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妇功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妇功目录  下一页

妇功 第二章 作者:郑妍

  好讨厌哦!  

  童璃背对着楼杞轩,她真不想一个人和楼杞轩这样面对面,尤其在她还在生他的气的时候。  

  她不想与他面对面,但他不放过她。  

  他来到她的面前,微微欠身靠近她生气的小脸,微笑地问:“怎么,生我的气了?”  

  “我才没有这么无聊呢!”童璃气呼呼的仰起头来瞪着他。可恶,为什么他要长这么高呢?害她每次和他说话脖子都会变得好酸。  

  “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你叫我走?我没有听错吧!”楼杞轩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说。“刚才你阿玛、额娘不是说要你‘好好’招待我吗?你这样连茶都不倒给客人就赶客人走,算是‘好好’招待吗?”  

  “哼!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本格格就是心情不好,就是要赶你走,怎么样?”她才不像自己的父母那样对他巴结奉承,他们是他们,她是她,她一向看不惯他们对楼杞轩莫名其妙的好,好像她这辈子不可能会有人要了,就一定要许配给楼杞轩不可,他们爱买楼杞轩的帐,行不过别拖她下水,她可不需要这么做。  

  气话说完之后,她挑衅的看着楼杞轩,想看他会有何种反应。  

  想不到楼杞轩只是笑笑,然后转身离开。  

  “喂,你上哪儿去?”他怎么可以离开?今天可是她的生辰,难道他一点表示都没有吗?  

  楼去轩回过头,脸上挂着可恶的笑容。“格格要草民离开,草民不敢不离开,打扰格格休息了,草民就此告辞。”  

  “你……”童璃傻眼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几句气话,真的把楼杞轩逼走了。  

  楼杞轩高大的身影走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完全从她眼前消失。  

  她好生气又好委屈,眼中迅速的盈满了泪。  

  他真的好可恶!他迟到这么久,她就不能说他两句吗?他说走就走,他还有良心吗?  

  去年和前年她都有收到他送的礼物,可是今年却……难道他真的讨厌她了?他终于受不了她对他的态度了,是不是?  

  可是这也不能怪她,对啦,她老是说话气他、不给他好脸色看,她承认是自己的错,可是她也是不得已的,因为如果她不做出这些违背自己心意的事,她怕自己会太喜欢他,她不愿意事情变成那样。  

  全京京城的人都知道他和皇上的爱女和硕公主感情一向很好,甚至还有传言说他已经是皇上心中内定的额驸了,大家都看好他们这一对,她才不要成为破坏他们感情的第三者!不过话说回来,应该也没有人会认为她是第三者,因为和硕公主在各方面都强她太多了,她是这么的渺小又微不足道,没有人会把她看成是和硕公主的对手的。  

  就因为这样,这些年来,她一直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去喜欢他,谁知道这个楼杞轩哪根筋不对了,没事就在她眼前晃过来晃过去、设事就爱捉弄她,好像把她当作可以玩的东西一样,害她想躲他不是,不想躲他也不是,让她拿他没有办法。  

  她的确拿他没有办法,现在不正是如此,他大少爷心情好爱来便来、爱走便走,根本就不把她当一回事,他根本就不在乎她嘛!  

  不甘心的泪水爬满了童璃的脸,她还来不及拭去,又听到楼杞轩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哟,我一走你就流泪,这么舍不得我啊?”  

  他怎么又回来了?童璃惊讶的看着朝自己走来的楼杞轩,赶紧把脸上的泪擦掉。  

  “哼,你少臭美了!谁舍不得你,是有沙子跑进我的眼睛里了!”她逞强的回嘴。  

  “有沙子?我帮你看看!”楼杞轩立刻伸手往她脸上摸去。  

  “不用你管!”童璃余怒末消,她不让他摸,很快的别过脸。  

  “真的生气啦?”楼杞轩本来是想逗逗她的,没想到却把她惹哭了。  

  他的目光充满了怜惜之情,可惜童璃没有看到,她正生气的看着地上。  

  “我没有忘记今天,生辰快乐!”  

  童璃的眼前顿时闪耀着一片蓝色的光芒,她惊呼地道:“这是琉璃吗?”  

  楼杞轩紧紧盯着她发亮的眸子。“是的,这是琉璃项链,喜欢吗?”他的声音宛如柔和的微风。  

  童璃愣愣的点了点头,她当然喜欢罗,她想这世上应该不会有人不喜欢这条琉璃项链。  

  真是太美了!这一条长长的琉璃项链是由许多天蓝色的琉璃珠和较小颗的白色珍珠搭配而成的,一蓝一白交错着,让人看了眼睛发亮,心动不已,她相信不只是她,任何人看到这条琉璃项链一定会被它美丽的光芒深深吸引住。  

  “我从来没有见过比这条还要美的项链了!”她直盯着项链说。  

  “现在它是你的了!”楼杞轩摊开她的小手,把项链放在她白皙的手心上。  

  童璃小心翼翼地摸着琉璃珠和珍珠,她抬头看他,对上他散发温柔光芒的眸子。  

  她觉得自己好像要醉了,不是因为这条美丽的琉璃项链,而是因为他看似深情的温柔黑眸。  

  她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接受这么贵重的东西,你拿回去吧!”她不用问也看得出来这条项链价值不菲,无功不受禄,她不能接受这个礼物。  

  楼杞轩也摇了摇头,“我花了半年的时间才找到这条项链,璃儿,你不要它你要我拿给谁?再说它本来就是你的,童璃、琉璃,除了你,还有谁能当它的主人?”  

  童璃眼中闪动着泪光。她没有听错吧,这条琉璃 项链是他为她……这是真的吗?她值得让他这么做吗?  

  “你真的要送给我?”她的声音有点哽咽。  

  楼杞轩点点头,“除非你不喜欢它。”  

  “我喜欢,我太喜欢它了!”童璃脱口而出。  

  “我看得出来。”楼杞轩露出他迷死人不偿命的招牌笑容。“来,让我为你戴上。”  

  他动手为她戴上项链。  

  “项链美,人也美,好配啊!”他赞美地道。  

  “我没有听错吧?你说我人美,是看在今天是我的生辰的份上吗?”童璃笑着说  

  “不,在我眼中,你本来就够美了,不只有今日而已。”他看似认真的回答她。  

  “哼!”童璃哼了声,一副不相信他的话的样子,不过心里却是甜丝丝的。“你突然对我这么用心,老实说我心里觉得怪怪的!”童璃说出她的真心话。  

  “哦,听你的口气好像我从来不曾对你用心过,你现在是在抱怨我平日对你不够好是吧!”楼杞轩听她十足小媳妇的语气觉得好笑。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只是……”童璃看他一眼,用不安的语气说:“今天你好话说尽,又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我难免会怀疑你是不是别有用心、另有所图嘛!”  

  楼花轩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你说对了!”  

  “啊?”  

  “我的确是别有用心、另有所图!”楼杞轩一面说一面逼向她,她不得不往后退,直到身后的大树阻止她继续往后退。  

  “你……你在说什么啦!”她对现在看起来危险的他大发娇嗔地道。  

  楼杞轩的右手靠在她的头上方,左手则放在她身后的树上。  

  他缓缓地向她靠近,在她眼中的他不断地放大,她快要看不清楚他了。  

  “你……你要做什么?”她得屏住气息说话,否则她怕自己会慌张到口水喷到他睑上。  

  “你说呢?”他邪肆的一笑,俊美的脸突地朝她脸上靠过来。  

  “哇!”她用手捂住脸,吓得尖叫。  

  童璃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从自己的脸颊略过,当她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他开心的笑容。  

  “你……”她还来不及骂他,他快如闪电的在她的脸上捏了一下。  

  “这就是我的另有所图了!”说完,大笑不止的他跨着大步离她而去。  

  她呆若木鸡地看着他离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大叫了出来。  

  “可恶。你竟敢捉弄我!楼杞轩,你有胆就不要走!”  

  她气不过想追上去,不过会武功的楼杞轩这个时候早就不见人影了,她要去追谁啊!  

  可恶、太可恶了!她独自生气的跺着脚。  

  什么跟什么嘛,他居然只是捏了她一下后她本来还以为他想要对她那个那个的……  

  想到这里,童璃感觉脸上一阵烫,她摇了摇头,阻止自己中断这不可能的遐想。  

  本来这就是不可能的事嘛!楼杞轩怎么可能对她那个那个呢?她想大多了,太异想天开了!  

  她又不是和硕公主,楼杞轩怎么可能会对她…… 算了,至少楼杞轩送了她这条琉璃项链,她也该知足了!  

  ×     ×       ×

  “真的好漂亮啊!”翠屏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童璃脖子上的琉璃项链看。  

  “是吗?”童璃低头看着项链,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楼少爷对格格好好哦!”翠屏用羡慕的目光看着童璃。“格格,楼少爷对你这么好,说不定楼少爷是真心喜欢格格的。”  

  “你在说什么?”童璃红了脸。“他不过是送了一条项链,这对他来说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你少胡思乱想了!”她只是责怪翠屏胡思乱想,却忘了自己昨晚胡思乱想了一夜。  

  “可是这条项链很有意义不是吗?格格,你想想看,楼少爷为什么不送别的项链,要送这么一条琉璃项链呢?那是因为格格的名字有个璃字,这表示楼少爷不是随便挑礼物,他是很用心的为格格挑礼物,他是在乎格格的。”翠屏表达出自己的看法。  

  “这……”童璃听得脸都红了,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你不要小题大作了,不过就是送个礼物,哪来。那么多的歪理。他跟我认识这么久了,稍微对我用点心也是应该的,不是吗?”  

  翠屏饶富兴味的看着童璃嫣红的脸蛋。哇!格格脸红了,这还是格格第一次在她的面前泄漏自己的心事看样子她猜的完全正确,格格对楼杞轩果然有意思。  

  “格格,你偷偷地告诉奴婢,你是不是喜欢楼少爷?”翠屏乘胜追击地问道。  

  “你又在胡说了,我哪里喜欢他!”童璃当然不肯承认,她断然的否认。  

  “是吗?”翠屏抓抓头,摇头晃脑地说道:“原来格格不喜欢楼少爷啊,那楼少爷真可怜。”  

  “他有什么好可怜的?”  

  “因为奴婢认为楼少爷一定是喜欢格格的。”翠屏很肯定的说。  

  童璃嗤之以鼻,“又在胡说人道了,你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是他告诉你他喜欢我的吗?”  

  “楼少爷没说,不过奴婢可以用眼睛看啊!格格,你跟楼少爷好歹也认识三年的时间了,这三年来他是怎么对你的,格格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不是吗?”  

  “清楚你的大头鬼!”童璃敲一下翠屏的头。“你什么时候这么清楚他的想法了?他对我好是他自己要对我好的,可不是我去求他对我好的,这一点你给我弄清楚。”  

  好痛哦!翠屏摸摸头,不甘心的低嚷:“楼少爷本来就对格格好,我说的是事实啊!”  

  “是事实有什么用?他对别人比对我更好!”童璃表情黯然地说。  

  “格格,你说的别人指的可是和硕公主?”翠屏挨到她身边压低音量问。  

  童璃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她只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反正他们早已经是一对了,我又算哪根葱哪根蒜?算了,想再多也没用,你以后也别再跟我提这档子事了!”  

  “格格!”童璃失落的表情翠屏全看在眼里,心疼主子的她用鼓励的语气说道:“都还没正式交手,你怎么自己就先泄气了?其实楼少爷心里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最清楚,格格一个人在这里瞎猜、乱想也没用,我看倒不如这样吧!改天找个机会格格就跟楼少爷挑明说了,问他到底是喜欢公主还是喜欢格格,说不定他心中真正喜欢的人是格格呢?”  

  “这怎么可能……”童璃猛然住嘴,不对,她怎么跟翠屏一搭一唱起来,这不是摆明她是喜欢楼杞轩的吗?  

  糟了,她上了这丫头的当!  

  “你这个小坏蛋,你想套我的话,门儿都没有!”她气不过用力抓住翠屏的辫子。  

  “格格,好痛啊!”翠屏痛得哇哇大叫。“奴婢没有套格格的话,奴婢是关心格格才会跟格格说这些话的,哎呀!”  

  “你还说,再说我就撕烂你的嘴!”  

  “不要,格格饶命啊!”  

  就在两人纠缠不清时,有个丫摆进来禀告福晋在大厅要见童璃。  

  童璃瞪了翠屏一眼,这才放手。“就先饶了你,等我回来再找你算帐。”她说完就出去了。  

  翠屏泪眼汪汪的哺哺自语:“呜……我怎么这么倒桅,说假话不行,说真话也错了,格格真是死鸭子嘴硬,她明明就喜欢楼少爷,还不许人家说,呜……”  

  ×     ×       ×  

  童璃一脸错愕的站在童珍面前。  

  她没有听错吧!她还以为额娘特地把自己叫到大厅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她说,没想到……没想到她听到的居然是——  

  “璃儿,额娘难得下厨做了一些点心,我帮你准备好了,你就把这盒点心拿到楼家去吧!”童珍笑着说。  

  “额娘,你没有生病吧?”童璃摸摸童珍的额头。  

  “额娘好得很,怎么会生病呢?”童珍一脸不解的表情。  

  “要是没有生病为何要我特地送点心去楼家呢?”童璃打开盒盖,“这又不是多了不起的点心,楼家的厨子也会做啊!”  

  “你这孩子怎么不给自己的娘面子?”童珍不满的瞪着女儿,“什么叫不是多了不起的点心,这可是额娘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做出来的,仅此一家绝无分号,别人模仿不来的,你知道吗?”  

  眼看童珍快要生气了,童璃赶紧陪不是,“是、是!额娘说得是,是孩儿失言了,对不起!”额娘做的点心的确是别人模仿不来的,因为实在非常难吃。  

  “既然是额娘辛苦做的,那额娘为什么不自己亲自送去,反而要叫我送去?”  

  童珍叹了一口气,“我要是能送去就好了,你就当帮额娘的忙,代额娘送去楼家吧!”  

  童璃知道童珍为何叹气,她想一定是和楼杞轩的爹楼雨轩有关。  

  童琛和童珍以及楼雨轩的三角关系她并不是非常清楚,因为她的爹娘从来没有和她谈过,她只有从楼杞轩那里得知,好像是二十年前童琛和楼雨轩都喜欢童珍,后来董珍选择了童琛,从此两家就不再往来,楼雨轩一直不能原谅童琛他们,若不是三年前她与楼杞轩在宫中相遇,也许这两家人一直到老死都不会有任何的往来。  

  “额娘,那个楼雨轩到现在还是不肯原谅额娘吗?”  

  “我想他永远都不可能原谅我和你阿玛的。”童珍幽幽地道。“当年,我确实欺骗了他,我利用他来阻止你阿玛对我的爱,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是情非得已。璃儿,你知道吗?我和你阿玛本来是一对兄妹,同父异母的兄妹。”  

  “什么?”童璃瞪大了眼,“你和阿玛是兄妹?怎么会这样?额娘,你把我弄胡涂了!”  

  “听我说下去你就会明白了,后来你阿玛告诉我他的亲爹另有其人,也就是说我跟他并不是兄妹时,我整个人犹坠五里雾中,我胡涂了、迷茫了,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童珍回忆过往,脸上的表情有痛苦、有甜蜜。  

  “一个身分一直是我大哥的人竟然要以恋人的身分来爱我,当时的我以为自己做不到,可是你阿玛的爱又是这么强烈,我为了逃避他的感情,想和他当一对真正的兄妹,所以我……”  

  “所以额娘就告诉楼雨轩说你爱他,你们两个就在一起了,是不是?”童璃忍不住插嘴。  

  “才不是这样呢!”童珍摇摇头笑道。“事实要是如此,那你额娘不是成了欺骗他人感情的骗子吗?话说回来,我虽然没有明白的对楼雨轩表示自己是喜欢他的,但是我没有拒绝他对我的好意,以至于让他误会我是喜欢他的,这点我难辞其咎,这真的是我的错。后来我终于明白自己是真心爱你阿玛的,楼杞轩因此对我和你阿玛非常不谅解,直到现在,我想在他的心里对我们一家人都还是怀有恨意。”  

  “原来是这样。”童璃现在终于明白了。  

  这三年来她只去过楼家一次,那是在一年前的时候,当时楼雨轩对她的态度极为冷淡,原来他是连她一并恨上了!  

  “那时你爷爷为了要让我和你阿玛能在一起,我们全家就搬离北京城,十年后才又搬回来,你爷爷是想过了十年应该不会有人记得和我们童王府有关的事才对,事实证明你爷爷是对的,小小的童王府没有人在意你阿玛是不是冒牌货,以及名义上还是兄妹的我们结为夫妇一事。这件原本极为棘手的事就这样圆满落幕,除了对楼雨轩的歉疚……”  

  “我终于明白了!”童璃恍然大悟的看着童珍,“难怪你和阿玛对楼杞轩会这么巴结奉承,难怪你们老想撮和我们在一起,原来你们要我替你们赎罪,我说的对不对?”  

  “嗯……不是啦……”童珍尴尬的笑着,自己心中所想的事居然被女儿看穿,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你不要这样想,是因为……因为杞轩他真的是个好孩子,我和你阿玛才会这么中意他,这和他爹没有关系,呵呵  。”

  “是吗?”童璃提高了音调,目光写满了不相信。  

  哼!她才不相信自己的爹娘只是单纯的喜欢楼杞轩,才会极力要撮合他们,她想一定是他们想要弥补以前对楼雨轩犯下的错,才要她这个女儿代他们赎罪的。  

  “算了,反正不管怎么样,这都不关我的事。额娘,对不起,我不去楼家了!”她住椅子里一躺。  

  “为什么不去?”童珍着急的追问。  

  “我去只会让楼杞轩不高兴,我何必自讨没趣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这……”童珍走到女儿面前,轻声细语地说道:“就是因为这样你才要去啊!反正迟早都是一家人,不趁现在打好关系怎么行,你说额娘说得对不对?”  

  童璃打了个大呵欠,接着揉揉快要闭上的眼睛。  

  这个死孩子!  

  童珍脑筋一动,她用手捂着脸,然后哭了。  

  “额娘……”童璃听到童珍悲伤的哭声,全身起了不少鸡皮疙瘩。  

  “我的命好苦啊!”童珍埋头痛哭,“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把女儿拉拔大,现在翅膀长硬了就要飞了,不理我这个娘了!”  

  不会吧?童璃吃惊的看着她额娘凄惨的哭状,一时难以分出真假的她连忙出声安慰:“额娘,你不要这样嘛,你这把年纪哭多了会变丑哦?”  

  “哇!”童珍哭得更凶了,她边哭边说:“我真的很命苦,女儿说话这么伤我的心,还咒我变丑,我知道一定是我上辈子没有做好事,才会在今生受这种苦,我真的好伤心,呜……”  

  “好啦、好啦!我去就是了。”童璃叫了出来,她快要被她响亮的哭声弄疯了。  

  与其听着她足以让人疯掉的哭声,那她还不如去楼家面对那个万年冰山楼杞轩还要来得好一点。  

  “你说真的?”童珍把捂着脸的手拿下来,干干净净的脸上满是笑容。  

  就知道你是假哭!童璃无奈的瞪她额娘一眼,然后认命的提起盒子。  

  唉,母债女还,她也只好认命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