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给我一个优质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给我一个优质男目录  下一页

给我一个优质男 第十章 作者:陶乐思

  得知公司困境将有明越集团相助,任氏夫妇是喜出望外,差点没跪下来感谢老天爷的仁慈。

  尤其这消息还伴随了一个更让他们欣喜安慰的喜讯--商界闻名的青年才俊易少昂竟是宝贝女儿的男友!

  最困顿的处境在短短一日里否极泰来,让任家人彷佛经历了一场三温暖。

  病房里,薇虹腼腆的将易少昂介绍给父母认识。

  而易少昂,姑且不论他卓绝的身分,光凭他出色的外型、得体的应对、大方的谈吐,立刻就让两老对他的好感指数不断攀升。

  很快的,他们相谈甚欢、随兴闲聊。

  「这两天我会派人办妥入股增资的事,伯父请安心养病,身体赶快好起来最重要。在您休养期间,公司营运的事,若是需要协助,可以随时差人到明越来找我。」该顾虑的,他都已周详想过。

  从两老频频点头的反应,便可看出他体贴的心意,有多么得到长辈的欢心。

  「你愿意协助管理,那是再好不过了,唉,这次病倒,我才体认到年纪真的大了,各方面都不如以往……」任父深深看着他们,寄予无限期望,接着欲言又止地转了话锋。「我们薇虹眼光真好,往后有你照顾她,我和她妈妈就不用担心了。」

  如果两人有圆满的结果,那任氏也不怕没人接班;明越规模这么大,易少昂都能掌管得如此出色,多管理一间小小的任氏根本不是问题。

  薇虹噙着浅浅笑意望向易少昂,这种被家人认同、祝福的感觉好幸福。

  他回视她一眼,牵着她的大掌紧紧地握了握,传递深情心意。

  「伯父、伯母,你们放心,只要薇虹别让我找不到人,我一定会尽心照顾她的。一他大大方方抱怨,惹得身旁的她羞窘地撞了他一下。

  「找不到人?怎么回事?」没头没尾的,两老不约而同地发出疑问。

  「没有啦!他乱讲的!」她跳了起来,一把捂住易少昂的嘴,警告地瞋瞪着他。

  两个年轻人笑闹了起来,任氏夫妇俩看着也展开笑容,病房内的氛围变得更加轻松又愉悦。

  「对了,之前怎么没听说你们在交往呢?」任母还是觉得好奇。

  「Vivian对我有一些误会,所以失去联络好一阵子。」易少昂坦白回答。

  羞赧的薇虹微窘地扯了他一下,不准他说。

  「误会?会有什么样的误会?」同是商界,任父对易少昂也有一些小小的认识,关于他的传闻和风评几乎都是正面的,完全不曾有任何绋闻,这也是为何他一听到薇虹跟他交往,会如此放心的原因。

  「她听信别人刻意捣乱的谎言。」易少昂简明地说。

  她羞恼地双颊酡红。「叫你别说,还说!」很丢脸耶!被人唬咔,一场乌龙,她还伤心欲绝了三个月!

  「薇虹啊,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信任,这样才能长长久久。」任母听了便开始劝戒。

  「是啊,我跟妳妈结婚二十几年,靠的就是信任……」任父也接着说教。

  薇虹噘起嘴,瞋怪地睐向罪魁祸首,只见他若无其事地调开视线,唇边还噙着一抹可恶的得意微笑。

  才第一次见面耶,爸妈竟也跟她一样不敌他的魅力:心全偏向他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三天后--

  「妳来这干什么?」易少昂踏入任氏企业的所在楼层,赫然发现应仲琳也正好从另一部电梯中走了出来。

  「欸?少昂哥哥,这么巧啊!」一转头,瞧见熟人,仲琳露出笑容。

  「我问妳来这干么?」危险人物竟然悄悄接近他的Vivian!无视那灿烂笑容,他问得谨慎戒备。

  「嘿嘿,我……」仲琳绞着手指,有些支吾。

  「咦?仲琳?你们一道来的啊?」算准时间出来接易少昂的薇虹,看着气氛怪怪的两人。

  「不是。」易少昂一口否认,随即瞇起眼,以一种近乎研判的目光睨着仲琳。

  「这家伙不晓得鬼鬼祟祟的来这里做什么。」

  「我哪有!」她大声辩驳,一副被人误解的受伤神情。

  「那妳没事干么到这儿来?我不是叫妳离Vivian远一点吗?」他保护地将薇虹拉至身后,彷佛仲琳是SARS病菌。

  仲琳是放羊的孩子,他太了解,她没那么容易就受伤。

  「少昂!」薇虹扯扯他的衣袖轻呼制止,觉得他对仲琳的态度过于严苛。

  「千万别对捣蛋鬼心软,否则会被她整得死去活来。」他侧过头对薇虹耳提面命。

  既然装可怜没用,仲琳也不再摆出小媳妇的神态。「本小姐今天是特地来向Vivian赔礼谢罪的,可不是来捣蛋的。」

  易少昂和薇虹互视一眼,他可不太敢相信哩!

  「欸,少昂哥哥,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我这次是真的没有一丁点坏心眼哦!」看出他的质疑和戒备,仲琳赶紧解释,并笑咪咪地跳了过来,亲昵地勾住薇虹的手臂。

  「Vivian,妳就看在我这么努力帮少昂哥哥找妳的分上,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好不好嘛!」她像个小妹妹似地摇晃着薇虹的手臂,彷佛十分熟络地撒起娇来。

  开玩笑!她要是不理她、不原谅她,那她根本就过不了少昂哥哥那关,从今以后,就少了一个疼爱她的哥哥了。

  抗拒不了她的热情,而且也知道她只是本性贪玩,加上两人年龄相近,薇虹也不打算跟她计较过去了。

  「那妳以后还会不会整我啊?」不过,她还是故意佯装小姐怕怕。

  「等等。」易少昂打断她们,连忙将危险份子从薇虹身边拉开。「妳真的只是想道歉?」

  薇虹错愕地看着他毫不怜香惜玉地揪住仲琳。

  没想到因为仲琳曾对他们搞破坏,向来斯文绅士的他就对仲琳充满防备和敌意……意识到这一点,她心里衍生一股甜蜜,却也觉得莞尔。

  「你很过分喔!怎么可以质疑人家的诚意?道歉也是需要勇气耶!」仲琳拍掉他?住她衣领的手,避到薇虹身后。

  「妳最好别再让我知道,妳又要捣蛋了。」易少昂警告道,拉过薇虹,维护地揽住她的肩。

  其实这三个月来,他也感受到仲琳的歉意了,只是之前找不到薇虹,他始终无法释怀;现在看她这么积极想弥补,伯得不到原谅的模样,他也不忍心再对她生气了。

  朝他扮了个鬼脸,仲琳忙转向薇虹。

  「Vivian,妳都还没说妳愿不愿意原谅我耶?」她眨巴着大眼瞅着她。

  「妳给我恶作剧豁免权,我就原谅妳。」薇虹扬起友善的笑。

  噢,了解她的第四项待质了--善良又宽容。

  仲琳看着她,眼里闪耀着动容的光芒。她想,她是真的要结交薇虹这位朋友了!

  「那当然,我保证,唯独不整妳。」仲琳伸出手。

  薇虹愉快地看了眼守护在旁的易少昂,随后握住了仲琳的手,相视而笑。

  她不怪她,宽恕能让世界更美好嘛!

  况且,她能拥有这么一个如此爱她的优质男人,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最近这三个月以来,易少昂每天都提前一小时离开明越,前往任氏,代为处理一些重要事务,这几乎已经成为他的例行公事了。

  想当然耳,任氏的财务获得纡解,危机也已经解除,停摆的大陆厂房重新运作,任氏恢复往日的稳定,更甚者,因易少昂的插手管理,而有了蓬勃的新气象。

  没了压力,心情大好,任父住院没多久就得以办理出院,在家慢慢静养。

  而易少昂与任薇虹的感情,也随着密集的相处,变得愈加稳定,甜蜜更甚以往,亲友、员工们无不看好。

  尤其环游世界归国的易少昂双亲,得知他有了交往的对象,又见到温柔甜美、端庄大方的薇虹,简直乐得合不拢嘴。

  而任氏夫妇待他,要说宛如亲生儿子也不为过,有时好得就连薇虹都要吃味了。

  「我妈说,晚上煮了你爱吃的菜,要你到我家吃饭;我爸说,朋友送了他几斤上好的高山茶,要你跟他一起尝尝。」薇虹晃进了任氏企业的董事长办公室,传达爸妈来电交代的话,语调很平板,但「懊堵堵」的表情却泄漏了她的心情。

  喔哦!空气中有酸味,显然有人「又」吃醋了!

  从卷宗里拾起头来,易少昂含笑睇着她。「过来。」搁下笔,他朝她招招手。

  小嘴翘得半天高,她不甘不愿地拖着步伐走过去;待她一到伸手可及的距离,他便一把将她扯进怀里。

  「做什么啦!这里是办公室耶!」她惊呼了声,羞窘得急忙挣扎,但他却执意要将她安置在腿上。

  「别再乱扭乱动了,我可是长时间禁欲的饥渴男人,随时会变身成野兽的!」他在她耳边警告,热气拂得她一阵哆嗦,赶紧安分下来。

  「谁教你要突然拉我!」她咕哝,觉得脸颊一阵热。

  交往至今,他们虽亲密,却还没跨过那道藩篱,任何暧昧的小动作,还是会惹得她害羞脸红,心跳不已。

  「妳又在吃我的醋了?」他的手臂箍着她的腰,下颔靠在她的颈窝,爱恋地吸嗅着她的香气,话里有着浓浓的笑意。

  「那可不!我都不知他们是我爸妈,还是你爸妈了……有好吃、好喝的,光想到你!」她娇瞋抱怨,不平衡很久了。

  「我爸妈还不是很疼妳?难道我要吃妳的醋啊!」他轻笑,低醇的嗓音从他的胸膛穿透她的背,震得她跟着心悸。

  她侧过头,睐了他一眼。

  「况且他们对我好,妳应该开心才是。」他趁势啄了下她的脸颊。

  「是啊,我是开心,刚开始我还很高兴爸妈喜欢你,谁知道后来……哼,我完全失宠欸!」她说得挺有那么一回事的。

  他笑得更大声了,办公室里回荡着他爽朗的笑声。

  可爱的Vivian啊!当真跟他争起宠来了!

  厚~~牙齿白喔!笑得这么嚣张,不怕下巴扭到吗?薇虹斜睐他一眼,满腹不平。

  「还笑!」她用手肘拐了他一记。「你当然得意啦!三两下就抢走我爸妈了,我简直像个没人疼的小可怜!」低垂螓首,落寞地掰着手指。

  「亲爱的……」他将她整个人扳向自己,憋住笑意,凝视气鼓鼓的她。「妳还不明白吗?他们对我好,是希望我对妳好,他们对我有多好,就代表他们有多爱妳。所以,妳怎么会是没人疼的小可怜呢?」他的声调不疾不徐,醇厚的嗓音里藏有一丝笑意。

  「是吗?」是这样吗?她狐疑。

  「当然是啦!」他宠溺地捏捏她的鼻尖。好笑耶,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我尊敬孝顺妳爸妈,也是同样的道理,为的还不是哪天我开口要娶走他们的女儿时,他们不会太为难我啊!」

  薇虹怔住了,一双清亮的眼瞳盯着他看。

  「怎么啦?」他失笑,为她震惊的表情。

  「你你你……刚刚说了想娶我吗?」她讲话跳针,无数只小鹿撞得她的心口就要瘀青。

  「不想娶妳,我何必做那么多?」他双手搭住她的颈顷,英俊的笑脸闪耀出炫人双目的光芒。

  他毫不迟疑的答案,反倒令她不知该怎么响应,只能红着一张脸,双眼东飘西飘的,就是不好意思迎视他。

  「妳呢?妳怎么说?」慑人心魂的俊眸燃烧着熊熊火焰,朝她放电。

  「说什么啊?」她娇羞嗫嚅,研究起掌纹。

  「说妳愿意嫁给我啊!」大掌定住那张红透的小脸,让她抬起头和他四目相对,乘机求婚,不让她逃避。

  「我--」愿意!心里虽这么想,但薇虹还是给他小小矜持了下。「哪有人求婚这样草率的?没有烛光晚餐和鲜花,也没有浪漫气氛和戒指,虽然那些很老套,但你什么都没准备,未免太懒了吧?」

  掰开他的大掌,她嘟着小嘴退开距离,一副要出难题的模样。

  「谁说我什么都没准备的!」他唰地起身,丢下办公桌上的文件,拽起外套,拉着薇虹,像阵风似地卷出任氏大门--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你带我来你家做什么?爸妈还在家等你去吃晚餐耶!」

  薇虹一路问号冒不停,但易少昂的嘴却紧得像蚌壳似的什么都不说。

  「乖乖坐这等我。」将她安置在沙发上坐好,他揉了揉她的头叮嘱,旋即快步迈向卧室。

  她频频探头望,好奇得不得了,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片刻,他神采飞扬地回到她面前。「妳准备好了没?」

  大眼不解地眨了眨,她要准备什么?

  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之际,没想到易少昂略的一声,毫无预警的在她跟前跪下。

  薇虹骇得往后一弹,一个蓝色扁形绒盒,彷佛变魔术似地出现在她眼前。

  「这是昨天才从大溪地空运来台的喔!」他笑瞇瞇地打开绒盒,静躺在里头的,不是璀璨夺目的昂贵美钻,而是一颗闪耀着温润光泽的典雅珍珠。

  然而,对任薇虹来说,眼前这颗珍珠却比任何一颗钻石都要来得珍贵无价,因为,它是蓝色的!

  属于蓝芽岛的传说顿时在她脑海浮现--人鱼、珍珠、真爱。当渔夫获得蓝色珍珠之际,同时也拥有了真爱!

  那一天,她被凄美的爱情故事感动:那一天,他们在美丽的沙滩上第一次亲吻……

  这些事情,他竟都牢记在心?!不需言语,她就明白这颗漾着蓝色光华的珍珠意义非凡,她明白他正承诺会永远给她最真的爱!

  呜~~好感动喔!对上那一双深情如酒浓的合邃黑眸,薇虹咬住唇办,鼻间酸呛,不由得泪眼婆娑。

  还没真的给他出难题,心就已经先被感动得一场胡涂了。

  「蓝色珍珠不多见,知道的人不多,我可是费了一番工夫哦!」他轻快地朝她眨眼,取出珍珠,为她戴上。

  「它……好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蓝珍珠!」她由衷赞道。

  他的珍珠项链圈住了她的颈子,他的柔情蜜意占据了她的心房……

  「嫁给我吧!我会用我最最真挚的心,认真经营我们的感情。」厚实的大掌覆住她搁在双膝上的柔荑,他深情的嗓音魅惑人心,他深情的眼神诱人沦陷。

  任薇虹感动到不行,泪花滴滴答答地滚落双颊,烙在他的手背,又是哭又是笑地轻点着头。

  他松了口气,像是完成一项艰巨任务。「不过这个珍珠太大颗,不好做成戒指,只能做成项链,我是不是要再补一颗钻戒才行?」易少昂温柔地拭着她的眼泪说。

  「没错,鲜花和烛光晚餐也得有,一样都不能少。」不舍他继续跪着,她一边拉他起身,一边笑答。

  「那有什么问题!不过……」在她身旁落坐,他眸底掠过一抹黠光。

  「不过什么?」

  「妳收了我的求婚礼物,是不是也该给个回礼?」他咧嘴笑,露出商人本性。

  「嗄?」她一愣。

  覆上薄唇,他与她唇舌厮磨,热吻一路蔓延,春色无边……他在今晚终于获得解禁,索得「回馈」。

  至于那长辈的晚餐,就留着当消夜好了,他们办「正事」要紧!


  【全书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