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给我一个优质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给我一个优质男目录  下一页

给我一个优质男 第八章 作者:陶乐思

  如果注定无望,那就不要残忍的给他希望,又让他失望。

  心情郁卒到极点,易少昂结束加班,丢下尚在会议室的几十位Vivian,让应仲琳一一去面见,径自离去。

  从安全部门的录像监视中,他早就浏览过一遍,那里头没有一个是他朝思暮想的心上人。

  唉!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却来了一大堆,惹得他的心情是烦上加烦。

  可见以电视广告的夸张方式寻人根本是下下策,现在就连撤掉了广告,冒认的人还是一堆……都怪仲天、仲琳出的馊主意!

  易少昂开着车,在慢车道上缓慢地行驶着。

  这是他三个月来养成的新习惯,一有空闲便会不由自主地在路上晃,下意识希冀着哪天可以在大街上和Vivian不期而遇。

  天空飘起毛毛雨,在橘黄路灯的映照下,细雨连成了一丝丝的银线,有一股孤寂的萧瑟。这样的秋夜,让人特别忧郁伤感。

  他烦躁地吐了口气,黄灯闪烁,停车,慵懒目光朝四周随意瞥视。

  霍地,快车道上突兀的人群吸引他的注意。初步看来是交通意外而产生的争执,精锐的视线一扫,发现人群后方是五六辆车阵,每辆车都距离非常近,不用多想也猜得到,肯定是第一辆车突然煞车,导致后方差点发生连环碰撞。

  仔细瞧了瞧,那些人的炮口一致对准了第一辆车的女性驾驶……

  真可怜!

  随着思绪,易少昂定睛往女子看去,一张教他魂牵梦系的脸庞,毫无预警地映入眼帘,他整个人狠狠一震。

  他思念过度,产生幻觉了?!

  眨眨眼,没消失。

  用力闭眼,再睁开,依然是她。

  那张精致柔美的小脸,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不容错认啊!

  不敢置信地再三确定后,失而复得的狂喜在心中引爆开来。

  Vivian,我终于找到妳了!他几乎要兴奋得大叫,但还是克制了下来。

  把车往路边停靠,他迫不及待地下车,饱含焦急喜悦的炯亮黑眸紧盯着那抹倩影,大步往快车道走去--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不知所措地绞着手,薇虹红着眼眶,不断鞠躬赔不是,除了道歉,她已经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她不是故意的,她自己也吓坏了,不过,有惊无险不是吗?为什么他们还是骂个不停呢?那到底是要怎样嘛!

  这群人好难应付哦!

  「需要帮忙吗?」

  忽然之间,一道低醇的斯文嗓音穿透嘈杂的斥骂声,传进她耳里,同时也直袭她心里--好熟悉!

  猛然回头,视线与嗓音的主人瞬间交集。

  是易少昂!他唇角微弯,炽烈的目光正直勾勾地瞅着她。

  他们重逢了!在完全失去联系的三个月后,竟又在台北街头偶然相逢!

  宛如千军万马般的震撼,使得她的心跳急速狂飙,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怔怔看着他。

  曾经,她想过哪天若和他不期而遇,她要对他视若无睹,当作不认识这个人;又或者,揪住他,严厉斥责他玩弄感情的恶行;甚至还考虑过,在重逢的时刻,索性不顾一切,投奔他的怀抱,不管他的青梅竹马未婚妻……

  她预想过各种再见面时该表现出的反应,但就是没有一种像此刻这样--呆若木鸡。

  她太震惊了,又喜又悲又怒,错综复杂的感觉在心头冲击,一时连话都说不出来。

  见两人似乎认识,其中一名驾驶不客气地问:「喂,你是她朋友哦?」

  易少昂调开胶着在薇虹脸上的视线,面无表情地瞥了那人一眼。

  他颀长的身材被一身严肃的深色西装包裹着,衬出他逼人的尊贵气质,其沉着稳健的神态,教人不敢放肆侵犯。

  「怎么一回事?」易少昂不答反问,目光环视众人,口气不疾不徐。

  「伊啦!黑白开,呒代呒志踏冻啊,害阮险险出掐祸!」一名操台语口音的男人率先发难。

  「嘿咩,就算狗跑出来,这里车这么多,也要衡量轻重啊!该撞下去也是得撞,伤狗总好过伤人吧?」其中一名较愤慨的驾驶,并不因为薇虹有了帮手而放弃责难。

  「对对对,像她这样技术不好就不应该开车上路啦!自己找死不要紧,还会害了别人。」另一位也附和。

  「有哪位受了伤?」易少昂客气地问。

  「受伤是没有啦!」大伙儿摇头。

  「车子有没有损伤?」易少昂跨出步伐佯装探视,颇有解决的诚意。

  「欸……损伤也没有啦!」所有凌人的气势全都弱了下来。

  「人没受伤、车也没损伤,那你们该教训的也教训过了吧?」她都已经被轰得灰头土脸,够了!他扬起斯文的微笑,可笑意丝毫末达眼底。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无话可说了。

  「我看,再骂下去也是没完没了,不然这样好了,打电话请交通警察来处理如何?」冷敛深邃的黑瞳闪过一抹精光,他继续提出建议,说着,就拿出行动电话。

  「那个……我赶时间,女朋友在等我。」一听见要叫警察,驾驶甲立刻推托,快步回车上。

  「不用了啦,我太太在等我。」接收到易少昂询问的目光,驾驶乙赶紧摆摆手。

  「我老妈也在等我。」驾驶丙跟着解散。

  「那你呢?」易少昂十分和善地转问看似五十好几的驾驶丁。

  呜呜,女友、太太、老妈都被说过,那他还有谁可说?

  「欸……我、我阿嬷在等我啦!」他搔搔头,懊恼离去。

  看着一哄而散的几辆车,易少昂满意一笑。

  没有发生意外,却阻挡在大马路上,请交通警察来要处理什么?当然是开几张妨碍交通的红单喽!无怪乎,这几个人跑得比谁都快。

  回头,瞧那小女人还处在乍然重逢的震惊中,回不了神,他索性将她塞进车里,自己坐进驾驶座,把她的车开向路旁停好。

  拉起手煞车,易少昂转向她,眼神一柔,大掌抚上她冰冷的脸颊。「Vivian,妳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吓坏了吗?现在已经没事了。」她瘦了,看来好憔悴,他肯定她这些日子不会比他好过。

  亲昵的碰触、温柔的哄慰像是触动了什么机关,薇虹猛地瑟缩,挥开他的手,冷冷瞪着他。「不准你碰我!」

  对他已有未婚妻的沈痛记忆率先跳了出来,她选择竖起尖刺保护自己。

  她激烈的闪避令他心痛。「三个月来我一直在找妳,很多事情都是误会,一切都是仲琳……就是突然来找我的那个女孩,她的恶作剧。」他急切地说明,探手要握住她,却再次被她拒绝。

  「恶作剧?!谁会开这么恶劣的玩笑?」借口,她不相信。

  「会,她就会。」他笃定。

  「是吗?飘洋过海,大费周章地跑到普吉,就为了一场恶作剧?!」依常理判断

  ,她不得不怀疑他话里的可信度。

  「仲琳的确皮得很夸张,她就是那种以恶作剧为消遣的女孩子,脑袋里都是整人的点子。」他很认真地描述罪魁祸首的特性。

  「她气质大方,一看就知道家境极好、教养极好,怎么会这样恶作剧?」她连连质疑,有太多的结需要解开。

  可恶!仲琳的行径不合常理,连他解释起来都没有说服力。

  「是,她是家境好,所以养成了骄纵的个性,才会这样任性妄为,不知天高地厚。」他急了,渐渐语带抱怨。「姑且不说她的恶作剧,妳也应该相信我的,那些相处的日子,我对妳有多真心、多诚挚,难道妳都没有感受到?妳怎能光听她随便瞎掰就被影响,甚至不告而别?好歹也得跟我求证啊!」

  他怪她?!

  乍闻那样的事,她心痛如绞,就连现在,一想到他是属于别人,她都还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教她怎么能够镇定地面对、冷静思考?

  薇虹眼眶蓄满泪水,却倔强地不让它流下。

  「求证?倘若只是青梅竹马,或许我还有勇气去争取,但是你们有婚约,连未婚妻都亲自找上门了,那种感觉有多难堪,你知道吗?教我怎么还有脸留下?」她怨怼地控诉。

  那让她觉得自己是个破坏别人姻缘的坏女人、不要脸的狐狸精!

  「未婚妻?!她跟妳说自己是我的未婚妻?!」易少昂猛一皱眉,重复这个陌生的代名词。

  当初仲琳只坦承她跟Vivian说,他们是感情很好的青梅竹马,当时他还在奇怪,青梅竹马并不代表什么,她怎么这样就愤而离去……好哇,看来是仲琳自知事态严重,隐瞒了这一点。

  薇虹以一种严肃的审视眼神,打量着他诧异的反应,想要从中分辨出真伪。

  他做了个深呼吸,抑制自己高涨的不悦,接着缓缓地说:「我说她不是,妳信吗?」

  她别开眼,抿唇不语。

  她想相信,却不能骗自己。上次伤透心,这回她得谨慎才是,不能轻易就被打动。

  该死的仲琳!可以去角逐金马影后了,演技居然好到令她坚信不疑!

  多说无益,他拿起手机,按找着电话簿里的纪录,一边说道:「横竖我在这儿说破嘴,妳也不见得会相信,我叫她立刻过来,大家当面澄清。」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纵使易少昂和薇虹之间横亘了三个月的空白,他们对彼此的影响依然如同以往那样强烈。

  狭窄的车内环绕着低气压,在情况尚未明朗的此刻,他关切的问候、思念的倾诉,在在让薇虹心慌得想逃。

  路旁人行道上的露天咖啡座,正好给了她喘息的空间,

  她失序的心跳一直未能平复。天知道,如果不离他远一些,他深情的目光、温柔的嗓音,只会勾动她的脆弱和渴望,诱惑她不顾一切地投奔向他,在他的怀抱里好好倾泄这些日子以来所承受的委屈心伤。

  看着她下车,易少昂并没有跟上,因为他看出她在逃避,他明白她不愿在事情还没澄清的现在多谈,因此只是斜倚在车旁,目光黯然地望着她。

  十分钟后,应仲琳匆匆赶至,远远就瞧见杵在路旁的易少昂。

  「不是说找到她了吗?人咧?」顾不得气喘吁吁,她一下车就兴奋得东张西望。

  「在那里。」他攫住她的手臂,拖着她移动步伐。一心急着解释,什么绅士风范全都丢到垃圾桶了。

  看见应仲琳来了,薇虹不自觉地正襟危坐,神情戒备。

  「妳当初可没告诉我,妳连未婚妻都敢掰出来!」一落坐,易少昂便沉声开口。

  啊!果然还是瞒不过!

  仲琳瞄了瞄易少昂的包公脸,被狠狠一瞪,随即缩起脖子,吐了吐舌头。

  薇虹睁亮眼,细细观察他们的互动。她微讶地发现,那时形象高贵、气质大方的应仲琳,这会儿竟有这样俏皮的神态,就像个自知犯错的的顽皮小孩,差很多……

  「给我好好解释清楚。」他话是向仲琳说的,视线却转向薇虹,目光立时由严厉转为深浓。

  「哼!差别待遇!」仲琳嘟起嘴,不平地嘀咕。然后,眼珠子溜向薇虹,露出心虚尴尬的神情。「Vivian~~」她用世界无敌谄媚的语调喊。

  顿时,薇虹已经不用听她解释,就可以相信易少昂的说词了。

  她的表情太丰富、反应太灵活,尤其是那双慧黠机灵的眼睛,根本说明了她不安分的性格,只不过在普吉见面那时,她隐藏得太好,或许该说,她太单纯好骗,所以让她得逞。

  「一切都是我不好。」仲琳戏剧化地猛然握住她的手,俏脸瞬间皱成一张苦瓜脸。

  薇虹被她的大动作吓得往后一缩,受惊的美眸瞠得老大。

  一旁的易少昂冷瞪了仲琳一眼,又觉得有些好笑。薇虹一定觉得仲琳很夸张吧?他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那天我是心血来潮想捉弄捉弄你们俩,所以故意掰了个未婚妻的谎,想要妳生气,好让少昂哥哥紧张,没有想到妳会那么好骗……呃,不是啦,没有想到妳会那么激动,也不等他回来,就负气离开咩!」仲琳一边解释,一边小心翼翼地觑着薇虹脸上的神情。

  奇怪ㄋㄟ,她听完怎么没有反应啊?一双眼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她瞧,瞧得她毛骨悚然耶!

  「欸……那个,我没挽留妳是因为我以为就算回台湾,也能随时找得到妳解释啊,哪里知道少昂哥哥连妳的全名也不晓得……哎唷,我承认我这次是玩得太过火了!对不起啦!」她摇着薇虹的手,可怜兮兮地乞求原谅。

  「少昂哥哥这三个月来理都不理我,整个人都变得阴沉沉的,除了公事就是想妳,都瘦了一大圈了,这两天还拍了广告寻人哩,对妳是绝对真心哦!」为自己求情不成,她改为易少昂说情,起码,先让他们和好,未来她才能弥补自己的罪过。

  「广告?!」薇虹眨了眨眼,诧异扬声,接着转头望向易少昂。

  真的,比起之前,他瘦了,这骗不了人的,就跟她一样,为爱伤心,自然就消瘦、憔悴。

  仲琳赶紧又说:「对啊,而且是电视广告哦!人家少昂哥哥向来都很低调,为了找妳,他可是打破了原则哩!只是……妳好象没看见哦?」呼~~她总算有响应了。

  「没有,我这两天正好很忙。」她都在医院里,陪着父亲做各种检查,没有时间看电视。

  原来在她忙着怨怼懊悔的这段日子里,他也一直在积极的找她。

  都是她不好!他说的对,倘若她对他再多一些信任,就不会造成这次的误会了!

  长期充斥胸臆的阴霾,随着仲琳的澄清而逐渐散去,心,清明了起来。

  「真相大白了,妳可以相信我了吗?」易少昂从仲琳的手中抢回薇虹的手,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她。

  红唇弯起一抹含蓄的笑,薇虹感觉这三个月恍如三年般漫长。

  「那我岂不是白白伤心掉眼泪了?」她瞋道。释怀后,豁然开朗的心情一样让人想哭耶!

  她一松口,他绷紧的神情很明显地趋于缓和,被失而复得的满足和愉悦取而代之。

  「谁教妳那么傻,不相信我,却去相信一个不相干的人。」他轻斥的语气里充满了眷宠的意味,一扫阴郁的心情。

  此刻若不是在大街上,他一定会狠狠吻住她,以慰三月相思的渴望。

  「会失去冷静,也是因为太过在乎啊!」她含羞带娇地嗫嚅。

  「妳记住了,那家伙的话,没有一句可以相信。」大掌轻抚她姣美脸庞,重温那柔嫩触感,他无限呵疼地叮咛着。

  厚!那家伙、不相干的人?是在说她吗?仲琳的视线在他们之间来回,只见他们眼中只有彼此,完全无视她的存在。

  这人真见色忘妹耶!把她召唤来,利用完就晾在一边凉快,真不够意思!仲琳看着恶心巴啦的两人,鸡皮疙瘩掉满地。

  「那妳原谅我了吗?」仲琳破坏气氛地打岔。

  「妳……」薇虹正要开口,刚好手机铃声响起。「不好意思,我有电话。」她拿出电话,看了眼来电显示,陌生号码令她蹙眉,下意识想起吴世成,于是起身至一旁接听。

  「没妳的事了,妳可以走了。」趁她接电话,易少昂低声打发电灯泡。

  「我才不要,人家我要好好认识她。」事情获得解决,仲琳就在他面前开始耍赖皮了。

  「不用认识了,我不会让她太接近妳。」易少昂直接把她列为高度危险人物,并且决定往后要将薇虹和仲琳两人做隔离,以免单纯的薇虹再遭仲琳的算计。

  「喂,你怎么这样……」

  薇虹踅了回来,打断他们的对谈。「少昂,我家里有重要的事,必须先离开。」电话是母亲从医院打来的,就在刚才,父亲心脏又不舒服了。

  她神色凝重,迅速在皮包里翻找纸笔,写上自己的手机号码。

  「需要我陪妳吗?」察觉她的紧绷,他担心地拉住她的手。

  他的体贴暖了薇虹的心。现在,有了他陪在她身边,她再也不会感到茫然无依了!

  不过,今天才刚重逢,父亲又住院,她暂时还不想让他和父母见面,打算改天再安排个适当的时机。

  嘴角牵起一抹让他安心的笑容,她摇摇头。「不用了,这是我的电话,再联络。」将纸条交给他,薇虹快步离去。

  不能立刻好好相聚,着实有些扼腕,易少昂胶着在她身影上的目光透着不舍。

  看着薇虹略显仓促的步伐,仲琳的好奇心又被驱动。

  好不容易解开误会,他们应该你侬我侬一阵才对,家里会有什么重要事,能让她急忙离去?

  「少昂哥哥,我想起我也有事,先走了,Bye。」仲琳匆匆道别,连忙跳到路旁招来一辆出租车,随后跟上。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一路跟踪薇虹,来到某家市立医院的内科病房楼层,应仲琳这才发现原来她说的有事,是到医院来。

  方才因为不便跟得太近,她还差点跟丢呢!幸好她当起顺风耳,一间问地偷听,才在某间病房外听见薇虹焦急询问的声音。

  此刻,她正鬼鬼祟祟地在这病房外继续打听,以满足她旺盛的好奇心。

  嘻嘻,她觉得自己好象侦探哦!

  传来的声浪断断续续十分模糊,她探头探脑的,只弄清楚一件事,那就是里头躺着的病患,是薇虹的父亲。

  其余的,她隐约捕捉到一些字眼,例如:财务危机、借钱周转啥的……思绪敏捷的她立即嗅出一些端倪。

  看了眼房号,她随即放弃偷听的方式,转向护理站查询。

  聪明的她,不需要问人,便在房号牌上查到了名字和病症。

  「原来Vivian姓任啊!」除此之外,她还得知任父的全名;有了名字,就好办事了。

  离开医院后,她立刻拨了通征信社的电话……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翌日一早,效率一流的征信社已完成了应仲琳委托调查的事情。

  从家中传真机收到资料后,她迅速赶至明越集团,将所得到的资料报告拿给易少昂。

  虽然任薇虹早晚会把自己遇到的困难告诉易少昂,但她早一步传送最新滑息,就能算是立下功劳一件,希望能累积这些小小的功劳,好抵销之前大大的罪过。

  听闻任家出现财务危机,易少昂立即交代应仲天,在最短的时间内对任氏企业做一番评估。

  不到一个小时,结果出来,显示任氏此次危机全因资金被人卷走,其实本质并不差,收益也稳定,因此之前才会计划扩充。

  这些评估资料也说明了,投资入股,甚至协助经营助其度过难关是可行的。

  果断决定后,他交代应仲天立即处理挹注资金的其它细节,而他也拨出空档,马上找了薇虹出来。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