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给我一个优质男 >
繁體中文    给我一个优质男目录  下一页

给我一个优质男 第一章 作者:陶乐思

  桃园 中正国际机场

  任薇虹坐在机场大厅旁的一排座椅上,盛满担忧的眸子在熙来攘往的人潮与腕表间,来回看了不下数十次。

  「真是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始终等不到人,她急了,忍不住嘀咕。

  早在两个月前,大家就约好要去泰国的普吉岛旅游,好不容易敲定在今天出发,而且也约好了今早一块吃早餐,再到机场来,怎知他们一行六人共三对,这会儿只剩她和吴世成……

  目光下意识地望向远处排队划位的吴世成,正好遇上他投来的视线和笑容,附带夸张的挥手招呼,引起旁人的注意,薇虹只能尴尬地笑了笑,摇手响应。

  那位衣着花俏、浑身痞味的仁兄,就是她的现任男友。

  他们在同一所大学念书,虽相差一届,但直属学长、学妹的关系,增加了相处的机会,也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最近,他因为开始跟在他父亲身边工作,更发现原来吴、任两家还有生意上的往来,两人之间的关系又多了一层。

  而聪明的吴世成也非常懂得把握近水楼台的优势,对众人封为系花的薇虹大献殷勤,展开一连串死缠烂打……呃,不能这样抹杀人家的用心,应该形容为体贴浪漫的追求攻势比较厚道。

  终于,薇虹在不堪其扰下……哦,又说错,是薇虹被他的真摰诚意所打动,于几个月前众人的一片叫好声中,勉为其难的……欸,最后纠正,满心欢喜地接受了他。

  唉!她对这段恋情的描述怎么会这样两极、这样矛盾咧?就如同……她对吴世成的感觉也是矛盾的!

  爱他吗?答案是否定的。

  讨厌他吗?还不至于。

  看了这些答案,谁都会问,既然如此,那怎么还会和他交往呢?

  说起来,这都得拜那群鸡婆成性、热心过度的同学们所赐了!流言、舆论、起哄……种种因素,使得他们顺理成章的被认定为一对。

  不过话说回来,他对她挺好的,使得不曾谈过恋爱的薇虹,觉得他这样「应该」是很爱她,所以就无法狠心继续拒绝了。

  「位子划好了,行李也托运了,我们先进去吧!」思绪游走间,吴世成已返回她身边。

  从恍神中回到现实来,薇虹有些慌乱,伸长了脖子猛往外瞧,担心地说:「可是他们还没到耶……」

  「我们先进去等,待会儿才不用跟着他们赶得半死。」他搭上她的肩,略施力道催促。

  「可是……」被推着往前走,她犹不死心地回头看。

  「别可是、可是了,他们一定很快就会到啦!」他打断她的犹豫,诱惑的口吻和拉着她通关的动作,就像是童话中的糖果屋巫婆,急着引诱单纯的孩子迈进陷阱。

  对于他的急切,薇虹一时也没多作他想,只认为是登机时间逼近所致,完全没察觉自己已一步步走入他的计划之中。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由于适逢暑假,价廉物美的平民化消费使得普吉岛行程十分热门,因此任薇虹和吴世成所搭的这个航次旅客极多,整个候机楼里几乎人满为患。

  「借过、借过……」好不容易,他们觑见两个空位,赶紧通过重重阻碍,找到位子坐下。

  有限的空间里非常嘈杂,甚至有兴奋好动的小朋友就在座椅间玩起你追我跑的游戏,不时传出嘻笑尖叫。

  但是这似乎还不够吵,猛然响起的尖锐铃声也来凑一脚。顿觉刺耳的薇虹拧起秀眉,听声辨位,意外发现声源处正是吴世成腰间的手机。

  「我的电话,我到旁边听一下。」他对薇虹笑了笑,立刻起身,跨开长脚越过地面一堆堆的行李。

  然而,就在他几乎穿越过所有障碍时,一个不留意的转身,背在身侧的大背包竟直甩向了来人--

  「抱歉!」

  「噢!shit!」

  吴世成的道歉与对方的咒骂在同一时间传出。

  不算小的咒骂声,和被撞的男人自然投射出的怒意,让原本热闹吵杂的气氛顿时降温,在事发处周围的人们纷纷将注意力投向两人。

  那声反射性的咒骂令吴世成感到万分刺耳,心里暗暗不爽,他顿下动作睨向对方,手里的电话又响得让他心浮气躁,于是他打算就这样唬咔过去,继续迈步赶到角落去接听电话。

  没事被这么一撞,受到惊吓不说,还险些伤及眼睛,任谁也无法维持心平气和;尤其当他抬起视线时,又瞧见罪魁祸首打算肇事逃逸--

  「你怎么走路的?没带眼睛出门吗?撞了人连个象样的道歉都不会说吗?」吴世成不负责任又毫无歉意的草率态度,激起易少昂少见的怒意,他冷凛的嗓音飙出不客气的责骂。

  不但他手上的PDA被撞掉,就连太阳眼镜的镜架也被撞断,狼狈地挂在脸上,可见刚刚他的脸受到了多强的力道撞击。

  心高气傲的吴世成哪可能闷不吭声地面对他的辱骂,当场倏然止步,按掉手机,回过头瞠眼瞪他,决定跟他杠上了!

  「妈的,你跩什么!什么叫象样的道歉」众目睽睽之下,即使对方的气势有点慑人,吴世成仍好面子地回以颜色。「哦~~我知道了,舍不得那副眼镜是吧?多少?我赔给你就是。」他骄傲地挺起胸膛。

  不过是一副眼镜嘛,有啥大不了的?反正有钱好办事,而他吴家正好有的是钱。

  易少昂站了起来,慢条斯理地摘下眼镜的「尸体」,炯亮黑瞳宛如凌厉鹰眸般直望向他,空气中立即浮现危险的分子。

  看着高他半个头,又带有强烈压迫感的男人,吴世成不禁傻眼,暗叫不妙地咽了下口水。

  不只是他,连任薇虹也愣住了。她仰高了头,呆看着几步之外、身形比例有着明显差异的两个男人。

  一来,是因为她从没看过吴世成粗劣的一面--在她面前,吴世成向来表现得文质彬彬;二来,吴世成毕竟是自己同行的伙伴,看到他与别人对峙,她当然会提心吊胆,就怕血气方刚的两个男人会大打出手。

  她目睹整个经过,没遗漏一丝吴世成的冒失与无礼,也能理解那个男人的怒气。

  「又不是故意的,都说了我愿意赔偿,你干么一副要干架的样子?」吴世成大声嚷嚷以壮声势,纵使他的口气还是不脱傲慢,但已明显软下态度。

  易少昂冷眼睥睨着他,并克制着自己高涨的怒气。

  厚,他是看够了没

  见易少昂不语,被看得头皮发麻的吴世成撇撇嘴,下意识避开视线,低头看了下他手中的太阳眼镜。

  「哦~~GUCCI的,我看过,不用你说了,两万多块对不对?我赔给你啦。」在他的沉默中,吴世成只能自说自话,给自己台阶下。

  他掏出皮夹,数了八张百元美钞,傲慢地甩了下,大方交出。「吶,八百,换算台币也超过两万五了,多的不用找了。」说着,唇边还勾起一抹自以为阔气的笑弧。

  易少昂好不容易才压抑下的怒火,这会儿又轻而易举地被他那副财大气粗、能用钞票砸人的嘴脸给引燃。

  或许是养尊处优惯了的吴世成不懂得察言观色,因此没看出对方几乎要出拳打掉他那碍眼的笑容,但薇虹看出来了,她敏锐地瞧见易少昂的额际有象征火山即将爆发的青筋浮动。

  「先生,对不起,他不是故意的,大家都是准备要出国玩,好好的心情不要让这种小事给破坏了。」不能再袖手旁观,薇虹赶紧上前打圆场,试图缓和一触即发的火爆气氛。

  真是的!她紧张得发抖。

  愤然的目光在触及娇丽清妍的可人儿,以及发现那双软嫩的小手,正恳切地揪住他的手臂时,心口一撞,火苗渐熄。

  「撞坏了你的眼镜,赔偿你是应该的,请你收下吧!」薇虹赶忙从吴世成手中抽出那些钱,态度诚恳地放进易少昂手里。

  因那乌亮的黑眸中泄漏出惧怕的情绪,却还硬着头皮来说情的勇气,易少昂敛起了所有不悦。

  他莫名的不希望让她留下他得理不饶人的印象。

  「算了。」他撇嘴道,将薇虹给他的钱再塞回吴世成手里。「拿回去,这些钱我还不看在眼里。」什么样的人,就该回以什么样的态度!

  「谢谢哦!」薇虹顿时松了口气,连忙拉着怔然的吴世成离开。「走啦!」

  锐利黑眸望着他们逃难似地快步走远,直到转进了免税商店,才缓缓收回视线。

  其实除了公事之外,私底下的他并不难相处,更不是喜欢逞凶斗狠的人,要不是那小子的态度过于傲慢,他也不会展现这样的一面。

  倒是那美丽的小女人……即使她眼神中的畏惧出卖了她,他也忍不住要赞赏她的勇气!而最令他觉得不可思议的,则是他的火气竟因为她的安抚,瞬间荡然无存。

  这太奇怪了!对他来说,心绪被一名陌生女子如此牵动,可是前所未有的现象啊!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直到上机的最后一刻,薇虹才得知其它友人像受了诅咒似的,全都临时有事、生病,取消行程。

  意识到必须和吴世成孤男寡女相处五天,她就莫名的感到不安。

  因此,她试探地向吴世成提议干脆不要去了,但立即被他激烈驳回--

  「不去」瞬间拔高的嗓音足以媲美世界男高音,还算俊逸的脸登时臭到不行。「都已经划位、通关、托运行李、广播登机了,居然说不去」

  她缩起脖子,耳膜顿时嗡嗡叫。

  唉!她这样说,对他无疑是雪上加霜,扫兴至极,于是她在不容拒绝的情况下,搭上了前往普吉的班机。

  既来之,则安之吧!她愿意相信,这会是一次愉快的旅程,说不定,还能替她和吴世成的恋情加点温度,不再对他毫无热情、感觉平淡乏味。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不会吧?!

  看着刚刚和吴世成发生冲突的高大男人,踩着稳重的步伐朝他们的座位直直走来,薇虹首次深刻体认到什么叫做「冤家路窄」!

  「嗟,真是倒霉!Vivian,我跟妳换位子,我不想跟那个人坐在一起。」意识到身旁空位的主人八成是谁时,吴世成很快地反应过来,连忙向座位靠窗的薇虹要求。

  要命!如果四个小时航程都坐在那人旁边,他的细胞恐怕会因过于紧绷而死伤无数。

  吴世成表现出的是厌恶,然而事实上,忌讳的成分占了绝大多数。

  不过,他打死也不会承认,他刚刚真的被他那风雨欲来的阴鸷神情和慑人气势给震住了,差点没当场腿软。

  「哦,好。」薇虹能够理解他的感觉,毕竟刚刚才闹得不太愉快,老天爷却偏偏像恶作剧似地把两个大男人安排坐在一起,为免尴尬,她还是委屈一下当夹心饼把他们隔开好了。

  看着他们换位的举动,易少昂淡淡地勾唇哼了哼。

  也好,恰巧他也不想和那痞子并肩而坐。

  基本上,要不是他临时兴起想出国走走,而暑假直飞普吉的航次几乎班班客满,想多花点钱坐头等舱也买不到,他才不会选择座位狭窄的经济舱。

  待三个人都坐定位之后,薇虹腼且有礼地朝易少昂颔首一笑。

  那甜柔的笑容再度博得易少昂对她的好感,同时也释放出善意地回以微笑。

  这样的神情,软化了他脸上的僵硬线条,薇虹这才意识到,他是个十分好看的男人,眉目俊朗,气质出众,即使衣着简单,仍能看出其不凡的品味,不论笑或怒,皆能让人目光停驻。

  她心跳漏了一拍,有瞬间的恍神,忙不迭收回视线,悄悄挪动俏臀,让自己靠吴世成近些,以免被身旁男人那强烈的存在感所影响。

  没多久,飞机起飞了,逐渐冲上云霄,历时约四个小时的航程就此展开。

  这段时间,是无聊而漫长的,打发时间的方式也有限,为了抵达后还有体力继续其它活动,多数的旅客都选择养精蓄锐--睡觉。

  由于薇虹是头一次和父母以外的人出国旅游,心里难免忐忑不安,昨天晚上她几乎失眠,直到夜色由黑转灰才昏昏沉沉睡去,感觉上没睡多久,吴世成的morning  call就来了,现在这个空档,正好让她补眠。

  可是窄小的空间实在很难睡得舒服,椅背也不便放低,睡着睡着,薇虹的头开始向侧边歪倒,靠上了可支撑的物体后,便寻了个较舒适的位置,继续呼呼大睡。

  突如其来的重力,令易少昂身子一僵,他挑眉瞥视,发现是她把自己的肩膀当成了枕头,顿觉莞尔地扬唇一笑。

  一股属于她的淡雅发香扑鼻而来,清新怡人,从他这个角度,正好清楚看见那又长又鬈的睫毛静覆在她白皙的脸庞上,那秀气挺直的鼻梁、微启的红润唇瓣……他的心,突地起了一阵奇异的骚动。

  「抱歉。」吴世成冷冷打断他的注视,伸手就要把薇虹的头扳正。

  「没关系。」易少昂神情温和,抬手示意不用吵醒她。

  「你没关系,我有关系。」吴世成的不悦显而易见,坚持移动薇虹。

  开什么玩笑,有美女投怀送抱,他老兄当然暗爽在心里啦!可是枕在他肩上的女人是他吴世成的女朋友,这怎么行!

  「唔……」不满被打扰的嘤咛声自那微噘的红唇中流泄。

  「来,Vivian,我的肩膀给妳靠。」吴世成端正坐好,挺起肩膀,硬把薇虹的螓首往肩上压。

  从吴世成散发出的强烈酸味推断,易少昂立即明白他们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可不知为什么,心里隐隐有种无以名状的感觉,像惋惜、像怅然……但感觉之中最具体明确的,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凭他看人的经验,这流里流气的痞子,绝不会是个理想对象--他霎时止住发酵的心情。

  见鬼了,他居然为了陌生的她,担起不该担的心

  察觉自己多事,他逼自己敛回心神,合眼假寐,来个眼不见为净……

  十来分钟后,那颗带有淡雅花香的脑袋又靠了回来。

  易少昂反射性地掀开眼帘,为她这个无意识却又好可爱的动作,几乎要轻笑出声。

  他下意识瞥向刚刚急欲宣示所有权的痞子,发现他也不知睡到第几殿去了;那就这样吧,让她靠着也无妨。

  闭上眼睛,他悠然地继续小憩。

  不知过了多久,易少昂也沉沉睡去,可任薇虹却幽幽转醒。

  导致她醒来的原因,则是嘴角和脸颊的湿意。

  「哦,天哪!我怎么睡到人家身上去了」发现舒适枕头竟是陌生男人的肩膀,薇虹错愕地捂唇低呼。

  这一捂,手中触碰的湿黏更让她陷入呆滞--

  她她她……竟然流口水了

  下意识地,她看向男人的肩膀,那蓝色衬衫上一片被唾液濡湿、有如巴掌大的深色水渍,教她震惊得僵直了身体,双眼圆瞠。

  如果此刻不是在云端飞行,她绝对会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惨了、惨了,怎么这样啦!我是怎么睡的,居然流口水……」她慌张地喃喃自语,伸手想要擦拭,又觉得不妥地收回,两手就这么犹豫不决地一伸一缩好多次。「怎么办、怎么办?我要赶快消灭证据才行啊!」

  小脑袋快速运作,思索着「毁尸灭迹」的方法。

  她无助地回头望向据说一睡下去便像死猪般叫不醒的吴世成,又惊恐地看着陌生男人和那片水渍,脑海浮现的是他刚才被吴世成冒犯的怒容,不禁余悸犹存。

  要是发现被别人恶心的口水沾满肩窝……他会不会一怒之下,直接掐死她?还是把她扔下飞机?

  蓦地感到一阵哆嗦,一时想不出什么好方法的薇虹,不再浪费时间,本能地对着那片水渍搧风又吹气,希望它能在最短时间内蒸发消失,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只可惜,易少昂并未如她所愿,而是敏感地察觉到外来的干扰,在她专注吹气的同时,睁眼醒来。

  「呼……喝!」正要吹气的薇虹,不期然地对上他明亮有神的眼睛,倏地憋住气,一不小心便呛了下,开始咳嗽。「咳咳咳……」

  「怎么了?」纳闷于她的举止,易少昂蹙了蹙眉,问道。

  「没、没事。」顺顺气后,薇虹干笑地打马虎眼,可不擅说谎的她,目光却心虚地瞄着「证据」。

  易少昂敏锐地捕捉到她的细微神情,随着她的目光调整视线--一片显然被濡湿的深渍映入眼帘。

  「这是……」他顿了顿,下一秒随即意识到那是什么所造成。

  还是被发现了!

  薇虹在心底呻吟了声,赶紧抢话。「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睡到你的肩膀去,还不小心流口水在你衣服上,你不要生气,我马上擦、马上擦,等下就不见了,千万不要生气,拜托。」怕死了他会当场发飙,她连珠炮似地赔不是,又抬手又点头地猛敬礼。

  他有这么可怕吗?瞧她万分惶恐的模样,易少昂不禁有些怀疑。

  他轻轻拂开她欲擦拭衬衫的手,失笑地说:「妳用不着这么紧张,我没有生气,这不要紧,待会儿就干了。」

  薇虹微怔地看着他。

  这么好?不生气?

  呼~~好家在,害她刚刚紧张得差点心脏麻痹!

  「怎么?看妳的样子,好象我应该当场把妳骂得狗血淋头才是正常反应?」她发怔的模样好可爱,他忍不住挑眉调侃。

  「不是,我是受宠若惊了,因为你刚刚被他撞到的时候,好凶!」薇虹朝身后的吴世成指了指,直言说出对他的印象。

  易少昂微哂。「好吧,那就当我对男女有差别待遇好了。」他自嘲地笑道。

  看来,即使他方才已及时收敛火气,给她的第一印象还是不怎么好!

  他的说法勾起了薇虹的笑容,气氛顿时轻快了起来。

  原来,他不是那种难相处的人嘛!

  「你一个人要去普吉岛玩吗?」随和的薇虹打开了话匣子。

  「是啊,平时工作压力大,偶尔度度假,放松心情。」他微叹口气。

  「压力大?你做什么工作的呀?」率真的她好奇发问,一时没考虑到这问题对陌生的他们来说有点唐突。

  「经商。」看过太多势利的面孔,易少昂不希望单纯的相识,因为掺入现实的成分而变质,于是选择保守的回答。「我姓易,易少昂,妳呢?」但他仍是大方地自我介绍。

  「我啊……」她一顿,犹豫了起来。「你叫我Vivian就行了。」萍水相逢,还是别说得太清楚比较好。

  「Vivian,很好听的英文名。」他一笑,很有绅士风度的没多加追问。「妳是第一次去普吉吗……」

  他们聊了起来,在吴世成的鼾声中,说说笑笑地度过剩余的飞行时间。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