已经懂得反省的和硕公主似乎不那么讨厌了,而她也愿意接受现在的和硕公主,以前的种种不愉快就让它随风消逝吧!  

  童璃柔声地对和硕公主说:“公主,别再自责了,我和杞轩真的不怪你,只要你以后……”  

  “以后我不会再做对不起你们的事了!”和硕公主、肯定的回答。“这一回我输了,而且输得心服口服,你放心,杞轩是你的了,没有人能抢走他。”  

  童璃感动的握住她的手,“谢谢你的成全。”  

  “我也谢谢你大人不计小人过。”  

  她们相视而笑,新的友谊在彼此的心中滋长。  

  ×     ×       ×

  童璃和和硕公主从天黑等到天亮才看到楼杞轩的身影。  

  算她们两个福大命大,在这段等待的时间可以安然度过。  

  之后童璃和楼杞轩一起把和硕公主平安的送回宫去。  

  在回家的途中,累坏了的童璃支撑不住倒在楼杞轩身上睡着了。  

  等到她醒过来后才发现她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看到楼杞轩趴在床边睡着了,她静静的看着他,心中溢满了幸福的感觉。  

  她用手指描绘他脸上的轮廓,一遍又一遍的直到他张开眼睛。  

  “你在做什么?”他抓住她的小手亲了一下。  

  “我在看你啊!”她靠在他的身上,轻声的说:“你知道吗?公主她不会为难我们了!”  

  “真的?”他深感讶异,“是她亲口说的?因为你我都救了她,她心里过意不去是吗?”  

  她浅浅一笑,“她说她这次输给了我,而且她输得心服口服,她是心甘情愿成全我们的,我们眼前的难关已经解决了一个。”  

  “真是难得!”楼杞轩感慨地道:“她居然会向你低头,由此可见她真的很感激你救她一命,我想像她那种不会替别人着想的人,一定不相信她要害的人会救她吧!她是真的被你感动了,这真不容易!”  

  他深情款款的看着她,“璃儿,我真为你感到骄傲。”  

  “真的吗?”童璃好高兴,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让楼杞轩感到骄傲的时候。  

  她挽住他的脖子,巧笑地道:“我好高兴哦,这么一来大家就不会觉得我配不上你了,真好。”  

  “又来了,你那个莫名其妙的自卑感又发作了是不是?”他在她的嫩脸上捏了一下。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现在我对自己可是信心十足,你瞧,连那么难搞的和硕公主都让我收服了。”童璃信心满满地道。  

  楼杞轩也笑了,“是啊,你真厉害。那我真的可以期待啰!”  

  她眨眨眼,“期待什么?”  

  “期待你来收服我那个固执的爹啊!”  

  童璃笑不出来了,她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唉,这个可是要难上几百倍啊!我要是真的能收服他,那我就是神仙不是童璃了!”  

  ×     ×       ×

  三个月后  

  这一天是童王府和楼家的好日子,双方的独子、独女将在今天结为连理,共度一生。  

  这个婚事是皇上指婚的,真正的幕后功臣是皇上的女儿和硕公主,如果不是她金口一开,这桩好姻缘可能还有得等呢。  

  因为如果不是皇上作主赐婚,楼雨轩绝对不可能同意楼杞轩娶童璃,这对他来说简直就像要他的命一样。  

  现在就算他不愿意也无法阻止婚礼的进行,皇上下的指意谁敢违抗?他这个为人臣子的只好含泪看着仇人之女进了他们挨家的门。  

  经过许多繁复的过程后,这对新人终于得以进洞房。  

  又经过一连串的程序,新房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新房里面静悄悄的,新房外面也静悄悄的。  

  “我的新娘子,你今天好美!”楼杞轩趁着四下无人把属于他一个人的新娘子抱住。  

  这本来该是亲密的行为却因为他的过于激动差点就变成杀人行为。  

  “喂,你要杀了我吗?我不能呼吸了!”楼杞轩抱童璃太紧,她一面喘气一面打他的背。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楼杞轩赶紧道歉。“你不要紧吧!要不要喝口水还是吃点东西……”  

  童璃摇了摇头,痴迷的看着他。“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哦,璃儿。”楼杞轩又将童璃抱人怀中。  

  就在两人沉醉在这份浓情蜜意时,楼杞轩的耳朵告诉他外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骚动着。  

  他对童璃做出闭嘴的样子,然后起身轻轻地往门口走去。  

  他突然把门拉开,瞬间有三个人倒进屋内。  

  “额娘、阿玛、爹!你们三个在外面做什么?”童璃一脸不解的样子。  

  “是啊,你们在外面做什么?”楼杞轩的脸色很难看,这三个加起来超过一百岁的大人,难道不知道现在是别人的洞房花烛夜吗?  

  童琛拉着童珍站起来,两个人脸上尽是尴尬的表情。  

  “这个……我们……”童珍努力地找借口:“我们是正好路过,就过来看看,看看你们有没有需要我们的地方,夫君,你说对不对?”  

  “是、是!正是如此。”童琛马上配合妻子的说辞。“你们继续不用管我们老人家,呵呵……”  

  楼杞轩听完丈人相丈母娘的解释,他把视线移到自已的爹身上。“爹,那你又是为什么?”  

  “我……这个……”楼雨轩骚着头。  

  他这个样子就像做错事被捉到的小孩,童珍看了觉得好笑。  

  “我也是正好路过……”楼雨轩看看童琛夫妇,心中有气大声地说:“不是,我是怕你被骗,所以过来看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儿子,你要小心,女人是善变的,和善变的女人在一起的男人也一样的善变,不,是更善变才对……”  

  “你变来变去在变什么?”童琛听了刺耳,他不客气的说:“你还真会记仇,都二十年了你还在那里记呀记的,告诉你,我已经忍你很久了,我们一再对你忍让反而让你更变本加厉的憎恨我们,我警告你休想对我女儿不利,你要知道这桩婚事是皇上的旨意……”  

  “我听你在放屁!”楼雨轩吼了回去。“什么皇上的旨意,你少拿皇上来压我!我才要警告你,我儿子可不是省油的灯,你女儿要敢欺负我儿子,我这个做老子的第一个就不饶她……”  

  “喂,你这个人讲不讲理啊!”童珍戳着楼雨轩的胸口骂他:“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要把我们之间的帐算在我女儿头上。你要算帐是不是?来啊,我们到外面仔细的算一算,不要打扰人家小俩口甜蜜的时光。”  

  “好啊,谁怕谁出来算就出来算。”  

  “先算我送给你的点心,你都吃进去了是不是?给我吐出来!”  

  “谁要吃那种难吃的点心,我拿去喂猪了,你去找猪要吧!”  

  “你太过分了!夫君,你看他……”  

  “你这个混蛋,居然把我的珍儿做的难吃的点心拿去……咦,不是啦,是把我的珍儿做的好吃的点心拿去喂猪,你太残忍了,说,你要怎么赔偿珍儿?”  

  “赔偿?哼,我还没有要你们赔偿我二十年前受到的伤害呢……”  

  楼杞轩用力地关上门,把这三个聒噪的人的声音关在新房外面。  

  “怎么会这样?”童璃呆呆的看着楼杞轩。“现在就吵翻天了,那以后他们……”  

  “真是伤脑筋!”楼杞轩只能摇头叹气。“年纪都一大把了还这个样子,我看以后这种日子三不五时就会上演一次吧!”  

  “啊?”童璃快要哭出来了。“那我们怎么办?我看我们干脆逃走算了!”  

  楼杞轩沉吟地说:“这不是永久之计,我看与其消极的抵抗,我们不如主动出击,做出一件让他们不得不和好的事。”  

  “什么事?说出来听听。”童璃一脸好奇地问。  

  “那就是用纯洁可爱的小孩来化解他们之间的不满。你想想看,老人家都是喜欢孙子的,如果他们多了一个小孙子会怎么样,他们怎么还有时间吵架呢?把时间拿来抱孙子都不够了。”楼杞轩好佩服自己竟然能想到这么好的法子。  

  “嗯,这个方法好像不错哦!”童璃歪头想了想,又摇摇头道:“不对,三个人抢一个,一定还会吵架的啦!不行,这个方法行不通!”  

  “行得通,我们可以给他们三个孙子。”楼杞轩搂着爱妻的肩膀,一面亲她的脸颊一面说:“我们努力一点,看能不能一次给他们三个孙子好不好?”  

  童璃害羞的低语:“讨厌啦,亏你想得到这种方法,啊不要啦,外面还有人呢!”  

  “没关系,他们忙着吵架,我们忙我们自己的吧!”  

  “讨厌啦……”  

  “不要讨厌我啦,再让我亲一下……”  

  “讨厌,你好坏,不要……啊……”  

  于是,洞房花烛夜拉开序幕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