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郑妍 > 妇功 >
繁體中文    妇功目录  下一页

妇功 第一章 作者:郑妍

  乾隆年间 紫禁城内  

  今日的御花园和往常比起来显得格外的热闹,除了满园的奇花异草之外,到处可见到王公贵族、皇亲国戚,连一些平日不常在宫庭露脸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也都选在今天在宫中出现。  

  其实今天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大日子,只不过是当今皇上一时心血来潮想看看这些小一辈的娃儿到底有多少能耐,才要住在北京城的这些皇亲国戚将自己的小孩带到宫里,大伙儿一起来较量较量,像是填词、作诗、作文章啦,还是比谁会弹奏乐曲也行,不过这小孩子们互相较量事小,最主要的是顺便让大人们联络一下感情,交际应酬一番,这皇上说了,比赛的胜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大家开心就好。  

  虽然皇上口头上是这么说的,但这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王爷、福晋们可把今天看成是极重要的日子,谁都不愿丢了面子,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儿女能为自己争口气,所以十个人中有九个人都是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情来的。  

  不过对童王爷童琛一家人来说,他们就是十个里面那唯一的一个异数吧!  

  童琛和他的夫人童珍抱着轻松愉快的心情来和一些好久不见的朋友们见面,对皇上提出的比试他们以平常心面对,在他们看来两人唯一的女儿童璃是这世上最好、最优秀的,不管她在外人的眼中为何,这都不会影响女儿对他们的价值和存在的意义的。  

  即使如此,现年十四岁的童璃还是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里了,这么大的场面她生平第一次见到,头一回进宫的她在这么多陌生人的围绕下,心跳有如擂鼓般,不要说跟人家应对进退,她没有昏倒就算不错了!  

  她已经够紧张了,没想到阿玛、额娘居然一声不响的丢下她不见人影,她想他们一定是去找老朋友叙旧。  

  去找老朋友叙旧设关系,可是怎么可以把她一个人孤伶伶的留下来?这里她一个人也不认得,真是狠心的父母啊!  

  现在的童璃没有时间埋怨不见人影的父母,她把握时间抱着一本书苦读。  

  唉!都怪她平日不用功,现在才沦落到临时抱佛脚的地步,她不敢奢望自己有好的表现,但是至少她得做到不丢阿玛、额娘的脸,她可不愿自己的表现成为别人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  

  读吧!现在她能做的只有拼命的把书里面的内容往脑子里塞啰。  

  不管四周吵闹的说话声,不管自己身旁经过什么阿猫、阿狗,童璃全心全意和手上的书奋战。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待她回过神来,才发现怎么周围变得如此安静?  

  难不成有什么大人物驾到了?  

  童璃看到众人都望向同一个方向,她挤在人群中想要看清楚究竟是什么大人物来到御花园。  

  但是她的个子太矮,就算她能起脚尖努力的向上跳,前头还是有人挡住她。  

  还是看不到!她左顾右盼,终于让她发现一块大石头,大约有她半个身子那么高。  

  童璃立刻挤出人群爬到那石头上,嘿嘿!这下她看得可楚了,没有人头挡着她。  

  只见前方来了一群人,走在前头的是一对年轻的男女,走在他们后面的则是宫里的太监和宫女们。  

  童璃心想自己现在的眼睛一定睁得很大,因为这对和她年纪相仿的男女长得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男的个头好高,身形修长不瘦弱,年轻的面容是俊美、气宇轩昂的,除了她的阿玛童琛,她这辈子还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  

  男的长得已经够受瞩目了,依偎在他身边的女孩并没有让他比下去,小小的瓜子脸美得出奇,那精致的五官就像是雕琢出来似的,两个人站在一起,简直就是金童玉女相配极了。  

  童璃完完全全被这两个宛如从仙境走出来的人物吸引住,她一动也不动的看着他们,这时她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  

  “哟,这该不会是九公主和硕公主吧?听说和硕公主长得像天上的仙女那般美丽,今日一见果真是如此,我这回是大开眼界了!”  

  “可不是嘛,我还听说和硕公主虽然只有十四岁,可是她的才情却不输给她那些哥哥姐姐,皇上可喜欢这位色艺双全的公主呢,大家都看好她今日的表现,想必她一定能为皇室争光!”  

  “就是说啊!对了,她身边那位英俊的少年郎你可认得,两个人站在一起真是登对。”  

  “你有所不知,那位少年郎的来头也不小哦,他的父亲就是军机大臣楼雨轩,他叫楼杞轩,今年好像是十四还是十五岁,听说他和和硕公主是从小青梅竹马一块儿长大的,两个人的感情可好得很呢!”  

  “我瞧也是,你看他们那么亲热的走在一起,看来那个额驸的宝座是非他莫属了!”  

  “是啊、是啊!我还听说皇上也挺喜欢楼杞轩的。”  

  童璃把这些话一字不露全听进去了,她呆呆的看着逐渐向自己走近的和硕公主和楼杞轩,心中反复念着两人的名字。  

  “和硕公主、楼杞轩、和硕公主、楼杞轩……”  

  她想得出神,完全没留意自己的脚已经踩出了石头外面。  

  “啊!”她身子向后一仰,急骤的从石头上面滑落。  

  惨了,这下真的要在众人面前丢脸了!  

  她以为自己一定会以很滑稽的姿势从石头上面跌下来,没想到她跌落的地方不是冷冰冰的地面,因为有双强而有力的手臂抱住了她。  

  “小姑娘,你没事吧?”不知何时楼杞轩已经将她抱在怀中,俊美的笑脸就在她的眼前。  

  “我……我没事……”童璃慌慌张张的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开来,小脸热得像是在冒火。  

  不只是楼杞轩的视线,在场多得数不清的视线让她真想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  

  好丢人!她宁可摔个狗吃屎,也不要像现在这样被这么多双眼睛注视着。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童璃愕然的看着依然是笑容满面的楼杞轩,心里想着:他在跟我说话吗?跟如此平凡的我?  

  在她眼中,他是如此的耀眼,如此的不平凡,她实在无法理解为何他会选上她跟她说话。  

  “你不想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楼杞轩又问了童璃一次。  

  “不……”童璃摇摇头,她发现自己是无法拒绝他的。“我叫童璃,琉璃的璃。”  

  “童璃。”楼杞轩发亮的黑眼珠闪着笑意。“很好听的名字。”  

  童璃又是一阵愕然,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名字有什么好听的,她的名字就像她的人一样平凡,不是吗?  

  “杞轩,你在做什么?”这时和硕公主走向他们,她那对美丽的眸子不客气的停在童璃脸上。  

  “我还以为你是在跟谁说话呢?原来是个陌生人啊!”和硕公主用不谅解的目光看向楼杞轩,她不明白这个长得貌不惊人、身材瘦小的女孩,有哪一点可以吸引他的?  

  “不是陌生人,我俩现在已经认识了!”楼杞轩对童璃眨眨眼,“你说对不对?”  

  童璃没有回答他的话,和硕公主那高人一等的气焰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好了啦,我们已经迟到,走吧!不要让皇阿玛生气了!”和硕公主说完拉着楼杞轩就走。  

  楼杞轩并没有拒绝她,他只对童璃说了句:“抱歉,我还有事!”接着,就和和硕公主一起离开了。  

  两个大人物离开之后,御花园又响起了吵闹的说话声。  

  想当然耳,大家谈论的是楼杞轩和和硕公主,除了他们两个,现在还多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与楼杞轩有短暂“肌肤之亲”的童璃。  

  此时的童璃并不知道自己已成了大家话题的焦点,她呆站在原地,面无表情。  

  她的心已经不在她身上,她的心飞走了,飞到一个叫楼杞轩的人身上。  

  ×     ×       ×  

  三年后  

  看着镜中的容颜,童璃幽幽地叹了口气。  

  正在为她梳头的翠屏立刻放下梳子问道:“格格,今日是你的生辰耶,你为什么要在这个好日子叹气呢?”  

  童璃看着镜中忧郁的脸,轻声地说:“翠屏,我长得很难看是不是?”  

  翠屏吓了一跳,她连忙说道:“格格你说笑话了,要是格格这个样子还叫长得难看,那我该怎么办呢?我看我干脆去跳河算了!”  

  童璃听完露齿笑道:“听你话里的意思好像我是个多么了不起的美女似的,你还真是会安慰人!”  

  翠屏摇着头,“奴婢才不是安慰格格,奴婢说的可是实话,格格长得本来就不错嘛,这是大家都看得到的事,不是吗?”  

  她说的可是肺腑之言。虽然格格没有遗传到王爷俊美的容貌不过格格长得和福晋极为相似,虽然不是那种倾城倾国的大美人,但至少也是五宫端正、外貌清新秀丽的小美人,绝对和难看扯不上关系。  

  “是吗?”童璃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对啦,她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她知道自己长得还不错,不过只有长得不错是不够的,她真的很希望能变成像和硕公主那样艳光四射的大美人,这个心愿是在她十四岁那年第一次见到和硕公主时萌生的。  

  童璃希望能像和硕公主一样美丽,能像她一样有着高挑、玲珑有致的身材,但天不从人愿,和和硕公主同年的她却比和硕公主足足矮了半个头,身材也瘦弱许多,如果她和和硕公主站在一起的话,她相信大家的视线一定不会停留在她身上的。  

  “是啦、是啦!”翠屏很快地帮童璃梳好头,接着帮她换衣服。“格格,我们动作要快一点,福晋刚才派人来说客人就快要到了!”  

  “只不过是十七岁的生辰,阿玛、额娘干嘛要大费周章请客人来?真是的!”童璃嘟着小嘴说。  

  “当然是大家都想一睹格格你这位才女的风采,才到我们王府来呀!”  

  “我算哪门子的才女啊?”童璃瞪翠屏一眼,“这种话你在咱们王府说说就算了,可不许到外面说,这会让人家笑我不自量力,知道吗?”  

  “哎哟,我的好格格啊,你怎么老是这么谦虚呢?这北京城里有谁不知道童王府的童璃格格是个才女,不管是琴棋书画,还是女孩子家做的各种女红,没有一样可以难倒格格你的,不是奴婢胳臂往里头弯净夸自己人,根本就用不着奴婢说,大家都知道格格秀外慧中、多才多艺、直家直室,是好媳妇最佳的人选呢!”翠屏理直气壮的说道。  

  童璃又好笑又好气的看着翠屏,真下知道是该夸她还是骂她。“瞧你又说到哪去了?还扯到什么好媳妇的人选,好了,别乱扯了,我们快到大厅去吧,别让阿玛、额娘等太久!”  

  “奴婢遵命!”  

  于是主仆两人走出房间,往大厅而去。  

  “对了,格格,你说会有什么贵宾来为格格庆贺呢?”翠屏好奇地问道。  

  “我想应该就是一些阿玛、额娘的老朋友吧!只是小孩子的生辰嘛,不会有太多客人来的。”  

  “格格你还漏了一个人哦!”翠屏神秘地道。  

  “有吗?”童璃知道翠屏说的是谁,不过她故意装作不知道。  

  “就是楼杞轩楼少爷啊!”翠屏笑着说。“自从三年前楼少爷认识格格之后,格格的每年生辰他都有来,这一次也不会例外吧!”  

  童璃故作镇定的脸上掠过一丝欣喜,她故意冷淡地说:“我看他不会来,人家可是个大忙人,光陪和硕公主就没有时间了,哪还会想到我这个平凡的格格!”  

  “咦?”翠屏用吃惊的表情看着童璃,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格格用这么酸的语气说楼杞轩的事呢。  

  莫非……翠屏本来不甚灵光的脑袋在这个时候灵光一闪,对了,她想到一件她一直都想不透的事,她现在可能知道答案了。  

  自从三年前格格去参加那场皇上举行的比试回来之后,格格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本来对读书兴趣缺缺的她突然变得勤奋好学,不只有读书,她每样东西都要学,学写字、学画画、学琴、学刺绣、学缝衣服,简直就像是着了魔,大家都想不透格格为何会有如此大的转变,王爷和福晋都以为一定是格格在那场比试中没有得到好成绩,觉得太丢人了才会发愤图强、力争上游的。  

  翠屏本来也是这样以为的,但是她现在发现原因或许不单纯,格格她的目标不只是成为才女那么简单,她真正的目的是想胜过和硕公主。  

  因为和硕公主在那场比试得到全胜,她是个人人夸赞的才女,格格不服气,所以她会这么努力就是为了赢过和硕公主。  

  至于为什么格格会想赢和硕公主呢?翠屏也想到了这点,她猜一定是和楼杞轩有关。因为格格喜欢楼杞轩,所以她不想输给和硕公主,她要让楼杞轩知道她也是优秀的,也是有才华的。  

  终于想通这一切的翠屏不得不用钦佩的目光看着童璃,她感动极了,看到格格为了得到心爱的人所做的努力,她这个做奴婢的真是与有荣焉啊!  

  “你干什么啊?”童璃奇怪的看着突然停下来不走的翠屏,更让她感到奇怪的是,翠屏的眼中竟然还有泪水在闪动。  

  “格格!”翠屏双手交握在胸前,发自内心呐喊着:“你真的让我太感动了!没关系,就算失败了也无所谓,我会永远支持格格的。”她是指童璃和和硕公主争夺楼杞轩的事。  

  童璃听了差点没昏倒,“你有毛病啊!不理你了!”她继续往前走去。  

  “格格真的好了不起!”翠屏自我陶醉的看着童璃的背影说道。  

  ×     ×       ×

  柔和的月光静静的洒在童王府的后花园,淡淡的月光使得童璃那张清秀的小脸更柔美了。  

  穿着一身白衣的她在月光的沐浴下,比平日的她多了一股不可让人侵犯的庄严,也多了一股令人迷醉的美丽,她的表情是柔和的也是严肃的,此时的她正全神贯注的弹奏搁在桌上的琴。  

  只见她白玉般的双手时而慢、时而快的在琴弦上拨弄着,优美悦耳的琴声随着微风在花园飘送,教人听了心旷神恰、如痴如醉。  

  “珍儿,我们的女儿弹得真不错,不是吗?”童琛搂着爱妻的肩膀,脸上有着骄傲的神情。  

  “当然啰,她是我们的女儿嘛!”童珍腻在丈夫的怀中,用欣慰的目光看着长相与自己神似的女儿。  

  还好女儿只有容貌长得像她,性子、品格完全和她不像,要不然今天她和童琛可能就不能这么悠哉的坐在这里听琴声了。  

  童琛伸出手指点点童珍的鼻子,笑着说:“还好这孩子知道上进,懂得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是她像你年轻时候那样,我看我现在可能已经长出满头白发了!”  

  想到年轻时候童珍顽皮淘气的模样,再看看重璃乖巧懂事的样子,童琛就会觉得老天爷到底还是公平的,老天爷是给了他一个让他头疼不已的妻子,不过却也给了他一个懂事乖巧的女儿,这就叫有失必有得,不是吗?  

  听到丈夫和自己想的是一样的事,童珍不由得笑开了嘴。“是,我这个不懂什么叫三从四德的妻子给你添麻烦了,真对不起哦!还好咱们的女儿不像我,这样你可以原谅我的不是了吗?”  

  童琛摇头笑道:“是是是,妻子大人说得是,小的怎么敢怪罪妻子大人呢?去他的什么三从四德,这对我们来说没有用不是吗?现在我是在家从妻,该守三从四德的人是我才对,妻子大人认为呢?”  

  “哼,你知道就好!”童珍很满意童琛这么谦卑,她靠在他的胸前,柔声地说道:“想当年阿玛要我至少得做到在家从父,可我从来没有做到过,我想他老人家一定很失望我这么不听话,如果他还在世的话,知道我们的女儿已经把四德之一的妇功做到这样的地步,他老人家一定会感到很安慰的。”  

  “是啊!”童琛看向还在抚琴的童璃,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童珍看着他拢紧的眉头。  

  童琛看着她慢慢地说:“你说我是不是太贪心了, 明明是这么一个完美无缺的女儿,可是她这样反而让我觉得不安。你看璃儿她是这么好胜、这么不服输,都已经十七岁了,可是她每天除了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之外,其他的她一概不关心,像是对异性方面的事,我就从来没看过她对哪一个男人有兴趣过,这样下去很不妙啊!”  

  “什么叫有兴趣?难道你要我们的女儿见到男人就像饿虎扑羊似的扑上去吗?”童珍笑着说。  

  “唉!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童琛表情严肃的看着童珍,“我并不反对她把自己变成一个才女,我只是希望她能够不要太热中在那些事上,十七岁是女人最青春、最美丽的时候,难道你不觉得女儿有必要改变一下她目前的生活,不只是婚姻大事,我希望她能多尝试其他的事。”  

  “你这样说也对!”童珍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经童琛这么一说,她心里也有同感。“女儿不乖爹娘会操心,女儿太乖爹娘还是会操心,说起来真是有趣,想当年我什么都不会,所以我希望自己的女儿不要像我那样,连三从四德怎么写都不知道,现在倒好了,老天如我的愿,给我一个什么都会的女儿,结果我们还是得烦恼她嫁不嫁得出去,早知如此,我宁可让她做一个平凡一点的女孩,这样我们就不会有烦恼了!”  

  “也许是我们想太多了!”童琛的脑中想到了一个人,他笑看着重珍,“珍儿,你忘了还有楼杞轩吗?璃儿不去结识其他的异性不要紧,至少她的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优秀的男孩,不是吗?”  

  “是啊、是啊!”听到楼杞轩的名字童珍的脸发亮了,她一扫阴霆笑容满面的说:“这孩子就跟他爹一样的优秀,想当年他爹很得皇上的喜爱,没想到二十年后,做儿子的不输给父亲,听说皇上也很喜欢他不是吗?”  

  “就是说啊,可是……”  

  ‘可是什么?说啊!”童珍催促话没说完的童琛继续往下说。  

  “可是我就是怕皇上太喜欢他,你应该知道璃儿的死对头和硕公主可是和楼杞轩从小一起长大的,璃儿的对手来头这么大,这对璃儿很不利啊!”童探的语气充满无奈。  

  童珍收起笑容换上忧郁的表情,“是啊,一个是皇上的女儿,一个是王爷的女儿,我们璃儿是输了一大截,不过感情的事不能只看是否门当户对,最重要的是楼杞轩中意哪一个。这我就对璃儿有信心了,我想楼杞轩一定对璃儿有意思,要不然他怎么会常常往我们王府跑呢?”  

  童琛点点头,“你说得不错,但是我看璃儿好像对他没什么意思,否则怎么老是对他爱理不理的呢?”  

  “也许璃儿是害羞吧!’童珍笑了下。“女儿家的心就是这么难以捉摸,有时候明明喜欢人家,却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她的心里最在乎的就是他了……”  

  “你们在说什么?谁在乎谁啊?”  

  童琛和童珍同时转过头,惊讶的看着不知何时来 到两人面前的童璃。  

  “璃儿,你怎么不弹琴了?”童琛尴尬的笑着。  

  “你们一直低着头讲话,我弹给谁听?”童璃怀疑的 看着两人脸上心虚的表情。“你们在说什么?在说我的事吗?”  

  童珍和童琛迅速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然后由童珍开口说:“是啊!我和你阿玛正在说你 年纪不小了,也许该为你留意一下有没有适合的人选,好帮你找个好姻缘啊!”  

  “嗯……嗯……是吗?”童璃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  

  “你嗯什么嗯啊!额娘是在跟你说正经事,你玩你的手指干什么?”童珍还不知道自己女儿的那点心思吗?每次跟她谈到这些事,她就会来这招充耳不闻、顾左右而言它,这些招数她以前年轻的时候都用过了,想要在她面前玩这招是没有用的。  

  “人家有在听啊!”童璃眨眨无辜的大眼说。“额娘你也太心急了吧!你自己不是都过了十八岁才嫁给阿玛,人家才刚过十七岁的生辰你就想把我嫁掉,这样不公平啦!”  

  “这种事还讲什么公平啊?”童珍啼笑皆非的看着童琛,“都是你把女儿惯坏的,看吧,自个儿的婚姻大事还会跟父母亲讨价还价。”  

  童琛看看女儿,再看看妻子,脸上带着微笑地说:“我看是彼此彼此,你不要忘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让阿玛宠得不像话,这叫作有其母必有其女。”  

  童琛话刚说完,下人就上前禀告道:“王爷、福晋,楼少爷来了!”  

  童璃的心跳突然跳得很快,楼杞轩来了?她没想到这么晚了他还会出现,她还以为他今天不来了呢?  

  “快请楼少爷到花园来。”童琛很快下了命令。  

  “是。”  

  下人离开后,童珍笑吟吟的看着女儿。“璃儿,杞轩来了呢!”  

  “他来了就来了,关我什么事啊?”童璃装出不在乎的神情。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他可是为了祝贺你的生辰来的,等一下不许给他脸色看,知道吗?”童珍训斥她。  

  “哼!”童璃嘟着小嘴不说话。哼!这么晚才想到她,她何必给他好脸色看,没有轰他出去就不错了!  

  在六只眼睛的注视下,楼杞轩很快地现身了。  

  他直接走到童琛夫妇面前,欠身柔声地道:“王爷、福晋,抱歉我来迟了!”  

  “没关系,这里没有人会怪你的!”童珍每次看到楼杞轩就会觉得感动。这孩子长得真像他爹,人长得高大英俊不说,谈吐也斯文有礼,老实说这么好的孩子配她的童璃好像有点可惜了。  

  “是啊!”童琛注视楼杞轩的目光则是充满欣赏的,就现阶段来说,他觉得能带给童璃幸福的非楼杞轩莫属了。“你用过晚膳了吗?要不要我去叫人准备酒菜。”  

  “谢谢王爷,我已经用过晚膳,不用麻烦了!”楼杞轩客气的婉拒。  

  “既然这样的话……”童珍对童琛挤眉弄眼。  

  童琛立刻会意,“那你就陪陪璃儿吧,我们就先下去休息了!”  

  “璃儿,好好招待杞轩知道吗?”童珍用眼神跟女儿示意,要她不要怠慢了人家。  

  童璃心不甘情不愿的点点头,童珍这才放心的和童琛离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