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给我一个优质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给我一个优质男目录  下一页

给我一个优质男 第四章 作者:陶乐思

  和易少昂谈过之后,薇虹的心情回稳,当然,他也大方答应收留她。

  虽然薇虹本来是打算包袱款款,直接不告而别的,但是却不知道收藏护照的保险箱密码,因此就算她再怎么不愿意跟他见面,还是得面对问题,把事情摊开来解决。

  为了避免尴尬和造成吴世成不必要的误会,她请易少昂暂时回避,自己待在小木屋里等他回来。

  「嗨,妳回来啦?SPA做得如何?感觉好不好?」吹着口哨进门的吴世成满面春风,将心情的愉快表露无遗,浑然不知已东窗事发。

  「保险箱的密码是多少?」坐在床沿的薇虹立刻起身,废话不多说,劈头就问。

  看她板着脸,他不禁问:「怎么啦?为了什么事情不高兴吗?」

  还好意思问?她翻了个白眼,不耐地催促。「快把号码告诉我。」她好拿了护照机票走人,用不着再看他惺惺作态。

  「保险箱里只有护照和机票,妳现在拿做什么?」他边纳闷地问道,边走向衣柜替她打开保险箱。

  薇虹抿唇不语,心里总觉得他不干净,始终和他保持三步距离。

  等他把保险箱打开,她迅速伸手拿出里头的东西,看了看后,用力地搁下属于他的那份,甩头就走。

  「Vivian!」吴世成眼明手快地攫住她的手臂。「妳要去哪里?」

  「拿开你的脏手!」她反应激烈地挣脱他的掌控,一脸彷佛被蟑螂爬过的表情。

  他火大地嚷道:「妳是哪根筋不对了?」给几分颜色,她就开起染房了?!

  怕会受制于他,也有了昨晚的前车之鉴,薇虹一得到自由,立刻冲向门口,站在最有利的位置。「你好好检讨你自己吧!」一双美眸因怒气而闪着寒光,狠狠瞪着他,如果目光能化作利箭,他早就万箭穿心。

  「我有什么好检讨的?妳在无理取闹什么!」男人对于偷吃这回事,向来都有一致的默契--没被当场捉包,就打死不承认。「别闹了,过来!」他表情不耐,伸手欲拉回她,她却猛地后退,赶紧打开门。

  「坦白告诉你,免得你再继续自以为是。我知道你刚刚去了哪里,也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事。」她毫不意外地看见吴世成的脸色青白交错,继续又说:「我们之间结束了,从今以后各不相干。」

  穿帮了!他心一紧。「Vivian,妳听我解释……」当务之急,是先安抚她,他压抑着怒意,好声好气地陪笑,不能让之前的安排付之一炬。

  「不用解释了,眼见为凭,我一点都不想听。」她坚决道。

  她的洒脱刺伤他的自尊。「我都好声好气哄妳了,妳还这么不识相,别给脸不要脸!」对她耐性已然告罄。

  眼看他恼羞成怒,把话说得如此不客气,薇虹不想再和他多说,转身离开。

  见她下甩他,一股狂烧的烈焰飘上他心头。「妳给我站住!」他气急败坏地咆哮,追上前去。

  薇虹还来不及反应,身子就被他猛力扳回,手中的机票也被他抢走。

  「机票是我出钱买的,妳要回去自己想办法!」之前心甘情愿买的机票,这会儿全成了不情不愿,他只能借着撕碎机票的举动,发泄一肚子的鸟气。

  厚,她开了眼界,原来真的有这么没风度的男人!

  愣愣看着他幼稚没品的反应,薇虹更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再正确不过了。

  从现在起,他们彻底决裂。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炙热的骄阳洒入室内,映得整间屋子一片橙黄。

  易少昂若有所思地倚在二楼的楼梯口,望着沐浴在晨光中的纤丽身影。

  薇虹此刻正背对他,坐在床边拨打着电话,要柜台替她向航空公司订购今天的机票。

  须臾,她挂上话筒,叹了口气,沮丧地垮下肩膀。

  「其实妳大可不用这么急着回去。」才梳洗完毕的他,低沉声音中带着一种性感的沙哑。

  回过头,给了他一记甜美的笑容道早安,她率直地说:「不回去,待在这里干么?霸占你的寝室不说,我的胆子也还没有大到能够单独旅行的程度。」他收留了地,自己却睡在一楼客厅,虽然这Villa的沙发很舒适,但她总觉得不太好意思。

  「如果有人和妳作伴呢?」他发现,随着问话出口,心情竟有一丝丝的紧张,这种情绪连他自己都非常陌生。

  「嗄?!」她一愣。

  「我毛遂自荐,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担任妳的专属导游?」他勾唇浅笑。

  「你要带我玩?」她眼睛一亮,迸出惊喜的光芒。

  「这里我常来,算得上是识途老马了,由我来带妳,绝对不输专业导游,妳一定能玩得很尽兴。」他拍胸脯保证。

  感谢那个吴世成不懂得珍惜,让他当上第一顺位,所以趁此机会,他当然要好好把握,留下她,让两人多多相处。

  「真的吗?」他的提议和热情让她笑逐颜开。

  他人怎么好成这样?

  「当然是真的,除非……妳信不过我?」他好笑地皱起眉头,受到她的笑容影响,他的心情也变得更加愉悦。

  「信~~怎么不信!我信你信得连自己都觉得意外呢!」她坦承说出自己对他的感觉。

  她在他身边会莫名的心安,但在吴世成身边则是直觉的不安,两者之间的差异,明显得令人难以忽视。

  她的回答对他来说,无疑是最大的鼓舞,他深邃的目光中,蓄满了笑。

  迎上他灼亮的视线,她才察觉自己口无遮拦,说得太坦白了,这话听起来很暧昧,他会不会觉得她意有所指啊?

  「呃……那个……我没有别的意思哦,我是、我是……」哎呀!她是怎么搞的,被他这样笑望着,居然舌头打结?!薇虹懊恼地咬唇。

  呵,她赧红的脸庞真可爱!

  「那妳是什么意思呢?」易少昂坏坏地逗她,成功看见她的脸持续胀红。

  「啊!你计划好要怎么带我玩了吗?」她动作超大地猛站起身,装傻地转移话题。

  他轻笑,决定放她一马。

  「跟我走就没错了。」他自信满满地朝她一眨眼,那帅气的模样电得薇虹一怔。

  行程还没开始,她就毫不怀疑,未来的几天有他带领,一定是精彩可期。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啊--」

  阵阵拔尖的清亮嗓音,在丛林间回荡。

  可别以为发生了什么惨案,那是某人颠覆平时还算淑女的形象,过度兴奋所造成的结果。

  不过,易少昂倒是有点后悔安排这项节目--丛林吉普车。狂野奔驰在黄土泥沼的崎岖地形上,车辆震荡摇晃,一个不小心,就算没有摔下车去,也可能被甩晃得闪了脖子、扭到腰。

  尽责扮演护花使者的他,伸长健臂揽住薇虹纤细的腰,以免他稍不注意,回过神就发现身旁的位置空了,而她人却被拋在车后。

  尽管软玉温香在怀,他根本无暇感受,只觉胆战心惊,而那妮子兴奋的尖叫声,伴随着格格娇笑,显然是玩得乐不思蜀。

  他失笑,宠溺地看向她。

  察觉到他的视线,薇虹也转过头来,冲着他笑得像个孩子。

  「真刺激!啊--」

  「妳小心,捉牢点!」他精神紧绷,无法放松,就怕她有闪失。

  「呵呵……安啦!」她豪气地说,一双亮得连阳光都要逊色的乌瞳,直视前方更加颠簸的地形。

  他摇头哧地一笑。她闪闪发亮的眼睛、甜美灿烂的笑容、天真开朗的一面,在在让他觉得珍贵。

  也罢,看她开心,他也感到发自内心的愉快。

  这样的影响多奇妙啊!那就舍命陪佳人吧!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从大白天开始便马不停蹄地玩到夕阳西下,薇虹虽然累,但是心情却一直保持在兴奋状态中。

  「我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坐在泰国才有的嘟嘟车上,她不只肚里大唱空城计,就连嘴上也哀哀叫。「你现在是要带我去吃什么?」

  「米粉汤。」易少昂答得简明扼要。

  她恍若受到巨大打击似地瞠目结舌,接着爆发不满。「我饿得可以吃下一头牛,你居然只带我吃米粉汤?!」塞牙缝吗?小气鬼!

  她激烈的反应逗出他的朗笑声,看来她真的是饿坏了!

  「等妳吃到就不会这么说了,那可是当地人才知道的美味,还可以加肉丸子,很赞的!尤其现在要去的这间,生意非常好,每次都是客满,我一个人可以吃五碗。」他介绍得口沫横飞,她的肚子还很捧场地发出咕噜的配乐。

  「哼!我也可以吃五碗,我还要再加十个丸子!」她发出诳语,一副跟他拚了的样子。

  半小时后--

  某人头低低,以蜗牛速度开始数米粉丝。

  易少昂晞哩呼噜地进攻自己碗里的甘甜汤头,悄悄瞥了眼那个三十分钟前说话很大声的小女人,很忍耐才能不让自己笑出来。

  他才收回视线,薇虹便调整目光偷觑向他。

  瞧他还「气势如虹」的,她却已经「后继无力」了!

  「……」她咕哝了声。

  「嗯?」如果没听错,她好象说了什么。

  「我……不行了。」她还是声如蚊蚋。

  之前听他说能吃五碗,她还以为一碗的分量并不多,谁知道……看向直径可当她帽子的碗公,唉!认输吧!她又不是牛,没有那么大的胃;换句话说,她怀疑他是牛来投胎的,才会这么能吃。

  「不行了?!」他佯装讶异,侧身看了看她的碗。「还剩那么多?这才第三碗耶!」质疑的口气摆明嘲讽。

  「才?」她的声音登时高上八度。

  「咦?刚刚我好象听见某人说要吃五碗再加十个丸子。」他故意提醒她。糟糕,他觉得逗她很有趣,而且开始习惯了。

  她心虚得像颗消了气的皮球。不过,要比装傻功夫,她也下差!

  「喉~~你有幻听哦!」

  「妳哦!」易少昂微哂,轻戳她额头一下,这蕴含宠溺的举动和口吻,在她心头衍生出一阵甜蜜,这是她以前从没有过的感觉。

  「哎唷,我承认这里的米粉汤是很好吃啦,不过我哪知道会这么俗搁大碗咩,能吃两碗加四个丸子已经很猛了耶!而且人在饥饿的时候总是会变得贪心啊,所以我才……好嘛、好嘛,我甘拜下风总行吧?我是真的吃不下了。」她噘起粉嫩的唇瓣,推开面前的碗,连珠炮似地说了一大串,不自觉对他展现小女人爱娇的一面。

  「吃不下就不要勉强了,我闹着妳玩的!」说着,他端来她推开的碗,毫不忌讳地接手。

  「喂!」她惊呼,诧异的表情就像是看见外星人入侵。

  他挟米粉的手一顿,看向她。

  「那、那是我吃过的耶!你不怕?」

  「妳吃的,有什么好怕,反正我也还得再一碗才够。」他一副她太大惊小怪的表情,继续吃。

  她说不出话来,愣愣看他吃着她吃过的米粉,不禁脸红耳热、胸腔发烫。

  在她的观念里,这是除了亲人外,要很亲密的恋人才会自然产生的举动呀!奇妙的感觉在心口发酵,一抹暖甜的浅笑跃上她的唇角。

  「你今天一定很意外吧?没想到我平时温温顺顺的,玩起来却这么疯!」等他吃饱的空档,她手肘靠在桌上撑着下巴,闲聊起来。

  他一笑。想不到她还颇有自知之明嘛!他的确有点意外,她的笑声尖叫到现在还在他耳里余音绕梁呢!不过,他倒是很高兴她在他面前能放得开。

  「妳肯定平时太过压抑。」他促狭地说。

  她瞋睐他一眼,责备地伸出食指戳了下他结实的手臂,继续托腮坦承道:「其实我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大概是和你在一起感觉很自然的关系吧,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很短,但感觉上却好象已经认识很久了。」

  很好,他们在一起,彼此都没有压力,这证明他成功的机率更大了!易少昂朝她亮出一口白牙。

  那灿亮笑容长驱直入地闪进她的心里,她顿时一愣,有种麻麻的感觉,从心房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像触电!

  触电引对他,除了好感,难道还有更多连她都忽略了的情愫?所以她才会对他莫名的安心、没来由的信赖,相处时出奇得自然熟稔?!

  是啊,唯有如此,才能合理解释这一切的莫名、出奇、没来由!

  她豁然开朗,回他一记甜笑。

  薇虹的爱情,在这个异国的夜晚,悄悄降临……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无庸置疑的,易少昂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他像流沙,让她一踩就陷进去了,短短几天的时间,薇虹已无法抗拒地被体贴温柔的他所吸引,应该说,她根本不想抗拒!毕竟,爱难以预期,自然就可以,不是吗?

  只是,不知他的体贴呵护是因为对她特别,还是对每个人都一样?

  太有风度又和善的男人,最容易害人会错意,会不会……一切只是她自作多情?!

  因为在意,所以她开始猜测计较,她私心希望,他只对她一个人好。

  在他的陪伴下,她几乎将刚来普吉时那两天所发生的不愉快都拋到九霄云外去,彷佛压根儿儿不曾经历过那样的事。

  他的玩法悠闲又丰富,全程不冷场,不像跟团那样紧凑的走马看花,也不至于因为不熟悉,玩完这项还想不到下一项。

  适当的安排,让她不会感到过于疲累,也不会觉得枯燥无趣,由此可见,他是个做事相当有计划的人,这种人,往往值得依赖。

  开心的日子总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两人预定的天数都到了,但是因为他们遇上了彼此,五天的时间显然不够,于是欲罢不能的他们都各自打了电话回台湾交代,接着继续玩。

  坐在摩托车后座,薇虹圈抱着易少昂的腰,靠在他宽广的背上,唇边不自觉地漾着微笑。

  为了方便,他租了辆摩托车,这几天载着她逛遏了普吉岛的大街小巷,游览过数个海滩,摩托车能抵达的地方,都少不了他们的足迹。

  但是,想离岛就得另找交通工具了。

  车子转进一条巷子,易少昂在一间小小店面前停下。「到喽!」

  他停好车,便自然地去摘她的安全帽,从这个小地方就看得出他对她的呵护,而他,对这保母的职务也做得还挺自得其乐的。

  「这就是当地的小型旅行社,进去吧!」他牵起她的手,迈开步伐。

  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她对他的这些举动已经从刚开始的错愕羞赧,变成现在的习以为常了。

  在外人眼中,他们亲昵的动作、登对的外型,俨然是对情侣,要说两人认识不过才几天,绝对不会有人相信。

  「易先生,你又来度假啦!今天打算去哪?」一名男子一见到生意上门,立刻以相当热络的态度迎接他们。

  「是啊,要搭船去安达曼海域逛逛。」易少昂说出此行目的,与男子伸来的手握了握。

  薇虹对男子会说中文感到讶异,好奇的目光在他身上停驻。

  察觉到她的注视,老板不禁将注意力转移向她,目光里多了分打量和更深的笑意。「嘿,妳一定是易先生的女朋友喽?」老板咧开那口在黝黑肌肤衬托下更显洁白的牙齿。

  俏脸因他的错认而飞上两朵红云,她羞窘地微笑摇头。

  「不是?!」老板不信,看向易少昂,只见他但笑不语。

  「真的不是啦!」薇虹再次否认。

  如果两人真的交往,被他这么问那也还好,问题是,在这暧昧不明的情况下被误会,很尴尬ㄋㄟ!

  「易先生每次都是单独一个人来,这次会和妳一起,可见妳对他来说一定意义不同哦!」老板饶富兴味的目光在两人间来回。

  不知为何,听见老板这么说,她的心像浸泡在蜜糖里,甜滋滋的。

  这是不是代表他对她是特别的?

  突然间,她好希望能多了解他哦!

  但话说回来,自己也真是大胆,还不太了解人家,就喜欢上他……这是不是证明了爱情的神奇与魔力?一旦感觉对了,是挡也挡不住的。

  「现在还不是,不过,她如果肯给我机会的话,那很快就是了。」易少昂忽然这么说道,令她愕然地转看向他;心跳加速,一阵晕眩。

  他是在暗示她吗?

  易少昂噙着笑容回视,用一种专注的灼热取代眸子里惯有的温柔。

  他一直以为自己做得够明显,毕竟他的所作所为早就远远超越一个陌生人所会做的范围,无奈这小女人不知是神经大条还是羞于响应,几日下来,熟稔度虽然增加,但他想要的进展却仍在原地踏步。

  情爱的成分在互视的目光下,具体得连外人也难以忽略。

  老板扬起嘴角,很高兴自己成了他们两人的助力。「没说不肯就是肯啦!哈哈哈~~」他起哄,免得矜持的女孩子家,答肯也不是,答不肯也不是。

  含情脉脉的氛围被打断,薇虹没有矫情否认,仅羞涩地低垂螓首。

  「如果可以,我们现在就出发到码头搭船吧!」易少昂笑着将大掌搭上老板的肩膀,用力拍了拍,感激尽在不言中。这老板还真是深得他心啊!

  「没问题,我马上安排。」

  嘿嘿,易先生Happy,他也Happy,让顾客满意,才不会流失固定生意呀!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天空中,云絮飘荡;空气中,有海的味道。

  安达曼海域宁静而优美,其中的割喉群岛景致壮丽,沿途皆能欣赏由石灰岩所组成的大小岛屿;为了继续造访神秘的钟乳石洞、贝壳洞、蝠蝠洞,他们还从游船改搭独木舟。

  「这里好漂亮哦!像是遗世独立的仙境一样。」薇虹由衷赞叹,环顾着四周美景。

  「是啊,这里的宁静与壮丽能洗涤心灵、沉淀烦忧,所以我每次来普吉,也都会来这里一趟。」易少昂的视线始终没从她那动人的小脸移开,她被美景吸引,而吸引他的,是她。

  「连海水都清澈得可以看见鱼耶!」她弯下身子,伸长手去拨沁凉的水。

  蓦地,船身重心下稳,随她弯身的方向倾斜--

  「#$@&*」船家叽哩呱啦地惊呼。

  「啊……」薇虹尖叫。

  「小心!」易少昂警告道。

  船家忙着稳住船身,薇虹慌着维持平衡,易少昂急着伸手扶她。

  扑通--

  顿时水花四溅,宣告她的挣扎与他的救援皆是徒劳无功。

  由于事发突然,即使身穿救生衣,以倒栽葱姿势摔下海的她还是喝了几口水,狼狈地挥舞双手。

  「Vivian!」他跟着跃下船身。

  「咳、咳……」被捞出海面的她,攀着他的肩膀,脸色苍白,猛烈地呛咳不停。

  「没事了、没事了!」她咳得他的心也跟着剧烈跳动。

  唉,她真的让他一秒也无法放心哪!

  过了片刻,她平复情绪之后,就看见面前那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的沉重表情。

  「我不要紧啦!你跳下来做啥,我身上有救生衣啊!」她推了推他,瞋睐他的眼神里,摆明了嘲笑他的大惊小怪。

  「跟妳一起殉情啦!」他没好气地说。「自己那么迷糊,还好意思笑……」说着,两人都爆笑出声。

  在她跌下海的那一瞬,他只觉心口一紧,平时的冷静根本派不上用场,哪想得到身上的救生衣不会让地下沉,不假思索的就顺从本能反应跟着跳下。

  仔细想想,爱情还真有使人变笨的魔力哩!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以前听别人说沙滩漫步多么有情调,都会觉得嗤之以鼻,然而现在却了解,当身边是自己所爱的人时,一切都会变得美好--这是易少昂和薇虹心里不约而同的想法。

  他们此刻正位于蓝芽岛(Rang  YaiIsland)。这是一座私人岛屿,有蜜月岛之称,景色之优美、气氛之浪漫可想而知。

  「这座岛有个传说。」易少昂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面对她。

  「是吗?你快说给我听。」薇虹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一脸好奇宝宝的神情。

  「听说,在这蓝芽岛的沙滩上埋藏着蓝色的珍珠,只要在发现蓝色珍珠时许下心愿,就能美梦成真。」

  「真的假的?」她惊奇地打断他。

  「妳挖挖看就知道了。」他挑眉看她,一脸认真。

  哼!笑她。

  听出他的戏谑,她皱了皱俏鼻,瞪他一眼。

  「都说是传说了,妳还问真的假的!」他抿嘴笑,眼底透露她很「蠢真」的讯息。

  「喂,你愈来愈坏了,居然唬咔我?!」糟糕的是,她连他这一面也很喜欢哪!她不服气地搥了他一记。

  他抚着挨揍的胸口开怀大笑,顿觉和她打情骂俏也是一种享受。

  「说完了吗?就这样?」她意犹未尽地催促。

  他清了清嗓子,接着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年轻的渔夫在岛上邂逅了一位美丽少女,对她一见钟情……」说到这里,他凝视着她的眸子充满款款深情,她也像着了迷似地回望着他,不像平时总是羞涩闪避。

  「所以,渔夫决定去寻找传说中可以实现愿望的蓝色珍珠,打算向少女表明心迹,可是当渔夫潜入深海找寻珍珠时却溺了水。幸好幻化为人身鱼尾的少女及时出现,将他救上岸;心急之余,成串的泪珠从她眼中滑落,而泪水在坠地的那一瞬间,全都变成了蓝色的珍珠。」

  浪漫的爱情故事容易感动人心,轻拂的微风彷佛也带来哀愁,薇虹要哭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虽然传说通常都不是真的。

  「在同一个时间,渔夫突然苏醒过来,捡起一颗蓝色珍珠,向少女表明他的心意,就在那时,奇迹发生……」他含笑看着她被传说感动的纯真模样,那双深黑的眸子,因唇边笑意的点缀而显得幽邃惑人。

  「什么奇迹?」她瞅着他,急急追问。

  「因为真爱,莎娃娜可以永远变成人,和渔夫厮守一生。」

  「太好了!有情人终成眷属。」她双掌合十地赞叹,眼眶中凝聚的水雾也因她眨动眼皮而满溢出来。

  「瞧妳,连听个故事也会哭。」他失笑,伸手以拇指拭去她的眼泪,她难为情地瞅他一眼,这才发现两人距离好近。

  交缠的呼吸变得有点暧昧,她屏息着想要掩饰脸红心跳的感觉,可是自己强烈律动的心跳声却大过潮来潮往的浪涛声。

  炙烈的阳光,将她一身的柔嫩白皙晒成了娇艳绯红,更添一份绮丽动人之色。

  他情生意动,捧住她的脸蛋,吻上她轻颤的眼睫。

  薇虹眨了眨眼,觉得空气稀薄,昏沉沉地揪住他的衣服,感受他蜻蜒点水般的吻一个个落在她脸上,却在她的心湖掀起汹涌的波澜。

  这个男人呀,对她撒下了漫天的温柔,网住了她的心,唤醒了她的情,面对这样的天罗地网,她只能微笑地自投罗网啊!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