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给我一个优质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给我一个优质男目录  下一页

给我一个优质男 第六章 作者:陶乐思

  薇虹完全没料到,访客竟是一名女子。

  她主观的以为,会来传达重要事情的朋友,应该是男性才对,没想到对方不但是女的,而且还是个看起来样貌姣好、打扮入时的妙龄女子。

  在薇虹的对面,女子同时也在打量着她。

  她主观的以为,能让易少昂把公事暂拋脑后、延长归期的艳遇对象,应该是个性感妩媚、风情万种的成熟女人才对,没想到眼前的她,看起来和自己年龄相仿,甜美的相貌和单纯娇柔的模样,压根儿儿不像是会耍弄狐媚伎俩的女人。

  「我叫应仲琳,该怎么称呼妳?」她慧黠的眸子一转,清润的嗓音为彼此做了开场白。

  「叫我Vivian就行了,请进来坐。」薇虹领着她穿过前庭,进入屋里,请她在客厅落坐后,到厨房倒了椰子汁招待她,接着在沙发的另一边坐下。

  两人相视无言,似乎都在等着对方开口,短暂的沉默让气氛陷入尴尬。

  莫名的,薇虹感到很不舒服,不知是因为受了她肚子的闷疼所影响,还是因为脑子里各种不安的臆测,总之,她的心情相当浮躁郁闷。

  应仲琳敏感地察觉到她的局促,嘴角不着痕迹地一扬。

  昨天,在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大哥应仲天的口中逼问出少昂哥哥的行踪之后,她便兴高采烈地拨了电话来饭店找他,打算叫他等等她,她要飞来和他碰面,跟他一块游玩,孰料接电话的竟是一个陌生女子?!

  当时,她愣住了。

  她怎么也没料到,向来洁身自爱的易少昂,房里居然出现女人?!而她也是因为这通电话,才知道他迟归的原因是有了艳遇。

  下一刻,旺盛的好奇心取代了错愕,驱使她马上收拾行囊,搭乘今天最早的班横,直奔普吉岛。

  她打从十岁就因为大哥的关系认识易少昂了,比起自己的大哥,她更爱黏温柔体贴的少昂哥哥,而没有兄弟姊妹的易少昂也对她相当疼爱。

  印象中,少昂哥哥的几场恋爱都谈得相当理性,尤其在少昂哥哥从他父亲手中接下明越集团这两、三年,为了适应和整顿,他的感情状态一直处于空窗期,直到现在……

  因此她当然会急着要看看,能令她少昂哥哥重新陷入爱情的,会是什么样子的女人啦!

  「少昂出去买东西了,待会儿就回来。」她毫不避讳的研究目光看得薇虹浑身不自在,因此薇虹只好主动找话说。

  「出去了啊?」那无聊的空档要做什么才好呢?不如……送少昂哥哥的新任女友一个见面礼喽!「也好,我有些话想跟妳聊聊。」她落落大方的态度立显薇虹的气弱。

  应仲琳那双戴了琥珀色隐形眼镜的大眼睛,骨碌碌地转了一转,脑袋瓜子也跟着迅速转了一圈。

  所有跟她熟悉的人都知道,每当她兴起搞怪念头时,就会出现这样顽皮的眼神,只可惜,薇虹跟她不熟。

  初次见面,她有什么话要跟她说?薇虹的心一紧,衍生出莫名的防备。

  「妳知道我是谁吗?」她微仰起姣美的脸庞,拢了拢棕色鬈发,开始学以致用--演戏。

  「我想,少昂一定不会告诉妳我的存在。」她假意轻叹。

  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成功引发薇虹更深的不安,她的表情不自觉地变得凝重。「妳想说什么,直说好了。」不想费心猜疑,她制止她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要她开门见山说个清楚。

  喔哦!了解她的第一项特质了--率直。

  应仲琳瞅了她一眼,兴味盎然地抿了一弯笑,打算以高姿态作为第一步。

  「少昂跟我是青梅竹马,我们从小感情就很好,两家人是熟识。」她说的是事实,然而态度却似炫耀,故意制造无限的想象空间误导薇虹。

  青梅竹马?!薇虹浑身一僵,震愕的眸子直盯着她。

  等等,她说的并没有非常明确,青梅竹马有很多种,感情好也是有所区分,她不能这样就慌了,要表现得镇定点。

  见她ㄍㄧㄥ着,应仲琳暗忖误导方式无用,立刻决定下猛药,以免少昂哥哥回来就没得玩了。

  「我们已经交往十年了,当我才十岁的时候,我就清楚我将来会是少昂的新娘,两家人也一直是这么认定的。大家都知道,我应仲琳是他的未婚妻。」如果连说得这么清楚还诓不了她,那她怎配被封为恶作剧女王?得回去好好闭关修炼才行了。

  未婚妻?!

  这三个字顿时像根刺,猛然扎进薇虹的心,轰得她脑袋一阵晕眩,脸色苍白。

  他有未婚妻了?感情之深厚,还长达十年之久?相较之下,那她短短的七天算什么?简直是微不足道啊!

  耶!奏效!待会儿可以看见少昂哥哥打破一贯的优雅沉稳,急着向女友解释安抚的慌乱模样了。

  思及此,应仲琳嘴角隐隐抽搐--那是为了同时要维持严肃又得压抑得逞笑容的结果。

  「少……少昂,他从来没跟我提起过。」在她面前,薇虹居然连喊他的名字都觉得心虚起来。

  应仲琳摇头嗤笑,彷佛她说了什么可笑的话。「有哪个男人在追求女人的时候,会坦承不讳的说自己有未婚妻了?妳怎么那么天真?」她还故意用怜悯的眼神瞥看她。

  呵呵!了解她的第二项特质了--单纯。

  率直又单纯的人,往往最好唬了!

  薇虹咬着唇,红了眼眶。是啊,哪个男人会承认自己想脚踏两条船?找不到话反驳的她,听见自己的心出现龟裂的声音,这些天来以甜蜜幸福所搭建起的堡垒,渐渐崩塌。

  「不可否认的,少昂是个好情人,他体贴温柔,但……也多情。」掰上瘾了,应仲琳利用对易少昂的了解,增加说服力。「他对谁都是那么好,很容易让人误会,进而对他动心。男人嘛,英俊、多金、有才干,再加上体贴温柔,要玩起爱情游戏,绝对是得心应手,只不过,从没有人能够得到他的心。」

  她被他伪善的温柔体贴给骗了?!

  原来,他真的不是只对她一个人好……薇虹先前的不安在此刻得到了印证。

  在他的心里,难道只把她当成艳遇的对象、一段短暂的异国恋曲,两人的交集只会是昙花一现,时效一过,便桥归桥、路归路?

  早该知道,这样完美的他,身边不可能没有女人的呀!

  她感到心痛、气愤、难堪……五味杂陈的难受滋味在她的胸臆间冲击着,她无法形容、无法思考,对她来说,美丽的世界恍若在瞬间山河变色。

  「我……妳想我怎么做?」她强自镇定地握住拳头,抑制打颤的牙关。

  「我没有想要妳怎么做,反正只有他知道谁才是他最后的归处,我不过是鸡婆的提醒妳罢了。」说了一大串,未了再撇清,可谓「俗辣」。

  但是话说回来,她的恶作剧只是单纯想针对少昂哥哥刻意隐瞒行踪、不让她跟的小小惩罚,并不是真的要恶意破坏,所以适可而止,不能再鼓吹她做什么了。

  想到待会儿还能从少昂哥哥的反应,测试出他对Vivian的重视程度,她就满心期待呢!

  「妳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要让我知难而退,对吧?」薇虹绷着脸,尽管酸涩的泪意不断冲上鼻间,仍不愿在地面前示弱。

  嘿嘿!了解她的第三项特质了--倔强。

  这种人通常爱面子,容易受刺激。

  应仲琳眨了眨水眸,不置可否。退是不必退,妳发场脾气让少昂哥哥心慌意乱就是我的目的啦!

  对方的来意再清楚不过了,她如果还继续赖着,也未免太没有羞耻心?!

  薇虹做了次深呼吸,勇气在犹豫而紧握的拳头中快速凝聚,霎时,眼中迸射出壮士断腕般的光芒。「好,我明白了!我不会容许自己当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爱情,真是充满了过多的未知和变量,就算凭着一颗真心,也未必能保证必有收获啊!

  看着她毅然决然地起身,应仲琳心下一怔。「妳要做什么?」

  「收拾行李回台湾。」薇虹脸色白得像纸,冷冷答道。

  「妳不等他回来?」哇塞!行动力一流耶!

  薇虹头也不回地朝二楼走去。「不用了,有妳等他就够了。」难道要她在这儿等着面对难堪的三角关系吗?

  「妳可以先跟他谈谈,看他怎么跟妳交代。」应仲琳急急站起来,有些慌了。

  「没什么好说的了!」她低吼,直到走出情敌的视线,才允许眼泪滑落。

  纠结成一团的酸意与愤慨,让她不想再与他面对面,也不想给他任何解释说明的机会。

  梦醒了,幸福幻灭。他们之间就到此为止,她不希望丑陋的事实破坏了美好的记忆,她会尽可能也把应仲琳蹦出来的这段给忘掉,只让甜蜜的过程留在心间。

  应仲琳被吼得缩了缩肩膀。「那好吧,是妳自己要走的喔!」她此刻扮演的是正室的角色,不能再开口留她,以免破功。

  只是……情况好象有些失控欸!没想到这个看似温婉的Vivian,个性居然强成这样,她不过是想逗逗她、闹她生气,让他们小俩口吵一下,她再跳出来解释就好,现在她却要马上走?!

  看来,她的演技真的不错哩,随便演一下,Vivian就当真了!真是不枉她在表演补习班缴了那么多学费哩!

  不要紧,既然要走就让她走吧,反正少昂哥哥到时候肯定会追回台湾去,顶多她再陪他一道去解释喽!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Vivian,我回来喽,看看我还买了什么……」易少昂轻快的吆喝声在乍见不该出现于此地的人时,戛然而止,双眼登时像看见火星人人侵般瞠得老大。

  「少昂哥哥!」应仲琳一见他回来,立刻从沙发上弹起,撒娇地唤,讨好地笑。

  「仲琳?!妳怎么会来这里?」他的语调转为惊愕,心头冒出一个个不安的疙瘩。

  这鬼灵精怪的丫头一出现,方圆百里内必定有人遭殃,她整人不手软、恶搞不迟疑、占人便宜不留情,捣蛋的纪录不胜枚举,灾情惨重与否,端看她大小姐心情好或不好。

  可怕的是,她心情愈好,兴致就会愈高昂;心情不好,手段就愈猛,总而言之一句话,有她在就得格外小心,半点都不能松懈。

  也不知该说是幸还是不幸,她偏偏自己哥哥不黏,总爱黏他,以致她每回放假,他就不得安宁;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截至目前为止,她对他只有轻度的占便宜,还不到重度的恶整阶段。

  「当然是大哥告诉我的喽!」很没义气的,她毫不犹豫就把自己老哥给拱出来,也不想想自己是怎样严刑逼供,整得应仲天险些脑充血。

  「该死的仲天!」易少昂眉头一蹙,咬牙低咒。

  他当然知道仲琳有多难缠,但仲天也不能出卖他,应该谨守兄弟道义,宁死不屈才对啊!

  「少昂哥哥,你不高兴人家来找你吗?」仲琳佯装哀怨地扁嘴,露出小鹿斑比的眼神。「你好诈耶,有好玩的自己玩,也不带人家一道来,我只好想办法打听啦!」

  跟易少昂同行总是好吃又好玩,住的也讲究,最重要的是,可以痛快地揩油,不需要动用到自己的私房钱。

  易少昂很无奈地暗暗叹息。「只要妳安分点,我当然欢迎妳。」安抚之余,他意有所指。

  其实,他也不是不高兴,只是他既然单独出国,为的就是图清静,好纡解压力,可仲琳显然很……呃,保守形容是活泼,直接形容是聒噪。而且她那爱捣蛋的恶习,偶一为之还会觉得挺可爱,倘若时常发作就很令人头疼了。

  唉!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就让她跟Vivian作伴,玩个几天再一道回国吧!

  「呵呵……」仲琳心虚干笑着。

  要她安分,难如登天,瞧,刚刚那场戏不就是一项完美的恶作剧吗?

  「咦?Vivian呢?Vivian?」老半天不见薇虹的身影,易少昂开始觉得奇怪,迈开步伐就要往二楼找去。「妳怎么进来的?妳没见到Vivian吗?」边走,他边扬声问仲琳。

  噢!要面对现实了。

  仲琳低下头,像个顽皮的孩子般揩了揩鼻尖。

  未几,那道昂藏的身影便像旋风似地飙下楼,急吼吼地奔向厨房,又绕到屋外的小庭园,里里外外就是逼寻不着心爱的人儿。

  「人呢?妳有没有看见一个女孩子?年龄、身高都跟妳差不多,眼睛大大的,长发,很漂亮。」易少昂急切地攫住仲琳的臂膀,认真地形容。

  她的手臂好痛哦!仲琳眉头紧皱,咽了下口水说:「呃……走了。」

  「什么走了?」他一时反应不过来。

  「就走了咩,去机场,离开普吉,应该是回台湾了。」她朝门口努努下巴,一鼓作气地说。

  易少昂震住,跟她大眼瞪小眼地站在原地。

  「为什么?」蓦地,他问,嗓音好轻好柔,却让仲琳觉得冷风飕飕。

  粉恐怖的感觉,少昂哥哥从没有像这一刻般,给她如此强烈的压迫感。「……」鲜少出现的胆怯掠过胸臆,她吶吶地小声说道。

  「说清楚!」他陡地咆哮,吓得她整个人一震。

  「我跟她说我们是交往十年、感情很好的青梅竹马,她就生气走了。」他的气势骇人,汹涌怒气朝仲琳直袭而来,骇得她眼眶泛红,下意识「暗杠」起未婚妻三个字。

  恐慌瞬间暴涨成湍急的溪流,澎湃地漫过大脑,淹没了易少昂所有的理智。「她走多久了?」他脸色凝重,咬牙追问。

  「大概快一个小时了。」她觑着那张发怒的可怕俊脸小声嗫嚅。

  「妳最好祈祷我来得及拦住她。」易少昂严厉撂话后,愤然离去,留下满心惶恐的应仲琳。

  从没被人如此凶过的她,明显是被吓坏了,呆滞了许久,才恍如泄了气的皮球般,颓然跌坐在沙发上。

  好凶!这是她认识少昂哥哥以来,首次见他发狂。

  看来,这位Vivian小姐,是真的掳获了少昂哥哥的心;然而,这也说明了一件事--她要倒大楣了!

  以往少昂哥哥都不会真的生她的气,这次……他会原谅她吧?!她突然觉得不确定了。

  不过是小小的恶作剧,解释解释就能解决的咩!就算赶不及拦截她,回到台湾也是可以找她解释的啊,有必要凶成这样吗?

  仲琳如此安慰自己,但心里还是暗自祈祷那Vivian不要太凑巧的有班机可搭,好让少昂哥哥能够及时追上。

  唉!早知道,她不要送她「见面礼」就好了。

  屋外,天气酷热,屋里的她,却觉得浑身冒冷汗啊!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三个月后,台湾。

  明越集团顶楼的总裁办公室,一名男人坐在红木办公桌后,正埋首在成堆的公文卷宗里,男人的身后,阳光璀璨,可他的心情却是乌云密布。

  明亮宽敞的办公室受了主人极度恶劣的心情所影响,笼罩在一片低气压里,凝滞的气流、沉重的压力,任谁进了这里都会有喘不过气的窒闷。

  他,就是丢了心上人的易少昂。

  而这样的情况,打从来不及追回Vivian的那天起,就一直持续到现在。

  他的和善笑容、斯文风度像被她带走似的,脸上仅剩一号表情--眉头蹙起、目光冷凛,嘴唇紧紧地抿成一直线,严峻的神情明明白白透露着「别来惹我」的讯息。

  从前宽容亲切的总裁不见了,集团上下纷纷揣测着导致他性情大变的原因,可是真正明白真相的,就只有应氏兄妹两人。

  应仲天身为易少昂的换帖兼死党,清楚他的私事是理所当然,而另一位,则是因为参与了那一段……

  「少昂哥哥,我知道错了,你不要再生我的气,对我不理不睬嘛!」应仲琳在他办公桌前罚站,装可怜、装无辜、装悔悟……无所不用其极。

  好吧!她承认,她是造成易少昂变得阴阳怪气的始作俑者,所以内心愧疚无比,必须死皮赖脸缠着他,乞求他的原谅,否则她就算不自责而死,也会被他的冷脸给冻死。

  而且要庆幸的是,易家两老一直在世界各地旅行,大半年不在台湾,要不然她把人家未来的媳妇给气走了,要承受的指责只能以排山倒海般汹涌来形容了。

  置若罔闻--易少昂一如过去三个月,对于她的恳求无动于衷。

  不过,应仲琳早已决定要效法打不死的蟑螂,哪可能因为如此就打退堂鼓?

  「我本来只是想开个小小的玩笑嘛,而且我想,玩笑开过之后,就能解释的呀,哪里知道你会连Vivian的全名、一切都不清楚……早知道会无法收拾,我也不敢这么做了!」她咬唇觑着他,希望能得到他的反应。

  她怎么也料想不到,他居然对交往的女友一无所知?!这也太扯了嘛!

  易少昂的视线定在文件上,对她的赔罪认错始终不动摇。

  这丫头是天之骄女,大伙儿都太纵容她了,以致造成她无法无天、不知轻重。今天犯下这场错误,是无法弥补的,她弄丢了他生命中最最喜爱的女人,教他如何原谅?

  要不是他修养太好,顾及多年情谊,他早就把她给轰出去了,怎可能还会忍受她在身边像苍蝇似的嗡嗡乱吵。

  再说,原不原谅,都于事无补了……

  「有嘴讲到咽涎」,仲琳垂头丧气,懊恼极了。

  「大哥……」她转过头去,向另一隅沙发上的应仲天投以求助的眼神。

  应仲天悠哉地搁下商业杂志,慵懒地调整视线。

  易少昂藉由专注公事填补破了大洞的爱情,几乎所有的事都被他揽去做了,而他这个专司辅佐协助的副总裁,工作量自然就大大减少,无聊到看看杂志、喝喝咖啡打发突然多出来的时间……悠闲的日子真是过得快乐似神仙啊!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得天天看易少昂那张活像全世界都欠他钱的屎脸。

  「唉!妳叫我也没用,妳这次玩得太过火了,就算只是贪玩、没有恶意,但捅了这么大的楼子也是事实,难怪妳少昂哥哥不能原谅妳。」应仲天话是对妹妹说的,但一双锐利的眼睛却是看着易少昂。「把人家的爱人赶跑了,就要负责想办法把人给找回来啊!」其实,他明着是替易少昂责备仲琳,暗里却有帮仲琳说情的意味。

  「怎么找啊?什么都不知道,连个中文全名都没有!」她噘嘴埋怨,觉得自己倒榍又可怜,闯下这样一个无法收拾的祸。

  同时,易少昂眉头微微一动。

  仲琳说的话正是他所想的,他当然也曾想过许多办法,但是光靠Vivian这个通俗的英文名,什么都查不到啊!

  难道,他跟Vivian的缘分只有那短短的几天?

  不,他不甘心!他是多么的喜爱她,他们俩是多么的契合,他不愿意他们的故事就这样划上句点!

  「最近,电视上不是有个广告吗?」应仲天跷起二郎腿,提点他们。

  易少昂见他似乎有主意,总算把文件合起,肘靠桌面,双手交叠在下颔,将视线调向他,等待下文。

  「广告……」应仲琳咬着食指,偏头在记忆里搜寻,未几,聪敏的小脑袋闪现灵光。「啊!有了!你说的是那个向「晓玲」求婚的广告对吧?」她指着应仲天欢喜地大嚷。

  在一筹莫展的现在,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多亏大哥提醒她,要下然,她还真的没想到哩!

  只见应仲天一派潇洒地挑了挑眉,赞赏她迅捷的反应。孺子可教,不愧是他的妹妹。

  「你们俩在讲什么广告,快说清楚!」简直吊他胃口嘛!易少昂俊眉倒竖,终于开了金口,但催促的语调十分不耐且沉重。

  「少昂哥哥,有办法了!」心中乍现拨云见日般的光明,仲琳开心得跳往他身边。「但是……」想到那样昭示天下的夸张方式,她迟疑了。

  她担心他会排斥那种一点都不含蓄的方式,应该说是,多数人都不太敢接受吧!更何况沈稳内敛的易少昂向来就不爱出锋头。

  「但是什么,妳跟他说就对了。」应仲天没好气地阻断她的犹豫,料准急切找人的易少昂绝对什么都肯做。

  「喔。」仲琳应了声,回头继续朝易少昂说道:「这个方法需要拋头露面哦,你愿意吗?」

  「妳说。」只要能找到他日思夜盼、牵肠挂肚的Vivian,任何方式他都愿意尝试。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