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妇功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妇功目录  下一页

妇功 第三章 作者:郑妍

  楼雨轩直直的瞪着坐在他对面的童璃。  

  一年不见,这孩子长得愈来愈像她母亲了,想到童珍,的心到现在还会隐隐作痛。  

  二十年了,他到现在还不能原谅童珍和童琛对他做的事,他们带给他的耻辱,他想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自认不是心胸狭窄的人,可是他就是无法原谅他们,他没有办法像他的姐姐楼雪凝那么伟大,可以轻易地原谅他们犯下的错,他做不到!永远都做不到。  

  他恨童珍、童琛,至于他们的孩子,他不至于恨她,却也做不到喜欢她。看到她就好像看到年轻时候的童珍一样,他的心中除了恨还是恨。  

  童璃坐立难安、心里七上八下的,这个楼杞轩死到哪里去了,到现在还不来,和楼雨轩面对面真难受,他的目光简直比冰块还要冷。  

  此时,终于有人进来了,是先前楼雨轩吩咐去找楼相轩的家丁。  

  “老爷,少爷现在正和札尔泰少爷在书房谈事情,少爷先前吩咐过不准任何人去打他,所以……”  

  童璃心想:原来他和札尔泰在一起啊!札尔泰她认得,楼杞轩曾带她跟他见过几次面。此人来头也不小,是皇上的爱将兆惠将军的儿子,他比楼杞轩大两岁,人长得又高又壮,虽然没有像楼杞轩那般俊美,不过也是个相貌堂堂、英气勃发的男子汉。  

  楼雨轩听了家丁的话点点头,“格格,既然这样的话,就请格格自已前去书房找杞轩吧!”他站起来,脸上的表情已经下了逐客令。  

  童璃也跟着站起来,“楼大人,其实我主要是来找你的,见不见杞轩都无所谓的。”  

  “哦?”楼雨轩用怀疑的目光看向她。“你找我有事吗?”  

  好冷淡的语气呵!童璃憋住心中的不满,露出微笑地说:“是我额娘要我送这个来的。”她把带来的盒子打开,让他看里面装得满满的点心。  

  楼雨轩只看一眼就移开目光,“那真是太麻烦你额娘了。”他的口气充满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  

  童璃知道他根本不会吃这些点心,她在心中叹了口气,替她额娘的这番用心感到不值。  

  就在这个时候,她眼角的余光看到一只蚊子往楼雨轩的脸上飞去,最后停在他的左脸颊。  

  “不要动!”她大喝一声,很快地跑向他。  

  “你干什么?”楼雨轩感到莫名其妙,不悦地瞪着她。  

  “不要动啦!”她又大叫一声。  

  他很听话的没有动。  

  该死的蚊子!她大手一挥,蚊子应声死在她的五爪印之下。  

  “你……”楼雨轩莫名其妙地挨了她一个耳光。  

  他正想发脾气,重璃却抢先一步开口解释。  

  “楼大人,我帮你打死一只蚊子,你看!”她把躺在手心上还流着血的蚊子尸体给他看。’  

  楼雨轩气得满脸通红,但是面对她无辜的脸,身为长辈的他实在不好发作。  

  “楼大人,你不对我说声谢谢吗?”童璃眨着她清澈的大限问道。  

  “谢……谢谢。”楼雨轩僵着一张脸。  

  “不客气。”童璃嫣然一笑。“那你慢慢享用我额娘亲手做的点心,我去找杞轩了!”  

  她随即离开,脸上挂着笑容。  

  太好了,她这样应该算是替阿玛、额娘出了一口气吧!  

  ×     ×       ×

  “杞轩,把你最近的风流史说出来听听吧!”  

  札尔泰和楼杞轩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见面,札尔泰一见面就不忘损楼杞轩。  

  楼杞轩笑了笑,“我的风流史?是你的风流史比较精采吧!这北京城里有谁不知道你这位将军之子,不但武功一流、带兵一流,连玩女人也是一流的,和你比起来,我只有甘拜下风的份!”  

  “甘拜下风的怎么会是你?应该是我才对!”扎尔泰笑嘻嘻地说:“这北京城里有谁不知道咱们的楼大少在女人堆里是左右逢源、左拥右抱。一个是咱们大清国的公主,一个则是王爷之女,两个都是有名的才女兼美人,这样的桃花运可不是每个男人都能碰到的。”  

  “如果这种桃花运可以让给你的话,你就拿去吧!我无福消受。”楼杞轩对札尔泰的挖苦只能苦笑以对。  

  “不会吧?这样的好运你会不要?”札尔泰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楼杞轩。“你的脑袋没有问题吧!”  

  楼杞轩耸耸肩,“我又不像你老兄爱人是愈多愈好、多多益善。我只要有一个可以让我为她付出全部感情的女人就好了,我不贪心,可以吗?”  

  扎尔泰用力地拍着手,“说得太好了!这天底下会有比你痴情的人吗?我看是没有了!太令我感动了,值得鼓励,鼓励。”  

  他拍完手后,接着问:“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你到底喜欢哪一个多一些?是公主还是格格?”  

  “你说呢?”楼杞轩反问他。  

  “你想知道我对她们的感觉吗?”扎尔泰认真的思考。“这个和格公主美则美矣,不过天之骄女的习性难改,在她身边会感到莫大的压力,普通的男人是吃不消的。至于这个童璃格格,她虽然没有和硕公主那么美,不过也算不错了,可称得上是清秀佳人。再说我很喜欢看你们斗嘴的样子,她跟你赌气的时候很可爱,会让人想要拥她在怀中好好的怜惜她一番。”  

  “哦?”楼杞轩的眼中迸出寒光。“你的意思是你对童璃很有好感啰,是吗?”  

  “当然不是啰!”札尔泰心中蓦地一寒。真是具杀伤力的目光,看来答案已经揭晓了,不是吗?  

  “我就知道你喜欢的是童璃格格。”他拍拍楼杞轩的肩膀,用佩服的口吻说道:“真是难得,兄弟!我太小看你了,没想到你居然可以不为美色所迷惑做出正确的选择,真是情人眼中出西施啊!”  

  楼杞轩也拍拍扎尔泰的肩膀,森冷的笑道:“兄弟,请小心你的措辞,要是你再敢对童璃的长相有任何不满的话,嘿嘿,就别怪我不念兄弟之情!”  

  “大人明鉴,小的下次绝对不敢了!”札尔泰嘻皮笑脸地道。“说正经的,你是什么时候决定自己的真爱是童璃格格,我很好奇耶!”  

  楼杞轩顿了一下,“并不是我能决定的,应该说是顺其自然吧!老实说,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她的,可能是随着年纪渐长,与她相处的时间愈久……等我察觉到时,她早已在我心中占了极重要的地位。一开始我拿她当妹妹、当朋友看待,谁知道。”  

  “谁知道在不知不觉中爱苗已经滋长了,你是想这么说吧!”扎尔泰替他把话说完。  

  楼杞轩满意的一笑,“不愧是和我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我想说的话你都帮我说出来了。”  

  “废话,要不然兄弟是做假的吗?”札尔泰笑着看他,“做哥哥的先恭喜你了!”  

  “现在说恭喜还太早。”楼杞轩一脸无奈的样子。“她还是一样,对我若即若离、忽冷忽热,我真的不知道在她心中,我这个人到底是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我到现在还不明白她是讨厌我多一些还是喜欢我多一些。”  

  “那还不简单,你有嘴巴,开口问她不就得了?”  

  “要我开口容易,不过要她说实话就难了!”楼杞轩想到童璃倔强不服输的脸,嘴角浮现无奈的笑容。“不是说女人心海底针吗?我是大海捞针,遍寻不着。”  

  札尔泰拍拍他的肩膀,安慰地道:“没关系,我想这只是时间问题。她迟早要嫁人的,不是吗?时候到了她一定会做出决定,我看你只要再等个一年,顶多两年,你跟她的感情就会出现结果。其实我觉得童璃格格不是问题,你最大的问题应该是和硕公主才对。”  

  “和硕公主?”楼杞轩想了想,不得其解。“我和公主之间有什么问题,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拜托,不要告诉我你看不出来公主她对你一往情深,如果让她知道你心中另有他人,你说你的下场会如何?喷!我看你会死得很难看!”扎尔泰为楼杞轩未来悲惨的命运掬一把同情之泪。  

  “你说得太严重了吧!我和公主之间清清白白的,既没有开始更没有结束,我跟她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我们之间从来都只是好朋友的关系而已。”楼杞轩不同意他的说法。  

  札尔泰点点头,“你说得也对,不过你想想看,你跟她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一直都不错,也许你对她无意,但照我看来她可不这么想,说不定她已经打定主意非你不嫁了。”  

  “不会吧?”楼杞轩不觉得事情有这么严重,他和和硕公主的感情好归好,但再怎么说也只是朋友之间的感情,他从来不觉得自己的态度和行为举止有任何越轨的地方,这样的话,如果公主还误会他对她有情,那问题是出在哪里呢?  

  “你真的认为公主喜欢我?”当局者迷的他问札尔泰。  

  “废话,这还用说吗?”札尔泰为他的迟钝感到悲哀。“天啊!你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吗?你平常不是很机伶吗?怎么在感情这件事上面变得如此的……唉!我看全北京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只有你这个当事者一无所知。”他重重地叹着气。  

  楼杞轩也叹气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好了!惨了,我要怎么才能让公主知道我对她无意呢?”  

  “我看在摆平公主之前,你先摆平外面的女人吧!”扎尔泰看看外面,然后对他努努嘴。  

  外面有人?楼杞轩顺着札尔泰的线往外看去,正好让他看到一双眼熟的绣花鞋爬到了窗外的上方。  

  原来有人躲在树上,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他认识的女人。  

  楼杞轩脸上漾满了笑,“是童璃。”他用唇型告诉扎尔泰。  

  札尔泰会心一笑,他也猜是她。  

  “要不要跟她玩玩?”他用唇型问楼杞轩。  

  “怎么玩?”  

  “你顺着我的话说话就对了!”  

  楼杞轩微笑地点点头。  

  札尔泰清清喉咙,故意大声的说:“我说老弟啊,把你最近的风流史说出来听听吧!”  

  楼杞轩一呆,心想这句话他不是问过了吗?  

  “我的风流史?是你的风流史比较精采吧!这北京城里有谁不知道你这位将军之子,不但武功一流、带兵一流,连玩女人也是一流的,和你比起来,我只有甘拜下风的份!”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照先前说过的再说一遍。  

  “甘拜下风的怎么会是你?应该是我才对!”札尔泰也向先前那样说,“这北京城里有谁不知道咱们的楼大少在女人堆里是左右逢源,左拥右抱,一个是大清国的公主,一个是王爷之女,两个都是有名的才女兼美人,这样的桃花运可不是每个男人都能碰到的。”  

  札尔泰对楼杞轩眨眨眼,用唇型说:“演吧!让她生气、生气。”  

  楼杞轩微笑的点点头,他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啊,我正为此烦恼不已呢!唉,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这两位才女兼美人都教人难以取舍,一个热情如火,一个冷若冰霜,一个美丽,一个可爱,真教人难为!”他一面说一面往窗外看。  

  “你真的是太教人羡慕了!”札尔泰故意提高音量,“我听说这两位美人倒追你最厉害的是童璃格格是吗?她的外表这么文弱秀气,真看不出来她是这么的热情!”  

  楼杞轩听了觉得好笑,他努力的忍住笑意配合札尔泰的话。“可不是吗?只有我知道童璃格格冷漠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多么热情的心,你没看到她对我表白的时候的表情,真的是大诚恳了,她对我表白的那番话说得真是感人肺腑,我听了忍不住流下泪来……” 楼杞轩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从树上传来一声怒吼:“楼杞轩,你给我闭嘴!”  

  躲在树上的童璃好生气、好生气,她把他们的对话全都听进去了!  

  她真的是太生气了,生气到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往树下摔下去。  

  “璃儿!”同一个时间,楼杞轩跳出窗口,大手将下坠的她及时抱到怀中。  

  童璃一阵头昏眼花,脚软站不住的她软绵绵的靠在楼杞轩身上。  

  楼杞轩轻轻地抱着她,微笑着,似乎在享受与她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带着满足的笑容看着相依偎的两人,札尔泰功成身退的离开了。  

  好不容易童璃回过神来,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开他。  

  “别碰我,讨厌!”她的眼睛像要喷出火似的。  

  楼杞轩挑眉道:“我救你一命,你居然还说我讨厌?”她生气起来的脸愈看愈可爱。  

  “谁教你要散播不实的谣言!”童璃生气的握紧拳头。“说什么我对你表白,还说我倒追你,你胡说八道,不要脸!”  

  “只是开玩笑而已,你何必生气呢?”楼杞轩虽然是故意惹她生气的,但是看到她生气的样子还是会感到心疼。“别气了,我跟你陪不是,对不起,下回不敢了!”他柔声的说。  

  童璃的气慢慢地消了。本来她是不打算原谅他一的,可是她一听到他温柔的声音就没辙了。  

  “哼!你以为还有下次啊,下次要再让我听到你说这些不三不四的话,我一定不饶你!”  

  她教训完楼杞轩之后,四处张望找寻另一个人的身影。  

  “咦,札尔泰呢?”她也要骂骂他才行。  

  “现在找太晚了,他已经逃掉了!”  

  “可恶!”童璃用力地瞪着他。“下次……”  

  “下次不敢了,英明伟大的格格。”楼杞轩微笑地看着她,“不过你也不对,谁教你要爬到树上偷听我们说话,札尔泰才会故意要捉弄你的。”  

  “人家……人家……”童璃词穷了。楼杞轩说的是事实,是她犯错在先,怨不得别人。  

  “人家了老半天,你到底想说什么?”楼杞轩的目光舍不得从她的红脸上移开。  

  童璃叫了出来:“人家是好奇嘛!我就是想听听看你们有没有在说我的坏话,果然不出我所料,哼!”  

  她白楼杞轩一眼,“真是的,两个大男人躲在书房说什么悄悄话,你们两个有问题啊,不怕别人怀疑你们有断袖之癖!”  

  “断袖之癖?”楼杞轩大笑了一声,“哈哈!我跟他会有……真是太好笑了!璃儿,你也太瞧得起我们了吧!就算你误会札尔泰可能有那种倾向,你也不该误会我,枉费我们认识这么久,看来你一点都不了解我哦!”  

  “我干嘛要了解你,你少臭美了!”童璃对着楼杞轩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的。“谁知道你到底是爱男人还是爱女人,我又不是吃饱没事做,干嘛要了解你啊!”  

  “那你愿不愿意更了解我一些?”楼杞轩的微笑看起来有点邪恶。  

  “鬼才愿意!”童璃忽然觉得有点害怕,他现在的笑容就和她生辰那晚一样的奇怪,一样的让人摸不着头绪,让她感到害怕。  

  “是吗?你不是想知道我爱的是男人还是女人?”楼杞轩一步一步地逼近她,她直觉地向后退去。  

  他该不会……又要对她做奇怪的事了吧?  

  就在她想逃走时,有个人出现了。  

  “杞轩,过来,我有话跟你说。”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楼杞轩的爹楼雨轩。  

  “是的,爹。”楼杞轩无可奈何地看童璃一眼,然后朝楼雨轩走去。  

  好机会!童璃连忙对已经不在她身边的楼杞轩说:“我回去了!你和令尊慢慢谈吧!”  

  她溜得好快,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爹,你说吧!”楼杞轩的脸色不太好看,如果不是楼雨轩出现的话,刚才他很有可能就会向童璃表白他对她的感情了。  

  楼雨轩表情凝重地开口:“我不准你和童家的人走得太近。”  

  又来了!楼杞轩在心中叹着气,这句话楼雨轩已经说过八百遍了。  

  “爹,我不是跟你说过,你和璃儿父母的事是你们的事,这和我跟璃儿无关!”  

  “谁说没有关系的?”楼雨轩一副生气的样子,“童璃是他们生的,自然会像他们,她的爹娘会骗人,两个骗子生出来的女儿肯定也是骗子……”  

  “爹,你这样就不公平了!你对璃几根本一无所知,怎么可以断定她就一定会骗我呢?你太武断了,爹。”楼杞轩忿忿不平地打断楼雨轩的话。  

  “我说一定会她就一定会,这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楼雨轩冷着声音说。  

  楼杞轩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爹,今天以前每次谈到这个话题他总是会保持沉默,尽量不让他爹生气,可是今天他不再这么做,因为,他已经明白自己的最爱是谁,他不会再妥协了。  

  “爹不管你对璃儿还有璃儿的父母有什么样的成见,这都不能影响我和璃儿之间的感情,我绝对不会因为这样放弃璃儿的。”他语气坚定的说。  

  楼雨轩向后退了一步,脸上的表情是惊愕不解的。“你说什么?难道你真的对童璃……”  

  “是的。”楼相轩非常肯定,“我爱童璃,我要娶她为妻。”  

  “我不准!”楼雨轩怒瞪着儿子。  

  “就算你不准,我也要娶她!”楼杞轩不畏惧他骇人的目光大声地说道。  

  楼雨轩气得全身发抖,“你要娶她,行,等我死了以后吧!“  

  “爹!”楼杞轩不敢相信他爹会说出这样的话。“为什么你要这么说?难道你不管我的幸福了吗?璃儿的父母对不起你,璃儿她可没有,她是无辜的!”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只要你还是我的儿子,我就不许童家的人踏进我楼家一步。”楼雨轩目光锐利的瞪着楼杞轩,咬牙切齿地说:“你给我听清楚了,有童璃就没有我,有我就没有童璃,你自己看着办吧!”  

  “爹……”楼杞轩这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     ×       ×

  楼雨轩说的话对楼杞轩来说是很大的打击。  

  他是知道楼雨轩对童深夫妇的恨,但是他没想到这份恨意会如此的深,深到会变成他和童璃之间的阻碍。  

  他感到心灰意冷,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化解楼雨轩对童家的恨。  

  但是,即使如此,他还是不愿意放弃童璃。  

  他要童璃,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渴望得到一个人,这也是他第一次真心喜欢上一个人,他不要放弃她,就算前方阻碍重重,也不能动摇他想跟她在一起的决心。  

  目前,他实在想不出办法应付楼雨轩这一关,所以楼雨轩这一关他暂且放下,他想先闯另一关。  

  这一关就是和硕公主,为了见和硕公主,他进宫了。  

  虽然他没有一官半职,也不是什么皇亲贵族,但他还是能见到和硕公主,因为皇宫里的人都知道他是和硕公主的好朋友。  

  也许不只是好朋友吧!  

  这几天他静下心想了许多,也许他真的太迟钝了,小时候他和和硕公主玩在一起,没有人会说什么,两个小孩子玩在一起是很自然的事,即使是不同性别的小孩子。  

  是他忽略了他和和硕公主已经长大的事实,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他不应该像小时候那样亲近公主才对,以至于演变成只有他一个人把公主当好朋友看,除了他以外的人却把他和公主当成一对情侣,是别人看走眼了吗?未必,他自己的确要好好检讨才行。  

  楼杞轩就是抱着这么复杂的心情来到和格公主的寝宫,他已经打定主意今天要跟和格公主把话说清楚。  

  和硕公主穿戴得十分美丽出来迎接他。  

  “杞轩,你来了!”她有着七分的惊喜、三分的意外,因为一直以来都是她主动找他居多,楼杞轩主动找她的次数数都数得出来。  

  “我有件事想请教公主,可以吗?”他开门见山地说道。  

  “当然可以,你今天怎么这么客气?说吧!”和格公主的笑容美艳极了。  

  看着她美丽的笑容,楼杞轩不由得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说起来也真奇怪,明明和硕公主比童璃来得美丽,而且他认识和硕公主的时间也比较久,但是他就是喜欢童璃胜过和硕公主,这是无法解释的,只能说他和和格公主的缘分就只能当朋友吧!  

  “我知道自己这样问很冒昧,但是……”他知道自己把话说出口很可能会对她造成伤害,想到这里他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但是什么?你怎么不说了?”和硕公主迷恋的看着他看起来有点忧郁的脸。  

  算了,反正迟早都要说的,如果真伤害了公主也没办法,为了童璃,他别无选择。  

  楼杞轩深吸一口气,“我想问公主,是否有令公主心仪的人?”  

  “你为什么这么问?”和硕公主娇羞的看着他。  

  完了!这眼光不就说明了一切了吗?楼杞轩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他沉住气说:“因为我想知道公主的心上人究竟是谁,这样我……”  

  “这样你才好放心来追求我是吗?”和硕公主突然说道。  

  楼杞轩一愣,“不,不是的……”  

  “到了这个时候,你怎么反而比我还害羞呢!”和硕公主没有注意到楼杞轩的脸色不对,她娇羞的低语:“杞轩,你干嘛拐弯抹角的套我的话?你应该早就知道才对,我的一颗心,自始至终都只在你身上,我的心上人除了你还会有谁呢?”  

  楼杞轩脸色大变。这下真的完了,原来和硕公主对他……怎么办?他太迟钝也太不小心了,为什么他从来没有察觉到和硕公主对他的感情呢?这下可好,看他怎么跟她解释。  

  “杞轩,你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和硕公主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楼杞轩的异状,她还以为他是在害臊。  

  “公主,我真的对你很抱歉。”楼杞轩决定和她说清楚,“我从来不知道公主对我有这样的感情,现在才来跟你说这些可能太迟了,但我还是非说不可。公主,我无法回报你对我的感情,因为我现在已经有意中人了!”  

  和硕公主美丽的脸庞顿时变得苍白,她摇着头,哺哺自语道:“你有了意中人?怎么会?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我以为……我一直以为你对我……不,我不相信  。”

  这教她如何相信?她自认自己的美貌和才气不输给任何人,她和楼杞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可能会有人比她更适合他,这并不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这是公认的事实啊?  

  但是现在楼杞轩竟然会为了别的女人而不要她,这怎么可能?难道她不如那个让他心动的女人!  

  “你的意中人是谁?我认识她吗?”她咄咄逼人的问道。  

  “对不起,这个我不能说。”楼杞轩深感抱歉。  

  “为什么?难道你怕我会对她不利吗?”和硕公主心里有数,她想此人一定是她认识的人。  

  “不是的。这是我私人的问题,现在我还无法回答公主,请公主不要再追问下去了!”楼杞轩心想他和童璃的事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在知道童璃的心意之前,他不想节外生枝,一切等他确定童璃的心意再说吧!  

  “我看你根本就是怕我知道对吧!”和硕公主绝美的脸上满是怒气。“这个人一定是我认识的人对不对?你以为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你就是认定我会对她不利,是不是?”  

  “我说过了,我不认为公主是这样的人。”楼杞轩能谅解她的愤怒,他心平气和地应道。  

  “哼!”和硕公主还是很愤怒,这口气她是绝对咽不下去的。“那个女人到底有哪一点比我强?她长得比我美,还是她比我更有才气?这个你总可以透露一些吧!”  

  楼杞轩心想倘若他什么都不说的话,只会让和公主更生气,他好歹要说些什么,和硕公主才会放过他吧!  

  “我不敢欺瞒公主,她长得不如公主美丽,论才气我只能说公主跟她各有千秋,各有各的优点。老说说,她在很多方面都不如公主,我之所以会选择她并不表示公主的条件不如她,我希望公主你能了解这一点。”  

  “可是你还是要她不要我,不是吗?”和硕公主生气地说。“就算我长得比她美,我的条件比她好,我还是输给了她?”  

  “公主,对不起。”楼杞轩不知道要说什么才能让她心里好过些,他对她感到很抱歉。  

  和硕公主用湿润的眼眸看着他,哀求地道:“杞轩,现在还来得及对不对?我们认识超过十年的时间,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难道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楼杞轩动容的看着她,“我当然对公主有感觉,这些年来,我一直当公主是杞轩最要好的朋友……”  

  “朋友?我不要当你的朋友!”和格公主大声叫道;并扑进他的怀中。  

  “公主?”楼杞轩不知所措地扶着她的肩膀。他想将她推开,可是她却紧紧的抱住他。  

  “杞轩,我爱你!我不要你被别人抢走,我绝对不允许!”她用力地叫道。  

  楼杞轩的胸口顿时充斥着许许多多的歉意,他轻叹一声,心一横还是将她推开了。  

  “杞轩,你……”和硕公主不敢相信他会推开她,她都主动投怀送抱了,难道还不够吗?  

  “我还是只能对你说我很抱歉。”楼杞轩的表情是痛苦的。“对不起,我无法回应公主的感情,请你把我忘了吧!就让我们继续做好朋友,可以吗?”  

  和硕公主眼中闪动着泪光,她绷着脸不说话。  

  楼杞轩知道她现在正在气头上,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他想应该是他离开的时候了。“不打扰公主休息,我回去了!”  

  和硕公主转过身不理他,楼杞轩默默的离开了。  

  楼杞轩走后,和硕公主无力的倒进椅子里。  

  天啊,她该怎么办?  

  她爱了他那么久,她的心中只有他一个人,为什么他就是不能感受到她对他的感情?为什么现在她非把他让出来不可?她不要这样,他是她一个人的。  

  不行,她不会就此认输的,她一定要把他抢回来,等着瞧吧!她不会输给那个女人的。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